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火爆钢琴手遇上假表弟,蓝色旗袍

火爆钢琴手遇上假表弟,蓝色旗袍

第(1)页|作者:蓝色旗袍--下载TXT全文
 

楔子

机场里,一名穿著米色套装的小姐,手里拿着一包文件,焦急的神色,配上高跟鞋底下急促「喀喀喀」的脚步声,任谁都听得出也看的出她的慌张,而她快步前往的方向正是机场的等候室。
「完蛋了!老板昨天千交待万交待,今天要接的贵宾非常重要,我竟然迟到了!」宛儿看看手表,又是一阵惊呼。
「啊啊!已经四点多了?!惨了啦!」发觉自己已经迟到一个小时了的宛儿,脸上又多了几条黑线,同时也更加快了脚步的速度。
在机场的另一头,脸上挂着一副厚重眼镜的凛日,一边看着机场里的方向指示牌,一边慢步的往等候室走去。
在偌大的机场里走着,绕了好一会儿,也问了几个机场服务人员后,凛日在一个转弯处停下脚步,他推了推眼镜,从包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里面装的是阿姨寄给他认表弟用的照片,想起昨天阿姨的拜托,说是他的小儿子关易,因为大学放暑假了,打算回台湾玩玩,所以想请住在台湾的凛日帮忙照料他。
今天表弟关易就到台湾了,所以凛日来到机场接人,但是因为很多年没见了,凛日对于表弟的长像也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好在阿姨有寄来表弟的照片让他相认,否则他还真是头大!
就在凛日才刚拿出相片时,就被迎面而来的一个人影给撞上了,凛日一个重心不稳,被撞得跌坐在地上,手中的相片也飞了出去。
宛儿没有想到转弯处竟然会站了个人,当她跑到转弯处看见眼前的人时,想剎车也已经来不及了,就这样撞上了站在眼前的凛日。
「对不起对不起!」跌在地上的宛儿着急站起来向凛日道歉。
「没关系!」凛日笑笑的回答宛儿,他拍拍裤子站了起来,并捡起地上的相片。
「啊,妳的资料都掉出来了。」凛日看看地上散落一地的资料,并且顺手帮宛儿捡起掉在她附近的几张资料。
宛儿看看地上,这才发现手中活页夹里的资料,因为刚刚的冲撞而散落了一地,她连忙捡拾着文件资料,老天,这可是老板昨天交给她用来接认贵宾的资料,要是弄丢了,等会儿她怎么找人?她慌忙的赶紧捡着文件资料。
「嗯,妳的东西。」凛日将资料交还给宛儿。
「真是谢谢你啊!」宛儿满是感激的向凛日道谢。
「不用客气。」
「撞到你真的很抱歉,我实在应该好好的跟妳道歉,但是我现在急着找人...」
「那妳快去罢!」
「那么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宛儿向凛日点点头,赶紧继续往等候室跑去。
见到宛儿走后,凛日低着头,搜寻着地上,终于在一个脚落处发现一副断了框架的眼镜。
「看来是要换一副眼镜了。」凛日看着手上的眼镜,他的近视眼将近400多度,现在根本看不太清楚人的脸孔,这要怎样认人呢?
凛日搔搔头发,伤脑筋呀!

第一章

人来人往的机场里,高声的笑声、喧哗,不绝于耳,除了将要出境的旅客外,也有着刚下飞机的入境旅客,机场里不可缺少的,梳着典雅包头的美丽空姐,拉着不大不小的行李箱,穿梭于人群间。
在下飞机的人群中,一名年轻的男子,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背包,手里还提着一个行李袋,穿著一件运动外套,大步的走着。
男人走了几步,停下脚步,抬头看着上方的指示牌。
「嗯,等候室在哪呢?」搜寻着方向的正是凛日的表弟关易。
应该是往左边走,确定了方向,关易抓了抓头发,「唉,表哥容易迷路的毛病不知道治好了没,跟我约好在等候室见面,也不知道他几时才能找到等候室来接我?」自言自语完,关易又叹了口气。
「我看我先去等候室睡个小觉来等表哥好了。」说罢,关易便再度提起脚步,迅速移动前往等候室。
正当关易走到等候室的门口前,一个脚就要跨进去时,背后一阵高声的呼喊,使他回过头一探究竟。
「官先生----官先生等等我啊!!」
「嗯?」她是在叫我吗?关易以狐疑的眼光看着迎面跑来的一位小姐。
「官先生...呼...呼...」
「妳先喘口气吧!」关易看着眼前这个小姐,看她喘成这个样子,一张脸涨红的像颗蕃茄,连话都说不清了,关易还真有点担心她会因为喘不过气而昏倒。
「呼......请问,你是官先生吗?」宛儿慢慢的呼了口气后,看看手上的照片,问着关易。
「我是姓关没错。」
「官先生,果真是您啊!远远看就觉得您跟照片上的人很相像,您好,我叫宛儿,我是奉命来接您的,很抱歉这么晚才来机场接您。」
「奉命来接我的?」怪了?怎么没听表哥说?
「是的,官先生,这边请吧!我们车子都替您准备好了。」
「啊?还替我准备车子?」表哥是中了乐透吗?几时这么大排场啊?
「是的,官先生,咱们走吧!坐那么久的飞机,您一定累了吧!我带您去休息。」说着说着,宛儿拉着关易,就往机场外的停车场走去。
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关易,就这样误打误撞的被宛儿拉出机场了,而带走关易的宛儿,却不知道自己接走的不是真正的贵宾官我医先生,他只不过是一名刚好姓氏的发音也同为「官」的一位莫名其妙路人「关易」哪!
而关易他人生的一个大转折,也即将从这个错误开始。
然而,真正的官我医,此时正翘着修长的一双腿,坐在等候室的椅子上,翻阅着杂志,虽然面无表情,但那一双深邃的眼,高挺的鼻和薄唇,加上全身散发自信凛然的气息,路过的女生们,对于如此一位冰冷俊美的男人,总不禁的回头多看他一眼。
阖起手上的杂志,第三本了,官我医看了看手表,「三点十五分」,照理来说,应该在「二点十五分」,就有人来机场接他才是,这会儿他已经等了一个小时,看来太久没跟表弟联络,他倒是忘了守时的基本礼仪,既然如此,那他做人家表哥的,理应有义务好好的教导教导他,眼睛微微一瞇,看起来似乎在微笑的眼,却令人不寒而栗。
*****
「哈啾!」武尔天突然感到背脊一阵阴凉,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怎么自己好端端突然打了个喷嚏?
看一下墙上的时钟,「三点十五分」,因为自己今天公司有事走不开,所以吩咐助理宛儿去机场接表哥,算算时间,现在也应该差不多要到公司这儿了,怎么宛儿到现在还没有打电话回复消息呢?
想到表哥,武尔天不禁叹了口气。
这个表哥为了躲避姨妈和姨丈的逼婚,竟然在前几天突然一通电话打来,说好听是要到台湾来渡假,其实根本就是把他这儿当避难所嘛!
他藏匿表哥的事情要是被姨妈知道了,他的皮大概会被扒掉,但是若不答应比姨妈还难对付的表哥,他不只是皮会扒掉而已,一条小命,也不够给表哥玩死,所以在他深思熟虑之下,决定把皮给姨妈,以保全自己的一条小命。
谈到这个脾气向来令人捉摸不定的表哥官我医,只要谁得罪他老兄,他没把人搞得昏天暗地就不叫官我医,而最可恨的是,大伙对他是又恨又怕,谁叫上天赐给他一颗聪明的过分的头脑,所以现在官家的主要事业,都交由他来管理,而他也真的是属一属二的奸商,商场上现在年轻一辈的企业家,无人可与他匹敌。
想起以前表兄弟们以前在官我医的魔爪之下,那段过得水深火热的日子,他不禁又是一股冷颤。
想到这儿,武尔天连忙播起电话,想问问宛儿和他表哥官我医到了没。
「喂,宛儿,妳和我表哥,快到公司了没?」
「啊!老板,对不对,我今天晚了一个小时才到机场,刚刚我才接到官先生,现在我们正离开机场,已经在去公司的路上了。」
「什么!!晚一个小时?!」完了完了,表哥一定会抽了我的筋、拆我的骨,武尔天脸色越来越惨白。
「是的,老板,我真的很抱歉,对不起!!」
「妳是怎么办事的?」
「老板...我...老板,你放心,我们很快就会到公司了。」
「不不不!千万别来!」开什么玩笑,表哥官我医现在一定正在气头上,要是给他来公司,这还得了!
「啊?」
「妳...妳把官先生带到别的地方,离公司越远越好,我看,就带他去我山上的别墅好了,就这么办,跟官先生说我明天再去别墅找他。」
「是的。」
嘟嘟嘟----一跟宛儿交待完,武尔天立即挂掉电话,他吓的一身冷汗,要是让宛儿把正在气头上的官我医带来公司,他武尔天即使有九条命,都不够给他玩死啊!只希望明天去别墅找表哥时,他已经气消了,不然他往后的日子可就不是太好过了。
武尔天用心计较避开所谓气头上的表哥,却怎样也没想到,他能干的助理竟接错人,而真正在生气的人,这时还是机场里!

第二章

坐在等候室久等不到人来接他的官我医,想了想,便打算起身到机场外面搭出租车去饭店时,眼前一个人影挡住他的去路,官我医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男子,不算高的身材,配上一张干净的脸旦,一会儿看着手上的相片,一会儿又看看官我医的脸。
他是表弟派来接他的人吗?官我医不说话的坐在椅子上,等候对方开口。
凛日看着手上的相片,又瞧瞧眼前的人,嗯,应该是照片里的人吧!
为了确定到底是不是表弟,凛日努力的瞇着眼睛,想样看清楚眼前这个人的脸孔,算算眼前这位老兄,已经是第六位人士被他用这种奇怪的方法盯着看的人了。
其实也不是他想要这样看别人的脸啊!实在是因为他的眼镜先前被一位小姐给撞坏了吶!
「唔...」这个人好象长得有点像照片上的人,凛日为了看清楚他是不是照片上的人,脸蛋不知不觉慢慢的接近官我医的脸。
这个家伙到底是在看什么?官我医有些纳闷和不悦,双手交叉于胸前,直视着这个不但瞇着眼还逐渐靠近他的陌生人。
眼看着这位来路不明人的脸,越来越靠进官我医,接近到简直都快要亲到官我医的脸了,而他大老爷竟然还可以不动如山的坐着不说一句话一个字,只能说他的冷静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终于,凛日逐渐靠近的小脸,在和官我医的脸相距不到三公分的距离停了下来。
「啊!是照片里的人没错。」
凛日一手搭在官我医的肩膀上,还开心的笑了起来。
官我医瞄了瞄那只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从来还没有一个人,在没有经过他的允许下,这么大胆的将手放在他的肩上,特别还是一个晚来一个多小时接他的下属。
「我可找到你了,表弟,你等很久了吧!」
「表弟?」官我医提高音量,他没听错吧!这个陌生人竟然叫他表弟?
因为官我医的外表而来向他搭讪的女人跟男人,他见多了,不过这种搭讪的方法,倒还是头一次。
「你一定认不出我了吧!没办法,我刚刚被别人撞到,眼镜坏了,所以我没戴眼镜,认出来没,我是凛日表哥啊!」凛日指着自己的脸。
「凛日表哥?」官我医心想,几时多了个表哥他一点印象都没有?这家伙八成认错人了吧!
思考了一下,官我医稍微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看来这个自称是他表哥的人,把他误认为是那个叫做关易的表弟了,不过看看他手上照片,虽然不知道他怎么会有那张照片,不过照片里的人确实是他官我医本人没错。
「干麻发呆啊你,ㄟ说真的,这么久没见面,你变了很多耶!他妈的变帅了喔!」凛日嘴上带上了自己惯有的脏字,他拍拍官我医的头,笑着揶揄官我医。
看看眼前这个笑的很天真的男人,意外的,官我医不想告诉他认错人了,他闪过一个念头,既然他把自己误认为表弟,这样的事到也挺有趣的,不如将错就错吧!
「那么我们现在可以离开这儿了吧!」官我医站起身子,提起放在隔壁椅子上的黑色手提包。
「ㄟ?你的行李呢?」
「就这个。」官我医指指手上的手提包。
「靠,这么少东西?你不是要来台湾过暑假的吗?这样起码也有一个多月吧!」凛日惊讶问道。
「不够的东西我打算来台湾再买。」
官我医因为事业的关系,所以时常需要到各国去谈生意,对于衣物用品,他都习惯在当地购买比较方便,省的带一大堆行李。
这次来台湾躲避相亲自然也是一样,没带什么东西坐着飞机就过来了。
凛日看了看官我医手上的手提包,又抬头看看他,皱着眉头说,「你们现在国外的少年仔都流行这样耍帅啊?很浪费钱耶!」
「耍帅?浪费钱?」官我医的财产若要清算,买下一个小岛国家都不是问题,屈屈几件衣服、几样日用品,对官我医来说根本就无关痛痒,哪谈的上浪费二字!
「我先说喔!表哥我可没有你那么大手笔,是穷鬼,我没钱买很多东西给你喔!日常用品还没关系,衣服顶多能赞助你一件两件喔!」
「呵...我会自己要买的东西我自己会付,你放心吧!」赞助?向来都是赞助别人公司、企业的官我医听到凛日这番话,不禁莞尔一笑。
「我们可以走了吧!坐长途的飞机,我累了。」
「对喔!你时差一定还没补回来对吧!我带你回我住的地方休息吧!」凛日领着官我医坐着出租车离开了机场。
坐上出租车一段时间后,凛日开口跟司机说,「司机先生,麻烦你在前面的路口停车,谢谢。」
官我医和凛日下了车,他环顾一下四周的店家和建筑,「你家在这里?」
「前面那栋白色小房子就是啦!走吧!」
「嗯。」
「我家到了。」凛日指着房子说着。

第三章

官我医眼前矗立着一栋小小的白色矮房,门前有一小片的花埔,种有很多植物和盆栽,一片绿意盎然的样子。
凛日拿出钥匙打开铁门,推开铁门里的白色木门,官我医随着凛日进入他的家中,而凛日家里老旧的木门,随着他的手一推,便发出「嘎咿---」的声响,看起来他要是用点力推这门,这扇门大概就废了吧!
官我医偏着头,对着这门看了一眼,这年头还有这种会发出「嘎咿---」怪声的木门,应该不常见了吧!
看着官我医盯着他家的古董小白木门一付若有所思的模样,凛日开始热心的介绍起它,「很多人来我家都说我家的小白木门他妈要命的恐怖,说像鬼屋的门一样,不过你别担心,它只是一扇富有历史文化的小木门,想当初老子我就是看上这扇门才租下这间房子的。」
「对了,我会多打一副钥匙给你,你以后要是忘了带钥匙,记得,在外面小花埔左边第三个盆栽的下面有一把备份的钥匙。」凛日对着官我医说着。
「......」藏在盆栽下?官我医心想这还真像早期的电影情节,不懂这家伙的脑袋倒底装了什么在里面。
「进来吧!」凛日回头招呼着官我医。
官我医走进房子,看到这个小小房子里,插着小白花的花瓶,取代豪华的摆设,墙上挂的不是名贵的画作,而是最简单的自写书法,这样简单轻松的装饰,令人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环顾四周,唯一一个最有价值的东西大概就是放在墙角边的钢琴吧!
「关易,这间房间给你睡。」凛日向官我医招招手。
「嗯,谢谢。」
「关易,平常我也不觉得我的房子小,怎么你一进来,好象我的房子小了许多啊!」
「会吗?是你的房子真的不大吧!」官我医答道。
凛日比比自己和官我医的身高差距,「你看起来很高耶!你是不是长高了?前几天跟你妈通电话,你妈说你有170多公分,怎么我觉得你有个180几公分?」
「我182。」
「什么!182?你真的又长高了!都已经大学了还会长高啊!人类真是个神奇的生物,他妈的我就没长高,切!」凛日仰着头叹着官我医足足多他10多公分的身高。
「你会弹琴?」官我医见到客厅的角落摆有一台黑色钢琴,便顺着好奇心问起凛日。
「弹琴?你光长身高没长记忆力啊!我今年都成为音乐系三年级的学生了,而且我还主修钢琴,当然会弹钢琴啊,太久没联络你都忘啦!」
「...我忘了。」官我医回便的应了话,他心想自己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他,怎么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没关系啦,你以前的记忆力就不好。」
官我医挑着眉,随便回句话这个假表哥还真的相信了,没想不到在二十一世纪这个尔虞我诈的时代,这样装失忆也可以蒙骗过去,不过也由此看出凛日是个没有什么心机的人,他八成常因为这样的个性吃了不少亏吧!
等等...自己没事干麻替凛日担心呢?官我医撇撇头,还真不合自己以往冷漠的性子啊!
「啊,我看你也累了,你先去房间休息休息,晚一点我再带你出去买东西。」凛日拍着官我医的背说着。
「嗯。」官我医提着自己的手提包,便走进凛日为他整理好的房间。
官我医躺在床铺上,小小的单人床,勉强让他那182公分的高挑身材挤下,床单传来洗衣粉淡淡的味道,安心朴实的味道,让他觉得安稳舒适。
不知不觉,官我医躺着躺着,就进入了梦乡。

「唔...」睡梦中的官我医,侧了侧身,慢慢张开双眼并且起身坐在床上,他看了一下房间里的时钟,四点五十分,想不到自己睡了有一段时间了。
官我医起床走出房间,客厅里空无一人,只有微微的昏黄灯光开着。
「那个家伙呢?」
官我医看不到凛日的人,到是听到门外似乎有些微微的歌声,应该是他吧!
他推开那扇快要寿终正寝的木门,看到了他的假表哥。
凛日一手插着腰,一手拿着浇花的器具,口中哼着轻快的调子,开心的替他心爱的花儿草儿浇水。
「啦啦----开心的给老子快快长大喔!」
凛日浇花浇得认真,没有注意到官我医站在他的背后,直到官我医清了清嗓子,开口叫他,「你在干麻?」
「咦?关易,你睡醒啦!我在浇我种的宝贝花草啊!」凛日看见官我医倚在门边,双手横在胸前,一付刚睡醒,还有点倦意的模样。
「你的宝贝花草,看起来像野花杂草。」官我医觉得自己没眼花的话,凛日所谓的宝贝,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堆野花杂草罢了。
「对啊!它们是野花野草没错啊!」凛日回答。
「一般人种花应该会把野草野花除掉吧!」官我医抬高着下巴问。
「我说表弟啊,每一种植物都有它生存的意义,美丽的花因为要让人欣赏而有价值,这些野花野草一点都不美、一点都不可爱,它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生存而生长,人类不会珍惜这种普通没有价值的植物,所以老天爷就赐给它们超强的适应能力,让它们到哪儿都能生长,这样的生命,不是很有趣吗?何必要除掉它们呢?」凛日蹲下,看着这些植物,用手指轻轻的触碰这些小小、丑丑的花草。
官我医想了一下说道,「你的这个想法,和这些花草一样有趣。」
「哈哈...我冠冕堂皇掰的啦!其实是因为表哥我没钱种昂贵的植物自我安慰的啦!」凛日站起来,面对着官我医搔搔头笑着说道。
「如果真的自我安慰,就不会特地替它们浇水灌溉了吧!」官我医若有其事的说着。
「呃...」凛日听到官我医这一席话,心中泛起一点点的温度,怎么表弟好象说了什么很不得了的话,让他有点怔住了?
「你不是要带我去买东西吗?」官我医问。
「啊,对喔!我去拿钱,你等我一下!」
凛日进屋拿了皮夹,便和冒牌表弟官我医一同出门购物去了。

第四章

「等一下我们去买你要用的日常用品和我的眼镜,我顺便带你认识一下附近的环境,你要好好记路,要不然你走失我可不知道怎样跟你妈交待!」凛日一付老大哥的模样对着官我医说。
「嗯!」官我医点了点头。
凛日带着官我医认识附近的环境,一路上还顺便和附近的妇人邻居打招呼谈喧。
「小日啊!你出来买东西啊?」
「啊!是王太太啊!不好意思我眼镜坏了,远远的看不是很清楚,所以刚刚没认出是妳啊!」凛日瞇着眼对王太太说道。
「喔没关系没关系,咦?你旁边这位是谁?长得真俊美啊!」王太太一脸贼笑的模样。
「哈...他叫关易,是我表弟啦!放暑假从国外回来台湾玩的。」
「原来你是来玩的啊!对了我说表弟,你别看你表哥看起来凶凶的,又常满嘴脏字,他可是个善良又胡涂的表哥,千万别让他又走失啦!小日三天两头不是迷路就是坐错车,刚搬来我们这儿啊,他几乎天天去警察局报到,让警察带他回家哩!」
「呵...」官我医听到邻居太太如此的要他看紧凛日,不觉轻笑一声。
「咳咳...王太太,这个这个我们还要去买东西,不跟妳多聊啦!走了走了关易。」
凛日看见王太太这样大嘴巴,把他的糗事都给抖抖出来,赶紧拖着官我医离开现场。
官我医看看紧张的凛日说道,「刚刚要我记路别走失的人,自己似乎常常迷路啊!」
「喂,你少听那些三姑六婆乱说,小心我揍你,那是因为我当时初来乍到,不太熟悉而已啦!你先陪我去配副眼镜,我再带你去买日用品。」
官我医看着凛日脸都红了,还硬柪着,心情似乎也愉悦起来。
在接下来去眼镜行的一小段路上,凛日即使眼睛再怎样近视看不清楚,都明显的感受到路人、邻居们,对于他和官我医,不时的传来注目的眼光,其实与其说注目他们俩,不如说是注目官我医才对。
特别是经过女性同胞的身边时,除了羡慕的眼神,他还感觉到背后一种锐刺的眼光对自己扫射而来。
凛日偷偷瞄起表弟,奇怪了,表弟真的很帅吗?怎么路过的路人ABCDEFG,都不停的频频回头再多看表弟一眼?
嗯,等配好了眼镜,一定要好好的、仔细的看的清楚!凛日在心中暗暗打定主意。
走进眼镜行,「老板!我要配眼镜。」凛日爽朗的叫着老板,并让老板替他验光测视力,最后他坐在展示台上,挑选镜框,官我医则是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陪他挑选眼镜。
「老板,那两副黑色镜框拿出来给我看看好吗?」
「喔!这两副啊,外型看起来是差不多,不过价钱就差很多了,不过一分钱一分货啰!这副虽然贵了点要六千多元,可是戴起来舒适多了,你试试。」老板特意介绍贵的镜框给凛日试戴,摆明希望他买贵一点的镜框。
「啊!六千多元喔......」凛日勉强接过老板手中较贵的镜框戴在脸上。
他回头对着站在背后的官我医吐着舌头,摆出一脸这副镜框还真是贵的要死的表情,而后凛日又装作一付正经的问着官我医。
「表弟,你看这副怎样?感觉还好对吧?我看我还是挑另一副便宜点的镜框好了。」凛日说完还对官我医眨了一下眼睛,要官我医附和他的话。
官我医看见凛日又是扮鬼脸、又是演戏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不!我觉得就这一副吧!你戴这一副挺好看的。」官我医对着凛日说道。
「啊?!不是不是,表弟,你听我说,你仔细瞧瞧这副镜框,真的『好』吗?」
凛日以为官我医太蠢听不懂自己刚刚的言外之意,特意又要官我医再看看,并且还是最后的用词上「加重语气」。
「我看真的就选这副『贵』的吧!」官我医也学凛日在某些关鉴字上加强语气。
「什么!?你是不是没看清楚啊?你不觉得这副镜框我戴起来『还、好、吗?』」凛日快被官我医气疯了,万一他真的买了这副眼镜,他和自己好几天都要喝西北风啦!
他微踮起脚,抓住官我医的衣领,又再加强三倍口气用力狠狠的对着官我医小小声的咬着牙说,「妈的,你别闹了,听不懂我的意思吗?快给我说这副镜框不适合我戴...」
谁知官我医大手轻轻一拨,便将凛日的手给拨掉,还顺手将凛日脸上的镜框给拿下来,「老板,就这款镜框吧,镜片也要最好的,总共配两副眼镜,再加上一副德制高透氧的隐形眼镜。」
「关易!!你疯了啊!是要我一个月都喝西北风啊...」凛日一听到表弟自作主张的替他买了一堆东西,他吓的大叫。
他哪来那么多现金啊!而且他的信用卡在这个月里,已经是张危危可及濒临刷爆的卡了。
官我医未等凛日说完,就从皮夹子里丢出一张银黑色的信用卡给老板,「老板,刷这张卡。」
「不能刷----」凛日见到老板拿了关易的卡就要刷下去,连忙大叫。
「关易!我自己的东西我自己付钱就好了,你不用帮我付啦!」
「我有一个多月要住在你家,就当作是住宿费吧!」
「给什么住宿费啊!我是你表哥耶!」
「那...我现在是要刷还是不要刷...」老板见到俩人开始争执不下,手拿着卡停在半空中不知该如何是好。
「刷。」
「不能刷!」
「呃...」怎么这俩人还真是没有共识!
凛日瞪着官我医,不懂为什么这个表弟怎么回事,竟然跟自己抢着付钱?
官我医低头看着气呼呼的凛日,对于他一付你到底想怎样的表情,俩人互看对方许久,官我医再度开口,「老板,两副眼镜,两副隐型眼镜。」
「各两副吗?好好好,没问题。」
「关易!!你有病啊!!」凛日大吼。
「三副眼镜,三副隐形眼镜。」官我医又说了。
「再多一副吗?好的好的。」老板一听官我医又再加买眼镜和隐形眼镜,笑的合不拢嘴,真是遇到金主啦!
「喂!!」凛日气急的直跺脚。
「各四副。」官我医气定神闲的继续追加。
「各四副?!好的好的。」老板一听到四副,拿着信用卡的手,高兴到微微的在颤抖,业绩飙高、业绩飙高啊!
「停------------------」凛日这下子抓住官我医的衣服叫着。
「怎样?」官我医不动如山的问着凛日。
凛日低着头,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无力的对老板说,「老板,麻烦你,两副眼镜,一副隐形眼镜就好。」
「啊?不是各要四副吗?」老板问。
凛日抬起头,两眼冒着火光,「你认为我有这么多只眼睛可以戴吗?」
「呃...我...我知道了,那就两副眼镜,一副隐形眼镜,那这位先生的卡可以刷了吧?」
「嗯...嗯。」凛日又低下头,好吧!再不顺着关易的意思刷他的卡,天知道他会买几副眼镜...。
「先生,明天就可以来拿东西了。」老板对着凛日说着。
「老板,麻烦你寄到家中吧!」官我医再次开口。
「好的好的,客人您府上哪里?」老板头一次见到如此阔气不啰嗦的客人,自然是奉承巴结到底。
凛日听到老板和官我医的对话,他脸部抽搐的将家中地址告诉了老板,此生凛日深刻的体验到有钱是老大爷这句话的奥义。
老板抄写完地址,开心的将收据交给凛日,凛日无奈的接过收据,走出眼镜行。

第五章

「关易,你干麻帮我付钱啊?」一走出眼镜行,凛日劈头就问。
「我说过了,当作是住宿费。」
「那也不用买两副眼镜啊!一副就够了,还有隐形眼镜我也没有在戴,这样花了一万多元耶!」
「所以呢?」官我医反问。
「还所以勒!表弟,不是表哥要讲你,年轻人钱不能这样乱花的,你爸妈赚钱是很辛苦的,这个卡也是不能乱刷的,下个月还是要偿还的你知道吗?而且还有循环利息耶!」

火爆钢琴手遇上假表弟,蓝色旗袍仅代表作家(蓝色旗袍)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火爆钢琴手遇上假表弟,蓝色旗袍》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火爆钢琴手遇上假表弟,蓝色旗袍》全文TXT下载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