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成了一个哥儿(重生 包子)+番外—粱白

我成了一个哥儿(重生 包子)+番外—粱白

第(1)页|作者:粱白--下载TXT全文
 

 文案:

作为一个纯1号,张文表示,这个玩笑开大了……
开着游戏吃着面,怎么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变了呢?
卧槽!?什么哥儿!!!
还要生猴子!!!
劳资有小丁丁生什么猴子!
等等……
小丁丁好像……站不起来了!!!
村里的小屁孩儿……算了吧,蜀黍好歹也是奔三的人了,就不吃你们这些嫩草了。
倒是刚搬到镇上的那位帅哥,要不我们凑一堆,我想跟你生猴子!
温润如玉攻X没心没肺受
内容标签:生子 甜文 重生 布衣生活
主角:张文/李木生 ┃ 配角:李云/张君 ┃ 其它:种田,生子
第一章:你阿爸!
张文是被饿醒的。
一觉醒来,不是他熟悉白色莲花吊灯,黑黝黝的望不到头似的木架子,愣了两三下,貌似有点像农村的房子的大梁,于是放心了。
等等?!大梁!
张文蹭的做起来,往四周忘了忘:身上盖着的是一张破破烂烂的被子,很是单薄,屋子简陋,家居摆设更少,包括他现下躺着的这张只要他稍微一动就会叽叽响的木床,还有床边那两个勉强可以坐的小板凳,唯一看的比较过眼的是靠着窗放着的那张看上去很是结实但明显年代久远的四方桌。
张文瞪圆了双眼,这……这特码的是哪儿啊!
突然,后脑勺有些疼,忍不住伸手去摸,然后,看着那手呆住了,这个又小又瘦的爪子明显不是自己的,但不是自己的怎么会长在自己身上。
猛然掀开被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劳资的人鱼线酷掉渣的强壮体魄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张文有些欲哭无泪!
他分明记得,失去意识前,他在吃一碗鸡蛋面,那鸡蛋还是他随手扶了一个老太太,那老太太赠给她的一袋子!
张文咽了一口口水,觉得这个世界未免也太玄幻了,他不就吃了一碗鸡蛋面吗!虽然他连汤都喝完了,但谁也没规定吃面不能喝汤啊!怎么他就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连身体都换了!
好吧,他大概……是穿越了……
张文觉得自己真相了。
但……
听说过掉井盖儿穿越、走错地方穿越、跳楼自杀穿越……
谁听说过吃完鸡蛋面也能穿越的!
莫非他吃的不是一般的鸡蛋?
想起鸡蛋面,张文觉得自己更加饿了……
当李云手里端着鸡蛋羹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张文坐在床上,神情扭曲,双手抱着肚子,很有些可怜兮兮的感觉,莫名让人觉得怜爱。
李云的眼睛忍不住放柔:“阿文,这是怎么啦?可是头疼啦?”说着把碗放在床边的小凳上:“都让你别找周初你偏去,吃苦头了吧。”说到最后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
张文看着这位大叔,大概有30多岁的样子,皮肤有些微黑,额头上嵌着一颗红痣,穿着灰色的外衣,衣服上干净陈旧,再联系醒来时看到的家徒四壁模样,张文心中默然,看来他是重生在了一个穷人家庭。
再次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大叔,对比一下自己的年纪,用弱齿的语气道;“我好像不记得了,你是谁?”顺便心里唾弃着自己,装嫩就算了,还装失忆!
不过老话说得好啊,先人们留下来的传统,必然有他存在的道理,虽然他一向不爱看言情小说,但是穿越过后那些妹纸大都是装失忆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所以,既然大家都装失忆,那装失忆一定有它的道理。
果不其然,李云听到张文说自己不记得了的时候愣了愣,也就是愣了一下,便把装着鸡蛋羹的勺子送到张文的嘴边。张文张嘴接下了鸡蛋羹,心想:不会是穿帮了吧,果然那些小说都是骗人的吧,自己可真够傻比的。脑袋里又开始组织语言,想怎么蒙混过去,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来,干脆就兵来将挡了。
李云将一碗鸡蛋羹都喂给张文了,在张文的注视下,摸了摸他的头,说;“忘了好,这样也好,周初下个月就要成亲了,这样也好。”
张文心里疑惑,那姓周的成亲关他什么事,突然,张文心中一凛,难道……
在李云疑惑地眼神中,张文颤抖着手摸了一下胸口,平的,还好。不对,万一这货是个飞机场呢!
张文吞了口口水,继续往下摸,直到摸到了熟悉的物事时,总算舒了一口气。倒是李云云里雾里的,连忙摸了摸张文的后脑勺,口里念到:“可千万别磕成傻子了啊。”
张文刚从“以为自己穿越成了一个妹纸”的惊恐中缓过来,就听到这句话,不由得黑线。便拉下了李云的手,说:“恩,这位大叔,我只是不记得了,没有变成傻子。”谁想李云却瞪大了眼睛,嘴动了动却没说话。老实说李云这个表情还挺逗的,加上他模样不错,所以张文看的也很愉悦。
咳咳,怎么说,张文嘛……是个同性恋,万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爱好广泛,涉猎无数,公寓里那张双人床上躺过多少骚年!最近正爱清粥小菜,李云便颇合他的胃口。
就在张文yy李云的时候,李云也回过味儿了,正视张文;“阿文,我不是大叔。”
彼时张文正处于王八看绿豆(呸),越看越顺眼的时候,自然是李云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不是大叔,和自己住一块儿,那也总有几分关系的,便促狭问:“不是大叔,那是什么呢~”
倒不是张文搞不清楚状况,他以前是个孤儿,从小到大一个人潇洒惯了,又是个GAY,大家都是419玩玩儿的,对于他来说在哪里都一样,所以穿越到这个地方他也只是惊讶了一下,要说有什么想法,大概是这里太落后,没有酒吧没有帅哥,心里有些失落,正好李云就送上门了,而且他心里对这个男人也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自然想的就是先把这个男人哄到手。
李云却没给张文太多时间瞎想,被张文的模样气的哭笑不得,便敛下了笑容,一脸严肃的对张文说道:“是什么,我是你阿爸!”
啥……阿爸?
卧槽!
果真是关!系!匪!浅!啊!
第二章:生毛线!
张文掐指一算,自己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原始部落已经快一个月了。
张文正在拔草。
看了一眼正拿着锄头挖土豆的李云和一旁捡土豆捡的欢的张隆,叹了一口气,难的他春心萌动一次,想跟个大叔过日子,好吧,这日子是过上了,但是那人却是他爸!
好吧,阿爸就阿爸了吧,白捡了一个便宜老爹,和一个傻里傻气的老哥,反正不要钱!
但是!
没有妹子!
他是同性恋但是也想要一个会软软叫哥哥的妹子好不好!
没有就算了,张文扯出一串草,呈抛物线丢向张隆,傻啦吧唧的小屁孩儿被甩了一头的泥巴,张文见了笑哈哈,傻啦吧唧的小屁孩儿也笑哈哈!
李云无奈,又欺负他兄长了。
张文笑过,一家人其乐融融,心里倒也宽慰。
他上辈子没爹没妈,搜啦吧唧的奶奶把他拉扯到10岁就去了,之后他跟着街上的混混混了3年,期间染上了很多陋习,直到那非要当他爸的医生把他带回家,送他去读书.
那时候他刚进学校,被同学们嘲笑,气得不行就用文具盒打破了一个同学的脑袋,后来那个同学的父母找到学校,要求他退学。张文自然也不屑上那个破学,但是张涵却一次次请求他们原谅,三天两头往人家家里跑,给人做思想工作。
后来那家人实在烦,本不想理会,但家人恰好出了车祸,得知张涵是医生,于是做了个顺水人情,他也就顺利留在学校。
他了解张涵,这人别看着温和好欺负,实际上自尊心又强,能为他跑去热脸贴冷屁股,可见对他也算好,张文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于是还是安下心念书,和张涵相处也算得上融洽。
一直到高中,这份感觉变了味道,梦里交缠的身躯,醒来后腿间的黏腻,都在向他诉说:
张文,你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还是个老男人!
踌躇、痴迷、告白,张文以为就算张涵就算不接受他,他一个单身老男人还会有谁要他。
结果,告白后没多久,老男人和下属订了婚,他知道后,只是默然回了句‘哦’,其实心里难过的要死。
现在想想,他最亏欠的,就是张涵,说好了不会让他伤心,却一次次让张涵失望。
他们结婚后,他就搬出那间套二小屋子,在公司附近租了套房子,和张涵也渐渐失了联系。
他开始夜不归宿,家里乱七八糟的XX套、润滑剂、以及上次来的男孩儿没带走的丁字裤……
张涵手里有他的钥匙,搬家时为了不那么生分,或者期望他再来找他,鬼使神差还是留了一份备用钥匙。
可惜……
他来的不是时候……
灭顶快意充斥在他的脑海,抱着怀里瘦弱的身躯狠狠顶弄,猝不及防撞上一双不可置信的眸子。
他知道,他和张涵彻底完了……
叹了口气,张文拍拍手,也开始捡起了土豆.
“阿文,这些兄长捡就好了,你还是去一边玩吧.”张隆见张文在捡土豆,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跑到张文的身边,用自己的袖子把张文的手搽干净.
边搽边说道:“你病才刚刚好,这些活儿我来做就行了,不要把手弄脏了,捡土豆会碰到泥巴,陷进指甲里就不好看了.”
张文看着眼前这个小孩子,才14岁就如此疼惜人,想必以后做他嫂子的人也很幸福,想想自己这么大的时候,刚刚被张涵送进学校,每天都在学校闹事,突然觉得喉咙有一些梗,便对张隆说;“没事,弄脏了回去洗洗就好了.”
张隆张口欲言,却被李云打断;“你们两个都别做了,收拾一下我们就回去了.”
张隆看了看天色,五月份的天气,现在正是凉爽的时候,日头还挂的高,便疑惑地问李云;“阿爸,今天我们怎么回去的这么早”
李云脸色微红,看着张隆和张文,目光柔和:“今天是例休,你们阿爹今天要回来.”
张文是一头雾水,他有了一个爸,不应该再有一个妈吗?
李云口中的阿爹是谁?
难道李云的老婆死得早,所以那个阿爹其实是他们的干爹?
或者他是个惊世骇俗的同性恋?自己和傻啦吧唧真是捡的?
倒是张隆听到李云的话,兴奋地蹦的老高,然后拉住李云的手:“阿爸阿爸,阿爹什么时候回来。”
李云看了看天:“估计就这会子了吧,我们到家估计你们阿爹也回来了.”
张隆“哦”的叫了一声,然后跑去背起装着土豆的背篼,对李云和张文说;“阿爸,阿文,我先回去看阿爹回来没有.”李云颔首,张隆便飞也似的跑回家了.
似乎是被张隆感染到了,按住心中的疑惑,寻思着该怎么开口,万一他娘真的早死了,他不是就说错话了?便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李云:“阿爸,阿爹是谁啊”
李云听到张文问他的话,脸上的红晕也褪去了,蹲下身把张文抱在怀里;“你阿爹要是知道你出了这事儿怕是又得伤心了,你现在也好,回去后同以往一样罢。”
张文自然是没有意见,李云抱着他有一点别扭,若他是他的情人,他还会很享受,不过他是这个身体的亲生父亲,这种抱小孩子的方式让他挺不适应的,便挣开了李云的怀抱;“我知道,可是我以前是怎么和阿爹相处的?我都忘了.”
“我也急糊涂了。”李云苦笑一声;“阿爹平时最疼阿文了,阿文也不用担心,多跟阿爹撒撒娇就行了,以前你性子怯懦,磕了头后反而开朗了许多。”
张文心中一凛,事有异常即为妖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开始他只顾着装失忆,却忘了原主性格是什么样子的了,李云会这么说,可能是察觉到了什么吧!
现在他也就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就算古代人再早熟,也还是个未成年,他一直用前世的生活阅历在这里生活,肯定是行不通的.
“以前……以前可能是因为喜欢,嗯,所以才,现在不记得了,我也没有…….”张文话说的断断续续,李云听着他的童言童语,倒还高兴,摸摸他的头,对他笑了笑。
“阿文这么懂事,以后一定可以嫁个好人家的,”李云面含柔光对张文说:“周家小子不是你的良配,阿爸也知道你心里苦,如今你忘了也好,也是好事。”
等等?
“嫁人?”他没听错吧!他是男人!嫁什么!
李云宠溺的看着张文:“当然,我们阿文这么可爱的哥儿,以后一定会嫁个好人家的.”
“哥儿……又是什么?”张文知道这个称呼是一个关键,这几天到他家串门的人提到他就会说文哥儿,他一直没注意,但是刚刚李云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另有所指.
“你连这个就不记得了?”李云狐疑的看着他,指着额头上的红痣说,“咱们哥儿呢,生下来就会有这个孕痣,这是上天给我们的福气,孕痣越红福气越好,以后生的孩子也聪明,阿爸的孕痣没有那么鲜艳,但是你和你兄长却都很懂事,阿爸就很开心了.”
他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对吧?他应该……没有幻听吧!
谁特码的来告诉他!生孩子是什么梗!!!
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男男世界?
卧槽!这特码的比猪八戒喝了西凉河的水还要坑爹啊!
第三章:上街去!
做游戏的,总是走在网络前端。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搞基这个词被越传越神,为了顺应大众,他们的新游戏的剧情也有几条关于搞基的,但是!
特码的这不是游戏!这是现实啊!
腐女妹纸们嘴里嚷嚷的男男世界?男男生子?
妹纸们啊留点口德吧!男人生个毛啊!劳资冤啊!我要回去!
如果说张文在知道李云是这个身体的阿爸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是“卧槽”两个字,那么从李云的话里总结出来的意思,他就只能用“心中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来形容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李云回到家的,连带着对着他新鲜出炉的便宜老爹也没怎么搭理。
这已经是张文第三次把夹好的菜掉进米汤里了。
“阿文,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还是怎么了?”张文顺着声音看向说话的人。国字脸还算比较敦厚,面目粗狂,那双眼睛却水润润的,添了几分颜色,但还是普通的掉人群里再也找不到的那种。
这就是让李云脸红羞涩的人?
还真是……反差萌?
想了想,张文也就理解了。在这个年代,庄稼汉都是靠天吃饭,这个男人可以在镇上的富户家做工,有着固定的收入,可见还算是条件不错的了。虽然他们家家徒四壁,李云的衣服上也旧杂杂的,但是他和张隆的衣服却是干净舒服,而且一周还能吃两次肉,可见还是过得比较好的了。
他还记得那日村里一位姓刘的男人带着他小儿子来看他的时候,也就拿了一篮子六个鸡蛋,那孩子盯着鸡蛋依依不舍的样子现在他都还想得起来,当时他还没怎么注意,自从他来到这里的这段时间,他和张隆每天都有一个鸡蛋吃,后来还是李云告诉他,那个刘姓的男人是个寡夫,两个大的都嫁了,就留下那小儿子一个独苗,日子过的清苦。
想到这里张文又郁闷了,李云说的时候他还以为是那个刘大叔的女儿嫁出去了,就剩下他跟他儿子。
“那,那个刘大叔怎么不再重新找一个。”他记得他当时很白痴的问李云。
李云边叹着气边说;“哪是说找就可以找的呢,就算找到了,又带着个孩子。”
他当时怎么没多嘴问一句为什么呢,现在看来那个刘大叔跟李云还有他一样,都是哥儿,他当然知道古代女人改嫁不容易了!
这边张文在神游天外,倒是把张大牛急坏了,忙放下碗筷问李云,道;“阿文这是怎么了,我回家看他就不对劲,是不是得病了?不行,我还是去找个大夫看看比较放心。”说着就准备出门。
一旁的张隆正要插话,被李云瞪了回去,李云拉住张大牛,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去找大夫得去镇上,等你把大夫找到鸡都叫了。”
一边把张大牛拉回去坐着,张文磕破了脑袋失忆这事儿虽然是不打算瞒着张大牛,可若是现在跟他说,怕是劝不住非得去找大夫,说不准还得跑到周家去闹!张文醒了过后就爱走神,大夫说了这是留下的后遗症,人不记得了肯定会不自觉地去想,不是什么要紧事。
正想着该怎么和张大牛解释,张文也回过味儿了,看着拉拉扯扯的两人,眯着眼问:“你们干什么呢。”
张大牛见张文开口说话了,便绕到他身边,关切问;“阿文,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怎么今天都不见你说句话,是不是病了?”
张文被那声‘阿文’给恶心到了,心想劳资一大老爷们儿,你这么叫就不肉麻?
看了他一眼,这个黝黑的汉子脸都凑到他面前了,不太习惯这么普通的人这么近的接触自己,张文往后闪了闪,说了声;“没事,就是最近天气开始热起来了,有些犯困.”
张大牛‘哦’了一声:“那你早些睡。”
等张文进了屋子,张大牛闷不吭声的坐到了板凳上,埋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李云跟张隆使了个眼色,张隆会意,也回屋子里去了.
李云坐到张大牛身边,正要说话,就看到张大牛坐着的地方,一滴水滴在了地上,李云把张大牛的头搬起来,果不其然,张大牛眼睛瞪得比牛还大,眼睛里还包着水花,想必刚刚那滴“水”是张大牛掉的眼泪了.
李云叹了口气,说;“你这是做什么,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你怎的就哭了,像个小孩儿一样.”说罢捏着衣袖,给张大牛擦眼泪.
张大牛听到李云这么说,眼泪就更止不住了,跟不要钱一样的流.半响,突然抱住李云,哽咽道:“我都知道了,阿文磕了头都认不出人了。”
李云叹了一口气,把张大牛的脑袋抱在怀里,一下下摩擦着老实汉子的脸:“这又未尝不是好事呢。”
张大牛气道:“我们阿文哪里不好了!当初要不是我们,周初能读书吗?这回考了秀才,转身就把阿文抛弃了,实在可恨!”
李云苦笑:“我早说周初不是阿文良人,偏你俩都不信,现在倒也好,阿文记不得了,性子也活波了些,总归是可以放点心了。”
张大牛还在一旁哼哼唧唧,李云不语,抱着老实汉子安慰着。
第四章:看‘大嫂’
不知不觉,张文已经来到这里三个月了。
入了三伏天,一天比一天热,张文捧着碗里的酸梅汤小口小口的抿着.
今天又是例休的日子,张大牛回来了,顺便还从镇子上买了一小锅酸梅汤.
张文喝着酸梅汤,看了看眼前正在给张大牛擦汗的李云,突然有一些羡慕,过去他被张涵拒绝后,心如死灰,初尝情欲后欲罢不能,渐渐沉迷其中,情人是换了一个又一个,但是搞基王道毕竟不是现实世界,同性恋,呵——
有未来吗?
看到李云和张大牛,他在羡慕之余又有些嫉妒张大牛,也希望自己可以找到像李云这样的爱人.
但是,张文想到自己的身份.不由得又有些郁闷.
哥儿啊……
这个世界的“女人”,不仅要被压着爆菊花,还增加了生子的技能。
呵呵——这要是在以前,得解决掉多少单身汉啊!
不过……
撇了撇依然秀着恩爱的两人,要是能找到这么个人,也挺不错的。
但生孩子.
给我来一斤马草!
脑补了一下自己大腹便便的样子,他成功被自己恶心到了,再看看张大牛和李云,突然觉得头又有一些疼了.
做受就够委屈自己了好吧!
“阿文.”李云见张文又在神游天外,便唤了他一声.
“什么事”张文懒洋洋的回了句。
“过段时间就是农忙了,你阿爹跟东家告了三天假,到时候会回来帮着收谷子。”说完含情脉脉的看了眼张大牛:“到时候地空出来了,就要换麦种,我想着正好你阿爹今天也在。”走到张文跟前,低声道:“我们一家人明天去镇上赶早集,顺便看看有什么菜苗可以买回来种,你要不要去?”
张文来了这个世界三个月了,前两个月都在纠结自己的身份,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是个受这个事实,又被迫被李云带着在村里熟悉环境,虽然这个村子风景不错,但是连续转上一个月,早就看腻了。
正好李云就提出来要去镇上的集市,他怎么可能不答应.以前他逛过的古镇不少,却还没有去过真正的“古镇”,这次正好去见识见识,便应了声:好.“
那边的张隆早就高兴地跳起来了,毕竟是一家四口难得的活动.
李云等张隆跳够了,装作恼怒的样子对张隆说;”都十五的人了,还这么猴,以后谁敢嫁你.“
张隆”嘿嘿“笑了声,右手摸了摸头脑勺,面色酡红,羞赧道;”只要张君不嫌弃我就行了,别人嫁给我,我还不稀罕咧.“
”没羞没臊!“李云看着张隆这幅样子,摇了摇头,这还没把人娶过门就这样了,要真娶过门,指不定被吃的死死的.这方面就跟他那个呆子爹一个模样.
李云想着,便瞪了张大牛一眼.张大牛看到李云瞪他的模样,脸一下就红了,右手摸了摸后脑勺,也”嘿嘿“的笑着.
李云望着房梁,心想:还真是一个模样.
张文看到这里,突然有一种自己是外人的感觉,别人一家三口在那里秀幸福,自己一个”外来者“在这里尴尬的处着,连句话也插不上,便放下已经空了的碗,兀自的生着闷气.
李云见此,晃了晃神,收起了笑容,坐在张文身边,说;”阿文,镇上离村里有些距离,明天逢场,所以村里有专门的牛车可以载我们去镇上,不过必须鸡打鸣就走,你起得来吗?“
张文回过神,元气满满的回了句;”肯定没有问题!“
得到回答的李云这才笑了笑,把手放在了张文的头上揉了揉,便去厨房准备晚饭了.
自来到这里,有了副小孩儿的身体,这里人都挺宠他的,张文摸了摸李云刚刚摸过的地方,嘴角牵出一抹笑.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张大牛和张隆对视了一下,也会心的笑了笑。
******
第二天果然起得早,天还蒙蒙亮,熹微晨光披洒在院墙上,镀了层金光。
张文掩着口鼻,眼角含泪打了一个阿欠,伸了把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
好了!活过来了!
张文出来时,李云他们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张大牛背上背着一个大背篼,说是用来背面粉的,面粉没有大米贵,所以这次去镇上要多买一点回家,盐和酱油也没有了,也得一并添齐.
张隆瞧见张文,跑过来拉着他的手。
“老子又不是玻璃做的!”张文小声吐槽。
“什么?”张隆问。
“没什么。”张文偏过头,眼睛却弯了起来。
张隆不疑有他,天大地大阿爹最大!阿文第二!张君……嗯……张隆脸红了一下,和阿文一样大!
牵着张文的手跟着最大的阿爸,估计排在第三的阿爹,一路迎着阳光前进。
他们来的还算比较早,村口还没有人,张文他们等了一会儿,期间张隆一直拽着张文的手,任张文怎么挣都挣不开,索性就不管他了,爱牵就牵着吧,顺便在心里腹诽张隆是个“弟控”!
他等得无聊,想找点话题打发时间,正要和张隆说话,就看见张隆整个脸都红了,牵着自己的手也放开了,顺着张隆的目光看过去,远处有三个人正朝这边走,一看便是一家三口,待走近些了,张文看到其中的那个小男孩额头上鲜艳的红痣,又看了眼张隆,心中了然,没等张文问,李云和张大牛就已经迎上去了.
“张生!张垚!你们也来了!”张大牛黝黑的脸上浮现出激动地神情.
“大牛!你小子也来了!”那个叫张生的汉子一拳头锤在了张大牛的胸膛,也很激动。
“是呢,张生,我可好久没看到你了!”
“可不!自从你去镇上帮工过后,我就没怎么见过你了!”张生说.
两个汉子久别重逢,自然是有许多话要说,李云和张垚也聊起了天来.
“张垚,你家君哥儿也一起来啦.”李云说.
“是啊是啊,君君平时也很少出门,这次就带着他一起去赶集,可巧就碰上你了.”说罢又看了张隆和张文一眼:“你家文哥儿和隆小子也来了啊.”
张文应声走上前去问了声好,张垚直夸张文嘴甜.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用余光扫了张隆一眼,顿时就觉得无语,张隆和那个叫张君的小男孩显然已经进入了他们的二人世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就差中间闪电波了.
李云和张垚自然也是看到了,李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瞅着张隆,一旁的张垚却掩着嘴“吃吃”的笑着.
等张垚笑够了,便故意对李云说:“这儿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你们家张隆今年都虚岁十五了吧,明年可就成年了,可有中意的哥儿了吗?”
李云自然是会意:“哪儿能啊,张隆平时皮的很,有哪家好哥儿看得上他,你可得帮我瞅瞅,看到合适的就给我们阿隆留意一下。”
张隆和张君正在眼神交流,突然听到这句话,心中就急了,哀怨的看了一眼李云,心想我中意谁你不都知道吗.
李云和张垚又哈哈大笑起来.
张君有些羞涩,被知道他们在取笑自己,脸变得通红,躲开了张隆的视线.
李云见后,打趣道;“我看你家君哥儿也快十四了,该是时候许个好人家了,可是有中意的了?”
张君听到李云说他,抬起眼角瞥了张隆一眼,便又害羞的低着头,张隆被张君看的浑身酥麻,刚褪下的红晕又浮现在脸上.
我成了一个哥儿(重生 包子)+番外—粱白仅代表作家(粱白)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成了一个哥儿(重生 包子)+番外—粱白》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我成了一个哥儿(重生 包子)+番外—粱白》全文TXT下载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