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桃花仙之天意,李顽(桃花仙第二部)

桃花仙之天意,李顽(桃花仙第二部)

第(1)页|作者:李顽(桃花仙第二部)--下载TXT全文
 


全文:


桃花仙系列第二部

人总期望能在茫茫人海之中,寻访到能陪伴自己一生的挚爱情侣。
遇不到,是无份。
遇到了,是天意。
他是九天中至尊的四大战神之一,名扬三族,威震四界;
他是罪神刑天手下名将心吾转世,神尊憎恶,众仙蔑视。
只因神尊一道谕令,便让这二人的缘分相牵。
从此他便将他宠在手心,不容他人亵渎;

【修仙境界·设定】


  筑基期

  专门打基础的,有种说法,前期基础打得越稳定,后期突破起来就越容易;

  练气期

  此时修真者要开始练习呼吸天地阴阳真气,采纳真气精华,以求升华能力,这和筑基期其实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化灵期

  练习运用自己呼吸得到的真气,这才第三期,但也已经剔除出了许多普通人,只有有天赋的人,才能掌握化灵之妙;

  聚魂期

  此时要精心精炼魂魄,提炼纯力,只有基础身体体能提高了,日后迎接天劫考验才更有成功的把握;

  元婴期

  修真者练到此时,才算入门,元婴指的是体内自养元胎,也是未来修仙后的身体,只有元胎大成,才能更进一步;

  飞升期

  这时候就要准备强化体魄了,此时没有什么新的惊喜,但此时晋升,便将要准备迎接第一次渡劫,难度颇大,很多人就死在这一步;

  散仙期

  寿命极长,是普通人的五、六倍,而且到了散仙期,便可以遨游天空,且同时具备了逆天转命之能,不过要付出的代价也十分恐怖,玄武大陆上的修真者通常到了这里便是个绝境,能再有大成者,寥寥;

  真身期

  此时元婴皆已大成,修真者可以脱凡胎,入元胎,且一旦修真者自己将自己的凡胎保存好的话,即使受万死亦有复活的可能;

  净魂期

  与聚魂期不同的是,这是更加精纯的提炼,这也是为了第二次渡劫做最后的准备;

  生死期

  进入生死期的人,神力已是大能,与天搏命,长生不老,已经不再是梦想;

  天仙期

  比较特殊的境界,介于生死期和金仙期之间

  金仙期

  经历第二次渡劫,失败者死,成功者将位列仙班,成为天命加身的大罗金仙;

  大罗金仙

  进入仙界碧落峰,接受仙帝封赏。


楔子 混沌初开


  众神大战。

  这是一场硝烟弥漫的血战。

  一方是幻神玄厉,一方是魔神刑天。各自领着自己的手下,二神在神意庭中进行最后的决战。

  神意庭中,玄厉带着共工,刑天则领进了重黎,在这四位大神进入神意庭后,在盘古界的南天门,双方的手下大将爆发了激烈的决斗。

  谁都知道,最终决定这场决战结局的,不是他们,是神意庭里那四位大神。

  但是他们依然在战斗,没有人愿意傻傻地等在南天门,等待他们的王做出决斗结果。

  他们想要得到属于他们的战斗结局。

  心吾,是刑天手下重黎以外的第一战将。

  他的对手,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仙人。

  然而这个敌人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是不得不说,他的排兵布阵相当厉害。

  心吾在这个对手身上吃了很多很多亏,若不是他凭借着自己的经验,也许也得栽到这个对手手中。

  但幸好,心吾还是挺过来了,不仅挺了过来,甚至开始了反击。

  “杀!”

  的确,他很敬佩这个对手,只不过,敬佩是一回事,对手是另一回事。

  心吾绝不会忘记,他是谁的手下,他在为谁战斗。

  “为了魔神大人!杀!”

  汹涌的嚎叫声在魔神军伍中疯狂地响起,所有的士兵都陷入了癫狂。

  所有人都忘记了生死,他们只知道要将对手击倒,杀死。

  斑驳的血液将整个干净的南天门都染成了鲜红,无数的士兵倒下。

  但是战场上没有人停手。

  所有人都在大喊着:“杀!杀!杀!”

  他们只是这场众神大战中最渺小的棋子,但是棋子不甘为棋子。

  便是真的要被用在谈笑间中,他们也有他们自我的牺牲方法。

  战死,好过落在敌人手中,以俘虏的方式死去。

  所以没有人等待神意庭决出结局。

  或者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没有一个士兵、将军,相信他们的王。

  这并不怪任何人。

  这场战役的变数太多了……

  神祗翻盘的机会太多了……

  没有人再能相信这次神意庭中可以决出结局,从前多少次了?

  刑天和玄厉的决斗?

  然而最后还是会有一方全身而退……

  神祗若是那么容易死去,便不是神祗了。

  拥有混沌之气的他们,就是多得一分天地的庇护。

  可是,在南天门的两方已经不愿意再在这样的拉锯中忍耐了。

  不论今日玄厉与刑天的决斗是怎样的结局,他们自己也要决战出他们的输赢!

  心吾带着这样的想法,拼杀起来丝毫不留情面,甚至……可以说是拼了命去战斗。

  有多久没有像今天这般悍不畏死了?

  心吾苦笑了一声,暗暗叹道:“若是今日能战死疆场,倒也痛快。”

  世事就是这么无常吧,抱着必死决心的人反而能坚持到最后。

  随着一个又一个仙人的倒下,五行灵气四处飞射造成的轰动也越来越弱。

  不远处,雨方和王乌隐在云空中轻声说话。先开口的人是雨方:“你说得不错,没有参加这场夺权之战,倒也是我们的福气。便是从此以后听命行事,也好过沾了这些血气,白白毁了天生福运。”

  王乌没有对雨方说的话有任何反应,他只是看着目及处的血腥景象,心怀忧思。

  “如何,到了此处,你总可以告诉我这场战,究竟谁胜谁负了吧?”一直心中不安的雨方,终于问出了王乌这句话。

  王乌能预测天命,他不信王乌没有预测这场战役的结局。

  王乌笑:“天机不可泄露。”

  “唉……又是这句。”雨方摇摇头,道,“我不看了。”

  说完,雨方转身就要离开。

  王乌却忽然在他身后道:“将你那个小弟子领过来吧,今日一战,结局必然要有了。”

  “是么?”雨方一愣,继而一笑,“那我便去将天机带来,到时候一起去新神尊那里表表忠心,哈哈……”

  天机是雨方拾到的小孩子,也是承受了混沌之气的一个灵物。雨方是个好奇的人,所以总在王乌那里听见“天机不可泄露”这句话,于是他索性便给这个小孩取名叫天机,偶尔也会拿天机和王乌取笑一下。

  雨方离去了,王乌却还站在原地。

  有时候,他也会觉得有些无趣。王乌可以说是比雨方更加好奇的人,不然也不会什么事都喜欢预测一番。世间的任何事情在王乌的面前都没有一点秘密,什么都知道,却无力改变。

  比如……眼睁睁看着下面这群人拼杀,明知道这叫做心吾的大将会赢,明知道……这心吾,赢了,也没有半点用处。

  只因为……

  “唉……”王乌叹了一口气,遥遥地望着神意庭那高贵肃正的宫殿,就好像能透过那厚重的门墙,看到宫殿中发生的事情似的。

  “可惜啊……可惜……”

  究竟在可惜什么,也许,就只有王乌和宫殿中的二人知道了。

  南天门。

  小兵们的决战终于走到了终点。

  心吾军大获全胜。

  沐浴着鲜血,心吾带领着他的手下,举兵肆意地笑。

  就在这个时候,神意庭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心吾的目光,紧紧地盯住了那道门。

  有人走了出来……

  沐浴着光影那人是……

  玄厉。

  共工。

  心吾呆了,一刹那,天地好像万籁俱静。

  心如死灰。

  赢便如何?

  ……终归是输了啊。


序章 吾之放逐


  我,是一个孤独的神祗。

  整个盘古界,也许只有我,才真正称得上冷漠。

  祝融虽然淡漠,但他有解觞和午梁两个朋友。

  只有我,从来都只是一个人而已。

  并不是没有对这淡漠的人生感到厌倦,可是,谁又能来盘古界陪着我?

  谁又能接受我这样冷漠的人?

  或许,我没有朋友也是注定的吧。

  祝融冷在脸上,而我,冷在心。

  反正我这所谓的神祗身份……

  呵呵……

  我是斗魂太子,四大战神之一。

  连这封号,都**裸地昭示着一个可笑的事实。

  我,乾璇,不过是这盘古界神尊手下一名卒子而已。

  除了战,我什么都不会。

  像我这样的性格,又会有谁愿意陪伴我呢?

  我曾经抱着这样的想法过了许多许多年……

  直到那天。


第一章 无边之境


  盘古界,神意庭。

  终年的烈日,让这个高贵的宫殿永恒都呈现出它最荣耀的光芒。

  踏着并不合气氛的步伐,斗魂太子乾璇踏入了神意庭中。强烈的漂浮感让乾璇感到了一丝不适,即使这条路他已经走过了许多许多年。当他来到神意庭的大门前时,那面巨大的闪耀着的大门为他开启,今天,他又是第一个到达的神祗。

  其余人陆陆续续地出现的时候,乾璇又一次陷入了自己的思索中。众人也知道这是斗魂太子自己的习惯,他并不喜欢将时间浪费在等待上,即使是等待神尊。

  “乾璇大约又是在回忆之前的某一场战斗吧。”冼奚笑着道,眉眼弯弯地看了一眼祝融,“你也学学人家啊,偶尔也要温故一番嘛。”

  “端得费时。”祝融冷然道,一时间三人又陷入冷场。

  最后还是午梁打破了诡异的气氛,道:“不知今日神尊大人召集我们来,是要商讨什么事呢?”

  “这……”冼奚又望向祝融,“人间出事了吗?我监测的地方倒是一惯平静啊。”

  午梁也摇头:“我监测的地方也没有问题。”

  “人界很好。”祝融淡淡道,又皱了皱眉头,“只是杀戮太重了。”

  “诶,难道今日叫我们来是要平定人界吗?”冼奚叹了一声,“真讨厌,人界怎样又不会碍到六界平衡,他们爱杀就让他们杀去,谁让他们自己想不开。”

  午梁忙道:“冼奚,身为神祗便当爱护六界,绝不能……”

  “我知道了……”冼奚摆摆手,道,“只是他们自己不珍惜自己,谁又知道这是不是天道安排呢?”

  “天道怎么会做如此残酷的安排……”午梁长叹一声,“冼奚,有些事情可不能因为嫌烦就不去做啊。”

  “我明白了。”冼奚唉声叹息着暗暗埋怨道,“午梁你也太关心人族了吧,又不是你做出来的,谁做出来的谁去管啊。”话刚出口就知失言,忙道:“算了,别提这个了,神尊大人何时才来啊?”

  冼奚不耐烦地看来看去,忽然眼角瞄到王乌,便急匆匆地跑了过去搭话。王乌也笑眯眯地和他交流着,直看得被扔下的午梁无语。

  祝融冷冷地和乾璇交视了一眼,又不动声色地滑了开去。

  天机带着疏远的笑容站在最旁边,但也偶尔会和身旁的花神说几句话,至于水神共工,一向和神尊同进同出,如今玄厉没有出现,共工自然也不会到场。在场也只有乾璇一人孤零零地站在最角落,微微仰头淡然地看着上位。

  终于,当神意庭外的光芒放亮到最大的那一刻,神尊玄厉与水神共工终于姗姗来迟。

  所有人都恭恭敬敬地弯下了腰,对神尊行礼。

  玄厉点了点头,将众人唤起后,道:“各位可知今日要商讨的是何事?”

  列下众神听了这话,神色尽皆有些古怪。还是祝融比较尊重玄厉的面子,顺口接下,道:“还望神尊大人告知我等。”

  玄厉满意地点了点头,指着神意庭的大门道:“各位且先等待一下,当那罪人压上来,卿等便知分晓了。”

  “是。”

  话音未落,看装扮是来自仙界的两个仙将押解着一团金光出现在了门口。

  他二人谨慎地将那团金光放在了大殿中央,继而对玄厉道:“神尊大人,魔神刑天麾下罪将心吾转世已经押到。”

  说话间,二人的语音有些颤抖。毕竟这里是盘古界,对于这些不过金仙修为的仙将来说,来自四周的神祗不自觉发散出来的气势强压太重了,以至于他们几乎不能好好说话。不过他们却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满,在场的九位神祗乃是这片天地以至六界最强大的主宰。平日里单单是听说他们的传说事迹已让这些强者为尊的仙将足够崇拜了,如今能近距离地接触到这些心中敬仰之人,恐怕就算被这强压压迫得重伤,他们也愿意。何况,这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了神祗与普通仙人的巨大差别。

  不过,还好玄厉即时发觉了他们的情况,笑了笑便让他们回归仙界去了。

  二位仙将心中自然更是对神尊无比崇敬,彬彬有礼地向玄厉再次行了一礼,这二人才缓缓地倒退出了神意庭。想来今日能够踏入这传说中的宝殿一次,已经足以让他们在仙界夸耀数万年了吧。

  当那二位仙将说出这金光所禁锢的人的身份时,八位神祗除了水神共工外尽皆在心中骇了一跳。

  一是没想到当年心吾破开转世轮台自愿转生后,竟然是转生到了这么多年后来,这还是转世轮台从未发生过的奇景;

  而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神尊对魔神刑天的憎恨竟然一分不少,甚至他麾下第一大将心吾转世,也要抓来。偏不知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与魔神刑天关系最亲密的重黎大仙下落不明,也不知是随刑天一同魂灭了,还是也和心吾一样逃入了撕裂的转世轮台空间中呢?

  一时间,整个神意庭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直到那两个仙将离开,花神玉瑶才惴惴地发问:“不知对这罪人,神尊大人有什么处罚的决议吗?”

  玄厉淡淡地一笑,道:“这事,便是我宣召各位来此的缘故啊。”

  这回,神尊倒懒得扯三扯四了,随口便将自己的目的摆在了台面上:要怎么折磨这罪将转世,大家集思广益吧。

  冼奚笑嘻嘻地开口道:“虽说是刑天手下,不过也犯不着脏我们的手。不如扔去冥界,交由冥王‘教管’吧……神尊大人看怎么样?”踯躅半晌,冼奚又慌张地加上了最后一句话,只不过他表情变得太快,这段小细节并没有人发觉。

  像是听得很满意,但玄厉并没有就此定论,而是将目光发向其他神祗:“难道就没有别的主意了?”

  虽然没有明显地拒绝,但谁都听得出玄厉不是很喜欢这个答案。

  这次换做天机抢话了,他冷笑一声,道:“既然神尊大人不舍得他,不如就将他留在盘古界做苦役赎罪?”

  玄厉点点头,又摇摇头:“苦役这种事,我只怕他做不来。”

  天机皱了皱眉头,但很聪明地没有反驳,总归发言过了,天机便轻声一笑,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玄厉的目光再次扫过众神祗,这种略带威压的眼神逼得众神有些不适。如果此时有人抬头,一定会看到玄厉的目光冷冷的。

  “怎么,只有两位神祗对我的问题感兴趣吗?”

  第一个顶不住威压——不,当众人看清楚这走出来的人的面目时,立刻收回了他是忍耐不住这威压的想法。以他的能耐和性格来推测,估计只是对被强留在神意庭讨论这种废话感到不爽而已。

  乾璇漠然地看着那团金光,道:“一个罪将罢了,还需要为他费心思?扔去无边之境的金甲牢里关着就是了,难道要供着他?”

  玄厉哈哈大笑:“这个方法倒是很省心思。好吧,那就由乾璇你将这罪将押去无边之境,务必不要让这狡猾的罪将逃走了。”

  乾璇点点头,躬身道:“乾璇领命。”

  “那好,今日反正有些闲了,那就……散了吧。”玄厉淡然一笑,随手挥起一道白雾,竟就这么突兀地消失在了空气中。众神祗也不在乎,似乎是已经习惯了一般,连看也没有再看一眼,稀稀拉拉地一个接着一个退了出去。

  乾璇慢慢地走到了金光前。

  他能感受到从金光中传来的排斥和挣扎,这金光虽然是个禁锢阵法,但是终究防不住声音,众人对这罪人的讨论恐怕都落入了他的耳朵里。只是想不到这罪将挣扎得还挺用心,乾璇原本只以为这家伙不过是意思意思而已。毕竟……

  “啧。”

  有些厌倦这拉扯的乾璇随手一切将这金光中的魂魄定住,这金光立刻就恢复了平静。拎着这团金光,乾璇最后一个走出了神意庭。当他也离开这个宫殿的时候,这大门才缓缓地关闭了起来。

  它伫立在云端,傲然于神界,俯览着所有人,包括神祗。

  它见证过盘古界权力的争夺,却不知能否见证下一次权力的转移?

  所有人都离去了,默默走在最后的司夜王乌却回头看了这座宫殿一眼,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

  我本来的设定更加嚣张= =

  直接就是哪吒X悟空

  后来觉得这样也许太嚣张了一点,所以觉得还是改个名字吧

  乾璇X子晓【子小-孙~】(心吾)

  我真的很喜欢孙大圣啊!~\(≧▽≦)/~

  虽然我是三空党!但是这个系列把三藏大师拉出来真的很奇怪……

  SO、、、玄奘啊、、、抱歉了TOTv【←看这剪刀手就是根本没有在伤心】


第二章 金甲牢


  “放开我!”不甘的喝声由一个幼稚的孩童口中冒了出来。

  乍一听到这样的声音,乾璇第一反应便是从他腰上解下了他的长枪:“妖?”

  “哼!”

  当这个声音又一次冒出来,乾璇才发现刚刚他以为自己听错的声音居然是来自自己看守的光芒中。

  反正已经进入了无边之境,乾璇便解开了这道光芒的禁制,他这才发现那个被押解的心吾转世——居然只是一只小猴子。

  “呵,只是只毛茸茸的怪物嘛。”不屑的声音响起。

  不过,乾璇这话也没有说错。这小猴子长着一张幼儿的面容,但浑身都被长长的茸毛覆盖着,一根弯弯的尾巴不羁地翘起,像极了它主人的模样。

  “混蛋,你们究竟抓我来干什么?!”小猴子倔强地瞪着乾璇,满脸都是愤怒。

  它不过是人界的一只猴子,阴差阳错被算出了命轮,这才被注意到,并被抓去送给了玄厉,而它自己,其实根本什么都不明白。

  乾璇却懒得说那些,他一向只是一个尽忠职守的神祗,听命于玄厉的乖巧属下。玄厉叫他押解这只猴子,他能吐出一句不屑的回应,已经是极限了。

  “真吵。”厌恶地丢下这句话,乾璇右掌横劈了下去。

  小猴子再伶俐,也不过是来自人界凡胎而已。虽然是吸收了天地灵气自然成妖,但——连完整的人形都无法维持,还得披着那身毛皮,挂着那根尾巴,这样的修行,又怎么会是盘古神界四大战神之一的对手?

  所以结局完全没有出现任何意外,小猴子连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就被那狠厉的手刀劈中了脖颈,然后便昏了过去。

  “呜……”

  当小猴子再次醒来的时候,它便已经沦为阶下囚了。

  当它睁开眼睛的时候,目所能及,只有一片黄沙。无边无际的黄沙。

  小猴子惊惧地看着它身边所有的东西。

  它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沦为了这样的处境。

  可是它知道,如果再次遇到那个冷冰冰的男人,它肯定不会再激怒他了。

  它想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要被抓起来,要被关起来,要被怒喝……要被鄙夷……

  它什么都不知道啊!

  当然,根本不会有任何人告诉它。

  它如今得到的一切,其因,只是源于百万年前它的前世跟错了一个人。

  清醒过来以后,小猴子就带着一点点茫然,看着禁锢它的地方发怔。

  它还太天真,不懂得苦笑这么复杂的动作。它只是闷闷不乐地在角落坐下,无辜地看着这个方寸牢房。

  原本被从那个金光闪闪的禁制中解救出来的时候,它以为自己真的得救了。

  想不到那个冷冰冰的家伙竟然又把它丢进了这个地方。

  这是一个纯金造的牢,不知道是什么人想出来的主意,在最大的牢房无边之境中造了一个这么小的东西。这么精致的手艺,竟然是用来困住犯人的。

  这个所谓的金甲牢似乎就是将一块正方体形状的巨大金块镂空,然后留下四周一丝一丝的空隙给“犯人”呼吸,而这设计最可恨的地方在于,这牢房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又处在黄沙之上,若是长久下去,被关押的人不死也疯。

  至于死,可能吗?这里可是盘古界,便是真正的凡胎,不自觉地吸收这里一点点自然灵气,便能轻易自然修成长生之体,这是身体的自我保护所导致的。

  这只小猴子也不例外。

  虽说不至于法力通天,但是想要长命百岁,不饮不食,却是做得到的。

  这,恐怕也是玄厉想要将“心吾”带入盘古界中惩戒的缘故。

  对于玄厉来说,这种长久心理折磨自然是最解恨的。然而唯一要说可惜的话,却也有。便是这心吾将军,已经不是“心吾”了。

  前缘尽释,本是生魂投胎前必然解决的事,若是前缘不释,冥界根本不会允许那样的魂魄进入转世轮台,这才有孟婆汤的出现。可惜心吾当年结的是死仇,得罪的,更是天地最大的主宰,虽然用转世论逃了,但终归还是逃不过……

  若是心吾仍在,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又会不会后悔呢?

  可惜心吾已死,他的选择,是对是错,再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讨厌!”

  “坏蛋!”

  已经不知道在这里被关了几天了,小猴子天性调皮,又如何能忍耐这彻骨的孤独?

  它开始愤怒地呼喊,大叫,但是从来没有人来搭理过它。

  小猴子最终还是喊累了。

  它坐了下来,终于正视起了面前的处境。

  它似乎被那群奇怪的人关在了这里,并且被遗忘了。

  这样一想,小猴子忽然觉得心中很恐慌。

  它无法想象自己永远孤独地呆着的感受。

  它不能……

  “哒哒哒……”

  就在万念俱灰前一刹那,小猴子忽然听到了脚步声。

  在如今的它的耳中,这简直是天籁。

  “喂!喂!”

  它又开始呼喊了,它试图让那个不远处的人朝他走过来。

  但是当它发出声音,那个脚步声忽然停了。

  紧接着它惊恐地感觉到,那个脚步声一点一点变得遥远起来。

  那人走了!

  “你别走!你回来!”

  清脆又稚嫩的声音,在永恒白昼下的黄沙中,显得那么凄凉。

  但是那个脚步声,却义无反顾地离去了,然后它又听到“刷”一声,竟是那人嫌走不够快,而飞身腾云而去。

  小猴子无力地跌坐下来。

  它以为它找到了可以说话的人。

  但是终归还是没有留下他。

  甚至……连见也没有见过。

  小猴子学会了在金甲牢上刻横来计算天数。

  这纯金的牢房,要用它的指甲留下印记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但是对于小猴子来说,这也是唯一能够打发时间的办法了。

  可是啊,这无边之境中没有夜晚,只有白天。

  所以小猴子根本没有办法计算确切的时间。

  它只好每次睡着后苏醒,便在这个金甲牢的地上刻上一横。

  “一、二、三……”小猴子刻完横后,就会开始数地上的横道究竟有多少个。

  “……一百、一个一百零一……五个一百零一……六十个一百零三……九十八个一百零三十五。”小猴子数过最大的数字就是一百,再往上,他就不会了。

  但是小猴子很聪明,它知道用一个一百,两个一百来计算。

  从它想起用刻横来计日子的那日至今天,已经有第九十八个一百零三十五天了。

  这么多天,整个无边之境,只有它一只猴子。

  不,也许有其他人也在这里。

  比如那天,它听到的脚步声的主人。

  但,绝对不在金甲牢附近。

  小猴子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被困住,竟然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

  它原本以为最痛苦的会是被折磨,被虐待。

  可它现在简直恨不得被虐待!

  也好过孤独地被关在这个金甲牢中,流放于无边之境。

  小猴子抱着它的双腿,坐在地上,透过小小的缝隙,呆望着远方。

  虽然只有黄沙,只有光,也好过面对这空荡荡的房间。

桃花仙之天意,李顽(桃花仙第二部)仅代表作家(李顽(桃花仙第二部))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桃花仙之天意,李顽(桃花仙第二部)》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桃花仙之天意,李顽(桃花仙第二部)》全文TXT下载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