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替身—Ruki君

替身—Ruki君

作者:Ruki君
 

文案:

雷文,很狗血,情节大家很可能会觉得眼熟,但我是原创(因为这类型太多了)。

第一人称替身文。

小混混弟弟听说哥哥被大混混看上了,想帮被父母寄予厚望的哥哥解决麻烦,让哥哥专心高考,于是去找了大混混,作为哥哥的替身代替哥哥去跟大混混啪啪啪。

反正是个HE。

攻受绝对一对一,可能有虐吧。我是没有大纲的人(对我就四这么吊!

本故事名字从【狗血文】→【暂时就叫狗血文吧】→【替身】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主角:王守致,潘方 ┃ 配角:王守晨其他名字还没想好 ┃ 其它:狗血,很狗血,第一人称非常雷

第1章

今天才星期二,但我已经厌烦上课了。高一的课程还没区分文理,倒是有好几节政史地来休息,不过上完政治上历史也太无聊了。中午在家没吃没喝没睡觉地玩游戏,这会儿瞌睡得很。眼瞅着第五节课快下课了,肚子也发饿,干脆趁着历史老师从教室前门出去的当,拎起空书包就跑了。

学校有后门,围墙也不高,从旁边的花坛上借个力就上的去,只是围墙顶上嵌了些玻璃渣,需要点技术才能毫发无损地翻过去。我经常从这边借道,技术自然没说的。

从后门出去,右拐进一小巷子,往前走十几米就有家黑网吧,从来照顾没有身份证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亲切服务,烟酒俱有,我跟几个兄弟经常去那儿一起打游戏。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经营到现在还没被取缔的,估计后台硬的不得了吧。

不过与我无关。我边走边从校服上衣里掏出一包烟,右手大拇指轻巧一掀,再巧劲一抖,直接就一根烟上嘴了,然后把烟盒放回去,又从左边裤兜摸出打火机,右手拱起挡风,烟就燃了,等到把打火机再搁回去,正好走到网吧门口。

前台里缩着的小妹一见我就笑:“王帅,又来上微机课啊?”

我耸耸肩:“照顾你们家生意还不好么,老规矩。”

前台小妹双手在键盘上点了几下,嘴里还应着我的话:“那可不是,不过你老穿校服来我们老板风险很大啊,下回记得脱了来啊。六个小时,十二块,这周你账上只剩十块了。”说完就用水灵灵的大眼睛就盯着我。

还真别说,当初来这里就是一兄弟正巧碰见这个前台妹子长得水嫩,才带着我们一伙人来光顾的,现在被她这样盯着,我不知觉吞了口口水,把手揣进兜里掏了掏,抓了一把零钱出来,里面最大面额只有一张五十了。

其实这五十是这周还剩下的晚饭钱,爸妈都是一次性给我,我有时候花钱没个把控,一不留神就花光了还不记得花到哪里去了,就去跟小弟们蹭饭吃,反正哥几个家里条件都不错也不介意我张嘴就吃,但这周……我哥过生日,我本想给他买件像样的礼物的,啧,算球,反正爸妈都要给他买,学校也发了他不少奖学金,我到时候随便找个玩意儿充数算了,也不差我这点儿。

再说也不能被人叫着“王帅”连面子都过不去吧,狠狠心,我把钱展开递给前台小妹:“喏,帮我充上吧,谢了。”

“嘻嘻,王帅还跟我客气什么。”小妹抿嘴一笑,手指一敲就搞定了,“你老位置正好没人呢,去吧。”

我挥下手权当做个拜拜,往二楼走去。我老位置在二楼离厕所最远的角落,陷在墙角的凹处,四周排了些桌子,是刚好适合一拨儿人围一起打游戏的位置。

本来有些睡意,走这一路也消掉了,本来上网吧就不是睡觉浪费钱的。一屁股坐下,揉揉眼睛搓搓脸,登陆了游戏。

我在游戏里花了些钱,加上兄弟几个有好东西也会互相分,优先装备自己多的再拿去卖,投入有了也有点回报,虽然没赚个什么大钱,三三两两的小钱也入账不少,不过都几人吃吃喝喝上上网的花光了。但我现在这个号装备好,组野队也不愁下本不过,三两下就把中午没清完的本刷过,又没事可做了。

这游戏玩久了,再喜欢也无聊啊。什么都无聊透了,可我既不想去学校,又不想回家里,只好呆在这儿。

想一下最后的五十块钱就这么没了,又想一下我爸我妈肯定不会给我钱,再想想奖学金都好好存在银行涨利息的我哥,哎。

第2章

上微机课到学校晚自习结束,关机出网吧,融入那群放学的学生回家去。

到家的时候爸妈早就吃完饭出门去遛弯消食去了,鞋柜里有我哥的鞋子,居然比我回得早。一般来说,他都会在学校跟住校生一起自习到高三年级全体下课才会回家。进了餐厅,照理说他回了家应该就是在餐厅吃饭,但屋里连灯也没开,黑漆漆一片,我不知他怎么了,忙叫了几声。

没人回。连包都来不及放,我跑到他房间前敲门,他的门关得严严实实,幸好还从门缝透出一丝儿微弱的光。

刚才还只是疑心,现在我知道我哥肯定是被发生了什么了。

以前小学初中的时候,叛逆期的小毛孩特别多,我哥不惹事只读书,一向与人为善,虽然长得高,但奈何又白又瘦,小小年纪就架起了金属框眼镜,跟脑残电视剧里面的贫弱眼镜书生一个模样,也不擅长骂人打架,结果经常被人各种捉弄欺负,吃了亏也自己默默受着,不告诉老师也不告诉家里人。现在升入市重点高中,而且还是“时间就是成绩,成绩就是未来”的高三,自然没人再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浪费时间来玩点欺负好学生的把戏。

不过也说不定哈,像我这种不喜欢念书专喜欢去外面混的,有时候被某些好学生鄙视了也是想揍他一顿的,但我跟我哥不同,学校档次降了几个级别,算个县级重点,拿钱可进,去年我是被我哥突击教育了三个月才考进来的。这么想来,所以我哥很可能被他们市二中的那些仗着家里有权有势进了好学校的混混欺负了。

“哥,开门呀。”我敲几下没人答,又叫了一声,“哥!”

里面还是没什么声响。我这心惊胆战的,我哥可从来没这样,虽然我的成绩那一向是烂泥扶不上墙,爸妈都对我成天混日子吹胡子瞪眼的,但我哥对我着实不错,他自己不算太聪明,却学习努力上进,硬是生生靠自己勤奋把成绩拉开很多聪明的学生一大截,平时只要有空就会检查我的书本试卷题册什么的,还给我圈重点讲难题,知道我的兴趣不在于文科类,就不强求我学那几门课,只要把数理化生注意着就行;有时我没钱了,他也把自己的生活费省下来给我一些,虽然他知道我喜欢跑出去上网。不过这段时间都距离高考100天倒数了,我哥他们学校每天都至少有一门课在考试,他忙起来也没时间管我,所以我跑出去玩的次数也多起来。

我跟他这段时间很少有时间坐在一起说会儿话,就最多吃饭的时候讲一两句,虽然我知道他累,可是他忙成这样,我总觉得自己是被他忽视了一样的不爽,所以今天把买礼物的钱花掉了,现在真后悔。我哥不会是生我的气吧?难道班主任这么快就给我哥打电话了?

一想到这儿,我加快了敲门节奏,都快赶上拍门板了。

我的不依不挠终于换来成果。门后响起一阵金属撞击的声音,是我哥在开锁,然后门开了,他房里只开了床头灯,他背光站在门口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我能感受到他现在肯定特别难受,就那种兄弟间的默契,我能懂他的情绪。

第3章

哥给我开了门,也不让我进去,就自个儿堵在门口,盯着我。他整张脸都黑幽幽的,眼珠子更是黑得发亮,看得我心惊。

“你怎么了?”我上前一步,拽住他手腕。

我哥好似被我猛地动作吓一跳,飞快地后退一步,摇了摇头,仍是没说话。

我没我哥高,但他微垂着头,我稍仰起头,正好能够在明显些许的光线里看清他的表情。

他在害怕,还很愤怒。

“哥,”我不知该不该问,有些踌躇,“你不高兴吗?考差了?”

平时的考试他虽然也很努力,但不会那么患得患失,上周刚月考过,他考得不错,但眼下我找不到话题,只好将就这么问了。

他摇头,头似乎垂得更低了些,往后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床上,那副颓唐无助的样子不知是被多大的事打击了。

我有些手足无措,只好在他对面的书桌前坐下,面对着他。

没想到我屁股刚刚挨到椅子,他就开口了:“你坐着干嘛,去吃饭,然后做作业,我今天在学校吃了的,没胃口。”说着就站起来,看也不看我,从他书包里掏出一叠空白试卷,铺在桌上就坐我旁边,开始奋笔疾书。

我怕挤着他,就站了起来,还是看着他。

他真的不对劲儿,平时做这样的数学试卷,第一题几秒钟就能口算出来,可这会儿都一两分钟了,他的手动都没动,还微微有点抖。

我忍不住劝他:“哥,你不高兴的话,就跟我说说吧。我都不能说吗?”

他不耐烦抬起头瞪我:“你烦不烦,我都说我没事,你还不快去做作……!你!”

我瞪大眼,伸手拉开他的领子:“你被人打了?”

他脖颈上很多红青紫交驳的痕迹,有些是一小点的,更多是像链子一样一圈被人掐了似的。而且拉起了他的衣领,还能看到他锁骨下去到胸膛上都有这些痕迹。

“你被打了?谁敢掐你脖子!”我气极,又怕太过用力扯住他衣领,把他后脖勒痛。

我哥闪躲着不敢看我,只挥手把我挡开:“误会而已,他找错人了,我没事。”

“你这叫没事?”虽然看得出来他明显不想提这事,可我生气啊,我在外面虽然不敢说混得很好,可在我学校那一带,也是小有名气的,我哥怎么能被人这么欺负不还手呢?

“我说了没事!你出去!”他推了我一把,毫无准备我差点摔下去。

“哥!”我既生气又委屈,矗在他边上不肯走,感觉肺都被怒气充满了。

他坐着没动,头也不回,捏着他的笔,在草稿纸上演算着我根本看不懂的东西,还夹杂着一些英文,但力透纸背。

我知道问不出什么来了,我哥很能忍,他不想说,别人别想从他嘴里拗出来,只好又看了他一阵:“那我回我房间了,你有事叫我,我听得见。”

当我尽量小心放轻地合上门时,才听到他用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说:“……嗯。晚安,早点睡。”

第4章

虽说是没再继续追问我哥,但我并没打算就让我哥自己呆着,呆到这事儿他自己了结。

说实话,除了以前被不知轻重的同学什么的推倒摔着磕着,没有哪一次有这么严重,明显是被掐了。

不对!我脑子里好像被猛击了一下,如果只是被掐,怎么会有一点一点的淤红?虽然脖子这种地方我没被人掐过,但是打架的时候经常被掐握住手臂腿部,留下的掐痕都是一圈一圈的,不可能是一点一点的。而且,而且看那形状,似乎是很对称的,中间颜色深,边缘颜色浅,根本不像是一般打架会留下的伤痕。

躺床上思来想去,我只觉我的眉毛皱得都把我的视线给挤压了。不行,我哥还不知是被人怎么给欺负了,不能就由着他去,我得打破沙锅问到底!

想着就做。一个挺身就从床上弹起来,拉开门后又不自觉放轻了脚步,如果被我哥听到了我这明显是冲着他房间去的声音,依我哥那性子,估计就得先我一步把门锁了。

蹑手蹑脚走到他门口,试探性地旋了下门把,门没锁,刚才我出来就是直接关了门,我哥他当时也肯定没料到我还要进来,也并没那个锁门的心情,这下正好趁我的心意。

不过我的手脚再轻,我哥好像也还是敏感地察觉到我摸了进去。他猛然站了起来,背对我,半弯下腰好像是去拿床头柜上的什么东西。

我觉得尴尬极了,也不知用什么借口来解释为什么又一次跑了过来,最后只是讷讷地叫了他一声:“哥……呃……”然后就只能呆站在那里,看着他蹲着拿东西。

头脑里有无数疑问在冲撞,但话到嘴边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恩恩呃呃一半天也没说出口,结果我就在这边占了一半天,我哥也在床头柜跟前蹲了一半天。

但是,拿什么东西拿这么久?脚都蹲麻了吧。

我又感到视野被挤压了:“哥!”

他被我这么一喊,似是像站起来,但可能腿麻了一个不稳往旁边栽去,好在一手扯住了床单,没摔在地上。

我赶忙把他扶了起来,但扶着他的手却被一阵热烫得猛地缩了回来。我哥本就没站稳,我手一松,他一下子坐到床上。

难以置信,我这个一向冷静自持韧性十足的哥哥居然哭了。

我无法相信,但我手背上的确有水痕,热的!他在哭!

“哥……”我还是把手又放到了他肩膀上,“别哭,我……我是你弟,不管是什么事儿,你跟我说,我拿命也给你摆平!”

他还是不肯说,但是已经被我发现流泪不止,索性也不再掩饰,沉默地哭着,嘴里还否认:“我就是心里难过啊,我……我真不是个爷们儿……”

这件事一定十分难以启齿,我转而问他身上伤痕:“你被人家掐了脖子?你喉咙还好吧?身上其他地方很痛吗?”

“不痛。”他这回倒是回答得很干脆,眼泪也停了,白净脸上还留着两道蜿蜒的水痕,“我就是今儿被人打击了一下,我在学校人缘不算好,很多人看我不顺眼,就是被羞辱了而已。”

“那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吧。”我真心不想听他这满嘴的谎话了,话还未尽,直接把他外套扯开了来,他里面也就一件薄薄的T恤,轻轻一掀就露出了上半身的许多痕迹。

刚才受灯光所限,着实看不清,现在看起来……他胸膛上的这么东西,怎么像被人的牙齿咬的?!

第5章

咬痕!

那一瞬间我头脑是空白的,原来是这样!难怪我哥他变成这样!所以那些不是掐痕,是连城一片的吻痕,再加上这些齿痕……

“是哪个混蛋!”连思考的能力都失去了,我一连问他,“哥!哥!你没事吧?怎么会这样啊!哥!”

“你!”我哥却是没料到我看了咬痕就把事实猜了出来,看我快要急得跟他一块儿落泪了,摆着手,把我推到一边坐下,“你别想太多,我虽然被……这样了,但是就仅仅只是这样而已!他,我们学校有个混混,他是个同性恋,然后看上我了,以前我就知道了,但是都避开了,结果今天下午饭间他带人把我堵住了,但是在学校他也不敢对我真的怎么样,我狠打了他几下,惹到他了,才这样。反正,他就是不可能把我怎么样的,毕竟是在学校里!你不要担心,你哥我虽然看起来是少了男子气概,但也是男子汉,哪会有那么容易让别人欺负?你真的别担心了!”

“可是……!”我还要反驳,我哥却拍着我的肩膀阻止我,继续说:“我一开始也又害怕又觉得愤怒耻辱,怒上心头刚才也哭了一阵,现在我想明白了,反正是祸躲不过,等它来了我再想办法,何况我真的不相信他敢在学校对我怎么样,这次真的是个意外,我把他打伤了,才被这样报复。你真的别担心。”

真有这么容易?他每说一句话就要重复一边让我别担心,这其实是他在心虚吧?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话,所以才要每说一句话就带上这个来试图让我跟他自己都放心,觉得没什么大不了,觉得这不是一件什么大事。

“那……那个人是谁?”我继续问。

“说了你也不认识,你又不是我们学校的。”我哥不愿告诉我。

“说不定呢,我可能跟他有交情的,你也知道我有时也在外面混的。如果有交情,我还可以找他谈谈,你就更不用担心了。”这纯粹是我在胡说,我又不算混得开的,哪跟谁有说得上话的交情啊。

我哥迟疑了以下,看了看我:“你真认识一些人?”

“对啊,”我继续撒谎,“虽然我读书不比你强,可我在外面呆的时间比你久,说不定能认识呢,你就告诉我吧,就不必提心吊胆的了。”

“谁提心吊胆的了啊。”我哥没好气,但还是把那个混蛋的名字告诉了我,“就是潘方,他爸是市委书记那个。”

“等等,谁——?”我竭力不把震惊的表情表露出来。

“潘方啊,你认识不?”

我他妈哪能认识这么高级的人!天哥你是怎么惹上这种人的!这可怎么办?我根本惹不起,难道只能让我哥自己去面对这么一个可怕的人了么?

“让我想想啊……潘方,好像我一哥们儿倒是认识潘方的发小,我看能不能托个关系。哥你就放心,我会帮你搞定的,你不要担心了,专心复习准备高考吧啊。”

我努力扯出个笑,安慰了我哥。撒谎真需要勇气。竟然是潘方啊。

第6章

潘方是谁,这我哥也说了,市委书记的儿子,亲儿子,是他病死的前妻留下的种。后来潘方他妈尸骨未寒,他爸就在外头搞了一个女人,后来娶回家的时候二崽子都快三四岁了,不了解实情的人还道市委书记喜当爹,其实那也是市委书记的种。但俩儿子总还是有个轻重之分,书记前妻的出身把现在这位书记夫人甩出八条街,就算二崽子是亲生的又如何?依然当个野种养活。至于书记他给他二儿子偷偷给的,那旁人就不知道了。

所以这么一个家庭环境,把潘方养成了现在这副德行,成天在外头混,是他们学校到学校外面几条街都出名的混混头子,本身有点本事,能砍能打,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加上自己官一代爹的本事罩着,那跟我这种混混不是一个级别的。

我当然不可能认识他。

不认识他我也必须得认识他呀,现在都距离高考倒计时100天过去小半月了,我哥全身心地投入高考,然后考上一所211的大学,那样我们全家才挣得了面子——我哥代表了我们全家人的前途,我是我哥上街打酱油抽奖送的。这就差不多是王家全体的认知了,我的确烂泥扶不上墙,打算高中一毕业就去上个技校,学修船也好修车也好或者面点师傅贴手机膜都行,跟着师傅学个一年半载,然后出师开始混社会,总之饿不死足矣。但我哥跟我太不同了,他不应该被一个这样恶劣的混混纠缠上,他适合坐在教室里看书,穿着白大褂研究试管跟试管的区别。

所以我必须认识他,认识潘方。

幸好潘方很出名,我去了我哥的学校,随便找个人打听下就知道了。

我去的那会儿正是下午课放学、晚自习开始前,全校都乱哄哄的,嚷嚷着吃饭的人还在学校里到处溜达,各种食物的香味飘荡在校园里,没钱吃饭已经饿了一大会儿的我艰难地吞咽着口水,趁着混乱,摸到校门口保安眼皮子底下溜了进去。

还想着饿?还想着吃饭?等过会儿把事情办妥了,就是把手机抵债了我也要先大吃一顿来庆幸!

暗暗地想,爬到了据说是潘方跟他手底下小弟经常上的楼顶。他吗的,竟然是在行政楼!我根本不敢乘电梯,正大光明进了门,偷偷摸摸顺着楼梯往上爬。

不管是哪路神仙还是我王家列祖列宗,都请分点儿眼神给我王守致吧。

一鼓作气两腿战战地爬到了顶楼,门口居然还守着一哥们儿。

“你他吗谁啊?”他斜着眼,一副吊吊的样子,嘴里还叼着根烟。

真是吊啊,平时我在厕所都不敢抽烟,怕被学校班主任闻出身上的烟味儿,跟了大Boss果然不一样,呵呵……呵个屁啊,我越想自己调侃一下就越慌张。

“呃……”唾液又开始不受控制的分泌了,“我是来找……呃、潘方老大的……”

“你谁啊,潘哥是你见得的?”对方满脸嘲弄。

“那个,我是崇拜潘哥,特意来自荐的,以后想在潘哥手下做事。”

“嗤,哪来的傻逼,别说潘哥,我就看不上你这小胳膊儿弱崽儿样儿,哪来的滚回哪儿去吧啊。我这是脾气好,换了个人来你信不信你现在直接从这儿顺着楼梯滚下去了?”

“我信,我信!”忙不迭答应着,我紧张得很,一时找不到什么借口,只能不断重复着俩字磨叽。

“还不快滚!”这一直翻着白眼儿的哥们儿也不耐烦了,上前就要掀开我。

尽管他抓得我胳膊生疼,我也没法跟他动手,只得扭来扭去地躲他。

这时,一直关着的天台门开了。

“谢金鑫你叫谁滚啊?”有道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

逆光站在门口的,赫然是潘方。

大Boss出场了。

第7章

我已经完全傻掉了,即使来之前在脑子里盘算了数十个见到潘方时的情形,设定了数十种应对方法,但眼下我一样都使不出来,就那么直愣愣看着他。

这可是那个在几个高中地盘上都出名了的狠的潘方啊。

显然潘方对于我这么个陌生人的出现,十分反感。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根本看也不看我,径直对那个叫谢金鑫的说:“你搞定了就下楼,今儿王守晨没去食堂吃饭,张栩逮着他了,我去玩玩儿。”

王守晨!

我也顾不得什么了,干脆用最原始的法子,一个抢步上前拽住了潘方的袖子,趁着他还没一个反手把我甩到楼下之前,大声吼道:“我叫王守致!我哥是王守晨!”

潘方果然没有直接把我甩出去,但是依着惯性,我整个人也被拍到了墙上,撞到的正好是太阳穴跟前脑门,虽然我经得起几下打击,但这一下也把我搞得懵懵的,可想而知潘方的力气有多大。

可我有没想过要跟他打架,我只想跟他谈,不管是用钱也好还是卖命也好,总之要把这个事情缓和,甚至暂时或永久的解决。但我对我有的筹码毫无信心,潘方哪看得上,希望能拖延个时间,就算朝我哥下手也等到我哥高考完,说不定到时候他就对别的男的女的感兴趣了呢。虽然我完全不知道潘方为什么就偏偏看上我哥这个应该跟他毫无交集的人,但是他的兴趣,又哪里需要理由呢,不管是抹黑我哥也好、转移他注意力也好,总之要用尽一切手段把我哥给护住了!

想到这里,我又一次直直地对上了他的视线。

潘方也看着我,面上有显而易见的惊讶和嘲笑神色:“你说你谁?”

扶着墙挺直了背脊,我克制了紧张,一字一顿道:“就是你想的那个王守晨,我是他弟弟,王守致。”

“哦?”潘方明显被我的话给娱乐了,“那你来找我干嘛?教室找你哥去啊。”

“我想跟你谈一谈,准确地说,”我抿了下唇,“我想求您一件事。”不知这一刻我脑子究竟是怎么想的,说完这句话,我竟啪一声冲着潘方双膝跪地。

“诶诶,这阵仗吓人啊!”潘方故作一副被我惊吓的样子,朝着谢金鑫挥了挥手,“你下去啊,看着王守晨,叫他今儿晚上放学留下来给我赔礼道歉,昨晚上就那么让他跑了还真有点不甘心的。我现在跟这位王弟弟好好‘谈一谈’,你可别让王哥哥发现了啊。”

谢金鑫答应了就下楼,也没再管我了,他老大都发话了。就凭我这身手,也不能对潘方怎么样——我足足比潘方小了一个身格!更别说我那比我还瘦的哥了!

然后潘方略弯下腰,一手扯住我的衣服后领,直接把我拖到天台上去。

“说吧,你想谈什么。可说快点啊,说完我还得去亲亲你哥呢。”潘方眯起眼睛盯着我。

早死早痛快!我心一横直接说:“我想请求你放过我哥!”

“哈,我可没缠着你哥,是你哥喜欢我的鸟缠着我呢。”

说实话,从我以前听到的关于潘方的传闻,除了力大无比,没有哪一件跟他现在的样子像。说话根本不是我想象中那种野蛮粗鲁的样子,竟然还这么胡搅蛮缠的跟我扯淡!

扯淡就扯淡吧,没我预想的凶残直接把我秒了,就说不定还有机会。我把因为对我哥的诋毁而起的愤怒不耐压下去:“我哥他不是同性恋,所以他应该不会突然喜欢一个男人。就算你这么……这么喜欢他,他也几乎不可能回应你的。你看,谈恋爱的话,还是找个互相都能喜欢的比较舒服吧?找个喜欢你的女朋友,呃,或者男朋友,能带给你的不只是被迫的假模假样,而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了。还有,我哥他真的不是一个适合谈恋爱的对象,他一个书呆子,只会死读书读死书,完全没有浪漫细胞的,跟他谈恋爱就是浪费时间。”

没想到我竟然能说出这么一大堆逻辑分明看似很有道理的话,更没想到潘方竟然耐着性子听完了,随即他嗤笑:“谁他妈说我想谈恋爱啊?我就是想干你哥。你哥是不是同性恋关我屁事,我只要他张开屁股就行了。我说,你凭什么来求我啊?你哥都不反抗。”

刚刚的一大通话,把我能组织起来的语言刷拉一下全用光了,现在听到他直白又下流的反驳,一个字都蹦不出来,怒极气极,脸涨得火烧一样,只能以瞪着他来发泄。我本来那么怕他,看到了真人,现在竟然控制不住怒火,简直想冲上去打他一顿了,可我打不赢一只手就能把我拖着走的男人!

“你放过我哥吧!你想干什么别的人还愁找不到吗?我哥真不能陪你!”没别的法子,我又扑通下跪了。跪天跪地跪父母,我把面前这个流氓这个杀千刀的官二代当成祖宗来跪,男儿膝下的黄金我不要了,我就要我哥好好的别被他祸害!

“哈哈哈哈!”没料到我这么一跪,潘方倒好像是被我逗得笑得前俯后仰。

第8章

“现在都流行这么求人吗?来来,丢你一张钱,给我学狗叫两声再说!”潘方笑得停不下来,还真从口袋里摸了一张钱扔到我脸上。

我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站起来扑过去,但是,忍住了,跪都跪了,不把这件事摆平不是白白跪了这两次吗!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低声下气,我再次哀道:“我们家两个孩子,我一看就是个没出息的,我哥他必须要好好高考才有出息的,是我们全家的希望。要是……我哥是喜欢你的,愿意跟你做什么,都无所谓,他有分寸的。可我问过我哥了,他被你打得那么惨,你差点就把他强暴了,这是要坏了我们王家的希望啊。如果我哥愿意,什么样都行的,你就请等等吧,等到我哥愿意跟你一块儿的时候,你们随便做什么都没关系的。”

替身—Ruki君仅代表作家(Ruki君)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