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希腊神话之冥后 上—藤萝恋月

希腊神话之冥后 上—藤萝恋月

第(1)页|作者:藤萝恋月--下载TXT全文
 

 文案:

墨洛斯,一个不曾记载在历史中的少年,因为一则预言被母亲藏在神殿中多年,因为一则预言永远必须保持着少年的样子,神话不曾记载,他何时生,何时死。
想要活下去,就只有去宙斯无法触及的冥界,于是他代替了姐姐,踏上前往冥府的马车。
排雷注意:
1.本文CP明确:冥王X墨洛斯,主受,不反攻
2.以感情为主,请忽略时间线以及正史线,考据党手下留情。
3.黑宙斯(虽然我觉得他并不白),宙斯党勿入
4.因为看过各种翻译的希腊神话,月月实在不清楚哪个才是正版翻译,
若是文中出现大家不认识的名字请轻拍。
5.有包子!
内容标签:天作之和 前世今生 西方罗曼
编辑评价:倘若真正的冥后并非玻尔塞弗涅,而且并不曾被记载的墨洛斯,倘若冥王和冥后是一生的伴侣,而冥后又是预言里终结宙斯统治的存在,那么大地上流传的诸神故事背后又有着如何的隐情,又会走向何方?本篇小说通过希腊神话中并不存在的人物墨洛斯,带着读者回到那个诸神时代,重新看待考量着希腊诸位神灵,并参与其中,他究竟是如何在诸神时代找到自己的爱情,如何守护自己真正的亲人,并如何与他的伴侣哈迪斯共同面对未知的一切,作者文笔细腻,情节富有张力,十分生动,值得一读。
主角:墨洛斯,哈迪斯 ┃ 配角:宙斯,波塞冬,德墨忒尔 ┃ 其它:希腊神话
第1章:替换
奥林匹斯山,繁花盛开,这里,是凡人所不能想象的极致美丽。
丰收女神居住的宫殿,更是鲜花环绕,从来不会见到颓败。
可是此时此刻,这里原本依仗她而生长的花朵,却失去了光泽。
“珀耳塞福涅,我的孩子……”丰收女神德墨忒尔拥抱着自己美丽的女儿,她的女儿曾经那么单纯,善良而美丽,可是此时此刻她却没有了笑容,脸上只剩下忧愁。
珀耳塞福涅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她有着连赫拉都嫉妒的容貌,金色的头发显示她继承了母亲的能力,曾经她被称为第二位丰收女神,而不久前,所有人对她的称呼都变了——冥后,这是别人对她唯一的称呼。
“母亲。”珀耳塞福涅在德墨忒尔的怀中泣不成声,“我不想回冥府,您帮帮我吧,我不想要回去。”
德墨忒尔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女儿,然而却说不出拒绝的话。
“大母神已经下了预言,你必须成为冥后,珀耳塞福涅,奥林匹斯……已经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了啊!”德墨忒尔几近崩溃地说道。
“为什么……”珀耳塞福涅几乎失去了神智,她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为什么大母神要这样做,为什么!”
“赫拉去请求了大母神,赫拉的旨意加上大母神的‘预言’,我的孩子,你只能回到冥府,不能留在奥林匹斯。”
“不!”珀耳塞福涅尖叫道,“我不能回去,母亲,求求你,想想办法,我不能……我无法忍受冥府的环境,那里没有一丝的光亮,那里永远只有黑暗,母亲,我不能忍受!”
德墨忒尔又如何忍受自己最爱的女儿进入永不见天日的冥府,可是如果违背赫拉的旨意,那么女儿只有离开奥林匹斯,剥夺一切的神力,成为一个普通的人。
“宙斯已经答应我,每年,”德墨忒尔深吸一口气,用浓重的鼻音说道,“每年,你只要有三分之二的时间留在冥界,其他的时间可以回来和妈妈在一起,妈妈宁愿你往返奥林匹斯和冥府,也不愿意你被驱逐出奥林匹斯啊!”
“母亲,你不了解那里,在那里呆着我会疯掉的。”珀耳塞福涅满脸的泪水,连连摇头,“那里有着死亡的力量,它们一直在源源不绝地剥夺我的力量和容貌,若是我一直呆在冥府,我很快就会死去,到时候就要永远留在里面了!”
“怎么会。”德墨忒尔惊讶地看着珀耳塞福涅,“哈迪斯会保护你的,你是他的冥后啊。”
“他根本不需要我,他只是需要一个冥后,只是冥府需要一个冥后。”珀耳塞福涅哭着大吼道,“我宁愿成为一棵树,永远留在奥林匹斯,也不要去冥府。”
德墨忒尔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股绝望涌上心头。
她不愿失去女儿,可是赫拉嫉妒珀耳塞福涅的容貌,联合大母神,势必要把珀耳塞福涅送到冥府,而珀耳塞福涅却告诉她,在冥府越呆越久之后,很有可能就是真正地死亡。
她……应该怎么办?
“母亲。”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她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让我去吧。”
她急忙转过头,一个少年正赤着脚向她走来。
这个少年五官极为美丽,因为还是少年的样子,他的五官有些女性化,使得他和珀耳塞福涅有着五成的相似,但是他的头发却是黑色的,他越过一片花海向德墨忒尔和珀耳塞福涅走来的时候,周围颓败的鲜花微微摇摆,却并没有恢复生气,这证明了这个少年虽然喊德墨忒尔母亲,但是德墨忒尔丰收女神的力量他却没有继承到多少。
甚至他的神力并不能支撑他成年,而是以少年的样子生活着。
“墨洛斯。”德墨忒尔急忙拉住他的手,让他在自己的面前坐下,“你醒来了?你有没有觉得难受,你……”
“母亲,我没事。”少年柔声说道,他的声音仿佛带着一股魔力,逐渐爱抚了自己的母亲和姐姐,“母亲,让我代替姐姐去冥府吧,我没有多少神力,不会受到冥府死亡之气的影响的。”
“不行。”率先反应过来的却是珀耳塞福涅,她一把抓住墨洛斯的手,脸色虽然苍白但是却异常坚定,“墨洛斯,你不能离开这座宫殿,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死去。”
“不,姐姐,”墨洛斯摇摇头,反握住她的手,“去冥府,我才更有可能活下来。”
“墨洛斯……”德墨忒尔皱着眉,她不解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离开这座宫殿,宙斯能立刻知道你的存在。”
“只要您愿意,冥府的马车便就可以进入这里。”墨洛斯轻声说道,“母亲,这座宫殿并不是安全的,不然当年宙斯就不会在您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进入这里,留在这里,我迟早会被发现的。冥府并不是他的管辖地区,哈迪斯只是需要一个冥后,至于这个冥后究竟是谁,我相信他不会介意的。”
“可是……”
“离开这里,我才有活下去的可能,姐姐只有不去冥府,也才能活下去,这是最好的办法。”墨洛斯握着德墨忒尔的手,坚定地说,“我记得大母神曾经给予您一份允诺,为您留下了一个位置,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把姐姐变成星星,躲避赫拉的搜寻,日后姐姐的能力强大起来,足以成为新的丰收女神,哪怕赫拉再恼怒,也不会真的把姐姐放逐出奥林匹斯。”
“可是你会很危险。”珀耳塞福涅不赞成地看着墨洛斯,“若是哈迪斯把你送到宙斯面前,宙斯不会放过你的。”
“母亲,姐姐。”墨洛斯握住她们的手,“你们愿意和我一起赌赌看吗?”
赌哈迪斯会留下我,赌我们都能从这场灾难中安然度过,你们……愿意相信我吗?
午后,冥府的马车带着浓浓的死气出现在丰收女神的宫殿前面。
丰收女神头戴花环,一向和蔼的面容带上了几分冷漠:“珀耳塞福涅被我打昏了,因为她不肯离开我。”
使者低下了头,等待着德墨忒尔继续说下去,不知道他是原本就这么沉默寡言还是他知道冥后并不愿意回到冥府,所以什么话都没有说。
“跟我进来吧。”丰收女神高傲地说道,她的手中是藤蔓缠绕而成的权杖,上面散发着美丽的光芒,“不要惊扰了我的女儿,不要惊扰了我宫殿的花朵,我的女儿喜欢它们。”
马车悬浮起来,缓缓跟着丰收女神进入鲜花遍布的宫殿。
丰收女神抱着一个人走了过来,那个人头上带着美丽的花朵做成的头纱,穿着鲜花编织的花裙,脸埋在丰收女神的怀中,一只手无力地下垂,看上去确实像是昏迷了。
使者并没有觉得疑惑,毕竟当初冥后刚刚到冥府的时候,也是满身的花朵,丰收女神的女儿极为喜欢这些花儿,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德墨忒尔亲自把他抱进马车,然后用鲜花编织成美丽的花毯盖在他的身上,她手中的权杖轻轻挥舞,地面的藤蔓争先恐后缠绕上马车,在马车上开出红艳的鲜花:“愿你们陪伴着我的孩子,给予他祝福。”丰收女神双手交叉放于胸口,一滴眼泪缓缓滴落。
马车再度启程,转向来时的路。
丰收女神没有阻止,她站在原地看着马车渐渐远去。
“母亲。”珀耳塞福涅从暗处走出来,“墨洛斯会没事的。”她咬着唇说道。
“你也会没事的。”德墨忒尔怜爱地看着她,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狠戾,“若不是宙斯起了不该有的心思,你和墨洛斯也不至于如此。”
“母亲,他有大母神护着,我们谁也没办法。”珀耳塞福涅神色暗淡地说。
“是啊,我们谁也办法。”德墨忒尔咬咬牙,“但是谁都不能伤害你们,珀耳塞福涅,墨洛斯离开了,你也应该离开了。”
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用血在自己的女儿身上描画成晦暗难懂的咒语。
“祝愿你,我的女儿,”她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要记住,你和墨洛斯是我的骄傲,只要你们好好的,我就没有任何的遗憾。”
珀耳塞福涅点点头,在神力的作用下,她渐渐消失,最后的最后,一道光芒直冲天际,这样的光芒在奥林匹斯随处可见,所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而人类对于晚上出现的星星向来没有什么概念,所以他们不知道,此时天空新出现了几颗星星,它们被后世的人类称之为仙女座。
而有关仙女座的传说,原本属于一位美丽的公主安德鲁美达,但是此时却因为墨洛斯,而变成了珀耳塞福涅。
但是这一切也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第2章:不曾被记载的少年
通往冥府的道路黑暗无边,一辆马车在这条道路上匆匆而行。
属于冥府的死气让原本缠绕在马车身上的藤蔓逐渐枯萎,一路上不断有失去水分的叶子从藤蔓上飘落,渐渐被黑暗笼罩,只剩下藤蔓上的花朵依旧绽放着妖冶。
若是有人仔细检查,便能发现这些藤蔓死死地缠绕着马车,甚至连车门都被缠得死死的,无论冥路上的风有多大,车门没有被吹动半分。
马车中,原本“昏迷”的人已经坐了起来,德墨忒尔戴在他身上的花发出柔和的光芒,他知道,这些话被母亲灌入了神力,能短暂地让人以为他就是他的姐姐珀耳塞福涅。
墨洛斯坐在马车里面,看着周身的花朵,悠悠叹了口气。
他原本只是一个在外留学的华侨,英文名和这具身体的主人同名,没想到为了救一个险些丧命的女孩会自己丢了性命,说起来,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那个女生差点被车撞倒的时候,他居然会因为心痛而冲上前。
眼前一黑之后,再醒来就已经变成了如今的墨洛斯。
墨洛斯,一个不曾记载在希腊神话中的人,或许墨洛斯也曾经是奥林匹斯神祗中的一位,可是在他熟悉的希腊神话之中,无论丰收女神被翻译成什么名字,她都只有一个女儿,而不曾有过一个儿子。
所以他才说,墨洛斯,是一个不曾记载在历史中的人。
这具身体自从出生就一直在沉睡,直到墨洛斯穿越而来。
这是一件十分美妙的事情,进入这具身体的同时便“看到”了他出生之前的事情,就好像奥林匹斯神祗之中,很多神一生下来就有了神力,一生下来就是成年的模样。
他的母亲德墨忒尔,美丽的丰收女神,宙斯的姐姐,曾经因为宙斯在杀死自己父亲之后用心计抢夺奥林匹斯之神的位置而不满,可是他们的母亲,大母神偏心宙斯,宙斯成为奥林匹斯之神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样的后果导致波塞冬离开奥林匹斯,占据了全世界的海洋,成为海洋的神祗,而哈迪斯却来到了冥府,宁愿与亡灵为伍也不愿意留在奥林匹斯,德墨忒尔也曾想过离开奥林匹斯山,可是却在她即将离开的时候被宙斯闯入宫殿强暴,神谕强行打入体内,使得她终其一生不得离开这里。
而那一次屈辱之后,便是德墨忒尔怀孕。
宙斯的情人向来众多,赫拉处理都处理不过来,何况德墨忒尔的事情,知道真相的人不多,赫拉却是其中一个。
于是她对于德墨忒尔怀孕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没想到,这件事情惊动了大母神。
她做出了预言,若是德墨忒尔产下的是男孩,那么那个男孩将会夺取宙斯二分之一的神力,威胁到宙斯的地位。
于是德墨忒尔的宫殿被人包围着,在她怀孕的这段时间,虽然没有受到刁难,但是却十分不好过。
德墨忒尔临盆的时候,天上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宙斯原本是天空之神,可是那个时候却一直控制不住天上的天气变化,他几乎是相信了德墨忒尔很有可能会产下男孩。
而德墨忒尔却硬是让原本是妹妹的珀耳塞福涅先出世,那一刹那,大地万物相竞绽放,整个神域简直是前所未有的美丽。
而狂风还在继续,但是德墨忒尔已经生产完了。
宙斯和赫拉仔仔细细地检查了那个女孩,确定她身上没有任何的神力掩饰,那的的确确是一个女孩,她笑的时候,地面的植物会随之摇曳,她哭的时候,万物随之颓废,她的头发和德墨忒尔的头发一样,是美丽得到金色,证明她继承了母亲的能力,假以时日,她将会是一位不逊色于德墨忒尔的丰收女神。
宙斯这才把女孩送了回去,可是也许因为心中有所芥蒂,这个女孩一直没能得到他的承认,没能与宙斯的其他孩子一样在奥林匹斯得到一个神位。
而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德墨忒尔才封闭了宫殿,在宫殿的角落生下原本应该第一个出世的墨洛斯。
墨洛斯小时候与珀耳塞福涅有着极为相似的面容,但是他却没有继承太多德墨忒尔的神力,他的头发甚至是黑色的,那是夜空的颜色。
德墨忒尔知道,大母神的预言成真了,这个孩子继承了宙斯的力量,但是不是慢慢的增长,而是这个孩子在她腹中便慢慢吸取了宙斯的神力,宙斯孩子众多,但是没有哪个孩子会直接吸取他的力量来为自己的力量做铺垫。
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墨洛斯,德墨忒尔封印了墨洛斯,让他永远维持在少年的样子,因为一旦他成年,他的神力便会达到巅峰,那时候宙斯很快就能察觉出异样,并且因为德墨忒尔赋予了宫殿中的鲜花们生命,它们掩盖了墨洛斯的存在,墨洛斯就这样一直在神殿中昏迷着,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奥林匹斯历史中不曾记载着这个人,所有人都觉得丰收女神只有一个女儿,不知道她生下的是一对双胞胎。
直到后世的墨洛斯穿越而来。
墨洛斯最担心的就是宙斯会忽然之间闯入宫殿,到时候强大的宙斯将会发现他的存在,既然穿越了,他不可能把命交到宙斯的手中。
墨洛斯醒来的时候,正好是珀耳塞福涅从冥府回到丰收女神的宫殿的时候。
希腊神话记载,珀耳塞福涅正在和别的女神玩耍的时候因为误采了象征冥府的花,被哈迪斯拉入冥界,丰收女神疯狂地寻找着自己的女儿,导致万物枯萎,寸草不生,宙斯无奈,命令哈迪斯把珀耳塞福涅送回来让丰收女神母女团聚,但是珀耳塞福涅被欺骗吃下冥界的石榴,导致她一年之中有将近一半的时间要留在冥界。
神话的记载只有寥寥数笔,真正面临这件事的时候才知道珀耳塞福涅的痛苦,冥府之中充满了死气,珀耳塞福涅却是继承了德墨忒尔的能力,能使万物复苏,让万物活得生气。
生与死原本就不会同时存在,让珀耳塞福涅留在冥界,她迟早有一天回不来。
墨洛斯不能让自己的姐姐回到冥府,既然珀耳塞福涅说哈迪斯只是需要一位冥后,那么,无论是谁,都应该没关系吧?
他身上神力不多,最重要的是他并未继承母亲的能力,他在冥府不会受到死气的影响,他留在冥界,不会遭遇珀耳塞福涅遇到的尴尬。
其实他心里面也没准,神话记载冥王和冥后十分恩爱,冥王似乎十分纵容冥后,可是冥后曾经有过不止一个情人,也或许是他生活的坏境和现在的环境不一样导致他们的想法不一样,但是在他看来,也许冥王和冥后并不如神话之中所描述得到那么恩爱。
墨洛斯用手握住手中的花束,这是他母亲给他做的权杖,德墨忒尔答应他来冥界,但是不可能什么都不准备。
他不清楚哈迪斯是这么样的人,但是这是他现在唯一的出路了,“墨洛斯”不存在神话记载之中,他什么时候出生,什么时候死亡根本没有人知道,眼前的路一片漆黑,只能他自己去走。
马车的速度渐渐减慢,直至最后停了下来,有人在门外敲了敲:“您是否醒来?”
墨洛斯深吸一口气,淡淡地应了声:“恩。”
他用缩小了的权杖敲击着车门,车门外的藤蔓渐渐散开,墨洛斯低下头,推开门。
周围的一切十分黑暗,马车周围散发出微弱的光芒,但是这样的灰色并不会影响墨洛斯的视线,他能清晰地看到马车停在了一幢宫殿的门口。
他低下头,缓缓朝殿门走去
他的身后,原本缠绕着马车的藤蔓缓缓在他的身边靠拢,随着他进入宫殿。
宫殿的光线比外面要亮很多,按照珀耳塞福涅的描述,这大概是冥后的宫殿了,据珀耳塞福涅说,冥王其实很少会来到这里,大多数时候她是见不到冥王的。
宫殿里面并没有人,据说珀耳塞福涅离开冥府之前刚刚发了一大通脾气,把所有的侍女赶走了,因为那些侍女想要珀耳塞福涅穿上冥府的服饰,可是那些服饰沾染了死亡的气息,珀耳塞福涅觉得十分难受,被死气沾染的她没有了在奥林匹斯时候的天真烂漫,变得十分爱生气,于是她把这些人赶走了。
墨洛斯松了一口气。
他低头看着自己脚边的藤蔓,他转身关上了宫殿的大门,然后用权杖敲了敲这些藤蔓。
原本有些颓废的藤蔓就像是被注入了生机,直接在他脚边生长开来,它们缠上了宫殿的柱子,在地面缓缓铺开,根茎扎入地底,绽开颜色不一的花朵。
花朵开放的地方,似乎有着柔和的光芒散发出来,给这宫殿增加了些许的亮度。
墨洛斯轻轻笑了起来。
如果能闯过冥王的那一关,一直住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坏事。
这么想着他暂时收下心思,往房间走去,珀耳塞福涅说哈迪斯并不经常来到这里,也就是说他有足够的时间去休息一下然后再面对后路。
只是,墨洛斯的运气从来不会很好,不然的话他就不会被穿越到这里,还穿越到一个不曾记载在历史中的人物身上,并且这个人随时可能遇到死亡了。
当墨洛斯走到房间的时候,一个人已经在那里站着了。
第3章:初见
那人披着一袭黑袍,站在床边,墨洛斯只能看到他挺直的后背,但是这里是冥后的宫殿,一般人不可能闯进来,能在这里的人应该只有一位。
墨洛斯叹了口气,原本还想着休息一段时间再去面对这些事情,但是现在看来,他想得太简单了。
墨洛斯把权杖握在手心,缓缓走到对方的身后,稳了稳气息,才开口说道:“冥王殿下。”
那人转过身来,深邃的眸子盯着他,墨洛斯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落荒而逃。
对方的气息太强大了。
他握紧了手中的权杖,手掩在袖子之中掩饰着颤抖,死死地咬紧牙根佯装镇定。
“德墨忒尔还是那么大胆。”对方用低沉的声音说道,那声音意外地好听,只可惜墨洛斯根本没有心情欣赏,“违背大母神的命令,那么她是大母神的女儿,恐怕也要受到责罚。”
“母亲不会有事的。”墨洛斯仰起头说道,这个男人比他高了太多,少年和成年之间的身高差距让他无可奈何,“泊尔塞福涅已经不在奥林匹斯了。”
“哦?”男人无可厚非地应了一声,墨洛斯不确定对方是什么意思,只能闭着嘴不说话,即使是泊尔塞福涅,也没有弄明白过男人的性格。
“你并没有多少神力。”男人打量着他,一眼洞穿了德墨忒尔在他身上下的掩饰,“德墨忒尔用你来代替泊尔塞福涅?”
“你只是需要一位冥后,那么这个冥后是谁,对你来说应该无所谓不是吗?”墨洛斯镇定地说道。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但是脸上却没有太多的表情。
他缓缓靠近墨洛斯,渐渐放低了音调:“你觉得,你能成为一位优秀的冥后吗?”
“我能。”墨洛斯手指死死掐入自己的手心,“你需要一位冥后,而我需要留在冥界,所以我能。”也必须能。
“是吗?”男人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随即他的手忽然搭上了墨洛斯的脖子,他的眼中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你叫德墨忒尔母亲,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她当年只剩下了一个女儿。”
“只要殿下愿意帮忙,那么没有人会知道她还有个儿子。”墨洛斯说道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无比紧张,他知道自己应该准备更好的说辞,可是无论多好的说辞,在忽然之间面对哈迪斯,都让他将之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你需要一个冥后。”
哈迪斯似乎挑了挑眉,墨洛斯确定自己听到了他喉咙溢出的低笑。
“那么,你知道冥后应该做些什么吗?”他在墨洛斯耳边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来到这个世界还不到一天!
墨洛斯在心里面默默说道。
但是他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对方的手已经顺着他的脖子往下走了。
这个世界的衣服简直又薄又少,好几次他看希腊神话的时候,书本上的配图都让他觉得那个时代简直是无比的“开放”。
那双手从他的脖子一路往下,就如同直接贴在他的皮肤上,让墨洛斯不由得一阵战栗。
那是一种仿佛对方直接贴着他的皮肤,在他的身上上下其手的不舒服感,让他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忽然之间对方抓住了他的手,看着他的指甲陷入掌心,轻笑了一声:“看来,你没有表面上那么镇定。”
废话,要是对方不答应的话,那么他很有可能就要死了啊!
但是墨洛斯没说话,只是倔强地看着他,脑袋里飞速地转动着,希望能在短暂的时间内想到应对的办法,可是随着对方低下头,唇贴在他的锁骨上的时候,他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几乎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锁骨的方向,他瞪大了眼睛感受着对方的温热的唇在他的锁骨之间接触这,那双原本在他身上游动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抱住了他,强迫墨洛斯贴向他。
墨洛斯甚至能听到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
“德墨忒尔把你关起来这么多年,有没有告诉你这样的事?”他低声在他的耳边说道。
墨洛斯很想告诉对方自己穿越过来还不到一天甚至这个身体醒过来的时间也没有到一天,这种事情德墨忒尔这么会教导他呢?就连泊尔塞福涅也被德墨忒尔保护得很好,这种事……这种事……
他们原本就站在床边,哈迪斯轻而易举地把墨洛斯推倒了床上,他缓缓覆上他的身体,冷漠地问着墨洛斯:“你说你要成为我的冥后,你做好准备了吗?”
墨洛斯的手抓着身下的床单,第一次发现,他看希腊神话时候对于里面的人的种种荒唐行为而感到不可思议,可是这个世界的人却对此习以为然。
就像宙斯娶了自己的姐姐,强了自己另一个姐姐,还和人界神界无数的女性发生了感情,这样的行为在他们的年代看上去如此荒唐可笑,可是在这个世界,却是如此正常。
而在他看来第一次见面就做那种事,但是对哈迪斯来说却是如此平常的事情。
墨洛斯垂下眼眸。
可是他别不退路,穿越到这个世界是他不能选择的,背负着墨洛斯的命运也是他不能选择的,可是他至少能选择要活下去,眼下的情况,他必须留在冥界,因为只要他踏出了冥府的路,那么宙斯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他的存在。
大地之上,没有一个人能欺骗宙斯。
想到这里,他放任了在他锁骨处摩擦,并且逐渐有往上走的趋势的唇。
直到对方来到他的唇边,他终于缓缓闭上了眼睛。
然而,下一刻,哈迪斯却从他的身上离开,墨洛斯睁开眼睛,有些惊讶地看着对方。
只见哈迪斯微微皱着眉,看向门外,神色有些凝重,没有交代什么便起身离开。
墨洛斯缓缓坐了起来。
他想用手擦一擦头上的汗,可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之前因为过于紧张,指甲已经陷入掌心,此时此刻,因为他手指的移动,手心传来钻心一般的疼痛。
他动了动手指,让指甲离开手掌心。
鲜血从他的手心溢出,划出一股血线,缓缓滴落。
不知道从那里长出来的藤蔓接住了那几滴血,然后趁着墨洛斯没反应过来,迅速离开了。
跟着他来的藤蔓已经铺满整个宫殿,甚至在他没有发现的时候已经进入了房间,在地上铺展开来,几根藤蔓缠上宫殿的柱子,开出美丽的花朵,在浮雕的映衬下,整个宫殿看上去极为美丽。
铺在地上的藤蔓看上去就犹如地毯一般,赤脚走在上面,墨洛斯能感受到脚底下花瓣的柔软,这是德墨忒尔煞费苦心从大地万物中找到的唯一能适应冥界环境的植物,她当时想着,如果哈迪斯要把自己的儿子送到宙斯面前,那么总得有个人告诉她,她不能莫名其妙失去儿子,所以这些藤蔓算是她的眼线,而若是哈迪斯答应帮墨洛斯隐瞒身份,那么墨洛斯势必要以泊尔塞福涅的身份留在冥府,这些植物能帮多少便是多少,至少要能够帮到忙。
墨洛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刚刚和哈迪斯的一番对话让他觉得筋疲力尽,面对那样的男人,无论是谁都不会想成为他的敌人,难怪哈迪斯能把冥界掌控手中,哪怕大母神再这么偏心宙斯,也对此毫无办法。
希腊神话之冥后 上—藤萝恋月仅代表作家(藤萝恋月)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希腊神话之冥后 上—藤萝恋月》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希腊神话之冥后 上—藤萝恋月》全文TXT下载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