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个差评引发的血案,秋小喵

一个差评引发的血案,秋小喵

作者:秋小喵
 

此文木有大纲,即兴发挥,所以可能结构有失严谨,人物性格略显崩坍。

讲的淘宝卖家和淘宝买家之间的故事。

腹黑禁欲卖家攻,别扭二货买家受。

小受年纪小不懂事,做上了职业差评师;惹火了原本表·性格温和的淘宝卖家小攻,被狠狠调·教……

主角之间主要偏温馨,但是其他情节可能也许略微脱肛……啊不,脱缰……主要看我最近遇到的淘宝买家怎么样了。所以,这是一篇玛丽苏文……讲好卖家怎么调·教坏买家的……囧,这是怎样崩塌的文案啊……

正文预计5万字左右完结,番外不定。。。


☆、伪员工的老板你伤不起啊亲

  林青蔓换了三趟车,好不容易在约定时间赶到了面试公司。说是公司,却既没有美丽的前台姐姐,也没有气派的公司门牌。好吧,这就是个普通的家庭住宅,至少大门是。左看右看就是一普通家庭住宅。
  林青蔓心中大叫坑爹,恨不得扭头就走,但是作为三流大学的专科应届毕业生实在有点鸭梨山大,只能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气,按响了门铃,同时做好了看情况不对,撒丫子就跑的准备。
  开门的是个年轻人,他随意地穿了件米色旧T恤,配着肥大的工装裤,头发在脑袋上蓬成了一个鸟窝。他很瘦,带着黑框眼镜,显得很呆,像一个读傻了书的理工科大学生。
  “我是来面试的,林青蔓。”
  “你好,请进吧——陈大姐,有人来面试。”年轻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侧身让她进去了。
  接着,一个也是T恤衫工装裤的姑娘把她带去一间卧室改装的会议室里,林青蔓迅速扫描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工作环境倒不像门口那么不堪,甚至比之前她去过的很多正规公司还好。从阳台到客厅,再到饭厅,错落有致地放着十来台台电脑,中间间隔着一些半人高的盆栽,这七八台电脑目前却全空着。难道是家新开的公司?
  陈大姐其实完全称不上“大姐”,甚至是个很漂亮的姑娘。“这边挺不好找吧?因为我们不需要和客户直接面对面,所以直接在小区里办公的——你先坐——带简历了吧?”
  “嗯,带了的。”
  被叫做陈大姐的姑娘倒了杯水给他,歉意地笑笑:“那好,你先坐两分钟,我马上过来。”
  西瓜家是一家主要卖女士内衣和吸引女生的小饰品、小家居的淘宝店,开店七年了,林青蔓收到聘用通知后,特意去淘宝上查了一下这家店,口碑不错,店铺信用也好;又想起上次面试时陈大姐给她倒水,还有整个面试过程中那些暖到人心的微笑,觉得可以一试。
  今天是上班第一天,林青蔓看着上次给他开门的年轻人整个上午都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睡觉。中午的时候,陈大姐叫醒了他,他们三个人以及另外两个二十来岁的男生一起去小区旁边的饭馆吃饭。其他四人一律T恤+工装裤的打扮,她穿着连衣裙高跟鞋,显得无比另类。
  陈大姐给她介绍:“这个是负责发货的小胖。”小胖人如其名,圆脸细眼,胖的很讨喜。
  “这是美工,杜微。”杜微其实是西瓜家四人组中最修边幅的了,林青蔓仔细看了下他,发现这个二十来岁的男生长得意外……女王受。咳咳,对不起,林青蔓是个腐女。
  “我叫肖文渊。”面试时给她开门的那个男生说。
  “他是我们的公关经理,”陈大姐嘿嘿笑着,“你可以叫他肖肖。”
  “我去!”肖文渊不满地咕哝了一声,“又带坏新人妹纸。”
  这天陈大姐上午休假,林青蔓和肖文渊坐一块儿聊天。
  “我看陈大姐最多才27、28吧,怎么你们都叫她大姐呢?”
  “她才24……”
  “呃……那,为啥还叫她大姐呢?”
  “因为她是我们所有人的大姐哦,即使你一百岁了,还是得叫她姐。”肖文渊面色诡异,“也许,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陈大姐是负责客服的,据说之前的客服集体离职,所以客服主管陈大姐目前只有一个兵,就是林青蔓。
  “老娘不干了!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陈大姐咬牙切齿,“说过了,这破玩意儿都拿去扔了,你还卖……”
  “这是赠品……”
  “赠品也不行!现在的买家都特么的了不得啦!不送赠品就差评说卖家小气,送了赠品又差评说赠品质量差;赠品质量好了吧,还是差评说羊毛出在羊身上,非说赠品其实是捆绑销售,”陈大姐喘了口大气,说,“反正现在这个赠品又出问题了。有个小妖精说这玩意儿和几千块钱买的衣服一起洗时掉色了,染得整件衣服都是,公关经理你看着办吧,我扔你处理。”
  肖文渊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是!陈大姐!”
  “一个月了,就因为这个破赠品,我已经被不同的买家骂了二十七次了。”陈大姐一字一顿地说,“要么,扔了它,要么,你把我扔了吧。”
  “知道了,不就三块钱一个的裹胸么。陈大姐,你在新人妹纸面前暴露出你凶残的本性了。”肖文渊一脸“你知道为什么是陈大姐了吧”的表情。
  第二天肖文渊一脸菜色地到了公司,神色恹恹地扶着饮水机发呆。
  “肖肖,你肿么了?”林青蔓也是一闷骚的人儿,开始几天地盘没摸熟,还不敢太放肆,但经过几天的适应,目前已经成功融入西瓜四人组的集体中,西瓜四人组正式变成西瓜五人组了。
  “他呀,肯定昨晚上又和哪个磨人的小妖精大战三百回合,你来我往,斗得难舍难分。”小胖抱着一个大箱子路过打酱油。
  “难道……莫非……”杜微挤了挤眼,原本有点冷艳高贵的脸被他挤得有股子说不清的猥琐。
  “靠,就昨天那破事。”肖文渊扶了扶眼镜,一边倒水一边说,“昨天白天我给那个把衣服染色的人旺旺发消息,人不理我,打电话吧,没人接。发短信吧,却也没回音。
  “晚上我都快睡着了,他短信到回过来了。他说有件几千块的衣服给染成黑色的了,问我怎么办。我去!敲诈勒索也要有点常识吧,谁几千块一件的衣服自己洗呢,还不知道浅色衣服和深色衣服要分开洗,全一股脑扔洗衣机?”
  肖文渊笑了笑,回到自己靠窗的座位上:“这事情可好玩了。我bai度他了,从没见过这么蠢的人,去年大学毕业的,学的坑爹的电子商务,大学期间曾经开过一淘宝店,并且现在还在兼职营业状态呢。二货,做职业差评师也不知道换个手机号匿个名,我一bai度,就发现他到处发广告卖自己那倒霉网店来着。来,给你们看看。”
  很多开淘宝店的人因为各种原因不想做了,就把自己的店铺转让出去,买这个店的人可以继续做,之前积累的客户、人气、口碑、信用等级这些都还在,买下就可以开始经营,不知比刷信用的店和苦哈哈从0开始的小店讨巧多少倍。所以,虽然淘宝禁止这样的行为的,甚至为了杜绝这样的事,还要求店主拿着身份证拍下数张傻逼无比的照片上交审核;但是这样的私下交易是永远也禁止不住的。
  西瓜五人组都围了过来,只见某XX同城网上挂着“刷钻风险高,信用增长慢,不如买个淘宝成品号”,发布人:随便不如随变好吃。
  “嘿,这妹纸当她在卖网游账号呢,还成品号。”小胖无语了。
  “谁说是妹纸了,这是个骚年的。”肖文渊一扫萎靡,霸气侧漏地一动鼠标,打开文件夹里的某网页,露出一不能直视的淘宝店。
  “我加他QQ了,要到的店铺地址。来,瞧瞧,这店铺,你猜他出价多少。”
  “噗,白送都不要吧。”林青蔓一指那好评率和绿油油的动态的分。
  “谁买这个店,啧,好评率92.22%,谁买谁就是2。”杜微说,“这店铺,真精彩。看看这蠢孩子的差评。”
  “差评:店主好冷漠,问他问题只会说:是,不,你敢不敢说点别的?店主解释:滚。”杜微念着。
  “囧,好老的梗了,这店其实是行为艺术吧,不是淘宝店吧。”小胖说。
  “其实评价这些我都看过了,和这个事情没关系,你们有兴趣私下可以继续膜拜。”肖文渊取下了眼镜,做眼保健操,“昨天我跟他聊了一晚上QQ。”
  “果然和小妖精打架了,战况如何啊?肖大公关~”杜微一张女王脸,一副□丝腔。
  “我跟他谈妥了,4000元把这小破店转让给我。”
  “你你你你你……”小胖憋了半天,说,“这度夜资真高。”
  “我准备今天以西瓜家的名义去举报他。”肖文渊点开了店里的一个宝贝,“看,99一双的耐克鞋,你觉得可能是真的吗?卖假货可是会被封店的。”说着顺手在宝贝标题旁边点了举报,几下填完了举报内容却不提交,只是截了个图,保存在桌面上。
  “我回头就给他发消息,把这截图发给他,不给好评就举报他卖假货。一边是马上能拿到的4000大米,一边是永久封店,鸡飞蛋打。我就不信,他不服软。”
  肖文渊说完话,周围都有点诡异地安静。最终还是陈大姐淡定地打破沉默:“其实这个订单本身就很奇怪,运费快比东西贵了。要不是最近人手实在太紧缺,不可能不提前发现的。肖长官,快点招人吧,这两天已经有好几个兼职客服跟我说他们不想做了,工作强度太大。”
  “哎,陈芸同志!坚持住!Dang和组织需要你。跟兼职客服说下,这段时间工资从每小时10元上升到15元,务必阻挡敌人的疯狂进攻。”肖文渊沉重地说。
  陈大姐陈芸淡定地说:“恳请领导抽出宝贵的妖精打架时间,亲临一线,支援属下面试新人。”
  下午,陈芸的QQ上收到消息。
  藤蔓青青:那个……陈大姐,我们的老板是谁?
  陈芸:肖肖啊,我没告诉你吗?
  藤蔓青青:啊啊啊啊啊啊,难道不是你吗?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啊……疯了,接了好几个店铺装修的单子,忙得恨不得不吃饭不睡觉……先撒点土占坑……免得给删了ID……脑子里各种梗,就是没时间写啊没时间写……感觉像便秘有木有……


☆、2 每个差评师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

  宁恒的主业和本文无关,所以不说了,宁恒兼职是个职业差评师。职业差评师是利用淘宝的各种规则,用中差评来威胁卖家,以达到敲诈勒索的目的的。因为每次勒索的金额够不上立案,互联网犯罪这块的法律又空缺,淘宝监控不力,敌人手段又高,所以这群人活得非常滋润欢脱。而且这个人群数量越来越大。
  宁恒今天很纠结。
  本来一切都很美好的。昨天晚上,自己那个一想到就忍不住暴躁的淘宝店终于有个大凯子愿意买了,买主是个工厂的人,什么都不懂,只是想做淘宝店。财大气粗还哭穷,经过一晚的砍价,终于以4000块钱成交。对方表示下周财务休完年假回到厂里,就立刻付款,之前还千叮万嘱千万给他留着,一定不要提前卖出去。
  谁知道,那个叫西瓜家的潇潇的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现自己的那个破店。他暴躁地给工厂的账号买主发消息问他能不能早些付款,但对方表示一定要等下周财务休假回厂后才能付款。宁恒不敢再催促,生怕对方发现什么问题。
  最终,不想节外生枝的宁恒很没骨气地服软了。
  肖文渊一边吃着速冻水饺,一边刷着论坛,正无聊呢,就收到了宁恒的短信。
  “差评已改,请遵守承诺,骗子死全家。”
  看到最后一句话,他哭笑不得,真不知道究竟谁才是骗子,谁是正当防卫。
  鬼使神差,打开了宁恒的淘宝店。宁恒的店铺中差评显得格外气势磅礴,一排一排,声势浩荡。其实宁恒以前的评价是挺好的。但是最近半年忽然多了起来。半年前的评价内容看不到了,只能看到最近半年的记录。每条评价下卖家都可以写500字,作为解释给其他人看。其中在某条评价下这么写着:
  “开店至今刚好三年。第一年热情洋溢,第二年身心俱疲,第三年,我感到我要疯掉了。于是我决定不再理会那些有无理的要求,不知不觉,好评率竟然变成现在这样。今天好评率终于低于98%了,不能再参与任何淘宝活动了。于是,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究竟怎么样呢,大家期待吧。
  “对了,最近给我刷差评那些0信用小号,其实你们是一个人吧。”之后好多差评都没有再做解释,而评价内容中,投诉质量问题和卖家服务的越来越多。好不容易看到一两个解释,也就几个字。比如“呵呵”、“骗子滚”、“无语”。
  后面的似乎没什么好看的了。也许很早以前的宁恒曾经是个认真解释评价中每一个质疑的好孩子,但是遇到的打击多了,受的委屈多了,他就把自己缩了起来,消极不抵抗,甚至“开始有了一些新的想法”,自己也化身为职业差评师,开始报复涩会。
  宁恒的经历不是特例,甚至有点烂大街。所以肖文渊不用多想就能猜到大概始末。
  许多职业中差评师最开始都是被损害的。不仅淘宝,现实中的罪犯,也不都是一开始就是坏的,一开始他们也是被损害被侮辱的。但是被伤害了就是做坏事的借口么?命苦不能怪政府,倒霉不能怨社会啊,二货。
  肖文渊混了7年淘宝,从大四到现在。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委屈没受过?不是在历来自负的强大理性的压制下,或许也会成为职业XX师的一员了,而且他相信,如果他做,绝对是最优秀的那一批。不管你有什么原因,做坏事就是不对,谁知道被倒霉孩子危害到的人是不是有更杯具的故事。
  肖文渊果断举报了他的所有宝贝,扣扣上把宁恒拉入黑名单。睡前他还想,就当我日行一善了。
  这种想法真糟糕。我说,肖肖,你确定你的心里没有发生什么异变么……
  ——小胖在的话,一定会这么说。
  宁恒郁闷了,那个西瓜家居然举报他!与此同时,那个工厂的人也一直不在线,他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被耍了。报复,必须要报复。
  宁恒用了个小号,去西瓜家买了一堆小饰品送给在外省读书的表妹,并且嘱咐好了一切后事“如果卖家联系你,你就说不是你买的东西,你什么都不知道。”
  表妹刚收到东西,他就上淘宝发起维权了,理由是产品严重质量问题。要么西瓜家乖乖地退货退款并且承担所有退货运费,要么,等着小二介入后增加交易纠纷率吧。客服介入维权会影响到卖家的交易纠纷率,这个很多买家不会在意,其实会对卖家产生一系列复杂而巨大的影响。最后西瓜家只能同意了他的要求,要是多搞几次,西瓜家也会很烦恼,特别是那个貌似很牛逼的西瓜家的潇潇。宁恒暗爽。
  表妹嫌自己找快递公司麻烦,宁恒只能自己帮她联系快递公司。说好让她随便找堆废纸寄过去,到时候一口咬定东西真就寄回去了。谁有证据证明本来就是他寄的废纸?
  这几天宁恒的工作挺忙的,准备下班过后就联系快递公司。谁知道还没到下班的时候,表妹打电话来,说:“宁恒,你什么意思啊,不是说东西送我了吗?怎么又找了个快递员给我收走了?还翻来翻去地检查,生怕我把东西弄旧弄坏了似的。我看透你了。哼唧。”
  “我还没来得及给快递打电话呢,我说大小姐,你怎么谁来拿东西都给啊。”宁恒挠墙。
  这时,手机又响了,只见西瓜家发来短信说:“哈喽,我是西瓜家的潇潇,东西我已经让朋友帮忙从你家妹子那里收走了哦,快点去安慰她吧,估计她正生气呢。祝你游戏愉快哦。”
  去你的游戏愉快!宁恒感到非常愤怒,不止是事件本身,他觉得电话那边,有个叫“潇潇”的人正带着揶揄的神色戏耍他,像猫在戏耍一只耗子。
  一定是他打开的方式不对,被看出了破绽。宁恒决定再来一次。
  这次宁恒是给游戏公会里的妹纸买的,一举两得,不仅有人配合他的计划,又要到了妹纸们的电话号码,被公会的其他男同胞们鄙视一通。
  刚拍下没多久,手机又叫了:“我是西瓜家的潇潇,亲,你买的东西缺货了。申请退款吧~”
  擦,怎么你每次都知道是我。
  之后几天宁恒又不信邪地试了几次,但是都收到了这样的短信。他忍无可忍,回消息说:“缺货还不下架,无货虚挂,你等着被投诉吧。”
  “对真心的顾客,当然是有货的,对您的话,所有东西都缺货哦。亲,淘宝交易是双方自愿的,不要意气用事哦。你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没多久,手机就开始不厌其烦地唱起歌,宁恒怒而关机。
  扣扣的咳嗽声响起:西瓜家的潇潇加你为好友。
  宁恒:“擦,你阴魂不散呐。”
  肖文渊:“呵呵。”
  宁恒:“你怎么知道我扣扣号的?”
  肖文渊:“你猜?”
  宁恒:“擦,好好说话。否则等着你们店被爆菊吧。”
  肖文渊:“别介呀,你看,我也是一穷打工仔,何苦和我过不去呢。”
  宁恒:“谁投诉我我和谁过不去。”
  肖文渊:“你好评率都这样了,还在乎被投诉?行啦,别生气了,又没疯你的店,我前几天不是取消投诉了嘛。”
  宁恒:“擦,好玩吗?”宁恒觉得,如果那个潇潇在旁边,他现在一定会呼他一巴掌。
  肖文渊:“你可以当做我良心发现,改过自新。说到这个,当差评师多没意思啊,小时候你家长和老师没教导你,作为新时代的新青年,思想品德要端正吗?再说,你也不适合当差评师,金盆洗手,退隐山林吧。”
  宁恒的内心,已经把一个叫潇潇的小人剁成杂碎,鲜血淋淋了:“擦。”
  肖文渊:“真的,不金盆洗手你也别和我一客服过不去呀,跟你说哦,我们老板心狠手辣呢,你再闹腾下去,小心被辣手摧花哦。”
  “[自动回复]专业修改中差评,30元每个,先钱后改,信誉保证。”宁恒装死。
  “……我知道你还在。”
  “[自动回复]专业修改中差评,30元每个,先钱后改,信誉保证。”
  “我说真的哦,你想,你的姓名电话工作单位外带社会关系都已经被我们掌握了。”
  “[自动回复]专业修改中差评,30元每个,先钱后改,信誉保证。”宁恒左手紧握着马克杯,指节泛白。
  “乖,消停点~你这边不消停老板扣我奖金呢。你之前买的东西一定没穿过吧,给退回来,这边按照7天无理由退换货给你退了,你也不亏,这事情就这么了结了多好。”
  “[自动回复]专业修改中差评,30元每个,先钱后改,信誉保证。”
  “……”
  终于不是自动回复了,不久之后,宁恒的扣扣暗下去了。
  宁恒把那个烦人的潇潇拉入黑名单,没有烦人的扣扣音效,世界终于安静了。
  作者有话要说:登录真麻烦,不存稿了,以后每周一都来一发吧,一次大概1到任意章不等吧,数量取决于上周的工作量……另外,因为之前有亲友表示淘宝内容太专业,看起来很复杂,后面将大量缩减淘宝相关内容……


☆、3 动不动就杀上门,这不科学

  之后一连几天风平浪静。
  肖文渊觉得挺无聊的。真不知道宁恒之前是怎么坑蒙拐骗的,连坏事都做不好,还老想做坏人,真是……让人非常想欺负他、**他、□他。事实证明,撩拨宁恒的确很带感。
  不过肖文渊才没那么无聊,淘宝只是他的职业,不是他找乐子的地方,他果断解决掉问题。希望这二货能明白他的意思,不要再闹腾了。
  最近终于又招到几个新人姑娘,客服部那边的压力减轻一些了。但是,还远远不够!之前肖文渊的店里有十多个员工的,可惜……一夜之间,全部被高薪挖走了。
  现在是十一黄金周了,给他留下的时间只剩1个月,从11月份开始,淘宝将进入3个月的旺季,销量会比夏季淡季高出一倍甚至更多。此时已经非常吃力了,连一直以来不离不弃的几个兼职客服都嫌弃工作强度太大,提出辞职。
  十一这天是C市淘宝商盟聚会,肖文渊总算换了一身不一样的衣服。黑色修身西裤,白色衬衫,头发总算好好打理过,依旧戴着黑框眼镜,却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
  “肖肖,今天去相亲呢。”杜微轻佻地说,“我代表群众纷纷表示太凶残的老板娘不要哦。”
  “今天商盟那边聚会,会有淘宝的一个副总过来,我是卖家代表,主要是讨论冬季旺季营销的一些事情。而且邓其肯定会去,咱好歹要让他看到一精神焕发的我。”肖文渊收拾好东西,收好电脑,准备出门。
  “肖肖,邓其的事情……”陈大姐抬起头,正准备说话,肖文渊打断了她:“呵呵,小打小闹多没意思,要来就来次狠的。”
  等肖文渊走了过后,林青蔓问陈大姐:“那个邓其是什么人呀?”
  “邓其是肖肖招聘的第一个员工,曾经是咱们公司的元老。那个时候肖肖租了个房顶上违章搭建的小单间,一根网线两台电脑,就一起把这个店做起来了。”
  “青青你来的时候看着只有我们几个人,其实我们之前的常规配备是有8个售前客服,3个售后客服,还有一个设计美工,一个专门负责跑工厂的,小胖那边还有几个打包发货的。”杜微挑着眉刻薄地说。
  虽然是十一,但是西瓜五人组都没有休假,新来的俩妹子准备用十一的时间打包收拾东西搬来公司宿舍。因为客服会经常上夜班,所以都有安排住宿。
  “这些人……”
  “全被他挖走了呗。真替肖肖不值。跟身边快七年的人了,想单飞,说一声就是,好聚好散多好,圈子就这么大点,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杜微鄙视。
  “所以刚才肖肖才打扮得像要见前夫和小三的怨妇。”小胖补充。
  “……”
  “小胖,你真无聊。”正说着,电话刚好响了,陈芸扭头去接电话。于是各人该干嘛就干嘛去了。
  过完十一黄金周,宁恒又跑来西瓜家捣乱了。这次他大大方方地用七八个号分别买了几样便宜的东西,地址倒是都填写着自己的地址。
  肖文渊简直无语了。
  这次打电话居然接通了,那边是个略微有点沙哑的男声,像是抽烟过度,不过听起来倒挺年轻,不等肖文渊自报家门,那边有点得意地笑起来了:“哈喽,西瓜家的潇潇,我来支持你们啦,你看看我买的东西有没有货,有货就给我发,没有我就去申请退款。”
  “我说,宁先生,您一个大男人,买这么多小女生的东西,你不觉得别扭吗?”
  “我买来摆地摊也好,买来送妹子也好,是我的自由。到底能不能发货我可不是故意捣乱的。”
  “宁先生,之前我说的话应该很清楚了吧。”
  “骗子。”
  “宁先生你先怎么样呢?”
  “我用7个马甲拍下了42件东西,要么得我42个差评,要么我们接着玩呀,我有的是时间,我们来慢慢刷高你的退货率吧。”退货率也是一个平常买家都不太注意,但是对卖家来说非常重要的一个数据,当然越高越不好。
  “有没有其他选择呢?”
  “你给我道歉。”听到这个要求,肖文渊差点笑场,这是得有一颗多么二的心才能提出这样孩子气的要求。他好不容易绷住了脸,说话的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笑意:“好吧,我道歉。”
  “……”
  “宁先生,怎么样,满意了吗?”
  “我擦,不满意,一点诚意都没有。”虽然电话那边的男人说着道歉,但他更加恼怒。
  “我可是诚意十足,你之所以觉得不满意,大概,是因为你自己也知道,你的行为不配让我道歉吧。”电话那头的男人低声地笑着,“所以我越道歉,你越恼羞成怒……”
  宁恒挂断电话。最近工作非常不顺心,兼职也非常不顺心,好不容易想找个人来撒撒气,又遇到西瓜家的潇潇这个坑爹的。
  短信来了:“亲,你离我们这边挺近的,要不来我这边,我请你成顿饭当面道歉,这样够不够诚意呢。”
  哼。
  “少跟我亲来亲去的,恶心。”
  “那我来找你,今天下班的时候。”肖文渊眉眼带笑地挂断合上手机,自从上个月邓其带走了公司大半的员工之后,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哟,肖肖,你笑的好□。”路过的杜微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肖文渊心情好,懒得计较,看下时间,合上笔记本:“我分分钟立刻马上给你们找个凶残的老板娘回来,帮我管管你们。”
  “当真?”
  “开玩笑。”肖文渊走到门口,回头说,“我去当圣母,拯救迷途少年的心灵。”
  肖文渊也搞不清楚自己是什么心情,仿佛是撩拨一只炸毛的猫,看它挥舞着自以为凶残的爪子,实际上毫无杀伤力,炸毛猫越反抗,越觉得有趣。

一个差评引发的血案,秋小喵仅代表作家(秋小喵)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