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春期撞上青春期II,非荼(下)

青春期撞上青春期II,非荼(下)

第(1)页|作者:非荼--下载TXT全文
 


  ☆、第 113 章

  手术做完后休息了几天就回宣化了。我妈是三句话不离她那所谓信仰的人,每当有人去世时她都会很轻松地说人都会有这一天,终于能回到天国了,那儿在是永远的家,人世这一遭只是来赎罪。
  我究竟犯了什么罪,要一生下来就背负着罪过,在罪恶中度过一生?
  即使貌似看开生死的她,手术后透露出的那种极度软弱、对人极度的依赖和对大多数常识的无知让我心里的感受很复杂。
  奔忙、紧张、失落的这些时日中,仔细想想,我好像已经真的忘了快乐是什么滋味,也忘了上次开怀大笑到底是什么时候。我妈身体虚弱,几乎整日躺在床上休息,她醒着的时候不是在用那机械化的模拟人声听圣经讲解就是病痛□□,从小到大我所听到的,她总是发出这样的声音,从前我叫它无病□□,到了如今,我竟然已经对她的病痛无所感觉,有时我真的想要唾弃自己,为什么心硬如石,可我也总能给自己找到理由,那大概就是狼来了的原理吧。每当晚上我看着我爸有点佝偻着腰回来时,她就更会刻意地哼哼两声来强调她需要被照顾。家里的气氛沉重压抑,有时我也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做一个像太阳花一样充满正能量的人,可以让这个家快乐起来,活跃起来,可没来由的开朗,我从小就不会,沉默已经在骨头里扎根了。做饭,吃饭,吃完饭看电视,把声音压很低很低,我根本听不清说了什么不耐烦不想看了,可我爸却已经习惯了沉默的影像。每当我妈睡地很早时,他就会躺在沙发上,这样看着电视,直到不知何时睡着了。我躲在自己屋子里,感受着外面的动静,直到那跳跃的光亮灭了,我就知道他醒来了,关掉电视真的去睡觉了。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时间的流动就像细沙一样缓缓摩擦在心口,睁眼瞧着黑暗,忍受时光流逝的痛苦。
  静谧的夜里忽然响了“咚咚”两声,就从头顶的窗户上传来,心跳骤然加快,渗出一点冷汗,这个时间,这是二楼,会从那里发出声音的可能性太少了,我在脑子里过了好几个可能性,应该不是最差的那个,我不信世上有鬼。。。它又响了两声,我抓过手机摁亮,壮着胆子爬起来一看,差点没吓晕,这不是一张人脸么!
  余惊未了,他拉开窗户光脚爬了进来,一手提着鞋一手手指放唇边做了个“嘘”的手势,他从窗户下到床上,把鞋轻轻放到地上后又从窗户探出身子,小心翼翼地把一架伸缩梯抽了进来,没磕着碰着发出什么声音,我看傻了,他把梯子靠墙立好后光脚下床去确认了一下房间门有没有锁。。。
  我小声说:“你怎么来了!!”
  他跳上床,毛巾被往我俩身上一抛,一把搂住我说:“睡觉。”
  “诶——”我在他锁骨上推了一把,可毫不见效,他掌心扣在我后脑勺上往他胸前一按,抚了两下头发说:“只是睡觉,快睡吧。”
  “你这样很热啊。。。”
  “恩。”他嘴上嗯,却又把另一只手放在我后背上了。
  暖暖的,好像通电一样,浑身冰冷麻木的血液终于回温了,平和地跃动,和着心跳的节拍。再也无话,陷入他怀里,就让我暂且奢求这一晚安稳的睡眠,甜蜜的梦吧。
  那几只鸟又站在隔壁堆着杂粮的窗户上叽叽喳喳了,每天早上除了偶尔我爸上次厕所“嗵隆隆”的冲水声或者火车沉闷的碾压声,就是这尽在耳边的聒噪声音。
  今天早上好凉快,昨晚没关窗户吗?一阵阵轻风拂过腮边,浑身的汗毛都跟着风舒展一下,伸了个懒腰,好舒服。。。
  睁开眼,看到原来他早就醒来了,正拿着扇子轻轻给我扇风。我呆愣愣地看他,暗自确认了一遍又一遍这是不是梦。
  他温柔笑笑,又给我扇了两下后把扇子交到我手中轻声说:“我走了,晚上再来。”我就这么躺着,看着他又提上他的鞋,然后趴着,看着他架好梯子,最后消失在视线里了。自己趴着,空落落的,终归是个梦,白天梦醒了,这个梦却让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期待夜晚来临。
  下过一场小雨的午后天还未放晴,刚陪他吃了饭,看他喝了药后出来。自己站在街头,看零零散散去上学的学生,他们穿着的校服上印着“XHSZ”的字样,我心中讶然,我和他竟然是在这么小不点儿的时候就相爱了?眼前这些孩子我只想给他们四个字的评价:屁都不懂。还真有点不可思议。正望着出神,“铃铃铃铃——”一提溜响声后脚脖子上毛茸茸痒痒的,我低头一看,原来是嘿嘿!!它的毛比以前更柔软顺滑,看起来清爽干净,脖子上的项圈还好好地带着!看到它扁扁的嘴头儿和圆溜溜的眼睛我喜笑颜开,一把抱起它来嘿嘿没完。它趴在我胸前,在我脸上舔来舔去好不欢快,高兴地要命,我搂着它,觉得满满的,还有这么一个简单又忠诚的小家伙最喜欢我,也最需要我呢。被需要,被依赖和被忠实地爱着的感觉很窝心。
  “它很想你啊,跟着我都心不在焉的。”我回头看,张杰骑了辆电动车,戴着帽子墨镜,就在我身后。
  “你的坐骑换地可真快。。。”
  “哈哈,骑它兜风最舒服了,来吧~”说着他拍了拍后座。
  “去哪?”
  “摘葡萄~”
  我把嘿嘿放到车筐里坐到了他身后:“你的猫咪呢?”
  “放朋友那里了。”
  “你现在住哪?”
  “你家。”
  “。。。”
  “哈哈哈,我没地方睡觉,晚上才去找你啊。”
  “。。。”他挺直的脊背上T恤被雨后凉爽的风兜起了一点点,仍旧可以看清楚他完美的身体线条。电动车平稳又快速地驰过林荫小道,道旁唰唰作响的一片片桃木树叶欢快地迎风摇头,每一片树叶还没来得及对我露出一个笑脸,就已经被远远甩在身后,回头看去,那摇曳的身躯好像在说再见。
  风流淌过心间,就像一潭死水被吹起了涟漪,一圈圈,又痒,又温柔,很舒服。
  上次摘葡萄是很小很小的时候了,在我的记忆中小到我也可以坐到车筐里的时候。依稀记得那时我和我大爷,我娟儿姐一起在葡萄园里,我自己提着小篮子,一边摘一边吃,到最后总会讨得他们笑着的骂。我也记得那会儿我觉得大人特别讨厌,因为他们牵着我的手走路时,总是提着我的胳膊,我的胳膊一直举着、被提着,很疼的。
  一颗枣忽然递到嘴边,我抬头一看,他手里握着好几颗枣笑嘻嘻地说:“尝尝,很甜的~”我张嘴吃了,的确很脆很甜。
  “红了的没几颗,我全摘下来了~”说着他把那几颗枣放到了我篮子里。
  “我们摘这些,不用给钱吗。。。”
  “哈哈,不用,来我干妈这儿还用得着客气?”
  “你真厉害。。。到哪都有亲人。”
  “哈哈,傻,宣化也是我半个故乡啊,我在这儿有亲人有什么好奇怪的。”
  “恩。”
  摘完葡萄和一些应季蔬菜,他直接又带我回了那熟悉的街头,我下车后他把袋子塞到我手里,笑笑拍拍我肩膀说:“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恩。”
  每次转身,都觉得伤感。昨天替他去医院拿药,我又和医生详细了解了一下情况,提及了我爷爷和他患同样病的情况,医生只说不详细化验不能断定到底有没有关系,但不排除有遗传性的可能,我问如果是遗传性一定是代代传吗?祖辈、父辈、孙辈。。。他听我说完笑了看我一眼:“没有什么是一定的,你是患者的儿子?”
  “不、侄子。”
  “呵呵,小兄弟,别胡思乱想了,心态很重要,让病人保持愉快的心情,世上没有绝对的事,好了,药方没太大改动,还是以前的剂量,下楼去抓吧。”
  送完葡萄出来,张杰说弄了一身土,想洗澡,我妈在家呢回我家是不可能,我就回去收拾了洗漱用品和换的衣服,拿上宣钢的出入证又出来了。因为我姨夫在宣钢上班,所以有关系弄了两张出入证,这样就可以混进去他们的员工浴池洗澡,我妈一直让我去那儿洗,省水省电,可我从没去过,所以今天突然要去,貌似知道节约了她还挺高兴。
  他接过出入证一看:“妈呀。。。拿着女人的出入证去洗澡。。。”
  “哈哈,你就把它挂脖子上就行了,他们哪有那闲工夫细查。大摇大摆进就行。”
  从我家出来一路往东,就是宣钢厂了,一路上头顶又粗又黑的运输管道几乎遮天蔽日,进去以后大锅炉轰隆作响,高耸的烟囱一排排冒着烟,被灰白色油漆漆过的圆柱形大厂房也锈迹斑斑,从不知何处蜿蜒依附在厂房外面的管道一阵阵地往外喷气,应该是水蒸气,在它下面已经开始向外延伸出了一条浅溪了,而它周围的漆剥落地更厉害。还有两座看上去年代更久远的砖砌厂房,中间用一条封闭架空的倾斜通道连接,不知道里面走人还是运货,只有一口口小小的玻璃窗。
  时不时有火车装卸的声音,铁轨一直铺到这里面,往里运输煤炭矿石,往外运输成品钢。小时候来时,总觉得那阴森的厂房深处和布满油物的玻璃窗后面,有另一个世界。这个时候工人都还没下班,澡堂里就我们两个人,说话都有回音。里面是那种阴冷潮湿特有的味道,我却并不讨厌。淋浴的蓬头早已锈地起泡,第一股水流出来还带着锈色。在墙的高处只有一扇窗,融进来一点点清冷的光。
  “我都忘了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怕和我一起洗澡了。”他利索地打着香皂说。
  “呵,我又不是十几岁小男生了。”
  “哈哈。。。这跟多大没关系吧~”他捋出一把泡沫就呼在我脸上一通揉。“诶,对了,你这头发你妈没说你啊?”
  “刚回来时哪还能顾上它。后来她问我就说朋友学美发,拿我练手了。”
  “。。。你最近和小功联系没?”
  “没。”
  “他这个月底就要走了。”
  “你怎么知道?”我狐疑看他,他笑说:“我当然知道啊,我们一直有联系,都是用微信的人。”
  “我。。。你们能有什么好聊的??”
  “哈哈,我觉得很有共同话题啊。”
  “好吧。”我又出局了。。。
  “你不去送他?”
  “再说吧。”
  洗完澡,一身清爽,出来后正是片刻黄昏。沿着铁轨一直往西走,就能到我家了。走着走着,暮色越来越浓,直到西边的天空幻化成了一杯绚丽鸡尾酒,泛黄的酒心,正一点点被深蓝夜空包围,浸染。
  铁轨附近的高压电塔上落满麻雀,在深蓝色的背景下,只是一串跃动的模糊黑影。
  铁路上方一排照明的橙色灯光让视线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红□□片,视线所到之处,都泛着不真实的微光。只有那无垠的苍穹,依然是鲜明的深蓝色。
  偶尔有一束飘散的蒲公英与皮肤擦过,痒痒的。
  “你回来做什么,公司还开着吗。”在无人的铁轨中央,连自己的说话声音都觉得陌生。
  “开着,一直都正常运转,我好不容易做起来,怎么会轻易放弃。我有一帮好伙伴,即使我不在,他们也会帮我撑着的。”
  “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才回来的,没必要,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我不是怕你软弱,我是怕你孤单。”
  “。。。”
  “龙龙,失去,放手,不是唯一解决问题的办法。我知道你宁愿割舍自己的感情也不想别人受伤害,可你又怎么知道对方为你守候不是心甘情愿?不是所有人都想在你身上找到结果,不是对你好就有什么目的,爱你,陪你,就是目的。也是需要。所以别给自己那么大负担,孤单不是你唯一的选择。处理感情的方式,也不只有一种。”
  “。。。”
  “去送他吧,你明明很想他。” 他停住脚步,揉揉我脑袋说。
  “ 。。。张杰,我不值得你这样。你越对我好,我心里越愧疚,那种愧疚感你可能无法理解。别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过去的,就忘了吧。你还这么年轻,往前走,会有更好的人,更好的人生,你可以做地比任何一个人都出色,你可以比现在过地好上不止一百倍。和我在一起,只会让你陷入痛苦。如果我是真的爱你,我就真的不舍得看到这样的你。放手吧,我们可以都轻松些,等你走远了,有了更好的,这一切都不值一提,只是回忆而已。”
  “喂喂,是我对不起你在先,你能不能拿出点儿高冷傲娇的态度。。。”
  “。。。”
  “唉。”他轻叹了口气说:“真傻。龙龙,就算我不是你男朋友,我也是你哥,亲哥啊。”
作者有话要说:  

  ☆、第 114 章

  平静的日子过了一些时候,他的生活并无异样,也许还可以继续坚持下去,还有很长的时间。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悲伤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减淡,一直有张杰的陪伴,也渐渐心安时,现实给人当头一棒,世上果真没有奇迹,一切来得突如其却是意料之中。
  小时候就想过长大后的自己要面对这样的场面,那时我总是害怕,其实最怕的也不是亲人离开,也怕在众人面前释放自己的情绪。
  我喜欢看书,我的第一本装帧精美的书是《伊索寓言》,是他给我买的,我喜欢机器猫,我看的第一本漫画,是他给我买的,我喜欢踢球,我的第一个皮球,我喜欢奶油蛋糕,我的第一个生日蛋糕,是他给买的,我还能记得那时一个粉红色透明塑料壳包装着的蛋糕,那天我过生日,他带来了一整只烧鸡和好大一个蛋糕。
  很多很多。。。如今,我喜欢的还会一直喜欢下去,每当看到那能勾起回忆的所有场景时,我都知道,我并不孤单,我爱过,也被爱过。
  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却是让我记得,人活着,有比感情更重要的,那就是良心。
  六十年代闹饥荒时,替姐姐弟弟挨饿到几乎丧命的是他,后来替我姑姑下乡劳改的是他,把我娟儿姐带大的是他,把我带大的是他,好吃好喝好用都给我们,自己用替下来旧货还给我们买新品贴补钱的,是他,没有结婚,照顾无法自理的奶奶大半辈子的,是他。
  全天底下他最有资格和我说这句话,也只有这句话,压在我心头,有很重很重的分量。
  今天刚好是31号了,几场秋雨过后,宣化的天气渐渐变冷,终究没能看到这个夏天最后一道彩虹。
  还好,当我赶到机场时,他还没走。人群里只有他最显摆地穿了身军装,每当看到那深绿的颜色,总会感觉到一股不怒自威的凛凛气魄。
  他东张西望,我笑着走上去喊:“成王八。”他回头见到我喜上眉梢,几步跨到了我面前。一头乌黑短发,没有任何配饰的他让我觉得陌生,眼前这个英气十足干净挺拔的大男孩,倒让我开不出玩笑了。最喜欢他露出额头,最喜欢他那两道朝气蓬勃的眉毛,像两把利剑,纵使闯荡天下,也会所向披靡。
  “呵呵,好帅。”我由衷地赞说。
  “我就知道你会来!我答应过你的事,一定会做到,我考上了!”
  “呵呵,我知道,不过,你这身军装。。。”
  “哈哈、”他一笑就又露出小孩子气了:“我知道你一定喜欢看我穿军装,但我们的军装还没发,而且刚发的都没衔儿没杠儿的,不好看,我托关系借来的~军装可不是随便借的啊~”
  “呵呵,知道你本事大。”
  “龙哥哥,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穿着自己的军装,肩膀上的星星比银河里的还多!那时我再见你,更帅!”
  “哈哈,得得得,别整那么多星星,哥嫌吓地慌!都当军官了贫嘴的功夫就别练了吧!”
  “嘿嘿~”
  “湖南湿气重,不比北京,去了好好照顾自己。在家是少爷,出去就要学会收敛,学着低调一点,不然要受委屈,懂吗?”我手搭在他肩膀上说。
  “好啦,我知道。”他拥住我说。
  “我会想你的,也会给你写信的。”拥抱的感觉真好,但我们总是在最后的关头才想起这样的温柔。
  “我爱你。”他抱紧我,在我耳边轻声说了这三个字后,就笑着转身离去了。
  我也笑着望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流下了眼泪,品尝到却是笑的滋味。
  再去看小超时意外结识了韩大哥,坐下来聊聊知道他原来是一个志愿组织的发起人,常年在全国各处奔走,帮助那些贫困的孩子。韩大哥是贵州人,三十五、六,一眼看上去实在平凡地很,个头不高,小圆寸头,幽黑的皮肤,说话时总略带笑意弯弯一双黑溜溜的眼,不过自然少不了长长的鱼尾纹。言语朴实,怎么看怎么不像做大事的人,可院长说他的确有团队、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做了不少好事。这次在北京呆不了多久,马上又要走了。
  我决定要加入韩大哥的队伍,虽属偶然,但不是突然,好像在很久以前,我就想过,我能做的其实可以更多,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想要走,想要离开。
  老艾说过,没有到不了的地方。
  找不到天堂,又有哪里是不能去的。
  我去找老艾喝酒,也算向他告别,其实最主要的目的是让他自觉每月上打房租。临行前他把他的相机以及那几个专业级别的镜头拿来送我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拍照,但用你的视角去定格画面,我相信一定更细腻,更感人,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一起努力,你不是一个人。”
  “呵呵,老艾,谢谢。你的中文说地越来越好了。”
  “因为你这个可爱的小弟弟教地好啊。”他抱住我说,我也回他一个大大的熊抱,“你这个洋哥哥也很可爱~!”他在我脸上亲了两下,我也并不介意,他笑说:“Good Luck!”
  这世界并不完美,但有你们伸手拥抱,遗憾会更少一点。
  我再去店里看时,可可已经升职成了师傅,再看微博,他竟毫不介意把自己当做“话题”,又是那种勤更新的人,好一个励志正能量的故事。呵呵,这小子,我没看错,不过。。。原谅我这次要使个坏了。
  当我出现在成铭办公室门口时,他就像活见鬼一样,我靠墙笑说:“怎么,不认识了?”
  “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我弟弟已经不在北京了。”在他们公司内部咖啡厅里,他对我满脸戒备地说。
  “我不找你弟弟,就找你,咱俩就不能有点儿私交吗?”
  “到底什么事,快说。”
  “我要你帮我黑一个微博账号。”
  “认证的?”
  “对。”
  “办不到。”
  “你知道我知道你办得到。”
  “那是违法的。”
  “你又不是第一次干。”
  “你、”
  “放心吧,我只是想用那个账号干点儿好事,不会遭天谴。”
  “我凭什么帮你?”
  “凭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
  “算了、我试试。”他一副怕了我的眼神说。
  “呵呵,最近跟老成怎么样啊?”
  “老成也是你叫的??”
  “呦呦,护爹了啊开始。”
  “行了,事办成我会告诉你的!”他恼羞说完就起身走,临走回头说:“你还是一样那么的让我讨厌!!”
  我喝完杯子里剩的那点咖啡,瘪瘪嘴说:“彼此彼此。”
  下楼后,他还是乖乖地坐在车里等我,我笑笑,坐进去说:“张杰,我这混地不咋样,私人司机倒不缺。你就这么给我当司机当到啥时候啊?”
  “你说呢。”
  “我说,就到今天吧。”
  “你决定的事,我不勉强。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但是之前我让你答应我一件小事,你还记得吗?”
  站在十渡崖边,我双腿打颤说:“你说的事,就是这个?”
  “对。”
  我望了一眼深不见底的悬崖,胆寒冒汗,一紧张就胃疼。
  “你明知道我。。。”
  “我知道。但是既然答应了,就要履行承诺,好吗?”他笑笑,摸摸我脑袋说。我真心想说能不能换一个,什么事都行能不能换一个,我真的害怕这个。。。我紧张地心狂跳,脚背都拱了起来,脚趾头都不知道如何是好,阵阵晕眩,胃疼地掌心冷汗直冒。可当初信誓旦旦答应他的也是我啊。当安全锁链绑在脚上的时候我就觉得完蛋了,特没安全感,有什么危险连跑都跑不了了。
  “有那么害怕吗?瞧你脸都白了。”他揉揉我脖颈安慰说:“没关系的,我跳过,真的跳下去后很舒服。越在这儿思想斗争越痛苦。我们跳吧。“他说着就要往前走,我赶紧拉住他胳膊喘气说:“诶诶诶!你让我再准备准备、再准备准备!”
  “呵呵,没什么好准备的,工作人员都替你准备好了。”
  我紧紧抓住他手,咽了下口水说:“真、真的要跳吗。。。”
  “来吧。”让自己准备,永远都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在他的拉力和工作人员的推动下,身体腾空的那一瞬间,我紧紧抱住了他。疾速的风带着压力灌进耳朵,有一秒钟感觉自己可以架空重力,可很快就失去了平衡,大脑充血心脏快要移位,唯有抱紧的这温暖躯体让我可以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在那一瞬间,我告诉自己,如果**、消逝就是这种感觉,只要紧紧抱着他,我就不会害怕了。甚至甘之如饴,希望所归。落叶归根,就是这种温暖踏实的感觉吗?所有的不安都消失了,只剩下我和他的永远。
  可这是多自私的想法啊。
作者有话要说:  

  ☆、第 115 章

  [img=http://img021.21cnimg.com/?/photos/album/20140822/m960/1307920.jpg

  ☆、第 116 章

  总能听到别人会抱怨太过漫长的旅途,枯燥、无聊,坐地久了会腰酸背痛。短暂告别了每天坐三个小时地铁上下班的日子后再踏上旅途,却是前所未有的漫长,也发现了其实自己很享受在路上放空或思考的时光。在路上,永远比原地不动来地更踏实。
  以前只知道祖国幅员辽阔,却不知道原来辽阔的不仅是繁华,更有这连绵不绝的苍凉,可以穿山越岭横跨几个省,都荒无人烟。
  坐在车子的最后排,没有人刻意要和我交流,也没有人摆出做作的热情熟络姿态,倒也让我舒服。韩大哥并没有和我说太多,阐述了路途的艰险困难后,想加入,便一起上路,坚持不下去,随时可以走。一切都是自愿。
  从天明到夜深,三个人轮流开车,车子一直在行进着,晚上没有宾馆可以睡,一直窝在座位上半睡半醒,只有到服务区才得以下车舒展筋骨。睡也睡不着,索性抽支烟,提提神。半夜三点多,不知身在何处,只觉得此刻的星辰是久违的清澈闪耀。韩大哥走过来,我把烟递给他,他摆了摆手,我就收起来了。
  “以前坐过这么久的车吗?”他走到我身边说。
  “没有。其实我去过的地方很少,一个手都能数过来,呵呵。我们现在在哪啊?”
  “宁夏兴仁,马上就要到甘肃了。”
  “离目的地还远吗?”
  “车程不远了。”见我抽完烟,他拍我肩膀说:“走,上车吧。”
  再次上路,到了天明时我们已经横穿在沙丘不断,荒漠辽阔的河西走廊之上。到了上午十点多,结束了一段平坦的路途,闯进了连绵起伏的祁连山地,近处的绿色草原上分散着羊群,放眼望去远处的青色雪山巍然而立,造成了就像把草原戛然切断的视觉效果,白云从雪山之巅延伸而来,就像那尖尖的山顶挤出了一团团泡沫。可惜过了花季,不然我也能看看传说中的大片油菜花田。行驶在草原上一路都在爬坡,植被也随之减少,在冰川作用下,山体就像一大块木头被杂乱无章地砍过一样,呈现出许多几何状层层递进的豁口。远处的山坡上针叶林茂盛繁密,也有像这样的岩层山,稀稀拉拉地挤出几株野草。山间晨雾还未消退,坐在车里直感觉到头晕乏力,只觉地是旅途奔波加上没有睡觉的缘故,等翻过这座山峰时,前面的人才拿水递过来问我还好吗,我说还好啊,为什么这么问,他轻描淡写地笑说刚才翻的那座山海拔有四千多米,我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身处青藏高原的边缘。现在的我,在地图上的哪个点?
  小时候家住平房,墙壁潮湿,为了挡那斑驳潮渍在我房间的一面墙上贴了很大一张中国地图,没事干的时候就爱看地图,然后和我爸讨论讨论可以从地图上看出来的事。曾经只在地图上看到过的地方,现在我也来了,脚下的土地,没有参照物,和我曾经呆过的地方其实也并无二异。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人,终究是很渺小的。
  身背物资徒步进山时,我才知道韩大哥说的车程不远了,真的是“车程”不远了。穿过两座山峰中间狭窄的垭口时,我当真怀疑在山里面真的有人吗?这条通道简直就像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隐秘入口一样。地势陡峭,脚下的野草呈癣状生长,癣的缝隙就被碎石充斥,稍不留神可能就踏着这石头滑下去了。以前参加夏令营零负重爬山都要手脚并用,现在背着将近二十公斤的物资往上爬,我真觉得要了亲命了,可看其他人都在坚持且大有驾轻就熟之势,我也就放了心,他们可以,我也可以,索性也就挺直腰板不再没出息地趴着往上走。就算滑下去这高度也死不了。本以为跨过这个难关之后的路会好走些,可走在环山而绕时宽时窄狭窄处仅能通行一人还是斜着坡而旁边就是山谷,虽不至于深不见底落差也够大的“路”上时,我真觉得恐高是病,悲催的是想吃,没药。其实没事,要不是旁边太深,这路以我走路的速度飞着就过去了,可有了干扰,本质不变,自己的心态也会变。走在我身后一个大哥估计看出我步伐犹豫,鼓励说没事,这才哪儿跟哪儿啊,走,我抓着你胳膊走,没事的。到现在我连一行七人的伙伴都叫什么名字还没弄清楚,只好尴尬说谢谢。走了很久很久之后,韩大哥问我还能不能坚持,不行的话先休息一会儿,毕竟我是第一次进山,其实按照我的状态,我连一步都挪不动了,肩膀快要被压爆了,脚脖子生疼,太阳照地我头晕眼花口干舌燥,已经到了就算让我卸下背包躺在席梦思大床上我也未见得能立刻舒服、那累到骨子里的难受一时半会儿都消散不了的地步,可我见其他人都没有要休息的意思,愣是嘴硬说没事。韩大哥也不客气,说那就再走一会儿再休息吧,一定要在天黑前到。我看看表,现在是下午两点多,听他这意思我们最少还要再走五个多小时,况且我还是以北京的天黑时间计算的。。。我喘着气闷头托着步子,喉咙里有种要渗血的感觉,心头闷闷的,生平头一次品尝这种类型的“绝望”。这五个多小时对于筋疲力尽的我来说简直就是遥遥无期,怪不得都说地狱恐怖,世上的痛苦起码有尽头,可地狱的苦无间无断,就一直在筋疲力尽最痛苦的巅峰持续煎熬,并且痛苦感时时新鲜,不会有麻木的那一刻。我突然暗自嘲笑,呵,这点苦都吃不了,以后真下地狱可咋办?

青春期撞上青春期II,非荼(下)仅代表作家(非荼)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青春期撞上青春期II,非荼(下)》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青春期撞上青春期II,非荼(下)》全文TXT下载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