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丧城之书,稍灵(上)

丧城之书,稍灵(上)

作者:稍灵
 

这是一篇关于丧尸题材的文

    这是一篇关于小孩子们逃亡的文

    这是一篇关于两小孩长大后相爱的文

    这是一篇很多BUG的文


    笔下的主角可能不是别人的菜,但是他们是我对末世的一种幻想,末世,人人自危,末世,原本冷漠的人与人之间到底会变得

更差,还是大家面对危难守护相助,我希望是后者。
    
因为,我在末世只会是等死的哪一类型,人总需要有希望的,对不?


1、第一章 ...


  今天的X市依旧如往常。
  俗语说的‘一天之计在于晨’,家庭主妇们早早起床为自己家人准备早餐,上班一族也早早地前去为自己生计作劳动,还是在校年龄的孩子早早你带上我,我带上你地上学。
  张志琅,今天也如同往常那样背着书包去上学,在经过自家街尾转弯的时候,不意外地见到一个小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如同少年的脸庞上扬起灿烂的笑容,远远挥手,“喂!阿辉!”
  相较于张志琅高大熊厚的身躯而显得娇小的男孩点点头,“走吧,快迟到了。”
  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嘿嘿,今天吃多两碗饭啦。”
  名叫阿辉的男孩闻言不禁将目光落在这幅比一般同龄人高大许多的身躯,随后移开目光,“嗯。”
  两人肩并肩地往XX小学走去,一路上都是张志琅一个人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阿辉在一边听。
  路上不时有同校或同级或同班的学生走过,有的由父母亲自带他们上学,有的胆子大就自己骑自行车上学,有的就如张志琅他们一样和朋友们步行上学。
  “喂!阿琅!”两人在张志琅叽叽喳喳的声音不知不觉就步行到学校门口,却不料一把声音插入他们之间。
  两人随声望去,学校门口站立一位因为没有带校卡和红领巾而导致在门口外站着的小孩子。
  小孩子的身躯在同龄人面前也不算矮小,不过在张志琅跟前显得也相对娇小的潘银有几步上前,趁着那些值日生没有将注意力放到这边的时候,一把拉过自己表弟,“阿琅,救救你表哥我,借你校卡用一用。”然后一把将对方挂在胸前的校卡给扯下来,然后夹上,将贴有张志琅照片得正面反过来,露出白花花的底面。
  “嗱嗱嗱,等下你去围场那边,我将校卡从里面扔给你,我走啦。”说罢,挥挥手,刚要迈步,如想起什么般,“对了,下午放学,你等我,我有事要找你呢,好了,拜拜!”大摇大摆地走进校门口。
  因为没有校卡的原因,张志琅也没有带红领巾的习惯,一时间只能抓头脸露歉意,“阿辉,你自己进去先吧,我去围场那边等表哥扔校卡出来,再进去。”
  一直没有说话的男孩瞄了对方一眼,低头从自己书包拿出一条叠折整齐的红色布条,递给对方,“等他,你就要迟到。”
  先是一愣,立即接过,因为太崭新了,张志琅不好意思像自己之前那条红领巾一样随便绑个结,小心翼翼戴上红领巾之后,时间已无多,在校门口的学生都寥寥无几。
  也顾不上其他,两人立即进校门,往自己班级冲去,一踏进课室门,上课早读的钟声就响起。
  “喂,阿琅,你别带坏人家阿辉!”班长从自己座位上前,因为不够高只能伸手去拍对方后背。
  因为一起读书有接触的原因,大家早就不怕这个看起来比他们高大上许多的张志琅,一些玩得比较近的人还心知,这位看起来十分有压迫感的其实是一个没什么脾气的人。
  还不等张志琅反应,男孩就拉起张志琅的手往座位走去,因为张志琅是全班最高大的那个,所以他的座位是全班最后的,而名叫阿辉的男孩身高也只是相对于张志琅来说显得娇小而已,位置也是倒数的第三排。
  见对方不理会自己,班长显然有些恼怒,但是也拿不了对方怎么样,“早读,拿出语文书!”
  朗朗读书声从五年三班传出。
  早读完毕后,是休息时间,不少女生立即往阿辉的座位上靠拢,“萧辉,今天放学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萧辉,这道题我不会做,你教我吧。”
  “萧辉,我妈妈今天做了很好吃的蛋糕,你来我家玩吧。”
  女生们你一句我一句,坐在不远处的班长受不了地上前,一个个地驱赶,“交作业啊!快点!”
  这话,女生们不情不愿地散开,回自己座位上,找出昨天布置的作业。
  王萧辉同样翻开自己的书包,却找了许久,也不见他拿出作业本来,一些看不惯他的男声顿时心中一凉,都看戏似的望着这边,等待事情发展。
  久良,王萧辉终于抬头,看向班长,“班长,我忘记带作业本。”
  很多男生们立即心里偷笑。
  罚擦黑板!罚扫地!罚做三倍作业!
  坐在最后方的张志琅闻言,懊然地睁大双眼,阿辉的作业本在他家里!他忘记给阿辉带回来了!!糟糕了!
  班长直视王萧辉许久,终于看够了,扬起一抹笑容,“忘记带,没关系,我跟老师说说,让你下次补回来吧。”
  这话一出,在场的众多男生都不愿意了,“喂,班长,凭什么他没关系,那我今天也忘记带作业本了!”
  有一男生说出话,其他男生也大胆叫嚣,“对啊,对啊,我今天也忘记了,班长你给我去跟老师说说吧,我下次补回来!”
  “没错,没错!”
  男生们叫嚣了。
  “你们男生这样子是什么意思!”一些女生立即反驳。
  “什么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们这些花痴女!”
  “你说谁花痴啊?”
  “就是你们啊,花痴女!花痴女!”
  “哼,那也是对方有值得我们花痴的方面,不像你们,丑男加无用男!”
  “找打!”
  “怕你啊!!”
  现场,乱成一团,一旁的班长忍不住地大叫,“别吵了!!!”
  现场寂静,副班长忍不住地推推自己眼睛开口,“班长,你这样是偏心啊,不带这样的呀。”
  谁料,班长不屑地笑了两声,“人家阿辉读书行、打篮球行、跑步行、象棋行……样样都行,等到你们自己也样样行我也可以为你们向老师说话啊。”耸耸肩,然后一副凶狠的模样,“现在快点交作业,谁不交作业,就记上去给老师扣分!”
  除了在班里喜欢闹事不学习的男生,大部分男生都交齐了作业。
  不好对女性动手的他们,将不爽的目光射落在王萧辉身上,为首的男生心中更是愤愤不平。
  学校明明说了不能染头发,为什么这个王萧辉就可以染头发,那头黑色中带金黄的头发怎么看都不像天然吧,为什么他染了就没有人说,而他自己染了就给级长抓住要染回黑色,真是太过偏心了!
  老师来上课,也没有开口惩罚王萧辉,早上安然渡过,中午放学后,张志琅的表哥找来,将那没有扔到围场的校卡还给对方,同时再次叮嘱下午有事要找他,不要一放学就跟王萧辉走。
  中午放学回家无惊也无险,张志琅不意外地没有见到自己母亲,因为工作的原因,他很少跟自己母亲一起吃午餐,自己动手煮了一顿午饭,吃过午饭,两人结伴回学校。
  在回校的路途中,一个坐在路边手拿酒瓶的流浪汉改坐位躺地躺在地上,身上就酒精和不洗澡的恶臭混合一起迎面扑来,张志琅立即绕过对方,走了几步,却发现身边的人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疑惑地往后看,只见王萧辉站在那流浪汉身边,直直瞪着对方。
  “怎么啦?”往这边走来。
  看向走到自己身边的高大身形,再看看躺在地上任他们看得流浪汉,最后摇摇头,“没事。”
  不明白对方在搞什么,张志琅习惯性地抓抓后脑勺,跟着对方离开,“啊,对了,这是今天早上我忘记带回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走了好些距离后,张志琅想起了自己书包里面的那本作业,可怜兮兮地:“你不要生我的气..。”
  微笑摇头,“没事。”接过,放到书包里。
  被对方笑容煞到的张志琅久久才反应过来,“哇!看了这么多次,都觉得阿辉你的笑容好好看哦!”几步追上,“哇,阿辉你真是厉害,平时学习那么聪明,运动也那么好!”抓抓头,“我觉得阿辉你真的好厉害哦!”
  明明是平时听得最多的赞美说话,可在那些人口中听腻的话语在这人口中道出,别有一番风味。这样想,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哇!”张志琅那高音调的声音再度响起,语气中满满惊叹,“阿辉又笑了!”
  两人回到学校,上了下午的课后,放学的铃声响起,很多同学都拧起早就准备好的书包一把冲向课室大门。
  张志琅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看向王萧辉的方向,却抬头就见到自己的表哥,“咦?有哥,你找我啊?”
  潘银有怒然一拳,“我就知道你这个小子忘记我的说话,我早上就跟你说,下午放学有事找你吗!”
  想想,“好像真的有这件事耶...。”
  忍住再次敲打对方的冲动,潘银有想到自己的目的,“好了,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跟我来。”
  “啊?”不明所以地被拉走,“啊,阿辉,我跟有哥去别的地方,你自己先回家吧!”
  早就收拾好东西的王萧辉没有回应对方,只是看着对方离开的方向没有出声。
  “阿辉,我跟你一起回家吧!”一名女生见状立即上前。
  其他女生懊悔自己没有第一时间上前,可也不放弃地,挤上去。
  “阿辉!”
  “阿辉!”
  “阿辉!”
  “走开,走开!”班级上公认的小混混许高杰挤开那些女生,没有理会她们眼中的不悦,一把搭上王萧辉的肩,脸上满是笑容,“赏个面,聊聊。”
  


2

2、第二章 ...


  放学的钟声响起后,在校的学生已经越来越少,当王萧辉跟许高杰走出校门口的时候,一名被看门阿伯拦住的青年男人让他不禁多看几眼。
  “先生,你先等一下,我打电话给老师。”一个看门阿伯拦住那青年男人,另一名阿伯就回到他的工作室,拿起电话,接通校务处的电话。
  被拦住的男人脸色发青,也许是天气燥热或是着急自己儿女的原因,早已满头大汗,“你们…你们要我等……等到什么时候啊?一放学我就在这里等接她,到现在,我的……我的孩子不见踪影!”才说几句话,男人就几次停下喘气。
  “喂,看什么!是想拖延时间吗?”许高杰见王萧辉没有跟上,立即差事他的那几个跟班上前。
  收回视线,王萧辉那双漆黑的瞳孔横扫他前方的几人,那几个孩子不自觉地咽咽口水,快要碰到王萧辉的手不自觉地缩回来。
  几步之外的许高杰见状,怒然上前,给了自己手下一人一个敲击,“还在这里磨理磨蹭,要是给老师看见了,我们麻烦可大!喂!”凶狠地看向王萧辉,“还不快点走!是男人就不要唧唧歪歪拖延时间!”
  看了这人一眼,王萧辉迈开脚步。
  “啊!”后方忽然传来了惊和恐的混合。
  王萧辉下意识往后看去,只见刚才那名青年男人此刻竟抓住拦住他的看门阿伯,狠狠咬住那阿伯的脖子,在这个距离,王萧辉清楚地看到鲜红的液体从阿伯颈部动脉涌出的现象。
  另一边,当张志琅被自己表哥拉走后,先是来到一个偏僻的小巷子,然后见到好多人聚集在那里,这些人大约分成两派,张志琅被他表哥拉到其中一派人堆里站起,张志琅高大的身躯在这些人年龄相符的同龄人之中无疑起到鹤立鸡群的感觉。
  对方带头的老大见状,不禁觉得自己这边气势顿时弱了几分,随即从书包里拿出一把用报纸包裹着得水果刀,“你别以为找人来就老大!我找齐人来,压都压死你们!”
  这边为首的老大其实根本就不认识张志琅,应该说身后的很多人他都不认识,大家都是朋友的朋友,但,目触张志琅这么熊厚的身躯,胆子也大上许多,“我就不像一些人,只会说,大家说,是吗?”
  身后的人立即附和,“是!”
  见这阵仗,张志琅清楚知道自己被拉进了怎么一个圈子里,无奈地看向自己表哥,低声呢喃,“有哥...。”
  潘银有咧嘴耸耸肩,以同样的声音低声道:“放心,打不起来的,每次都是找人来壮势。”
  此时对方的大佬发言,“阿杰,去,给点颜色他们看看!”
  被点到名的阿杰迟钝了几秒后,才在自己大佬脸色越来越不好的时候迈出脚步,通常,他们所说的给颜色对方看看,都是比比中指,问候对方母亲之类这些。
  除了极少次数是会打起来,这种找人充数对阵几乎都不会打起来,很多时候都是两个为首老大其中之一说。
  “你下次给我等着瞧!”然后找机会带人埋伏对方一人。
  现在那名叫阿杰的男生身上还穿着附近小学的校服,脚步不稳地走到为首老大跟前,抬头,脸色发白,眼中黑眼圈深深印在他眼眶四周。
  见状,为首的老大不禁捧腹大笑,“哈哈!你没人了吧,居然找这么一个人来!哈哈!”
  那边的老大见平时叽叽喳喳的阿杰这次居然没有出声,觉得对方真的不给面子他,沉下脸,“阿杰,你是死老豆还是死老母!”
  阿杰缓缓地扭头看向自己大佬,此时,一直看着事情发展的张志琅低声对自己表哥咬耳朵,“有哥,他的手受伤了。”
  潘银有顺语看去,“哎,真的受伤了!”揉揉眼睛,啊,真的是黑色,“那个人可能伤口感染了,所以现在动作迟缓。”
  闻言,张志琅崇拜地看向潘银有,“哇,有哥,你懂得东西真多!”
  得意得鼻子都翘起来,“当然,我都六年级了!你这个低年级生怎么能跟我这个高年级生比!呵呵呵!”
  是吗?但是平时不见你比阿辉聪明。抓抓头,张志琅难得机灵了一会儿没有将话说出。
  “啊!”忽然,惨叫的声音传来。
  两人立即将注意力放到声音的来源。刚才一直没有动作的阿杰此刻居然扑到为首老大身上,张口就咬在这边老大的手臂手,更骇人的是,居然硬生生地将手臂上的肉连血扯下来。
  “啊!”又一声叫喊,只不过这次是大家被吓到的惊叫。
  “喂!你疯了?”那边的老大上前,想将阿杰拉开,可不料,那阿杰抬头竟扑倒对方,重复刚才施于这边为首老大身上的举动。
  “啊!”不知是谁带起,拔脚就跑,边跑还边叫喊。
  “吃人狂!有吃人狂!”
  “有**啊!”
  “救命啊!”
  “妈妈!!爸爸!”
  当然,张志琅和潘银有在见到事情不对路的时候就跑掉了,跑出这个偏僻的小巷子,才一走出去,见到的影像让他们为之一振。
  原本温和的小村子,现在满满都是吃人的怪物,一些刚才跑出去的同龄人立即遭到街上一个大婶抓住然后咬撕。
  两人死命捂住对方的嘴,不让惊叫从对方口中泄出,引起现场众多怪物的注意。汗,早已浸湿了两人的衣背。
  紧张注视前方的两人浑然将身后的异变给忘记了,那咬掉被他扑到的老大后,名叫阿杰的男生缓缓抬头,口中还淌留鲜红的液体,他的视线锁定了那两个背对这他的两人,放开手中断了气的尸体,满满缓步走向。
  在快接近他们的时候,猛然加快速度,扑过去。
  也许是天生的敏锐,张志琅冷不防往后看,惊吓的瞳孔瞬间收缩,伸出手,竟让他一下推开那扑过来的阿杰。
  跌倒在地上的阿杰在地上抽搐了几下,然后站起,再次冲向张志琅他们。
  刚才完全可以说是张志琅的好运,如果他不幸给这怪物咬中,后果将不堪设想。见那怪物不懈地冲过来,张志琅这次用尽全力,一脚,将对方狠狠踢倒在地上。
  “阿琅加油!”潘银有在一旁为自己表弟打气,随即立即将实现放到箱子外,深怕像刚才那样,让怪物在身后袭击。
  身后传来打斗的声音,潘银有还是忍不住稍微往后看去,这一看,眼都要凸出来了,那只怪物的手臂自然地垂直,看样子事刚才自己表弟的杰作,可那个怪物居然好像没有痛觉似的,死命扑上来。
  几次下来,还是虽然身体比起一般同龄人高大,可怎么说都是一个五年级小孩子,潘银有的体力在将那个怪物的手脚都弄断了之后,变得有些不济。
  那个怪物就算四肢都被砸断了,锲而不舍地在地上爬。
  身体无论比起同龄人成熟高大,但心智始终是小孩的张志琅见状,终于忍不住地抽泣,“啊,妈妈..。”
  那怪物已经慢慢爬到张志琅的跟前,张开口。
  “还不躲开!”潘银有已经顾不上身后会不会有怪物扑过来,卯足全力冲过来,拉开张志琅。
  与之同时,一抹身影,从他们身后串进,手中铁铲一下插入那怪物的头颅,没有预想中的鲜血喷涌,而是暗红如浆糊的液体溅洒四周。
  看清来人,张志琅打从心里喜悦,“阿辉!”
  没有扔掉手中铁铲,“要爆头。”
  “啊?”
  眼帘垂下,“丧尸,要爆头,才会死。”
  “丧尸??”张志琅还没有开口,一旁的潘银有已经惊叫连连,“你说这个是丧尸?那种咬了人,人感染的丧尸?那种被他抓到了就会变成丧尸的丧尸??玩CS出现过的丧尸?”
  “有哥,冷静点!你没事吧?”原本想过去王萧辉身边的张志琅不禁使劲摇晃他的表哥,“有哥,你不要吓我啊!”见对方没有回应自己,不禁再次使劲用力摇晃,“有哥,有哥!”见对方还是没有理会自己,顿时悲从中来,“哇,有哥,变成疯子了怎么办?”
  站在一旁久良的王萧辉终于良心发现地开口,“你再掐他,他真的要死。”
  啊?闻言,看向自己手中的表哥,见对方脸色发紫,惊恐地放开对方。
  潘银有无力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吸着口气,“哈..哈..哈哈,你个..死仔!”
  张志琅立即蹲下,“有哥,你没事吧?”
  缓过气来的潘银有气呼呼地瞪了对方一眼,“你试试让我掐你看看!”
  啊,会骂人就是没事。这样想,不禁搔搔后脑勺,“哈哈。”
  “现在应该怎么办?”平时很多时候都听惯王萧辉的指挥的张志琅现在第一时间就是咨问在他心目中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朋友兼偶像。
  王萧辉没有即时回话,而是将目光落在停在不远处的一辆面包车上前,“那里有辆车。”
  闻言,两个男生对望,随后看向定下方案的王萧辉,“阿辉,你会开车吗?”
  面面相觑。
  ....。
  “那,让我试试吧。”潘银有举手。
  “有哥,你会开车吗?”张志琅惊叫,“你好厉害哦!”
  摇头,“我跟人去玩的时候开过模拟车。”看向两人。
  “对了,阿辉,你是怎么过来的?”张志琅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漆黑的瞳孔看向张志琅,“杀过来的。”动动手中已经有些变形的铁铲。
  ......。
  “就实行刚才的那个计划吧。”潘银有咽咽口水。
  


3

3、第三章 ...


  “骑自行车吧..。”张志琅看着那辆不远处的面包车,呐呐道。
  “不行,这样危险。”王萧辉一口否定这个方案。
  抓抓头,张志琅自己说完也知道是不可能的啦,自己方案被否定也没有多大的反感,“哦,那我们现在就去面包车?”
  “哎,先等等!”潘银有快步走到那被咬倒在地上的那两名聚众打架的老大身边,弯□子,从地上捡起一把水果刀,转身走过来,边走边对着他们两人炫耀地摇摇,“呵呵,武器。”
  可这边的张志琅惊然地张大嘴巴,脸上满是恐惧神色,“有哥,快跑!”
  “?”脑袋先是反应不来疑惑,随即明了,惊恐地拔脚就跑,可身后忽然甚感一阵冲击力,把他撞倒在地上。
  “吼~!”犹如兽类般的叫吼声,从上方传来。
  死定了!潘银有紧闭双目,等到那死亡的降临,却只觉得身上一轻,那压住他的重量不见了,重东西跌落地上的声音传来。
  “有哥,起来!”张志琅着急地嘲还趴在地上的潘银有跑去,“有哥,你没事吧?”难道是被那个丧尸给咬到了?但是他刚才没有见到丧尸咬他啊!
  一只手搭上张志琅的手,潘银有颤抖的手几乎将张志琅的手臂也摇起来,“我,我脚软。”
  闻言,立即扶起对方,潘银有这才站起看清发生了什么事。他一定要封王萧辉为老大!
  铁铲插入丧尸的头后,王萧辉一把拔出,丧尸顿时倒地不起。
  “走。”握住手中已经变形的铁铲,王萧辉率先跑出小巷子,因为事出突然,四周的丧尸也没有反应过来,小巷子跑出生物,待这些丧尸反应过来后,他们三人已经跑到面包车旁边。
  面包车的车门是半掩,王萧辉一下将面包车车门打开,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肥胖脸上被咬了一块的丧尸从面包车迎面扑来。
  “哇啊!!”张志琅等惊叫。他们这么也没有想到车上居然有一只丧尸在,吓得他们胆都几乎破掉。
  在他们前方的王萧辉伸出手,身体承受不了冲击力地往后退了一步,差点就撞上身后的两人,使劲一摔,那肥胖脸毁的丧尸一把扔出车厢外,“上车!”
  两人闻言,急急上了面包车。
  此时,地上肥胖的丧尸一把冲上来,王萧辉手中已经变形的铁铲直插对方的头颅,这次王萧辉没有拔出铁铲,而是用力一脚踢开那肥丧尸,身影缩回车身,关上门,“开车!”
  车厢门关上的时候,外面那些被吸引而来的丧尸也到达了车门,但被瞬间关上的门挡在外方。
  见围过来的丧尸越来越多,“怎么还不开车?”看去。
  只见驾驶座位上的潘银有正在慌张地摆弄,“这和我开的模拟车有点不同,等一下,等一下!”
  “没时间了,快点!”王萧辉手背抹去额头上的汗珠,突然一阵冲击力,让他整个人都往后倒。
  碰!碰!碰!碰!碰!
  挡在他们面前的一具具丧尸被撞倒碾压,面包车飞快地行驶着。
  “哇!有哥,你会开车了!”张志琅兴奋地看着四周不停往后退地景色,随后看向自己的表哥。
  却见潘银有睁着大大的双眼,死死盯着前方,看上去,僵硬地要命。
  “有哥?”张志琅担心地叫唤,“你没事吧?”他们现在的小命都在自家表哥身上,可不要出问题啊!
  “不要跟我说话,不要跟我说话,不要跟我说话。”他现在的心跳得几乎要跳出的感觉,他现在不能有丝毫分散注意力,他好怕啊!妈妈啊!
  见状,张志琅捂住不敢打扰自家表哥,免得一个不小心,他们的小命就不是在那些丧尸身上交代而是在这里交代了,这样想,也不去注意自己表哥,目光落在一旁的王萧辉,只见对方满头大汗在喘气,“阿辉,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摇头,“没事,只是刚才那只肥猪太重,现在有点喘不过气,缓一缓就好。”
  肥猪?张志琅先是一愣随即联想到对方说的肥猪是什么,不禁皱眉,“如果猪都长成那样,那我叫我妈妈不要买猪肉吃。”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比喻,见对方真的在思考,王萧辉不禁捂头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你蠢啊。”
  “啊?”对方话语又小声,张志琅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
  摇头,“没事。”
  “哦。”通常王萧辉不愿意告诉他的事,他怎么问都问不出来,所以久而久之,张志琅也养成对方不告诉自己,自己也不再咨问的习惯。既然这边不能分散他的注意,那边不给自己问问题,张志琅就将目光放到外景。
  不看还好,一看就不得了,“班长啊!!”扑到王萧辉身上惊叫,身材比起王萧辉高大的他这样扑上去,乍一看就像抱住对方似的。
  张志琅看到景象是,班长还有副班长和几名学习较好的同班女学生被丧尸追赶的画面,这里有附近有间学生放学后很喜欢去的饮料室,可能他们放学后就去了那个地方讨论作业或者别的什么。
  既然见到他们被丧尸追赶,如果是不认识的人还可以当作看不见,但是这是认识的人,那就要过良心的那一关。
  邓晓姗原本今天放学后带着几名班级里有官职的同学一起到饮料室讨论学习的问题,却不料随后,发生了让她一生难忘的情景,有人突然发狂咬其他人,一系列的人咬人情景出现了。
  然后她报警,接通电话的那头居然跟她说,现在到处都有暴徒,自己小心点吧,急急忙忙就挂上她的电话。
  暴徒,一开始她还相信的,但是几分钟后,她绝对不相信这个说辞了。暴徒会吃人的吗?暴徒会发出那么可怕的叫声吗?那个样子和生化危机里面的丧尸很像!这是暴徒吗?

丧城之书,稍灵(上)仅代表作家(稍灵)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