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沈西珍,老姜

重生之沈西珍,老姜

作者:老姜
 

一句话就是:重生小受在异大陆的甜蜜生活。

多说点呢,这甜蜜中也有波折,面冷心热的爱人,儿子控老爹,居然还有一个隐藏很深的亲密之人?!

北二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动听的话,面前深深凝望著他的眼睛,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眼睛,他早已经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1V1,HE,

☆、楔子

  “呜哇~呜哇~呜哇……”
  婴儿的啼哭逐渐远去,女人眼中终於宣泄出了痛苦,闭了闭眼,抱起身边已经睡著的另一个婴儿,颤抖著,就像抱著已经远离她生命的另一个孩子。

☆、01 爱睡觉的小少爷

  夏天知了叫,树下的薄毯上坐著一个紫衣少女,少女怀里是一个睡得香甜的三四岁的小孩儿,小孩儿头上包著嫩粉色的头巾,小脸胖嘟嘟的,白里透红,吹弹可破,小嘴微张,偶尔口水留下时就会被少女轻柔的擦干。
  “……痛……痛……”
  少女看见小孩儿眉头皱起来,嘴里喃喃著什麽,额上也现出薄汗,赶紧叫醒小孩儿:
  “小少爷,小少爷,醒醒,小少爷……”
  小孩儿慢慢睁开了眼睛,先是好像穿透了一切的茫然目光,渐渐聚起,落在了少女脸上。
  “唔,阿紫,什麽时辰了?”
  “刚刚申时。”
  也就是才下午三点多,回房还可以再睡一会。
  “回珍宝居吧。”
  “是,小少爷。”
  阿紫,也就是紫衣少女,抱著小孩,带著两个丫鬟往珍宝居走去,留下两个丫鬟收拾毯子、食具等。
  
  闭著眼睛静静窝在阿紫怀里,想著刚才的梦,又梦到上辈子临死前被车撞到的惊惧和那种莫可名状的剧痛了,好像心脏紧缩到一种无法呼吸的痛。是的,死过一回了,再次有清醒的意识,大概是这具身体出生後一个多月的时候。他猜测可能是刚出生的时候就进入了这个身体,只不过经过一个融合期,才清醒过来。
  不管怎样,总是要珍惜的。
  
  回到珍宝居,小孩马上躺到了床上,阿紫表情担心,他知道,她们一定以为他又不舒服了。每次梦到以前,这个身体总是特别疲惫。
  他重生在一个架空的大陆,大陆语言文字与中国古代并无太大不同。这个大陆分布五个国家,分别是东、西、南、北、原五国。
  父亲是天下第一富商沈睿,今年二十八岁,但已经有算他在内的五个儿女了。父亲十八岁与门当户对的母亲钱蓉成亲,大姐沈丽姝是当年出生的,现在十一岁,大哥沈祈商十岁,二哥沈佑商八岁,二姐沈丽媛六岁,他今年三岁。
  父亲在成亲前有两个暖床的丫鬟,但成亲後就只有母亲一个了,家里的孩子也都是母亲生的,很是和谐。毕竟都是一个妈,不至於上演什麽惨绝人寰的家庭伦理剧。
  现在他对这个家的了解就是这些,而他所在的原国,处於大陆中心,国民多经商,贸易发达,是五国中最富有的国家。因其中心位置,文化交流繁荣,国民很少排斥其他国家的人,所以也有一些其他国家的人在原国安家立业。
  据说祖父就是西国人,善经商,因在原国经商时与原国女子结合生下父亲,遂定居原国,後祖母卒於病,祖父更是一心扑在事业上,并严於教导父亲经商,直到父亲独挡一面时,就追随祖母离世。
  原来他身上还有一部分西国血液,那岂不是个混血?想著想著,意识渐渐迷糊,果然梦到前世对身体还是有影响的。
  
  “娘亲~娘亲~我要吃水果甜糕~”
  不要怀疑,现在这个撒娇的小孩儿就是他,前世没有享受到父爱母爱,今世既然有机会,他可不会放过。
  “我的好珍儿~都要吃晚饭了,不吃甜糕了好不好?”
  “就一块,就一块。”
  “唉,只能一块,要不然一会又不好好吃饭。阿红,把甜糕拿出来。”
  “嘿嘿,我就知道娘亲肯定给我预备了。”
  “就知道你这个小馋猫会念著。”
  说著,妇人伸出白皙的手点著小孩儿的鼻头。妇人身穿深绿镶金黑边锦衣,鬓发梳得一丝不苟,气质端庄,面容秀美。
  这就是阖府的主母,父亲的妻子,他和哥哥姐姐们的母亲,不知道古代人是怎麽保养的,一点也看不出娘亲已经生了五个孩子,不过也是,娘亲今年也才二十七岁而已。
  “娘亲最好了!”
  说著,跳到娘亲怀里亲了一口,心中呼喊著:老子装嫩天下第一!
  “乖宝,真是娘的好珍儿。”娘亲笑起来如春光般明媚。
  
  说起来,他的名字还没提过,沈西珍,没有和哥哥们从“商”字,他问过爹爹,爹爹抱著他说:“因为你是老天赐给我的稀世珍宝。”
  表面上已经开始识字的他奇怪道:“那为什麽不是稀世珍宝的‘稀’啊?”
  当时爹爹只是亲著他的眼睛,并没有回答。
  
  沈睿是真的把沈西珍当作“稀世珍宝”一样对待,本来是男孩却比女孩还要娇养,如果不是已经活过一世,已经懂得珍惜,恐怕会养出一个欺善怕恶的纨!子弟吧。
  前世遭遗弃,长在孤儿院里,艰辛地生活著却又出了车祸,现在看来,该感谢老天让他出车祸,否则又怎麽会重生在这里?
  真是应了那句话,福祸相依。现在不但父母双全,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沈西珍想,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
  所以,在这小身板什麽事都干不了的岁月里,很是在亲情上下了功夫,除了每天的亲子活动,还会挨个去骚扰哥哥姐姐们。

☆、02 沈家那些人儿

  今天照例先来到大姐的居处,穿过庭院隐隐听到琴音,朦朦胧胧,直让人欲一探究竟。大姐今年十一岁,琴棋书画已经练习好几年了,尤在琴上心得颇多。
  “大姐,大姐。”
  边喊边跑向大姐,行的正是焚琴煮鹤,大煞风景之事。
  身穿青衣,外罩白纱的少女按下琴弦,抬眸无奈地望向颠颠跑来,奶气地喊著她的小孩儿。接过丫鬟递来的手帕,笑著对沈西珍说:
  “你这个小讨债鬼,偏偏挑在我练琴的时候来闹,快坐下歇歇,跑什麽。”
  “大姐,你弹琴真好听。”赶紧拍马屁。
  “呵呵,你这个鬼精灵,就会逗我开心。”
  “大姐,你喜欢什麽样的男人啊?”
  “啐,什麽男……男……,小孩子莫管这些。”大姐忙端起茶来掩饰绯红的脸颊。
  “这有什麽啊,大姐要什麽样的,以後珍儿给大姐找来。”
  “小少爷,这要是等您找来,还不黄花菜都凉了啊。”沈丽姝身边的贴身大丫鬟侍琴乐不可支地笑道。
  “好了,好了,姐姐喜欢什麽样的自己心里清楚,你养好身体,快快乐乐地玩耍就好了。”沈丽姝温柔地看著自己的小弟,眼中透著感动。
  “唔,那你要是有了喜欢的人一定要告诉我啊,我去找大哥了。”说著跳下石凳,又跑了出去。
  “哎,你慢点……总是这麽风风火火的。”
  “大小姐,小少爷还是小孩子呢,活泼点才好。”
  “嗯。”
  
  来到一处满是松柏的庭院,沈西珍蹑手蹑脚起来。
  庭中少年正在练武,沈西珍悄悄地来到少年身後,正准备偷袭少年,哪料少年一个转身将沈西珍抱起,转了起来。
  “哎呀!啊!大哥,饶了我吧……啊!”
  “哈哈,小家夥,又调皮,给你点教训。”少年爽朗地笑起来,小麦色的皮肤,外表初现俊朗。
  “呼……呼……”终於著陆了,天旋地转,跟过山车似的,小身板就是不禁折腾啊。
  “西珍,你要多多锻炼身体,男子汉弱不禁风的可不行,爹娘娇惯著你,你可不能没了男儿气概,大哥还想著等你长大,你我兄弟二人沙场同阵呢。”
  “大哥,那你可要失望了,我可不是练武的料,不过,我一定是男子汉!”
  “你!唉,你怎麽和你二哥一样,练武有什麽不好,强身健体、保家卫国,成天抱著书有什麽用,肩不能扛手不能挑的。”大哥气愤道。
  “练武是好,可是我只想悠闲地生活嘛,我也不会像二哥啦,偶尔看看书还行,要我整天埋在书堆里,娘亲会寂寞的。”
  “嗯,你还小,也不用急著想以後,不管怎麽样,大哥总是护著你的。”
  “嗯嗯,谢谢大哥!”星星眼地看著大哥。
  “自家兄弟,照顾你本就是应该,说什麽谢谢。”
  大哥别过头去,耳朵却红了。爽朗的少年也会被弟弟偶尔的贴心弄得不好意思。
  
  
  二哥的院落真是应了那句“庭院深深深几许”,而曲径通幽花木深的尽头就是他的书房,找他一定要来此处。
  话说,二哥今年也不过八岁,却嗜书如命,博览群书,和二十一世纪的小孩还真是无法比较。
  来到书房外,轻轻地推开门,探出毛绒绒的脑袋,看沈佑商没什麽反应,踮著脚走到他的身後,突然叫道:
  “二哥!”
   “呵!小五你吓死我了!能不能别总这麽突然出现!”沈佑商惊悸道。
  “嘻嘻,二哥,你看什麽呢?”
  “没,没看什麽。”说著,手忙脚乱地收起一本书,且面色可疑地红了起来。
  “哦~没看什麽啊~”胖乎乎的小脸上泛起不合年龄的促狭笑容。
  “莫要怪声怪气的!倒是你,整日里窜来窜去的,没个大家公子样。须知君子不妄动,言行堪作典范……”
  “二哥,我才三岁!你要残忍地剥夺我儿时的美好时光吗?”
  “你总要长大的,习惯要从小养成,以爹爹对你的宠爱,以後你说不准要继承家业,现在自然需努力。”
  
  这还是八岁的孩子麽?想得也太远了,果然书看多了人就爱瞎寻思。
  不过,这个世界关於继承方面,确实没有什麽硬性规定、传统,一般是能者居之,如有不服的自然比拼个高下,当然愿意听从父母决定的,比拼就省了,而父母有可能根据孩子的能力决定继承者,也有可能根据长幼,也有完全凭宠爱决定的。沈佑商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我可不要继承什麽家业,我就想我们一大家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
  “你这愿望看似简单,实则最难,府外的世界如何,人心又如何,我从书中窥见一角,深感其广阔复杂,深不可测,唉。”
  这是看书看魔怔了?陷入一种悲观、茫然的境况了。看来需要告诉爹爹开导开导二哥了。
  “二哥,我觉得你不高兴,难道书籍不能给你快乐了吗?为什麽为了不知名的东西烦恼?”
  “这……”
  看著二哥懵懂的样子,我叹了一口气,这时候还是需要长辈的引导啊。
  
  
  出了二哥的庭院,阿紫幽灵一般出现在沈西珍身边,大家都知道小少爷在与哥哥姐姐们亲情互动时不要人跟著。互动结束,阿紫就尽责地回到了岗位,这要在二十一世纪,绝对是金牌助理。
  互动结束?不是还有一个姐姐麽?
  沈丽媛,他的二姐,今年六岁,却是他心怀愧疚的人。
  
  爹爹有一个大将军好友,名李牧之,是原国的“护国将军”。本来家庭美满,妻子怀有身孕,就在其妻生产之夜,有成批刺客潜入将军府,当夜具体境况如何不知,只是结果惨烈,刺客尽数死亡,有几名刺客为了不被捉住审问选择了服毒自尽,而将军府的护卫也死伤大半,将军夫人和她肚子里未出生的婴儿也命丧敌手。那一夜,血染的将军府传出令人颤栗的男人悲怆的吼声。
  作为李牧之惟一的挚友,爹爹深感其痛,为了让李牧之尽快走出丧妻丧子之痛,转移他的视线,爹爹决定过继一个孩子给他。本来应该把当时只有一岁的我过继,因为年龄越小越好培养感情。但是爹爹不同意,最後选了年仅四岁的二姐过继给李牧之。
  当时的情景自然是没有人向我讲述的,但四岁的孩子已经对父母印象很深了,尤其是这个世界的孩子都早熟。二姐当时一定很伤心,不明白父母为什麽要把她送给别人。
  逢年过节,大将军总会从原国都城沁城,带著二姐回来串门,平时也是鼓励二姐常常回家,但是二姐却不常回来,想必是当初的事一直影响著她。但知道大将军对她非常好,这对父亲母亲来说也是安慰的了。
  只是沈西珍心中一直存著一份歉疚,他想,他总要补偿二姐一份大礼的。

☆、03 暴躁小公主和坚强小皇女

  因为原国位处大陆中心,文化交流的频繁与多样使得原国成为众多学子向往的游学之地。尤其是沈家所在的中心城市──名城,当之无愧是天下闻名的“名城”,甚至於有些国家的皇子皇女都会来此城学习。而学习的内容也是多种多样的,除了接受更高水平的德育外,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以及将来的发展方向学习所需技能与知识。
  
  “老爷,到松山书院了。”府里的车夫头头老王恭敬道。
  “珍儿,醒醒,到书院了。”沈睿轻轻摇了摇怀里睡著的孩子。
  “唔,爹爹,不上学真的不行吗?我不想以後都起得这麽早。”皱著眉头,苦著小脸儿的某人哀求道。
  “爹爹也不想珍儿起这麽早,都是书院要求的。”儿子控老爹马上撇清责任。
  看著儿子依然不爽的小脸儿,沈睿无奈地把沈西珍抱下车。随行马车上的侍女小厮早已下车候在一旁。
  放下儿子,亲自给他拂了拂衣襟,理了理发鬓,然後牵起那肉乎乎软绵绵的小手,走进了书院。
  随行的下人们虽然早就知道老爷宠小少爷,但还是忍不住感叹:宠,这是真宠啊!
  
  “珍儿,一会爹爹先带你去见夫子,夫子是爹爹的好朋友,珍儿会喜欢他的。”
  “那爹爹能不能请夫子改一改上学时间啊,辰时两刻(上午7:30)太早了,我平时明明都是睡到辰时末(上午9:00)才起来吃饭的。”沈西珍念念不忘争取多睡一会,爹爹以前都是由著他睡到辰时末,就连不和大家一起吃早饭都同意了。
  “呃,这不行,上学时间不是夫子一个人定的。”老爹要抓狂了,到底是谁规定的上学时间,让我和儿子都这麽痛苦。
  “哦,好吧。其实我就是抱怨一下,爹爹放心,我以後都会准时上学的。”
  “珍儿果然是我的乖孩子。”沈睿如释重负道。
  其实,也不是沈西珍胡搅蛮缠,起早真的会令他身体不舒服,也说不清是怎麽回事,从小到大总是特别爱睡觉,睡饱了就很有精神,睡不饱身体就不舒服,看了大夫,大夫也说不出原因,只说小儿嗜睡是正常现象。现在过了三年,沈西珍已经六岁了,这种情况还是存在。沈西珍怕父母担心就没有再提起过,而且父母也纵容他赖床,身体一直挺好的。只是嗜睡而已,不会有什麽大事的,沈西珍想。
  
  “松友兄,好久不见。”
  “沈兄,快请坐。你可是大忙人啊,今天莫非是为了小儿子而来?”说著看向沈睿身边,从沈睿进门就看到他手里牵著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能得天下第一富商这般重视的自然是他那传说中娇宠的小儿子了。
  “正是,小儿沈西珍今年六岁,是该入书院的年纪了,是以借著老友的名义叨扰,希望小儿能拜在你门下。”
  “我看这孩子锺灵毓秀,将来一定是个不凡的人物,既然拜在我门下,我自然悉心教导他。”陈松友笑道。
  “多谢松友兄,珍儿,见过夫子。”
  “夫子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起来吧。今天不用上课,先让小竹带你在书院里转转,熟悉熟悉环境。”
  “谢夫子,弟子告退。”终於解放了!
  
  爹爹和夫子叙旧,我便带著阿紫,跟著夫子刚刚提到的小厮小竹开始了书院一游。
  刚看了几处景色,就听前面有一个尖利的声音叫道:
  “本宫一定要和夫子说换位置,你这个西蛮子,又臭又丑!”
  走近看到,是一个衣著华贵的小女孩嫌弃地看著另一个衣著得体的西国小女孩。为什麽说是西国人呢?因为纯正的西国人普遍有著异於大陆其他国家人的脸部轮廓,眼窝深陷,颧骨突出,皮肤颜色较深。这个小女孩就是这样,可是看著这样一个不算好看的人,沈西珍却觉得很亲切。
  於是,直接走上前向著西国小女孩笑道:“姐姐,你能带我玩吗?”
  沈西珍的突然出现和他说的话,另两个女孩都愣住了。
  “你是谁?为什麽要她带你玩?你没看到本宫吗?”金光闪闪的小女孩厉声道。
  “懂礼貌的人都知道在问别人名字之前应该先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为什麽哪里都不少这种仗势欺人的家夥啊。
  “你!”
  从怔忡中回过神的西国小女孩拉了拉沈西珍的袖子,说:
  “走吧,不要理她。”说著,拉起沈西珍的手转身离开。
  “你们站住!我……本宫说让你们走了吗?回来!回来!”小女孩气得直跺脚,使劲推了一把身边的侍女,对著摔倒在地的侍女叫道:“你怎麽不拦住他们,一句话也不说,死人啊!”
  “公……公主,您之前说……说闭嘴,不许插手。”连忙跪下的侍女嗫嚅道。
  “真是废物!气死本宫了!我一定要查到那个死小子是谁。”
  暴躁的小公主连“本宫”用的都不熟练呢,就先学会了以权势压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这边西国小女孩已经和沈西珍已经成为了朋友。小女孩和沈西珍同岁,叫亚莉莎,身份居然比刚才的小公主只高不低,是西国惟一的皇女,以後是要继承西国大统的。
  那为什麽一国皇女要受那个娇蛮公主的欺负呢?
  “我没受欺负,我是来学习的,我要学好多好多有用的东西,以後造福我的子民,没有时间理会她。”亚莉莎认真道。
  这才是强人!挑衅她的人才真觉得郁闷吧。不过,也不会一点伤害都没有。看她一离开那娇蛮公主立刻松开了我的手,和我拉开距离就能感受到,她还是有些在意小公主对她的侮辱之言的。
  这样想著,沈西珍重又拉起亚莉莎的手,不顾她的反抗,执意握住。
  “我……我今天没有沐浴,我在家一个月洗一次,这还是王公贵族才能享受到的。不过,我昨天沐浴了,真的。”亚莉莎涨红了脸急切地解释道。
  “我知道西国水源很少,水很珍贵。我不会嫌弃你的,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很亲切。”
  “嗯,我也觉得你很熟悉。”亚莉莎真诚道。
  两个小孩相视一笑。

☆、04 一生的初见

  阳光透过窗外高耸的树木,点点投射在一张熟睡的小脸儿上,显得那张脸越发的白皙剔透。
  陈夫子还在授课,沈西珍就已经在下面睡著了。他确实实践了他的诺言:准时上学。但是到书院基本上还要补觉,睡饱了再起来听夫子授课。
  陈松友事先从好友沈睿处已得知这孩子睡不饱身体就不舒服的事,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沈西珍以为他不说,父母就不知道他的身体依然受著嗜睡的影响。但真正关心他的人又怎麽会觉察不出呢?沈睿既不能因宠溺耽误孩子的教育,又担心他身体吃不消,真是左右为难。最後,也只得现在这样了。
  
  松山书院在教育、文化上的独尊地位使能来这里学习的人都恨不得多长几个脑袋,人人都很珍惜来这里学习的机会。所以,并不会嫉妒被夫子纵容了的某人,反而以为夫子是懒得管教他。
  松山书院非常大,总体分为五个部分:夫子们的住处,前来求学的学生们的住处,教育区大院、中院、小院。顾名思义,大院授课的对象主要是已经成年的学生,中院是十岁以上但还未成年的学生,小院就是六岁以上十岁以下的学生。学业都是根据自己的意愿决定自否继续学下去,不想学了随时可以退学,但是不允许跳级。
  
  沈西珍正迈著轻快的小步子去找他二哥一起吃午饭。沈佑商今年十一岁,已经在中院学习两年了,这两年除了每周的休沐日(这里指周末)和年节,沈佑商都是和同窗们宿在书院里。
  还没走进二哥的宿舍,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声:
  “佑商,你是来上学还是来照顾孩子的?哈哈,居然要等弟弟一起吃饭,哈哈……”
  屋子里又传出几个人的笑。说话人的性格一定和大哥一样,是个豪爽的人,不过,话就难听了,敢在背後说小爷坏话,你等著!
  “二哥。”沈西珍走进屋子唤道。
  
  这时,笑声戛然而止,任谁也想不到沈佑商的弟弟是如此漂亮,琼鼻樱唇,吹弹可破的脸蛋儿,最最吸引人的是那双黑黑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本来就比同龄人要小点的他站在大他五六岁的几个人面前,简直就像个漂亮的娃娃。
  
  “咳咳,这个……你就是西珍?”之前说话的人尴尬地问道。
  “我就是沈西珍,你是谁?”沈西珍睁著他的大眼睛纯真地问道。
  “我是原国的大皇子原熙,以後你也叫我哥哥好了。”
  “原熙哥哥好。”
  “西珍,来这边坐,我给你介绍一下。”终於找到说话机会的二哥忙道。
  指著一个气质温润的人和他身边另一个笑容满面的人,说:“这是南国二皇子南书,坐在他身边的是北国三皇子北三。他们和二哥同岁。”
  “南书哥哥好,北三哥哥好。”沈西珍乖巧地说道。因为在书院里不允许带进身份等级,只允许行同窗之礼或是幼者给长者行礼。所以,这些皇子们的待遇也就是这样了。
  “西珍很乖巧。”南书说道。
  “是啊,小珍儿很讨人喜欢哪。”北三附和道。
  沈佑商听了得意地指向最後一人:“这是北国二皇子北二,和原熙同岁,都比二哥大两岁。”
  
  那就是十三岁了,比我大七岁呢!沈西珍看过去,正和那人的目光相撞,有一瞬间,沈西珍甚至想要退缩,这目光太凌厉了。不过,毕竟是多活了一世的人,镇定後开始观察那人。只见他剑眉星目,鼻子高挺,嘴紧紧地闭合著,目无表情地看著沈西珍。
  “北二哥哥好。”这北国皇帝要多脑残啊,皇子取得名一个个跟贴标签似的。
  “嗯。”北二点了一下头,终於移开了盯著沈西珍的视线。
  沈西珍在心里吁了口气,这个人好冷啊,再看我就要把我冻住了。人形冰棍儿?哈哈。(作者实在忍不住要吐槽,你这自娱自乐也挺二的。再看你就把你冻住?再看你就把你吃掉了,你个傻孩子。)
  “我们现在可以吃饭了吧?”原熙说道。
  
  松山书院提供午饭,不过也可以自备。据二哥说,他们五个人因为经常在一起,就轮流负责饭食。
  今天是北二北三的厨子做的饭食,饭桌上,哥哥们谈论课业上的事,沈西珍就埋头吃饭。北国厨子做的菜别有一番风味。唔,那个是什麽菜?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可是为什麽离我那麽远!
  
  “这是三味牛柳。”
  看著碗里多出的一块肉,沈西珍呆愣地发现,他身边坐的居然是北二!而且这个移动冰柜居然给他夹菜,还给他解释!他怎麽知道我想吃那道菜?不对,就算知道了,这麽冷酷的人也不像是会给人夹菜的样子啊。
  桌上其他人也惊呆了,他们很少听到北二说话,这麽沈默寡言的人居然对才见一次面的沈西珍说了一句话,还夹了菜?!
  “唔,酸的。”沈西珍夹起菜吃了後说。
  “尝尝这块。”北二又加了一块肉到沈西珍碗里。
  “哇,好辣!”真够味!沈西珍辣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再尝尝这块。”北二又夹了一块。
  
  其他几个人(⊙o⊙)!
  
  “甜的!”沈西珍冲著北二笑起来。
  看著嘴上还沾有糖浆的某小孩的明媚笑脸,北二牵动了一下嘴角。
  
  哦,他那是笑吗?其他几人已经震惊到无语了。尤其是北三,北二是他亲哥哥,从小到大笑的次数屈指可数,今天怎麽这麽反常?难道真是这个小孩儿的原因?
  北二扫视了一圈,其他人纷纷低头作吃东西状,今天的刺激已经够了。
  看到其他人不再盯著他和沈西珍,北二满意了,继续著夹菜行动。而沈西珍呢,也开始觉得北二没那麽冷漠,应该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值得交往啊。(偶滴傻儿子呦)

作家的话:
  还有什麽比这俩人认识更让人激动麽……嘿嘿,当然有了,可惜在後面(奸笑中……)
目前已出现主要人物列表:
沈睿(父亲,大西珍25岁)
钱蓉(母亲,大西珍24岁)
沈丽姝(大姐,大西珍8岁)
沈祈商(大哥,大西珍7岁),北二(北国二皇子,大西珍7岁),原熙(原国大皇子,大西珍7岁)
沈佑商(二哥,大西珍5岁),北三(北国三皇子,大西珍5岁),南书(南国二皇子,大西珍5岁)

重生之沈西珍,老姜仅代表作家(老姜)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