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系统叫妇女之友—笑青橙

我的系统叫妇女之友—笑青橙

作者:笑青橙
 

文案:

当号称妇女之友的[送子观音系统]绑定在妇产科男医生的身上,李医生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比如身边多了一对绑定的金童玉女,

金童是个喜欢爬他床的变态,玉女是个抖S御姐;

又比如每天都可以听到妇产科主任(性别男)

每天碎碎念祈祷自己能够怀孕;

再比如最近多了许多奇形怪状的产妇产检,

她们喜欢用各种千奇百怪的东西作为报酬;

最最重要的是,李医生被一个胎龄六月的男婴单方面强制私定终身,

还被诅咒如果和他以外的人在一起的话永远硬不起来TUT这不科学……

CP:捡到送子观音系统的妇产科男医生VS胎穿重生魔王

声明:本文不支持男男生子,更不是ABO设定,不要被文案和导读误导23333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强强 系统 天之骄子

主角:李耀阳 ┃ 配角:姒无余

第001章:李医生

导读:最棘手的孕妇

李医生,今年二十有七,单身独居。他的一天是这么开始的:

占地四十七点八平方米主色调为蓝灰色的宽敞主卧室里,朝南的窗户上遮挡着厚重的窗帘,将所有的光芒拒绝在外。规格标准的双人床中间隆起的那块不明物体就是我们的主角,李耀阳李医生。

早晨七点,摆在床头的手机正孜孜不倦地震动播放欢快的音乐,亮起的屏幕底图是一个怀抱着婴儿的母亲,婴儿才出生不久,红通通的模样就像一只掉了毛的丑小鸭,母亲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宝宝,唇角带着幸福的微笑。

很可惜的是,这位漂亮的母亲并不是李医生的老婆,而是他主刀的第一位孕妇。那时的手术风险非常大,能保下母子二人完全可以说得上是奇迹,这位母亲是支持李医生在自己的岗位坚持下去的动力。

手机闹钟的铃声持续地响了一分钟之后只能无奈地偃旗息鼓,放任自己无动于衷的主人继续雷打不动地赖床。消停五分钟后,手机继续努力地想要唤醒李医生,如此的情形一直反复地从七点持续到七点半,李医生大有一觉睡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在闹钟第七次停下的时候,主卧室锁上的房门被人从外面剧烈地摇晃起来,厚重的木门此时就像是不堪一击的泡沫一样,被外头的人狠狠地一脚踹开。那人沉默地走到落地窗前把窗帘全部拉开,清晨的亮光一下倾泻进屋里,勾画出那人凹凸有致的姣好身形。

女人将垂落到唇边的一缕头发撩到耳后,她活动了两下手关节,双手一扬将李耀阳卷在身上的蚕丝被给掀了开来:“主人,你上班快要迟到了,请尽快起床。”她的声音清脆而动听,任谁听了都无法拒绝她的要求,除了某个不解风情的男人——

微凉的空气让失去被子的李医生打了个哆嗦,他伸手在旁边摸索到另一个没人枕靠的枕头抱到怀里,正要翻个身继续和周公约会到天荒地老,只见一只穿着棉质室内拖的脚卡在了他双腿间的重要部位,让他不敢动弹。

李医生顺着那只棉质拖鞋向上看去,一个美艳得不可方物的女人正居高临下地站在床上对他露出个鬼畜的微笑:“主人,再不起床的话,我就将你的蛋蛋给踩碎。”

“……”再多的睡意都被这句话给吓醒了,李医生小心翼翼地说道,“马上起来,我马上就起来,蓝臻大人,请您务必高抬贵脚放我一马!”

被唤作蓝臻的女人拢了拢她栗色的卷发,像一个女王一样施舍地挪开了脚:“很好,预约今天早上九点钟来看诊的孕妇是我们的大客户,请您务必好好接待。”

李医生蔫蔫地点了下头,这个大客户正是每天都准时起床的他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的罪恶源头。李耀阳成为妇产科医生的第四个年头,他遇到了工作以来最棘手的孕妇——一个怀着多胞胎的临产男人。

第002章:手心红莲

导读:这个怀着孕的人分明就是个男人

被蓝臻扫地出门之后,李耀阳只能乖乖去上班,他嘴里叼着一个在阳光早餐的摊子上买来的白面馒头挤进了拥挤的地铁中,虽然他的工作是非常吸金的妇产科医生,但他却丝毫没有买车的意思,他天生就和那个滚圆的方向盘不对付,所以只能落得每天挤地铁的悲惨下场。

此时李耀阳身上穿着一件铁灰色的拉链立领卫衣,下半身是一条洗得半旧的牛仔裤和一双拼色的板鞋。这副打扮再加上他那张看不出年纪的娃娃脸,看起来就像是还未走出校园的大学生一样。李耀阳机械地咀嚼着索然无味的馒头,思绪飘忽到了一个月以前——

那是一个雾霭很重的周六,出于对健康的考虑,李耀阳打算取消今天陪女友逛街约会的行程,可他打通女友的电话,话才开了个头,女友就劈头盖脸地数落他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冷落她,最终李耀阳还是屈服了女友的撒娇中,继续这场注定危害身体健康的约会。

陪女友逛街是所有男友们最甜蜜的折磨,那逛不完的街和晃花眼的琳琅商品是最可怕的酷刑,李耀阳当然也不例外。才逛了一个多小时的街,李耀阳的血条就几乎见底了,他刚想哄一下女友要求休息的权利,惊变却陡然发生了。

一个在公车站往别人口袋里摸手机的小贼被人抓了个现行,抓到他的人是个耿直的东北汉子,非要把他扭送到派出所。那小毛贼哪能就此屈服,他的同伙是个有眼色的,假装路过不小心撞了一下那个汉子,小毛贼抓住空档不管不顾地撒丫子逃跑,结果不小心将一位路过的孕妇给撞倒在地上。

作为一名医生,李耀阳的社会责任感很强,不等女友说什么,他已经很积极地来到了孕妇的身边为她做检查。孕妇怀孕二十八周左右,胎儿已经比较安定,她的羊水并没有因为摔倒而破裂,肚子没有腹痛的正装,胎动也正常。只是孕妇被毛贼给吓坏了,脸色煞白坐在地上。

李耀阳松了口气,扶着孕妇到附近的露天咖啡厅里坐下,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围在孕妇的肚子上,并轻声地安慰她,一直陪着孕妇直到救护车来到现场把孕妇接走。孕妇离开之后,李耀阳这才想起这不是医院,他是在陪女友逛街。果然,在孕妇离开之后,女友脸上的温婉的表情立刻变了,她沉着脸对李耀阳说道:“分手吧。”

因为不能经常陪女友,所以两人相处时李耀阳总是迁就着自己的女友,可这一次是突发情况,所以才没能好好陪她逛街,但这怎么能够成为分手的理由。李耀阳也有些上火,他耐着性子说道:“可以给我一个理由么?”

“看来你真是完全没有自觉呢,”女人冷笑着,完全没有平时娇憨的模样,“以前我总不明白我们两之间缺了什么,现在我总算是看清了,你对一个陌生的孕妇都比对我温柔,看不明白的人还以为那个孕妇才是你女朋友呢。总之就是一句话,分手!”说完,女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露天咖啡厅,气得连落在李耀阳手上的逛街战利品都不记得拿。

李耀阳人生中的第三段爱情,就这样结束得毫无新意。他拾掇起准前女友落下的衣裤鞋袜的袋子准备另找一个时间把这些还给她,却看见一串红宝石手链正搁在面前的玻璃桌上,也许这是那个孕妇不小心落下的,他随手将手链收进上衣的内袋中,想着反正那个孕妇拿了他的名片,如果找不到手链的话应该会主动联系他。

结果到了第二天,那名孕妇也没有来电询问手链的事,那条放在上衣内袋的手链也不翼而飞了,更为诡异的是,李耀阳在做午饭的时候发现他的左手手心上长出了一朵莲花的红纹,用手指轻轻抚摸手心的时候还能感觉到轻微凸起的纹路,可是镜子和相机之类的东西映照出来的左手手心却是一片干净。

折腾了几个小时却丝毫没有办法让红莲的纹饰从手心消失,李耀阳开始认真地考虑切掉手心上的肉方案的可行性。就在李耀阳握着一柄水果刀正准备狠下心来剜掉那朵红莲的时候,一个慈悲的男声直接在李耀阳的内心响起:“送子观音系统绑定成功,请李氏观音以慈悲为怀,普度众生。”

“……”李耀阳没理那个声音,他坐在饭桌前,桌面上摆着一个急救医用药箱,纱布和药品都已经准备好了。他握着水果刀的右手丝毫没有颤抖地对准红莲剜去,眼看锋利的不锈钢刀就要刺穿皮肤的时候,触碰到红莲的刀面却瞬间汽化蒸发,只留李耀阳对着只剩一截手柄的水果刀发呆。

那个慈悲的男声就像是一切不详的开端,李耀阳逐渐开始出现幻听,这些声音大多数来自成成年女性和稚嫩的孩童。女人们在不断呢喃着许愿能够怀孕生产,孩童的声音则不尽相同,有的是在倾诉着对母体的依恋,有的则是在抱怨母体怀孕时穿高跟鞋、抽烟等不良生活习惯,许许多多的声音轰炸得李耀阳的脑袋都快炸裂了。

就在李耀阳快要晕厥过去的时候,他被一个男人拥进了怀中,男人用双手捂住他的耳朵,那些窃窃私语的声音突然就离李耀阳远去了。李耀阳并不领情,他冷着脸推开男人,再看了看站在男人身边事不关己地双臂环抱胸前的漂亮女人:“不知两位擅闯民宅有何贵干?”

“列车运行前方是西道口站,有在西道口站下车的乘客,请您提前做好下车的准备。The next station is……”甜美的女声从地铁的广播中响起,将李耀阳从回忆中拉回现实,他将立领卫衣的拉链拉倒最顶端,随着人潮下了地铁往着出口的方向移动。

和许多行业一样,妇产科也有份旺季和淡季之分,十一月在医院住院的预产期孕妇并不多,所以李耀阳难得的比较空闲。八点到九点这段时间,李耀阳只接待了两位定期来产检的孕妇,随后就是在坐诊室里漫长的等待。墙上的挂钟已经上了年头,秒针每走一格都会发出清晰可闻的咔嚓声。8点59分,随着秒针越发逼近12的数字,李耀阳脑袋里的以复数计算的婴儿们熙熙攘攘发出的吵闹声也越来越接近,直到门诊室的门被人推了开来。

来人手中握着一张挂号单,他的肚子滚圆,大得非常夸张,四肢却比普通的瘦子还要纤细许多,让人非常难以想象这么瘦弱的一具身体是如何撑得起这么大的一个肚子的。现在天并不算太冷,那人却戴着毛帽子和围着厚厚的围巾,几乎将整个头部都挡了起来。

那人颤颤巍巍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这才缓缓地将头上的帽子和围巾摘下来,露出了他那张憔悴的脸庞,他长相普通,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头上的肥猪流金红色的公鸡头发型,以及那双肥厚而苍白的嘴唇。他脖子上明显凸起的喉结明白地告诉李耀阳,这个怀着孕的人分明就是个男人!

李耀阳从男人手中接过挂号单子,照着上面的名字念道:“海琪先生,请问你的民族是?”

男人的声音有些尖细:“回观音大士,我属于海龙目、鱼纲,种类是海马……”

李耀阳:“……”作为一名人类妇产科医生,却需要跨越种族的界限工作,李耀阳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第003章:金童玉女

导读:金童是个痴汉

李耀阳四岁的时候,李妈妈再度怀孕了,那个时候她已经是个高龄产妇,可是她坚持要将孩子生下来,李耀阳和李爸爸都非常地期待新的家庭成员出现。当时四岁的小耀阳还没有上学,他非常地懂事,让负责照顾他的李妈妈省了不少心。李耀阳就这么一直陪在李妈妈身边,他能清楚地感觉到妈妈肚子里未出生的弟弟在一天天地健康成长,甚至有时还会产生一种能感受到弟弟的心情、可以与他相互交流的错觉。

小耀阳并没有把可以和弟弟交流的事告诉妈妈,他想着要等弟弟长大懂事之后,再把这个秘密第一个告诉他。可李耀阳并没能等到这个机会,李妈妈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出了车祸,一尸两命。从此,李爸爸就几乎变了个人,成为无人可近身的工作狂,小耀阳也被交给了奶奶照顾。

弟弟的殒命让李耀阳是否真的能和未出生的弟弟沟通的事成了一个谜,所以李耀阳也开始变得古怪起来,他开始对母体孕育生命异常着迷,渐渐地,人类生命的孕育已经满足不了他,他开始涉足各种生命体孕育后代的知识领域,胎生的、卵生的,甚至植物、微生物的繁殖方式。等李耀阳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医学院念完五年的书,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进入了现在的这家医院。

长成大人的李耀阳已经渐渐遗忘自己开始对生命孕育感兴趣的理由,直到他拣到了送子观音的神职——他才想起那个被他起个小名叫做小宇的弟弟,一点点拾起幼时与母胎中弟弟沟通的种种微小细节。

时间回到现在,即使现在坐在李耀阳对面的是一只化成人形的海马妖怪,他所掌握的知识都足以让李耀阳应付目前的情况。李耀阳握住拳头挡在唇边清了清嗓子,以此来掩盖在听到男人的种族时小小的失态: “请问你的孩子们在育儿袋里呆了多久了?”

“回观音大士,已经三个月了……”海琪不禁有些脸红地低下头,他活了几百年,这还是第一次对别人说这么私密的事情。

李耀阳皱起眉头,母海马把卵产在公海马腹部的育儿袋之后,海马卵会在50到60天内孵化出小海马,如果状态良好的话,公海马能产下400到500只幼海马。李耀阳现在已经习惯了每个来看诊的特殊客人尊称他为‘观音大士’,他质疑地问道:“你的育儿时长已经超过海马卵孵化周期了,为什么还没把他们生下来?”

海琪的神经和他纤细的身材如出一辙,李耀阳轻微的不悦让他的脸色刷地一下变得惨白,他双唇蠕动了几下想要解释,却始终没能说出什么辩解的话来。突然,海琪一手捂着隆起的肚子,将脸埋在桌上痛苦地呻吟着,嘴里不停地呢喃着:“乖孩子,再忍耐一下,再忍耐一下,现在还不能出来……”声音中饱含着父亲对孩子的爱护。

李耀阳现在还不能熟练控制聆听婴儿心声的技能,数以百计的婴儿们吵闹着要出生的声音叠加在一起嗡嗡作响,吵得李耀阳脑仁生疼。他放下手中的笔纸,在海琪的面前蹲下来,伸出手握红莲的左手轻轻地抚摸海琪的肚子,自然而然地念了几句安神咒:“小家伙们,今天之内一定会让你们出生的,安静一点。”

在李耀阳说话的时候,海琪能感觉到阵阵暖流从李耀阳的手心传递到他的肚子上,而肚子里的小海马们也逐渐地停止呢骚动,听话地呆在海马卵里不闹了。海琪舒一口气,刚抬起头来就看到李耀阳维持着左手安抚小海马们的动作,右手掏出手机按了个快捷键打通了电话,李耀阳脸色发黑地对对方说了几句之后就立刻挂断了电话,不给对方任何回话的机会。

李耀阳把手机放回抽屉里,“我安排了人为你准备生产用的水槽,一会他就会过来接你,离下一位孕妇预约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现在你只要放宽心休息好就可以了。”

其实李耀阳虽然不赞同海琪粗暴延长生产时间的做法,但他还是能理解海琪这么做的理由。原本幼海马在良好的生存环境下存活率就只有可怜的百分之一,最近发生的核泄漏事故(架空不要较真)污染了海马生存的浅海区域,在这种环境下诞下的小海马们绝对会全军覆没。看海琪朴素的打扮,李耀阳就知道他是个在人类社会混得很差的妖怪,根本拿不出钱来为小海马们置办一个适宜生存的人工环境。

海琪虔诚地双手握住李耀阳的左手,将额头贴在他的手背上,嘴里一刻不停地道着谢。海琪不是李耀阳伸出援手救助的第一位特殊客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位,自从李耀阳成为送子观音之后,这种情况逐渐地变得习以为常起来。

李耀阳虽然做着一份收入颇丰的工作,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房奴,每个月都有三千块的房贷要还。能把这种烧钱无偿协助特殊客人的事做得那么顺手的原因,是因为李耀阳拥有两个强大的后盾,送子观音身侧的一对金童玉女侍从,他们正是李耀阳成为送子观音当天擅闯民宅的那对男女。

玉女是今天早上把李耀阳打包扔出家门的御姐蓝臻,虽然神职从属于李耀阳,蓝臻的人类社会地位高出李耀阳可不止一大截。蓝臻是李耀阳工作的这所B大附属第一医院院长的女儿,是本市六位法医中唯一的一位女性法医,目前正在攻读脑科临床医学博士,白富美的含金量高得让李耀阳无法直视。

金童则是刚刚与李耀阳通过电话的男人,名叫陆忘川。陆忘川与蓝臻私下的关系非常不错,但他和蓝臻、李耀阳又是另一个极端的人。他天生反骨,在高中的时候就不顾家人的反对辍学,独自离家闯荡,现在二十四岁的陆忘川已经是一家在本市排得上名的软件信息技术公司的老总了。至于为什么这两个在各自的领域独当一面的优秀人才会成为一个普通妇产科医生的从者,其中的理由他们并没有告诉李耀阳。

陆忘川是一个不能提及的男人,这不,一说曹操曹操就到,李耀阳刚挂了电话不到十分钟,这个笑起来右脸颊上就有一个深深酒窝的男人就出现在了门诊室里。陆忘川根本没把半分注意力放到海琪的身上,他也不管门诊室的门没关好,径直来到李耀阳的面前右膝着地对他行了个半跪礼,眼神专注地凝视着李耀阳:“主人,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把水槽准备好了。”

现在医患关系紧张得让做医生的都提心吊胆,李耀阳哪敢在公众场合接受陆忘川的跪礼,他连忙把陆忘川给扶起来,谁知这混蛋握住他的双手就不松开了,陆忘川还用手指在李耀阳柔软的手心轻轻刮蹭,痴汉的态度一瞬间暴露无遗。

李耀阳能够连续十小时手术的体力却完全敌不过看起来比他还瘦上几分的陆忘川,不管他怎么折腾就是无法挣脱陆忘川的双手。“如果你再不给我松手,那么接下来一个月你就在家闭门思过,不许来见我。”李耀阳的声音颇有咬牙切齿的意味。

见自己真把李耀阳给惹毛了,陆忘川只能恋恋不舍地松开他那修长好看的双手。陆忘川在李耀阳成为送子观音之前就是他的忠实跟踪狂,当他们被以一种特殊的羁绊牵引到一起的时候,陆忘川对李耀阳的喜欢就彻底爆发出来了,每次见面都恨不得抱着李耀阳舔几下,用蓝臻的话来说,那就是个变态。

而这个变态至今没被李耀阳扫地出门的理由就是,他办起事来非常地利索,就比如现在,在李耀阳彻底发火之前,他已经主动带着重新包裹成粽子的海琪离开了医院。

海马生产不是一次性的,而是在十几个小时内分次完成,所以李耀阳照顾这位特殊客人的使命并没有结束,他今天的工作结束,换下白袍正准备到陆忘川发短信告诉他的地址去探望海琪的时候,一阵穿透性极强的凄厉婴儿啼哭声传到了李耀阳的耳中,断断续续的哭声不知源自何方——

直到一对年轻的过分的男女从李耀阳身边走过,那个半大的男孩面无表情地走在前面,单薄的女孩远远地地跟在男孩的后面,她脚步有些虚浮,扎起马尾的头发有些散乱,脸色惨白惨白的。

那个凄厉的啼哭声正是来自女孩肩膀上那个半透明的婴儿,婴儿巴掌大的身体上顶着一颗不符比例的篮球大小的脑袋,他那双血红的眼睛不断地滑落着眼泪,没长牙的嘴巴大张着,啼哭声正一声接一声地从它喉间溢出来。

第004章:真名与名

导读:我叫安歌,是一名道士

李耀阳的双脚紧紧黏在原地动弹不得,他的视线根本无法从那个畸形的婴儿身上挪开,身体里有那么一种冲动催促着李耀阳,他遵循着本能向女孩肩上的婴儿伸出手,嘴里轻轻地呢喃道:“若烨,快从她身上离开,那个人不是你的妈妈。”

李耀阳说话的声音轻得几乎于无,臭着脸走在前面的男孩没有听到,低着头默默垂泪的女孩也没有听到,女孩肩上的婴儿幽灵却猛地打了个激灵,它的哭声渐渐小了下来,仿佛受到李耀阳的召唤那样,吃力地扭动脖子想要回头来想要看清楚是谁在喊它,婴儿怨灵未经发育过的脖子宛若无骨,它花了好大的一番功夫才勉强将头扭转过来——180度的扭转。

李耀阳突然有些后悔,他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化解怨灵的执念,不过他并没有逃避,毕竟是自己喊住它的,如果它碰巧和别的路人对上视线的话,那就是他自私地把因果转移到别人身上。就在双方的视线即将对上的那一刻,一只有力的臂膀环过李耀阳的肩膀,温热的手心贴上他的双眼阻断了眼神对视。

这个对李耀阳做出无礼举动的男人右手举在胸前,食指和中指伸直并拢,其余三指握在手心,语速很快地念了一长串咒语,除了最后那句‘急急如律令’的结语以外,李耀阳完全没听懂咒语的内容。

念完咒语后,这个唐突的男人立刻松开覆盖在李耀阳双眼上的手掌拉开两人的距离。李耀阳现在完全没有心思去追究男人的无礼,一只几乎有半人高的金色半透明手掌在婴儿怨灵头顶缓缓成型的奇异景象瞬间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男人掐诀的右手向下轻轻一划,金掌五指一扣将婴儿怨灵握在手心,把它带离了女孩的肩头。失去依附的婴儿怨灵疯狂地挣扎,它尖利的哭嚎声藏着深深的痛苦,李耀阳就沉默地看着婴儿怨灵在金掌的压制下渐渐衰弱下来,这是一个非常煎熬的过程。等到血泪流尽之后,婴儿怨灵身上斑驳的血色全部都褪去变得纯白无暇,它的个头也恢复了正常婴儿的大小,正蜷缩着四肢在金掌上睡得香甜。

金掌表现得非常人性化,为了不惊醒婴儿幽灵,它像个摇篮一样轻轻晃着移动到男人的面前,男人左手五指并拢与巨大金掌竖起的拇指拍了下庆祝任务成功,他娴熟地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从绑在右腰侧的腰包里夹出一张黄符,轻轻地贴在婴儿幽灵的额头,当婴儿幽灵从李耀阳眼前消失的时候,黄符上原本非常黯淡的红字变得血红,李耀阳能明显感觉到黄符传出来一种让人感觉很舒服的能量波动。

李耀阳看着男人小心翼翼地将这张黄符单独放进一个刚好装得下黄符的扁平桃木盒中,这才有空仔细打量这个一出场就大展神威的男人,这个疑似道士的男人的外表和道士完全不相符。他长相不赖,一头半长的头发烫成微卷,连发根一起染成灿烂的金色,左右耳朵一共戴着十一个闪瞎眼的炫酷耳钉,身上是卫衣加牛仔裤烂大街的打扮,肩上背着一个胀鼓鼓的大型旅行双肩包,桃木盒就是从这个包里拿出来的,腰间还挎着一个摊贩们爱用的腰包,以这副模样出现在医院的妇科部实在有些诡异。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李耀阳很难将眼前这个不良青年和印象中那些正经八百蓄着胡须穿着道袍的道士联系在一起。“这位先生,你打算把若,呃,这个婴儿怎么办?”

男人招招手,巨大的金掌朝他和李耀阳的方向鞠一个躬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带回去集中超度,这样比较有效率。对了,”男人把桃木盒夹在腋下,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摸出一叠折得发皱的名片,将其中一张递给了李耀阳,“我叫安歌,是一名道士。你刚才喊住鬼婴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鬼婴对女性有特殊的依赖情结,它们对男性会非常残暴,所以我才会阻止你们视线对上。”

明白了前因后果,李耀阳很真诚地对安歌说道:“谢谢你帮助了我。”他看了几眼手中那张街舞教练的名片,这年头道士也不容易,明明从事着一项危险性挺高的工作,还需要去做一份兼职才能维持生活么?

不过李耀阳很快就发现他想错了,在前一刻还表现得很帅气的安歌双手手心交握互相轻轻摩挲,就像是一个专业皮条客那样:“你的灵感很强啊,灵感一般的男性即使喊了那个鬼婴,也不可能让对母亲执念很深的鬼婴回头。我们现在很缺人手,你要不要考虑兼职成为道士,课程免费培训,导师陪护实习直到可以独立工作。”

兼职送子观音这份工作就已经让李耀阳很吃不消了,他刚想要拒绝,已经有人先一步拒绝了安歌。“安歌,我雇佣你是让你来医院是除灵的,不是让你来挖我们医院墙角的。”御姐成熟而迷人的嗓音和高跟鞋踩在地面上清脆的声音,不作他想,这人就是李耀阳的玉女蓝臻。

安歌和蓝臻虽然是雇员和雇主的关系,但是显然两个人相处得并不是那么融洽,安歌干脆伸手搭上李耀阳的肩膀:“原来你是医生啊……这么善良的医生归你所有真是太浪费了,喂,医生,以你拥有的力量,在道士学校一定会立刻成为最受重视的真传弟子,收入也很可观,干脆就趁此机会甩掉这个女人怎么样。”

李耀阳的脸色隐隐有些发黑:“谢谢安先生对我的肯定,不过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还请你不要太小瞧妇产科医生的工作,这绝对不是可以分心的一份工作。”如果不是送子观音的工作和妇产科医生的工作重叠,以李耀阳对工作认真过头的性格,他怎么都不可能会接受送子观音的工作。

“听到没有,他是不会成为道士的。”蓝臻愉悦地微微抬起下巴,她走到李耀阳身边,抓起他的手腕把他拉开,“我们接下来还有重要的约会,就不陪你在这里浪费生命了。安歌,记得把医院清理得干干净净,否则就扣你工资。”甩下这句话之后,蓝臻便带着李耀阳离开了医院。

蓝臻跑车的颜色是那种最张扬的红,和她的性格非常相称。蓝臻负责开车,和方向盘天生不对盘的李耀阳坐在副驾驶座。蓝臻系好安全带发动跑车之后,才施施然地说道:“陆忘川说等了你很久都不见你去找他,所以才让我来接你。你如果有什么疑问的话,现在可以问,在去到目的地之前我会回答你的。”

“是呢,的确有一个问题。”李耀阳慢条斯理地系上安全带,思绪仍停留在刚刚发生的事情上,“在安歌出现之前,我喊住了那个婴儿,结果脱口喊出了‘若烨’这个名字,那个婴儿也对这个名字做出了回应。还没有出生的婴儿为什么会拥有名字,我又为什么会知道它的名字。”

蓝臻愣了一下,她原本以为李耀阳问的铁定是安歌的事,结果竟会是这么意想不到的提问。蓝臻将跑车熄火解下安全带,表情很严肃地看着李耀阳:“所有拥有灵魂的生物在出生之前就已经拥有名字,那个和灵魂匹配的名字我们称之为‘真名’,会在出生之后取名字的只有智慧生物,比如人类。智慧生物出生之后父母或他人为其取的名字我们只能称呼其为‘名’。‘真名’和‘名’不一定会相同,‘名’如果从读音或释义越接近‘真名’,那个人的运势就会越高。东方神灵掌控的这片区域,唯一一个能够掌握万物生命的‘真名’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送子观音。”

我的系统叫妇女之友—笑青橙仅代表作家(笑青橙)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