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完美无暇,柳满坡(下)

完美无暇,柳满坡(下)

第(1)页|作者:柳满坡--下载TXT全文
 


  (11鲜币)第一百九十六章.第一份珠宝作品

  第一百九十六章.第一份珠宝作品
  谷瓷觉得自己睡了好久好久,明明睁开眼睛却总是好像醒不过来。整个人重的不停的往下沈。周围一会儿是如死寂的安静,一会儿又吵得他想吐,忽冷忽热,总之难受的几乎要死了。
  一直到有人拍他的脸,谷瓷才模糊的抬起眼皮,却只隐约的看见有个人影在自己面前一边晃一边焦急的对他说些什么,谷瓷听不清楚,却像傻了一样怔怔的看著他,努力的抬起手想抓住对方,然而才举起来就又重重的落了下去,人也再次陷入了未知的黑暗里。
  左以莱在酒店外等到第二天还是忍不住带人冲进了房间,果然,那个笨蛋已经烧到了昏迷,送进医院後,医生说如果再拖延一下肯定要转换成肺炎。看著病床上昏睡的少年,左以莱想伸手摸摸他的脸,却一想到方才他看著自己的眼神,探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
  他知道谷瓷看的并不是自己……
  左以桥回到房间,床上的两个枕头整整齐齐的放著,床头的海豚闹锺床脚的卡通拖鞋也都在。拉开衣橱,自己之前给谷瓷买的衣服依然好好的挂著,除了他身上穿著的,谷瓷一套都没有带走。就好像他和平时一样只是去上学了,等到傍晚就会嘻嘻哈哈的回来,见到自己则笑著飞扑过来。
  书房里,左以桥默默的抚过生日时送来的设计桌,谷瓷那天笑的有多开心呢,眉眼唇角全是幸福,可是现在那些昂贵的设计本、马克笔却连拆封都没有就被人冷冷的遗弃了。
  门被轻轻的叩响,左以桥没有回头。而站在门边的希恩顿了顿道,“谷瓷住院了,是Lay送他去的。”
  左以桥听了却没有什么反应,希恩叹了口气,临走时替他把门闭上了。
  半晌,左以桥慢慢的坐到书桌後,从一边的西装口袋中拿出了一个礼盒。这个礼盒并不能说非常精致,边角的折线甚至还能看见一点点褶皱,盒面用纯白的丝带扎了一个不怎么匀称的结。
  小心翼翼的打开,可以看得见盒底铺了一层绒布,用来保护其内的饰物。而正中间则躺了一枚俄罗斯彩蛋。俄罗斯彩蛋是代表了一切美好祝福的礼品,当然比起正统皇室才拥有的起的超昂贵奢侈品,谷瓷的这一枚蛋实在是太迷你了,最多不过鹌鹑蛋大小,用的底料也是非常普通的。
  蛋身是浅蓝色的尖晶石,外面点缀了一颗颗细小的白色水晶,不过一眼,左以桥便明白了他要表达的东西。蓝色的是天空,白色的是雪花。尖顶上还有用贝壳、软玉,蓝水晶等等一同制成的小雪山,而那只小雪人却因为之前的摔落从蛋上掉了下来,此刻孤零零的躺在礼盒的一角。
  这是策马特,两人当初再一次相识相遇的地方。
  左以桥拿起盒底的白色卡片。
  以桥:
  我知道你最喜欢这里了,因为我也很喜欢,现在做出来送给你,嘿嘿。
  这是我第一份珠宝作品哦,虽然材料没有很好,你不要介意,我下次会做的更好的!
  Happy Birthday!
  生日快乐!!!
  (^ω^)
  ——谷瓷
  左以桥静静的看著那有些虎头虎脑的中文字,白皙的指尖在卡片落款的人名上细细的抚过……
  谷瓷在医院住了几天,身体已经慢慢好转了,胃口却一直不太好。左以莱也带了很多好吃的给他,谷瓷面上点头说想吃,但是吃了两口就又放下了。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睡觉了,一觉下去没有一整天是不会醒的。
  古斯曼梅洛迪什么都来看过他了,医生也说没什么大碍,但是左以莱希望谷瓷再住几天好好检查下,谷瓷自己也没提出要出院。
  莉莉也会来,不过都在左以莱不在的时候,说不到三两句她就要忍不住念他,但是大部分时间谷瓷都在愣愣的出神,反倒把莉莉气得半死。问他接下来要怎么打算他也只是摇头,问他是不是还要学珠宝,谷瓷想了想,却仍是点了点头。
  “其实我家隔壁的公寓倒是空置著,你要借用的话房租可以算你便宜点。”
  谷瓷茫茫然的回头,半晌迟钝的道,“我没钱……”
  何素馨当时给他的也只能算是零花钱,住了两天酒店已经用掉了一半,剩下的根本不够付房租,而且如果要继续在IED上课的话,学费、生活费,这些都是接下来的问题。其实谷瓷都知道,可是他现在的脑子有点生锈,这些现实的犀利的东西没有足够的元气让他静下心来好好想。
  “看你可怜,大不了先欠著好了,我觉得Lot……就是那个实习的地方你可以继续去,不是会发工资的么,地方这么大,那些讨厌的人真要避还是避得开的,怎么都不能亏待了自己。另外的我可以替你找找有没有兼职什么的。”莉莉说。
  谷瓷听了,慢慢点点头。
  莉莉看他那个样子,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超大的投影墙上一张张的轮转播放著各种缤纷奇异的作品,台下坐的是一干肃穆认真的人。
  片刻,室内亮了起来,一个戴著银边眼镜身穿黑色西装的老人走上台说道,“今年进入复赛的稿子我想大家都已经看过了,比起往年,精彩的的确不少,大概你们心里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不妨推荐几个来看看?”
  众人各自发表了一番评论,在雪片一样的设计稿里挑选出了十二三张。得奖的名额是五位,评委也是五位,也就是最後需要一人提名一张由大家一起投票,通过就留下,否则就被淘汰。
  “杰森,到你了。”前两位发过言後老人问最右边一个身材微胖但是气质却很是儒雅的中年男人——他同时也是佛罗伦萨珠宝学院的客座教授,杜卡特.杰森。
  杰森抿著嘴笑了笑,抽出了两张稿子来。
  “我觉得U.M选送的设计和这份个人选送的都很不错。”
  “杰森,一人只能选一份哦,不能贪心。”一边的罗德打断他调侃道。“既然这样,那我也要选两份,Lotus的新人设计师和Macha选送的这个设计也都很不错。”
  作家的话:
  谢谢hane0418大的好文符、okabe_miyako大的好文符和金银珠宝x4、caroline710926大的恋爱符
  square6966625大的糖果、绷带、防腐剂和小鱼的糖果、辰(chen)大的平安符
  谢谢小w的防乾燥秘药、annie6173大的翠玉白菜、宠儿大的马戏团和魔法杖、鞭炮、qyll1987大的珊瑚树、truelove915tw和may403大的马戏团
  谢谢大家……

  (11鲜币)第一百九十七章.米兰大赏

  第一百九十七章.米兰大赏
  任何的艺术设计总有保守和创新两派的碰撞,对那些惯常穿梭于上流社会的欧洲贵族们来说,比起天花乱坠的变化,有时候他们更愿意面对墨守陈规的东西,美其名曰坚持经典,留住历史。
  珠宝设计更是如此,每次那些大品牌推荐出来的设计稿只要运用到了几项基本的元素,再稍加些小特色小改变,看著雍容华贵大方优雅,大部分评委都会就这么点头过去了。因为它比起那些小作坊出来的充满想象充满探索的作品更贴近于这个时尚圈的氛围而已。
  就好像一边是宫廷侯爵家出来的打扮华美面相过得去的公主王子,一边却是普通民众生养的外表美丽可爱的儿子女儿,你会觉得哪个更会被那些有钱人所喜爱接受呢?
  说到底,再好的艺术品如果没有足够的商业价值,它什么都不是。
  所以这过程并不难选,孰高孰低几番往来也就分清楚了,Lotus、Macha、U.M这样的大品牌只要不是太差那是肯定要留下一位的,况且人家的确是很好的,那剩下被淘汰的也就没多少了。
  但是在此期间却出了点小小的争议,杰森和罗德各自坚持自己推荐的另一份设计应该被留下,场面陷入了僵局。
  “杰森,你做了这么多年老师,是不是对评断珠宝的市场价值这些都不怎么熟悉了呢,比起你手里那种天马行空的东西,我这份才会是引起轰动的吧。”罗德用指节敲著桌子上的稿子。
  只见那薄薄的纸上呈现著一张黄金面具的设计,一半是毫无瑕疵的纯金,眼窝处镶嵌了一枚半指长的金绿猫眼石,而另一边的眼窝被镂空,从额头到下巴却充满了各种艳丽妖异的图案。
  “祖母绿勾勒出的棕榈叶,红宝石团花,你们看看,这些可都是绝美的古波斯纹样,特别是在这个设计稿的一边注明了这样的花纹需要用珐琅技描绘,我相信只要找到一位高明的珠宝匠,用掐丝珐琅来制作,大家可以预计到时这实物成品後会有多震撼吧。”罗德搭著褪赞不绝口道。
  他这番话一说,在座的几位评审都频频点头。
  台上的老者也跟著颔首,“的确很好,只是Macha已经有一位入选了,再加一位会不会对外界说我们到底偏袒几个老牌子。”虽说这是事实,但是欧洲人最爱做出一派公正民主的样子了。
  罗德还要说,老者却转向杰森,“你怎么看?”
  杰森笑了,圆圆的脸上红光满面,“我觉得是时候应该真的放手让新人上来了,也许真是我老师做的太久了吧,比起那些权衡的商业考量,我甯愿去相信真正富有设计感和新意的作品,就像这件……”
  他把稿子推到投影下,墙上立刻就映出了一个非常绚烂有趣的东西,那是一个三阶的魔方。
  魔方的每一面都是一种颜色,共用了六种不同色彩的宝石组成了它的六个面。翠榴石和橄榄石的绿;石榴石和红宝石的红;黄钻和锰铝榴石的黄;紫蓝宝石和堇青石的紫;橙色锆石和橙色碧玺的橙,最後是黑钻和黑水晶的黑。
  而整个魔方的核心轴和骨架都是用巨大的透明水晶来制成,中间镂空,再将之前的彩色宝石一枚枚的镶嵌到上面,不仅可以翻转,那共同组合出来的夺目光辉,光想象都可以让人惊叹!
  “我不觉得我在看见这样的作品之後还有什么理由不选择它。”杰森耸了耸肩。
  剩下的两个评委则一片静默,片刻又悉悉索索的讨论了起来,似乎一个是支持杰森的,一个支持罗德。魷"魚收"錄
  罗德皱了皱眉,“说实话,我也承认这作品很美也很富有创造性,但是不实际,因为做工实在太过复杂,没有哪家公司会愿意花这个力气的,比起这幅黄金面具稿,这个更像是概念性的作品。”
  杰森笑著反问道,“哪一样珠宝不复杂?哪一样不花功夫?哪一样不是反复分析精确计算後出来的?”
  罗德无语了。
  台上的老者凝眉思索了一下,然後看向最左边一位始终坐著没有发表言论的评委问道,“露德卡,你的意见呢?”
  现在局面变成了二比二,也就是说梅洛迪.露得卡的最後一票,就可以决定今次米兰赏的最後一位赢家了。
  梅洛迪撑著下巴静静的看著墙上的魔方,极腰的长发顺著颊边柔顺的披散下来,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片刻,他勾唇笑了笑。
  “我就选它吧。”他指著手边的稿子。
  Lotus下了班,莉莉来看谷瓷。谷瓷正坐在病房的沙发里看著电视里的卡通片,只是他的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眼球也没动,显然在发呆。
  莉莉一想到今天听见的Opal.Z已经飞赴法国离开米兰的消息,心里就一阵火起,但是看见谷瓷这样又觉得无奈,于是只有什么也不说的把手里的粥重重的扔到桌上,让他赶快吃了。
  吃著吃著,谷瓷忽然轻轻的说了句,“你的手提电脑可以借给我吗?”
  莉莉奇怪,但还是把一边的电脑拿了过来,“你要干嘛?”
  “上网。”
  莉莉想谷瓷大概太无聊了,也就没有管他,自己拿起一边的杂志看了起来,没想到过了很久抬起头谷瓷的粥还没有吃完。
  “我可是找我家门口最好的餐厅订做的好不好,虽然比不上那谁带来的五星级酒店水准,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谷瓷原本看著屏幕,忽的回过神来,低下头拿起粥就扒了起来。
  “喂喂你怎么了啊?”莉莉发现谷瓷的眼睛有点红,走过去逼他抬起头来。
  “没……没有。”谷瓷吸了吸鼻子,“粥很好吃。”
  “开什么玩笑,你当我白痴吗?快说!怎么回事。”莉莉横眉竖眼,看了看谷瓷,再看了看一边的电脑屏幕,然後明白了。
  谷瓷对她笑了笑,“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有点钱了。”
  莉莉在他的身边坐下,默默的看著他。
  谷瓷很久都没讲话,过了一会儿才轻轻道,“我想……去一个地方。”作家的话:谢谢嘻嘻苏苏大的爱的抱抱、辰大的平安符谢谢小w、小鱼、gs49739510、Mi-Ni大的马戏团、debbie0大的灵犀回声和孔雀、annie6173大的防腐剂、qyll1987大的时钟~

  (11鲜币)第一百九十八章.美丽的普罗旺斯

  第一百九十八章.美丽的普罗旺斯
  谷瓷已经痊愈,他要出院医生也无法阻止,等到把消息告诉左以莱他再赶到医院的时候,迎接他的只是一个空荡荡的病房了。
  人没有回学校也没有去公司,从左以桥处离开後谷瓷的落脚点左以莱也不知道,此刻竟然一下子就把人弄丢的找不到了。
  心急火燎了两三天,该找的地方也找过了,到最後还是没有一点眉目。
  中午,有同事跑来告诉莉莉有人找,莉莉看著对方脸上止也止不住的荡漾就觉得有些不对,跑出去一看来人,她心里也是一惊。不敢想到,曾经比谁都绝情的左以莱也会有跑回去找前任的时候,要知道,和他在分手後别说做朋友,见个面都几乎是天方夜谭。
  “有什么事吗?”莉莉面上冷淡,可是对著那张脸,谁也不知道她有多艰难才压住了声音里的颤抖。
  左以莱皱起眉,似乎犹豫了下才慢慢道,“你是不是和谷瓷很熟?”
  莉莉没想到左以莱的来意竟然是为了谷瓷,“想替Opal.Z来问吗?晚了!”
  左以莱无意为了这个事情去跟莉莉争些什么,只道,“你知道他在哪里么?”
  “Opal.Z要是有心怎么不自己来问?不过就算他亲自来也没用,你们左家人都当别人是白痴吗,丢了招招手又可以捡回来?那当初那股甩人的狠劲去哪里了??”
  莉莉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这个人现在与她完全没有关系了。可是对著左以莱,她曾经满腹没有发泄出来的委屈仍然没办法藏得住。
  左以莱任她发火没有反驳,他只想随便她说两句消消气就算了,心里自然不可能觉得自己有错的。但是眼见莉莉越说越犀利,还是忍不住道,“和左以桥没关系,是我要找他。”
  莉莉一怔,反应过来後有点不敢置信的看著左以莱。
  “你……”
  他对谷瓷……竟然……
  她面色猛然泛白,靠在墙上喘了两口气後眼睛慢慢的红了。
  左以莱最见不得人哭,努努嘴吧,“算了,我自己去找。”
  莉莉看著他的背影,忽然冷冷一笑。
  “等等。”
  一个画架,一块画板,一张小板凳。
  和煦明媚的阳光下,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薰衣草海洋,在这充满浪漫童话的唯美氛围里,时而有情侣穿梭,或牵手,或拥吻,将这本就处处甜蜜的空间填满了更多的爱意,连花儿都像添了养分一样的愈加芬芳馥郁。
  而花场的一角,却独坐著一个少年,一手持画笔,一手调色盘,静静打量远处几眼,然後一笔一笔的落在雪白的画布上。直到很久以後,他才放下笔揉了揉脖颈,一副美丽的花海图已经跃然于纸上。
  “没想到你画的还不错。”
  忽然插进来的男声将少年吓的险些从小凳子上跌下去,一回头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身边竟然早就有一个人看了很久,此刻正半蹲著一脸兴味的对著自己的画布评头论足。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啊?”谷瓷瞪大了眼睛看著左以莱。“还有,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左以莱自然不会告诉他自己为了找人,遍寻了这里差不多大大小小的所有花场,现在只装模作样道,“你能来我不能来啊,又不是你开的,遇见了说明这个世界很小。”
  谷瓷无语,转身就打算收拾东西离开了。
  “怎么一看见我就要走?”
  “我画好啦。”
  说到画,左以莱就有话说了,“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会画画。”其实是知道一点点,但是左以莱所谓的会画,当然不是画出个图案来就算会了,他的确没想到谷瓷画的还真的有模有样的。
  而谷瓷今天没有再像之前面对左以桥那样的天马行空,这是一幅水彩的薰衣草图,淡雅的颜色,写实清新的风格,频频让游人都驻足。
  “随便画的。”
  “啊呀,你还会谦虚了,我可不信你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就是随便画画?”左以莱揶揄他。
  谷瓷垂下头,的确,图是随便画的,但来,却不是随便来的。
  他只是想来看一看而已,看一看这里,这个法国南部最美的省市,最浪漫的……普罗旺斯。
  也是那个人曾经答应过要带他来的地方。
  法国,曾经留给他的记忆太美太美了,那些建筑,那些街道,哪怕之後被冲击的支离破碎,可是一时根本无法消弭这些早就刻在心里的甜美,谷瓷只是舍不得,他还想再看一次。
  见谷瓷沈默了下来,左以莱反倒笑了。他穿著一身名牌的休闲服,但是却毫不介意的席地而坐,比起坐在小板凳上的谷瓷,高度竟然还保持在一个水平线上。
  “我吧,想了很久很久,好不容易才记起第一次看见你的样子,原来在炸弹事件之前我们就有见过啊。”
  谷瓷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点点头,“嗯,在米兰,我们一起吃过饭的,你叫我过去的。”那时候年羽也在,谷瓷想了想补了句,“你还和小牧鹿子很要好呢。”
  左以莱脸皮暗暗的抽了抽,把话题拉回正轨,“怪不得我觉得怎么这么眼熟呢,不过我现在不会再忘记了。”
  谷瓷转过眼就对上了左以莱凝视的目光,“我很喜欢那个笑起来眼睛都看不见的小熊,吃饭很香的小熊,会坐海盗船坐到下不来的小熊,不是眼前这个没有笑容眼睛无神胃口不好病恹恹的人,你知道么。”
  谷瓷低下头。
  “都说做艺术或者设计的人需要这样的刺激,如果你要沈浸在这样的气氛里,搞不好哪天设计出一个惊世骇俗的作品出来那倒也不错的,勉强算来还不吃亏,要不然现在有什么值得的呢?难道其实你是在酝酿,然後准备一鸣惊人?”
  左以莱没心没肺的开著玩笑,却忽的看见面前的薰衣草图上低落一滴水珠,一瞬间就漾开了周围一圈的色彩,在干净的画上显得特别刺目。
  “没……没有设计。”谷瓷的鼻音嗡嗡的,“我的米兰赏……输了。”
  那天,他借用了莉莉的电脑,上了米兰赏的官网看了最後得奖的名单,里面没有他……作家的话:谢谢square6966625和ad0619大的好文符、辰大的平安符谢谢kabe_miyako大的皇冠x2、小w和小鱼的马戏团、qyll1987大的精灵粉、kimkim大的砍斧、smilerc220大的春雨织绵、chenmini大的奥丁之眼和水彷各大的魔法杖~

  (11鲜币)第一百九十九章.重新开始生活

  第一百九十九章.重新开始生活
  谷瓷飞快的抬起头,想在左以莱看见前掩藏住眼睛里滚落下来的东西,可是也许是日光太过刺目了,反而有越来越多的液体顺著眼角滑了下来。他咬紧牙关,努力的吞咽著涌起的激烈情绪,忍到握紧拳头连肩膀都在微微的颤抖,然後实在没有办法之下抬起手捂住了眼睛。
  “其实……我知道,凭我现在的实力是不可能赢下来的,我能参加这个比赛自己之前也意想不到,可是现在输了,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难过,我也不知道……不知道……”
  就好像之前积聚的许许多多的力气现在都一下子消失了,那些曾经支撑他渡过很多困难,面对一切问题的乐观向上全部丢下他都从家里跑出去了,留下的只剩无力,还有找不到方向的空茫。
  无论是大的失败还是小的挫折,到了现在的他面前都突然累积变成了各种负面的能量冲击著本就变得非常薄的防御壁。
  这让谷瓷前所未有的觉得孤单……
  谷瓷并没有大哭,他甚至没有发出声音,左以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著少年指缝间流下的泪珠沿著他的下巴轻轻的低落。
  他忽然明白了莉莉为什么会告诉他谷瓷所在的地点并让他追来的原因了。
  过了一会儿,谷瓷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下来,他马上拿袖子用力擦了擦眼睛,一低头就见左以莱默默的看著自己。谷瓷吸了吸鼻子,刚想说点什么,左以莱就拿过了他手里的笔,沾了点蓝色的水彩落在纸上。
  不过两三笔,刚才掉落在上的泪痕已经变成了一只漂亮的蝴蝶,那翅膀上的花纹是借用被水迹晕开的色彩,没有违和之外竟然还特别的美丽,穿梭在唯美的紫色花丛中,翩翩起舞栩栩如生。比鄰有魚收祿于斐軓綸檀。
左以莱放下笔,回头捏了捏谷瓷湿漉漉的脸颊。
  “很多东西未必就是不好的,只看你怎么想了。”
  谷瓷怔怔的望著这个蝴蝶,又望了望左以莱,然後低下了头去。
  第二天,谷瓷起床梳洗之後来到阳台上活动下,一眼就看见了林间慢跑回来的左以莱。左以莱一身黑色的运动衫,脖子上挂著毛巾,耳朵里插著耳机,看见谷瓷对他扬了扬下巴,脚步却没停,但也没走远,只在原地继续跑著。被晨光映的整个人朝气蓬勃闪闪发光。
  这里是普罗旺斯一个较中档的旅馆,主打的是田园类的风格,一幢幢非常迷你的小屋分散的坐落在薰衣草园间,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场景。这还多亏了莉莉帮忙订的。所以昨天听说左以莱就住在隔壁,谷瓷也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早安。”谷瓷对他招手。
  “嗯,今天看著精神还不错,脱离病熊的状态了。”
  “我是人……”
  左以莱不理他的反驳,随手摘了朵薰衣草往二楼扔去,“走吧,为了报答我,下来请我吃早餐。”
  那薰衣草半途就散开了,撒了谷瓷一头一脸,谷瓷呸呸了好几声才弄干净,莫名道,“报答你什么啊?”
  “随便报答什么,你欠我的还少吗?”
  谷瓷一整个搞不懂,但还是点了点头,“哦,那好吧,不过我还剩的钱不多了。”谷瓷报了个数,“去掉住宿和机票的费用,剩下的我们一人一半作为早餐费吧。”
  左以莱黑线,“你这么穷还敢出来啊。”
  “米兰赏给我的入围奖金就这点嘛。”如果他能进决赛,就能有百万的奖金了。不过……唉,算了算了,不想了。
  最後两人的早餐与其说是简单,实际上只能用简陋来形容了。谷瓷是觉得不错,但左以莱也难得的不在意,他也没有提出要拿钱补贴点好的,因为他知道谷瓷不需要。
  “回去了以後,要住在哪里呢?”
  谷瓷啃著麦芽面包,“嗯……莉莉说可以把她隔壁的小公寓借给我。而且Lotus的实习我还是打算继续的。”无论怎么说这么好的机会都不能放弃。“我差不多算过了,如果我能拿到IED的奖学金,加上Lotus的实习费用,周末再去找份兼职就可以生活了。”
  左以莱顿了顿道,“那你要不要来KOMO?”
  “嗯?”谷瓷停下了正要咬下去的嘴巴。
  “这可不算是走後门,我看你还懂一些画画,KOMO也正好一直在找实习的大学生,工作也不重,只要帮忙整理画室和布置一些画展什么就OK了。”
  谷瓷瞪大眼睛,“真的可以吗?”
  “先说好,要是你不行,我还是会毫不留情的把你赶走的哦。”左以莱故作严肃的表情。
  听了这话,谷瓷终于露出了这么多天以来的第一个灿烂的笑容。
  “谢谢你以莱!”
  左以莱看著他黑亮的眼眸,回笑道,“所以我说你这顿早餐请的值得吧。”
  从普罗旺斯回来後,谷瓷就搬到了莉莉的隔壁。说是什么小公寓,但竟然环境还非常的不错,当然没有莉莉住的那套大,跟之前的大别墅更是没办法比,但五六十平的面积给谷瓷一个人住已经是非常好的了。
  莉莉的家境自然也是不错的,不做模特後改行到Lotus,别看她对谷瓷是横眉竖眼,对客户那绝对有一套,听说公关部的几个部长都非常的欣赏她,也有意将她挖角到那里去。
  而搬家的当天左以莱大概也知道他出现并不太好,好在谷瓷没什么东西。莉莉看著精神比之前好很多的谷瓷,最後还是什么也没说。
  谷瓷在休息了一天之後就决定回去上课了。这学期没有多久就要放暑假了,正好给他时间为下个学期的学费做打算。
  而果不其然,一到学校那铺天盖地的消息就几乎把谷瓷淹没了,哪怕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依然没有消停。毕竟这对在校的学生来说实在是太过辉煌的成就了,更别说那位只是转来没有多久而已。
  “我到现在还回不过神来呢,那些评委真的没有搞错?”丽贝卡挑眉,这两天他们科系的地板都要被前来围观的人踏穿了。
约翰也忍不住道,“我们学校竟然真的出了一个米兰赏的赢家,也太不可思议了。”作家的话:谢谢bobociciyu和辰大的平安符、square6966625大的糖果谢谢okwap0126大的虎克弯钩、okabe_miyako大的金银珠宝x4、annie6173的马戏团和小w的花苞、马戏团、qyll1987大的向日葵、smilerc220大的沙漠绿洲和魔法杖

  (11鲜币)第二百章.震撼的重磅炸弹

完美无暇,柳满坡(下)仅代表作家(柳满坡)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完美无暇,柳满坡(下)》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完美无暇,柳满坡(下)》全文TXT下载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