首页 > 笔仙大大,叶天天七

笔仙大大,叶天天七

作者:叶天天七
 


研究生夏小天和舍友在宿舍里请笔仙占卜姻缘,
没想到请仙容易送仙难,
笔仙确实被请来了,姻缘也算成了,
不过我们的笔仙大人却也赖着不走了!

【二货学生受在宿舍里玩请笔仙,结果笔仙却送不走了,从此每天被按着屁股啪啪啪的故事】
↑N久前逛贴吧的时候看到的一个姑娘的求文贴,当时那个贴好像是没有求到文,然后这个梗就一直被我记在了心里(>^ω^<)

=
☆、第一章

  “不怕狼对手,就怕猪队友。”
  夏小天含着泪在后面加了个幺零零八六,然后默默转发。
  这句网络上已经被传烂了的流行语,夏小天除了第一次看到后哈哈一笑,后来随着次数增多就对这种笑点免疫了。但是现在再刷微博时,却每次看到都会有种膝盖中枪的感觉,所以基本上看到一次就转发一次。
  事情还要从一个礼拜前说起。
  夏小天今年研二,读了个不错的学校和专业,偶尔帮导师写写论文赚点外快,就足够支付平日里的花销。长相也属中上,非要找个形容词概括的话,那就是干净,尤其是笑的时候,很容易让人想到日漫里那种阳光学长形象,在这个越来越以貌取人的社会里,放眼放去,夏小天同学的生活简直一片光明。
  可是!
  如果现在高兴的话就太早了……衰就衰,他有一个猪室友。
  D大的研究生公寓条件非常好,夏小天当时拎着行李推开宿舍门时,很是欣喜了一把。二人间,有桌有床有衣柜,室内还有卫生间,连淋浴喷头都有,虽然地方不大,但贵在整洁,也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夏小天的室友叫张森霖,据说老家是林场的,小时候经常帮家里砍砍林木,身材练得那叫一个结实,个子比夏小天还高了半头,长得也不差,可就是脑子有点不大好使,总是愣呵呵的,为人老实巴交,基本就是个傻大个儿,不知道的还得以为这人是智力有缺陷。不过说他是猪吧其实也挺冤枉他,毕竟智商低的谁能考上这所学校的研,张森霖的专业水平硬得夏小天想不服都不行。可是说他聪明吧,夏小天又觉得冤枉——正常人谁能干的出来这种事儿啊!
  如果真的有穿越时空这回事存在,夏小天一定立刻回到一个礼拜前的那个晚上,在自己张口提出请笔仙玩玩这个想法前猛扇自己两个巴掌。
  ……
  基本上每个这个年龄的单身小青年都会面临一个烦恼,那就是:家里开始催着找对象。
  夏小天倒还好,虽然家里也催,不过他却一点也没放心上,缘分这种事还真是谁也说不准,该是你的别人抢不走,时候不到你急也急不来。但是张森霖就不一样了,他老家是个小地方,他们那里像张森霖这个岁数的,基本上孩子都能下地跑了,家里能不着急吗,隔三差五就打来电话问问情况,催得紧了,一向神经大条的张森霖终于犯愁了。
  “夏夏,你说,现在女孩子都喜欢啥样的呢?”
  夏小天拔下耳机,歪着头打量了下他,见他那傻乎乎的委屈样子,抿嘴乐着安慰道,“其实你这样就不错。”
  张森霖被夏小天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可是俺嘴笨,不讨人喜欢……”
  “啧啧,木头,说你多少遍了别总张嘴就说方言,土死了,真是白瞎你这张脸了。”张森霖的名字里木多,人又愣,平时夏小天就一直叫他木头。
  “俺,俺改不了,从小到大都这样,那你说咋整啊,刚才俺妈打电话,又问俺啥时候能把媳妇儿领回家……”
  夏小天一边用修长的手指绕着耳机线,一边看着张森霖,垂头丧气的大个子,看着有点可怜啊。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夏小天眼睛一亮,“有了!”
  张森霖看着夏小天冲他招手,立刻听话地下床坐到了夏小天床上,“啥?”
  “木头,你听没听说过请笔仙?”
  ……
  十分钟后,两个人已经围着一张小桌子坐了下来。
  张森霖表情有点紧张,“夏夏,这,这能行吗?”
  夏小天取来了他平时一直随身揣着的那支黑色中性笔,又在桌子上平铺了一张纸,“你不是想知道什么时候能把媳妇儿领回家吗,行不行总得试一试。”
  张森霖还是有点紧张,不过心里的好奇心还是占了上方,就像小天儿说的,试一试总没啥吧。
  而夏小天想出这个主意却纯粹是为了好玩儿,他以前听同学说过,也看过一些笔仙的电影,一直就想找机会试一试,这把终于能如愿了。
  “放松,放松。”夏小天安抚了下神经紧绷着的张森霖,“好了,开始吧,把手给我。”
  夏小天朝着张森霖伸出一只手,一双眼睛认真又鼓励地看着他,张森霖慢慢地伸出了自己的大手,握上了那只修长的手……真软,不像自己手心上还有茧,那温暖的触感那么真实,手感好得简直让人想握在手里捏一捏。女孩子的手握起来也会这么舒服吗,张森霖的脸莫名地有点红,掩饰般地低了头。
  夏小天没有注意到张森霖的表情,他也认真地握起木头的手,两个人手背交错,中间夹着那只中性笔。
  “笔仙笔仙,我是你的今生,如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张森霖听话地夹着笔画了个圈儿。
  夏小天,“……”
  张森霖,“然后呢?”
  看着张森霖无辜的眼睛,最后还是夏小天败下了阵来,“重新来,木头,你的手不要动!这把换你来,都说笔仙就是自己的前世,既然是要帮你问姻缘,那还是请你的笔仙吧。”
  “哦哦。”
  张森霖听话地看着夏小天给他写在另一张纸上的四句话,学着夏小天刚才的样子照着读了一遍。
  这次张森霖的手一下也不敢动了,他看见夏小天一副严肃的样子,也不觉得屏住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出。
  静静地等了将近有五分钟,就在两个人都快绷不住了的时候,神奇的事终于发生了!
  那笔竟然自己动了起来!
  张森霖惊讶了一下,然后便一脸无辜,“夏夏,俺的手这把真的没动!”
  夏小天睁大眼睛看着笔在纸上画出的圆圈,激动地恨不能跳起来大叫几声。
  特么的原来真的有笔仙的存在啊啊啊啊啊。
  “傻子,我知道你没动,是笔仙来了!”夏小天咽了一下口水,对着笔迫不急待道,“你真的是笔仙吗,是的话请画个勾!”
  又等了一分钟,张森霖张着嘴巴,惊讶地发现那只笔竟然又在纸上画了个勾。
  虽然尾巴那里挑得一副不怎么情愿的样子,就画了短短的一小道,不过还是能看出来是一个对号的样子。
  “夏夏……
  夏小天没有理他,眼睛转了转,又开口道,“笔仙大人,你看我是男的还是女的,男的就画个勾,女的,就画个圈。”
  张森霖一眼奇怪地看着他,“夏夏,这个也要笔仙算?”
  “不是算,我们要先问一个简单的问题,试一试这个笔仙的答案靠不靠谱。”
  “哦哦。”张森霖半懂不懂地点点头,两个人又专心等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那只笔才又动了起来,不慌不慢地挪到了刚才画的那个勾旁边,点了两下,然后就停了。
  夏小天,“……”
  这是什么意思?
  “夏夏,笔仙选的勾!算的好准啊!”
  “……”这特么也忒敷衍了,难道笔仙也会耍大牌?那算了,还是废话少说,赶紧进入正题吧,“木头,快,你的笔仙已经到了,你有问题就快问吧。”
  “哦。”张森霖连连点头,可是真要问出口有有点不好意思了,扭捏着道,“笔仙大人,你说,你说俺,能找着媳妇吗?”
  夏小天有点恨铁不成钢,“猪啊,你要像我刚才似的,告诉笔仙如果能的话要画勾,不能就画……”
  话还没说完,那只笔已经在那个勾上面又点了一下。
  夏小天,“……”
  “夏夏你看,是勾!哈哈,那俺,俺能找到媳妇?”
  夏小天有点郁闷,这笔仙的脾气真是好难搞。本来还想等木头问完了他也问问自己的事呢,看来还是算了吧。
  “笔仙大人,那俺,俺这次放假的时候,能把媳妇带回家吗?”
  这回夏小天也不多话了,就静静地等着。果然,过了一会儿,那只笔又在那个勾的旁边点了一下。
  这一把两个人都愣了。
  还是夏小天先反应了过来,用闲着的那只手拍了张森霖的肩膀一下,乐道,“行啊木头!这次放假就能领回家啦!”
  张森霖终于回过神来,也甩了手里的笔用力拍上了夏小天的肩膀,“哈哈,夏夏,俺妈得高兴死了!”
  夏小天,“……”
  一万匹草泥马瞬间在心头狂奔而过。
  “卧槽!你扔笔干吗啊,笔仙儿还没送走呢!”
  张森霖一愣,“啊?不能放下笔吗?”
  夏小天懒得再跟这只猪废话,急忙捡起了笔像刚才那样夹好,“笔仙大人,抱歉抱歉,你还在吗?”
  张森霖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他看得出来自己好像坏了事,夏夏生气了,再不敢多说多动了。
  两个人等了五六分钟,那笔再也没动过。很快十一点半一到,寝室自动熄灯。
  等了这么半天手臂也有点僵,灯已经熄了,笔仙再画什么他俩也看不清楚,夏小天就放开了张森霖的手和中性笔,“算了,大概已经走了,行了行了,这把算完了你放心了吧!好好洗漱睡觉吧。”
  张森霖咧着嘴嘿嘿着答应。
  十五分钟之后,两个人已经收拾完毕都躺下了。张森霖还是和以前一样,大大咧咧的没什么心事,几乎沾枕头就能睡。可是往日躺到床上一定会再用手机刷微博看小说玩两个小时的午夜党夏小天,今天竟然也早早地就有了睡意,迷迷糊糊地握着手机睡着了。
  不过这一觉他却睡的却并不舒服。
  不知道睡了多久,身体突然像被千金重的东西压住了一样,动也动不了,耳边似乎一直绕着谁的呼吸声,大脑里微微有点意识,可是又醒不过来。
  迷迷糊糊中,一转头,却看见张森霖正蹲在他的床边看着他,眼神深邃,不动也不说话,不知怎得夏小天看着看着竟觉得他有点陌生。夏小天心里奇怪,木头不是已经睡着了吗,怎么又起来了?
  想张开口叫他,可是又使不出力气。这么挣扎了一会儿,终于慢慢阖上了眼睛失去了意识。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新文开坑啦,看文的大大们求不要吝啬收藏和评论哦,比心心~~o(≧v≦)o~~

☆、第二章

  第二天早上起来,夏小天觉得浑身都酸疼酸疼的。张森霖洗完漱出来,看见他正皱着眉捶背,担心地凑了上来。
  “夏夏,你怎么了?”
  夏小天捏着自己酸痛的腰,“不知道,昨晚没睡好,浑身酸疼。”
  “是不是鬼压床了啊?俺小时候家里面有人睡醒了这样,俺妈就说这叫鬼压床。”
  “滚你的,说那么邪乎,我没事儿,你该干吗干吗去吧。”
  张森霖先一步出门去食堂了,叮嘱夏小天不用着急,等下直接去教室就行,他会帮他把早餐买到教室里去。
  夏小天哼着歌去洗漱,这个室友别的不说,对他,那真叫一个哥们儿!
  照了照镜子,两只眼睛下面一对重重的黑眼圈。平时熬夜熬通宵的时候也没这么累过,真想逃课在寝室睡觉。
  磨磨蹭蹭收拾了十多分钟,终于换好衣服出了门。
  空无一人的寝室里,在窗边的一张书桌上,静静地躺着一只黑色中性笔。
  这一上午的课,夏小天都没听好,困得迷迷糊糊的,中午下了课实在挺不了了,也没去食堂吃饭,下午的课也不打算上了,直接就跑回寝室睡觉了。张森霖被导师找了过去,就没跟着他回来。
  夏小天推开寝室的门,小屋子里静静的一个人没有,早上走的时候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进门放下钥匙,走到床边刚一坐下就恨不得倒上去。正脱着鞋,突然抬起头猛地往门边看去。
  门完完好好地关着,什么都没有。
  夏小天摸了摸鼻子,是因为睡眠不足所以神经衰弱的原因吗?怎么总感觉有人在看着他似的……
  可是环顾一周空荡荡的寝室,这里除了他又明明就一个人都没有。
  夏小天没有再多想,全当是自己昨晚没睡好闹的,手脚麻利地脱了鞋换好睡衣,钻进了被窝里补起觉来。
  这一觉不知道睡过去了多久,后来他是被钥匙开锁的声音吵醒的。
  听见有人开门进来的声音,眯着眼睛打了声招呼。
  “木头,回来了啊,下午上课点名了吗?”
  问完之后却半天没听见张森霖回答,除了那声关门声之后,再连一点脚步声也没听到。
  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夏小天奇怪地揉了揉眼睛,翻了个身,努力扒开一只眼睛朝门口望过去。
  没听错,张森霖明明就正拎着两个袋子在门口站着呢。
  夏小天又闭上眼睛打了个呵欠,眷恋地在枕头上拱了拱,“在那愣着干吗啊。”
  这回门口那里终于有了脚步声,夏小天听着那声音越来越近,然后走到窗边停了下来,接着便是塑料袋放在桌子上的声音。
  夏小天抱着被子傻笑,“嘿嘿,就知道你会帮我买晚饭回来,好哥们儿!”
  这把又是等了半晌还没听见张森霖回答,往常木头回来都会一进门就开口跟他打招呼,今天怎么这么反常一直不说话?夏小天奇怪地睁开眼睛看过去,却见到张森霖正低着头表情古怪地拽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和裤子。
  夏小天撑着床坐了起来,“怎么了?”
  半天张森霖才开了口,低声道,“这料子,真难看。”
  “……”夏小天愣了一会儿又乐了出来,“哈哈,难道是昨晚知道自己要找到媳妇了,所以开始注意形象了?以前也没听你这么爱臭美过啊!”
  张森霖终于抬起头,皱着眉朝他看了过来。
  夏小天被他一看,笑声硬是生生卡回了嗓子眼里。
  这是什么表情?
  呃……不高兴了?
  张森霖这个人从来没跟谁甩过脸子,尤其对夏小天,那简直是把他当亲兄弟让着。夏小天眨了眨眼睛,刚才自己也没说什么啊,怎么就突然……
  夏小天愣愣地看着张森霖朝着他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那张脸长得有棱有角,平时总是一副憨憨的表情看着倒没啥,没想到现在不过稍稍一皱眉,这气场竟然立马就散出来了,那一瞬间,夏小天还真被唬住了。
  夏小天愣愣地看着张森霖走到了他的床边,俯下了身,伸出右手捏住了他的下巴,然后在他的嘴上亲了一口。
  “我找什么媳妇,你不就是我媳妇吗。”
  夏小天,“……”
  张森霖看了看愣愣地张着嘴巴瞪着眼睛的夏小天,又伸出手轻轻摸了摸他的短发,皱了下眉,“这个样子,没有以前好看。”
  “……”卧槽!谁能告诉他他刚才其实是在做梦!!!
  终于回过神来的夏小天一把打开了张森霖的手,擦了擦嘴,又朝着地上呸了两声,“我擦!木头,你打光棍打得急疯了啊!”
  张森霖不悦地看着夏小天的动作,又皱着眉不说话了。
  夏小天在嘴唇上一顿搓,搓完看见张森霖的表情,又愣住了,一时间忘记了刚才的事,跪到床边伸出手去够张森霖的额头。
  “木头,你不是病了吧?”
  张森霖却抓住了他的手,目光深邃地看着他。
  “我不是你的木头。”
  夏小天,“……”
  往回缩了缩被握住的手,却没抽出来,无奈道,“好好好,我不叫你木头了,你先放开,到底怎么了你说啊。”
  “小天儿,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
  孩童心智和成年心智的一个重要区别就是小孩总是喜欢叫叠声词,木头以前一直都叫他夏夏,从来也没有叫过他小天儿。
  没得到回答,张森霖的眼睛垂了垂,“不记得也是正常的……”
  “……”
  夏小天努力眨着眼睛,如果不是他怕疼,他都想扇自己一巴掌,看看是不是其实他还在梦里没出来。
  木头叫他媳妇儿,木头亲了他,木头还说他把他给忘了……
  这特么是逗谁玩儿呢吧!
  张森霖却像是自己想开了一样,突然展开了皱起来的眉头,转过身走到了对床,然后翘着腿坐了下来。
  “你是不是奇怪我是谁?”
  夏小天还愣愣地跪在床边看着他,“你真的不是木头?”
  张森霖扬起了一边嘴角,有点痞痞的感觉,然后伸出了一个手掌平摊了开来。
  夏小天直直地盯着那个手掌,然后他的眼睛竟然看到了桌子上的那支黑色中性笔自己飞了起来,落到了那张手心上,笔冒自己掉了下来,然后笔身立在了手掌上,慢慢地在上面画了一个对号。
  “……”
  张森霖欣赏着他那惊愕的表情,眼睛里带着一丝调侃,慢条斯理地开口道,“是你叫我出来的啊,小天儿。”
  ……
  夏小天花了整整十分钟才逼着自己相信了这个事实,坐在床上语无伦次道,“那,那木头呢?张森霖呢,你把他弄去哪了?”
  “张森霖……”也不着急,转着手里的笔,开口道,“我只是借一下他的身体,他没事。”过了一会儿,又貌似心不在焉地加上了一句,“你好象很在乎你的木头?”
  夏小天咽了咽口水,“他是我最好的好哥们儿。”
  “张森霖”转着笔的手顿了一下,然后仿佛是在自己说服自己一样,开口道,“都是命里定的,你在乎他,不奇怪。”
  夏小天,“……”
  又在说自己听不懂的语言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夏小天现在都悔死了,昨晚自己怎么就脑袋那么一热,把这么个仙不仙鬼不鬼的东西给招来了呢?
  在被子里偷偷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这才鼓起勇气堆笑道,“笔仙大人,昨晚木头把笔扔了是他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他吧,您还有什么愿未了的,尽管告诉我,我明天,哦不!我现在,现在就出门给你多烧点纸去!”
  “……叫我森林。”
  “……”
  “我不是鬼,用不着烧纸,去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
  夏小天一边点头答应,一边动作麻利地套上拖鞋去卫生间放水。
  “张森霖”转着笔的手停了下来,沉默地看着手心的笔,眼神变得越来越深邃。
  他都不记得了。
  那为什么要把自己唤醒。
  见面不相识,还不如睡在过去的梦里。
  ……
  “森林大人!热水放好了!”
  卫生间里突然传来夏小天欢快的叫声,“张森霖”不觉地扬了扬嘴角,这一世的他比上一世开朗了不少。
  即便知道这一世,他的小天儿已不再属于自己。
  可是若要他来了后,匆匆一面又主动离开,要他如何舍得?
  

☆、第三章

    宿舍的淋浴是太阳能的,只要白天有阳光,晚上的洗澡水就不会太凉。
  夏小天看着张森霖进来,站在一边狗腿地笑着。
  “森林大人,请沐浴吧。”
  张森霖没有再去纠正他的称呼,他作为一缕清魂睡了那么多年,突然进入人的身体里,满身的不自在,就想先好好地冲个澡。
  环视了一周。
  “浴桶呢?”
  “啊?”
  张森霖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没有木桶,那我在哪里沐浴?”
  “……”这位笔仙儿要求还真不低,还木桶,正常人谁还用那玩意儿,旧货市场能不能淘来都不知道!“嘿嘿,森林大人,咱这儿没有木桶,您先用淋浴对付一下,成吗?”
  态度不好不行,不伺候好这位大仙儿人家发火了怎么办,他兄弟的命还押他这儿呢!
  张森霖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
  夏小天笑不出来了。
  几秒间,脑子里恨不能转了八百六十个弯儿。这可怎么办?难道要真的出去找木桶吗,可是那么大个东西,这么突然叫他上哪找去啊!
  张森霖看着夏小天脸上精彩的表情,心里有点好笑,面上却不动声色。
  咳了两声,镇定道,“你说的淋浴在哪?”
  “……”
  这特么就是人和鬼之间的代沟吗?
  夏小天好不容易安置好笔仙大人,转身出了卫生间,大大地松了口气,一下子瘫坐在了床上。
  听着卫生间里传来的水声,终于有空回想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
  这都是哪跟哪儿啊?
  玩个游戏而已没想到真的招来了笔仙,室友还被大仙附了身,这特么想一想都是玄幻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啊,光天化日之下,怎么就发生在他身边了?
  纠结间肚子突然叫了一声,夏小天这才想起,他中午就没吃饭,现在都已经晚上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朝桌边走了过去。
  打开张森霖带回来的袋子,一股香味扑鼻而来,是他最爱吃的干煸茄子和肉段炒藕块。夏小天看着看着突然就有点感动,张森霖平时大大咧咧的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有时候连他自己生日都会忘,可是自己那点小爱好却没想到他给记得清清楚楚。
  夏小天握了握塑料袋子,心里面下定了决心。
  兄弟!放心,我一定救你出来!
  夏小天顾不上填肚子,大步走回自己床边,伸手到枕头下摸了摸,然后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先给师兄打电话,叫他赶紧去庙里请几个和尚来,或者去请几道符,速度来把那个鬼收走!
  迅速地拨出了号,电话里面刚嘟嘟了两声,还没等接起来,卫生间的门先被打了开来。
  某人做贼心虚,手里的手机一下子就此地无银三百两得扔了出去。
  张森霖也是一怔,看了看摔在墙边的黑东西,转过去看夏小天,皱眉问道,“什么东西?”
  夏小天结结巴巴道,“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
  张森霖奇怪地看着他,朝他走了过来。
  夏小天蓦地睁大了眼睛——
  卧槽难道鬼都喜欢裸奔吗啊啊啊啊啊!
  张森霖的短发上还滴答着水,大大方方地走到了他的身边,看着他古怪的表情,顺着他的视线往下面一望,顿时明白了,痞笑着俯□贴在他耳边道,“又不是没见过,要不要摸摸?”
  夏小天,“……”
  就在这时候,夏小天那躺在墙角的手机突然一下响了起来。
  大概是师兄发现手机上有未接来电又给他打了回来,夏小天红着脸,偷偷庆幸了一下这手机铃声响得太及时了,正好解救了刚才他的尴尬。
  不过还未待他那一口气松完,身子却突然被用力抓住后一挡,耳边传来一声低吼,“别动,危险!”
  只见笔仙大人潇洒地转过身,伸出手迅速朝着墙边一道指风射过去,叫得正欢的手机瞬间炸成两半,尸体上方生出一缕白烟。
  夏小天,“……”
  我,我我我我我卧槽啊!!!
  那特么是他攒了好几次稿费才刚入手的啊,正品行货啊!!!
  等了一会儿,笔仙大人似乎也发现了那东西没什么危险,转过头看着夏小天,扬了扬下巴道,“你没事吧?”
  没事你妹!!!我特么肉疼!!!
  “没,没事,谢谢森林大人。”
  ……
  就算都是男的也不能总光着,夏小天找出了一套张森霖放在柜子里洗干净了的睡衣,伺候笔仙大人更了衣。
  沐浴也沐浴完了,这位大仙儿看着好像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夏小天眼睛转了转,试探地开口问道,“森林大人还想,尝一尝我们的饭?”
  张森霖想了想,他就是一缕魂,不需要吃饭,可是他现在在人类的身体里,这具身体不吃饭的话应该是不行的吧?于是点了点头。
  夏小天站起身拿来了木头买回来的外卖,撑开袋子摆在桌子上,又找来了两双筷子,给笔仙大人呈上去一双。
  “大人请吃。”
  张森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段尝了尝,这菜色倒是没照他活着那时候怎么变,还是小天儿喜欢的味道。
  又夹起了一块,放到对面夏小天的碗里。
  抬头却看到夏小天一脸惊恐的表情,怔了怔,收回筷子面无表情道,“那块儿形状难看,你吃了。”
  夏小天反应过来,连忙夹起往嘴里塞,就说笔仙大人怎么会突然温柔地给他夹菜。
  两个人不再说话,都默默地吃着饭,张森霖面无表情地握着筷子,不慌不忙地嚼着饭,伸出的筷子却专拣藕块和茄子夹。
  夏小天心里奇怪,难道这位大仙儿是吃素的或者是不爱吃肉,怎么专拣素菜吃?不过这样的话倒好,他最爱吃的肉段儿就都被剩了下来,没有人跟他抢了!
  就这样,两个人吃了饭,夏小天收拾好东西回来,却看见笔仙大人懒洋洋地坐在木头的床上,还是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笔仙大大,叶天天七仅代表作家(叶天天七)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