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后还是……(落跑王爷·前篇),kashi

最后还是……(落跑王爷·前篇),kashi

第(1)页|作者:kashi--下载TXT全文
  1.亡国

我很喜欢境缘宫里那池白玉般晶透无暇的白莲,沁人心脾的香气伴着四皇兄那悠扬柔情也有些寂寞的琴
声,于是整个身心都清静了;也爱在辰朝殿前看辽阔深远的蓝天,如火燃烧的夕阳,瑰丽的鳞鳞浮云,想
把自己站成一棵老树;喜欢在没有月亮的夜里,躺在阿娇给我早早准备好的躺椅上,望着天上繁星,有时
会很平静,有时又激动地不能自已;与母亲坐在一起吃饭时,最爱看我往她碗里夹菜时,她那如暖冬阳光
般的微笑,然后温柔的对我说好些我至今难忘,以后也绝不会忘记的话;我终年有阳光照射的书房;我收
集的那些各式各样的小石头;我舍不得拿来喝水的通体翠绿的瑞婵古玉杯;我闲暇无聊时画的一张张画;
胡太医给我带来的民间的小玩意儿;我屋子里永远弥漫着的淡淡草药香气;我可爱又很有正义感的小宫女
阿娇,曾一次次的跳出来把我护到她羽翼下......

但一切的一切......都成了云烟,同时也带走了我所有的秘密,等到那些人提刀进来时,要面对的只是人
人口中那个长年体弱多病吊着半口气,离蚩国最无能且不学无术的五皇子--夏煋明。

外面很吵,许多的人在慌慌张张地跑来跑去,不知谁在很远的地方惊慌地大喊了声:"快逃啊!敌军攻
进来了!!",于是尖叫声一片,脚步声更凌乱了。
我叹一口气:母亲啊母亲,莫非你早已预料到今天,才会在那个男人死后不久便随他而去?

门突然被很粗鲁地推开,进来三个人,是姐姐的贴身侍卫和丫环素妍,神色都绷紧着。
"请五殿下移驾辰朝殿。"素妍的声音是一种强装镇定的冷淡,而那两个侍卫则不由分说架上我就走人
。早就习惯了,我一直是这样被对待,而宫里那些对我好,知道我秘密的人都已不在。

昔日美轮美奂神圣庄严不可仰视的辰朝殿居然变成这样的不堪,我心中无限感慨,一点辛酸,毕竟是熟
悉了也喜欢了多年的地方之一。就像眼前的这个众多男人为之倾倒的女人,不光是她的美貌,还有她的智
慧,不输男人的胆识和强硬手段。人人说她是深宫中的一朵光彩四溢的奇葩,却带着甘甜致命的毒。对我
而言,她只是我的姐姐--夏玉婵,离蚩唯一的公主,现任的女皇。
可是,这样出色的她依然敌不过那个韩王,自殷国攻离蚩始,除了最初的几场小胜便节节败退,直至今
日被攻陷首都。
面前的她已不是平日那个沉着冷静,叱咤风云,高高在上的女皇。面色白如纸,双目燃着熊熊怒火,咬
紧的双唇失了血色,手握三尺青锋,身子因为巨大的愤怒和羞耻冲击而在不自主地发着抖。可就算在这种
情况下,她依然注重外表,依然是离蚩国最美丽的女性。

"陛下,五殿下带到。"
她阴阴地扫了我一眼。
我没有刻意地像平常那样装,人心都乱了,不会有人来在意我的"异常",所以只是只字未说淡淡的看
着她,她已移开了视线,却在案几上拿了一盏酒,走到我跟前,把酒杯往我面前一晃,"把它喝了!"
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可我还不想死。
"皇姐,我不想死。"
一个耳光立刻甩上脸,她杏眼圆睁指着我的鼻子大骂,"怕死的废物!你以为你能长寿啊!要不是天天
靠那些稀世名药续着你那半条命,你早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我心中叹口气,我总不能照实对你说:因为我不想死,所以就算你给我灌天下第一毒,也只会让我痛苦
上一段时间,却要不了命吧!

"来人,给我抓紧他!"皇姐眼中的阴冷、悲愤和绝望,使得她的脸显出一种恶毒和疯狂,我不由打了
个冷颤,她竟被逼到如此地步。
双手被擒反扣在背后,后颈被抓住,我动弹不得,皇姐使劲抓着我的下巴朝我嘴里猛灌,灌得太急,我
呛了好几下。
"咳咳咳......"被放开时,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猛咳不止,从喉咙到胃都是针刺火烧般的剧痛,皇姐忽
地仰头狂笑,我艰难地抬起头看她的表情却分明是在哭。
一股更呛的甜腥涌上,我忍不住一张口,一大口血涌出来,全身冷汗出个不停,眼前的景象也开始模糊

外面突然传来很多脚步声,"嘣!"门被很暴力地踢开,皇姐不笑了,我看着她的表情越发狰狞,魑魅
魍魉般的可怖,她"唰"地举剑直指门边,几乎是尖叫着:
"韩王!我便是死也会化为厉鬼缠住你!!"说着举剑便抹脖子,但闻"当"一声,皇姐大叫一声剑掉
落在地上,有几个人影立即冲上将她牢牢制住,她怒不可遏地大叫。
我滩在地上,实在无力去细瞧这个殷王长什么样,眼皮很沉,身体里像火烧,却还在不停的出冷汗......
恍惚中感到有人不甚温柔地将我拖起来,粗鲁地往我嘴里塞了颗药丸之类的东西,下意识地咽下......
我听见一个声音在很远的地方说,"哼!想死,没那么容易!!"
我想说,我的确不想死。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皇姐愤怒的谩骂声时有时无地飘了过来。

然后,我恍恍惚惚感到我被扔回了地上,刚才那颗好像是解药,火烧般的刺痛感小了点。拼命拉住最后
一丝要飞逝的意识,分辨着耳朵里的声音,皇姐和刚才那个塞解药给我的人在说着什么......
皇姐在叫骂,我听不真切她在说什么,只是从语气判断很恶毒。她似乎叫那个人"韩王"......韩王的声
音却是如千年寒雪般的冷彻透骨,嘲讽藐视之意再明显不过。
皇姐似乎更火冒了,尖锐的嗓门震得我脑袋疼,然后我听到"呲"一声划破空气衣帛撕裂的声音,皇姐
的尖叫声中充满难以想象的惶恐和羞愧!
我一震,死命撑开眼皮,她的华美锦衣被撕裂,白皙妙曼的酮体引起一片抽气声和一两声不怀好意的笑
声,她的脸红得在滴血,瑟瑟发抖抱着身子。
殷国的韩王,年轻而俊美的帝王,以藐视众生的姿态,脸上带着胜利的快意和不无讽刺的冷笑,盯着我
的皇姐,字字如冰刀,"果然是个倾城的尤物!"
我一咬牙,用尽全身气力直扑到皇姐身上,使劲抱住她,说了句:"不许碰她!"然后,便是吞没我的
黑暗......

等我睁开眼时,已是在摇晃前行的马车里。支起自己酸软无比的身子,我掀开车帘,刺眼的阳光让我不
得不眯起眼,跃入眼帘的是浩浩荡荡前行的殷国军队以及......战争中的俘虏。
一时半会儿,我反应不过来,难道我离开离蚩了?离开自己的国家了?
"夏公子,夏公子。"我陡反应过来,对啊......离蚩已经亡国了,我也再不是什么皇子了。
看向说话人,是个年轻的将领,神色间对我尚有几分客气,"公子你醒了就好了,可还有什么地方不适
。"
我摇摇头,虽服下了解药,但剧毒还是伤了我不少元气,现在根本用不着装,在他人眼中十足十的就是
一病入膏肓的病秧子。
"无大碍。请问,我姐姐现在身在何处?"
"在前面的马车里,夏公子请放心,令姐现在很安全。"他的目光坦诚。
倒也是个心地纯善之人,我微微一笑,"多谢。"
他似乎愣了下,又问道,"夏公子可饥渴?有何要求的话也尽管说,薛某会尽力办到。"
原来是殷国大将薛晋毅,果然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不饿,只是想暂时清静一下不想被打扰,薛将军
请见谅。"
"那公子请好好歇息,有何事的话请叫薛某。"

我点点头,放下帘子坐回马车中,胸口忽然一阵抽痛,不禁失笑。看来这个韩王不打算放过我,给的解
药剂量只能解一半的毒,这余毒我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化解了。不过这样一来,功力全部恢复恐怕最少要一
个月啊......
 唉......也罢......就算痊愈了,我也不能弃姐姐于不顾一走了之,虽然她不喜欢我,但毕竟血浓于水,而
且......也是我在皇室中唯一还在身边的亲人了......

 一路上,我都是昏昏沉沉,睡睡醒醒,心中一直反复念着"玄心咒",这是恢复功力的最好方法。幸得
薛将军对我尚算照顾,送水送饭有时还送药,一些防治风寒的药。我也觉得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也就知道
离殷国越来越近了。
 除了他,我也几乎没见过其他人,醒着的时候,周围除了马蹄声和车轮声及士兵们的几句对话,就没什
么声音了。很安静,有时觉得自己已经被遗忘了,于是就想,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便又沉沉睡去。
大概过了大半个月,昏睡中我似乎听到耳中忽然涌进许多声音,好像有很多人在欢呼,在歌唱,在喊"
韩王陛下万岁!万岁!......"
也有人在大叫,"看啊!那两辆马车里的就是离蚩国的皇子和公主!"
一笑了之,不置可否。但于混杂的各种气息中,我却捕捉到一丝不寻常的妖气,奇怪了,照理说像殷国
现在这样强盛的国家,光天化日之下不该有妖魔出没的啊?

走过市集,又渐渐安静了,我听到了沉重的城门打开的声音,到殷国的皇宫了,我却愈发感到一种奇异
的气息,不同妖气却又有几分似妖,分不明善还是恶......
马车停下来了,帘子掀开,薛将军探进身说,"夏公子,到皇宫的内宫了,请下车。"友善地向我伸出
一只手。
体内的毒已经差不多化解,只是体力和功力还未完全恢复,但我婉拒了他,这个时候还是该表现出一点
一国皇子的气度,即便我是个俘虏。

我弯腰下了车,站定身,看到姐姐就在我几步之遥外。她瘦了,脸色很不好,但腰依然挺直,高贵地如
风中百合,这个要强的人啊...... 
见了我,她翕动了下嘴角,但依然什么也没说,我走上前,轻握住她的手,这个我和她从来没有过的亲
昵动作显然她始料未及,有些吃惊地看着我。
"姐姐,这么多天,你可好?"
她轻咬了下嘴唇,声音有些微沙哑,"还好,他们还不敢怠慢我!......你呢?"
"我很好,多亏薛将军照顾。"我把她的目光引向薛晋毅,她轻轻颔首以示感激之意,薛晋毅从容大度
一笑,这种气度,离蚩国的臣子中无一人能及。

"皇上驾到,幽王殿下驾到!"
姐姐握着我的手一紧,我看见她眼中迸出的深深仇恨和怨愤,是宁为玉碎,誓死要复仇的决心,她依然
还执著着。我知道此时说什么也没用,也只能紧紧回握住她的手,至少,现在不能让她觉得孤独。
一队人走到了我们跟前,我看向来人,最前头的两人是韩王和一玄衣玉冠男子--自然,他便是幽王了


"啧,啧。"幽王手持玉扇,感慨万千地击着手掌说,"妙人,妙人!离蚩女王果然是有着惊世美貌,
天下男人谁人见了都会动心!哈哈哈,皇兄,我可真是羡慕你啊--哈哈哈......"

"呸!下贱!!"姐姐恶狠狠地啐了他一口,被他轻易闪过。
"哈哈哈......还是个呛美人呐,好!带劲!!我喜欢!"他嘻皮笑脸地又把目光转向我,略显讶异地挑
起一边眉毛,"离蚩盛产美人,皇族之人更是美得不可方物。听闻五皇子长年卧床,几乎无人见过其容貌
,但据说美得连日月星辰都相形失色,你真是五皇子吗?"
我咳了两声,故意说得气虚,"正是。咳咳......"
"哼!废物一个!"韩王那张足以让天下所有女人疯狂的脸上,充满鄙视高傲的神情,就如同在看一只
卑贱的弃狗。
我垂下眼,视而不见。姐姐显得愤愤地甩开握在一起的手,我知道她是觉得羞耻,我这个给她丢脸的"
无能胆怯"的弟弟。
韩王又发话了,"来人!把这两人带到水寒宫去!给我看紧了,绝不允许他俩踏出宫门一步!"
"是!"他身后的一队侍卫上来,姐姐恼怒地一甩袖,"滚开!我自己会走!"目光恶毒地瞪了那俩人
一眼,便跟在女官后面昂首挺胸行去,我走在她后面,与韩王擦肩而过。

2."偶遇"&意外!!

姐姐住在水寒宫的主宫内,我则在侧宫中,由于言行受很大的限制,所以几乎没有见面的机会,不过让
我放心的是,这对她来说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照料我主要生活起居的是叫凝香的小宫女和叫马跖的中年太监,我知道他们不会只是单单服侍我这么简
单,他们的主子韩王是以此来监视我,虽然我是个无用的皇子,但也不能就这么掉以轻心,换作是我,我
也会这么做,这是常识。
好在他们不是像跟屁虫一样整天围着我打转,大多数时候,我在屋里,他们就在屋外候着,到方便了我
练功恢复功力。但也不敢用多长时间,一般一天两个时辰便够,大多数的时候还是在心中默念"玄心咒"
。所以在其他人看来,我每天都是病歪歪的样子,除了在房里待一会儿,就是坐在窗前或庭院中看着院中
景色或天空发呆,偶尔翻一两本书。十足一个被俘的落魄且行将入土的亡国皇子,也亏得这样,经过半个
月,我已完全复原。

不过,这也不代表什么事都没发生。不久,就有闲言杂语传出,韩王每天都光临姐姐住的"卧雨轩"。
有人说每天都听见姐姐在屋里高骂,也有人说经常听见韩王说羞辱姐姐,羞辱离蚩的王孙公侯的话,还有
人说这两人经常天南地北古往今来地高谈阔论,更有甚者说经常在入夜后听见屋里传出情事之声......
不管哪种说法,我都知道,以姐姐的心高气傲,她最近的日子不好过。而且,后宫离这很近,我已能感
受到从那传出的敌意。
很快,我就得到了一个接近事实的机会。这天,韩王允许我们在水寒宫中随意走动,我自然就亲临"卧
雨轩"。
到"卧雨轩"时,姐姐正在花园的石亭。桌上摆着做工精细的糕点,腾着热气的上好茉莉花茶,脚边嗞
啪作响着的火盆子,园中恭敬而立的数名奴仆。她的待遇明显要比我好得多,任谁来看都会觉得韩王现在
正宠信姐姐,也难怪会有那么多风言风语。

我走到亭中时,她正在想着什么,盯着花坛中的绿菊出神。我坐下,轻轻出声,尽量不吓到她。
"姐姐,我来看你。"
她猛回过神,转头见是我,没有多大的惊喜,只是淡淡地应道,"啊,你来啦......"
她的脸色比起半个月前好多了,虽然还是瘦,但脸上不再是怜人的惨白,恢复了血色。身体是不用担心
了,我也不拐弯抹角,她不喜欢这套,于是直接问,"那人没为难你吧?""那人"自然指的就是韩王,
我故意不喊他的名号,是顺了姐姐提起他时的口气,以激起她真实的情绪。
她冷笑了声,"哼!他敢!"然后又看看我,"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我也不瞒她,"宫里的一些人,就爱捕风捉影,姐姐你别担心,我知道那不是真的。"
"可恶!"她眼中冒着怒火,咬着唇,"让我听到了,绝对不饶过他(她)!"尔后又犹豫着有些艰难
地看向我,"煋明,是不是......讲得......很难听?"
"......"我看着她不语。
她脸色忽白了,眼底那一抹不易察觉的尴尬羞涩却逃不过我的眼睛,"很难听是不是?!"
我浅浅一笑,"没有。有人说的是真的,有的则离谱些,不用在意。"
"那当然!我会怕了不成?!我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他以为他是谁?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的,我决不
会让他称心如意的!"
我在心里一笑:姐姐,你会不会怕我是不知道,只是......再下去,你也只有输。
而此时我也清楚,我要为自己的下一步做打算了。
"煋明。"她看着我的目光中带着审视和疑惑,"你......有些不一样了......"
"姐姐多心了,只是我们不大坐在一起聊天。我有点累了,你也好好歇息吧,我以后再来看你。"

从姐姐那出来时,我抬头看着头上那蓝得要把人吸进去的天空,凉人的秋风灌进我的衣袍,扬起我的长
发随风招展,我的心也随风而去,在苍穹中自由驰骋,翻飞万里......
异国的秋天,竟是这样的高远清明豪气万千。不似我的故土,即便是冬季也是温暖如阳春,所以离蚩的
天空虽蓝但总蒙着层纱白,虽美,却不震撼人心。脚下的这块土地,分明的四季,多变的气象,孕育出了
与离蚩国不同的一方人。
"公子,今儿个天气晴朗,您也在屋里待了好多天了,不如散散心吧。"马跖似看出我心思提议道。
"也好,那你们随我到处走走吧。"
"是。"凝香和马跖跟上我。

"冬有瑞雪初晴之美、春有莺飞燕舞之景、夏有菡萏吐蕊之境、秋有落枫向晚之情。"这是文人形容殷
国美景的句子,这水寒宫中的一角花园,倒也应了这四句。虽处秋季,但看园中景色布置,不难想象其他
三季也优美如画。
旁水而立的白玉桥上几株如火红枫,称在一片层层叠嶂的墨绿浅黄中,倒映在碧玉般清透见底的秋水中
。白云映在碧水中,尾尾锦鲤如云中穿梭。一颗浆果熟透了,枝丫承受不住,"啵"一声掉进水中,吓走
几尾闲游的鱼儿,圈圈涟漪揉碎了一池蓝天白云。

凭高眺望,见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桂魂飞来光射处,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
国。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
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
乘鹏翼?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

"放开我!!"一女人凄厉的叫声打断了我的闲情,我循声望去,一华丽娇美的贵妇正在园门处和几个
宫女太监推推搡搡。她虽丽若天人,此时神情却阴森骇人,那几个宫女太监千方百计要阻止她,却又不敢
伤人,自己脸上却被这泼辣女子的"鹰爪"划破了道道血口,个个狼狈不堪苦不堪言。
"呀!容娘娘又到处抓人了!"凝香这丫头轻叫,有些惶惶地捧住自己的脸。马跖瞪了她一眼,"你这
不懂规矩的丫头,说什么瞎话呢!"她有点委屈地瘪着嘴看向我。
可怜了这些当奴才的人,卖身进宫伺候人受人气,还得战战兢兢唯恐被这母老虎破相。多一事不如少一
事,我现在的处境也实在不能惹事上身,"我们回去吧。"凝香立刻把头点地像啄米,马跖也默声应了。

但人生就是常常有意外发生,常常不遂了你的意,麻烦自个儿找上门,下一瞬我就被那贵妇的一声怒喝
"站住!!"定住了身。
然后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手指发颤地指着我,一步步朝我逼来,"好啊!你......你......你......你......"
我挺想告诉她我挺好的,但鉴于眼前怪异不明的状况,我还是照老法子,一声不吭,装成个懦弱的药罐
子。
等到她讲到第七个"你"时,她忽然被蜇了下似的跳起来,冲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领口,那眼神让我
想起小时候曾见过的一只将被宰掉的疯狗被吊在树上乱蹬腿的模样。
"你就是那狐狸精骚货的弟弟!!"
这下我明白了,也了解到为什么她想把我生吞活剥了,就在她尖叫着扬手朝我脸上抓来时,我听到有人
"扑嗵"跪下,惊慌失措说,"陛下!"同时,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和那母老虎分开,我暗幸我的脸免
遭一劫了。
我佯装重心不稳,马跖和凝香立即一把扶住我。哼,原来如此。看似无心,却是有意,精心策划的这一
场"偶遇",韩王啊韩王,你就如此喜欢愚弄嘲讽手下败将?喜欢试探玩弄人心吗?

"夏公子,你还好吧?"多日不曾闻的熟悉嗓门,我抬眼一看,薛晋毅脸上的关怀之情不假,刚才那个
及时分开我和泼妇的就是他。我真是好奇,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死心塌地地跟在韩王身边?罢,这是他
人的事。
"不碍事,多谢薛将军。"淡然一笑。真的有些累了,好想就此离去,从此自由。只是还不放心姐姐,
时机尚未成熟,我还得跟这些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周旋一阵子。

"王啊--"母老虎摇身一变成小花猫,哭得梨花带雨直扑韩王怀抱,八脚章鱼似的扒住,"你可要替
我作主啊!这不知哪来的刁民居、居然想轻薄我!!我、我无脸再见人了!"
倒!千古流行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再反咬一口的烂戏码,任谁都看得出刚才是谁抓着谁,好你个蛇蝎美人

但显然这恶妇的招数正中韩王的下怀,带着看好戏的神情斜睨着我,"是吗?夏公子,你怎么说?"他
身边那老太监的神情更放肆,分明在骂我"不知好歹的废物"!
我低着头说,"清者自清。在下不曾有越轨之举。"
"陛下!他翻脸不认账,你要替臣妾讨回个公道啊!"
"陛下,这中间怕是有什么误会。"薛晋毅说道,我心里就想,如果有可能真想交他这个朋友。
"薛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本宫含血喷人不成?!这在场的可都看得清清楚楚,都能替本宫作证
!你们,谁没看到他做出越轨之举,就给我站出来!"
切!这种说法,有人会站出来才怪!偏偏这时我又感到了那日进宫时感受到的那种气息,不同于上次的
似有若无,这次明显了一点,非人非妖非魔非仙,而且......似乎混进了其他力量,一种我熟悉的灵力的波
动......

"陛下,您瞧见了吧,人人都看到他轻薄我了!呜......"
"夏煋明,你好大的胆子!证据确凿,你还有何话可说?!"是老太监阴阳怪气的嗓门。
我闭着眼细寻这气息的来源,一边却还要和这两个神经病周旋,心中不胜其烦地想:证据确凿到这些人
的脸上都被抓花了?!切,我都不知道我有这么大能耐!再说水寒宫也不是后宫啊!

周围忽然诡异地安静,我觉得奇怪于是睁开眼瞧,吓一跳!所有人都看着我!啊,原来我把自己心里想
的话说出来了,今天才发现我还有这毛病。
蛇蝎美人心虚地把双手藏到背后,西洋镜被戳破,韩王似乎很恼怒丢了面子,什么都不问了,一把推开
女人,声音足以冻死一头大象,"容妃真是好兴致,不但擅出后宫,还恣意挑事搬弄是非来了!!"呃,
这风转的还真快!
"陛下!"那个容妃扑上去要抱住他的腿,被他一脚踹开,顿时细皮嫩肉的手臂上一片惊人的血红!但
她已全然不顾,泪眼中只有惊惧惶恐,"臣妾知错了!臣妾一时糊涂,陛下开恩啊!!"
虽心觉不忍,但这个容妃恃宠便恣意妄为,人不受点教训不吃点痛就不知痛为何,皇亲贵族中多得是这
样的人,这个韩王也好不到哪去。

"滚!"韩王一甩袖子,脸黑得跟炭没什么两样,"来人!给我重打三十大板后扔进冷宫!这些包庇不
说实话的也全都重打四十大板发配充军!"
一干人都吓傻"扑嗵"一声跪下,我也震惊了!这个人也实在太残酷了!薛晋毅跪在那连连求情,"陛
下!这些奴才并非有意,还望陛下从轻发落!"
"知情不报,纵容主子行恶,视王法家规为无物,不杀已是仁慈!还是说薛将军你有意替朕作决定?!
"
"臣不敢!"
我一听来气了,现在你倒唱起白脸来了,瞎子都看得出根本是你放任容妃,要我难堪!现在纸篓子捅破
就打死一船人!好你个暴君,跟我那父皇根本是半斤八两!!

"不行!"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事我既然参与其中了,更不能不管!
"什么!"韩王目光锐利似剑,直直地刺过来,用掐断骨头的力道一把捏住我的手腕,"你敢对我说‘
不'!!"
突然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波夹杂着一股灵力从背后冲击而来,心中一凛,我竟忘了殷国皇宫内有那个
!因为之前要探寻气息来源,所以我将气场全闭无丝毫防备,一股血腥气立即冲上,一张嘴便喷出一大口
鲜血,溅到了他的衣服上。
所有人都被我吓住了,我喘了口气,盯着他漆黑的瞳眸字字清晰,"你,不能这样草菅人命!!"
他似乎是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事情,眼中的嘲笑叛逆之意更深,带着玩味的语气,"朕,草菅人命?!
"
我吸了口气,嘴里尽是腥锈的味道,知道接下来要说的这句对他估计没用,但对在场的其他人很快会成
重磅炸弹,要的就是这样!
"不能这样!否则,会遭天罚!!"说完这句我就听到远远地传来轰鸣之声,于是明智地选择晕过去。
闭上眼的一瞬,我看到韩王眼中的恨意、藐视、疑惑,还掺杂了其他我看不明的情绪,居然还有一丝担心

最后还是……(落跑王爷·前篇),kashi仅代表作家(kashi)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最后还是……(落跑王爷·前篇),kashi》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最后还是……(落跑王爷·前篇),kashi》全文TXT下载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