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色羽毛(一),winwinicesd

黑色羽毛(一),winwinicesd

作者:winwinicesd
  1:
对不起,是做爸爸的对不起你们母子两......
爸爸,你在说什麽,为什麽我都停不懂......
妈妈,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麽事......
妈妈你为什麽要哭,妈妈......
......
爸爸,妈妈,我什麽都不在意,真的,我不会怨不会恨,可是,不要这样对我,我只想守住和他的约定啊,那是我们的约定啊,这下我要怎麽办......
......
对不起,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
......
高中三年我已经我玩够了......
我们还年轻,三年的玩玩也就够了,我们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去找你的幸福吧,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然後生几个可爱的小宝宝......
我已经决定要离开这里了......
我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不想这麽平平淡淡地过一生,对我来说,你也许只是个负担......
所以,再见了......
再见了,再见了......
"不,不,不要,我不要。"唐宝辰忽然大叫地从床上坐起来,满头的汗,无力地叹了口气,怎麽又梦到以前的事了呢。
才走下床,就看到门被打开,唐贝辰就在那里晃头晃脑。
宝辰失笑,"怎麽了,躲在门口不进来?"
贝辰眨眨眼,然後用手语道,(你是不是又做恶梦了?)
"又听见我的叫声了?"
贝辰点了点头。
"对不起,又吵到你了。"宝辰温柔地揉揉贝辰的头,如今,在这个世界上,他就只剩下贝辰一个亲人了,而且他答应过爸妈,无论再怎麽苦,他都要照顾好这个弟弟,治好他的病,让他开口说话。
(没有,哥哥,一定是你最近工作太累了,要不要请假休息一下?)
"哥哥不累,只是睡觉的习惯老是改不了,把手放在心脏的部位,才会做恶梦的。"
(可是......)贝辰绝对怀疑他的话。
"好啦好啦,别瞎猜了,快去帮哥哥我准备早餐吧,要不我上班要迟到了。"
(好,我这就去。)然後贝辰就迅速地跑下了楼。
看著镜中的自己,唐宝辰深呼一口气,对著镜子里的自己说道:唐宝辰,你现在已经是个男人了,所以坚强点,那些事都已经成为过去式了,所有的事情都去过了,你一定要要变得更坚强,你还有一个弟弟要照顾呢。
好,自我鼓励完毕,唐宝辰开始了新的一天,干净整洁的外表,整洁干净的衣服,是工作的第一要点,然後,第二要点就是要去吃上弟弟贝辰准备的早餐,饱饱的早餐是一整天的动力源泉。
"哇!"伴随著一声惊叫,然後呯呯嗙嗙的响声,在厨房里的贝辰背上一惊,马上放下手中的工具,跑到客厅里,一看,果然,贝辰用手心拍上自己的额头。
贝辰慢慢地把宝辰扶到椅子上,然後马上去拿药箱,开始帮他处理那些小伤口。
"抱歉,又添乱了,放心吧,我没什麽事。"宝辰捂著自己的後脑勺,笑得有点底气不组,不过从楼上摔下来只是一点点小伤的自己可真是太走运了。
处理好伤口,贝辰才开始用手语讲话,(哥哥,你走路的时候能不能专心点,连在家里都老是东摔一下,西摔一下的,外面要走怎麽办呢。)
"好啦,贝辰,你不用太担心了,在外面因为要维持形象,所以我会更加小心的,每次我上班回来都不是好好的吗?"
(是好好的,最多只是身体上老是会出现淤清而已。)贝辰责怪似地瞪了他一眼。
"是是是,我的宝贝弟弟,我知错了。"宝辰马上低头承认错误。
贝辰抬起宝辰的头,继续说,(身体哪里有痛吗,有的话要马上说,我们去医院检查。)
"放心,我没有哪里痛,除了手上,我保证其他地方没有任何伤口。"
(好吧,再信你一次,你等著,我去把早餐拿出来。)
贝辰走後,宝辰马上泄气似地垂下头,哎,这个弟弟虽然只比他小了两岁,可真是愈来愈精明了,在看著自己贴上OK绷的手,真是,什麽时候自己变得那麽磕磕碰碰,心不在焉呢,自己的心,是不是真的遗落了呢?
跑了三个车站,宝辰总算赶在最後一刻打了卡,拍著自己的心脏部位,一是帮自己顺气,二是庆幸今天又顺利过关。
"怎麽星期一第一天就开始练长跑啊。"打笑的声音传来。
"莫臻,你怎麽在这里。"宝辰转头一看才知道竟然是他的好友兼死党。
莫臻打了个哈欠,把正戴著的冒子反向戴,然後把手上的扫把抗上肩,"还用问,看我的样子就知道是来打扫的啦。"
"我拜托你正经点,谁都知道你是清洁公司的,不做打扫工作难道做打字员啊。"
"不对,我又不是明星不是什麽总统,怎麽会谁都知道我是清洁公司呢?"莫臻又打了个哈欠。
"看你的衣服就知道了啊。"宝辰把莫臻的冒子再戴正,"你哦,有点敬业精神好不好。"
"是,是,是,我的大少爷。"莫臻翻翻白眼。
"对了,怎麽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出现在这里当然是因为我们公司接了这里的工作罗。"
"怎麽没听你提起过。"f
"老大啊,我只是个小小的打工的仔耶,怎麽知道公司会接什麽案子。"
"也对,啊,糟了,不和扯了,要不真要被炒鱿鱼了。"宝辰指了指手表,"先走了。"
"中午来找你。"
"没问题。"
莫臻伸了个懒腰,那就好好努力工作吧,为了能够中午快点找宝辰吃饭,先拿扫把甩几个大圈吧,就当是热身运动。
"啪"的一声,莫臻整个身体一僵,拿走扫把的手停在半空,这个质感,这个感觉好象是,有砸到人耶,低下头,慢慢的转移,首先看到的是一副镜片破裂的眼镜,然後是一双闪亮闪亮的皮鞋。
唉,豁出去了,应著头皮,转头,哇,大帅哥耶,啊,不对不对,现在不是这个问题,装傻装傻,然後莫臻就哈哈地地笑了两声,迅速地捡起地上的眼镜,硬塞在对方的手里,"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而且这眼镜那麽容易破估计也不值什麽钱,我今天第一上班也没什麽钱,所以就算了吧,大男人一个,就不要在意啦,那就就这样了,我走了,後会无期。"期字才刚落,莫臻就以百米的速度逃离了。
"嗯,真是个可爱的人啊,看来这趟旅行真是来对了,对吧,我们的冷面王子,冷静寒?"一个流著金色,大长波浪的男子忽然出现在现场调诓道。
冷静寒看著已经破损了的眼镜,"我只想知道,我花了一千美金从你手中买的所谓的超级眼镜怎麽会那麽脆弱,我应该有索赔的机会吧,白鹭?"抬起头,冷冷一笑。

2:
"冷静寒,你不能那样对我,明明是那个清洁工人弄坏的眼镜凭什麽要让我来赔啊。"白鹭推开总裁室的门大声嚷道。
"白鹭,麻烦你有点身为‘E-风'形象代言人的自觉性好不好?"正在办公的蓝亦棋地N次抗议。
"我的钱包都快被人抢了,我还要形象干什麽。"白鹭瞪大了眼睛,小心防备地看著冷静寒。
蓝亦棋皱起那好看的眉,"白鹭,你最好给我安分点,我们这次来纯粹是因为公司的服装发表会,别给我惹出什麽麻烦。"
白鹭吐了吐他的舌头,然後甩了甩他那头亮丽的金色长发,"是是是,大总裁,看来你的心情好象不怎麽样,自从来到台湾......"後字还没说出口,白鹭就感觉而边一阵风,往後一看,果然,一只笔直直地插入了背後门上的木框上。
"抱歉,失手而已。"蓝亦棋没什麽诚意地笑著道歉。
沈浸了三秒,白鹭终於爆发出声,完全毁了他的幽雅气质,"蓝亦棋,你这个混蛋,竟然敢弄断我的一搓头发,我要你赔我精神损失费。"
冷静寒见怪不怪地把注意力回到手上的报告中,真不懂黑老是怎麽搞的,忽然想出把这次的服装发表会改到台湾来,害得刚完成一个CASE的他们连休息时间都没有,就在昨天坐著飞机急匆匆飞到台湾来。
"E-风"是一家实力超强的跨国服装公司,"E-风"这个服装品牌更是在全世界受到极热烈的欢迎,就连许多皇室贵族也都是"E-风"的拥护者,而"E-风"只所以会那麽受欢迎和它本身的特殊风格是脱离不了关系的。
要在"E-风"得到一个设计师的位置是非常不容易的事,而且,最奇特的一点就是,谋求这个职位的人必须是没有得过任何奖状的人,而之後也不允许参加任何比赛,虽然是比较苛刻一点,但是,依然有很多人去应征,因为能得到"E-风"设计师的头衔,比任何奖项的吸引力都要来得大。
"E-风"服装的特殊标签在於它有三种,而且是按颜色来分别,黑,紫,红色,分别代表的就是三个层次,红色是大众型的,当然消费层次应该也要算在高的那一类,紫色是贵族型的,顾名思义,就是要比红色上升好几个档次的消费层次,黑色是特殊型的,所谓特殊,也就是不一定有钱就能买到。
最主要的一点是,"E-风"的服装,每一个款式的服装都会有六个色系,每个色系的衣服也会按照它的档次而定量生产,但是只有黑色"E-风",每一款只有一个颜色全世界也只有一件。
宝辰刚走进办公室,就看到一群人拥在一起,只听到他们兴奋地谈论著什麽,今天不用做事吗?他们不怕经理骂吗?宝辰正考虑这两个问题的时候不小心瞥见了他口中的那个经理竟然也在兴奋地讨论著,究竟发生什麽事了?
一个同事眼尖地发现宝辰的存在,所以立即把他拉入了讨论圈,宝辰在心里叹气,只有不甘不愿地站在这里听他们说比较轰动的八卦,虽然开始一头雾水,不过讨论结束後,他总算了解了一点,那就是"E-风"今年的一场紫色发表会临时改在台湾这里举办,而且高层的三大领导人今天也已经抵达了公司。
真是服了这群人了,宝辰心想,发表会和他们这群老百姓又没什麽,因为就算是大众的红色型,他们也买不起,更何况,"E-风"绝对不会出现像其他服装品牌那样的打折情况,反正不管怎麽样都不关他的事,能找这麽一份好工作真是太难得了,所以他只要好好做他的搬运工就行了。
"哎,真的好想亲眼去看发布会哦。"一个非常带著极度羡慕的声音。
宝辰笑著摇头,"小林,你啊就不要做梦了,快点搬东西吧,这种事情怎麽也不会轮到我们这种小角色身上的。"
"我知道啊,可是哪怕是过去帮忙扫地我都甘愿哪。"
"如果真是那样,清洁工人不就要失业了吗?"
"所以我才想想嘛,不过宝辰啊,你就那麽一点点好奇心或是向往都没有吗?"看著感情不错的同事,小林的疑问还真的很大。
"因为我一开始就认清了自己的地位,对我一个才高中毕业的人来说,能在这麽大的一个公司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我已经谢天谢地了。"宝辰真心地说道。
"那倒也是,这大公司就是大公司,就算我们这种小小的角色,福利也那麽好,所以就知足吧。"
"所以,小林同志,赶快干活吧,早点做完就可以早点吃午饭。"
"好咧。"小林卷起衣服,开始加入搬运的行列,然後和宝辰边聊边做。
"宝辰你今年24了吧,其实你长的挺不错的,人又好,肯吃苦,虽然文凭低了点,但最起码,工作也算上是稳定了,哈你的女孩应该有吧。"
"算了吧,现在的我可没有那个能力去支撑一个家,还是不要耽误人家了。"
"你这麽说就不对了。"r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这个已经结婚的人很幸福,而且还有那麽一个可爱的儿子。"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的宝辰成功转移了小林的心思,只要一说起他可爱的儿子,他就能滔滔不绝地说上一二个小时。
"哎呀,说得我嘴都干了,加上又搬了那麽多东西,我们休息一下吧。"
"好啊。"宝辰在心里呼了一口气,一个半小时,总算讲完了。
"哟,宝辰,小林,在休息呢。"这是另一个女同事小王来到了仓库里。
"是啊,倒是你怎麽有空来这里晃呢。"小林搭话道。
"我来拿东西。"
"你把单子给我,我帮你去拿吧。"宝辰喝完水,马上说道。
"那就拜托你了,宝辰。"
"不用客气。"
宝辰转身後,果然又猜到没事做的两人又讲起八卦来了。
"发布会的事你们听说了吗?"
"这麽大的事能不知道嘛。"
"那你知道,这次来的高层都是些什麽人吗?"
"不知道啊,难道你知道?"
"当然,这也是我不小心偷听到的,告诉你哦,其中就一个就是白鹭哦。"
"什麽,不会吧,那个超级代言人?天啊,真想亲眼看看,对了,那另外两个人是谁啊,快告诉我。"
"行政总裁冷静寒,还有,执行总裁蓝亦棋。"
砰的一声巨响,吓了小王和小林一跳,"宝辰,怎麽了?"
"抱歉,抱歉,不小心碰了一下,放心吧,我会收拾好的。"
"那你没事吧,需要我们帮忙吗?"
"没事,没事,我一个人就行了。"
"好,那如果你有事就叫一声。"
"谢谢,我知道了。"
宝辰蹲下身体,捡东西的手有点发抖,闭上眼睛让自己深呼吸,没事的,唐宝辰,同命同姓的人多著呢,只是一个巧合,不可能是他的,所以不要紧张,不要抖,千万不要。

3:
"静寒,萧瑟那家夥什麽时候过来,要办发布会没这个天才设计师可不行,毕竟这次紫色发布会里可是会有三套黑系‘E-风'哦。"白鹭边检验著每件衣服,边问道。
"一完成手上的CASE就会赶过来,如果估计的不错,这个星期就能抵达。"
"我说蓝老大,你的报告看好了没啊。"白鹭实在是坐不住了。
"麻烦你有点耐心好不好。"蓝亦棋把最後一份公文合上,"基本上没什麽问题。"
"好吧,那我们就进行视察工作吧。"静寒做了个决定。
"万岁,终於可以到处走动一下了,我身体都快僵硬了。"白鹭做欢呼状。
"麻烦你等会保持点形象。"静寒冷不住道。
"不用担心,我保证会散发出我的魅力,把公司的人都迷倒。"白鹭再次理理自己的头发,也不能怪他那麽自恋,因为长得还真像是西方童话故事里标准的白马王子,当然这是撇开他的性格来说的。
三位大人物的视察工作刚开始进行,消息就已经传到了全公司上下,各个部门都开始忙碌起来。
上层真是不知下层辛苦,随随便便一个视察决定,就让他在半个小时里跑了无数次,看来今天真的是个练八百米的日子。
宝辰刚接近自己工作的仓库,就听到里面传了好几个声音,奇怪,平时这里就只有他和小林两个人,虽然偶尔也会有人来串门,但是,现在大家不是都在为上层来做视察工作而准备著嘛,这麽会有空过来呢。
"仓库这里的环境要改善一下,如果一个人每天在这样一个不透风的工作室工作会对身体有影响。"
"是,是,是,我知道了,总裁,我会马上让人去办理的。"
听到这麽样的对话,宝辰的脚步应生生停住了,难道上层视察到这里来了吗?那,那个同明同姓的人也在这里吗?
"要注意,货物和人都要合理安排。"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有点熟悉,但是,应该不会,不,绝对不会是他的,不会的。
"OK,那我们继续下一个地点吧。"e
听到他们要走的声音,宝辰马上慌乱的找了角落躲了起来,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地探出头,天啊,宝辰紧紧抓住自己的心脏部位,真的是他,不会认错的,就算五年的时间让他变了很多,但是他绝对不会认错,是他,是他回来了,一滴泪,毫无预警地滑落下来。
刚走出仓库的蓝亦棋忽然定住,往身後看了看,但是没有任何东西啊,为什麽刚刚的心会突然揪紧呢。
"亦棋,没事吧?"静寒问道。
"没事,走吧。"
宝辰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紧紧地缩在角落里,可以的话他真想把自己藏到墙里去,不要担心,不要担心,他看到不到的,看不到的。
"宝辰,你躲在这里干什麽。"高分贝的声音让宝辰原本狂跳的心脏顿时停止,也不知道哪来的爆发的力拉著莫臻就跑。
"哇,你干什......"可怜的莫臻,最後不但要跑,还有被迫消音以及失去呼吸的其中一个器官。
而刚刚莫臻的叫声也再一次让亦棋停下了脚步,转身,才跨出一步的脚,又马上收了回来。
"亦棋,你真的没事吗?"静寒再次问道,因为亦棋今天确实有点奇怪。
"没事。"摇摇头,失笑,肯定是自己也想太多了,真是好久没回来,有点不适应了。
静寒看著亦棋的背影,沈思著。
"我看他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白鹭在静寒的耳边嘀咕道。
静寒看了他一眼,"当事人都说没事了,你还操什麽心。"然後就跟上了亦棋的脚步,白鹭耸了耸肩,也不作声地跟了上去。
楼梯的拐脚处,莫臻和宝辰不停地嘬著气。
"我说,你发什麽神经啊,突然拉著我就跑,还不让我呼吸。"
"你就当我发神经吧。"宝辰懒得解释。
莫臻坐到了地上,"呼,差点没命。"
"没那麽夸张吧。"这时候宝辰还真庆幸莫臻是个粗线条的家夥。
"糟了。"莫臻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怎麽了?"
"都是你啦,刚拿的午餐在跑的时候不小心掉了。"
"那我们回去找找吧。"
"还找什麽啊,我们去食堂吃啦。"莫臻抓抓头。
"不行。"宝辰一口回绝。
"我说大哥,你能不能不要那麽省,想锻炼就去健身房嘛,每天坐公车都要半路下车,然後跑个几站路,你累不累啊。"
"难道你去健身房跑步不累吗?要知道,这样省钱省力省时间。"
"啊,算了算了,懒得和你罗唆,那我的午餐要怎麽办。"
"当然是你一个人去吃啦。"
"喂,你不是有带便当嘛,分我一半又不会怎麽样。"
"不行,是你自己有面包不吃要浪费的。"
"喂,你以为这是谁的害的啊。"莫臻使劲的抓自己的头发。
宝辰回答得倒顺口,"所以我都已经说要陪你回去找了。"
"啊,算了,今天算我栽啦。"莫臻有点火大地打开安全门冲了出去,因为横冲直撞地,所以自然就不小心地撞到了人,"好痛,喂,你会不会看路。"
"哇,静寒,你的眼睛又破了耶,我记得你这次只带了两副,所以说,你已经没有备份的可以用了,而且,两次还是拜同一个人之手耶。"白鹭看著跌坐在地上的两个人,有点幸灾乐祸地道。
不会吧,莫臻的火气立即消了下去,看来今天有点衰哎,马上践起眼镜,再次硬塞给某人,然後哈哈地傻笑道,"抱歉抱歉,我没见过你,你也没见过我,後会无期。"
三秒後,白鹭爆笑出声,"这小子真是太可爱了。"
亦棋摇头,拍了拍白鹭的肩,"公众场合,注意形象。"
"抱歉,抱歉,一时没忍住。"
"好了,我们快点回去吧。"
一直听到三人的脚步声走远,宝辰才从转角的角落里出来,原本他想出去追莫臻的,但是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後他就马上无法动弹了。
无力地跌坐在地上,自己究竟在干什麽啊,躲得那麽狼狈,为什麽搞得自己像见不得人一样呢,就只是因为怕他看到自己,还是怕自己真正面对他的时候,无法控制住自己,无法再骗自己什麽都过去了,包括爱的他的心呢?
但是,真的无法面对他,没有那个勇气和他见面,就算知道自己应该堂堂正正地站在他面前,应该潇潇洒洒地和许久不见的他打招呼,应该大大方方地表现出再次见到他的意外,可结果,他什麽都做不了,明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去怕见到他,没有任何理由去躲著他,可是,自己还是怕见到他,还是想躲著他,因为他真正怕的是他见到自己後的态度。

4:
(哥哥,你怎麽看上去很累的样子。)贝辰担心地看宝辰。
"只是今天的工作比较多而已,没事的,还有,今天有看到莫臻了。"宝辰马上聪明地转移话题。
(真的吗?他回来了啊?怎麽都不告诉我?)
宝辰宠爱地揉了揉贝辰的头发,"你哦,一提到他就那麽高兴,他现在的工作地点是我们大厦,而且他是昨晚深夜才赶回家的,今天一早就要上班,当然来不及告诉你罗。"
贝辰吐了吐,(也对哦,那我明天又要开始准备两个便当了。)
"没错,但是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加菜。"
(对哦,说不定莫臻会来的。)
"不是说不定,而是一定会来。"
贝辰笑得很开心地点头,然後就跑到了厨房。
宝辰微微叹了口气地躺在了沙发里,还是不能把工作辞了吧,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不是决定了不能在让贝辰担心了吗?而且......
叮咚......有规律的门铃声,不用想也知道是莫臻了。
"来得挺快的嘛。"宝辰开门就是劈头一句。e
"还说呢,竟然扔下我一个人就先回来了。"莫臻指了指自己的脸,"看到没有,上面写著我很不爽。"
"是是是,所以才让贝辰帮你加菜啊。"宝辰推著莫臻往里走。
"这麽说贝辰现在在厨房吗?"莫臻兴奋地扭头看向宝辰。
宝辰往天花板翻翻白眼,然後双手做投降状,"好好好,我不打扰,不打扰,我先去楼上洗个澡换衣服,等可以吃饭的时候再叫我。"
莫臻连说两个放心後就摸到了厨房,然後偷偷地从一盘刚出锅的菜里抓了一片肉片吃。
这突如其来的偷袭吓了贝辰一跳,转过头,瞪了他一眼,然後把那只偷吃的手轻轻拍打了一下。
莫臻装做委屈道,"谁叫我太饿了,太想你做的菜嘛,你都不知道,宝辰中午都不分便当给我吃。"
贝辰轻轻笑出声,明知莫臻是装的,可是,(我知道了,明天一定帮你准备个很大的便当,而且还有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
"哇,太棒了。"莫臻跳起来欢呼,然後又抱著贝辰转圈圈。
(不要闹了,这里是厨房,我还有两个菜要做。)
"遵命,那我要在这里陪你。"
(不可以捣乱。)
"好。"
看著贝辰忙碌的身影,莫臻深深地陷入了沈思,直到贝辰做菜完毕,准备叫他吃饭的时候,才回过神来,走上前,紧紧抱住了贝辰。
"贝辰,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所以,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无论发生什麽事,都不要离开我,只有你......"莫臻在贝辰的耳边轻轻低语著。
贝辰点头,抬头,吻上莫臻的唇,嘴对嘴,描绘出一句,(绝对,不会离开你。)
"谢谢你,贝辰。"
唉,看著前面的这撞大楼,宝辰已经是第三次叹气了,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进去啊。
"宝辰,你又发什麽呆啊,怎麽不进去?"
"哇,莫臻,你想吓死人啊。"宝辰捂著胸口,责怪似地看了莫臻一样。
莫臻皱起眉,"神经,不知道你一大早的在搞什麽。"
"没什麽啦,这是你的便当,拿去吧。"
"哦,谢了,那我先进去了,你就继续你的发呆吧。"
看著莫臻远走的身影,宝辰深呼一口气,好,拼了,一副上断头抬的气势。
再次,看著手中的东西,宝辰第N次的叹气,为什麽老要在他想安安份份地待在仓库里的时候就老要做跑腿的工作啊,他们不知道这样对他来将有多危险吗?
哇!!!才说危险怎麽就又碰上他们了,马上退回拐弯处闪人,一堆垃圾,正好了,挡一挡,这时候如果乱走动更有危险的,希望他们经过的时候不要看到我,对,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愈来愈近了......
看不到我......
总算走了......
"唐宝辰,你究竟在搞什麽鬼啊,发神经也就算了,干嘛还躲在我整理好的垃圾旁边,还弄得一团糟,你知不知道这是我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才打扫好的。"
心脏才经过一翻大起大落,这时候却还要忍受这种高分贝的噪音,真是多灾多耐啊。
"喂,唐宝辰,我跟你说话你听到了没有。"再次提高分贝。
"听到了听到了,你不要再喊了,还怕别人不知道啊。"宝辰有气无力地回答。
"我怕你听不到,快点,帮我收拾好垃圾,我还有一堆地方要打扫呢。"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帮你收拾好。"
看著宝辰没什麽精神的样子,莫臻马上软了口气,"宝辰,你没事吧?"
"放心,我没事,非常好,只是一下子跑了好几圈有点累而已。"宝辰竟量让自己露出自然点的微笑。
"算啦算啦,看你那麽累,这里我一个人收拾好了,你先走吧。"
"那怎麽行,我看还是你先走吧,这里我帮你收拾好,不是说还有很多地方要打扫吗,快点做完,然後晚上我们一起回家,今天贝辰说吃火锅。"
"万岁,那我走了。"莫臻马上一副火力全开的样子,风一样地‘飞'走了。
宝辰无奈的摇头,然後开始收拾地上的垃圾。
"终於搞定了。"宝辰看了看时间,"哇,都这麽晚了,得快点了。"那起东西,宝辰就小跑步的离开了,只是就因为跑得急了点,所以转角处没注意到地撞上了人。
"对不起。"
"对不起。"
两个声音同时开口,然後同时愣住,抬头。
"阿宝。"五年没被叫过的名字,就这样,从亦棋的嘴里叫了出来,"为什麽,你会......"
亦棋的问话终於让宝辰找回了自己的行动力,大声地留下一句"哇,对不起"後就风一般地跑开了。

黑色羽毛(一),winwinicesd仅代表作家(winwinicesd)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