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浮生为息 中—清歌

浮生为息 中—清歌

第(1)页|作者:清歌--下载TXT全文
 

第六章:踌躇

又是一夜,祁昂在军营之中竟是丝毫没有睡意,子息的情况会怎么发展他尚且不知道,敖君那边会发生什么事情也是他所不知道的。这种情况之下,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子息现在的情况还算稳定,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适的反应,胳膊也恢复得很好,照此下去不用多久就会痊愈。只是痊愈之后的子息是否还能够想起过去的一切,连他都无法确定。他只能每天呆在子息的身边,让子息明白自己的心,唯有这样他才能够相信子息还在自己的身边。

军队需要休整,只有休整之后才能够有更加充足的精力面对接下来的战事,只是这样的战事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第一次,祁昂真的希望战争不会再有,不管这个天下最后握在谁的手中,他都不希望再有战争了。

“将军,在想什么呢?”弥清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看到祁昂一副沉思的模样,便问道。

“我在想这战争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在弥清的面前,祁昂丝毫不必隐藏自己内心所想,这让祁昂感到很是欣慰。

“战争是不会结束的,只要有纷争就会有战争,更何况是这样的乱世。”

明白祁昂心中所想,弥清也是感触颇深,若非是没有办法谁会选择战争。

“你说这个乱世最终会在谁的手中,是我们,还是别人?”

“我无法预知未来,我只是希望到时候你我都还活着。”

祁昂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弥清见祁昂没什么想说的,也就出去了。

可是还没一会儿,他就又进来了,说道:“忘了问你了,你接下来打算攻打哪里?”

战事虽然还没有开始,但是目标必须是要有的。军队可以休整,但是到了那个时候还是要出战的。弥清很想知道他们下一个目标是哪里,祁昂也很想知道。

他仔细琢磨了一下剩下的几个实力稍弱的国家,却无法确定到底出征哪一个。

“孟国如何?”

弥清很少会主动的说出这样的话,祁昂奇怪的看着弥清。弥清没有说话,但是祁昂很快就明白过来了,这个答案不是弥清自己的答案,而是柏明的答案,是玄景的答案。

“容我再想想!”说着他摆摆手让弥清出去,弥清随即就出去了。

接下来的目标是哪一个祁昂真的是很难抉择,玄景给出的答案出乎他的意料。孟是九渊大陆最靠北边的国家,现在的时令正值初夏,若是此时出征孟,时令定然是好的。孟国的实力在十五国中属于中等,若是一战,敖军胜算极大。只是孟国偏远,此行定然是要很长的一段路,军队长途跋涉不利于战斗。

琢磨了一番,祁昂觉得攻打孟或许可以考虑,在此之前他必须好好的再琢磨一番。

将军营里的事情妥善安排了之后,祁昂就回到了将军府。

他一进门就去看子息了,可是子息却不在房中。他连忙叫住一个小厮,问他子息去了哪里。那小厮说从一大早上就没见到子息。

听了这话,祁昂的心蓦地紧了紧,待他准备派人去找子息的时候,子息却从远处朝着他走了过来。

“尔仲!”祁昂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奔上前去,握住子息的手。

“你这是怎么了?”

祁昂的样子吓到了子息,他从来不知道祁昂会有这样的表情,似乎是怕自己就此消失一般。可是,他可从来没说过要离开啊。

“你这么早去哪里了?”

听祁昂这么问,子息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说道:“我想去军营看你,可是走了走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军营在哪里,倒是问了人,可是走啊走的还是走不到,于是我就回来了。”

子息一脸的沮丧,祁昂听着心中确是暖暖的,他真的没想到子息竟然会去找自己。

“你为什么要去找我?”

“你不让他们陪我下棋,我快闷死了,再着我也很想见到你。”

先开始的话让祁昂伤心了一下,但是听子息说完,他又高兴起来。他知道就算是子息失去了记忆,也还是很依赖他。他知道就算是子息永远这个样子,总有一天子息也会感受到他的爱。

这么想着,祁昂觉得他已经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你倒是说啊,他们能不能陪我下棋啊,我的胳膊已经好了。”子息故意将自己的胳膊在祁昂的面前晃了晃。

祁昂抓住子息的胳膊,笑着说道:“既然你已经好了,自然可以下棋,我这就陪你下棋。”

说着,就让人去准备棋盘和棋子。

子息一听自己终于可以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了,也高兴的笑了。

子息的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很好,子息自己都感到很奇怪,祁昂倒是很享受和子息对弈的时光。

之前,他们的心总是无法毫无距离的靠在一起,即使靠在一起还是避免不了伤害。此时的他们却可以毫无杂念的下棋,不得不说这是上天难得的恩赐。

“你又输了!”子息很不高兴的扁扁嘴。

“赢应该高兴才是,哪像你这样?”

“正是因为总是赢才觉得很是无趣么,你想想看还是谁棋艺高超的?”

既然子息这么问了,祁昂自然要好好的想想,可是整个将军府武将多过不会武的,都是和他一样的,棋艺自然不好。弥清虽然棋艺还行,但是现在还在军营。静王棋艺了得,但是静王是绝对不可能跟子息对弈的。

“你倒是想到没有啊?”子息催促着。

“没想到,要不我们再下两盘,你指点指点?”

子息不屑的看了祁昂一眼,将棋子都放回了罐中。

又下了两盘,虽然子息提点了一二,祁昂还是败了。

子息很郁闷的站起身来,准备找点别的事情做做。

祁昂本想说带着子息一起出去逛逛,可是还没说出口,就有小厮跑了过来,说是静王已经在大厅之中了。

静王突然到访让祁昂很是惊讶,他不知道静王这个时候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刚想跟子息说句话就离开,没想到转眼的功夫子息已经离开了。

他叹了口气,朝着前厅走去。

第七章:惊醒

前厅之中,静王正在喝茶。祁昂走上前去,寒暄了一番,各自坐了下来。

“不知道王爷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王上已经问过你攻打之事,对不对?”

祁昂点了点头,显然这种事情也是瞒不过静王的,只是他真的还没有想好。

“当时你并没有直接回答王上,现在我想知道你的答案。”

静王突然主动前来问及战事这让祁昂感到很奇怪,这并不是静王以往会有的行为。

“我知道你对我突然这般关心战事很是疑惑,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不会做出对敖不利的事情的。”

祁昂突然觉得很是羞愧,他竟然怀疑静王的初心,他明明知道静王的心和他是一样的,不管那个高高在上的王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敖不能失。

“不是我不愿说,只是直到此刻我也丝毫没有眉目,希望可以好好的想想,毕竟眼下敖攻占的地方太多,容易成为别国联合起来攻击的目标,若非是有十全的把握,我实在是不好决定。”

祁昂的一番话将厉害关系都说出来了,静王想想,也觉得他说的很有理。

“孟国如何?”

静王仆一出口祁昂就是一惊,他真的没想到静王所想竟然和玄景不谋而合。

“从你的表情可以看出你也想到了孟国,既然想到了,不如好好的去想,或许这就是最终的答案。”

祁昂点点头,他也是这么认为的。既然静王和玄景同时选择了孟国,定然是有一定道理的。若是真的无法抉择,最终选择的必然就是孟国了。

“我想说的都说完了,我先走了!”说着静王就站起来准备离开,祁昂慌忙站起相送。

将军府门外,静王深深的看了一眼祁昂,然后就离开了。

祁昂看得出来静王还有话对自己说,只是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弥清,去一趟军营吧,我想多了解下孟国的情况。”

“你真的决定了么?”

“还没有,但是我知道快了!”

面对战事,祁昂感到了很疲惫,只是他从来没有选择的余地。

没有和子息说上一句话祁昂就离开了将军府去军营了,他想反正和子息相处的时间还很长,也就没再多想。

祁昂离开将军府的时候,子息正在园子里逛着。

子息真的觉得这个将军府很闷,很没意思,可是要真的出去了,他又觉得外面也没什么好玩的,这样的结果就是他觉得很无聊,无聊到要发狂。

为了让自己的心可以平静下来,子息就一个人在园子里走着。

猛然间他看到有一处冷清的屋子,从他开始看起就没见到一个人,他突然想到那日他看到的那个院子,有着同样的感觉。而且这一次的感觉更加的强烈,就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正吸引着他一般。

顺着自己的心思,子息跨步朝着那间屋子走去,还没到门口就有一个小厮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尔仲少爷,这里是灵堂,您病刚好,这种地方还是不要进去了。”

这话说的的确不错,子息点点头,可是心中有股力量告诉他,走进去,他想离开,心中的渴望却越发的强烈。

“好了好了,我不进去了,我去那边走走!”说着,子息就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走了好一会儿,他一回头,那个小厮已经不在了。随即,他又回到了屋子之前。

趁着那个小厮离开,子息推开门走了进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屋里的光线没有外面好,但是子息还是在最显目的地方看到了两个名字“飞灵”“祁念”,本来认为已经失去的记忆在一瞬间回到了他的脑海中。

“啊——”子息痛苦的捂住头蹲下身去,眼泪不自主的流了出来。

他怎么能忘记呢,在这里他遇到的那个善良而美丽的女子,还有那个出生后还没几天便死去的孩子,他们本来可以非常的幸福,但是因为自己,他们失去了一切。而最终他和那个人也没有好结果,不断的伤害,不断的错过,接上的断臂此时竟是有着刺骨的疼痛。

痛,从来没有这么痛,是醒悟后的绝望,是伤痛之后的漠然,本就是一场没有结果的相遇,只是因为两个人太过执着而让现在变成绝望的深渊。

这场追逐终是要到尽头了。

太阳刚下山的时候祁昂正好回到了家中,丝毫没停顿就去找子息了。

本来以为子息已经上床了,没想到子息竟然和紫环坐在园子里喝酒赏月。

“这个天儿月亮就算出来也不是圆的,有什么好看的。”祁昂很不解的坐在子息的身边,顺着子息看的方向看去。

“天上无月,可是心中有月啊,将军,能不能陪我喝一杯?”

自从子息醒来之后就没叫他将军,此时却这么叫了,祁昂心里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子息却笑了。

子息一边笑,一边说道:“就是突然间明白你还是将军,我就想让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也是不可能的。”

说完,子息就嘟着个嘴,看得祁昂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抓过子息的手,说道:“不管我是谁,不管我有多少事情,我一定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的。”

子息靠到祁昂的怀中,觉得这个怀抱真的是让人很留恋,“我相信你的话!”

祁昂很开心的抱紧子息,这是子息醒来之后第一次这么主动的靠近他,这是子息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祁昂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了,他只能不断的不断的抱紧子息。

子息任由祁昂抱着自己,一点都不动,这个怀抱时他所想要拥有的,这个人是他曾经想要永远相守的,可是如今,他已经不知道这份曾经的永远还剩下多少。

“祁昂,陪我喝酒!”

子息柔柔的声音敲打在祁昂的心上,祁昂松开子息,一只手却还牵着子息的手。他将面前的两个酒杯倒满,然后将其中的一个递给子息。两人同时将酒饮尽。

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不知道都说了什么话,祁昂只觉得自己的眼睛越来越模糊,最终陷入了黑暗之中。

而他的手一直握着子息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

第八章:再次分离

祁昂醒来的时候,子息并不在身边,他想子息应该是回到自己的房中睡去了。这么想着,他就起床了。

人还没走出屋子就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然后紫环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将军,尔仲少爷他不见了!”

在紫环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祁昂感觉自己的心就此碎裂了。紫环不停的哭,说都是她不好。

这样的话,祁昂根本听不进去,他只是不停的问自己子息在哪里,子息会不会还在梵希。

“弥清,让所有的人都出去找,一定要把人给我找回来。”

弥清非常明白子息定然已经不在梵希了,但是他还是命令所有的人都出去找。等人都走了之后,祁昂和弥清也出门了。

顺着街道一直往前,祁昂多么希望那个人就在某个地方安静的喝着茶,等着他的带来。

可是越是往前走他的心中越是痛苦,他明明知道子息不会在城中,可是他却无法说服自己承认这样的事实。

傍晚时分,将军府的人将整个梵希都找遍了也没找到子息。祁昂看大家都很累就让人都回去休息了,而他自己却依旧不肯回去。虽然他的心中已然明了子息真的离开了。

子息走了,本来以为重新找到的幸福一瞬间又失去了,他已经无法去想子息是怎么离开的了,祁昂只是麻木的走着,不知道要去向什么地方。

“将军,回去吧!”弥清看着祁昂魂不守舍的样子,十分的担心,他知道子息对于祁昂的重要性,可是此番子息的人已经离开,若是敖君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一定会责备祁昂的,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是他们无法预知的。而此刻,祁昂唯有打起精神才能应对敖君。

“回哪里?将军府?没了飞灵,没了子息,那里还是我的家么?”失落和绝望同时侵袭着祁昂,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力量再回去。

“祁昂,就算不是为了你自己,你也要好好活着,因为你牵涉的人太多了,你该明白我的意思!”

弥清难得如此对待祁昂。祁昂可以是将军,但是此刻他是一个兄长的身份告诉祁昂,他的责任重大,他死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

祁昂认真的看着弥清,他知道弥清说的都对,可是又该如何放弃呢,那份本就是奢求的爱。

“回去吧!”弥清再次的说道。

这一次祁昂没有拒绝,径直朝着将军府的方向而去。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身不由己,可是却一次次的告诉自己能够摆脱这样的宿命,但命运岂是说改变就能改变的,他注定了无法抛下一切。

子息的事情本来也就将军府上的人知道,但是祁昂下令全城找人之后,敖君便知道了这件事情,于是祁昂再次的被召入宫中。

清冷的大殿之上只有祁昂和敖君两个人,祁昂不知道为什么敖君会让所有的人离开,出征之事似乎并不该是什么秘密。

“祁昂,你可知罪?”

祁昂跪下,却是什么话也不说。

“祁昂,本来我是想既然子息已经失忆了,那么对于一个失忆的人我也不愿多加为难,可是如今,他离开了,这就是说明他恢复了记忆。而他有什么样的本事你应该比朕还清楚,你让他离开了是在为我们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你可知罪?”

祁昂磕了三个响头,脑门上都磕出了血,却还是一句话都不说。

敖君虽然知道祁昂并不善言辞,却也没想到祁昂会是这样的态度,一时间,他也不知道祁昂到底是怎么想的。

“祁昂,你好好回答朕的问题。”

敖君提高了声音,希望祁昂能够明白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可是祁昂依旧是什么话都不说,这让敖君心中有火,却是怎么都发作不起来。

“祁昂,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朕现在就可以将你处斩!”敖君怒了,而祁昂也开口了。

“臣知道王上想让我出征,那日王上问及此事之后我想过了,眼下攻打孟国是最好的选择,希望王上能够给臣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臣便带兵攻打孟国。”

祁昂答非所问,敖君的火气却压了下来,他知道祁昂是不想解释子息的事情。想了想,敖君觉得子息的离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最起码祁昂决定出征了,只是他不明白的是祁昂为什么还要等一个月。

“将军为何还要等一个月?”

“这一个月是将士们休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还要好好的了解一下孟国,将士们也需要勤加练武,所以这一个月的时间必须要有。”

敖君听着祁昂的话,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朕就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你便要带兵攻打孟国,而且只准胜不准败。”

“臣领旨!”

回到将军府的时候,弥清就在门外等着。一看到祁昂回来了,他就问祁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祁昂就将进宫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对于祁昂的行为,弥清也感觉很奇怪,于是就问祁昂为何会这样。祁昂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敖君是个什么样的人祁昂最清楚,他所关心的绝对不是子息在不在敖国,他所担心的无非是子息这样的人若是成为了他们的对立面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数,而祁昂的行为和言语只是告诉他,子息的存在与否并不能改变即成的事情。正是因为如此,敖君可以不计较子息到底在哪里。

回到自己的房中,想着这里曾经还站着一个人,想到了昨晚那双温暖的手。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子息就想到了离开,只是那个时候的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子息的离开定然是因为他恢复了记忆,可是祁昂怎么都不明白子息怎么会突然间恢复记忆的。他用尽一切办法让子息隔离在他的过去之外,可是再做多少事情,也总有一件事情会疏忽,会让子息恢复记忆。

不再想子息为什么会恢复记忆,祁昂只是想知道子息现在到底在哪里,是否一切安好。若是如此,他就知足了。

一个月的时间可以让祁昂做很多的事情,而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月之后的出征,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再次胜利,他只希望所有的人都还能活着回到故土。

“将军,急报!”

弥清一脸的严肃,将一封信交到了祁昂的手中。

祁昂看完信,脸色也变了,信滑落在了地上。

滑落的信上隐约可以看到两个字——子息。

第九章:夜探

离国突然之间聚集了很多的兵马,每日操练,看样子是要有什么动作。只是离军不动,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而太子子息便是召集人马之人。

子息不可能突然之间想到要操练兵士,他定然是要有什么动作才会这么做的。祁昂很清楚这一点,当他看到信的时候,他心中所想是去见子息。

虽然子息离开的时间不长,可是他心中的思念却是深重。子息平安的回到了离国,这让他感到很欣慰,虽然他知道再次离开的子息或许很快就会站在他的对立面,但是他不愿去想这些,不愿接受他们无法挽回的一切。此刻的祁昂,心中只有子息,只想尽快的见到他的子息。

“我要去离。”

祁昂的话让弥清觉得自己是听错了,不过很快的他就明白他自己并没有听错,祁昂的确是要去离,而且是要去见子息。

“离的军营岂是你想进酒能进去的,更何况你去他未必肯见你。”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想见他,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

“祁昂,你到现在还不能放下他么,你和他是不可能有未来的。”虽然知道这样的话会让祁昂难过,可是弥清却无法说服自己不说出这样的话。兜兜转转,来来回回,有过快乐也有过伤害,本来伤害到最后两个人依旧可以相偎,奈何他们的身份已经在他们之间划出了一道鸿沟,永远都无法跨越。

弥清清清楚楚的说明了一切,他让祁昂放弃,静王曾经也说过让他放弃,每一个看到他们的情的人都在告诉他放弃,可是这样的情岂是一句放弃就可以的。

“离我是必须要去,任何后果我自己承担。”

祁昂去意坚决,弥清也就没再说什么,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离的边城芜城,一切都显得很平静。

祁昂一个人行进在芜城中,心中怀着一份愧疚和期盼,在就要到达军营的时候竟然迟迟不敢进去。

虽然离军的军营守卫很严,但是以祁昂的本事毫无声息的进去也并非难事。

眼看着天就要黑下来了,祁昂索性就等到了晚上,那个时候进入军营会更容易些。

当夜已深沉的时候,祁昂来到了军营外。

祁昂很轻易地进了军营,然后直接进了主帐。可主帐中的人却不是子息,祁昂瞬间颓废下来。他不知道既然子息在军营,这主帐之中就应该也是子息才对,可是眼下看来自己是猜错了,一时间,他也难以想到子息到底在哪里。

就在祁昂想着的时候,一个声音划破了空气。

“大将军,你胆子实在太大了。”那声音如此熟悉,却有了不同的感觉,那是离国太子该有的语调。祁昂已然心知很多事情已经不一样了,只是此刻的他确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此刻他明白之前的一切定然是子息设计好的,目的自然是引他前来。他的心中有一丝的痛,但是能够见到子息,让他的痛得以减少,甚至消失。原来,他的心中,只要这个人还在就行了。

“如果将军是来找我的就跟我来吧!”子息径直走向偏帐并不理会还在发愣的祁昂。祁昂不知道子息到底想要做什么,想也想不出个头绪来,乖乖的跟了上去。

偏帐之中,子息温着酒,动作轻缓,一如从前。

酒暖了,他将酒杯倒满,递给祁昂。

“你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刚说完祁昂就后悔了,是他的错让子息失去记忆,此刻他的疑问是多么的无趣。

“你是不是希望我永远别想起来?”子息将酒饮尽,想着当日他决心离开的那夜,也是这么喝着酒,只是那夜祁昂醉了,他却没有醉。

饮下一杯酒,祁昂觉得这酒实在是辣的很,抬眼间对上子息的眼睛,“子息,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我们之间不再对立,我只是希望你快乐。”此刻的祁昂犹如一个小孩般,只是想拥有爱。

“大将军,你好啊!你所说的快乐是什么,是使我失去记忆任你毁我家国么,是让我不明不白地活在人世间,看尽一切皆是欺骗么?这就是你所说的快乐么,那不是我想要的。”

子息的回答祁昂早就想到了,只是他一直都不敢承认,不敢相信他和子息之间什么都没有了。若是没有今日的会面,他或许还可以欺骗自己,子息心中还有自己,只是暂时承受不了痛苦而已。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再说话。

蓦地,子息抽出了剑,对准了祁昂,祁昂一下子想到了当日大殿之上发生的事情,那种痛再次缠绕着他。

“你的剑为何没有带来,我记得当日大殿之上,你的剑很快,我的手臂现在都感觉很痛。”

长剑横出,是毅然决然的分裂么?那日殿上的痛子息是不该忘记,那时的自己子息也自然是要痛恨才是。只是祁昂的心是那样的痛,那样的绝望,“子息,是我的错,你原谅我,我们重新开始,只要你原谅我,我什么都可以放弃。”

“原谅你,是不是又要消我记忆,困我之身,让我忘记一切么,我不信。如果你今日前来是认为我们之间还有情,那你就错了,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说着,子息手中的剑挥出,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只是他没想到祁昂并没有避开剑锋。这一剑刺进了祁昂的身体中,血流了出来。

子息拔出剑,脸上的表情却是依旧的冷淡。

这一刻,祁昂才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做心如死灰。

剑,滴着血,心,碎了如何拼凑。

原来原来是自己错了,那逝去的爱再无法挽回,他爱子息,却不知如何去爱。你明明还是在乎我的,可那不再是爱,不是爱,或许是感激,是可怜,只是不是爱。原来,错的从来都是我。

倒下去的身体中灵魂早已虚空,而站着的人心也早已空虚,为了爱,他们伤过痛过也曾经幸福过,只是未来,他们期盼的未来从来没有出现过。

“祁昂,不是你错了,是我们都错了!”

第十章:大战之前

眼前没有一丝的光,身体不断的晃动着,祁昂觉得自己就要死亡边缘,却深切的感觉自己还活着。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自己该去向何方。那一剑的决然是他不忍去想的,那一剑的情绝是他不愿去想的。只是,就算他不愿意去想,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的子息再也不属于他了。

闭上眼睛,任由自己的沉沦,该到哪里结束就到哪里结束吧!

将祁昂送出芜城之后,子息就一直坐在偏帐之中,手中握着刺伤祁昂的那把剑。

不知什么时候邺风走了进来,坐在子息的旁边。邺风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坐着。

过了好一会儿,子息突然说道:“你说他会安全的回到敖么?”

“既然如此担心他,为何还要伤他,如此这般对待自己,你的心不会痛么?”

邺风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子息,人明明就在身边,可是心却不知在什么地方,他心中的痛不愿和别人说,却让他身边的人愈加的痛苦。

“痛又如何,不痛又如何,注定了的事情从来无法改变,我是如此,他也是!”

“凌楚跟着去了,你可以放心了!”

子息点点头,拿起布,将剑上的血擦掉,将剑放入剑鞘中。他的动作很慢,看在邺风的眼中很痛。

邺风从身后环抱住子息,子息愣了一下,随即将剑放下,转身面朝着邺风,对上邺风的眼睛。

眼前的这个人无数次的在他的梦中出现,在梵希的那些日子里他总是会想到这个人,想到这双眼睛,他想知道这个人在做什么。如今,他回来了,他可以真切的感觉这个人的温度,他的心中满怀欣喜。

“邺风,你知道我有多想见到你么?”子息用手抚摸着邺风的脸,描着他脸上的轮廓。

“我知道,因为我也同样的思念着你。”说着,邺风将子息紧紧的拥入怀中。

浮生为息 中—清歌仅代表作家(清歌)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浮生为息 中—清歌》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浮生为息 中—清歌》全文TXT下载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