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alpha你为什么不说话(ABO)—赤渊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alpha你为什么不说话(ABO)—赤渊

作者:赤渊
 

 文案:

关键词:ABO,校园,轻松,甜
01.
“你看那边吧台那个妹子……你觉得有多高?”一名成年男性Beta轻轻戳了一下自己朋友的腰,“比你高一个头都多吧?”
“现在女孩子都那么高了?是女A吧。”朋友说。
“啧,女A我可消受不起,你不是喜欢女A吗,这不有现成的,去搭讪啊。”Beta说。
“那……我去了?”朋友犹豫了一下,在Beta的鼓励下,比较偏爱女性Alpha的他还是拿了一个酒杯决定去了。他慢慢走到吧台边,越来越靠近那个女孩,这时他嗅到了一股甜美的信息素气味,好闻又具有特征性的气味像潮水一般扑面而来,让他顿时呆住。
“怎么了?”Beta上前问他。
“不是女A啊。”朋友狐疑地看着吧台边那个妹子踩着高跟鞋190左右像东京铁塔般的身高,“闻这味道……是Omega?”
“学长,我真的想请你吃饭,我认真的,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嘛~”身高190的东京铁塔在吧台边上拿着手机磨蹭着撒娇,但明显电话那头的人拒绝了她。忽略身高而光从长相来看的话,东京铁塔还是很好看的,白嫩的皮肤,栗色的长直发,大大的扑闪扑闪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粉嫩的薄唇,高挑的身材,笔直的长腿,除了身高实在爆炸了一点,这真的是一个很吸引人的Omega。貌似被电话那头的学长拒绝的东京铁塔Omega嘟了嘟嘴,放下手上的酒杯,似乎要离开酒吧。这时旁边两个Beta小声的谈话声传入她耳里。
“那个女O也太高了,这嫁的出去嘛……”
“就是……这190的身高,是Beta也就算了,还是Omega,这是激素错乱了吧。长得再漂亮有什么用,也得看有没有Alpha敢要啊……”
东京铁塔回头,漂亮的桃花眼愤怒地瞪了这两个人一眼,把手上的名牌包包狠狠往吧台一摔:
“要你们管!”
徐哲浩放下手机,往床上一倒,终于把那个学妹的电话挂掉了,让他很是心累。他不是讨厌这个学妹,而是这个学妹实在不是他敢喜欢的类型。徐哲浩178的身高,穿个鞋子也就179?180?往那个踩了高跟鞋有190的学妹边上一站,感觉自己像被她包养的鸭子。偏偏这个学妹不依不饶追了他有快一个月了,什么招数都已经用上,借课本、图书馆偶遇、路上刚刚好摔倒在他身上之类。要是摔倒的是个155娇小可爱的Omega妹子,徐哲浩也就乐呵呵地认了,190的东京铁塔摔在他身上,徐哲浩感觉自己的信息素都要被压得侧漏一地。偏偏学妹胸还平,在摔下去的那一瞬间,徐哲浩几乎都能看到她三层的胸垫。在20000次拒绝了学妹以后,学妹依旧百折不挠百炼成钢,这毅力让徐哲浩几乎苦恼到爆炸。
他缓缓站起身,从衣柜里挑衣服。同学刚刚微信问他出不出去玩,徐哲浩很开心的答应了。挑了件自认为很帅的衣服,徐哲浩在镜子前自我欣赏,满意的笑了笑,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玻璃瓶,细致地喷满全身。
一瞬间,房间的空气里充满了信息素的味道,浓郁的Alpha信息素从徐哲浩身上散发出来。他默默把瓶子放回抽屉,又拿出一板药片,药片只有最后一粒了,药盒上写着醒目的几个大字:
Omega抑制剂。
没错,徐哲浩是个Omega。
他装Alpha已经三年了,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Omega,装A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胜过装B。徐哲浩发育的晚,19岁的时候才迎来了第一个发情期。欣赏了19年漂亮姑娘的徐哲浩实在无法接受自己从此以后都要过被Alpha各种花式干的生活,他更喜欢可爱的小姑娘、甜美的小姑娘、温柔的小姑娘、萌萌的小姑娘……各种小姑娘。照理说吃抑制剂对身体的损伤会很大,但过了19年调戏小姑娘的日子,突然变成了男O让他总是觉得怪怪的。小女孩肯定喜欢男A胜过男O,为了装逼,徐哲浩觉得自己必须装A。19岁第一次发情期过后,徐哲浩迈着疲软的步子回学校见他当时可爱的Beta女朋友,女朋友问他这两天怎么没来上课?徐哲浩喷了满身Alpha信息素的香水,犹豫了一下,说,我前两天性别觉醒了,我是Alpha。
从此谎言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性别这种东西,要是自己不说又刻意隐藏,也没人会去怀疑。现在的科技太发达,抑制剂能将一个人信息素的味道遮挡的严严实实。徐哲浩每天嚼着抑制剂,身上Alpha气味直冲天际,女朋友换了又换,也没人会去想到他是个Omega。要说身高,大部分Omega都娇小可爱,。徐哲浩一边嫌弃学妹是个东京铁塔,其实自己也算是Omega中的东京天空树。他平时温文尔雅,对妹子体贴照顾,长得好看帅气,又(假装自己)是个Alpha,喜欢他的人排队排了又排,但徐哲浩也只能和女朋友牵牵手亲亲嘴,不敢再有其他了,开玩笑——万一脱了裤子发现两人都是Omega,那该谁上谁?
“来了没?”同学发短信来催了。Omega抑制剂只剩最后一片,徐哲浩寻思着明天得再去买一板,这玩意不能断,一断就穿帮,刚想塞嘴里,手机来了个电话,害徐哲浩手一抖,药片掉桌子底下了。
徐哲浩一边接电话一边把手伸进桌子底摸索药片,电话那头居然又是东京铁塔学妹,徐哲浩快疯了。他把药片摸出来,摔的碎碎的,只剩半粒了。
“学长,你真的不来吗。”学妹的声音有点委屈。
“抱歉啊晚上有点事情……”徐哲浩把药片塞进嘴里,半粒就半粒吧,药效确实不足了点,但今天早点回来应该没事的。
“学长你骗人,我问过你同学了,他们说你没事的,还说你一会要去酒吧玩。”
“……”谁透露的!徐哲浩欲哭无泪。
酒吧里人声鼎沸,某个角落全是学校学生。徐哲浩一进酒吧门就看见东京铁塔学妹了,废话,190的身高站哪不显眼。他猫着腰,企图趁她没看见赶紧溜到同学那边去,哪知刚弯下腰,学妹就看了过来:“学长!”
东京铁塔踩着7厘米高跟欢快的跑到了他面前:“学长你来了。”
“我来了。”徐哲浩好痛苦。
学妹名叫周宁轩。此时正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徐哲浩只有抬头才能看到学妹的脸。“那个,宁轩啊。”他微微仰着脖子,学妹的发丝轻盈地落在肩头,“我……”
学妹的嘴顿时就嘟起来了。“学长叫我轩轩好啦。”
我的妈190还多的妹子卖萌好可怕。同学正在招呼他,徐哲浩被周宁轩身上浓浓的Omega气味弄得有点发晕,“那……轩……轩轩我们过去吧。”
学妹开心地摇晃着徐哲浩的手臂过去了。
大家玩的很嗨,可爱的妹子也很多。徐哲浩一直都很受欢迎,也有很多妹子汉子争着来和他说话,其中一个漂亮的学妹还问他要了电话号码,看着萌妹子赏心悦目的脸,徐哲浩很是开心。唯一让他不太舒服的大概就是周宁轩了,周宁轩一直在想方设法和他说话。其实她声音很好听,很中性,靠在边上说话的时候有种特别的魅力。可惜自己不喜欢这个型的,徐哲浩在心里叹了口气。同学过来让他喝酒,他喝了两杯,周宁轩挽着他的手。
“徐哲浩你今天不行啊,就喝这么点?”同学调侃。
徐哲浩其实是觉得有点不太舒服,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的不适,他突然有点担忧。不知道是不是抑制剂吃少了的关系,他居然有种发情期要来的预感,照理说……他掰着手指算了算,应该是下个礼拜的。想来想去不太放心,徐哲浩又不敢在都是同学的现在说点什么。他想了想:“我去个厕所。”
同学点了点头,周宁轩也放开了缠了他一晚上的手。
徐哲浩在厕所洗了把脸,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身上的不适越来越严重。不妙,徐哲浩觉得有点慌,他觉得自己要早点回去,赶明就打个电话给Omega中心预约一个职业Alpha来准备帮自己度过发情期。酒吧里鱼龙混杂,各种信息素和香水的味道混在一起,实在不适合他多待了,他甚至觉得自己身上Omega的味道正在试图穿过浓郁的Alpha信息素香水的味道渗透出来。徐哲浩摇了摇脑袋试图清醒一下,然后出了洗手间,准备去和同学道别。刚出洗手间门,走在过道,就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
“有人把塞壬打翻了!”他听到有个女声在喊。
完了。徐哲浩心里一跳。塞壬是一款很有名的催情香水,可以激发人信息素的散发,因其强大的功能,对催化Omega的发情有一定的效力。塞壬自被发明以来,有用作医用,也有被用作私用。因其特殊的效用,政府对塞壬的发售监管一直很严,购买时要凭身份证购买,公共场所也被禁止使用。酒吧里人那么多,塞壬被打翻了,结果不堪设想,尤其是对于徐哲浩这样即将发情的Omega。他心里骂了一声倒霉,赶紧走出过道,哪知塞壬就被打翻在过道口,徐哲浩猛不防的吸入一大口,身体一热。
大量的信息素从他身上散发开来,不远处就是同学。徐哲浩憋着一口气,死也不能被他们发现!身体开始发烫,下身也……完了完了,徐哲浩意识开始模糊,塞壬开始起作用了,他的发情期真的提前了。他觉得自己快没力气跑了,他撞在什么人身上,大口喘气,只听见有人兴奋地说:
“看!这里有个发情的Omega!”
心里的脏话连成排,但徐哲浩只能喘气,发情期的Omega没有任何反抗能力,是居心不良Alpha的最爱。有人扶起了他,有人还摸了他一把。他闻着周围各种信息素的味道,各种Alpha的信息素、正在被疏散的Omega的信息素、还有塞壬的味道,像引诱又像是魅惑。徐哲浩脑子一片混乱,会被带走吗?会吗?一定的!他听见周围有Alpha已经在说笑盘算了。
“徐哲浩!”徐哲浩听见了他同学们喊他的声音。而他却正被一个正在摸他屁股的Alpha架着,急得火烧火燎,他想开口大喊,发出的声音却绵软无力,“我在这……”
话音未落他身后的支撑突然没了,刚才在摸他屁股的Alpha被人一拳揍在地上,然后是周围人的尖叫。徐哲浩眯着眼睛神志不清地看着,只看见东京铁塔学妹举着她的高跟鞋,一拳揍翻一个Alpha,掌掌带风拳拳有力。徐哲浩目瞪口呆,几个刚才一起玩的同学赶来一把架起他,徐哲浩的发情期到来时散发的信息素充斥着这个空间。同学们大多是Beta,他们的目光和徐哲浩一样呆滞:“你……你是Omega?!”
“我……”看着边上几个漂亮妹子震惊的眼神,徐哲浩好委屈,居然是这样穿帮的,他委屈得想哭,“是啊。”
他看着东京铁塔拿着高跟鞋揍翻两个,有个被打趴在地上的想伸手扯她头发,徐哲浩急忙想出声提醒这个英勇救她的学妹,哪知没来得及,他眼睁睁看着趴地上的Alpha凶狠地想抓她头发揍她,却……
扯下了一个假发。
徐哲浩觉得今天受的刺激太大,导致他的嘴和他的思维都凝固了。
东京铁塔回头又把举着假发还没回过神的Alpha两拳揍翻了,短裙在酒吧绚丽的光中飞扬。头上是发网,手上拿着高跟鞋,又用力踹了刚才摸徐哲浩屁股的那个Alpha两脚,然后三步并两步冲到徐哲浩身边,哑着嗓子问他:“宝贝儿你没事吧?”
不是中性声,明显是男声。
“我……”徐哲浩一边压抑着不适以及发情期的燥热一波一波冲着头脑,一边看着周宁轩从上眼睑移到了下眼睑的假睫毛、花成一团跟鬼一样的眼妆,还有她,不对,他掉出来的胸垫,还有他浑身上下透过Omega香水味散发出的浓浓Alpha信息素,感觉脑子转不过弯来。徐哲浩伸着手指说了半天“你你你……”,然后翻了个白眼,昏在了这个金刚芭比怀里。
你居然是个男的,还是个Alpha。
02.
徐哲浩是在出租车晃动的不适以及发情期的热潮中醒来的。微微睁开眼睛时,他感觉自己似乎躺在一条大腿上,他先看见的是黑丝,然后是粉红色的裙摆,然后是栗色的长直发,然后是东京铁塔糊了妆的脸。
徐哲浩顿时觉得自己还不如继续晕着。
“学长!”已经把假发戴了回去的周宁轩看见他醒了,很兴奋,“你醒了!”
“……”徐哲浩不想说话。
“学长你不认识我了吗?”他紧紧抓住徐哲浩的手,“我是轩轩啊!”
要是身边有牛粪的话,徐哲浩绝对把它扔在周宁轩脸上。他实在无法以正常思维理解这个190的男Alpha为何可以如此自然地自称轩轩。他刚想开口说一句什么,身下的躁动却使他不由自主地发出短促的单音节。徐哲浩皱了皱眉头,出租车狭小的空间里,自己Omega散发的信息素与周宁轩强烈克制的Alpha信息素缠绕在一起,让他几乎无法保持理智。越来越热了……他急切、迫切、立刻、马上需要一个Alpha。
“我家在体育西路,麻烦司机师傅了。”徐哲浩哑着嗓子,颤抖着想指路。
“学长你睡吧,我会把你送回家的。”周宁轩眨巴着眼睛看他。
徐哲浩只剩下了白眼的力气。
被周宁轩扶着进家门以后徐哲浩立刻瘫倒在地上,他急促地喘着气,脑袋昏昏沉沉,名为理智的线就像一根弦,随时都要崩断。徐哲浩觉得自己像要爆炸一样,身下仿佛有一只小手,在挠在抓,在叫嚣着想要一个Alpha,想要什么东西来满足他。徐哲浩深吸两口气,周宁轩离他太近了,正如Omega会被Alpha影响一样,Alpha信息素的散发强度也同样会被Omega影响。此刻Omega香水已经完全遮不住的周宁轩的信息素,Alpha的气息像潮水一样扑面而来,引诱着人沉迷其中,让人透不过气来。周宁轩显然也很难受,Alpha的气息被压了又压,但仍然侵略性十足。徐哲浩保持着最后的神智,控制自己不往他身上扑。他从口袋里颤抖地摸出手机,“周宁轩……”
“学长,我在。”他帮徐哲浩倒了一杯凉水,为难地站在他边上。
“帮我给……Omega中心打电话。”徐哲浩喘着气,“电话簿里有号码。让他们赶紧……派一个职业Alpha来。”
Omega中心长期会有一批专职的Alpha负责帮助未被人标记且没有伴侣的Omega度过发情期。这些Alpha高效专业,器大活好,办完事就走,堪称拔吊无情的典范。徐哲浩以前发情期来临时,都是依靠Omega中心配备的专职Alpha渡过难关,这次也逃不掉。他等着周宁轩打电话,却久久没有听到动静,他艰难地偏了偏头,看见周宁轩站着不动,只是犹豫地看着他。
“……你打啊。”徐哲浩快挺不住了,Omega的本能和信息素的指引让他下一秒就有可能扑倒周宁轩身上。不行,绝对不行。他一想起周宁轩的粉色短裙黑丝高跟鞋还有假发,就觉得自己要保持住作为一个Omega最后的尊严。但周宁轩似乎是傻了,一动不动。
“学长。”金刚芭比终于说,“我也是个Alpha。”
“啊?我知道啊。”徐哲浩回想起他戴着发网拿着高跟鞋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踩北海幼儿园的样子,恨不得把这段记忆给删除了。他被欲望冲昏的大脑缓慢地转动,一分钟以后终于理解了周宁轩的意思,“不行!绝对不行!”
“为什么不行?”周宁轩靠近他,看着他,距离很近,呼吸可闻,“学长,你撑不住了。”
他说的没错,徐哲浩确实撑不住了。专职Alpha本身需要预约,就算紧急需要,赶到这里也需要一段时间。徐哲浩的神智已经越来越不清楚,浑身的热度让他快要疯掉,这滋味比猫抓还难受,就像一个濒临渴死的人需要清水一样。欲望一波一波袭来,他闭了闭眼睛,眼下的情况只剩下破罐子破摔这一种选择。徐哲浩心里一横,算了,东京铁塔就东京铁塔吧,反正相逢一炮就此别,换谁都一样,是个Alpha就行。想到这里他轻轻叹了口气,像刘胡兰上刑场一样,冲周宁轩点了点头。
周宁轩的动作很温柔,他轻声喊着学长,一边细细碎碎的吻着他。徐哲浩闭着眼睛,感受着身边萦绕着的Alpha的味道。周宁轩脱了他的裤子,抚摸上他的欲望,他呻吟着,被包裹着的感觉让他觉得一下子舒缓下来,身体急剧地渴望着更多。周宁轩比之前的专业Alpha温柔太多,和别人公事公办的态度不同,他的抚慰更像是面对自己深爱的情人。徐哲浩喘息着睁开眼,看见散落在自己肩头的栗色碎发,还有周宁轩还穿着的粉色短裙,要不是自己还在发情,这惊悚的场景真的能把人瞬间吓萎。
“你……”徐哲浩喘着气说,“你把假发去摘了。”
周宁轩摘了假发和发网,徐哲浩顿时觉得顺眼很多,总算感觉不是金刚芭比在自己身上了。他看着周宁轩扒下了黑丝,又拉开了粉色短裙的拉链,露出……胯下的大鸟。场景真的不忍直视,徐哲浩根本不想睁开眼睛。周宁轩又俯下身吻他,缠绵缱绻,下身已经完全湿润,他闭着眼轻轻呻吟着,催促着Alpha进来。
“学长,我……”周宁轩征求了他的意见。
“恩。”他点头。
进来的时候没有任何疼痛,周宁轩完全不像一些只顾自己感受的Alpha一样粗暴,他每一步都仔细观察着徐哲浩的反应,照顾着他的身体和情绪。充实感遍布了徐哲浩的全身,他喘息着,感受着身体里的律动,快感一波一波地向他扑来。他呻吟着,Omega的身体似乎在叫嚣着想要更多。周宁轩的身材高挑修长,脱掉女式衬衫,一叠胸垫哗啦啦掉下来以后,露出的是年轻而有力量的身体,徐哲浩伸出手攀住他,感受着更强的冲击。
他太累了,脑子里像是一团浆糊一样,完全塞不下其他,只剩下热度和欲望。一次又一次冲击以后徐哲浩达到了高朝,周宁轩咬破他后颈的腺体,在他身上做了临时标记,血缓缓流出来,信息素融合的热度像是要沸腾。在一片混乱中他脱力晕厥过去,周宁轩揽着他,替他捋顺额头的发丝。
“学长,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他看着对方的睡颜,轻声说。
“你走吧。”徐哲浩赤裸着身体,只披了件衬衫坐在床上,像个大爷一样挥了挥手。
“我不走。”周宁轩又戴回了假发,一脸委屈地站在床头,“学长你用完轩轩就想赶人家走。”
徐哲浩目瞪口呆。这特么是谁上了谁啊?怎么听着那么不是味呢。“你……”他你了半天,“是你自己要帮我的啊,现在帮完了,你可以走了。下次请你吃饭啊。”
周宁轩在徐哲浩身上做了临时标记,临时标记和永久标记有点相似,但只会持续几天的时间,即便如此,也足够帮助徐哲浩熬过发情期。他站在门口揪着裙子,190的身高惊悚到不行。“学长……”
“你为什么扮O。”徐哲浩看见他就头疼,扶着脑袋问他。
“因为……喜欢学长啊。我以为学长你是Alpha,而且学长不是喜欢Omega吗。”周宁轩甜美地笑了笑。
“拉倒吧你!我看你明明就是变态。”徐哲浩白了他一眼,“好好的A不当,非要当金刚芭比,不是变态是什么?”
“那学长为什么扮A?”
“我……我是因为我喜欢女B女O,不行吗?”
“可是学长你是Omega啊……”
“Omega怎么了?Omega就不能喜欢Omega和Beta啊?你是直A癌啊?”徐哲浩从抽屉里掏了条内裤穿上,咄咄逼人。
“不是不是我不是直A癌。”周宁轩连忙否认,“学长我还能做什么吗。”
“你走吧。”徐哲浩累的很,昨天刚被干了一晚上的他现在只想好好在床上躺着思考一下人生,实在没精力和金刚芭比聊天了。他用被子蒙着头,像只大鸵鸟。怎么办啊,没脸见人了。他苦恼地想。
“看,这就是那个要装逼装A的O。”
“卧槽,这不是徐哲浩吗?他是O?天啊,我的三观!”
“嘘小声点,别被他听到了。”
徐哲浩站起身,差点把书摔了。边上两个窃窃私语的学生立刻闭了嘴。他迅速走出图书馆,感觉所有人的视线都在看他,这让他几乎快疯了。今天一到学校,几乎全校都在讨论他是Omega的事,走到哪讲到哪,徐哲浩感觉自己就像一只逃出动物园的大猩猩。他走到学校花坛,越想越气愤。
要不是那瓶塞壬,他一定不会当众发情,要是他发情期没有提前,他也不会被塞壬影响,要是抑制剂足够,他说不定根本不会提前发情,要是那半片抑制剂没有摔碎,抑制剂肯定足够,要不是东京铁塔那一个电话,抑制剂根本不会掉地上。
对!徐哲浩咬牙切齿。都是东京铁塔的错!
“诶那个不是系草徐哲浩吗?听说他是个Omega啊,唉可惜了哈哈哈我前女友还很喜欢他的呢。”
“闭嘴。”徐哲浩回头,眼神冷得像冰,路人吓得一哆嗦。
越想越气。他实在忍不了了,丢脸丢到太平洋,也全是周宁轩的错。他倒是知道周宁轩在哪个班,现在他只想狠狠地把他揍一顿。他穿过教学楼,周宁轩是大一的,这个点基本都在教学楼上公共课,他冲进大一公共课大教室,张望了一番,却没看见那个穿裙子戴假发的东京铁塔。没找到打架对象的徐哲浩愤怒得像只暴走的孔雀,站在教室门口大喊:
“周宁轩你个人妖给我死出来!”
“学长,你找我?”有人拍了拍他的肩。
徐哲浩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高挑修长的青年,面容清秀好看,干净的短发,骨节分明如竹枝的手拿着课本。青年温和地笑着,身上是淡淡的Alpha信息素,阳光照在他身上镀了层明亮又温柔的金色。徐哲浩半天没反应过来,直到好看的青年又重复喊了他一遍。他如梦初醒,难以置信——
这居然是周宁轩?
03.
“你你你……你是金刚芭比?”徐哲浩都口吃了,“你的裙子呢?”
大一的大教室里上公共课的人很多,此刻都在往这边看。周宁轩把徐哲浩拉到教学楼的走廊里,朝他笑了笑,“学长,你竟然会来找我,我好高兴。”
徐哲浩还在震惊中回不过神来。声音确实是一样的,可是现在的周宁轩看起来太像正常人了,这让他忍不住怀疑,之前整整一个月他看见的那个东京铁塔都是他臆想出来的幻觉。再不愿意他也得承认,去掉裙子黑丝高跟鞋、假发和长到发指的假睫毛以后,这样打扮正常的周宁轩长得绝不逊于自己,完了,他想,系草之位岌岌可危。
被临时标记的Omega会受到标记他的Alpha的信息素的影响。就在他忙于鉴定周宁轩的颜值时,徐哲浩没有注意到他和周宁轩的距离很近,像是亲密谈话的咫尺之距让淡淡的信息素萦绕在周围,体内的Omega信息素显然非常欢迎临时标记自己的Alpha的靠近。两种信息素相互碰撞着,在空气里缠绵。徐哲浩猛地感觉自己的心跳有点快,脸上有点热,连着呼吸也开始不自然起来。他警醒地后退了两步,与周宁轩保持了一米之距。
“学长,我本来以为你再也不会理我了。”周宁轩伸手想去拉他。
“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徐哲浩及时抽回手臂,“我可没想理你。”
“我知道是我的不对,我不应该擅自做主……”周宁轩低下头。徐哲浩觉得这个学弟看上去居然有点像一条温顺听话的大金毛,“还请学长不要介意昨天的无理。”
“得了得了,你情我愿的,你也没逼我,不找你我也得找别人的。”徐哲浩最看不得别人一副委屈的样子,但一想起昨天酒吧的事,他就猛然地来气,“我就问你,你害我暴露了,我在这里装了三年,现在全校都知道我是个装A的O,全校都在笑我,你说怎么办吧?”
“呃?学长,你是自己无征兆地突然发情……”你装逼失败怎么能怪我呢。
“你给我打的电话让我把抑制剂掉地上从而没吃足量的抑制剂导致发情期提前并且在公共场合被发现。”徐哲浩一连串没喘气。
周宁轩沉默了,直直地看着他。看着他这个扮相纯良又人畜无害的样子,又想起自己一来学校就被冷嘲热讽了一天,徐哲浩就一口恶气直冲脑门。
“我可以揍你吗?”他恶狠狠地说。
“可以。”周宁轩毫不犹豫,“那……我可以追你吗?”
人生总是充满惊喜以及大起大落。
徐哲浩现在觉得自己的O生惨淡,颇有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那些被他调戏甚至交往过的可爱姑娘,以前看他的眼神像是看男神,现在看他的眼神像是看闺蜜……或者太监。当他低着头走过学校的一草一木的时候,耳边总能传来各色人的议论和不解。装逼遭雷劈,当年年少无知不谙世事,现在总算明白了这个道理。不过他还是能收到勾搭和情书,但和以前的勾搭和情书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同样是来自女Beta的情书,过去情书的主旨是“徐哲浩你能不能娶我”,而现在则是“徐哲浩我能不能娶你”
这日子没法过了。
更让人想报警的是,周宁轩似乎是认真地想追他。每天早上雷打不动地来送早餐,他一下课,准能在教室门口看见周宁轩等着他,学长一起吃午饭吧?学长一起吃晚饭吧?学长我送你回你家?学长你今天有不舒服吗?其实这和以前金刚芭比的样子追他时的样子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区别只是追求者的下身从裙子变成了裤子罢了。徐哲浩烦不胜烦,但他现在也没妹子可泡了,每天来学校上课下课回家,规律得很,周宁轩逮他一逮一个准,像条尾巴,甩都甩不掉。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alpha你为什么不说话(ABO)—赤渊仅代表作家(赤渊)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