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没了这货我会死 中—冰喵Yuki

没了这货我会死 中—冰喵Yuki

作者:冰喵Yuki
 

 章46

“回去?”坠雪抬头看向刚刚通完电话的坠清,问道。
“嗯,洛桥也收到邀请了,说是要咱们这些学长回剑道阁去帮帮忙。”坠清点了点头,坐到了坠雪的身旁,将他抱在了怀中。
坠雪顺势往后倒在了他的怀中,两人就这样躺在后院的树下,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很温馨的一个场景,两人的金发更是在阳光下闪着微光,温暖而舒心。
“阁长说他们准备去参加县内的比赛,需要锻炼,所以就弄了一次外宿,请了我们这一届的学生去当一下竞争对手。”坠清将头轻轻的搭在坠雪的头上:“阁长说我们可以多带一个人去,雪,你跟我一起去吧。”
“哦。”坠雪点了点头。
坠清笑了笑,捧着坠雪的脸往自己靠了靠。
在他唇上落下一吻,轻声道:“雪,我爱你。”
坠雪勾了勾唇,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唇瓣,然后探入嘴里,一次又一次的回复着他。
他没说爱,但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在无声的说着那句话。
【我也爱你。】
——
冬天过去,春天来临,花粉过敏君表示好欢快~~~
“阿嚏!”
“阿嚏!”
“我说你们两个的同步率也太高了吧……”洛桥很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两只同时打喷嚏的金毛。
打个喷嚏都一起,艾玛孩纸我给你们跪了。
“你就羡慕嫉妒恨没有个双胞胎兄弟吧!”某弟弟果断鄙视某二货。
某哥哥则淡淡的瞟了某二货一眼,转身直接倒在某弟弟的腿上——睡觉。
某二货:“……”
一旁的久季眨了眨眼睛,看着坠雪问道:“坠雪,你最近没睡好觉吗?怎么每次休息时间你都睡觉?”
双子扶额,艾玛这孩子果然太CJ了!不忍心污染啊肿么破!!
“他们这一看就知道是【哗——】过度了!”
“二货死开!”
艾玛人家萌孩子这么萌这么CJ你竟然能忍心去污染艾玛你果然该死啊!!
“别动……”某弟弟怀中的弟控扯了扯他的衣服,往他怀里缩了缩身体,继续睡……
洛久:“……”
孩子,辛苦你了……
孩子,你真的这么忍心对待你的哥哥么!明明这么累还要【哗——】你这个攻到底是有多渣?!
某弟弟眼角抽了抽:“你们这眼神是怎么回事?!我是无辜的好么!我都禁欲一个月了好么!!”
洛桥闻言挑眉:“那他怎么老是睡觉?”
久季看着已经睡着了的坠雪,也很好奇:“我们这么吵他也睡得着,肯定很累吧?”
坠清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不过最近他总是这样,晚上也没有醒过来的现象,好像怎么也睡不醒的样子,在家里也是,一有时间在哪里都睡得着。”
久季:“是不是学习太累了?”
坠清摇了摇头:“功课照做,也没有特意的去学什么,更没有熬夜。”
洛桥:“那他怎么会这样?”
坠清:“他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洛桥:“他自己都不知道?”
坠清:【点头
久季:“那有没有去医院看过?”
坠清:“看过了,但是身体没问题,大脑也很正常。医生说大概是平时用脑太频繁了。”
某弟弟说完低头看了眼某哥哥,皱眉:“可一个月了一直这样睡着能有多少时间用脑?”
二人沉默,也不知道原因。
“其实……”坠清伸手一下一下的替坠雪轻轻的梳理着头发,轻声道:“我怀疑这又是吊坠的原因。”
另外二人沉默,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艾玛这吊坠君总是刷存在感是要闹哪样啊喂!!这一件又一件的灵异事件是真心想要他们成为外星人吗摔!!
——
“……如今我们的科学发展的越来越迅速,这使得整容方面的科技变得越来越完善,而人体构造的改变也开始迈出了新的一步,比如说女人都梦寐以求的彻底去疤痕的药膏,副作用小到可以不计的增高药,甚至是能让男人怀孕之类的奇葩药物……”
“男人怀孕啊!这个主意太好了!让他们也尝尝咱女人的痛苦!”
“我看他们绝对熬不过!”
“听说已经有人被试验过了的说……”
“诶?真的真的?!”
某弟弟在一旁听着一脸的黑线……
尼玛这个世界肿么了?!男人也能生孩子?!卧槽三观君乃振作点!!!
“卧槽什么人这么丧心病狂弄出个让男人生孩子的药?还让不让咱们男人活了?!”坐在某弟弟旁的某二货差点没把桌子掀了出去:“艾玛地球太危险,坠清,咱快点回火星去吧!”
某弟弟:“你这火星人别跟我这个地球人套近乎。”
某二货:“纹身的事情证明,咱距离转换成火星人不远了。”
某弟弟:“二货,能不能别作死?”
某二货:“不能。”
扶额,某弟弟深深地叹了口气。
跟二货相处真特么的是个技术活儿!
艾玛好想尼桑啊肿么破_(:з」∠)_
“啪嗒——”在某弟弟扶额的同时,某弟弟桌子上的一支笔君滚到地上去了。
某弟弟低头一看,伸手,够不着……伸脚,还是特么的够不着!
艾玛笔君你告诉我你是肿么滚的竟然滚得这么远!
坠清:“二货。”
洛桥:【下意识的回答】“我不是二货。”
坠清:【已经习惯这个回答了所以果断无视】“你的桌子前面地上有一支笔。”
洛桥:【低头看】“所以?”
坠清:“帮我捡,我够不着。”
洛桥:“2333小短腿!”
坠清:……
你才是小短腿你全家都是小短腿!尼玛这差不多两米的距离你要我怎么把我这一米长的腿伸过去?!姚明桑都做不到啊好么!!而且我要是能把腿伸过去了全世界都是小短腿了好么!!(╯‵□′)╯︵┻━┻
某弟弟表示很想把这个欠揍的家伙好好的揍一顿,但无奈现在在上课,科学老湿还在上面呢。
坠清:“下课之后削了你的腿!”
洛桥:“2333333”
眼看着某二货是不会帮忙的了,于是某弟弟看了眼正在忙着写东西的科学老湿,蹲下身子准备去捡笔君。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坠清在想要捡回笔的同时,一种奇怪的感觉窜上了身体,他只觉得身体周围的什么东西被牵扯了一下,然后某笔君竟然自己滚回来了……自己滚回来了……己滚回来了……滚回来了……回来了……来了……了……
坠清愣住,看了看周围。
没人碰过笔君啊!它肿么自己滚回来了?!
抬头看向洛桥,却发现他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
“真的是自己滚过来的?”坠清小声问道。
洛桥一脸的难以置信,但却点了点头。
某弟弟觉得三观君再次被毁了……
不对,是世界观被毁了,科学君再次被秒杀了……
艾玛难不成我的笔君是只妖??
好吧,某弟弟表示想远了……
或许是由于某弟弟严重跟科学君作对的原因,某科学老湿转过身立刻抓住某弟弟一顿说教。
上课好好听课,好好在座位上坐好,不要随便蹦来蹦去blablablabla……
某弟弟表示因为一只笔君而被某老太婆【科学老湿:#=血=】狠狠的说了一顿,耳朵君各种痛啊嘤嘤嘤……
话说笔君还没来得及捡呢=口=
然而坠清又感觉到了那种牵动了空气中什么东西的感觉,随即那只笔君竟然自己飘到某弟弟桌子底下的手上了……
飘到了……到了……了……
某弟弟表示很想掀桌:笔君乃这是要闹哪样啊喂!!(╯‵□′)╯︵┻━┻这种各种秒杀科学君的世界观的事情能不能表这么有杀伤力?!
科学君表示地球太危险,咱还是回科学星去吧嘤嘤嘤QAQ……
【恭喜玩家墨兰坠清获得最新捡笔技能!】
章47
被科学老湿唠叨了十多分钟后,某弟弟终于松了口气瘫在了桌子上。
艾玛耳朵好疼……这老太婆的声音还真不是盖的……=口=;
忽然间,一个小纸团被扔到了他的面前。
打开一看,是洛桥的笔迹——死小子什么时候有超能力了?!
某弟弟:……
超能力你妹!人家什么也没做好么!!
于是某弟弟果断无视某二货了。
艾玛尼桑好想你啊QAQ
然,忽然间一股诡异的感觉涌上心头,坠清的脸色立刻变得煞白。
一旁的洛桥似乎看到了他的异样,陈老师没注意,伸手过去推了推他的肩膀,小声问道:“怎么了?”
然而坠清却没有理会他,嘴里呢喃着:“雪……雪……”
洛桥看他的样子不对劲,想再问清楚,却被突然而来的敲门声打断了。
班上的人纷纷看向教室门口,当科学老师打开门的时候,众人看到的,是久季那上气不接下气的脸。
看到久季的那一瞬间,坠清的意识直接陷入了紧绷的状态。
久季和坠雪是一个教室的。
雪出事了!
几乎是没有通过大脑的,还未等久季回过气来说些什么,坠清便猛地站起来,果断的冲出了教室。
“坠……”久季见况,也未曾来得及叫出他的名字,转身便对着他的背影喊道:“他在医务室里!”
——
白色的医务室里摆着几张单人床,其中一张的周围被白色的帘子隔离了开来。
里面,白色的床上躺着一个人。
金色的短发,苍白的皮肤,俊美略显妖魅的脸,长长的眼睫毛,紧闭着的双眼,紧皱的剑眉。
床边,坐着一个人。
同样是金色的短发,同样是紧皱的剑眉,一模一样的俊美的脸,但却少了那份妖魅,多了份阴郁和神秘。
久季和洛桥在一旁看着这两人,不禁开始有些恍惚。
什么时候起,这两个人就开始拥有了自己特有的气质了呢?
啊对了,好像是在得到了吊坠以后,他们两个就渐渐地容易辨认起来了。
果然又是吊坠吗?
洛桥苦笑了一下——得到这些吊坠,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他在上课的时候突然说头很痛,然后就晕过去了。”久季皱着眉说着:“医务室的老师说要送他去医院,但我觉得他的症状不正常,所以就掰个理由把他留下来了……果然,还是吊坠的原因吗?”
坐在床边的坠清伸手上前抚摸着坠雪的额头,轻轻地,一遍又一遍的,想要抚平他俊眉上的折痕。
但那样却没有用,无论他怎么抚摸,他眉头上的折痕依旧没有消失。
坠清不禁皱起眉头来:“有什么东西……变了……”
洛桥和久季闻言愣住了。
“变了?”
“什么变了?”
坠清摇了摇头,紧皱的眉头跟躺在床上的坠雪一模一样:“不清楚……”
什么东西变了,身为双子的他感觉得到。
他不知道什么东西变了,但他却很清楚变得东西并不是坠雪的本质。
想到这里,他的眉头不禁松开了些许。
只要坠雪的本质没变,那就好。
但是坠雪很痛苦……
坠清看着坠雪的脸,心疼。
“唔……”
忽然间,床上的人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那双紧闭的碧色瞳孔,缓缓地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雪?”坠清上前抓住了他的手,一脸的担忧:“感觉怎么样?”
“头疼……”坠雪揉了揉太阳穴,抬起头来看向他,又看了看一旁的洛桥和久季,愣住了。
“咋了?”洛桥看着他的表情,道:“难不成失忆不记得咱了?”
某哥哥眼角抽了抽,立刻变回了原本的面瘫脸。
洛桥:“嗯,还是这个面瘫脸,看来没失忆。”
坠清:“洛桥,不作死就不会死。”
洛桥:“……”
某哥哥瞟了眼二货,伸手扯过被子,另一只手握着坠清的手,重新躺下,继续睡觉……
【恭喜玩家墨兰坠雪“睡觉”技能升级!】
——
坠雪的嗜睡症状依旧存在,但比起晕倒之前好多了。
醒过来之后的坠雪总是频繁的发呆,但这个症状也逐渐消失,最终在一个星期后完全没有了这样的情况,但某弟弟发现了些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
“呐雪你有没有见过我的……”
“在客厅的沙发上。”
“……哦。”
——
“雪,那个东西……”
“没见过。”
“额……”
——
“雪,猜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把那女仆装立刻还给妈!”
“你是怎么知道的?!”
某哥哥淡定的看了眼某弟弟,扭过头继续闭目修养。
某弟弟表示很失望。
想看尼桑穿奴仆装啊肿么破QAQ
——
“雪,今晚……”
“吃什么随你。”
“那我……”
“我说的是晚饭。”
“……”
某弟弟表示很忧桑很蛋疼……
——
“雪……”
“不可以。”
“我还什么都没说……”
某哥哥淡定回头,依旧是面瘫:“不——可——以——”
某弟弟泪奔……
嘤嘤嘤,今晚禁欲神马的伦家不要啊QAQ
——
“雪……”
“嗯,我也爱你。”
“……”
某弟弟满脸黑线。
这种内心被窥视了的赶脚素肿么回事?!
我还有没有隐私了啊摔!!!!
“噗……”某哥哥竟然笑了。
某哥哥:艾玛这孩纸好萌!!
某弟弟:老子是男人萌你妹啊!!(╯‵□′)╯︵┻━┻
“砰——”“啪啦……”不远处的桌子君一个翻身,连同上面的杯子君一起光荣牺牲了……
某哥哥回头看向某弟弟,一脸淡定:“第十二次。”
某弟弟:“……”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好么!
某弟弟在脑海中拿着某异能君狠狠的摔在地上,然后跳上去,我踩踩踩踩踩踩……
“你怎么踩也没用。”
“……”
坠清身旁的两只枕头君顿时飞了起来,直冲坠雪。
某哥哥一个墩身,躲过了。
某弟弟:……
尼桑乃肿么可以这样开挂!!!
某哥哥:“有挂不开白费挂。”
某弟弟:“……”
好吧,他已经无力吐槽了。
——
双子这边的异能君玩的不亦悦乎,这边同居的两只孩纸却差点没把房子给拆了……
看着眼前仓库里面的一片狼藉,久季的脸不禁抽了抽。
仓库里坐着一只二货,二货的周围堆满了一堆金属物,长的短的粗的细的直的歪的【好像哪里不对】像样的不像样的全都有……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孩子你手里面拿着的那条铁链子+手铐是肿么回事?!这素玩H的节奏么?!
“洛桥……你手里的是什么?”
“铁链和手铐啊!嗯,我就来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做出来。”
萌孩子:……你这是抱着什么心态做出这东西来的?
【恭喜玩家君洛桥获得“随时随地抖S大神”头街一枚~】(泥垢
事实上某二货是要想着拿这些东西去把某弟弟绑起来然后狠狠的把以前的帐算回来的,但是某二货完全不知某弟弟已经得了神技能(伪),最终偷鸡不成蚀把米,丢了这套装备(?)不说,还被各种不明飞行物体狠狠的揍了一顿。
当然,这素后话。
“啊对了!媳妇儿快来看看这个!”洛桥丢掉手中的铁链和手铐,从一旁取来了一块不知道是什么金属的奇怪形状东西,站到了久季的面前。
“看仔细了哦~”
洛桥灿烂一笑,一手裹住那块金属,一手拉过久季的两只手,将握着金属的那只手放在了他的手上。
久季只觉得手心里的那只手散发出一股微弱的热度,随即一个略重的东西被放到了手上。
洛桥笑着移开了手,久季的掌心上,躺着一颗心。
原本那个什么都不像的金属,在他的手中变成了一颗心。
上面写着三个字,三个洛桥从来不说却一直都让久季从心底里感受得到的三个字。
我爱你……
章48
“喵?”午后的阳光洒在床上,照在了那只黑色的小身影上,让白色的床单上多出了一点颜色。
舔了舔床上的人的脸,某喵觉得无限满足~
每天待在念攻(念织)身边就素好啊喵~~~
每天被念攻抱来抱去哪里都去就素好啊喵~~~
每次修炼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素念攻就素好啊喵~~~
每天都可以各种偷豆腐就素好啊喵~~~
但是……
喵了个咪的灵气君乃能更小气点吗?!
喵了个咪的修炼了这么多年伦家还特么的不能说人话你喵他妈的是在逗我吗?!
某猫愤愤的向某灵气君比了个中指。凸=血=
一旁刚被某喵弄醒的某念攻看到了一只喵正对着空气竖起喵爪一只,中间的那根爪子特别的凸出。
艾玛我刚才看到了神马?=口=;
一只喵对着空气竖中指?=口=?
我一定是没睡醒,嗯,一定是的。
于是,某念攻果断扯过被子盖住头,继续睡……
某喵不知道自己刚才的奇葩举动被某念攻看了去,见某念攻躲进了被子里,果断掀起被子钻了进去,继续吃豆腐……
——
某念攻表示最近很困。
嗯,跟某哥哥一样,但又不一样。
某哥哥是整天都想睡而且哪里都能睡得着【恭喜某哥哥获得“睡神”头街一枚~某哥哥:……】,而某念攻则是白天各种犯困,晚上各种精神。
恭喜玩家念织进化成夜猫子一只~
嗯,某猫表示很开心。
这同步率,哦不,这夫妻相,嗯,不错。
“砰砰砰——”房门忽然被敲响,窝在被窝里的某念攻探出头来看了眼窗外——傍晚。
“喵……”怀里的毛团感到某念攻动了,下意识的往他的怀里蹭了蹭。
某念攻上半身木有穿衣服,某猫的毛很长很软。
“哈哈哈……好痒……哈哈……别乱动……樱雪!”
伸手把被窝里的毛团抓出来,但喊出那名字的时候他却愣住了。
樱雪也愣住了。
难不成他知道自己是樱雪了?
“抱歉,把你跟樱雪弄乱了。”将它放回床上,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它的头,随即翻身下了床。
樱雪看着他的背影,心中不禁觉得落寞。
还有痛。
明明这么近的距离,他却不能开口告诉他自己的身份。
想到这里樱雪又不禁苦笑了一下。
如果告诉了他的话,恐怕会把他吓到吧……
“砰砰砰——”
敲门声又响起,念织皱着眉头揉着睡乱的棕发打着哈欠走到了门边。
打开门,一个女人站在了门前。
女人看上去二十多岁,染成火红色的长发高高扎起,身材火爆,素颜妖孽,正一脸笑盈盈的看着某念攻。
念织:……【呆
某女:……【笑
五秒钟的对视后——
“砰——”某念攻狠狠地把门给甩上了……甩上了……上了……了……
门内,某念攻的汗君正在猛刷存在感,而他内心则有千万个“这货肿么会在这里”君在奔腾!
卧槽这疯子怎么会在这里?!
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嗯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绝壁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再次开门——
女人笑:“我的小念织好久不见啊~”
念织:“……”【继续呆
还特么的是那张脸!!!!
“砰——”门君再次被狠狠的甩上了……
上千万只草泥马君在某念攻的乃海中奔腾猛刷存在感!
我一定是在做梦嗯一定是在做梦绝壁是在做梦!!!!
“卧槽念织你这小子什么意思?!”外面的女人第二次被甩在门外果断不干了:“老娘大老远的特地回来见你你竟然这么对我!”
然后就是门君被一只脚踢飞,某疯子一脚踏入房间顶着一张兵长脸的看着念织,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笑脸。
——
“你这死小子我又不吃人你特么的躲什么?!”
孤儿院的二楼,念织的房间里,念织抱着樱雪,一脸苦涩的坐在椅子上,对面则坐着某个几近暴走的女人。
“我没躲……”
“那扇门都快把我给强吻了还说没有?!”女人怒,狠狠地敲了念织的头一下。
“……”念织嘴角抽了抽,被门强吻……你还真会形容……
眼前的这个女人叫柳依婷。
对于念织来说,这个女人就如同姐姐一般的存在。
自从跟双子相遇,跟樱雪分离,被重新带回了那个牢笼之后又过了三年,他终于逃出了那个牢笼。
逃出之后,他第一时间来到了与双子相遇的这个城市,但第一个遇到的,却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见到无依无靠的念织,柳依婷投向念织的目光里面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没有怜悯,只有欣赏。
她欣赏他的这份坚强,于是便给了他一些人脉上的帮助,最后念织依靠这份助力,终于在这个社会上站稳了脚步。
他感谢她,她却说这些都是他自己的努力。可这份恩情,他始终无法忘记。
“我说姐,你回来怎么也不打个招呼?”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樱雪的毛发,念织坐在柳依婷的对面跟她叙着旧。
“这不是打算给你个惊喜嘛~”
念织汗……
惊喜泥煤啊!简直是惊吓好么!!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可怕?!
说到柳依婷的可怕度,凡是认识她的人都会告诉你一件事——这女人是个疯子!!
人们都说腐女是可怕的生物,科学家都是疯狂的外星人,那么眼前的这货就特么的是可怕的外星人生物!!
作为一个化学家,柳依婷是个奇葩的存在。
世间各种奇异材料她都能够找到不说,她还把那些珍稀物品全都拿去作实验了!!
做出的实验千奇百怪,制作出来的东西更是史上最奇葩的存在。
如果她只是浪费一下材料做一下实验做出一些奇怪的东西就此作罢就算了,可她偏偏喜欢拿着这些不知道效果是什么的东西到处放进别人的水和食物里让无辜的人当试验品!!
上一次到底被她喂了什么念织还不知道,只知道他差点就去跟已死的节操君作伴了……
事后这货竟然还笑着说效果不错!!
于是某念攻康复以后第一个动作就是掀桌
(╯‵□′)╯︵┻━┻我去年买了个表!!!这是谋杀!妥妥的谋杀啊啊啊!!
章49
“……因为男朋友被他以前的剑道老师邀请了,所以就跟着一起回来了~~”柳依婷一脸慵懒的趴在念织的床上,看着那只依旧抱着猫的某念攻。
念织深深地叹了口气:“那你们打算在这里逗留多久?”
“唔……暂时还不知道诶~~”
“……”艾玛这种不祥的预感是肿么回事?=口=;
“不过话说回来……”柳依婷托着下巴一脸专注的上下打量着念织,脸色有点严肃:“小织,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是‘那边’的人?”
“那边?”念织疑惑的听着柳依婷的问话,很是不解。
没了这货我会死 中—冰喵Yuki仅代表作家(冰喵Yuki)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