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替王子出嫁,月咏蝶雨

替王子出嫁,月咏蝶雨

作者:月咏蝶雨
 

赵小睿死后意外穿越到未来,卷入了一场混乱的星球大战,战败国的王子要嫁给别的星球和亲?
为毛正牌王子自杀了,他这个冒牌的私生子要替王子嫁过去?
还有那个喜欢打仗的国王是怎么回事?
好吧,他一个鸟人成了狼人国王殿下的第七个老婆,为毛前六个因为生不了孩子就不要了?

【简洁版】这就是一个小鸟人和狼人国王生蛋孵蛋蒸包子的故事。
  
【扫雷时间】本文1VS1,有生子情节,有兽人出现,请自行避雷。

☆、第一章 穿成鸟人

  赵小睿颇为郁闷地环视四周,发现这个简洁而干净的房间显然不是阴曹地府。
  四周是雪白的墙壁,床、衣柜还有沙发这些是他认得出来的东西,还有一些东西上面有着奇奇怪怪的按钮则是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
  他动了动右手,呼啦呼啦地掉了一地七彩的羽毛,他又动了动左手,呼啦呼啦地又掉了一地七彩的羽毛。
  低头看看自己的肚皮,毛茸茸的,下面还有一双金色的爪子。
  天啊,他做梦自己变成一只大鸟了吗?
  
  之前他在哪里?他的记忆似乎还停留在要回国的那一天,作为S市农科大的尖子生,被送到国外半年作为交换生,他要回国的前一天,宿舍的几个好哥们还发短信说会去机场接他。后来怎么了?他只记得飞机起飞了,半途中听到前舱的爆炸声,然后自己就在一连串的爆炸中失去了意识。
  那么他本来是应该死于飞机失事才对,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赵小睿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自己重生了,至于重生在那个时空,或者是哪个星球,他现在一无所知。
  重要的是他重生成了一只大鸟!
  赵小睿正在纠结要不要转一圈之后就再死一次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体很重,并脑子里嗡嗡的,紧接着自己原来的翅膀就变成了一双人的手。
  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下部,光滑洁白的大腿还有那个象征着男人的器官,他又变成人了?
  老天要不要和他开玩笑!他马上就可以回到祖国的怀抱了,结果飞机失事了不说,老天为了补偿他,就是让他变成了一个鸟人吗?
  好吧,鸟人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他相当人的时候就可以当人,想飞的时候还可以变身不是么?
  
  颇为痛苦地揉着额头,赵小睿从床上站起来,他非常想找一面镜子来看看自己长什么样,要知道自己在重生之前虽算不上美男却也长得很端正,重生之后要是有什么缺陷可就够他郁闷了。
  赵小睿很快就找到了浴室,镜子里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少年,而且容貌相当俊美,或者说因为容貌过于精致,反而少了一些男人的气势,生出了几分柔弱。
  他不要这样的长相好不好?他一个阳光向上的五好青年长成这样有可能被人误会的!上辈子健康的小麦肤色哪儿去了?他努力锻炼出来的腹肌又哪儿去了?看着自己雪白的肚皮和大腿,他在想从此以后他是不是要努力保护自己的菊花了……
  他决定加强锻炼,多晒晒太阳(你确定这里有太阳?),一定可以在有效的时间内恢复他小麦肤色的。
  
  赵小睿从衣柜里找出了一套衣服胡乱地穿上,刚刚穿好衣服就听到了砰砰的敲门声。
  赵小睿试探着问,“谁呀?”
  咦?他会说鸟语了?他说的明显不是地球上任何一种语言,可能是这个身体有着对语言的记忆。
  门外的人态度很恭敬,“安莱少将,第九团的士兵凯特向您汇报:银塔星的主力部队已经开始进攻了,其他几位将军都已经出战了。”
  赵小睿一脸的茫然,这都什么跟什么?原来他是个少将,而且现在还有银什么星的人打过来了,重要的是,别人都出战了,那他估计也逃不掉了,可是,他是农科大的,不是军校的啊!让他这种菜鸟去打仗跟送命有什么区别?
  他摸索着找到了开门的开关,那名士兵笔直地站在外面,似乎在等待他的指示。
  
  赵小睿尽量装得严肃一点,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少将,“咳,你叫凯特是吧?你给我讲讲现在具体都什么情况了。”
  “是的。”凯特点了点头,“据我们得到的情报,银塔星的国王佐伊亲自带了二十艘五级战斗飞船过来,每艘飞船上至少载有50个战斗机甲,已经分东西两面向我方首都进攻了,我们这边有首辅陆伯大人亲自坐镇指挥,六位将军已经陆续出战了。”
  赵小睿点了点头,飞船啊,机甲什么的已经超越了他所熟知的范围了,看样子这个地方不是地球,也不是他所来的那个时代,他正色问:“那我们现在有几艘飞船,多少战斗机甲?”
  凯特依旧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们现在一共七位将军,每位将军都有一艘飞船,各自承载10个战斗机甲,我们现在乘坐的飞箭号只剩下七个战斗机甲了。”
  赵小睿嘴角抽了抽,搞了半天他现在是在飞船上,而且现在人家有1000个机甲要向我们开炮,我们只有可怜兮兮的67个!
  赵小睿深吸了一口气,“既然这样,我们也出战吧。”
  他只是想那六个将军都已经出战了,他要是当缩头乌龟岂不是会被识破?到时候事情有可能就麻烦了,反正战败了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谁知道凯特的表情突然变化很大,一脸诧异地看着他,“少将,您,您说要出战?”
  赵小睿不解,“怎么了,不对吗?大家不是都出战了吗?”
  凯特抹了把汗,今天的安莱少将太反常了,“没,只是您已经三天坚守不出,我们都以为今天还是在港口待命呢,我现在就去把您的决定通知给操控室。”
  三天坚守不出?这个身体的主人原来真是个缩头乌龟,赵小睿内牛,他可不可以收回刚才的话,他也想好好地呆着……
  哪知凯特动作飞快,拿出通讯仪就跟控制室对接上了,他要出战的命令马上就下达下去了。
  
  凯特要去控制室,转身要走。
  “等等。”赵小睿叫住了凯特,有件事不问出口总觉得心里不舒坦,“你知不知道地球?”
  凯特先是一愣,紧接着说道:“您想说地球人的后裔吧,虽然那个古老的星球很早就灭亡了,但是地球人的后裔在银河系中可是无处不在,我们的首辅陆伯大人就拥有四分之一的古地球人血统您不记得了吗?”
  赵小睿赶紧应和,“是啊,我最近老是健忘,我跟你一块去操控室,顺便再问你一些事情。”
  
  赵小睿通过对凯特旁敲侧击地终于打听出了大致的情况,他们现在所处的星球也是在银河系中,叫做飞羽星,原住民都是能够变身成各种飞鸟的族人,近些年来也有不少的通婚使得星球里有不少其他的血统,而现在要攻击他们的银塔星则是狼族人居住的星球,也是整个银河系里战斗力最强的民族。
  所以说,他现在看到的,将要是狼人和鸟人的战斗吗?而且,他还正好处在弱势的鸟人群体里。
  
  飞船很快驶离了港口,远远看去,银塔星的飞船在远处一字排开,几乎是没有任何喘息的时间,黑压压的战斗机甲就像发现了猎物一样俯冲下来。
  “轰——”
  似乎是炮弹打到了飞船上,船身不稳地摇晃了几下,赵小睿抓住身旁的物体,勉强没有摔倒。
  从观察窗看过去,最明显的就是一个通体银白的机甲,从样子看上去就很高贵不凡,而且是一直冲在最前面,他的每一发激光炮似乎都能打中快速移动的船身上,技术也相当一流。
  赵小睿盯住了那个白色机甲,对凯特说:“告诉他们,打那个白色机甲。”
  凯特回话说:“少将,那是银塔星国王佐伊的机甲。”
  赵小睿思路一顿,“国王……都这么身先士卒么?”
  “是的,狼族人好战,他们的国王本来就是最好的战士。”
  赵小睿一咬牙,怎么说他也占据了这个身体,自己怎么也得对得起养了这个身体的星球,“给我攻击佐伊!那七个机甲哪去了,你们都给我出去对着他一个人攻击!”
  
  在赵小睿的命令下,飞船的所有火力都对准了佐伊的机甲,可是都被佐伊轻巧避过了,面对那个什么狼族的国王,赵小睿觉得自己的攻击就像是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
  那七个机甲在冲出去之后也很快被灭了。
  
  果然,佐伊被赵小睿这些无聊的扫射给惹火了,拿出高能粒子炮对准飞船,赵小睿只觉得脑袋顶上轰地一下子,控制室的天花板竟然被开了一个洞。
  有人向赵小睿报告:“少将,飞船失灵了,马上要坠毁了!”
  赵小睿急得满头大汗,怎么刚刚经历了飞机失事,现在重生不到半个小时又要飞船坠毁,他难道就这么倒霉吗?
  赵小睿正想问候穿越大神的祖宗十八代,就看见飞船里的士兵们一个个扑棱扑棱地都从船上跳下去了。
  他一拍脑门,怎么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他不是鸟人么?
  
  于是赵小睿也跟着那些人一块从飞船上跳了下来,双脚已经离开了飞船他才想起来,他没有问过凯特该怎么变身!
  情急之下,他回想变成人的那一次的感觉,使劲地用意识控制自己的身体,终于,变身成功!
  于是,众人惊诧地看到了,一艘将要坠毁的飞船里飞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鸟,白的绿的都有,其中有一只,却是拥有七彩的羽毛,是一只彩翼鸟!
  要知道,彩翼鸟是难得的祥瑞之兽,美丽异常,只有拥有飞羽星球的王族血统才有可能成为彩翼鸟。
  众人惊诧了,原来他们的少将有王族血统,怪不得什么都不会干就被国王陛下封为了少将!
  
  显然,这只彩翼鸟非常的笨,赵小睿只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他怎么可能知道变成鸟以后怎么飞,一切只是凭着身体的本能让他勉强不会高空**,这样瑰丽的色彩配上他极不协调的飞翔动作,竟显得有些滑稽。
  于是坐在机甲里很少会笑的佐伊陛下看到这一幕竟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他决定亲自捉住这只笨鸟,作为自己的战俘。
  
  那只笨笨的彩翼鸟像个小纸片一样在空中滑来滑去,最终落在了地上。由于赵小睿不能很好地控制变身,在快要落地的时候,他又变成了人。
  于是当佐伊走出舱门的时候,就看到赵小睿一丝^不挂地趴在地上,只留下一个白白的屁股对着他,佐伊陛下的冰山脸有着将要裂开的趋势。
  “起来。”佐伊冷冷地说。
  
  
作者有话要说:开坑了……要努力填!


☆、第二章 议和条约

  佐伊承认,他很少被美色所**。他那曾经的六位伴侣都是长老们和他母父给他安排的,和自己的伴侣定期交^配也是履行义务,因为作为国王他必须尽早有个孩子。很遗憾的是,伴侣一共换了六个,他始终没有一个子嗣。
  他绝对不会承认,今天他是对那只笨笨的连飞都飞不好的彩翼鸟很感兴趣,才会特意降落到地面从驾驶舱里走出来。佐伊告诉自己,彩翼鸟和雪狼都是很稀有的,他绝对只是出于好奇想看看这只笨鸟的人形是什么样,并没有别的想法。
  遇到这样的场面也是他没有料到的。
  “起来。”佐伊又重复了一遍,脸色颇为难看。
  
  赵小睿此时趴在地上,真是恨不得地上有个洞能把他藏起来。
  飞得那么难看不说,最后落地还是趴在地上。关键是变身以后衣服都撑破了,等变回人形之后自然是全身光溜溜,本想找个地方藏起来,可偏偏就被人发现了。
  赵小睿心想不如就装死吧,屁股已经给人看就看了,前面就算了吧,估计那个人会以为他晕过去就不管他了,在战场上谁会管一个趴在地上的死人。
  于是赵小睿装作听不到佐伊的话,继续光着趴在地上维持不动。
  
  佐伊也有点纳闷,难不成一只鸟掉地上还能摔晕了?这个飞羽星人还真是笨的可以。
  不过他表面上还是维持住该有的表情,作为国王,他显然是不管何时都能表现出镇定自若的神态的,或者说我们管这种人叫做面瘫。
  
  佐伊想把这个人翻过来看看,刚要动手,就发现飞羽国的老国王带着一干大臣走过来了。
  呼啦啦地一大帮子人,赵小睿感觉地都在颤。
  老国王弯下腰,递上一支七彩尾羽作为信物,“佐伊陛下,飞羽国决定投降,从此以后愿意作为银塔星的附庸。”
  佐伊走上前去接过老国王的羽毛,表示接受对方的投降,脸上依然是面无表情,“真没意思,才打了三天。”
  是的,作为百战百胜的佐伊陛下,他最喜欢的就是打仗,在银河系没有任何势均力敌的对手还真是无聊。
  
  佐伊被老国王请到了王宫中,一干人等自行忽略了趴在地上的赵小睿,毕竟有草丛掩着,老国王和大臣们都没看见赵小睿,佐伊跟着那些人走了,赵小睿松了一口气,慢慢爬起来。
  想不到那个人就是佐伊国王,他刚刚只是看到了一个背影,赵小睿心想,幸好飞羽国老国王及时出现,否则他的小命不保。
  
  赵小睿看向四周,多半是不认识的植物,茂密的草丛,还有高大的树木。抬头远望,远处有一座高大的城堡,气势非凡,多半就是飞羽国的王宫了,刚才那个老国王和一干大臣似乎就是从那个方向过来的。
  他对这个身体还不是很了解,现在只知道自己可以变身成大鸟,还知道这具身体原本是个少将,其他的一无所知。
  他正在想要不要裸奔进王宫找找熟人,还是偷偷找个地方安家落户,就听见自己的手腕上有个什么东西哔哔地在叫,看样子是一种通讯工具,只有花生那么大粘在了手腕上方。
  赵小睿试着按了一下,立刻就弹出了一个全息影像,一个头戴王冠的老人正坐在一把缀饰着花纹的椅子上,缓缓地开口:“飞羽国的诸位将领,由于我的无能导致了今天的失败,已经无力回天,现在请各自收回战舰和机甲,我们已经决定向狼族人投降。”
  全息影像到这里就结束了,赵小睿心想投不投降已经和他没关系了,他的飞船早就报废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沦落到在这裸奔的地步,他初来乍到就赶上这么一出,实在是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外,战败了也不是他的责任,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解决他的衣服问题,如果再这样下去他宁愿再变回鸟的状态。
  
  这时候他似乎听到了一棵大树后面有人的动静,出于好奇,赵小睿躲在一旁的灌木丛里偷偷向那边看。
  树后面有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年纪小些的有着一头金发,长相与赵小睿现在这具身体竟有那么五六分的相似,也是个十分的美人,而另一个的脸庞更偏向刚毅,身材也较高大一些,正拉着那个金发少年的手,眼神颇为急切。
  “安雅,跟我走吧,你父王已经投降了,你一定会被送到银塔星当人质,要不然就……”
  叫做安雅的少年别过头去,刻意忽略男人充满怜爱的眼神,“这些事都还是未知,现在这种情况,我没有办法跟你离开,就算非要嫁过去,我也没有选择。”
  男人死死地扣住安雅的肩膀,大声说道:“不行!你是我们飞羽国唯一的王子,怎么可能嫁给那种人!那个银塔星的国王,听过已经有过六个伴侣了,他根本就不可能对任何人产生爱,而我才是真正爱你的!”
  安雅咬住嘴唇,不再说话,那个男人得不到回应,就低头吻了下去,安雅开始还是在推拒,可是没过多久也**其中,两个人哼哼唧唧地靠着颗树就开始了长吻。
  
  赵小睿胃里直冒酸水,就算他眼睛再瞎,也看得出这两个人都是男人,如果他没听错,其中一个还是个王子,名字叫安雅,另一个身份未知。两个大男人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不说,还法式长吻,搞出一段三流爱情剧的狗血戏码,赵小睿只觉得自打穿越以来他脑袋上的雷声就没断过。
  什么叫做王子嫁过去?难道这个星球没有女人吗?这到底是什么年代怎么还有战败了要和亲的戏码?
  貌似只有中国古代才有什么公主远嫁匈奴换来边防和平的故事吧,怎么听他们的对话,这个王子有可能嫁到银塔星去做人质?
  
  赵小睿躲在灌木丛里,只觉得腰都快酸了,不是他歧视同性恋,他在国外呆了半年思想也较为开放,只不过他原本所在的世界里男人就该喜欢女人,突然看见两个大男人模样的在这里卿卿我我他觉得非常别扭,而且这两个人越吻越激烈,隐隐有着某种少儿不宜的发展方向。
  刚想走,正好就有一件衣服砸到他头上,赵小睿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掀开衣服的一角偷偷看过去,对面上演的戏码简直比钙片还真实,安雅的衣服已经被剥了个光光,背靠着树干,双腿大张着,身体一颤一颤的,被那个男人死死固定在怀里,而赵小睿这个方向正好是最佳的视角。
  想必刚才只是恰巧,那个男人把安雅的衣服甩到了他头上,而不是被发现了,赵小睿心里暗爽,呵呵,你们办事不穿衣服,老子正好缺衣服穿!
  赵小睿等两个人都全神贯注,进展到高^潮部分,偷偷拿走了地上散落较远的一件衣服和一条裤子,穿在身上正合身,然后拨开灌木丛离开是非之地,心情大爽。
  
  只不过他没想到男人和男人做也可以这么激烈,刚才那两个人,看样子都非常享受,否则也绝不会让赵小睿偷走了衣服。
  赵小睿开始胡思乱想,要是这个星球没有女人,他是不是也要找一个男人结婚?听说地球人现在还有很多,如果他找一个地球血统的女人,对方会不会介意他是个鸟人?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他就已经到了飞羽国王宫的门口,守门的士兵看到他以后跑过来向他行礼,“安雅殿下……哦,对不起,原来是安莱少将,您今天穿的衣服和王子殿下出门时穿的一样。”
  赵小睿心想,这可不就是你们王子殿下的衣服么?
  士兵打开了大门,给他让出了一条路,“少将,您也是来参加议和会议的吧,诸位大臣都在主殿,需要人带您过去吗?”
  “哦,那好。”赵小睿点了点头,另外有一名士兵走在他前面,将他带到了一座大殿的门口。
  
  赵小睿从侧门溜了进去,坐在一个不太显眼的位置。
  大殿上的人都分两侧坐着,穿着飞羽国制服的人坐在一侧,而银塔星的人坐在另一侧。两列人对比非常明显,银塔星那边的人腰杆挺得十足,说话非常硬气,而飞羽星这边的大臣和将军足足有五十多个,气势却比人家远远差了一截。
  
  赵小睿这是第一次仔细观察银塔星的狼人国王佐伊·卡普斯,一头嚣张的银发,线条深刻的五官,宝蓝色的眼睛还有冷冷的薄唇,整个合起来可以说是非常的俊朗,而且有着十足的男性魅力。赵小睿暗暗吐槽,如果他能穿到佐伊身上,有这样一副身材和长相,就永远不会担心自己的小菊花了。
  佐伊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表情冷冰冰的,似乎是对这种政治和谈有点不耐烦可是又不得不出席这样的场合,所有人在他眼里都像是嗡嗡的蜜蜂,只有当赵小睿出现的时候,他的眼神在赵小睿身上停留了几秒钟的时间。
  
  整个议和过程由飞羽国老国王带领一干大臣和银塔星众长老来完成,佐伊没有发表任何意见,或者说他可能对于和谈内容没有一点兴趣。
  赵小睿刚刚穿过来,对于星球外交丝毫没有概念,当然也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坐在角落里当背景。从某些角度上来说,他和佐伊是唯二的两个从始至终没说一句话的人,只是两个人的气势相差太多了,一个人是不说话就坐镇一方的王者,另一个就是躲在角落里的小透明。
  
  最终,四个小时以后,飞羽星和银塔星签订了丧权辱国若干条约,其中包括纳税,上贡一部分矿产,定期交一部分上等羽毛给银塔星贵族做羽绒被……林林总总有上百条。
  其中最后一项,也是最重要的一项,是要飞羽国唯一的王子安雅嫁到银塔星去,作为佐伊国王陛下的第七任伴侣,名为和亲,其实也有着作为人质的意思。
  


☆、第三章 国王儿子

  会议结束以后,大部分银塔星的将军和长老都走了,其中也包括他们战无不胜的国王。而飞羽国作为战败国一方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大臣和将军们纷纷离开,去忙自己该忙的事情。
  在听会议的过程中,赵小睿也从中获取了一些信息,比如说飞羽国和银塔星都没有“女人”这种生物,兽人中雌性所占的比例接近千分之一,在座的所有都是雄性,而大多数雄性也都具有生育能力,只是生育率比较低,所以赵小睿意识到,他所在的星球,不仅两个男人结婚再正常不过,而且还能够生孩子!
  怪不得飞羽国要把王子嫁过去,这作用不是跟女人差不多了么!
  赵小睿暗想,幸亏牺牲品不是他而是树林里遇见的那个安雅,不过安雅貌似有喜欢的人,让他嫁给那个面瘫国王是不是太委屈了点?
  弱势群体就是要行办法让强国满意才能够保住他们的星球和国家,这一点即使到了未知的时空还是无法改变,赵小睿此刻看着空荡荡的宫殿,所有人就这么匆匆离开,竟然没有一个人停下来问候他一下,这足以说明他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人缘有多么的差。
  
  没有人来关心他,赵小睿也不在乎,反正这样更好,他也不用担心露馅,等他稍稍了解一下现在的情况,就一定会想办法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既然他重生了,就不可能做到跟身体原来的主人一模一样。
  
  赵小睿转身刚想走,就听到了背后一个熟悉声音:“安莱,先别走。”
  他差一点就忘记了这具身体原本是叫安莱,乍一听到别人这么叫他还没反应过来,但随即他转过头来,就看到了飞羽国的老国王正看着他,目光里充满了慈爱。
  对于老国王的声音他并不陌生,他向佐伊投降的时候赵小睿就趴在草地上,而此时赵小睿却觉得老国王的声音比那时更加沙哑,似乎有什么事情比投降更让他觉得痛苦。
  “安莱,以前我并没有跟你明说过,但是我想你也应该猜到了。”老国王顿了顿,神色相当复杂,“你是我的儿子,也是安雅同父异母的弟弟。”
  赵小睿没有说话,因为他现在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从穿越到现在,他连生活的基本技能都还没有掌握完全,就已经接二连三地被雷炸到了,先是自己能变成鸟,再到自己成为少将,飞船坠毁……到现在他听到自己是国王的儿子,已经可以很淡定地接受了。
  或许安莱本身是知道自己的身世的,但是穿过来的赵小睿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国王的儿子神马的,真是太雷人了。
  可惜这个国家已经是别国的附庸了,主权已经丧失了,即使现在给他一个王子的头衔,也跟清朝末代的阿哥没有本质性区别。
  
  老国王神色哀婉,继续说道:“你母亲是古地球人血统,非常的温柔漂亮,善解人意,只是她不愿意做飞羽国的王后,也不希望你到王宫来,让你做一个平平淡淡的普通人一直是她的愿望。你母亲已经不在了,我曾经答应她,在你十八岁之前不会公开你的身份,到时候由你自己来选择。”
  听到“地球”两个字,赵小睿心中暗喜,他以为自己再也不可能与地球有瓜葛了呢,没想到自己的母亲就是个地球人,这么说他可是鸟人和地球人的结合体了,以后再找个地球血统的女人结婚也会容易多吧。
  
  赵小睿前世在飞机坠毁之前还是个大学生,但却已经二十多岁,算是成人了,现在这具身体看起来也就十六七,显得非常年轻稚嫩,怎么看都是个少年的身材。而面前的这位老国王却已经两鬓发白,赵小睿不知道鸟人的寿命如何,这位老国王放在几千年前的地球至少是五十多岁的长相,甚至更老一点。
  本着尊老敬老的中华传统美德,赵小睿态度还算恭敬:“要我选择什么?”
  
  老国王叹了口气,“你今天当着许多人的面变身了,很多人都看到了你彩翼鸟的形态,众所周知,只有王族血统才拥有七彩的羽翼,原本飞羽国的彩翼鸟只有我和安雅两个而已,现在又多了一个你。这件事暂时被我压了下来,否则过几天之后就会传开了,我现在必须要你一个答复,如果你愿意公开身份,成为飞羽国第二个王子,这次就是个机会,如果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赵小睿摇头,他可不想当一个丝毫没有人权的王子,一个不小心还被嫁出去,他还想找个地球女人当老婆好好过日子呢,“抱歉,我不能答应。如果将来可以的话,我想连少将的职位也辞掉。”
  毕竟,他没有什么军事才能,有些知识可以恶补回来,但是有些能力却是不能勉强的。他当然也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能够驾驶一艘飞船横行宇宙是一件非常爽的事情,但是前提是他得有这个能力。
  或许佐伊是一个值得崇拜的对象,哦,不,他崇拜那个冰山脸干什么?
  
  最终老国王没有同意他辞掉少将的职务,但是尊重了赵小睿的意见,不会公开他的身份。
  赵小睿对于这具身体的亲爹实在是没什么感觉,要说老国王这个人的确是够慈爱,但是作为一个国王战败了之后还要自己的儿子作为牺牲品,这一点赵小睿十分不能认同,虽然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了很多作为人质的棋子存在了,秦汉时期就有很多和亲的公主远嫁了,但是几千年以后这个星球之间的战争怎么还产生了二者结合体?
  呃……反正也跟他无关,赵小睿决定不再纠结于王子远嫁的问题。
  
  >>>>>>
  
  走出了大殿以后赵小睿突然特别迷茫,这么个陌生的世界,他要去哪儿?
  要说这个星球的国家制度有点落后,可是科技却是很发达,整个王宫富丽非凡,却看不到几个守卫的士兵,大概所有的地方都是电子的防御和监控,赵小睿刚刚走出了两道门,就已经经过了好几次的虹膜和指纹检验了。

替王子出嫁,月咏蝶雨仅代表作家(月咏蝶雨)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