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大名楼之折柳,冬宝

三大名楼之折柳,冬宝

第(1)页|作者:冬宝--下载TXT全文
  文案
韧条拂面,是他身姿翩跹。
柳絮飞扬,是他轻笑飘荡。
嫩柳抽芽,是他柔情似水。
假戏真做,
仇恨难湮,
万丈情丝化为寸断肝肠。
曾闻折柳送别,
今日折柳,
欲断两人指间红线,
却是藕断丝连。
五年流光飞逝,
昔日折柳断情之人为两人间脆弱丝线,
上崖现身于江湖。
醉梦中春风一度,
原地等候,
愿再次与君相携永随。

主角:惜柳、冰凌

 

第 1 章
「雯......雯雯,你好了没?」一名坐在铜镜面前,被迫穿上女装的俏丽人儿开口问正在自己身上、头上捣鼓个没完的女子。
「快了,哥,你再等一会儿,还有......不许睁开眼睛。」一名俏生生水嫩嫩的女子忙上忙下地为坐铜镜前的人做最后收尾工作,黑白分明的杏眸中忽闪着兴奋的光芒,「嗯......好了,大功告成!哥,你可以睁开眼了。」
那名男子缓缓睁开眼,胆怯地瞄向铜镜,随后瞠目大叫:「啊啊--雯......雯雯,你怎么把我弄成这个样子?你等会儿叫我怎么出去见人啊!」
「呵呵......哥,莫急,我现在就带你去见爹娘哈!」说罢,便拉着那被迫扮成女子的男子的手,一溜烟跑向自己父亲散心之处。
「爹爹--」惜云老远就听见他那女儿的叫喊声,如同魔音入耳般抖了几抖。天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又有什么怪点子来吓他。
当他看到面前的惜雯和惜柳时,险些气的背过气。「你......你这个丫头,居然把你哥哥打扮成这个样子,我......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一个女孩子家,不好好的待在房间里学习礼仪,而且还把那些教礼仪的人个个捉弄个遍,气得她们全部都不干了,还一天到晚尽出些稀奇古怪的点子,你......你......真的要被你气死了,气死我了!」
「我才不要学什么礼仪呢!再说了,哥长的那么漂亮,扮女装不是挺好的吗?偶尔一为之,也不为过了~~」惜雯一撇唇,歪头,扑扇着浓密的睫羽,故做疑惑状,说道。
「你哥是堂堂七尺男儿啊!长的再怎么......那个......咳......总而言之,男人是绝对不可以扮女装!」惜云见惜雯不思悔过,气极,离发飙不远了,「你给我回房去,面壁思过!」
「我~不~要~」惜雯做了一个鬼脸,跃上树,借由树枝弹力,左跳右纵,一溜烟又不知道闪到哪里去了。
「爹,我......」惜柳有些难为情的开口。
「嗯?哦......柳儿,你赶快回去,把这一身东西取下来。你呀!也别总是依着你妹,都快宠坏了。」惜云光顾着和自个女儿生气了,未记起身旁还站着一脸局促不安的惜柳,方才忆起,却见自己儿子俏丽容颜,长叹了声,劝着惜柳。
「没事的,爹。」惜柳宛然一笑,转身,拖着繁杂的衣物回屋。
惜云见那如嫩柳拂面般的柔媚笑容,一愣,嘀咕道:「话又说回来,柳儿这副样子是却是很美啊......」而后叹了口气,心中暗忖:「唉......也是时候该把那丫头嫁出去了,总不能一天到晚都这么疯吧......嗯......就这么办......」
跑到外面晃悠的惜雯忽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揉揉鼻子,疑惑道:「怎么感冒了呢?」
至此之后,不过是一段情将要开始,一段仇将要结束。


第 2 章
亥时,夜深人静,惜云入房,准备就寝。
「云,怎么了?看起来不高兴?」屋内响起一个柔媚的女声。
「除了雯儿那个丫头还有谁,今天简直快把我气死了!」
「呵呵,那孩子又怎么了?说给我听听。」一个女人从黑暗中走出来,一只柔弱无骨的手轻轻搭在惜云的肩上,惜云将那女人搂在怀中,将今天的事情告诉她。
女人听罢,掩唇轻笑。「呵......雯儿古灵精怪,也难免会把她那鬼点子用在柳儿身上......」看见惜云的脸色阴沉,转而改口道,「呃......不过,这次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所以霞......我想为雯儿找一位夫婿好好管教管教她,也让她收收心,不能一天到晚就这样疯疯癫癫满庄乱搞了......」惜云揉着鬓角,蹙眉道。
「马上雯儿就到十六岁生辰了,正好借此机会为她找一找啊!」女人提议道。
「嗯......是啊,那我就明日发请贴,邀请各大山庄、门派的豪杰们,顺便让他们带和雯儿年纪相仿的徒弟和公子来,再逐一挑选,你觉如何?」惜云颔首,赞同妻子的想法。
「嗯!我相信以云的眼光,定能为雯儿寻一良婿的!」女人柔荑轻抚上惜云的胸口。
惜云搂紧怀中的人儿,温柔道:「是啊,就你懂我......」
皎月当空,室内温情绵绵。
∷∷∷z∷∷y∷∷z∷∷z∷∷∷
宴会如期举行,各大门派、山庄都应邀参加,惜云应接不暇,无法再分心思去管他那顽皮的女儿,便让惜柳去照顾他妹妹,并再三叮嘱惜柳看住那丫头。匆匆交代后,又去招待客人了。
「崆峒派掌门到......昆仑派掌门到......火月楼楼主到......」小厮们接连报出客人的名号。
惜柳叹了一口气,转身向雯儿的房间走去,但思绪却飞向了昨日所发生的事情。
昨天下午。
惜柳在山庄的树林中练剑,倏然间,破空打来一颗石子,向他的天柱穴袭来,轻巧的一闪,转身,足尖一旋,朝一棵树破空一划。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自断裂树桩后走出,击掌称赞:「好剑法!」
「这位公子,不知有何贵干,为何要偷袭我?」惜柳冷声开口。
「我只不过是想和你开个玩笑而已......」青年微微一笑,戏谑道。
「只是玩笑吗?一个玩笑要用六成的内力吗?」惜柳依旧冷冷的说。
「连我用了多少的内力都一清二楚。姑娘,果然是高手!」青年脸上还是挂着欠扁的微笑,惜柳不禁气结。
「姑娘?!」惜柳咬牙切齿的说。
「是啊......我见你的武功不错,想必你一定避的开,所以呢......姑娘,你就不要生气了!」
惜柳额上青筋暴凸,用绝对百分之百阴冷的声音对那人说:「你再叫一声姑娘试试看。」
「啊?」然后青年一拍手,含笑道:「对了!对不起啊!我忘记问你的名字了,我叫冰凌,敢问姑娘芳名?」
额上已是青烟缕缕,惜柳不敢保证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被这人气成内伤。抬手舞剑,在开阔的草地上留下用隶书写成的「惜柳」二字,随后转身便走,留下那青年独自在那里。
望着惜柳的身影渐渐远去,冰凌嘴中轻声念出:「惜柳。惜柳......好名字,姑娘。」等到他发觉惜柳早已不在原地,于是便拔剑略作修改。
∷∷∷z∷∷y∷∷z∷∷z∷∷∷
惜柳边走边想,不知不觉中偏离了方向,向那树林走去,等到了那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后悔了。
无奈的摇摇头,只好继续走下去。当看到昨天那青年留下的「杰作」时,头上不禁冒出缕缕轻烟,纤细的身子气的发抖。一瞬间,所有的涵养消失无迹,随后而至的便是狂怒的咆哮声。「啊--啊--气死我了,你这个大混蛋!」声音回荡,震起飞鸟无数,外加鸟类们独家特制「炮弹」点点。
「咦,你叫我干吗?柳?」突然间冒出一个声音。
惜柳听到后,拔剑,迅速转身,剑尖指向从树后窜出冰凌,俏脸因生气而绯红,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你那是什么意思?」
「啊?」冰凌一怔,然后眼光一转,看到了自己昨日「杰作」时,嘴角勾起一个大大的微笑,「噢......我懂了......你看到了我对你表明的爱意,心中一荡,被我迷的神魂颠倒......可是你喜欢我就给我一个拥抱嘛!干吗一见到我就用剑对着我......」忽而一脸了悟的表情,一击手掌,「我明白了,你想说我玷污你的清白,坏了你的名誉......你放心~~我会绝对会对你负责的。好了,好了,可以把剑移开吧!总这样举着剑,手臂会很酸的,我可是会心疼的。」而后看到惜柳快要喷火的眼睛,一抬手,撩了下额上的刘海,顾影自怜地叹道:「唉......我知道自己长的风流倜傥人神共愤迷死天下所有男女,但你不要总是盯着我看啦......」又跺了跺脚,「人家......人家会害羞的嘛!」说完,脸上还果真荡起一丝红晕,单手捂住脸,故作羞涩状。
惜柳被对方这样糊弄,头难免有些晕。缓缓放下剑,压住怒火,指向那边的「杰作」,厉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要干吗?」
「呃......什么意思?就是我喜欢你啊!至于后面哪个问题,恐怕要用你的身体回答我了......」眼底闪过一丝狡黠,身形一动,反手束缚惜柳的两只手,手上力道一紧,长剑落下。
惜柳脑袋还未反应过来,自己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等回过神后,自己已经被冰凌桎梏在怀里了。
惜柳脸上迅速升温,结结巴巴地问:「你......想干什么?」
冰凌低下头,邪魅一笑,答道:「你不是问我想要干什么么?我在做给你看啊!」说罢,便低下头在惜柳的唇上轻轻啄吻,尔后乘对方惊讶之时,双唇微张之际,唇覆了上去,舌长驱直入,四唇缠绵,舌与舌不停的缠绕,相互纠缠不休......
惜柳睁大了眼,僵硬着身体,让对方尽情轻薄,心中反复仅有一句话:「我被强吻了......而且对方还是个男人。」
在惜柳快要窒息的时候,对方终于放开他的唇,全身无力地瘫软在对方怀中,大口大口地呼吸,脸上的红晕久久不得散去。
冰凌伸出手捏了捏惜柳的嫩脸,凑到对方耳边,轻吹一口气,调侃道:「怎么样?这个答案不错吧!」
惜柳的脸又添红云一片,指着冰凌。「你......你......」听见远处有人脚步声传来,急忙运起内力,从冰凌怀中挣脱出来。随后拾起落在地上的剑,剑尖指向冰凌,咬牙切齿的吐出几个字:「你这个大混蛋。」身形一动,飘然离去,只剩冰凌留在原地。
指腹轻抚过自己的唇,望向那抹淡绿身影,黎黑的眸子中闪过一丝阴冷,冰凌轻笑道:「你还真是可爱,那么......我一定要得到你,然后......再毫不留情的毁灭你!」
∷∷∷z∷∷y∷∷z∷∷z∷∷∷
惜柳施展轻功,在心中咒骂道:「那个大混蛋,居然强吻我,呜......」想到刚才那一幕,脸又红了。
足尖一点,落在了惜雯的房门前,轻轻敲了几声,压低声音喊:「雯雯,是我,开门。」
「吱嘎」一声,门开了,惜雯迎面扑来,把惜柳吓了一大跳。
想把像八爪鱼一般紧紧黏着自己的惜雯拨开,可是惜雯不但不松开,反而抱的更紧了。惜柳无奈的摇摇头,拍拍惜雯的背,道:「雯雯,怎么了?有什么事,先放开我再说。」语毕,惜雯就放开了惜柳,抬起头,如被抛弃的小狗般可怜兮兮的望向惜柳。「哥......我不要嫁人。」
「呃?」惜柳一愣,心忖:「这小丫头怎么就知道了?爹娘还打算新婚那天,把这小丫头压入洞房呢!」
惜雯见自己的哥哥沉默不语,自袖中拿出一块手帕拭了拭眼睛,眼泪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叭哒叭哒直掉个不停,还伴随着惊天动地泣鬼神的哭声,边哭还边叫:「呜哇--呜哇......我不要嫁人......爹娘不要我了......哥不疼我了......呜呜......大家都不要我了--」
惜柳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惜雯哭声,那哭声可谓是震慑天地,不把庄内的所有人都引来、庄内能跑能飞能跳的动物都吓跑,决不罢休。
惜柳慌了,赶紧捂住惜雯的嘴,把她推入房内。惜雯被捂住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一进房间,惜柳放开了手,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道:「雯雯,拜托你!别哭了,好不好?」
惜雯点点头,却依然抽抽嗒嗒的说:「呜......我不要嫁人......呜......我不要嫁人......」
惜柳叹了一口气,轻柔的抹去还挂在惜雯腮边的泪珠,劝道:「雯雯,你也不小了,马上就要到十六岁了,到了该嫁人的时候了。」
惜雯抓住惜柳的袖子,轻晃着,撒娇道:「哥,哥......我知道你最疼我,可是我是真的不想现在就嫁人,你就帮帮我嘛!而且我又没说一辈子都不嫁人,只不过不想这么早早的嫁给一个我从未见过的人啊,我想遇见一个我喜欢的人,然后再以身相许嘛!好不好,哥--我真的不想嫁给那个什么落雪楼楼主,你就帮帮忙嘛!」
被惜雯这样一晃,不禁有些头晕,再加之昏沉的头,意识朦胧地答应她:「好吧,我答应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呜哇!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说完,扑到惜柳身上,搂住他的脖子,像小狗一样蹭着他胸前的衣服。
「咳,咳咳......那个......雯雯,我......快不能呼吸了......」惜柳就快被搂的窒息了。
惜雯松开手,一本正经的看着惜柳,道:「我要逃婚!嗯......哥,你就在我新婚那天代替我成为新娘子吧!」
「新娘子?」惜柳背部不自觉地起了疙瘩无数。
「嗯......是啊!哥,反正你又不是没扮过女装,嗯......就这样定了!在我新婚那天,你就随便找一个借口,然后到我房中,换上嫁衣,找个借口混过那夜就行了......」惜雯直接敲定答案,不容惜柳再做辩驳。
「哦,我知道了......」惜柳茫然地应道,「若没有其他的事情,雯雯,我先回房了。」
「嗯......哥,你走好。」惜雯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笑容,可那笑容怎么看都像某种动物。惜柳摇摇头,离开了惜雯的房间。
等惜柳走后,惜雯拿出那块手帕,浅浅一笑。「原来在这上面抹些辣椒粉有这么大的作用啊......哥,对不起咯!为了你老妹的终生幸福,你就暂且牺牲下吧~~」

第 3 章
宴会如期而至,庄内庄外到处张灯结彩,所有宾客到齐,就座。
惜柳刚坐下,一名类似牛皮糖的不明物体粘了过来,脸上依然挂着很欠扁的笑容,向自己打招呼:「呵......好啊,柳儿,我们又见面了。」
惜柳目不斜视,装着什么都没听到,当那人是空气。
冰凌见他噤声不语,又继续道:「柳儿啊--几天不见,你再见到时我还是会害羞啊!不过,不要紧的......我再给你几次那个『答案』的话,你便不会羞于见我了。来来......莫要觉得害羞,我们再来一次。」伸出手,就要去挑惜柳的下颔。
惜柳一听,急忙避开狼手袭击,转而面向冰凌,瞪着对方,压低声音威胁道:「你不要得寸进尺啊!上次是我不小心,没注意到,这次定不会再让你得手了......」
「咦?」冰凌一挑眉,邪笑道,「是吗?那好,我们就再来一次,看这回是不是你不小心......」
惜柳从座位上蹦起来,指着冰凌的鼻子,「你......你......」了老半天,却吐不出除「你」以外的话,可脸红的有若朝霞。
冰凌一抬眼,才见惜柳今日穿的是一件淡绿长衫,以纨素束腰,合适的剪裁衬托他的身材愈加修长,如同从画中走出来的仙人一般......冰凌脸上的笑容又增添了几分,但在惜柳眼中却是异常诡异惊骇非常。
「柳儿,不得无礼!你怎么可以用手指着客人?况且那还是你未来的妹夫。」刚接待完一部分宾客的容霞见自己儿子如此不礼,发话呵斥。
「妹......妹夫?」惜柳十分惊讶。
「嗯......是啊。我还要去招待其他的客人,你就和你未来的妹夫好好培养感情。」说罢,容霞便离开了。
惜柳转过身,一脸的「我绝对不相信」的表情,对冰凌说道:「你......你就是落雪楼楼主,我从来都不知道......而且你还是我未来的妹夫。」
「呃?」冰凌的笑容收敛了一些,一眯眼,道,「谁要你从来都没问过我的身份,当然不知道。唔......至于那个嘛,是前些日子定的,原因嘛......一切尽在不言中。」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是特地为了师父来仇人家跑一趟的吧......
「是吗?我知道了。」不知怎么的,惜柳听了,心不禁一抽,有些憋闷。
∷∷∷z∷∷y∷∷z∷∷z∷∷∷
当惜柳沉溺于思考中,宾客席上一阵喧闹,抬头一看,原来是雯妹出来了。
粉色的罗裳,让惜雯少了几分淘气,多了几分秀美和灵气;素色带子束腰,显现出仿佛轻轻一握就要折断的纤腰;身上晶莹的饰物,使她多了几分娇媚。整个人看上去,娇贵而不失灵气,柔媚而不失倔强,整一个二八芳龄的大家闺秀最好范例。
惜雯缓步走到惜柳面前,扬起粉扑扑的瓜子脸,凑到他耳边,细声嘟哝道:「哥--好烦啊......这些东西弄了我两个多时辰,还要一步一摇的走路,我都快累死了......」
惜柳听闻,微微一笑,心中无奈笑叹。
惜雯走向冰凌,对他甜甜一笑,欠身一衽,柔声道:「想必你便是冰凌公子吧!惜雯在此有礼了。」
「哪里......你以后就是我的妻子,就不用如此客气了。」冰凌对她一笑,算是回礼。
惜云在旁点点头,心忖:「这丫头终于有点女孩的样子了......」清清嗓子,道:「好了!既然马上就要成为一家人了,就不必有那么多礼节了。来来......大家就座吧!」
惜柳慢慢坐下,瞅见雯妹和冰凌谈笑风生。他们在一起,男才女貌,天作之和,心中不禁一紧,偏过头,避开眼前这一道宴会上的亮丽风景,殊不知那两人却是各有各的心机。
惜云看到自己的女儿和冰凌这么和的来,正好顺水推舟,定下了婚期。「那么,我现在宣布雯儿和冰凌的婚礼就在十日后举行......」
惜雯听罢,双靥羞红,娇声叱道:「爹--」
「呵呵......没关系的,我相信冰公子......喔,不,是冰凌贤婿一定会好好待你。丫头,你就放心爹的眼光吧!哈哈......」惜云几杯酒下肚,有些不胜酒力,俊脸薄晕,醉醺醺的说起胡话来。
容霞见状,知是相公的酒又喝多了,连忙上前搀扶,笑脸迎向众宾客,道:「对不起,各位,我和云哥先退席了,大家不必客气,尽情畅饮吧!」
在座的一名中年大汉豪爽的说道:「嫂夫人,不要紧的!云大哥就是这样,一喝多就醉,你就带他下去先醒醒酒吧,我们不会辜负你的一片好心的......」
容霞微微一福,搀扶着夫君回到房中了,剩下宾客们和自己的儿女在那。
∷∷∷z∷∷y∷∷z∷∷z∷∷∷
众人酒足饭饱之后,纷纷告辞离席,只剩下惜柳、惜雯和冰凌还在。惜柳不停喝酒,杯不够,用坛。衣衫早就被酒所打湿,面色酡红,修长柔韧的身材在衣衫下若隐若现。冰凌目不转睛盯着醉酒后媚色无双的惜柳,但惜柳本人却毫无感觉到一旁火辣的视线。
冰凌撇开头,轻咳一声,询问身旁杯筷交错的惜雯:「请问,惜雯小姐是否可以与我到外一叙?」
惜雯停下手中的筷子,用丝帕优雅的擦了擦嘴,颔首道:「可以。」
倏尔,惜柳把手中的酒坛往地上一摔,自座位上站起来,一步三摇的晃到冰凌面前,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抬起头,醉醺醺的呢喃道:「你这......呃......大混蛋,还说喜欢我,呃......再过十天,你就要呃......成为我妹夫了,你太坏了,呃......呜......」见主动抱着自己的人儿紧蹙的柳眉,彷徨无助的面容时,冰凌不由心中点点抽疼,连把他拥入怀中,细细安抚,但怀中的人儿不依,不停敲打冰凌的背部,「为什么要我对你不怎么讨厌你的时候,却要成为我的妹夫呢?为什么?」
冰凌只好一下下的轻拍惜柳的背部,不动声色地抚上他的睡穴,让他沉沉睡去。
「咳咳,咳--」一阵咳嗽,提示着冰凌还有其他人在。
冰凌尴尬的回头,勉强勾起唇角,道:「呃......这个......」
「那个......我--什么都没看见。」惜雯朝冰凌眨眨眼,俏皮一笑,唤来小厮,吩咐道,「你们把我哥送回他房间内,就可以退下了,我和冰凌公子还有一些事要谈,就不必等我们了......」
冰凌轻手轻脚地把倚在怀里的惜柳交给小厮,对惜雯微微一颔首,道:「请!惜雯小姐,我们边走边谈。」
惜雯同冰凌缓步踱出厅堂,来到位于厅堂不远的荷轩。
在皓月的照映下,岸边的柳树的斜影斑驳打在荷花上,使夜晚的荷花比起白天那娇柔而出淤泥不染的荷花多了一层神秘感。
冰凌和惜雯在一棵柳树前停下,暗色树影罩住了两人的身形。
惜雯毫不疑迟,开门见山道:「我不想和你成亲。」
「咦?」冰凌一听到是吃了一惊,心忖:「不知道谁刚刚在厅堂中表现的那么积极,唉......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啊!」
「我知道你也不想和我成亲。」惜雯一针见血地指出对方心中所打的算盘的一半。
冰凌一怔,眉高高挑起,问:「你何以见得?」
「哼!不晓得刚刚谁在大厅抱着我哥,那个情深意切啊......那个心痛啊......唉......只不过有人记性不好,刚出厅堂就忘的一干二净了,唉......我那可怜的哥哥啊!负心人那!」惜雯以前活泼顽皮的个性在一日压制后全数释放,硬是把冰凌逼出了一身的冷汗。
冰凌又好气又好笑,看着面前古灵精怪的丫头,只好双手一合,低声下气的哀求道:「好好......大小姐,我知道是我不对。呃......但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大声的说啊?等会被其他人听见可就糟了......说不定,明日我们就可能会被压入洞房......哇呀!你......你干嘛咬我?」冰凌捂着被惜雯咬到的手,一脸无辜加无奈。暗忖这丫头咬人真厉害,真不知道她前世是不是一只很会咬人的小狗。
惜雯水灵灵的大眼一瞪,指着冰凌的鼻子,说道:「哼!我就咬你又怎样,竟敢吃本姑娘嘴上豆腐!你是活腻了,还是活的不耐烦了?还有!你肯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哥的事,否则我哥今天才不会这样,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红杏出墙或强抢良家妇女的事,老实交代!在本姑娘的地盘上一向都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抬起另一只未受伤的手,蹭了蹭一直被惜雯点的可怜鼻子,苦笑道:「大小姐,我真的没有做你所说的那码事,更何况那个红杏出墙也不是用在我一个男人身上啊!」再说了,柳儿一定是气我们在大厅上那么暧昧,始作俑者也有你一份啊!不过后面这话可不敢在惜雯面前说,否则不知道自己身体哪个部位又要遭殃了。
「唔......好象是啊!呃......算了,这件事我想你自己会有解决的办法,我找你的主要目的是想让你配合一下啦!」惜雯皱起柳眉,挥挥手,切入今夜主要目的。
「什么事?」
「我要逃婚!」
「咳......咳咳--」冰凌听了,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到,「逃......逃婚?」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重复了一遍。
「是啊!喂......我说你啊,嘴巴不要张那么大,口水快流出来了。」惜雯没好气的嚷道。
冰凌暗暗一笑,道:「怎么?难道我长的不够风流不够倜傥吗?居然让你一看见我就想逃走......唉......我真是太失败了!」
这回被口水呛到的是惜雯,捶胸顺气了半天,指着冰凌道:「你!你!你不要这么自恋好不好啊!我的意思是:我现在才十六岁,好多事情都不知道,而且我也很少出去,我才不想这么早就嫁人呐!外面的世界多好玩啊,呵呵......等我出去了之后,一定要好好的玩个遍!」然后贼贼一笑,对冰凌道:「我走之后呢......我哥就交给你了,洞房的时候要温柔点喔!」
「洞房?」冰凌一愣,不过很快就领悟了,同样贼贼一笑,道,「我懂了!不过你不可以一个人出去,嗯......要不这样吧......冰玉!我知道你在附近,出来吧!」
惜雯只觉得一阵冷风迎面卷来,风止,看到冰凌身后站者一名神情淡漠冰冷的男子。
冰凌把冰玉推到惜雯面前,道:「冰玉现在就暂时借你用用吧!他会保护你的安全的,没错吧,玉?」
「嗯......」冰玉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嗯,好啊!我出门正好想有一个伴,冰凌,谢了。」转身面向冰玉,对他打招呼,「你好,冰玉,我叫惜雯,过几日就你陪我一起逃婚吧!」
「嗯。」冰玉平板着一张脸抬起头,看了一眼惜雯,便又低下头。
「啊?喂!你不要不说话啊,大冰块,喂......」惜雯见对方低头不语,逗弄之心大生。
冰凌在旁边负手而立,勾起唇角,对惜雯吩咐道:「那么,我先走了,你们好好培养感情......那个......你可不要言而无信啊!」
惜雯回过头,同样抱以微笑。但在一旁站立的冰玉看来,这两人怎么看都像是把老虎做挡箭牌的某种狡猾生物。

 

第 4 章
惜柳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在房中,而且头疼的就快裂开一般,朦胧中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清澈而略带磁性,熟悉却有些陌生。
「冰公子,早上好。」站在惜柳门外候着的丫鬟向迎面走来的冰凌问安。
「嗯......那个惜公子......他怎么样了?」冰凌一颔首,神情中有着淡淡的冷漠,开口问道。
「不知道,公子还未醒来。」丫鬟垂首,恭敬答道。
当惜柳听到冰凌的声音之时,立刻清醒。「吱嘎」一声,门被推开了,一名身形修长的人走了进来,用脚趾想都知道是冰凌那混蛋。
「醒了?」
「嗯......」惜柳慢慢从床上坐起,一手支撑着身体,一手抚着不断抽痛的额头,「头......好痛。」
冰凌端着碗,坐在床边,揽过惜柳的肩,将对方纤细的身子倚靠在自己身上,把手中的碗凑到他唇边,柔声道:「来......把这碗醒酒汤喝了......」
惜柳乖乖喝了下去,疼痛的感觉渐渐褪了些下去,脑中浮现昨晚的情景。自己昨天竟然发了酒疯,对象还是现在正揽着他肩的男人。惜柳脸色绯红,想从冰凌的钳制中挣脱,但无奈冰凌的手死扣自己的肩,无法动弹。「你......放开我。」
「咦?昨天你还对我那么热情,又是亲吻,又是投怀送抱的,今日怎么就变的如此冷淡了?呜......我好伤心啊!」冰凌低下头假声啜泣,另一只手却不着痕迹的环住惜柳的纤腰,往怀里一带。
「你......你......快放开我......」惜柳触及对方结实的胸膛,大力挣扎起来。
「让我抱一下有什么关系,昨天你还对我投怀送抱的,乖......不要再动,否则我一不小心欲火焚身,就在你房内『吃』了你......」因怀中的人挣扎,冰凌有些气息不稳,凑到惜柳耳畔,丢下一个警告。
惜柳听罢,俏脸羞如朝霞般红灿灿,却没再胡乱挣扎,改为狠狠捶着冰凌的胸膛发泄怒气。
「喂......你打够了没?打够了就轮到我了......」冰凌邪邪的笑着,向惜柳那诱人的红唇吻去。
刚要一吻芳泽的时候,门口传来一声足已让大地都抖上三抖大海都晃上三晃的「狮吼」,「哥--」
「砰」的一声巨响,可怜的门被一脚踹开,惜雯如同旋风般卷入房中,两人被火烧似的急忙分开,但依然掩盖不了脸上的淡淡浅浅的红晕。
惜雯无视两人的不对劲,径直扑到惜柳身上,小狗似的闻上闻下,尔后,撇过头,一吐舌,埋怨道:「好重的酒味......哥,你昨天到底喝了多少酒啊!难闻死了!」
「雯雯......是否可以从我身上起来?」惜柳脸色微赧,拍拍自个顽皮妹妹的肩,轻声问道。
「喔......」惜雯从床上跳下,蹦到冰凌身边,亲昵的挽着他的手,娇滴滴地说道:「凌......我找你好久了,原来你在我哥这啊!我们一起去向爹娘问声好吧?」转过身,问惜柳,「哥,你要等会再来吗?」

三大名楼之折柳,冬宝仅代表作家(冬宝)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三大名楼之折柳,冬宝》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三大名楼之折柳,冬宝》全文TXT下载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