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沉默的誓言,mai舞枫(温柔攻vs隐忍受/直变弯)

沉默的誓言,mai舞枫(温柔攻vs隐忍受/直变弯)

作者:mai舞枫(温柔攻vs隐忍受/直变弯)
 


我不相信命中注定 也不信一见钟情 只相信心的选择

而你,就是我的心的选择。

小源 你愧疚么 我是你姐姐的男朋友啊

你不愿让我喜欢你,又不愿让你自己放弃我 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办

誓君,你不是同性恋,林源喜欢你和你,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我爱你 与你无关

  chapter 1 初遇

  沉默的誓言
  Chapter 1
  “誓君,今年暑假你不回家,干脆住在我那里吧。”
  “诶?”正在涂写报告的夏誓君,听到女友突如其来地一席话,吓得立马抬起头。
  “暑假我爸妈都要去国外研习出差,家里没人,正好你可以搬过来。”女友林泉若无其事夏誓君说。
  “这样不好吧,我们才开始多久,我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搬进去……”夏誓君犹豫了一下。
  “有什么不好,我爸妈又不在家,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们都看不见。再说,你那么谦谦君子,自然不会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林泉迅速打断了夏誓君的犹豫,斩钉截铁地把事情决定了下来。
  夏誓君也只能无奈地笑笑,不否认她的看法。
  这一年夏誓君刚读完大二,林泉比他小一届,两个人才恋爱三个月不到,林泉是那种很古灵精怪的女孩子,小小的鹅蛋脸,浓密的黑色长发,薄薄的微微上扬的嘴唇,还有一双丹凤眼特别勾人,里面像总是闪着鬼点子,夏誓君觉得自己会和她在一起一定是被她眼后的坏主意勾搭了过来,自己也是真的喜欢她这样的小淘气,否则为什么会和她一起拎着行李莫名其妙地站在她家楼下。
  林泉的家在C城的一个老旧的小区,她家住在五楼,却没有电梯,夏誓君提着他和林泉的行李吃力地跟在林泉身后爬楼梯,一截一截拐弯上升的楼梯转的他有点头晕,林泉倒是健步如飞地在前面带路,一边嘻嘻哈哈地笑着和夏誓君搭话。
  “和家里说过么?”
  “那当然。”
  “怎么说的?”
  “我说暑假学校有课题实践,我留在学校就先不回去了。”
  “怎么不说是留下来和女孩子度蜜月了?”
  “那我等会到你家了马上向他们报告。”
  “真是的开个玩笑么,这种事情,留着你对我做了什么时再说也不迟。”
  林泉轻快地蹦跳着蹿上了五楼,夏誓君也跟了上去,放下了左右两手巨大的旅行箱,小心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很热吧,进屋去凉快凉快……”林泉一边说一边打开包掏钥匙,“那个……钥匙……钥匙诶?啊死定了……”
  “怎么,没带?”夏誓君注意到了林泉表情的变化。
  “也不是……”林泉拍了拍脑袋,“看我这记性——昨天晚上换了件衣服,忘记把口袋里的钥匙取出来了——八成是在那件衣服的口袋里吧。”说罢,回头瞥了瞥夏誓君刚放下的旅行箱。
  “你这姑娘,怎么笨手笨脚的。”夏誓君嗔怪了她一下,便把她的旅行箱放倒在地,“诶你怎么把旅行箱上锁了?”
  “怕车上有小偷么。”
  “哈?那钥匙呢?”
  “钥匙那个……啊死定了,我把它和家里的钥匙放在一起……”
  “也就是一起被锁在里面咯。”夏誓君叹了口气,无奈地站起来望着眼前的铁将军门把,哭笑不得地只能敲了敲女孩子的脑袋。
  “你说你,长得倒是挺聪明的,怎么一遇事儿就那么傻不拉几的?”
  林泉吐了吐舌头,“那……那现在怎么办?”
  “社区办事处那里没有备用钥匙?”
  林泉耸了耸肩膀:“没有,上次我爸把我家锁换了,钥匙只有家里人才有。”
  脚下的楼梯有脚步声响起,也不断听见别人家开门关门的声音,夏誓君不由得觉得郁闷不堪,难得答应和女朋友回家,还没进家门就被吃了个闭门羹,还得劳烦他再把两大箱行李提下五楼。
  “对不起啊誓君,要不……要不……要不我先下楼去找个开锁师傅……”林泉支支吾吾了半天,夏誓君不生气,只是觉得有点累,很想拧一拧林泉的耳朵。
  这时,楼道里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姐姐?”
  男孩子的声音回响在楼道里,干净而又透明。
  这是夏誓君第一次看见林泉。
  第一眼看见,几乎就能立马认定,这个人就是林泉的弟弟。
  他长得简直就是男版的林泉,白皙的皮肤小小的鹅蛋脸,浓密的黑发盖住额头,薄薄的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嘴角温和的微微上翘,唯一不同的,便是代替了丹凤眼的大眼睛。他的眼睛是双眼皮,大大的漆黑的瞳孔,无辜地闪烁着光芒。
  “小源你怎么回来了?”林泉的反应也很大,“你不是要在学校补课么?”
  “嗯,不过我暑假住家里。”
  “怎么不住校了?”
  “姐,你没带钥匙?”
  “啊是……不小心锁在箱子里了。”
  “嗯,我要是住校,你也会把我喊回来开门的吧。”
  林源的语气一直淡淡的,林泉的脸却一下子红了。铁将军门锁很轻松地被打开,林泉松了口气走进大门,而林源把钥匙放在客厅的桌上后,又走出大门,把姐姐的大旅行箱提进了房间,然后从鞋柜里找了双新的拖鞋放在了玄关。
  “谢谢你。”夏誓君向林源点点头,那个男孩子腼腆地笑了笑,躲过他关注的视线。
  “我去收拾东西。”他礼貌地向两个人点了点头,夏誓君的视线追着他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喂,你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看我弟弟。”林泉不满的用胳膊肘撞了撞他。
  “他长得和你还真像。”夏誓君这才回过神来笑着和应和。
  “像么?”林泉像小声嘟囔道,“别人都说我长得太妖了,他看起来比较纯,讨人喜欢。”
  “是眼睛的关系吧,他是双眼皮圆眼睛,你是单眼皮长眼睛,给人感觉不一样,其他地方都挺像。”
  “那也没办法,他眼睛像我爸,我的像我妈,可是我就是觉得他长得比我还女孩子,不好,短命。”她小声说,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甲掐眼皮,想弄出个双眼皮来。
  “别这么说你弟弟。”夏誓君笑着打断,“你呢,怎么一直没听你说你还有个亲弟弟?”
  “他马上要高三,今年整个暑假都要补课,我以为他一直住校,不回家。”
  “以前也没听你提起过。”
  “因为他很讨大人喜欢,我怕你知道,也喜欢他。”
  “好啦,你,笨不笨,居然要吃亲弟弟的醋。”
  “谁说这是吃醋,要在你和我弟弟之间选一个,我一定先把你扔了,他比你长得好看多了。”
  “那你还不告诉我。”
  “还不是怕你把他吃了,你不想想你刚刚看着他的表情,大尾巴狼似的。我弟弟那么单纯,被你卖了怎么办。”
  “诶我有那么可怕么。”夏誓君不自觉地揉揉眼睛,脑袋里跳出来的还是林源腼腆地笑着的画面,大眼睛闪得他有点心神不定。
  “好了你也别鼓捣你的眼睛了,别人说,双眼皮漂亮,单眼皮聪明。”
  “可我也没有聪明到哪儿去。”林泉在这点上还是很有自知之明。
  “只会耍小聪明。”夏誓君深呼吸了一下,平定心绪,想温和地牵起她的手,和她十指相扣,却被林泉甩开,抬起头,才发现林源已经站在两人面前。
  “这是箱子的备用钥匙。”
  “诶?”
  “你忘了么,大学开学前你把它交给我保管,说怕自己那把弄丢了。”
  “啊对!原来我那么有先见之明!”林泉拍了拍脑袋,接过钥匙鼓捣她的箱子,剩下林源和夏誓君面面相觑。
  “你好,林源是么?我叫夏誓君,是小泉的学长。”
  “你好,听姐姐提起过你。”他彬彬有礼。
  “是这样的,我在暑假有事不能回老家,想在这里借宿几天,可以么。”
  “嗯。”男孩子点点头,“去客厅坐下吧。你想喝什么,果汁,还是牛奶。”一边说一边顺手打开了客厅的空调。
  “果汁吧。”夏誓君顺势在沙发上坐下。耳边是林泉收拾房间杂乱的声音,和空调吹出冷气的声音,已经凉下来的房间,却不知为何令他心跳乱响起来,面对林泉时也没有这种状态,他皱皱眉头,苦笑了一下。
  林源把一杯橙汁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冲他礼貌地笑了笑,坐在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摊开一本课本看了起来。空气里很安静,夏誓君甚至能听到林源轻轻的呼吸声,他看着他长长睫毛下浓黑的眼球一动不动地盯着课本,表情淡漠,嘴角自然上扬的样子,不自觉地着迷。
  他和林泉长得如此相似,可是单纯只凭一双眼睛,就可以让两个人天差地别。
  林泉开朗,欢脱,活泼,爱说爱笑爱撒娇。
  可眼前的这个男孩子,实在是太安静了。
  这个年龄男孩的血气方刚和浑身汗臭,在他身上,没有一点体现。他就像一滩温柔至极的水,干净的,沉默的,安静地,缓慢地在夏誓君灼热的心里淌过。
  只是看着他,就可以成为一种享受。
  “誓君,我已经把房间收拾好了——”林泉从屋里走出来,大大咧咧地用手肘擦擦额上的汗,走到空调前坐下“啊热死我了——对了小源,我一开始没想到你会回来,想让誓君和我一个房间,现在怎么办?”
  “你和你弟弟住同一间屋?”夏誓君插话。
  “嗯,家里一共只有两个房间嘛,只能这样了,不过高中以后我们俩基本都是住校,同处一房的机会也不多么~”
  “……学长睡我那里就好了,我去睡爸妈房间。”林源放下书本,淡淡地回答。
  “就知道你会答应——还是我弟弟最好!”林泉小孩子似的给了弟弟一个飞吻,弟弟轻轻笑了笑,转身进屋。
  “我先去收拾收拾。”
  夏誓君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已经站起来朝林源的方向走去,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进房间,夏誓君看到不大的房间里一左一右放着两张床。
  一张床一看就是女孩子的,铺着与林泉相称的橙色床单,被子不出意外地一塌糊涂,几个娃娃东倒西歪地扔在那里,床上还随意丢着几本翻开的杂志。另一张床则是蓝色床单,收拾得很整齐的床铺,干净地像极了站在他面前的那个男孩。只是唯一与之不配的,是床头放了一只用旧了的兔子玩偶,耳朵耷拉着,鼻子有点脱线,毛被洗成了淡灰色。
  “这只兔子……”
  “是姐姐的床上放不下了放在我这里的。”林源注意到了身后的夏誓君,没有回头,急匆匆地发话。夏誓君注意到了他突然变红的耳朵,轻轻笑了一下。
  林源收拾得很快,把一书包的课本和常用物品搬出房间,转身面对夏誓君时,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夏誓君突然很想伸手摸摸他的头发。
  如果以后永远和林泉在一起,那眼前这个孩子就会永远是自己的弟弟了吧。
  有个这样的弟弟,真好。夏誓君轻笑。
  夜晚,夏誓君在林泉的房间扎根驻营。林泉睡自己的床,他自然霸占了林源的床铺。
  林泉去洗澡了,他百无聊赖地躺在林源的床上。床铺非常整洁,有着一股淡淡的隐忍的香味,睡不惯他人床铺的夏誓君,反而有了种安心的感觉,床边的书桌应该也是林源的,上面整齐地放了一排书,历史类的居多,也有干干净净的笔记本,上面写了林源的名字,和想象中一样镌秀的字体。
  还有那只兔子。
  夏誓君把它举到眼前,贴在鼻子上闻了闻,有一股和床铺一样干净的味道。林泉那小丫头才不会那么细心,这果然是林源的东西。
  想到这里,便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小泉,你洗完了……”他坐了起来,看到站在门边的林源。
  “我来拿点东西。”他径直走到书桌前,拿起两三本笔记本。
  “你是来拿这个的吧。”夏誓君冲着他晃了晃手中的兔子玩偶。
  林源的脚步顿住,没有答应也没有反驳。
  夏誓君觉得这样的他有点好笑,招呼道:“这里是你自己的房间么,别那么拘谨,过来坐一会,我还不太认识你呢。”
  “嗯。”林源很听话地坐在了夏誓君身边,不过隔得很远。
  “要高三了?”夏誓君没话找话。
  “嗯。”
  “喜欢历史?读文科?”
  “是的。”
  “那……准备报考哪里的学校,有想过么?”
  “还没考虑过。”
  对于他言简意干的回答,夏誓君很是头疼,觉得自己像在审问犯人。
  “我的意思是,我是客人你才是主人,别那么紧张,我们就随便聊聊天……”
  “我不是紧张。”林源抬头面对夏誓君,镇定的眼神反倒下了他一跳,“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完,还不忘补上一个微笑。
  如果说林泉的笑容充满了可爱和淘气,那么林源的微笑只能用四个字形容。
  沁人心脾。
  这对姐弟,性格为什么会相差那么大。
  “这个是你的东西吧,你还是拿去你那里好了,我睡觉,不习惯床上有这些东西。”夏誓君笑笑把兔子递给他。
  林源没有马上接过,而是又把头再次转向正前方避开夏誓君的视线。他的脸好像有点变成淡粉红色,又或者是错觉。
  “这其实……是我小时候的东西,不舍得扔,就放在这里了。”
  他快速解释了一下,拎起兔子的耳朵:“姐姐在洗澡么,他洗完了,就该轮到你了,我先回房间自习了。”
  “嗯,考试加油。”夏誓君拍拍林源肩膀,他没有躲开,但身体明显有点僵直。
  林源走出去没多久,穿着睡衣的林泉就进来了。
  “亲爱的我洗完了哟!”她大着嗓门说,“洗澡水还有热的呢,你快去吧!”
  “好好好,麻烦您别喊得那么大声,要让左邻右舍都知道我们在同居似的。”
  “嘿嘿。”她吐吐舌头,“对啦你刚刚是不是欺负我弟弟了?”
  “哈?”
  “我刚出来时看到他从房间出来,低着头抱着他那只笨蛋兔子,脸好像有点红,肯定是被你欺负了。”
  “那你是不是要替弟行道消灭我?”
  “那还不至于,我弟虽然内向,不过还真心不好惹呢~”
  “哦?真的么?真想见识一下。”夏誓君对她的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却被林泉一脚踹出房间。
  “洗澡去吧你,我弟那么帅,能随便给你见识么!”
  夏誓君被赶出门,看见林源房间里微亮的灯,嘴角带笑。

  chapter 2 夏天

  夏誓君和林泉的同居生活已经过了两个星期,两个人在家里看看电影,玩玩游戏,一起散步一起购物,过得十分和谐。林源白天在学校补课,晚上躲在房间里看书,除了晚饭时间,不会出现在两人面前,即使出现,也只是淡淡地冲他们笑笑,显得冷清而疏离。
  这天是周末,天气热得吓人,林泉却准备带着夏誓君去C市的旅游景点玩玩。
  “得了吧那么热的天,肯定会中暑的,改天去也没关系。”夏誓君试着说服对方。
  “不行不行,今天上午那里要摆集市,一年一度非去不可。”
  “那就更不能去了,那么多人挤在一起不中暑才怪呢。”
  “哎呀你怎么那么啰嗦,我已经带上防中暑的药了。”
  “那小源呢,他不和我们一起去?”
  “人家高三了忙着呢,您就别老想着他了。”
  “好好好……我去还不是么别推我啊祖宗……”
  夏誓君无奈地答应了女友,离开之前想和林源打声招呼,便拐到他的房间门口,推开房门。林源背对着他,带着耳机,好像没听见他进来的声音。挺得直直的清瘦的背影,让夏誓君的心脏无来由地收缩了一下。
  “小源,我们去集市,你要不要一起来?”他走到林源桌边象征性地邀请他。
  “嗯,我还有作业,暂时去不了。”林源放下耳机,“你们玩得开心。”
  “要不要让你姐给你带什么东西?”
  “不用,谢谢。”一起生活了两周,他的口吻还是不变的冷淡。
  在夏誓君想要离开时,林源又加了一句。
  “外面热,别忘了带上防暑药,在房间柜子的第二个抽屉里。”
  “我知道,小泉已经带上了。”
  “那就好。”
  他还是那么贴心仔细,不像林泉大大咧咧到处都需要人照顾,夏誓君觉得心里暖暖的,轻声合上了房门。
  结果下午三点不到,林源就听到了大门打开的声音。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林源出门迎接,看到的是夏誓君扶着走路摇摇晃晃的林泉进屋的景象。
  “姐姐中暑了?”林源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
  “嗯,我说她是自作自受吧。”夏誓君责备般地瞪了林泉一眼,眼神里更多的还是心疼。
  林源一声不吭地回头找药,很快拿着中暑药出现在两人视线中,一言不发地把姐姐扶进房间。
  夏誓君跟了进去,看到林源凑近姐姐的耳边说着什么,林泉难受得脸色发白,皱着眉一下一下点头,说了一会儿,林源替姐姐盖好被子,向夏誓君的方向走来。
  “让她睡一会就好了。”他说,一边带着夏誓君走出房间,轻轻带上房门。
  他不慌不忙的样子,让夏誓君觉得他像个小大人。
  “我姐姐对气温很敏感,一会儿就没事了。”他反过来安慰自己,让夏誓君觉得有一点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姐姐她怕热又怕冷,变天的时候很容易感冒,夏天会中暑,冬天会发烧,很娇贵,你要好好照顾她。”
  夏誓君觉得这样把姐姐嘱托给自己的林源,和前几天的不一样,像个老妈子,有点好笑。
  “小泉身体不好,今天晚饭看来还是在家里吃吧,外面的东西太油腻。”
  “说得也是。我家附近就有家超市,我去买点什么。”
  “你一个人不方便,我也一起吧。”
  “可是姐姐一个人在家……”
  “没问题,她又不是小孩子。”
  林源沉默了一下,也没有反驳,迅速找来购物袋带上,蹲下来穿鞋子。
  很快,两个半大的男生一前一后地出现在超市里,推着同一辆手推车。
  夏誓君从来没有自己买过菜,而林源却出乎意料地对买菜很在行,只要跟着他走,帮他推着车子就可以。
  购物车渐渐被林源用白萝卜青菜笋条堆满,当他在一堆西红柿前站了近五分钟,终于挑出两个长相标致的扔进去以后,夏誓君终于开口。
  “小源,你怎么只买些蔬菜?”
  “姐姐中暑了,要吃得清淡点。”他淡淡地说。
  “买点苦瓜怎么样?清热去火。”
  “姐姐不喜欢吃太苦的东西,”林源否决,“还是黄瓜吧。”
  “那香蕉怎么样?”
  “姐姐嫌弃它没水分,还是西瓜吧,正好降暑。”
  被否决了两三次后,夏誓君决定还是随林源去了,他对自己亲姐姐的了解,远远大于自己,“小源,难不成你是个姐控么。”他开玩笑。
  “诶?”林源也不惊讶,“不是,因为姐姐夏天经常中暑,我才去了解了一下。”
  夏誓君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又听到林源小心翼翼地补了一句。
  “学长,你不开心?”
  夏誓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还楞在那里时,林源就迅速地转过头:“如果让你不高兴。很抱歉。”
  夏誓君这才明白,眼前的那个小白痴以为自己在吃醋,他甚至可以想象到林源回过头后一脸愧疚的表情。那个孩子,话虽不多,却心思缜密,有时候敏感得让人哭笑不得。
  此时,林源又秤了一袋虾扔在了购物车里。这应该是他给自己挑的东西吧,他注意到了自己这几天吃饭的习性。夏誓君的心不由得暖暖的,又不禁感叹于林源的面面俱到。
  在林源去挑螃蟹时,夏誓君注意到了不远处有人卖新鲜的蹄髈,不知不觉中,推着车的自己已经向那个地方靠近。
  买好螃蟹的林源回来后看到车中大块蹄磅肉时,不由心生疑惑。
  “学长,你喜欢……在夏天吃这个?”
  “刚刚好,可以和白萝卜炖在一起。”
  “可是,会很油腻吧。姐姐也没办法吃……不过如果你喜欢那也……”
  “给你吃啊。”夏誓君笑笑,顺手揉了揉林源的头发。
  “诶?”
  “你看,你都没买什么给自己吃的。”
  “我吃什么都……”
  “你上高三,得吃点什么补补,每天晚上都看到很晚吧,我经常看到两三点房间还亮着灯。”
  林源不反驳,微微垂下头,面颊上好像有红晕。
  “一会去买点山核桃什么的,那个补脑,我高考那会爸妈就一直逼我吃那个。”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林源低声说,声音像蚊子叫。
  “不麻烦。”夏誓君打断了他的话。林源什么都好,就是替别人想得太多,高三学习辛苦,暑假父母不在家,林泉又那么不会照顾人,看着林源瘦瘦的胳膊,夏誓君有点心疼。不知道该放什么,就抓了一堆高三时父母逼自己吃的东西扔进购物车,弄得跟在后面的林源怪不好意思,脸一直呈现可爱的红色。
  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家时,林泉已经活蹦乱跳地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了,看见两人一进来,就健气十足地冲着他们喊:“爸爸弟弟回来了吖!姐姐我又可以享清福了!”
  “喂你叫谁爸爸呢。”夏誓君一边脱鞋一边无奈地瞪了她一眼,“身体没事了?”
  “倍儿棒!”林泉活力十足地拍拍胳膊。
  “就算是这样还是得吃得清淡点,突然中暑晕倒吓死我了。”
  “嘿嘿。”林泉吐吐舌头,“没事啦没事啦,家常便饭而已,别紧张~”
  “唉,小源呢,你们家他做饭?”
  “爸妈不在家的时候就是他做,你看我这样,算是会做饭的人么?”
  “有你这不管事的姐姐,你弟弟就是个全职保姆。”
  “不光是保姆,有时还充当保镖呢。”提起弟弟,林泉似乎很自豪。
  “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去帮帮他,你乖乖看电视。”
  “哟,想不到相公大人也会做饭,那期待着你们俩的成果哟~”林泉撒娇般的在夏誓君脸颊上印了一下,推他进厨房。
  林泉家的厨房非常宽阔,操作台前面便有一扇巨大的窗户。四周似乎缺少比五楼更高的建筑,直视出去,是被夕阳照射成橙色的天空和云朵,快要**的太阳,把最后一束光线撒在操作台上,刚洗过的西红柿和黄瓜,被染上一层金边,静静等待在一旁。
  林源站在光源中央,漆黑的头发明亮得泛黄,亮晶晶的眼睛认真地盯着砧板上的青菜,嘴唇略微紧张得轻轻抿起,利落而用力地把菜刀举起又落下。
  “这里的傍晚真美。”夏誓君系上挂在门上的围裙,打开水龙头洗菜。
  “嗯,特别温馨。”林源这才注意到他的存在,挺直的背脊自然放松下来,“这里我会处理,姐姐没事了么。”
  “生龙活虎。”
  “那就好。”他放松地笑,“西红柿洗过了,学长帮我切白萝卜好么,我去炒菜。”
  “好。”夏誓君接过林源手中菜刀,“真看不出来,你还会做饭。”
  “爸妈经常出差,姐姐只会叫外卖,我学着学着,也就会了。”
  呲啦,青菜下锅,热腾腾的油烟蹿起。
  “学长,帮忙开下窗好么,有点刺鼻。”
  “没问题。”
  夏誓君探出身子打开窗户,一阵来自高空的清风迫不及待地送入厨房,沁人心脾地凉,和身边的那个男孩子一样。
  “喂小源,别总是学长学长的叫了,那么生分。”
  “嗯?”林源关火,炒菜出锅,“那叫什么?”他回头盯着夏誓君看了一会,大眼睛忽闪忽闪,“……姐夫?”
  “诶??”这下轮到夏誓君尴尬不已。

沉默的誓言,mai舞枫(温柔攻vs隐忍受/直变弯)仅代表作家(mai舞枫(温柔攻vs隐忍受/直变弯))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