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强冥咒师(4)—静候晨曦

最强冥咒师(4)—静候晨曦

作者:静候晨曦
 

第115章:魂火

李芳谷看到自己肉体被拉上去,意识却摔落万丈深渊,他立刻就知道了,他又离魂了!

啊啊!果然!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个情况发生。幸好他有先见之明,把扶苏留在了阳世。

他的意识朝着万丈深渊摔去,深渊里有黑暗在躁动,似乎是闻到了他灵魂的味道,要冲出来虏获他。

李芳谷心里焦急,集中精力呼唤扶苏,救命啊,扶苏啊!大美人快听到我的召唤啊!小爷要完蛋啦!

深渊里,一条通体漆黑的巨蛇一样的怪物从黑暗里钻出来,张开猩红的血盆大口,露出满嘴锋利坚韧的牙齿,朝着李芳谷的灵体吞噬而来,李芳谷的灵体犹如放在磁铁附近的细针,不可抗拒的朝着那张巨口飞去,他急的差点魂飞魄散,眼看那牙齿就要捕获他的灵体,危急之刻,一道通道被他开了出来,直直通向巨蛇的口中。

李芳谷在巨蛇嘴巴合起之前冲入它的口中,险险的和巨蛇的牙齿擦肩而过,摔入通道中。身后有力量的波动传来,有什么东西跟在他身后追了过来,一起涌进了通道。

李芳谷不敢回头,加速朝通道里挤进去。通道乌黑漫长,他在里面奋力向前游动,很久之后,在前方出现了一盏昏黄的灯光。李芳谷追着灯光的方向,极速前进。那是一盏长明灯,是靳书廷点在魏源头顶的那盏灯,扶苏站在灯前,身影被灯光衬得温暖而可靠。扶苏看到他的灵体,直接伸手过来,李芳谷忙不迭握住他的手,被他拽出通道。

通道在他离开的瞬间关上,李芳谷惊魂未定的站在扶苏面前,看到那通道关闭的一瞬间有漆黑的触角伸出来,朝着李芳谷抓去。

扶苏上前一步,把他护在身后,利爪挥出,斩断触角,那些触角掉落在地上,变成黑色雾气消散,通道彻底关上。

李芳谷惊魂未定,镇定了一下,打量周围,他又回到了魏源陈尸的那个房间。房间里窗帘全部被拉起,长明灯的灯光昏黄闪烁,看起来随时会熄灭的样子。靳书廷站在魏源的床边,正张大了嘴巴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不对,你这是灵体,你死了?”他惊异的问。

李芳谷呸的一声:“你才死了呢!乌鸦嘴!小爷只是太疲劳,离魂了。”

扶苏担忧的问:“你那边很混乱吧?这个时候离魂,不是很危险吗?”

李芳谷笑嘻嘻安慰他,说:“没事,你别担心,他们带着我的肉体,暂时可能有点忙不过来,等他们安定下来把我唤回去就好。”

他看到床上魏源的身体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凄厉的相貌已经恢复的大差不离,露出一张白净斯文的脸,头上也长出了微短的头发。李芳谷想起上次在医院,他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那个时候的魏源看起来生气勃勃,现在却这样活死人般的躺在床上,而靳志诚却在步步危机的蛮荒界为了营救爱人拼命着,心里不由一阵黯然。

“金明呢?”他看到房间里只有靳书廷和扶苏,段金明不在,伸着头四处望。

扶苏眼神黯淡了点,笑着回答:“他担心靳先生的身体,刚去看了一下,应该立刻就回来了。”

李芳谷点头,问:“靳大哥现在怎么样了?”

“高烧不退,你舅舅一直在边上照料,希望能快点好转吧。”

正说着,房间门开了,段金明跨步进来,见到半透明的李芳谷,眼神里出现了片刻的惊慌。

李芳谷眼中露出惊喜的表情,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他这才和他分开多久,见到他的心情就无比雀跃,思念立刻就泛滥开来。

“你……?”段金明显然很意外李芳谷会出现在这里,李芳谷笑嘻嘻的上去,说:“不小心离魂了。别担心,等我舅舅他们安定下来,把我唤回去就好。”

他虽然说的轻松,段金明还是担心不已,见到他脸上笑嘻嘻的表情,无奈的叹口气,思考了一下,似乎下定什么决心一样,对他说:“你跟我来。”

李芳谷不解的跟着他出去,走到门外才发现外面已经日上中天,他们去蛮荒界已经整整大半天了。他们在里面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每次都是靠猜的。他觉得似乎没有过多长时间,然而在阳世居然已经这么久下去了。他们只有三天的时间,李芳谷心里顿时有了紧迫感。

段金明带着他来到隔壁的房间,进门后把门关上,却不去看李芳谷,自己走到桌边坐了下去,随即低下头,没了反应。

李芳谷满脸莫名,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是生气了?他忐忑不安的想着。

不久之后,他就知道段金明要做什么了,只见一个半透明的段金明缓缓站了起来,走到他的面前。

段金明竟然让自己灵魂出窍了!!

李芳谷心里的感动顿时如同洪水泛滥,心尖都疼了起来,心口像是被人狠狠揪了一把,恨不得现在扑倒在他身上狠狠的亲吻他才好。

段金明走到他面前,开口说:“这下子就可以碰到了。”他的指尖抚摸上李芳谷的脸颊,灵体直接碰触,让李芳谷的灵魂都起了战栗。

李芳谷眼神灼灼的看着他,恨不得现在能把他一口吃下才好。

段金明回应他的眼神,担忧的说:“早知道这么凶险,就该让扶苏和你一起去,多少能帮得上忙。”

李芳谷眼睛转了一下,心道,幸好没把扶苏带去,不然他这一离魂,没有人接应,指不准魂魄会被什么妖魔鬼怪给吞下去,指不准段金明就再也看不到他了。他笑嘻嘻的说:“也没那么凶险,是我自己不小心。你别着急,我肯定一会就可以回去了。”

段金明不赞同的看看他,李芳谷连忙讨好的笑笑,说:“你别生气,我后面一定会小心的,一定好好照顾自己。”他贴近了一点,语气暧昧的说:“我还没和你那个过,怎么也舍不得去死的。”

他打定主意段金明现在一定舍不得揍他,所以他放心大胆的和他调着情。

段金明哭笑不得,简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说这个话!可是对他又无奈的很,一腔担忧化作绕指柔,灵体上前一点,脸颊贴近,吻了上来。

和碰触不一样的感觉,感觉不到热度,也没有触碰的感觉,可是李芳谷就是觉得无比激动,似乎整个灵魂和段金明的在缓慢的交融,他闭上眼睛,体会这异样的感受。

段金明拥住了他,灵体和他紧紧的贴在一起,李芳谷半睁开眼睛,看到面前有红光弥漫,两人的灵体似乎慢慢的交融到了一起,一阵难以言传的快感传来。

段金明把他抱的更紧,李芳谷的灵魂因为这个拥抱产生了热度,他感觉温热的感觉包围了自己,如同沉浸在温热的水中,灵魂一瞬间产生了漂浮感。

他睁大眼睛,发现自己处在一片虚空中,有红色的液体一样的东西缠绕着自己,却没有束缚的感觉,那是一种惬意而安心的感觉。他看向液体传来的地方,惊讶的瞪大眼睛。

眼前不见了段金明,出现了一只巨大鸟儿,那只鸟儿是如此的高贵,如此的华美,李芳谷搜遍所有的词汇,无法去形容它,这只鸟乍看像是一只丹顶鹤,然而它的羽毛是梦幻一般的浅淡蓝色,蓝色覆盖下,是流光溢彩的火红,那火红如同安静的岩浆,似乎只需要一个缺口,它就会爆发出来。

鸟儿有白色的长而尖的嘴,一双细长高贵的眼睛,看起来有凤凰的威严,却没有凤凰的霸气,鸟儿双目中有浅淡的火焰颜色,正温柔的看着他。它的腿又细又长,站立在虚空中,朝着李芳谷亮起了翅膀,只有一只翅膀,这是一只单翼的毕方。

是段金明,这是他的爱人啊!是他爱人的本相,如此的高贵华美,犹如梦幻中的神祗。

毕方抬起纤长优美的脖颈,仰头嘶鸣一声,发出清脆的鸣音,然后优雅的走上前,低头看着李芳谷的迷醉的眼神,眼中露出温柔。

这是他心爱的小孩,虽然不强大,却勇敢无畏;虽然不聪明,却坚韧不屈;虽然表面油滑,内心却温暖单纯,他的爱人,可爱又倔强的小孩……

高大的毕方低下头,长长的脖颈与他相交,宽大的单翼温柔的将他覆盖。

李芳谷看到有火焰朝自己肆虐而来,本来应该害怕的。然而那火焰鲜红,却泛着温暖的色泽,他闭上眼睛,坦然接受,这是他的爱人,怎么会伤害他?

温暖将他包围,李芳谷觉得四肢五体都被浸泡在热水中一样,他发出舒服的叹息,任着热流在他魂体上游走。

千丝万缕的暖流在他身体上交缠,汇聚,最后集中到了眉心的位置,李芳谷觉得额头似乎被炭火烫了一下,然后那股烫热瞬间变成无法言喻的温暖,灌满他的灵体。这种感觉太刺激了,李芳谷感觉自己颤抖了,兴奋无比,如果有经验在,一定会直接射出来。灵魂被充沛的灵气抚慰,疲惫顿时一扫而光。

似乎过了好一会,温暖渐渐冷却,他再次睁开眼睛,毕方不见了,段金明也不见了,他惊慌的搜寻,看到原本坐在桌边的段金明站起身来,他的魂体归位了。

李芳谷心里有点微微的遗憾,这种灵体直接相交的感觉太美好了,那种快感让他的灵魂都颤抖。但是活人灵魂出窍太伤身,他走到段金明身前,尽管无法碰触,他还是做出依偎的动作,想象自己靠在他的怀里。

段金明的脸上露出为不可查的疲惫,他眼神宠溺的看着他,小孩的眉心一个火红的圆点,有火焰在里面沸腾。

李芳谷靠在他身上,想象自己在呼吸他身上清爽的沐浴乳味道,在他的身边感到无比的安心,他轻声的问:“刚刚那是什么?”

段金明抚摸他的发顶,没有回答。他亲吻他的眉心,低声说:“照顾好自己,要让我看着你平安回来。”

李芳谷心里感动,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

耳边有微弱的呼叫声传来,李芳谷听出来了,那是宋微微的声音,他恋恋不舍的放开段金明,说:“他们在召唤我的魂体归位了,我要回去了。”

段金明点点头,手掌抚上他的脸颊,虽然无法碰触,那种暧昧的情愫李芳谷还是收到了。

进入蛮荒界的时候,李芳谷是以灵体进入的,所以感觉艰辛无比,然而用灵体状态回去,似乎迅捷的多。有宋微微的声音引路,他这次通道开辟的很快。

段金明看着爱人的身影消失在面前,理了理衣服,回到魏源的房间。扶苏抬头,温和的眼睛眯起来,问:“段先生,你的魂光似乎黯淡了点,怎么回事?”

段金明笑笑,说:“只是不放心他,所以和他分享了魂火。”

扶苏的眼神黯了一下,笑着说:“听说毕方的魂火只和一生的爱人分享,段先生已经认定了心意了吗?”

段金明笑笑,转过脸去看着床上的魏源,心意啊,早就在接受戒指的那一刻就已经认定了。

几秒之后,李芳谷睁开眼睛,看到宋微微和靳志诚正担忧的看着他,周玉背对着他站着,单手持剑,长身玉立,如同战神一样的守护着他们。

李芳谷眨了眨眼,精神上的困顿一扫而空,这就是见到爱人的力量?难怪人说有情饮水饱,见一次心上人比什么灵丹妙药都管用。

他笑嘻嘻的说道:“让你们担心了。我回来了。”

宋微微松了一口气,说:“吓死我了,这次还真是辛苦你了。”

靳志诚也露出愧疚的表情,沉默了一下,说:“多谢了,小谷。”

李芳谷锤了他一下,说:“自己兄弟,那么客气干什么!我们心甘情愿。”

周玉回头看了看他,语气平淡的说:“回来就好。”

李芳谷站起身,打量他们现在的位置,这里似乎是在一个大殿中,大殿看起来因为年代久远,显得破落衰败,然而从布置上不难看出曾经的奢华。“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到这里的?”

宋微微撩了撩头发,说:“周先生说这里是南天门。我们踏上崖壁,看到你离魂了,可惜来不及招魂。正门口就有怪物来攻击我们。周先生和我们一起,一路拼杀,来到这里,这才稍微安定下来。”

“南天门?”李芳谷眼神怪异的看着他们,这才发现宋微微和靳志诚身上看起来相当的狼狈,不难看出曾经经历一场恶战。周玉虽然还是一身潇洒的样子,不过也微微的显出凌乱来。而自己浑身上下完好无损,毫发无伤,他们把自己护的很好,心里不免有点感动,又微微有点内疚。自己真的是太不顶用了,真希望自己可以快点变强,不要这样拖后腿。

宋微微见他脸色,笑道:“是啊,你可是想到玉皇大帝的居所啦?周先生也说了,民间的神话传说本来就应该是有原形存在的,在民间传开来之后,又经过众人口头相传,然后被文人加工之后,才变成了现在我们所熟知的样子。周先生也是因为这个南天门的名称才猜测这里是以前仙人的居所,我现在也是越来越相信了。”

周玉站立良久,似乎感觉到周围稍微安全了点,于是收起剑走过来说:“这里是碧霄灵殿的正门位置,上面用古篆写了南天门三个字,我上次也曾经来探查过,不过也是刚到正门位置就被迫退了出去。我那时候是以灵体状态来的,这里的意识太强,虽然我是仙人,灵体的力量还是无法和这里对抗,之后也就一直没想到过来。要不是为了这里的宝物,我也不想再过来。”

宋微微他们之前也只是听李芳谷大致说过周玉是仙人的身份,对他倒也不是很熟悉,这次还是第一次搭档合作。她笑了笑,问:“周先生上次来是为了做什么?”

周玉沉默一下,说:“是为了寻找我失踪的爱人。可惜无功而返。我和我爱人身上都曾种下魔界的异宝,要是接近了会有感应,可惜我在这里没有感受到,他应该不在这里,所以我就走了。”

靳志诚脸上神色黯淡,原来周玉也有这样的经历吗?他现在对他感同身受。想到可能被困在这里的魏源,他担心不已,从口袋掏出那个挂件,却惊讶的发现那个挂件在这里毫无反应。

李芳谷惊讶的问:“怎么回事?挂件为什么不指示方向了?难道源哥不在这里?”

周玉淡定的看了一眼,说:“不是。这个大殿里的能量场太强,相对来说,施加在挂件上的法术力量弱了点,所以挂件在这里力量被抑制了,无法指示魏源的地魂所在。这里是蛮荒界的中心,也是误入蛮荒界的魂魄最终归处,魏源应该确定在这里无疑了。”

宋微微嘘了一口气,说:“只是这个宫殿看起来很大,也不知道源哥到底在什么地方啊!”按照她的想法,他们要是知道魏源的地魂所在,直捣黄龙,找到目标就立刻撤走,这样节约时间又能保证安全,只是,周玉是来寻宝的,也不知道他怎么想。

周玉面无表情,说:“魂魄会朝着力量最强盛的地方而去,我要找的东西,和魏源的魂魄应该是在一起的。我们目标一致,不用担心。”

李芳谷这才想起来他还没说周亮的事情,于是趁着休整的时候把他们的且末之行告诉了周玉。

周玉脸色怪异,问:“你说小亮见到了靳书严?”

李芳谷点头,说:“是啊,小舅舅好像还对靳大哥一见钟情,现在天天缠着他呢。靳大哥最近身体不好,都是小舅舅贴身照顾的。小舅舅明确对我说了,靳大哥就是他要找的那种意中人。”

周玉:“……”

李芳谷看着周玉的脸色,觉得周玉像是刚刚吃掉几十斤外太空掉下来的诡异蘑菇,似乎整个人都呆掉了的样子,这是什么情况,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是个基佬吗?

他还是第一次在周玉的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滑稽感。

似乎过了好一会,周玉才缓过来,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几个人又稍微休息一下,一边商讨后续的行动路线。

周玉拿着剑鞘当柴棍,在地上画地图,一边解释说:“以前我在高处看过这个天宫的布局,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正门,也就是南天门,”他画了一个长方形,示意他们现在的位置,“南天门进去,应该是朝天殿。这些仙人虽然修仙之后欲望淡薄了很多,然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权利追逐,何人不向往坐拥万里江山,居万人之上的位置?所以这个宫殿的正殿也如同凡间的皇宫一般,起名朝天殿。朝天殿后面还有众多宫殿,两边是偏殿。这个宫殿太大了,一一走下去没完没了。但是我们的目标很明确,朝着力量最强大的地方走去应该就没错了。”

李芳谷皱眉道:“我不太明白,舅舅,怎么能找到力量最强大的地方?我感觉在这里似乎浑身的感觉都被压抑了。好像这里的力量无处不在,想的力量在这里没有什么作用了。”

周玉点头,说:“你说的没错。这里因为力量太强大,反而形成了一个禁区,在这里,我们想的意识反而无法使用了,但是你不一样,你受到的限制比我们应该要小的多,因为你身上毕竟带着魔族的血脉。按照力量的本源来划分,你身上的力量其实是属于逆光明的力量,接近黑暗,但是和黑暗的本质不一样。黑暗是光无法到达形成的,阿诚身上带着鬼族血液,他的力量是属于黑暗力量。然而你的这种力量应该是相对于光明来说,更像是黑色的光。所以这里的力量对你有压制,但是你又可以去反抗。要找到力量最集中的地方,要靠你的感知了。”

李芳谷一愣,心中窃喜起来,没想到他李芳谷还有这样的用处!他正要开口说话,他们的头顶上一阵剧烈的波动传来,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头顶。

周玉动作迅速的站到他们身前,和那个男人相对。李芳谷打量那个男人,那个男人面目姣美,看起来仙风道骨,身形飘逸动人。

周玉看着那人,却是皱起眉头,说了一句:“怎么是你?”

第116章:獒因

李芳谷他们看着凭空出现的那个男人,那男人相貌年轻,面容姣美,看起来斯文儒雅,身形俊逸,自有一番仙风道骨在其中,刚开始还以为是敌人什么的,仔细看过去就发现了,这只是一个灵魂片影,相当于是在视频电话里看到的影像了。这个人必定在这里的某一处,只是他们不知道具体位置。

这个男人是什么人?难道是以前居住在这个天宫里的仙君?听周玉的语气,他认识这个人?

周玉皱起眉头,说:“怎么是你?”

那男人平和冷淡的眼睛扫了他们一眼,说:“仙君多年未见,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遇到。这里危险的很,不管仙君所为何事,还请速速退回。”

李芳谷听他语气,看来这人应该不是什么坏人,难道是他们冒犯了别人的领地?

靳志诚仔细打量那个人的脸,脸上出现怪异表情。

方颜玉语气冷淡,说:“陆真,我也没想到你会在这里。你在这里做什么?凭你几句话就想让我退下去?你是痴人说梦了。”

陆真?李芳谷开始觉得这个名字耳熟,然后立刻就想起来,陆真不就是阿华家里三百年前那个横空出世的先祖吗?说起来李芳谷应该叫他一声祖师爷才对。咦?这个人怎么出现在这里?

宋微微美目盯着那个男人,呢喃说:“奇怪,怎么我觉得他看起来很眼熟呢?好像在哪里看过一样。”

那男人似乎听见了她的话,转过脸朝她颔首道:“阴祀,多年未见,还以为你已经魂飞魄散,见到你重回阳世,甚感欣慰。”

宋微微愣了一下,无数个想法飞速闪过,她有点不确定的问:“难道,你就是阳祭?”

陆真点头,说:“然。”

宋微微惊讶,他以为凌端阳之前说的三界契约之事是胡言乱语,哄着她玩的,什么阴祀,什么阳祭?结果陆真居然肯定了她的身份,难道凌端阳说的是真的?

陆真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说:“凌端阳的话,你可以信一半。其中缘由,勿要追究。”

宋微微心里乱成一团,为什么?如果她的身份真的有那么了不得,为什么她对这些却是一无所知?

周玉淡淡的说:“宋小姐不必疑惑,五百年前我带人攻入萧家,其中就有宋小姐出的一份力。当时你被萧家内核重创,差点魂飞魄散,能再次回到阳世就已经出人意料,前世记忆就莫要去追究了。”

宋微微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又看向陆真。

陆真点头,说:“仙君说的是。阴祀,前世记忆不可追,今世当惜眼前人。放弃那个虚无缥缈的目标为好。”

“陆真,你在这里做什么?”周玉语气冷淡的问,“我来这里要找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阿诚来这里带回爱人的地魂,要我们走,是绝对不可能。”

陆真表情凝结了一下,然后回答:“我虽然这三百多年一直都栖身于此,然而对于阳世发生之事却是一清二楚。你们要来做什么,我当然知道。只是这里凶险异常,你们还是快点走。至于魏源的地魂,你们也不必找了,魏源的地魂早就已经被这蛮荒界的核吞没,你们是不可能带回他的了。”

靳志诚表情一凝,怒喝出声:“不可能!没有亲眼看到,我绝对不走。”

陆真愣了一下,迟疑了一下,转身对周玉说:“仙君,你要找的东西,我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你的目的,凌端阳也必定赞成,我没有阻拦你的理由。在朝天殿的后面,有一方高阁,名唤通天阁,阁中兴许有仙君所求之物。”

周玉脸色缓和,点头说:“多谢了。”

陆真继续说道:“仙君先别高兴的太早,去通天阁的路上困难重重不说,通天阁内也是妖物横生,即使是仙君,在里面也是马虎不得。如果不能如愿,还请仙君速速回去。靳先生来救爱人,勇气诚然可嘉,只是魏源已死,该放还是得放。来这里的灵魂没有能幸免的,靳先生还是早点放弃吧。”

靳志诚冷笑:“绝不可能,要是阿源已经被吞噬,你又为什么能存在?阿源来这里不过四天多,你在这里三百多年,你能存活,我不信阿源躲不过去。”

李芳谷担忧的查看他的脸色,靳志诚脸上青筋毕露,面容都狰狞起来,看起来尤为可怖。李芳谷知道他是无法接受陆真的说法,心中愤怒到了极点。然而仔细一想,他的话也有道理,他们都看的出来陆真也是个灵体,陆真能在这里存活三百多年,魏源怎么可能短短的四天都躲不过去。

陆真冷淡回道:“我有护身之物,自然和孤身来此的魏源不同。话已至此,各位自行判断。”

周玉打断他,问:“陆真,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你在这里做什么?”

陆真眼神转向他,沉默了几秒,回答道:“自然是尽自己的职责。仙君僭越了。”

周玉明白陆真肯定是有不能说的理由,只是他没想到陆真居然可以在这里呆上三百年之久,而且听他的意思,他还对阳世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和凌端阳也似乎一直有联系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周玉沉默了一下,试探的说道:“凌端阳死了。”

宋微微的身体抖了一下,似乎又想起当时的爆炸场面。

陆真平静的嗯了一声:“我知道。”

周玉追问:“陆真,你是怎么死的?”陆真在三百年前横空出世,盛名一时,忽然之间就销声匿迹。周玉当时和他也有些许来往,两人之间倒有一番君子之交的意味。他在陆真忽然失踪之后还曾费心寻找过他一段时间,现在既然看到了,无论如何也想知道当年陆真失踪的真相。

陆真眼睑垂下,淡然回答:“我被凌端阳所杀。”他不理会几个人吃惊的眼神继续说道:“好了,你们时间紧迫,在通天阁找到你们要的东西就快点走吧。靳先生,缘起即灭,缘生已空,既然缘分已经尽了,何必再苦苦追寻?当断不断心自乱,靳先生还请早日勘破才是。”

说完他转过身体,身影虚化成烟,消失了。

靳志诚眼神呆滞,半晌,他怒吼一声,一拳垂在身边的廊柱上,咬牙说道:“我不信!看不到结果,我绝对不走!”

李芳谷心里恻然,他想都没想,说:“阿诚,我陪你找。我也不信源哥就这么死了,我一直陪你找,除非你自己放弃。”

宋微微也似乎从惊讶中醒来,走过来握住靳志诚的拳头,柔声劝道:“阿诚,你说的对,没见到结果,放弃太早了。小谷都决定留下来,更不用说我了。你去哪里我都陪着,我陪你,不带回源哥,我也不回去了。”

靳志诚茫然的抬头,心里既感激又内疚,只是让他在这里就放弃魏源,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周玉看了看他们,语气冷淡的说:“我不赶时间,自然可以陪你们到最后。”

靳志诚明白,他们就算再任性,离最后的期限也只有两天时间,两天,如果找不到魏源的地魂,那就是真的没有希望了。

宋微微安抚好靳志诚,脸色迷惘的看向周玉,问:“周先生知道关于阳祭阴祀的事情吗?我之前一直以为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冥咒师,现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不一般,我却对这些一无所知,感觉好迷茫。”

李芳谷心里吐槽:姐,就算你没有阴祀这个身份,也已经不普通了。你让这么肉脚的我情何以堪?

周玉沉吟了一下说:“具体的我知道的不比你多,我和你前世相交也不算深。当时我要铲除萧家,你是自己找上门来的。混战中,你受了重伤,几乎魂飞魄散,我和凌端阳一起去的地府,凌端阳亲自向冥府之主恳求救你性命。他们之间谈了什么条件我不懂,不过你隔了五百多年才能转世,我也很意外。之前见到你我虽然认出了你,但是因为和你并不是很熟,我就没有主动说。陆真说的没错,既然你已经想不起来前世,凌端阳也没有刻意让你记起来,说明他也想让你放手前世之事。”

宋微微一阵茫然,苦笑一声,说:“你们说的倒是轻巧,要是能这么简单就放开,我又何必苦苦追着了。”

周玉一哂,是啊,要是这么容易就能让开,他又怎么会苦苦找寻阿荣这么多年?

他眉头拧起,说:“宋小姐,我差点忘记了,当时你被内核重伤时候,我似乎听凌端阳说你被萧家盯上了。要是萧家发现你是阴祀的身份,恐怕会有危险。以后你和萧家接触的时候还是多小心一点。”

宋微微点了点头,她对他嘴里的萧家内核所知不多,对前世也是毫无印象,凌端阳也粉身碎骨死去,她已经想不出还有令她牵挂的理由。

对了,还有外婆,还有最爱她的外婆。眼泪几乎要滚落,她低头眨眨眼,把泪水又逼回去。

最强冥咒师(4)—静候晨曦仅代表作家(静候晨曦)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