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牙痛》, 木原音濑

《牙痛》, 木原音濑

作者:木原音濑
  1

  从左边转进去就可以看到令人联想到外国房子的炼瓦墙,整齐地排列在两侧的房屋都是同样充满个性

的设计。行人所能步行的空间相当宽敞,走着走着就变成了石板地。种植在道路两旁的树木也在灰色的石

地上投下淡淡的光影。

  豪华的宅第和宽广的庭院。想不到自己家里那已经有四十年历史,不但下雨天会漏水,隔音效果也是

极差的老旧公寓,其实也不是羡慕,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种厌烦的情绪,真田俊一不解地歪着头。

  “你在干嘛啦?真田!”

  不知何时已经比他多走了一户人家距离的水泽良臣,回过头来不悦地叫着。为了追上前面的两人,俊

一赶紧加快步伐。

  “都是好大的反房子哦!”

  比俊一高出一个头的水泽居高临下地瞄了他一眼,爱理不理地回答:

  “有什么了不起的?或许因为你们家是公寓才会有这种感觉吧!”

  听水泽那一副看不起人的态度,俊一有一股想要踢他一脚的冲动,但是生气的话就表示承认自己的自

卑感,他也只好咬牙忍了下来。

  “我觉得住公寓不错啊!”

  在水泽身边的秋森圭司看着俊一说:

  “我小学的时候有同学就是公寓邻居,两个人的感情好到我非常羡慕呢!”

  俊一不知道秋森是真的羡慕住公寓还是只为了要替自己说话,不过不管怎么样,自己烦躁的感觉还是

没有得到任何舒缓。

  “啊,前面就是我家。”

  从秋森指的方位看过去出现的一幢特别雄伟的住宅。围墙高到根本看不到里面。

  “恩……”

  把脸转往跟房子相反方向马路上的水泽不署可否地应了一声。在进国中没多久后,俊一就到水泽家去

玩过。在放学的归途上俊一明明什么也没说,水泽却主动提起要借他游戏后把他强行带到自己家中。而且

说是要借游戏的水泽,一回到家里居然把自用的游戏主机、电脑、软体,还有俊一想要得不得了的越野车

自满地拿出来炫耀给他看过之后,就把他赶回家。最后没有借他任何东西。

  俊一觉得跟去还有觉得羡慕的自己实在太过悲惨,那时还真的想过不再跟这种人交往了。没想到隔天

到学校去,水泽却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过来打招呼,好象完全不记得昨天一样的神情愉快,让俊一觉得

自己生了那么多闷气实在很不值得,他虽然心有不甘也只能算了。他到水泽家玩的时候已经觉得他家很大

,但是跟眼前秋森的家比起来,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站在银色大门前的秋森按了对讲机一下说:‘我回

来了’之后,门就无声无息地自动打开。

  一开始映入眼帘的是长长的咖啡色炼瓦路,大得能让车子通过的路旁摆了各式各样的盆栽,竖立在道

路对面的是一座有兰色屋顶的雄伟洋房。

  “快进来。”

  被眼前豪华的景象所慑的水泽和俊一,听到秋森的催促才急忙跟进去。听到门在背后关上的声音让水

泽惊跳了一下。两人回头一看,外面的景象已经被遮断在深锁的厚门之外了。眼前的庭院相当宽广,炼瓦

路中断的地方是一整片绿地。或许是壁边都做成花坛吧,感觉不像从外面看进来的那么闭塞。

  东边一段特别高出来的地方是个令人眼界为之一亮的庭园,高大的树下还摆设着白色的桌子。这景致

让俊一联想到小学毕业旅行到神户时所看到的异人馆……。看到心神有点半恍惚的俊一,水泽不耐烦地粗

鲁的拉了他的手腕一下,叫他快走。先走在前面的秋森转过头来对俊一笑着说:

  “我们家的庭园里有很多花吧?我妈最近迷上园艺才种了那么多花草树木。不过樱桃很喜欢捣蛋,常

常把花木搞得一塌糊涂。”

  看到俊一歪着头,秋森赶忙解释:

  “抱歉,我还没告诉你呢!樱桃是我们家养的黄金猎犬,名字是我妹取的。我本来想取个更响亮的名

字,但是猜拳输给她了我也没办法,明明是只公狗还叫樱桃有点奇怪吧?狗屋在这里。”

  跟在秋森背后的水泽嘟嚷了一句‘什么樱桃?俗毙了。’,看到俊一看了他一眼便要求同意似的问‘

你也这么觉得吧?’

  “不会啊……”

  不满意俊一回答的水泽皱起鼻头哼了一声。

  “要是我一定会取更帅气的名字。”

  都知道是妹妹取的名字了,俊一觉得用这个理由去调秋森就太奇怪了,不过水泽似乎对狗名相当执着

。走到庭院一角的狗屋前,秋森一叫‘樱桃’,一只只有三十公分不到的小狗就从里面奔出来,高兴地在

秋森脚边跳跃。

  “在客人面前要乖。”

  刚开始还不太理主人的小狗,在秋森再三命令下终于乖乖坐好。他抱起乖顺的小狗走到水泽和俊一身

边。

  “要不要摸摸看?”

  秋森怀里的小狗一点也没有面对陌生人时的害怕,反而兴奋地用黑色的小鼻头猛嗅人的味道。伸出手

来的水泽光是被舔了一下掌心就吓得惊叫一声立刻缩回手。

  “它、它想要咬我。”

  秋森哈哈笑了。

  “不会啦,它只是跟你玩玩而已,不会真的咬下去。”

  提听到玩玩两字,水泽生气地把手背在身后。

  “那么凶暴的狗不要靠近我。”

  听到水泽不善的语气,本来在笑的秋森表情有点困惑起来。

  “不会啦,它不会真的咬到你流血。”

  一听到‘流血’两个字,水泽对狗的兴趣就完全消失般地把头转向一边。今天下午听到秋森说家里养

了一只黄金猎犬后,不停说想看的是水泽。明明是本人要求却又出现这种反应,连抱着狗的秋森都不知道

该怎么说才好。

  “借我抱一下。”

  看到俊一伸出手来,秋森如释重负般地把狗狗递出去。把一团金色的毛球抱在怀里的感觉既温暖又柔

软,俊一把脸凑近樱桃还被舔了一下鼻尖。

  “它好亲人哦!”

  “它一点都不怕生呢!所以我家的人都所它大概当不了看门狗了。”

  知道水泽不高兴地看着自己和小狗,俊一佯装不知道。只不过是被狗舔了一下就所是被咬也太夸张了

吧?感觉到小狗在自己怀里蠢动,还以为它已经不想被抱的俊一赶紧放下她来,没想到狗儿却在他的狡辩

徘徊不去。俊一蹲在绿地上跟它玩,摸摸它可爱的肚皮就舒服地眯起眼睛。故意不理它的时候,它还咬住

俊一的学生裤要求玩耍。

  “樱桃。”

  秋森赶紧把狗拉离俊一身边。

  “对不起,它一向很乖的,或许是一次看到这么多陌生人太兴奋了吧!你也很喜欢狗对不对?”

  “恩……”

  俊一回答的是想到想养却无发法养的那一段往事。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俊一在下课回家的半路撒谎能

够,无意中看到一只黑色的小狗。在河边无所事事的狗儿,一和俊一的视线相对就立刻跑过来舔着他的鞋

尖。这只小黑狗非常亲人却没有戴项圈,一定是被人丢弃的。在河边跟小狗越玩越高兴的俊一,直到傍晚

还不想回去,干脆就直接把它抱回家。在门口看到俊一抱狗回来的勇伤脑筋地抓抓头。

  “这里是公寓不能养动物啊!”

  “我们偷偷养着就好了啊!我会好好照顾它,会喂它吃东西也会带它去散步。”

  俊一试图说服父亲。

  “但是……狗会叫啊,一定会被房东知道。”

  “我会让它绝对不要叫。”

  看到俊一哭着拜托,心软的勇也只好答应了。俊一高兴得立刻带它去洗澡,连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抱着

它一起入眠。睡在隔壁的勇虽然抱怨着‘有狗骚味’还是满脸笑容。不过再怎么开心也只有一晚的光景,

隔壁邻居因为听到‘狗的叫声’而向房东抱怨,隔天就被抓到了。

  “我们一开始就说了不能养宠物啊!这里可是公寓啊,拜托你们有点常识好不好?真是的。”

  房东在门口骂人的声音实在太恐,抱着狗狗的俊一缩在房间里不敢出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无法辩解的勇只能低头向秃头微胖的房东频频道歉。看到父亲那卑屈的背影,俊一几乎快哭了出来。

要求养狗的人明明是自己,但他没有勇气出去承认‘是我说要养的’。

  “趁这个机会我把话说明白,其实我并不想租给带小孩的人,因为我们这里是单身公寓。小孩会把房

子弄脏,也会吵得房客不安宁。不过,如果没有迟缴房租的话,我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次可

不行了,我没有办法向其他房客交代。能不能请你们另觅良居?”

  勇小声的回问:

  “我听不太懂什么叫另觅良居啊?”

  “也就是请你们搬出去。”

  房东高压地命令。勇又开始抓头。

  “这可有点麻烦,突然要我们搬出去……”

  房东不耐烦地打断勇的话再度以高分贝喊话。

  “在你们住进来之前不是有签约吗?如果违反了契约上的规定,我有权请你们搬出去。”

  “不好意思,我没有仔细看过契约……”躲在房间里的俊一都看得出来,来时已经面色不善的房东这

下更是脸色铁青。

  “你没有看是你的事,但是你已经签过名,也就是说你承诺遵守上面所注明的一切规定,请你们在今

天之内带着那只脏狗搬出这里!”

  ……中午过后,把行李堆在破车子上的勇和俊一就搬出了公寓。勇把车子开进一家大型超市的停车场

后就不动了。俊一问他在这里做什么,他回答‘打发时间’。勇把头靠在方向盘上凝视着前方,许多人在

超市进进出出。看到有父母带着小孩一起进去的书后,感到一阵悲伤的俊一就抱紧怀里的小狗。发了好长

时间的呆之后,在天色渐渐昏暗、路上已经亮起街灯时,勇才终于发动了车子。

  “要去哪里啊?”

  伴随着引擎的声音,勇恩了一声说:

  “邦彦那里。”

  上冈邦彦是勇的朋友,而且是俊一仅知勇的唯一好友。他虽然说邦彦跟自己同龄,但是看在俊一眼里

,邦彦要来得成熟有成人的气质多了。邦彦的住所就在车站附近,把车子停好的勇对俊一说不能把狗带到

邦彦那里去,就把狗食和水放在里面下车了。看到突然来访的勇和俊一,邦彦没有丝毫不悦地迎接了两人



  “我才刚回来。”比勇还高大的邦彦,脱西装还有把领带从衣领抽出来的摸样都充满了帅气。知道他

们还没有吃饭的邦彦立刻卷起袖子准备下厨,看到他的大手灵活地动了几下之后,几道美味的菜肴就一一

上桌。勇虽然也会做饭,但是做不出几道好吃的菜。都是同样一双手为什么就差不多,俊一实在不解。本

来心情还相当愉快的邦彦在结束了晚餐后,听到勇提出‘让我住两三天’的要求时,眼光就变得像密探似

的锐利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不管邦彦怎么问,勇都答得暗昧。随着邦彦越问越严厉,勇也变得好象闹脾气似的闭上嘴。然而,拗

不过邦彦的追问,当勇把实情说出来的时候却换来邦彦的震怒。

  “你到底在想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公寓是不能养宠物的吗!”

  邦彦的骂声震得俊一耳膜几乎嗡嗡作响。勇噘起来嘴挑绊似的回答:

  “我有什么办法?是俊一自己拣回来的啊!而且又要抓去丢掉实在太可怜了……”

  邦彦额上青筋暴露,从他颤抖的拳头可以知道他是真的火了。

  “就算可怜,但是你做父亲的比教怎么行?事实上,公寓是不能养动物,你明明知道还让俊一抱着期

待不是更残酷吗!”

  看到被骂得抬不头来的父亲,俊一的心跟着刺痛起来,眼泪也就岁之溢出。

  “怎么了?俊一?”

  邦彦赶紧走过来抱起俊一安慰。

  “还不是因为你骂人?”

  虽然害怕,但是俊一宁愿挨骂的是自己。他看到勇被秃头的房东责备、被邦彦怒骂,明明做错事的是

自己,挨骂的却是父亲。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任性会给父亲带来这么大的麻烦。而且,勇对他把狗拣回来的

事一句也没有责骂。邦彦一直抚摸着俊一的头直到他不哭了为止。从此之后,俊一就没有再看过邦彦在自

己面前骂过勇。

  跟狗一起被赶出公寓之后的一个月,俊一和勇开始寄住在邦彦的公寓里,因为暂时还找不到合适的地

方。小黑狗被邦彦公司的人给收养了。因为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养,所以俊一没有给狗取名字。看着小黑狗

搭上邦彦的车子离去之后俊一没有哭泣。直到进房间是勇抚摸着自己的头说了一句‘对不起’时,一直强

忍的眼泪才一口气爆发出来。

  在父亲怀里放声大哭的俊一看到被众人责备的父亲,就算再怎么想养也说不出口了。

  ……之后,俊一就再也没有提出要养过任何宠物。

  “你好象很习惯跟狗玩嘛,以前有养过吗?”

  秋森的声音插入俊一苦涩的记忆中。

  “没有。”

  “为什么不养?”

  “要照顾太麻烦了……”

  俊一随便找个理由推托过去,水泽却在后面干笑。

  “他不是不养,是因为住公寓所以不能养宠物。耍什么酷?”

  被水泽讲出刻意隐瞒的心事,俊一整张脸红了起来。他恨自己的反应为什么如此直接,也恨水泽哪壶

不开提哪壶。

  “对不起,因为我没有住过公寓所以不知道……”

  秋森安慰似的谢罪更让俊一焦躁起来。他明知道秋森没有恶意,却还是热病不住要疑心他是不是故意

在讽刺自己。

  “咦,圭司你回来啦?”

  在尴尬的气氛中一个高亢悠闲的声音响起。一扇面向庭院的窗子打开,一个头发绾得很高的女人看着

这里微笑。她是个四十岁左右,穿着薄桃色披肩的中年美妇。

  “我带同学们来看狗狗。”

  跟秋森似的眼角笑起来有几条细细的纹路。

  “是吗?没有招待你们真是不好意思。快进来吧!我来准备茶点。”

  等窗子关上的时候,水泽咋了一下舌说:

  “我要回去。”

  “咦?但是我妈……”

  水泽耸耸肩,拿出常用的借口来搪塞。在到这里来之前,水泽完全没有提起今天还要补习的事。秋森

欲言又止地看了水泽一眼后就没有再说什么。

  “那我也一起走好了。”

  俊一也不想接受秋森母亲的招待,他不知道该跟同学的母亲说什么才好。搭水泽便车的俊一却被他像

赶小狗似的摆摆手。

  “你可以留下来啊,你又不用补习。”

  水泽的口气让俊一有一种被排斥的感觉。他好想说‘你哪有要补习?胡说八道!’。但是话到嘴边又

吞了回去。正如水泽所说俊一没有补习,也没有参加学校社团活动。在刚跟水泽成朋友的时候,俊一曾经

被他问到‘要不要到同一家补习班补习’,还把申请表给他,不过俊一看一看就丢到垃圾桶里去了。他不

是讨厌补习,而是补习费就要花上勇三分之一的月薪。要是让勇看到申请书的话,俊一觉得他一定会明知

道生活难过,还是叫自己去补习。

  然而,水泽把申请表给俊一的时候已经认定了他会一起去,所以当俊一决定不去的时候,水泽满脸不

高兴地一整天没跟他说话。

  “我走了。”

  水泽一个人回去了。不愿意追上去的俊一只能含恨地背过身去。跟秋森独处诸侯,俊一不知道该跟他

说什么,他跟秋森并没有多久要好。当他想提出回去的要求时右手却被握住了。

  “跟我来。”

  那种感觉并没有令俊一不快到想甩掉的程度,但是他也觉得有必要这么亲密吗?

  “我……”

  被秋森强拉着走的俊一,到半途就粗鲁地甩开他的手。秋森回过头讶异地看着他,随即表情变得像枯

萎的花朵一样悲伤起来,低下头说‘对不起’。被秋森一道歉,俊一就好象自己做了坏事一样不自在。他

不好意思说要回去又不愿意进去。在迷惘的时候门突然开了,刚才那个中年美妇探出头来,俊一不觉紧张

得挺直背脊。

  “我想说你们怎么还不进来呢!你另一个同学呢?”

  “他还要补习就先回去了。”

  “是吗?太可惜了。”

  把飘落到颊边的头发轻轻塞进耳后,女人微笑说道:

  “请进来吧!没准备什么好东西。”

  到了这个地步,俊一再也没有拒绝的勇气。还以为会到秋森房间的俊一,突然被带到有着皮沙发的大

客厅时紧张得双腿发软。墙壁上装饰着表框的油画,一旁的小桌上还放着插满花朵的花瓶。秋森本来想带

俊一进房的,无奈母亲坚持‘有什么关系,你上了国中之后第一次带朋友回来,就介绍给妈认识一下嘛!

’。等母亲走出客厅之后秋森才对俊一说:

  “对不起啊,我妈很喜欢跟我朋友聊天,我每次带朋友回来都是这样。”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耸耸肩。

  “但是,我从以前就很想跟你说话了。在班上你有点沉默寡言,感觉有点早熟……”

  随着敲门声,秋森的母亲端着一个银色的托盘回来,把上面的茶杯和点心依序放在桌上。

  “这是我妈亲手做的。”

  那就像俊一在蛋糕店的橱窗里所看到各式各样设计精致的点心一样,很难想象是亲手做的。

  “这是水果奶油蛋糕,不知道你敢不敢吃?”

  紧张得话都说不出来的俊一只能点头。除了老师和班上的女同学之外,他已经好久没跟异性说话了。

连果汁都不敢伸手去拿的俊一,闷闷想着这种时候是不是该先自我介绍,但是毫无前兆地就开始说出自己

的名字也不太对劲,越想越是迷惘的俊一到最后连对方的脸也不敢直视,只能低下头凝视自己的脚边。

  “呃……他是我同学叫做真田俊一。”

  听到秋森帮自己介绍之后,俊一赶紧‘伯母好’地小声打招呼。

  “好。真田 同学,谢谢你常照顾我们家圭司。”

  他跟秋森的交情根本没好到值得他母亲感谢的程度,不敢否认的俊一又沉默了起来。他来势觉得坐在

这里的人不是自己,应该是池或端田还差不多。

  “圭司是我们家的独生子,可能是因为上下都是姊妹,所以在个性上似乎太温柔了。再家上公立中学

的学生比较杂,我还担心他在班上会不会被欺负呢!”

  “妈,被说了。”

  秋森羞耻地阻止母亲再说下去。

  “对了,真田同学你知不知道车站前那家枞木医院?”

  她指的是大约在五年前开设的一家规模相当大的综合医院。俊一三年前得了重感冒时曾被勇带去看去

。虽然打针很痛,但是护士和医生都很温和。

  “那里就是我们家的医院,圭司的父亲也是里面的医生。如果你哪里不舒服的话,只要说出你是圭司

的同学就可以立刻帮你诊疗。……对了,你父亲在哪里高就?”

  瞬间,穿着兰色工作服的勇掠过俊一的脑海。

  “啊……”

  勇任职于垃圾回收公司,他负责把回收的垃圾运出去处理。小时候的俊一非常喜欢勇的兰色工作服还

有好大的垃圾车。但是,现在的他知道回收垃圾是没有多少人愿意做的工作,而且也不会像当医生一样被

人羡慕及感谢。不过,他了解那是必须要有人去做的工作,况且他也知道勇有多么认真地在自己的岗位上

奋斗,拼命赚钱养育自己。然而,即使他知道自己没有去厌恶的立场,还是不由自主地‘讨厌’回收垃圾

的工作。他不断告诉自己父亲是凭劳力赚钱没什么好羞耻的,但就是无法说出口,也不愿意说出父亲的职

业。

  “我听水泽说过好象是清洁工作吧?”

  惊于秋森怎么会知道的俊一霎时涨红了脸。

  “好象很辛苦。”

  母亲嘴里说着很辛苦,但是语气一点也听不出来‘很辛苦’的感觉。他觉得好象有被人居高临下安慰

的感觉。

  “请用茶点啊!别客气。”

  秋森母亲微笑催促。俊一虽然饿了,但是现在的情绪让他吃不下任何东西。如果可以的话,他巴不得

现在就飞出去。

  “以后也要请你多找国我们家圭司了。”

  俊一不喜欢这个女人,他不想再见到这个女人。嘴坏的人不少,但是像这种把鄙视隐藏在温柔之下的

感觉,更深深伤了俊一的心。


  2


  越远离车站的地方就越是阴暗。街灯的支数慢慢减少,到后来俊一只靠着自动贩卖机或超市的灯光走

着夜里。

  走过熟悉的三叉路口后就看到墙壁对面那栋老旧的公寓。那长方形的公寓把房间隔成像火柴盒似的形

状,光是秋森家的庭院就比这栋公寓还要大了。

  从最旁边一间的窗子里可以看到灯光,勇已经回来了。俊一的脚步变得沉重起来,他今天不想看到勇

那张没大脑的脸。他在门口犹豫了十几分钟,既没有别的地方可去肚子又饿了,只好乖乖回家。

  在门前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俊一突然想到什么,于是伸手转开门把,果然如他所料门真的开了

。虽然已经司空见惯,但俊一还是受不了勇这种不小心。

  “我回来了。”

  一开门进去就看到地上堆了些什么东西,他听得到电视的声音,不过房间却没有开电视。这里的房间

墙壁就像厚纸板一样薄。俊一走进房间,跨过像一条破布似的躺在榻榻米上睡觉的勇,走到衣橱前脱掉上

棉裤和T恤。 也没做什么事的俊一却觉得分外疲累,他有一股冲动想躺在勇身边一起睡觉,不过一睡下去

可能就到明天了。一点小声音是惊不醒勇的。小时侯看起来像巨人般的父亲,在自己的身形已经慢慢追上

的今天,俊一才知道原来他的体格比一般的男人瘦小。

  又瘦又轻浮的勇,一点也看不出来已为人父。两人走在一起被问到是不是兄弟的次数,都已经多到算

不清了。

  “起来啦!”

  俊一蹲在勇的身边捏捏他的脸才睁开眼睛。不过等他完全醒来起码需要五分钟。勇粗鲁地搓揉着自己

的眼睛打了一个呵欠。

  “快点到邦彦家里去啦!”

  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俊一的话,勇边抓自己的头边站起来走到厨房就着水龙头喝水,还发出咕噜的声

音。

  “我才不去邦彦那里。”

  勇站在厨房里回答。

  “嘎?你又跟邦彦吵架啦?我才不要现在到超市去没便当呢!”

  听完俊一的抱怨,勇才一副你上当的表情说:

  “笨蛋,我们才没有吵架。邦彦从今天开始出差三天,我已经把三天的食物准备好了。别担心。”

  勇打开冰箱得意地说。平常总是空空如也的冰箱里竟塞满了各式各样的保鲜盒。勇拿出几个放到流理

台上。

  “呃……兰色的是可以直接吃的,红的要加热……咦,是这样吗?”

  勇皱着眉思索。俊一不耐地把勇推到一边。

  “看了就知道啊!我来弄就好了啦,你去烧开水。”

  俊一把邦彦做好的食物盛在盘上,把该加热的拿去加热。看过一遍之后应该是红的就是要加热的。勇

烧了开水后又躺回榻榻米上。

  “你回来之后有没有洗澡?”

  他那像细线的眼睛微微睁开。

  “……还没。”

  几乎听不到的回答。

  “难怪我有闻到臭味,拜托你赶快去洗澡好不好?我才不要一百年吃饭一边闻你的臭味。”

  勇慢吞吞地爬起来拿着浴巾走进浴室,不到几分钟就冲出来了。他的头发虽然是湿的,但是实在看不

出来有没有洗。

  “有没有洗头?”

  勇用浴巾擦拭着头把脸撇向一边说:

  “有没有洗都一样啦!”
《牙痛》, 木原音濑仅代表作家(木原音濑)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