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灰老头儿(重生)上—木光瑟瑟

灰老头儿(重生)上—木光瑟瑟

作者:木光瑟瑟
 

 文案:

米漠一觉醒来,从39.9岁回到了18岁。
只见他的武校校友,跑到他跟前,哇哇哇的大哭,说是女朋友和人跑了,让米漠帮他报仇。
米漠挑眉,他是疯了才会去的。
若不是当年一时失手,他也不会牢狱十年。
从此和良知拜拜,向着混蛋的方向越走越远。
就是一个混蛋小受重生后,找了份很有前途的工作,然后和他家小主子的GQ史。
也是一个直男被掰弯史。
内容标签:年下 豪门世家 平步青云 重生
主角:米漠┃配角:纳兰朔
第1章
米漠是被他耳边的哭声给吵醒的,这人已经在他耳边哭了两天了。
米漠烦的要死,又不能由着性子直接把人打了,这才刚重生就犯事,着实不太好。
可是他物种上写的是人,毕竟不是忍者神龟,跨种族如此大的事,他还是要斟酌一二的。
忍吧,难受。不忍吧!,就欺负小孩儿了。
真是让他这个老头儿很是为难,最后,米漠无奈的坐起了身,叹了口气,皱眉问道。
“你是男人么?”
那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对米漠的话有些不能理解,没好气的说道。
“呜呜呜呜,洗澡的时候,呜呜呜呜,你不是见过人家的那个啥么!”
米漠无语。
看着这人哭的没完,不由服了,说道“你就不能再找个女朋友么?”
这一重生就遇到这个人,米漠都不知是该用什么表情了。
若不是十八岁那年,他为这人收拾男小三一时失手,也不用从此就和良民这个荣誉绝缘了。
老天走眼,让他老树又刷了绿漆,重新回到了一八年华,结果来的第一天,这货就失恋又来找他替他报仇来了。
他当时没踢死他,还真是这人祖上积了德了。
“我不,我就要小甜甜。米漠,你不是今年我们学校的武术冠军么,那贱人肯定怕你,你就帮我报仇呗,”
眼不见心不烦,最终,米漠干脆翻身做了起来,穿上了鞋子,决定去散打室练练。
这人,就让他自己哭死去吧!
夏日炎炎,学校又格外勤俭,这个点来练散打的,本就史无前例。
所以也更不可能偶遇小伙伴了。
硕大的武术室里,除了头顶破风扇的吱呀作响声,便只有米漠打拳的声音。
他打的是淋漓尽致,不知何时,进来一人,看的倒也是淋漓尽致。
直到米漠把拳法打完,这人才忍不住直拍手叫了三个好字。
米漠转头,看清人脸,不由皱眉,不认识!
看到米漠要走,这人连忙把人叫住。
“小同学,你是哪个班的?”
米漠懒得搭理,热都热死了,他要去买个冰棍吃吃,武校超市自制的冰棍,他已思忆多年了。
既然重生了,前世错过那些好东西,他一一吃回来便是。
看到米漠理都没理他,这人也不生气,笑呵呵的跟着米漠一起走了出去。
米漠也无心管这人,看他一副老弱病残的样子,爱跟就跟着吧。
只是和这人一前一后的,顶着四十度的高温,来到了超市后。
米漠掏钱时却顿了一顿,想了想,又多用了五角,买了两个。
人到这岁数了,也不容易,即使有病,也不能太过歧视,好歹跟着自己走一路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给他也买个吧。
那人看着米漠随意递来的冰棍,笑呵呵的接了过来,说到“小同学,谢谢了。正好我也渴了。”
米漠依然不理他,咬了一大口冰棍,自顾自的吃着。
直到冰棍吃完了,这人依然没走。
米漠站起身,皱眉对这人说道“没了,想吃问别人要去。”
他现在穷的要死,不抢别人就好了,还想让他施舍第二次,做梦吧。
那人听完米漠的话,瞅了瞅自己身上因为刚才和老武切磋,确实不怎么干净的衣服,很是无语,得,被当成老要饭了!
“小同学,我看你功夫不错,不知想要考哪所大学?”这人继续套近乎。
在这个学校,重武轻文,高考时相对应专业的文化课分数线也低,以米漠的身手,考个好大学,也是绰绰有余。
大学,这个太过高大上的名词,让米漠不由皱眉。
他这时候,饭都快吃不起了,哪有闲钱上大学,就算有闲钱上大学,他完全也不感兴趣啊。
这人显然是察言观色之老手,见米漠皱眉,便关心问道。
“怎么了?可是有何难处?”
米漠看了这人一眼,问道“你到底是干嘛的?”
问东问西,真是烦人!
这人呵呵笑了笑,说道“我啊,是来挖人的。”
似乎就是等着米漠这个问题,这人乐呵呵的说道。
“我这里有一份又能上学,又能赚钱,又有钱途的好事,看在你请我吃冰棍的份上,我就介绍你去吧。”
有这样的好事,别人还不都抢着去,还用挖人?当他不经人事啊,米漠皱眉“你当我傻啊!”
这人又乐呵呵的笑笑,想进一步游说,一个声音却打断了他将出口的话。
“老年啊,可算找到你了!”
米漠抬头一看,熟人。上辈子他凭武功犯事后,这人差点没把他打死。
“武校长。”米漠叫的很是礼貌,毕竟当初这人对他的恨铁不成钢,他还是能看出来的。
他一个孤儿,上学本就不易,武校长支援了他六年,临毕业了,他却坐上警车了,临走前,他还能感到这位老校长看他的眼神,那么的心痛。
一时的年少轻狂,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毁了终身,即使他说,做过的事他不悔,可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确实是难以入眠的。
“米漠也在啊,我怎么说让人找你找不到啊。”
武校长看到米漠后,很是高兴,他给刚才那人介绍到。
“我和你说的人,被你自己碰上了,你看看,可是还行?”
那人装摸做样的,上下看了看米漠说道。点头说道。
“不错不错。”
一点也看不出刚才,这人还是一副使劲推销的表情。
米漠无语,只听他校长有对那人又说道。
“我知道你那里很不好进,找的人,品行背景,身手擅长,都是要细细斟酌,查的清清楚楚的,这是我的学生,我可以做保证人的,老年,米漠不错,你可要好好考虑啊。”
米漠这时也听明白了,武校长这是在给他介绍工作呢,看样子这份工作还相当不错。
怪不得前世他犯事时,武校长一副失望透顶的表情,原来中间还有这样的因由。
看来武校长是给他找了个好去处了,这份心意上辈子错过了,这辈子,他就别让人失望了。
不过,看到面前这人装摸做样的样子,米漠不由摇头,皱眉说到。
“喂,什么时候工作?”丝毫不理这人正在考虑中的表情。
米漠这么一问,武校长便觉得有些不礼貌,只是还没开口教育教育,便听,他的老友老年飞快的说道。
“马上就去,就这么定了,不能反悔啊!”
武校长无语,什么时候纳兰世家就如此容易进了。
这人得到米漠的答复,很是满意,笑呵呵的对米漠说道“以后,我们也算是同事了,小同学,我姓年,你随意称呼。”
“哦。”米漠点头,叫道“老年。”
以他的心理年龄,叫这人老年,也算合适。
武校长听到米漠对他老友的这声称呼,不由绝倒。
要知道,若不是他与老年多年好友,见到这人,他也是要尊尊敬敬的叫人一声年老的。
只是他还没说什么,只见他老友很是高兴的说道“听你这么一叫,倒显得我年轻了,既然你也有意,那择日不如撞日,反正我要回去,你就跟我一起回吧。”
米漠看了看旁边有些目瞪口呆的校长一眼,很干脆的点了点头“行吧。”
反正早走晚走,都是要走,毕业考试都考完了,他在学校待着无非就是多听人哭几天罢了。
这么烦人,还不如跟着这人走呢。
至于去哪,他是一点都不关心,看他家校长的神色,总归不是什么不好的地方,
退一步讲,即使是不好的地方,和牢狱里比起来,那也算是人间天堂了。
说是要走,米漠也没什么东西要收拾的,除了身份证户口本,无非就是几套换洗的衣服。
别的,他还真就没了,贵重物品什么的,他前世在别人身上倒是见过不少。
临走前,武校长拉着他,很是不放心的交代了数句。
米漠认真听完,也不说别的,只和校长说,他会回来看他的。
看着校长感动到不行的表情,米漠这才有了今生的第一个笑容。
宛如罂粟,诱人迷恋。
校长当下便愣在了原地,心里不由一顿,很是不放心,这样的笑容,万一招来贼人可是怎好。
随后又考虑,米漠身手不错,又是不爱笑的,这么想来,便大呼,还好还好!
第2章
深山习武,老庙修行。
一路的山路,坐在这人的车子里,米漠却一丝都没感到颠簸。就算他再不识货,也知道,这车子应该是相当不错的。
不由瞅了他旁边的这人一眼,刚才没细看,现在看来,这人的脸上,虽然看着随和,可是气势这东西还是有一点的。
不由心里有了丝谱,看来这位也是人上之人的,而他要去的地方,想来也非常人随意能去的地方。
有了这样的认识,当他们的交通工具,从汽车换为私人飞机后,米漠倒也淡定。
只是心里对于校长能认识这样的人,还是挺好奇的。毕竟他们校长,可是连用电量都是要精确到分位的人。
不过这朋友啊!交的从来都是随眼缘的,若都以富贵画圈。那人得意之后,可不都成了六亲不认之人。
即使他前世再落魄的时候,依然还是能吃到狐朋狗友免费请的午餐的。
这样想着,他前世的人生到也不算是完全失败。
有如此给力的交通工具,很快的到达了目的地,倒也不出人意料。
想到那些拼命挤火车的人们,米漠感叹,这钱啊,长得就是好。
飞机刚落地,便有许多的人围了过来,一口一个年老叫着,态度是一个比一个的尊敬。
米漠跟在这人身后,想着对这人的称呼,是不是应该跟着众人改了,毕竟这人也算是自己的伯乐了,
年老和人一个一个的点过头后,把米漠让了出来,对着其中的一个青年说道。
“李换,这是我给你挖来的帮手,他叫米漠,有什么不懂的,你多和人说说。”
说完,把米漠扔给这人,便带着一行人朝宅子里走去。
就被这么留下的米漠,感到很是无语。
“那就跟我来吧。”李换长得不错,衣服穿的也好,朝米漠笑了笑,也算的上斯文帅气了。
“年老就是这样的,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
米漠点了点头,说到“是有些逆生长。”
李换听完笑了笑“这么说倒也合适。”
年老一般是不挖人来的,既然把人带过来了,那以后也便是自己人了。
一路上,李换简单的和米漠说了个大概。让初来乍到的米漠心里对以后的工作也有了一丝谱。
米漠也间接的知道了年老的身份,纳兰家主的第一秘书。放在古代,可谓就是丞相级别了,很是德高望重。
想到自己还送人一个冰棍,米漠不由想笑,估计,这也是年老收到的最便宜的礼物了。
在人事办完手续后,李换便把人带到了紫竹园,紫竹园是纳兰家二少爷纳兰朔的私人园林。
虽然纳兰朔才刚刚十六岁,可是无奈,人家是含着钻石汤勺出生的。
米漠的工作倒也简单,不过就是年老精挑细选挖过来,陪太子读书罢了。
倒也算是有书读,有钱赚的好工作了。
要说前途,纳兰二少爷才十六岁,跟着这人,只看年龄的话,也是钱途无量的,毕竟也是陪着学习过的感情,对以后的事业,还是有些基础的。
不过什么事也别算的太美好。路,还是由个人走出来的!别人万般也不能强求。
既然以后的小老板是纳兰朔,那么让小老板先见一见,也是当下最应该最重要的事情。
说句不好听的,若是纳兰朔不满意的话,即使是年老推荐过来的人,那也是该不给面子,就不给面子的。
毕竟在紫竹园,当家做主的是纳兰朔。
李换看着不大,在紫竹园却也算的上是一个老人了。
况且他还是纳兰朔的第一助理。一路走来,点头至意的人源源不断。
对于走在他身后的米漠,大家也是蛮好奇的,只是米漠脸上也没别的表情。大家瞅了两眼,便也都无趣了。
这个时辰,纳兰朔正在在宣阁写字。连李换也是不便打扰的。
跟着李换在门外等了好一会儿,他们这才被允许进了书房。
进到了屋里,满室墨香随风飞舞。米漠首先看到的便是身穿锦衣的少年。
纳兰家的人,精挑细选的基因,相貌从来都是一等一的好!
对于米漠来说,男人长得好坏,亦是没什么用处的,有本事才是正经。
才十六岁,这少年的身高,便和米漠差不了多少了,想来再过两年,在身高上,这人便能做到,居高临下了。
纳兰朔先把毛笔放好,又接过笔童的毛巾净了净手,从头到尾,动作宛若行云流水。
让人猛然一看,还以为是从古时走出来的公子,尊贵不可方物,这气势,一点都不像处在十六岁的年纪。
米漠若不是重生而来,虽只是年长这人两岁,恐怕也会被这人气势所迫,这少年,第一眼看来,就是不一般的。
米漠想着,跟着这样的老板,倒是有发展前途的。
纳兰朔沉步走到茶案处,先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后,这才看米漠一眼对李换说道。
“这是年叔介绍来的。”
李换点头“是的,二少,是年老带回来的,叫米漠,今年十八岁。”
米漠随即点头,跟着李换叫到“二少。”
纳兰朔又看了看他说道“看着倒还稳重,那就先留下看看吧。”
被一个在心理上,年纪差了如此多的人,说着稳重,米漠倒还没有一丝觉得别扭,想来这少年倒真不是一般人了。
米漠点头又说道“谢谢二少。”
纳兰朔这才点了下头,让李换把人带下去了。
这算是被留下了,路上米漠也不多话,出了宣阁的范围圈,李换说道。
“只要不犯了忌讳,二少爷还是很好相处的,有些事,你待久了便会知道的。”
米漠点头,表示知道。
李换话里有话,他也是听明白的,无非就是让他守着规矩,知道本分,才能事业长久。
而这些,若米漠真是十八岁,以后如何倒还真不好说。可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心智,已然成熟,也不会有长歪的机会了,最多只不能说是良民罢了。
毕竟刷绿漆,和开新芽,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对于像米漠这样没家没室的员工。一般都会被安排在紫竹园不远处的锦绣花园小区,
小区的房子也算是纳兰家的福利房,李换在米漠挑套房的时候,特意交代,让他斟酌仔细。
若是能在纳兰家工作超过十年的话,那么这套房子便是作为福利,赠与员工的。
结婚生子什么的,都是可以在这里的。
米漠听完直挑眉,这真是他这两辈子得到的,从没得到的好待遇了。
要知道在荣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有的人是拼死拼活一辈子都卖不到房子的,有的即使买到了,也是会被这沉重的房贷压的喘不过气来的。
米漠此刻只有一个想法,这样的好工作,他若是不上心,那才是天理不容呢。
这也算是米漠这辈子,慎重下的第一个决定了,
米漠运气好,他挑房子的时候,刚好有个前辈升迁发达了,因要娶妻生子,人上级就送了一套房子,所以在锦绣花园的房子,这人便大方的让给后辈了。
这是个小复式,楼层也不高。房子样式难得,也很稀缺。多少人眼巴巴的羡慕着。
可是古语有云,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这房子算是当着李换的面空出来的,李换有意留给米漠,再怎么说,这面子还是要给的。
毕竟谁都知道,李换是纳兰二少跟前的红人,前途不可限量。
米漠拿到钥匙,站在算是自己的房子里的时候,这辈子露出的第二个笑容,是对李换的。
不理会呆愣在原地的李换,米漠在房子里四下的转了转,在二楼看到还有一个小观景台后,心情更是舒畅了。
他想着,有空了,便把老校长接过来住几天吧,整天操不完的心,也是该歇歇了。
只是李换走的时候,倒是让米漠挺无语的,屋里空调充足,这人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第3章
虽然只是二手房子,因着前主人保养的好,这房子看着倒也还可以。
只是对于米漠而言,今天怎么也算是乔迁之喜了,该打扫到的地方,他还是要打扫到的。
这样的忙乎了一段时间,他家门铃就响了,米漠看了看手表,不到七点,他刚来的第一天,谁这么有爱心?
打开门后,只见门外李换大包小包的站在他家门口,身边跟着的几个助理同是这样的架势。
“这是?”米漠问道。
以他初步对李换的了解,这人应该不是这么的爱心泛滥吧,毕竟能升到他今天的位置,除了能力突出外,心肠应该也是不会太软的。
所以,在房子上,只是顺手帮他捡了这么大的便宜,也算的上照顾有加了。
这又大包小包的过来看他。真是让他有些出人意料,好生感动了,不管这人是吃饱了撑得,还是举手之劳。
不可否认,在他来的第一天,这人给他留下的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
来者是客,米漠接过李换手里的包裹,请几人进门,别说,还挺重。
让人把东西放好后,李换便想把他的人打发出去,米漠说道。
“来就来了,便喝杯茶吧,今天也算是我的乔迁之喜了,聚聚人气也是好的。”
都是同事,这个点闲着的,也都是没有工作的,又不是搬运工,哪能让人放着就走的。
有些事李换能做,他是不能做的。
听米漠这样说,李换点了点头说道“原想着你累了一天了,就不便打扰了,既然你这么说,那就都留下来给你的房子聚聚人气。”
看米漠的这身打扮,应该是刚打扫完卫生。看来他对这套房子也是挺满意的。
李换又说道“本来是明天带你领衣服的,想着万一二少明天来了兴致,想去学校转转,你一时也就没时间了。干脆就帮你多领了几套。”
米漠心领,知道自己的衣服是过于寒酸了,若是真跟着二少出来了,他是无所谓,给二少丢人可是不大好了。
还没把这谢意倒出口,便听李换又说道。
“既然去内勤部了,便帮你把床单被罩还有些必须的生活用品,也带了几套过来,省的你改日去买了。”
米漠听完,不由无语,这人应该做管家吧,心真是细。
想着这人下午还间接提醒过他,以后处事要慎重,这才一会儿功夫,对他的态度倒是亲切了不少,不由觉得,这人啊,年轻就是多变。
都是男人,米漠看着桌子上的一大包东西,也不顾及,不由随口问道。
“内裤也帮我带了?”若是带了,一会儿他洗澡就用新的了。
没曾想,这问题倒让李换的脸却变得有些红了,米漠无语,这问题问的很奇怪么?都是男人,脸红个啥?害羞个啥?有病吧!
“没……没带。”磕磕巴巴说完,李换低头看了看时间,又飞快说到“我突然想到,我还有一些事没做,先走了。”
呼呼啦啦的,又把刚才还说要帮着聚人气的助理们,通通又带走了。
米漠一时对李换的脾气有些摸不准了,这年轻人,真是纳兰朔的第一助理,真够奇怪的。
不过这人奇怪是奇怪了点,带的东西倒是让他一时不用将就了,这点的奇怪,多多益善也是挺好。
不得不说,李换的嘴巴还是挺准的。
在室温舒适的卧室里,米漠一夜无梦的睡的好生安稳,太舒服了,早起的时候,便起晚了。
刚洗好脸,把李换送过来的衣服套在身上,上下打理好。还没顾得上臭美一下,他便接到了李换的电话。
二少来兴致了,要去学校转转。
这次李换倒是正常了不少,说话又和昨天一样了。
既然是二少的事,那就算是他的正经工作了,是要严肃对待的。
只是肚子太过空荡了,米漠随意吃了一个昨天剩下来的面包。抓着刚出炉才不到一天的学生证便出门了。
米漠来的早,纳兰朔还没有出门,车子已经侯在门口多时了,司机,保镖跟了一大推。
像米漠这样算的上是助理书童的,却不止他一个的。
纳兰朔前呼后拥出来的时候,他身旁还跟着一个少年,比纳兰朔矮了大半个头,只看外表的话,这少年看着相当的年轻。
不过,长得倒是真好,就跟戏台上走下来的青衣小书生似的。除了他家的小老板,他第二眼便看到的是他。
等纳兰朔在车子里坐定,这少年便和他上了一辆车子。
看到米漠后,少年倒是有些惊讶,不过不是惊讶米漠,而是。
“我只说我一个人,有时候太无聊了,二少就真又找了一个过来。”
少年笑了笑,左脸颊上,一个梨涡若隐若现。五官精致的找不出一丝毛病,皮肤也白,比他在武校时,那个让人爱的死去活来的校花小甜甜,还要白上几分。
米漠默,他的生活中从没出现过这样精致的男人,一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见米漠不说话,少年又笑了笑,说道“我叫年希,今年十六岁,大一,你呢?”
十六岁都去上大一了,这让他十八岁上大一的可怎么活。
不过这人姓年,倒是和年老一个姓,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关系,即使有什么关系,似乎也不关他什么事。
米漠只说道“我叫米漠,十八了,大一。”
年希呵呵笑了笑,那若隐若现的梨涡看着米漠有些晃眼。
“比我大,那我叫你米哥吧。”
叫米哥那还是占他便宜了,正儿八经的算,那该叫他一声米叔的。
米漠点点头,说道“叫什么都行。”反正都是没差别的。
少年又笑了笑,说道“你真好相处。”
米漠无语,他哪里看着好相处了。
一路上,少年的梨涡晃的米漠,不由都习惯了。
年希的秉性,米漠差不多知道了点。那是正儿八经的十六岁少年,心智不快不慢,刚刚的好。
到学校的时候,纳兰朔便低调了很多,把人大部分留在校门外,只带着他们几人进了校园。
人虽不多,可是除了年希不说,其余的身手那是个比个的好。
本以为是和学生们一起上课的,没想到,纳兰朔领着他们最终来到的,确实一个单独的教室。
说是教室,那还真是侮辱这里了,这里装潢的,让米漠又是长见识了,他虽然从来都没入过大学。
可是前世在电视上,他还是见到过得,没有哪个教室是这样子的!流云花园里的,那都是小儿科了。
只是想着对象是纳兰朔,米漠倒也不是那么大惊小怪了。
这人,若是和大家一起上课,不说身份,只凭颜值,单是坐在那里,招蜂引蝶的,让小姑娘如何正经学习才好。
往小处说,是扰乱课堂秩序,往大处说,那是让女孩们朝花瓶方向定型啊!
想想以后可能的场景,那对没娶媳妇儿的爷们儿来说,该是多么的残酷啊。
纳兰朔和年希坐定后,米漠也挑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课本都在书桌里。文具更是一应俱全。
想必这里便是纳兰朔的私人学习室了,这小老板,还不如直接在紫竹园学习得了。
不过要是那样的话,倒是没有上大学的气氛了,更没有传奇爱情发生了,对那些想嫁入豪门的灰姑娘来说,那该是多么的不幸啊。
翻开课本后,米漠便认识到了一个问题,很严肃的问题。
现在不幸的应该是他才是。
若是陪着纳兰朔学习,那么专业,课程什么的,确是不需要米漠自己选的,跟着小老板上课就可以了。
他之前是忘了这事了,今天这一翻书,米漠悲催了,纳兰朔学习的是金融。
不说小老板和年希都是智商超群的天才,但说从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学习时间上看,他们对于学业,显然都是绰绰有余的。
而米漠呢?
他一个重生回来的老头儿,专业还是武术,让他学习金融!
卖个东西倒是还凑活。
这本书上的字,分开来米漠倒认识,只是合上了,对于米漠来说,却是它认识他,他不认识它的。
第4章
米漠把书从前翻到后,又从后翻到前,十分的无语。
此时,讲师开门走了进来。课堂之上,不分身份尊卑,讲究的是尊师重道。
虽没有行礼问安那么的夸张,可是纳兰朔的态度确是郑重了不少。
讲师很是能言善道,枯燥乏味的学术,只听他依然能妙语连珠。
不过再好的课,米漠该是听不懂,还是听不懂。
这样子过了二十分钟后,米漠终于控制不住自己,轻轻的打了一个哈欠。
这个哈欠,纳兰朔看不到,年希看不到,而正对着他的讲师,确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米漠心想,完了完了,被讲师看到了,这还得了。
想着当初,他在武校早起练功的时候,因为偷懒被老校长抓到后,那是风云色变,一通好揍啊。
对老师来说,特别是对还有点个性的老师来说,最严重的莫过于,不尊重他的劳动成果了。
米漠第一次上课,便做出如此出格的事,真是后果不堪设想啊。
果然,没一会儿。这位年龄看着有些大的讲师,笑眯眯的看着米漠说道。
“这位同学。”
米漠下意识坐直了身体,一把年纪了,竟然还有丝紧张。
只听这位老师继续说到“听不懂,没有关系。让你跟着一起上大三的课,确实是难为你了。”
我靠。
米漠皱眉,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表达一下,自己现在如滔滔江水般的心情了。
如此。他刚才装的还那么认真,是让别人嘲笑么。
不过,刚才在车子上,年希说的不是大一么?怎么上大三的课了。
讲师一说完,年希哈哈的便笑了起来,对纳兰朔说道。
灰老头儿(重生)上—木光瑟瑟仅代表作家(木光瑟瑟)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