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总裁都是蛇精病(遥不可及)上—江湖太妖生

总裁都是蛇精病(遥不可及)上—江湖太妖生

作者:江湖太妖生
 

文案:

拜男教授骚扰所赐,原本性情火爆的温晓宁算是前途尽毁,从此学会了收敛爪牙。

但是这段强加在头上的耻辱让他直不起腰,抬不起头,这辈子也就这么着了,没想到却碰上了庄秦。

庄大少冷心冷情,不知为何却偏偏对狼狈无比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只野性难驯的猫不肯放手。

温晓宁抠门,小气,穷日子让他学会了市侩算计占便宜。

面对这样的一个自己,他好奇的问庄大老板:“你究竟看上我哪一点了?我要不试着改改!”

庄秦嗤笑:“要是我知道,早让你改了。”

然而两个人的悬殊身份却让自卑的温晓宁守住了心底最后一道防线。

庄大少想尽办法,他四处讨教,究竟该如何打破这只小野猫的心防,让自己永久的停驻在里面呢?

本文正式从《遥不可及》更名为《总裁都是蛇精病》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主角:温晓宁,庄秦 ┃ 配角:温晓芸,曹洋,程嘉闵 ┃ 其它:全民BL,江湖太妖生

第1章:停车场闹剧

“畜生!!!放开我姐!!!”温晓宁跳下电动三轮车就扑了过去。

停车场上,三个男的跟一个女的撕扯在一起,女人身材娇小,一头长发披散着,挡住了脸庞。她被两个男人拽的东倒西歪,另一个戳在旁边看着,边看边冷笑:“温晓芸,拜托你长点脑子成不?说怀孕就怀孕?你当我傻的?还结婚呢,咱俩就是玩玩,你非要找过来有意思吗?”

“姜大宇,你太狼心狗肺了,当初说的话你都忘了?”温晓芸气的直哆嗦。

姜大宇还想再说点儿什么,就听见一声怒吼,紧接着冲过来一个黑瘦的小子,两三下把拽着温晓芸的男人推开。

“干什么干什么?都离我姐远点!”温晓宁跟小豹子似的站自己姐姐面前,怒瞪着这几个男人,“姜大宇你能不能要点逼脸?当初你追我姐追的死去活来,现在装什么大尾巴狼啊?我姐得罪你了你这么说她?”

“我都不惜的说,当初装的跟贞洁烈女似的,回头床上一躺,啧啧……”姜大宇露出一抹猥琐的笑容,原本还算得上好看的一张脸扭曲的令人想吐。

“我操你大爷!”听到这个男人这样埋汰自己姐姐,温晓宁火大的直冲脑门,一拳头就冲姜大宇脸上去了。

姜大宇被砸了个趔趄,恼怒的大喊:“我他妈要疯啊,你们俩来看热闹的?还不给我揍他!”

偌大的停车场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没有一个阻止的。因为基本上在这里停车的几乎都认识姜大宇这个纨绔子弟,重银大厦上最有名的唐域公司里面大股东之一的儿子,挂了个业务经理的头衔,每天最常做的事儿就是欺男霸女,并且乐此不彼。

他在这里的几年,被找上来的男男女女也不止一个了,外面吃相难看从来不擦嘴,不管闹腾成什么样子,他老爹也会跟在后面给擦屁股,能用钱解决就用钱,不能用钱解决的,呵呵……那比用钱更惨,直接被一群不知道哪里弄来的流氓地痞混子骚扰的过都过不下去,然后不得已离开这个城市。

温晓宁几乎被人压着揍,偶尔挣吧出来抡别人一拳一脚,也是用了十足十的力气,踹的对方嗷嗷直叫。

温晓芸在一边急的直哭:“别打啦,你们别打我弟弟!姜大宇你是不是人啊?我们走还不成吗?你让他们放手!”

姜大宇揉着被揍破皮的腮帮子,狞笑:“放手?开特么的什么玩笑,没看见老子被揍了?你们姐弟俩故意的吧?来这里找老子晦气?别停,给我揍,别弄死就成!”他动了动下巴,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子几步走上前去,一脚把被制住的温晓宁踹的倒摔出去,咣的撞在一辆车的车门上。

“傻逼!”姜大宇啐了一口,“睁开你的狗眼仔细看看,老子肯玩你姐是你家的福气,别特么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嫌给的钱少直接说。湾子,快,再给这二位来点钱,可怜的,跑这里来要饭。”

长得五大三粗的湾子是姜大宇老爹给自己儿子找的贴身保镖,他知道自己儿子什么操行,生怕哪天这货遭报应被人弄死。就算这玩意再特么的怎么糟心也是自己亲生的,请个保镖也是没办法的事。

但是这更加助长了姜大宇嚣张到无法无天的气焰,把保镖指使成打手,简直助纣为虐。

湾子从裤兜里拿出钱包,打开后掏出一叠粉红色的钞票,劈头盖脸的冲着温晓宁姐弟砸过去:“姜少赏你的,还不滚!”

温晓芸哭的一塌糊涂,她扶着自己的弟弟,一张精致秀美的小脸儿被泪水和头发糊的一塌糊涂。

温晓宁被揍的半跪在地上爬不起来,他捂着肚子,从牙缝中喷出血沫,眼神恶狠狠的瞪着姜大宇:“操你大爷,你给小爷等着,有本事你就一直带着你的狗,千万别撒开,否则小爷要你好看!”

“卧槽你给脸不要脸啊。”姜大宇气笑了,往前走了几步又要开揍。

这个时候,温晓宁背后那辆车的车门打开了。

“给谁脸不要脸呢?”一个低沉的冷冰冰的声音响起,随着声音,一只擦的锃光瓦亮的皮鞋落在温晓宁面前,紧接着,一道黑影罩了下来。

温晓宁抬头看去,顺着笔挺的西裤往上,脖子抬的都要折了才看到对方背光下的脸。这是个高大的男人,五官在阴影下模糊不清,阳光在头顶笼出一圈金色的光晕,整个人看上去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男人低下头扫了一眼蜷缩在脚下的姐弟俩,再看向自己被撞花漆的车门,细长的眼睛里似乎带着冰冷的刀光,直接逼到姜大宇脸上:“哟,我当谁呢,姜少啊,这是演什么呢?”

“卧槽你谁啊?”姜大宇瑟缩了一下,躲在保镖身后嘚瑟,“你管你大爷我演什么呢,少特么的掺和!”说完,指着正扶着车摇摇晃晃站起来的温晓宁嚷嚷,“这傻逼把爷打成这样,你要给他出头啊?”

男人嗤了一声:“垃圾。”

“你特么骂谁垃圾呐?”姜大宇跳脚,“想死呢吧?湾子揍他!”

湾子的目光跟男人对上,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是一种带着刀锋和杀气的目光,拥有这种目光的人手里绝对没有少沾过血!他咬了咬牙,扭头看着自己的雇主:“姜少,这个人不简单,我看……”

“你看什么看!他骂我垃圾你没听见啊?让我爸解雇你!”姜大宇气的跳起来,抬脚就踹到湾子的腿上,“去揍他,你特么的不是雇佣兵出身吗?怕个屁啊!”他嗷嗷直叫。

湾子没办法,只得走到男人跟前,露出个歉意的目光,然后揉身扑了上去。

谁都没有看清男人的动作,就只看到湾子扑上去,湾子被扔出去,一米八多的大老爷们跟一袋子土豆似的吭哧就糊在了地面上,抱着手腕子缩成一团。湾子忍者剧痛蜷缩在地上,他知道男人手下留了情,否则断的绝对就不止自己的手腕子了。

姜大宇吓坏了,连忙往他另一个跟班身边凑,嘴里还叫嚣着:“卧槽你谁啊,你特么的把我保镖打坏了你赔得起吗?”他一边骂一边扫了眼男人的车,一百来万的大切诺基而已,应该不是什么有钱有权的人。

“哎哟,庄少,庄少!”大老远儿,几个老头子吭哧吭哧往这边小跑,跑最前面的那个老头胖的圆滚滚的,一只手托着自己的大肚子,另一只手捂着脑门上地方支持中央的几绺头发,上气不接下气的喊。

几个老头子身后跟这个身材颀长,带着眼镜的斯文男人,男人穿着首要的西装,双手揣在裤兜里,慢悠悠的往这边来,嘴上还挂着一抹看热闹的笑容。

“啧。”被称为庄少的男人皱了皱眉,等那几个老头子和年轻男人走到近前,用下巴点了点姜大宇,“这是几个意思?用来欢迎我的?”

“哎哟,庄少,您可别这么说。”打头的胖老头一个劲儿擦汗,低头哈腰的冲庄少笑,“这是犬子,不懂事儿,惹庄少笑话了。”

“我笑话一条狗做什么,既然是你养的,记得拴好,省的出来咬人。”男人冷笑,抬手弹了弹自己袖口上不存在的灰尘,看着张牙舞爪还想要叫嚣的姜大宇,“万一咬了不该咬的,估计以后连放出来的机会都没了。”

姜大宇被人骂成狗,想要回嘴,却被人拽住胳膊捂住嘴拖到了后面。胖老头一个劲儿点头:“是是是,是这么回事,我教育的不好,让庄少费心了。”

“还有,人家姐俩不容易的,被你家的狗咬了,你不能坐视不管吧?”男人再一次扫了一眼脏兮兮的姐弟俩,那眼神跟看垃圾没有什么区别。也只是淡淡的一眼,随后便抬腿走了出去。

姜大宇他老爹留下人给自己儿子擦屁股,然后又是一溜小跑,跟在大长腿庄少身后吃灰。

一行人越走越远,原本围着看热闹的早就在几个老头子出来的时候就作鸟兽散了,如今停车场上冷冷清清的,只有几个小保安远远儿的看着。

“姐我没事儿,我还得送快递呢。”温晓宁不接那个留下来擦屁股的可怜跟班捡起来的钞票,只是一个劲儿推开他姐姐的手,“你先回家吧,我送完快递去医院擦点药,妈还在家里等着呢,她啥也不知道,你别让妈操心了。”

“弟……”温晓芸拨开自己一头乱发,当她看到自己以为会爱一辈子的男人最终的丑态,彻底的心死如灰,她毫不客气的把跟班给的支票和钞票都抓在手里,直直的看向自己的弟弟,“送什么快递啊,你都被他们打吐血了,怎么能不去医院呢。”

温晓宁又啐出一口血唾沫,从兜里摸出个口罩带上,笑嘻嘻的安慰自己老姐:“还半车件儿呢,送完我就去哈,你先去啦。好了,别跟我墨迹了,我不送你去医院,姐,那个孩子回头我带你去打了,那个畜生你就别惦记了,人跟狗哪能在一起呢。”他急匆匆的跑向自己的快递电动三轮车,边跑边招手,“姐你先回家啊,先回家,别让我操心啦。”

看着自己弟弟开着三轮车走远,温晓芸终于忍不住,捂住脸呜呜的哭出声来。

第2章:辛苦姐弟俩

温晓宁呲牙咧嘴的送完快递,灰头土脑的溜到离自家小区三条街的一个小门诊,让人给开点儿红花油之类的药油擦。

开门诊的是个四五十岁的大爷,看着温晓宁撩起的t恤下面青青紫紫,既心疼又恼怒:“你们年轻人就是不知道好好保护自己,总觉得自己年纪小身体好,四处跟人打架。等你老了,这都是债你要还的知道吗?”

温晓宁陪着笑脸,哼哼唧唧的卖呆。虽然他身上看上去五颜六色的挺严重的,其实只有姜大宇那一脚闷的厉害,直接踹的他咬到了腮帮子,染了满嘴的血。

老大夫给他涂了药,又开了几种化瘀消炎的药片药水,一共才花了不到二十块。温晓宁千谢万谢,揣着药,骑上那辆公司配备的电动三轮车,突突突的回家了。

温大妈因为老伴儿走的早,从自己年轻就拉拔着俩孩子,在一套不足二十平米的小平房里面度过了十多年的春夏秋冬。后来赶上好时候,平房拆迁换了楼,政府看温大妈身体不好就给弄了个一楼,还带了个小院。可是温大妈年轻的时候终究是累的太狠了,人一老,什么毛病都带了出来,高血压高血糖心脏病,整个老太太显得就剩下一把骨头,瘦弱的不得了。

温晓芸身为姐姐,舍不得妈妈这么操劳,高中毕业就不再去上学了。她找了个饭店去打工,从服务员做到了大堂经理的位置,用工资支撑着这个家和上大学的弟弟,这几年也着实受了罪,可是这么好的一个大姑娘愣是被花言巧语糊了双眼,稀里糊涂的听了姜大宇那一套哄人的话,傻傻的把豺狼当成最爱的男人,还一不小心怀了孕。

至于温晓宁,他现在还有一肚子苦水不敢跟老妈说呢。他大学本来都要毕业了,谁知道遇到老流氓教授骚扰,一个没忍住把教授揍了,然后?然后就特么没有然后了呗。为了不让老妈伤心,温晓宁找同学用ps做了个毕业照片,找办假证的弄个了假的毕业证,好歹把自己老妈忽悠过去了。

但是假证只能忽悠老妈,可忽悠不了那些用人单位。没办法,伪大学毕业的温晓宁只能托人找了个送快递的活儿。这个活就是累点儿,一个月下来也赚的不少,尤其是赶上某宝做活动,工资奖金直接翻倍!

一家三口辛辛苦苦却也高高兴兴的活着,前提是没有发生今天这档子事儿。

当时温晓芸说找了男朋友,本来作为弟弟,温晓宁也是替姐姐感到高兴,但是后来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儿。先不说这个男朋友一次都不来家里,二是这个男人还是个富二代!

一个富二代,怎么可能会看上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大学都没上过的普通饭店的大堂经理?要知道现在高档点儿的饭店,大堂经理都得会英语!至于温晓芸,她会的这点儿英语还是高中时候学的以及后来弟弟教的呢。

温晓芸跟姜大宇交往的那段时间,带回来的高档化妆品和衣服让温晓宁看的十分不舒服。男人的第六感让他觉得这个人对自己姐姐居心不良,可是提醒了几次之后,姐姐反而怪开自己了,二十多年都没红过脸的姐弟俩差点因为这么个没见过面的人吵了架。

温晓宁按了按自己唇角青紫的地方,嘶了口凉气。他蹑手蹑脚的打开门,正看见自己老妈在客厅包饺子呢。

“妈……”他打了个招呼,就想往屋里躲。

“墩墩儿。”温大妈招呼着自己的儿子,“豆角猪肉馅的,喜欢吧?”

“喜欢……”温晓宁嘴角疼,嘴巴张不开,说话兜音。

心细的温大妈听出声音不对来了,一抬头,戴着老花镜的眼睛准确的捕捉到儿子嘴角那块伤了。她连忙丢下手里的饺子皮儿,找急忙慌的跑过来:“墩墩儿你这是咋啦?跟人打架啦?”

“哪儿啊,我哪能跟人打架,我这是摔啦,跑楼梯给人送件,不小心脚滑摔了一下。”温晓宁躲着自己老妈的手,眼珠子左看右看,“妈,我姐呢?”

温大妈一边儿拍着手上的面粉给自己儿子找药,一边说:“妞妞出去买菜了,说发了奖金,多买点排骨炖了给你吃。瞅你姐姐多疼你,你看你前几天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对你姐那样儿。”

“是是,我错了……”温晓宁一阵心酸,“妈你别给我找药了,我上过药啦,我出去找找我姐去。”

“哎哎。”温大妈手里捏着一管不知道是什么的药膏从里屋跑出来,“不上药啦你?”

“我上过药啦!”温晓宁的声音从楼道里传进来,“妈我一会儿就回来了啊你等我回来再煮饺子啊。”说完,蹬蹬蹬的跑掉了。

这片儿小区属于拆迁比较早的,那时候还没有要起大高楼的想法,开发商为了节省电梯,弄了一片儿七层小楼房。而且早年很多拆迁户是可以回迁的,只不过回迁就没有那么多补助金。但是温大妈宁愿不要钱也要回来,因为她生怕自己老伴找不到回家的路。

七层楼的老房子里面楼道灯是新换没几年的声控灯,原本洁白的墙壁上印满了花花绿绿的办证啊洗抽油烟机啊通下水道啊之类的小广告,原本住户们还跟贴小广告的斗智斗勇,后来发现这群人实在是神出鬼没,哪怕蹲守一个月都抓不到个人影儿,最后也就作罢,让他们随便贴着玩了。

温晓宁捂着被踢肿了的胯骨一瘸一拐的跑下楼,远远儿的看见自己姐拎着大包小包往这边走。他连忙迎上去,接过老姐手里的塑料袋子:“姐,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吗?咱家能吃了吗?”

“吃不了也得吃!你成天这么累,不吃点儿好的?咱妈不吃点儿好的?还有,你明天陪我去医院,回来不得给我做点儿好吃的?”温晓芸白了自己弟弟一眼,“你姐我还没有傻到那个份上。”

“姐……”温晓宁喃喃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姐弟俩一路无言回到了家,温大妈看到闺女买的这些东西又开始念叨:“哎,买这么多肉,哪里吃的完啊。妞妞你别有钱就乱花,就算大宇再有钱,也禁不住你这么造啊……”

“妈……”温晓芸表情十分的淡定,“我跟大宇分手了。”

“啊?”温大妈抬头看着自己的闺女,“分了?为什么啊?前几天不是还挺好的吗?”她有些焦虑,自己闺女都二十八了,以前一直没谈对象,这段时间好不容易谈了一个,怎么说分就分了呢?

“你俩吵架啦?”温大妈小心翼翼的问着自己闺女。

“没有”温晓芸不着声色的揉着自己的腰,“他家太有钱,跟咱门不当户不对的,我考虑了一段时间觉得我俩不太合适。”

“哦……哦,这样啊,分就分吧,咱以后找个门当户对的,对咱妞妞好的。”温大妈毕竟是过来人,她很敏锐的察觉到自己闺女神态不对劲儿,立马就改了口。

一盘盘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了桌,一家三口看着电视,嘻嘻哈哈的把晚饭结束了。

温大妈在客厅里看电视,姐弟俩捧着筷子碗在厨房里收拾。

温晓宁不让老姐碰冷水,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对于一个孕妇来说,还是什么都注意一些比较好。

温晓芸拿着弟弟洗干净的碗擦好放在柜子里,偷眼看了看老妈没有注意到这边,凑到弟弟身边低声说道:“墩墩儿,姐之前挺对不住你的。”

“哪儿的话。”温晓宁埋头刷碗,“你是我姐,我关心你是应该的。”

温晓芸眼眶有点儿红,她抿了抿唇:“那明天不耽误你时间吧?”

“耽误不了多久,我跟我同事说一下就说我今天摔了要去医院拍个片子,让他替我俩小时。姐,没事的,你别怕啊。”温晓宁甩了甩手上的水,用胳膊肘碰了碰老姐,“那你那边工作怎么样了?”

“辞职呗,这么大的事儿我还能在哪里干下去?”温晓宁苦笑,“不定多少人等着看我笑话呢,以前我以为自己飞了高枝儿了以后咱家就不受穷了,谁知道,麻雀到哪里都是麻雀,相当凤凰,呵呵。”

“姐你别这么说。”温晓宁不太高兴自己姐这么贬低自己,“你是麻雀,那姜大宇又算什么东西?昨天你也看了,那个男的来头多大啊,骂他是狗都没人敢回嘴儿。我觉着,得找个空去谢谢那兄弟。”

温晓芸噗嗤一笑,搡了弟弟一把:“行了你,人家那个派儿,你还去谢人家?估计人家早忘了你谁了。”

“我就随便一说,姐你还当真了。”温晓宁咧嘴一笑,把刷干净的锅放在锅架子上,“走吧,出去陪妈看电视。”

晚上,躺在床上的温晓宁有些睡不着觉,一个是疼的,第二个是想到那双锃亮的皮鞋和那个男人令人害怕的冰冷气场。这次老姐得了几千块现金和一张十万块支票,按说这事儿就应该这么完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温晓宁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定,觉得还会得出现点儿什么事一样……

第3章:姐,别哭

有的时候,事情总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温晓宁早晨去上班的时候,她姐姐还没起床,饭店通常上班都比较晚。等到他中午去接老姐上医院的时候,却在那个酒店的办公室看见了姜大宇。

姜大宇昨天在停车场吃了闷亏,被人骂了还不能还嘴。等晚上他爹又把他臭骂了一顿,停了零花钱信用卡。这一肚子的恨在心里窝了火,把帐全扣温家姐弟身上了。

姜大宇他爹有钱,姜大宇是个纨绔子弟,姜大宇花钱如流水,姜大宇不好惹。酒店老板总结出这四条之后,迅速把自己店里这个做了七年要辞职的老员工出卖了,放任姜大宇张嘴闭嘴贱人碧池,带着几个平日就跟温晓芸不和的其他员工,把温晓芸骂的脸色苍白浑身颤抖。

那个被庄少折断手的保镖没有跟在身边,他身边还是昨天留下来处理事情给他擦屁股的那个跟班。如今跟班表情也挺尴尬,毕竟昨天姜老板让自己把事都搞定了,结果今天姜少爷就跑来找人麻烦。一个大老爷们非得从一个女的身上占便宜找回精神损失,让跟班都有些看不过眼了。

“姜少,差不多就行了。”跟班站在姜大宇身后低声说。

“什么叫差不多就行了?要不是他们俩,我昨天能丢这么大的脸?一个出来卖的装什么清高,还想用肚子里的孩子威胁我,嫁给我?开玩笑!做梦也没有做这么美的,真当自己的逼镶了钻呢?”说完了,姜大宇觉得自己简直太幽默了,抬起头嘎嘎嘎的狂笑。

蓦地,一杯茶叶水泼在他脸上,一坨黑乎乎的茶叶落在他大张的嘴里,把姜大宇呛的咳嗽半天,泪水鼻涕流了一脸。

“姜大少爷,你要不要我把你昨天在停车场那副德行给大家说说看啊?”温晓宁看见这一幕,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抄起一杯茶水就泼了过去,杯子重重的往桌子上一墩,咔哒,瓷杯子的柄跟杯身就分了家。

“操!”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鄙视,姜大宇怒了,他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抄起桌子上的金蟾蜍镇纸就往温晓宁头上砸去。

伴随着几声尖叫,镇纸擦过温晓宁的脑袋楔在了墙上,然后重重的砸落在地板砖上,把白色的地板砖砸出碎碎的蛛网纹路。

血流了出来,糊住温晓宁的脸。

见了血的男人就好像被打了激素的野兽,眼底充满血色。温晓宁大吼一声就要扑过去,却被来看热闹的酒店老板抱住了腰。

这简直要了亲命了,如果姜少在他这里出了问题,那他这个位置一准保不住了。

“保安,保安!”他开始大喊。

姜大宇洋洋得意,他往温晓宁脸上啐了一口,冷笑:“给你脸了是吧?蹬鼻子上脸是吧?我告儿你,老子要是想整你,能整的你在这个地界儿再也混不下去了你信吧?”

突然,混乱中响起啪的一声脆响,刚才被温晓宁墩在桌子上的那只瓷杯在温晓芸手中彻底的寿终正寝。

瓷杯在姜大宇脚下砸的粉碎,温晓芸浑身颤抖的站在那里,脸色惨白成一张纸,眼底却涌着血色。

“姜大宇,我给你脸了是吧?让你闹老娘这里来?”温晓芸几步走到姜大宇身边,娇小的个头硬生生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她仰着脸,眼珠子恶狠狠的瞪着她曾经爱过的却又让她受伤最深的男人。

“是不是你觉得我们穷就得任你予取予求啊,你有钱你牛逼,你白的能说成黑的,粗的说成细的是吧?你这么有钱你老子那么威风昨天怎么也没见你跳出个霹雳舞啊你?我都不好意思说你昨天那副德行,说你狗都是糟践了狗!姜大宇,你别跟我面前扎刺,我告儿你,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有本事跟我这里闹,有本事打我弟弟,我就有本事折腾到你公司,找昨天那个男的,咱俩好好掰扯掰扯!”

“你……”姜大宇从未见过这样的温晓宁,这个女人自从跟了他之后一直温温婉婉小家碧玉,就好像一份清粥小菜,开始吃还觉得有意思,时间长了就变得乏味了。但是现在的温晓芸却好像一只护犊子的母豹子,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我什么我,我受够你了!!昨天分手费都给了你今天还来干嘛?我可告儿你,老娘对你没兴趣了拜托你离我远点成不成?”温晓芸的脸因为气氛浮起一层红晕,她怒瞪这个比自己几乎高出一头的男人,毫不示弱。

“卧槽你来劲儿了是吧?”姜大宇举起手来就要开打。

温晓芸冷笑,拍着自己的肚子:“瞄准了,朝这里打,来啊,你打你打,反正我今儿也打算去医院做了的,你打下去我还省得去医院了呢!”

姜大宇这个绣花枕头彻底愣了,他以前哪里遇到过这种事儿啊,就算有跟自己哭闹的,也有保镖解决,直接拽脖子扔出去,比什么都管用。如今保镖还在医院,自己带着跟班从家里偷跑出来,跟班还不停的拖自己后腿,这威风眼瞅着就要耍漏了!

“姜少,姜少。”酒店老板见这事儿有点儿僵持,连忙走过来,“这女的我开了她,您大人大量,别跟这种泼妇一般见识。”他一手揽住姜大宇的肩膀,一手把他那只举起来不知道要怎么落下来的蹄子拽下来,“走走走,店里来了新厨子,有几道菜做的不错,我陪姜少喝点儿。”

说着话,连拖带拽的把人弄走了。

姜大宇一走,房间里立刻安静下来。原本几个嘴巴贱的看到血流满面的温晓宁,也都闭了嘴。他们又不是姜大宇还能有酒店老板来解围,万一哪句话没说对被人拍了脑袋都是自找的。

辞职流程办理的很快,由于情况比较特殊,一分钱都没有扣甚至还给了几千块的奖金,就把温晓芸打发了出来。

姐弟俩一个拿着大把的纸巾捂着脑门,一个攥着放着现金的信封,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酒店,一路上没半个人打招呼,见了都躲。

出门要去医院,得打车。温晓宁胳膊举了半天,嗖嗖嗖过去好几辆空车没人愿意拉他,最后不得已换成温晓芸,才拦下辆出租。

司机一看温晓宁满脸的血,脸色都变了:“你们这是,去干嘛啊?脑袋怎么整的?哎哟喂小伙子你别往靠背上靠啊我这是新洗的座椅套。”

“行了师傅,我不给你蹭上,你只要别急刹车就成。”温晓宁翻了翻眼皮,拿下捂在伤口上的纸。

他脑袋上这个伤看着血活,其实并不大,撑死就两厘米。但是划的比较深,血流一脸,看上去好像被人把脑袋敲了个窟窿一样吓人。

司机师傅一路上半句话都没说,快速平稳的把人送到医院,拿上钱一脚油门就把车开走了。这玩意儿太吓人了,任谁都不愿意拉一个脑袋跟血葫芦似的家伙,晦气,糟心。

温晓芸先陪着自己老弟去缝了两针,贴了一大块纱布,然后自己赴死一样进了妇产科。

温晓宁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着,他蜷着腿,拳头放在膝盖上,牙齿一点一点的撕咬指甲旁边的死皮,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手术室的灯。

这里坐着好几个男男女女,其中一个长得漂亮的妹子指着个男的破口大骂,把那男的骂的脸色铁青又不敢回嘴。温晓宁看着觉得特别解气,他觉得不负责的男人都应该去死!凭什么去伤害别的女人啊?这特么从肚子里往外刮的不是你孩子啊?

总裁都是蛇精病(遥不可及)上—江湖太妖生仅代表作家(江湖太妖生)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