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敌强大后(包子)上—锦重

情敌强大后(包子)上—锦重

作者:锦重
 

文案:

文沐以前仗着自己圆的像一颗球,每天带着兄弟们欺负班上的尖子生。

程易身材瘦弱性格又软,不但被文沐抢了女朋友,还被文沐各种欺负。

高中毕业后,程易远赴国外。

六年后,金光闪闪身强体壮的程易归来,站在了文沐面前。

同时回来的还有一只肥肥圆包子。

那么问题来了,包子谁家的?

黏人万能攻VS逗比精明受

逗比夫夫日常加小逗比包子

内容标签: 甜文

主角:文沐,程易 ┃ 配角:程小盒 ┃ 其它:生物基因

1、生包子哪家强

是他?

小手捏着一张照片,手指因用力微微泛白,绷紧的线条泄露小手主人的紧张。头略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眯起,眉头微皱,眉眼中透出凛冽寒光来,让人见了就想说一句……

“小盒,慢慢吃,小心呛奶。”

程小盒把奶嘴吐出来,指着不远处被众人围在中间的人,张开小嘴奶声奶气问:“那就是我妈妈?”

“不,那是你爸爸。”

看着那人宠溺地给怀里的孩子整理衣领,程小盒狠狠咬住奶嘴,重重冷哼,王霸之气满溢:“总有一天,哼,我要他好看!”

一转身,张开又短又圆的手臂:“要抱抱。”

被众人围在中间的文沐,把脑袋上的麻花辫甩到后面,微笑看镜头:“生孩子哪家强,快到联城找仁孕!”

他慈爱地摸摸怀里小孩的脑袋,笑容满足。一旁配戏的男演员看得口水往下流,啧,妖精啊,红嘴唇抹得简直就是血盆大口,吓得他嘴都合不住!

“我因为不能生,被老公嫌弃,被婆婆厌恶,多少个夜晚我捧着安眠药独自哭泣,孤独一身,寂寞如雪,我浑身冰冷多么需要人去爱……”

“卡!”导演怒了。“两条眉毛不一样高是什么表情,你这不叫寂寞如雪,叫欠揍!不是需要人去爱,是需要去爱人!”

“哦。”文沐拍了拍脑袋,临时被抓包,鬼才能记得住台词。

“自从仁孕医院帮我生了儿子,我的新生活就开始了!”

“感谢天!”停顿。

“感谢地!”停顿。

“感谢仁孕让你我相遇!”低头准备深情看怀里的孩子,结果发现熊孩子的口水涂在了豹纹外套上,把里面的白衬衫也浸湿了。熊娃正吃着巨大的彩虹棒棒糖,口水的颜色简直丰富多彩到丧心病狂!

你妹!里面的白衬衫是要去相亲的衣服啊!

早知道就应该里里外外都换了啊!

今天的女方有房有车,还能把浴缸从一楼扛到五楼,是他喜欢的汉子啊!

导演突然插话:“不一样高了。”

文沐赶紧动了动眉毛。导演却说不是眉毛,示意他往下看。他低头看了看,冷静地把左边的苹果往上托了托。

周围一片憋笑没憋住的声音。

“最后结语了啊。”导演示意大家安静,这是艺术,不容玷污!

文沐微微笑,认真且感情充沛:“熊孩子,你值得拥有!”

刚说完就感觉裤裆一热。穿着开裆裤的孩子正坐在他的腿上,他的裤子湿了一大片。

“谁又忘了给孩子穿尿不湿。”文沐惨叫,“老子打死也不生孩子,脑子有毛病才会养熊娃。”

导演淡定关了镜头,睨文沐一眼:“我就是脑子有毛病,才把你这么个二缺养大了。早知道你长大了是这副德行,当年黄鼠狼来咱家偷鸡的时候,就应该让它把你带走,它才是你这只小白眼狼的亲爹。”

广告拍摄结束,文沐卸了妆,找导演文大艺要演出费。文大艺让他找会计去,他就不乐意了:“爸啊,以后演员被您吓跑了,您能别抓您亲儿子来顶包么?”

本来广告主角是一个挺清纯小姑娘,文大艺愣是追着人家问东问西,想拉拢过来当儿媳妇,结果把人家生生吓跑了。

文大艺震怒,拉了文沐来折腾。

“下次再让我扮女人,我就找根绳在你家门口吊死。”

“那拜托你带上口罩,把裤子腿束紧,我可不想看见你把自己吓得鼻涕屎/尿掉满地。我是有洁癖的院长。”

文沐举手投降。

他找会计拿了钱,跟和他一起配戏的演员张卓开车离开。张卓是他的发小,关系跟他最铁,一个胡同里跑出来的兄弟。

除了张卓,还有个张路,这俩是堂兄弟。他们那条胡同住了四户人家,正好有四个同岁的孩子。他,张卓,张路,还有程易。

程易那家伙跟他渊源更深。据说他出生的时候,医院条件简陋,造人的夫妻又多,他妈王爱分跟程易妈杨娟美是挤在一张大床上同时把他俩生下来的。

杨娟美胆小,生程易时鬼哭狼嚎外带喷口水,提议剖腹产的主刀医生带上防毒面罩还吓得哆嗦。

王爱分倒是淡定,“安慰”杨娟美说:“咱是邻居,又同时生下他们,多大的缘分啊,咱们就订个娃娃亲。我这肚子尖,估计就是带把的,你们家女娃娃嫁进来,我不会亏待她。”

啧,挑衅!

她们俩同时嫁人,王爱分第一年就生了个胖小子,没少在她跟前嘚瑟。连王爱分的婆婆走路都比她婆婆带风!

如何能忍,她难道就不能生个小子!

两人一同发力。最后程易先出生。杨娟美坚持不昏过去,见王爱分生出来了,还攒足力气问:“我儿媳妇长得俊不俊?”

护士掰着文沐的腿看了看,告诉杨娟美:“挺俊。”

杨娟美傻傻高兴了好一段时间,吃饭都有力气。后来知道真相,已经坐完月子养的身强体壮了。

程易的家在文沐家前面,而张卓则是跟文沐家对门。在政/府建设新城市搞集体拆迁时,说要保留一片老房子当景点,正好选中他们这块。于是这几家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因为房子成了土豪,他们只能缩一块继续做老邻居。没几年程易一家倒是搬出去了。

后来景点的事也不了了之。

把张卓送到胡同口,文沐从后备箱拎出三大袋蔬菜。这都是他自己种的菜,健康无公害。“老规矩,你和张路一人一袋,再往我家送一袋。我就不过去了,省的我妈见我又叨叨。”

张卓接过来,让文沐去他家换身衣服。上面口水下边尿,这模样去相亲,人姑娘怎么可能看得上他。

“不了,我家门口安了监控。这要让我妈看见我过家门而不入,敢把我脚砍了埋大门口。”他车后有个风衣,再带个围巾,就能把衬衫和裤子湿了的部分遮严实。

跟张卓告别,一路顺风到了约好的茶馆。进了店门,远远看见订好的位置已经坐了个人,从背影看似乎很——汉子?

清爽短发,他喜欢。

干净白衬衫,他喜欢。

但是虽说男女式的白衬衫除了大小号问题,挺相似,但这宽大的肩是怎么回事?这难道就是传说中能扛着浴缸上楼的女汉子的肩膀?

他理了下围巾,走过去在对面坐下,看见对方面容的那一刻愣住了,勾起的嘴角僵住,良久抽搐了下,干笑:“您跟我一发小特像。”

对方笑了笑。

“是么?”

文沐直接从沙发上弹起来,这声音!明摆着是汉子,不是他喜欢的女汉子!

“你是程易?”文沐紧紧盯着对方,小眼聚光恨不得把对方的脸烧出个窟窿来。

“好久不见。”

这家伙还敢回来。文沐习惯性去拽对方的耳朵,他以前常这么欺负程易,从开裤裆拽到了十八岁。

但是这次他的手臂被人握住了,对方的力道很大,像是要把他的骨头捏碎。他忍着没有叫疼,讶异地看向对方。

会还手了,这还是程易?

程易放开他,稍稍使劲就让他跌坐在沙发上。

“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

很陌生。文沐久别重逢的喜悦有些淡了。

他点了杯绿茶,问程易:“你怎么在这?这是我订的位置。”

“相亲?”程易不答反问。

“不是,我结婚了,跟郭小滢。”嘁,这家伙人模人样回来了,偏偏还在今天他这么狼狈的时候撞上。

作为情敌,智商无所谓,重要的是情商要比对方高。

程易摇头笑了笑,薄唇抿出个鄙夷的弧度。“郭小滢现在是我的秘书,作为老板,我都不知道她结婚了。”

郭小滢是他俩高中争夺的对象。准确来说,是文沐从程易那里夺过来的对象。

“是么?”文沐翘起二郎腿,丝毫不见慌乱,“我说的是另一个郭小滢,同名而已,比咱班那个漂亮多了。”

“嘿,帅哥。”有人甜甜喊了句。

两人看向声源,见一个长发齐腰的甜美女孩走过来,往程易面前的桌上放了一张纸条。

“我的号码,打给我。”女孩笑笑走了。

文沐怔愣,掏出手机看。这甜美女孩怎么跟他手机里的女汉子一个脸蛋。

“别看了。”程易开口,“是你约的人。十分钟前,她还是短发的女汉子。”

言下之意,就是看见他,瞬间从女汉子变成了女孩子。而文沐,没有这份魅力。

居然在程易面前丢了面子!文沐觉得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挫败过。

程易是谁?

没长牙的时候,就知道向他乖乖上交磨牙棒。从小到大,就没敢反抗过他。

这次回来翅膀硬了啊!

“再见。”

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总不能抓过人揍一顿。谈不成朋友,那就做陌生人。

他在这个世界不需要敌人。

“等等。”

程易站起身,神情严肃:“有个人要见你。”

小剧场:

磨牙棒时期,文沐小手揍程易:“啊啊啊啊啊!”磨牙棒交出来!

程易双手奉上。“啊啊啊啊啊啊!”我麻麻说,你是我媳妇!

再来个小剧场,希望大人们多多支持啊~

文沐:寂寞如雪,我浑身冰冷多么需要人去爱!

导演:卡,台词错了。

程易:没错啊。

文沐受,程易攻~

2、直到今年养胖了

文沐最终还是坐下来了。他和程易朝夕相处了十八年,共同的熟人简直多不胜数。

他虽然不是很喜欢和人交际,但是见到老朋友总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看着对面的高冷人物,他想起来以前被他堵在楼梯口的懦弱男生。他太了解这家伙了,每次都能准确无误地找出这家伙把钱藏在哪儿。藏在口袋,鞋里,文具盒里,幼儿园他们就不那么幼稚了。

程易会把钱藏在胳肢窝,夹着胳膊走路,他一伸手,程易就笑,痒痒肉不是一般的发达。还会用胶带贴在后背,需要用手伸进衣服里来摸来摸去。冬天他伸手碰到程易的后背,程易就会冻得哆嗦个不停。

从对面一举一动都透着“我贵不可言,我王霸天下”的男人身上,再也看不出当年连走路都要低着头的男生的影子了。

文沐突然很怀念当年的程易。

高中毕业,程易全家出国,一开始他是很想程易这家伙的,这家伙最好欺负,他也欺负习惯了,突然没了,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就像是被人挖走了一大块,煽情点来说,连心都空了。

不过后来也就渐渐淡忘了程易。这个世界两条腿的人太多,多了就容易看花眼,忘了旧人。

“到底是什么人,真不能说?”文沐问了好几遍,程易始终都摇头,让他等会自己看。文沐转开话题,“你怎么舍得回国了?”

这家伙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嘴里半天都憋不出个屁来。就不能主动说句话,干坐着不尴尬么?

服务生端来热茶,高跟鞋一歪,茶杯朝着文沐身上倾倒。程易反应极快,屁股几乎像是从沙发上发射走的,虽然双手捧住了茶杯,但滚烫的茶水还是从程易的手缝滴落到了文沐的身上。

文沐闷哼一声,忍住没嗷嗷惨叫,前情敌在啊,要注意形象。

程易嘴角微抿,懊恼的很,无论他是懦弱蛋子,还是身强体壮,都拯救不了霉星高照的文沐。

“你的手?”文沐站起来把身上的热水抖到地上,抽了张纸巾给程易,自己也拿了一张擦拭。

其实刚才他有机会避开的,但是对面程易突然弹起,那速度……他都看愣了。

程易绝对是练家子。要是当年程易这么厉害,他哪还敢欺负程易?

“茶水浇湿了这么多?”程易往文沐身上瞅。

文沐下意识用手捂住,好吧,热茶浇的地方在大腿中部,和尿湿区接壤。程易的目光落的不是地方,文沐如今脸皮可薄。

“我住的地方在对面,去我那里换个裤子?”程易指了指对面豪华酒店,难得话多,“等会出去吹风,容易着凉。”

文沐反问:“不是说有熟人过来?”

“他就在我的房间,应该还没睡醒。”

有情况!

分析一:熟人是郭小滢,这家伙带着他前女友来耀武扬威了!

分析二:熟人是幼儿园到高中的某个班花校花,他们都喜欢过,这家伙追到手了,跟他示威呢!

去就去,谁怕谁!退缩会让程易看轻!

文沐起身,挂着得体的微笑,跟程易往对面酒店走。

他在小城市混的是顺风顺水,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衣食不愁,家庭条件又富裕。同学会上只有别人羡慕他的份,没有他嫉妒别人的可能。

今天他算是彻彻底底开眼了,原来咸鱼真的能翻身。程易都能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了!

忍住!都已经在奔三的道路上拔足狂奔了,不能因为情敌的一点点炫耀就失态!

他在程易背后不断深呼吸,让自己如同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心情,逐渐调整过来。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酸溜溜地想,为什么呢,他到现在连个女朋友的都谈不上,这家伙居然混的这么好?

酒店的走廊铺着厚重的红色地毯,踩在上面软绵绵的,比别家的地毯都要大气漂亮。这家酒店是他们当地最好的酒店,程易能住得起这里,应该算是很有钱的人了。

当程易把酒店的门推开,饶是自以为见过大场面的文沐都忍不住吸了口冷气。

哇塞,他们联城的酒店居然有这么豪华的套房。这种金光闪闪富丽堂皇的房间,他只在电视剧里看到过,不,比电视剧里还豪华。

文沐悄悄咽口水,心里默念:我不是土鳖,我也是富二代,富二代啊!

绝对不能让程易看轻他。

文子兵法有云:面对示威的敌人,愤怒只会让敌人看轻。如果优势没有敌人明显,那就选择淡然处之,让敌人的重拳打在棉花上,气死敌人方为上策!

文沐吐出胸口最后一点浊气,看向卧室的大床,但是下一秒,他拼命维持的淡然就碎成渣渣了。

大床上,一只性感的小肉腿从被子里伸出,高高的翘在枕头上,这只枕头已经被逼到床边,眼看就要跌下来了。

被子拱起,文沐看不到被子后面的人脸。但估摸着肉腿的长度,瞪圆了眼睛看向程易。

老天呐,孩子都有了。程易你可真够拼的啊!

看肉腿的长度,这孩子至少得三岁以上!程易,你生孩子的时候够法定结婚年龄了么?

讶异过后,文沐的心态瞬间调整好。啧啧,有熊孩子,别说你娶了班花校花,就算你娶了球花,我也是不羡慕的哟!

有熊娃毁一生!

“哎呀,想不到你孩子都有了。”文沐拼命憋住笑,同情地拍拍程易的肩膀,“你看你,生活一定很辛苦吧?”

文子兵法有云:当敌人优势不如你时,不要客气地碾压过去吧。什么淡然处之,扯淡,主动出击才能气死敌人!

文子兵法的中心思想是:欺弱怕强,大丈夫能伸能屈。

“是挺辛苦。”程易见小家伙一脚把枕头踢到床下,就知道小家伙要醒了,叫人过来准备衣服。

过来个戴墨镜的膀大腰圆的糙汉子,手里拿着巴掌大的小袜子,期期艾艾地站在床边等着小家伙醒。他跟程易汇报:“叫了好几次,就是醒不过来。”

“没事,衣服放床上,你忙去吧。”程易也不恼,小家伙爱睡觉,而且起床气非常大!

文沐看着墨镜男出去,在心里估量着程易该多有钱,这个墨镜男还不是茶馆送药那个。这是助理,还是保镖?

咸鱼一朝翻身变土豪啊!

不过是有熊娃的土豪,可怜死了。

扑哧哧嘻哈哈哈哈哈哈哈!文沐心里大笑!

下一秒他听程易说:“这孩子是你的!”

他还在偷笑,这句话真是一点都听不懂!

程易把被子放平,让文沐看小家伙的样子。文沐扫了一眼,就懂了程易话里的意思。

这小家伙跟他长得真像!

如果再胖两圈肉的话,简直跟他小时候一模一样!

“这,这……”文沐求助地看向程易,“这孩子怎么会……”

程易恨恨地盯着文沐。这还是两人再见面以来,程易头一次外露情绪。“养了好几年也没看出来,直到今年养胖了……”

养胖了才发现这小家伙居然跟文沐相似!

这种心情就好像是,辛苦养肥了一头小猪,却发现小猪是自己那倒霉邻居的!

而且关键是,他肖想那倒霉邻居很久了。有一天却发现,妈的,邻居孩子都有了!

而且那孩子还是他养大的!

亲爹变后爹的滋味哟!孩子还是暗恋对象的滋味哟!

文沐愣了一会,很快找回理智,一针见血:“胖子都一个样,小眼睛肉脸蛋。你不能因为他跟我长得像,就说他是我的孩子。”

程易道:“所以我回来找你做DNA验证。”

其实他已经悄悄做过了,要不然也不敢把事情告诉孩子。上周让文沐全家体检,借机做了DNA验证,最后结果是程小盒跟文沐是亲父子关系。

但他不能跟文沐说已经做过了。不让文沐自己确定,文沐是不会信的。

文沐失笑:“喂,我说老同学,你至于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就算曾经他欺负了程易,还欺负了十几年,但也不至于拿熊孩子吓唬他。

他可还是清清白白的……嗯哼,不能说!有损情商!

“你可以算算日子。孩子出生的时间往前推九到十个月,正好是高中毕业舞会那一段时间。舞会那天我们都喝醉了,好几个同学都没把持住,你敢说你没有趁机欺负女同学?”

就是因为时间也能对得上,他才会下定决心回国找文沐做亲子鉴定。

文沐立刻反唇相讥:“就算是我欺负了女朋友,有了孩子。人女同学不把孩子给我,千里迢迢送到美国给你?”

真是一张利嘴,而且永远能立刻抓到重点。

“爸爸。”床上的小家伙出声了,“要喝奶!”

程易噤声。

文沐打了个哆嗦!

小剧场:

程易:麻蛋,这种正牌夫人抚养小妾生的儿子的赶脚~

关键是,我还是攻!为啥要养熊娃!

关于程易为什么养了小家伙好几年的原因,且看后文,我慢慢交代~

还是吼吼收藏撒花!*★,°*:.☆\( ̄▽ ̄)/$:*.°★* 。~

3、熊孩子的战斗力

小家伙坐起来,没睁开眼。程易把奶瓶递过去,他就咕噜咕噜喝得很着急。程易在背后给他顺气,文沐则瞪大眼无措地盯着瞧。

“还、还没断奶?”文沐此时脑子都僵住了。他平时就害怕熊孩子,今天面对一只被强安给他的熊孩子,更是吓破了胆。

这种状态下,说出来的话不经脑子。他其实是想找个话头,脱口而出就是这句话了。

小家伙猛地睁开眼,小眉头狠狠皱着,看样子是想发脾气,但看轻床边站着的人后,表情瞬间呆滞,连奶嘴都不吸了。

文沐也是呆滞。

一大一小相似的五官,相同的表情,谁见了都会赞上一句:父子俩长得挺像。

“小盒子比较挑食,别的不爱吃,就爱喝奶。”程易替小家伙解释。小家伙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被人提起断奶的问题。

“你,你,你先出去。”小家伙拉过被子蒙住脑袋,被子横过来,一拉之下,小脚丫露出来了,他又慢慢慢慢地把脚丫收到被子里。丢死人了,人家还没有洗脸穿衣服呢!

程易半推着傻乎乎的文沐出去等。文沐还在震惊中,整个人石化一般,呼吸都止住了。

在小家伙睡醒前,他还气势十足地跟程易辩论。

但当小家伙睁开眼,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他眼前,那一刻他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孩子太熟悉了。

这种感觉,比他对人一见钟情的感觉更深,像是深到了骨子里。被挖出来的时候,带着刻骨的疼。

“他起床气比较大。”程易替小家伙说好话,他希望文沐能喜欢小家伙。“但是他平时很听话。”

文沐缓了口气,他脑子全乱了。他想大概没人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了,慌张,害怕,想要逃避。

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怕。明明程易这家伙说得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他怎么可能会有孩子!

五分钟后,门被慢慢推开。小家伙穿着洁白的睡衣,梳着整齐头发,带着羞涩的笑容走出来,背后还背着两只白色羽毛翅膀,光着脚丫子走到地毯上,像极了小天使。

程易心里涌入一股苦涩。

小小白眼狼!我养了你五年,每一天你都是恶魔,见到你亲爹,立刻就变成小天使了?

哪怕你是恶魔,我也舍不得你啊。

程易转过头,把眼里的湿意逼回。

尽管孩子的父亲是文沐,他不愿意恨文沐,但还是对文沐起了嫉妒。

被人深深嫉妒的文沐,看着小家伙一步一步朝他走来,慌乱之下,居然扭头跑了。

文沐正是还有点理智,所以才会跑开。这种情况下,无论他认还是不认,都是错,不如跑开静一静。没有鉴定结果出来之前,他不能表态。

那种感觉几乎令他想去认了这个孩子。他得逃开。

小家伙见文沐跑了,提着裤子就追。程易把他抱起来,他还不住地踢腿,泪流满面。

“别哭。”见了亲爹就不要他了?

“他不喜欢我么,我是小天使他也不喜欢?”小家伙仰起头,希望程易能给他一个答案。他猜想文沐是喜欢今天上午抱着的那个小孩,不喜欢他。

程易抱紧他,神色阴沉:“放心,喜不喜欢,他都跑不了了。”

文沐跑出酒店后,扶着电线杆喘了半天粗气。新鲜微凉的空气让人好受许多,小家伙带给他的压力也消散不少。

他靠着电线杆歇了会,决定回家。他的车还停在茶馆外面,坐进车里他才发现他的手竟然还在微微发抖。他只能跳出来,拦了辆出租车回家。

在路上,他刷了下常逛的鸭哥论坛,想要分散注意力。结果让他瞄到一个帖子——血缘斩不断,第一次见到失散十六年亲子,竟一眼认出。

点击帖子,主楼详细描述了楼主的儿子如何被拐骗,楼主寻找多年,偶尔一次陪老婆逛街,在大街上竟一眼认出失散多年的儿子。

这怎么可能?

换做平时他绝对不会信的。但现在当他经历过那种神奇的感觉后,他有几分信了。

如果真是他亲儿子的话,那亲生的熊孩子的战斗力岂不是更可怕!

他又生生地打了个哆嗦。

到了胡同口,还没进家,就看见有两个工人抬着一组新沙发进了程易的老家。程易的房子在胡同口,他家在胡同里。张卓这个时候正蹲在胡同口看着工人进进出出,身边一大堆旧家具。

“你不是去你那什么绿园,怎么又回来了?”张卓从旧家具里给文沐挑了个小马扎。文沐嫌弃没坐,这马扎他以前欺负程易,当着程易的面把马扎扔厕所了。

程易这是又捡起来了?咦(嫌弃的二声)!

文沐还没说话,张卓已经忍不住抢先说:“程易回来了,据说要搬回来住。”

“那小子回来之后邪得很。”文沐咬咬牙问张卓,“毕业舞会那天晚上,我喝多了,在哪儿过了一夜?”

“怎么突然想起毕业舞会了?”张卓站起身,有些尴尬,“这话别说了。我因为这事被打个半死,你又不是不知道。”

对了,张卓也是在那天做了坏事。被女同学的家长在门口骂了整整一个月,还报了警。

那他呢?他是完全不记得那晚上是怎么过的了。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程易已经把他背到家了。程易说是在走廊发现他的,看见他就把他带回来了。

“真不记得?”文沐不死心。如果那孩子是他的,肯定是毕业舞会出了问题。

张卓无奈:“我连我自己干了什么都不知道。”莫名其妙就被同学家长找上了门。

亲子鉴定进行的非常顺利,文沐异常配合,这点让程易都感到奇怪。但是文沐始终不肯跟小家伙有身体或者眼神上的接触。

小家伙努力了几次,得不到回应,整天耷拉着脑袋,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小猫小狗。程易心疼啊,当天在医院拦住文沐,非得带着文沐去吃饭。

小脑袋藏在程易的怀里,悄悄露出来看文沐的脸色。

“呃,不方便……”文沐想拒绝,却看到小家伙小心翼翼的眼神,话到嘴边突然改了口,“要不,去我的绿园吧。我那儿有绿色蔬菜,我亲自下厨招待你们。”

“嘿嘿嘿嘿。”小家伙捂着嘴偷笑。

但是他的声音还是露出来了,程易的脸色很是不好看。

文沐扫一眼程易,心想:这家伙要是舍不得熊孩子,为什么还要千里迢迢带回来还给他?

其中必有猫腻!

绿园是文沐名下的一个小果园,约有五十亩地平地,以及山上的一处斜坡。绿园在市区边缘,依山傍水,风景优美,空气清新。

一下车,小家伙就想撒开小脚丫乱跑,但是顾及到文沐,只矜持地站在程易的身边。

文沐在绿园建了个房子,面积不小,呈“山”型。中间是玄关,客厅,两侧是院子,再就是两间仓库。“山”字的最底下一横,是他的北屋,两大间,左边是卧室和厕所,右边是厨房和洗浴间。

别人家都是一团院子,就他为了与众不同,弄出了两团院子。

情敌强大后(包子)上—锦重仅代表作家(锦重)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