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来之手工世界(三)—鬼屋

未来之手工世界(三)—鬼屋

作者:鬼屋
 

第75章

冯老也曾亲自跑到静佛寺看那幅观音图,才知道为什么这幅绣图在网上的叫价比许多大师的作品还要高。观世音菩萨的大慈大悲形象简直就如同真人一般,仿佛脱图而出来到身前慈眉善目的注视着你。

离开静佛寺时他没有用捐钱的方式侮辱寺里的苦修僧人,而是买了十来亩田地捐给寺庙,让他们种粮食蔬菜以供寺庙僧人生活。

冯老的这个举动很得主持他们的喜欢,做为报答他们为冯老一齐开光了一串佛珠,并且由主持亲自在佛珠上雕刻了一篇经文,珍贵自是不用说,被冯老戴在了自己的伴侣手上。

同时主持还赠了他一句话,让他心中欢喜无比。

“守得云开见月明。”

是说很快就能实现他一直的期盼吗?为伴侣戴上佛珠时,脑中想的是那幅观音像。亲切慈祥的观音菩萨仿佛在告诉他,很快这一切就会结束,到时他会愿望成真。

“冯老亲自去看了观音图?”

白秋雨这倒没有想到,毕竟那幅观音图的下落知道的人很少,冯老居然也能查出来,不愧是老狐狸,手段还真多。

“观音像很美很真。我不知道当时小海是以什么心态来绣的,但是我能感受到观音像中散发出来的慈悲,现在许多人在绣或是画佛像时心中难免带着功利或是不诚,他们绣出来的像或是画出来的像总是差了那么一点,小海就做的很好,整幅观音像看不出任何的功利在里面,也许是因为他从不想祈求菩萨为他做什么,才能做到真正的无欲无求,绣出来的佛像自然也就不带任何的目的。”

林小海对冯家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继承人,可架不住冯老喜欢。那种纯粹的心灵干净的让人想要好好的保护他,让他一直保持下去。所有冯老从没有考虑过让林小海继续冯家,复杂的冯家也不适合林小海。反正还有儿子,到时候让林小海跟白秋雨多生几个孩子,从曾孙中挑一个姓冯继承冯家就可以了。

像他这么开明的长辈这世上已经不多了,为自己点三百六十个赞。冯老内心各种闷骚,但是脸上却是啥表情都没有,阴沉的气质也加重了。

不知道这位冯家掌权人又在脑补些什么?爷爷说过冯老是一个超级闷骚的人,而这类人通常都喜欢脑补。

“主人,吃点水果。”

小白和九歌削了一几盘水果,其中一盘摆在林小海绣架旁的小几上,盘子里装的全是他喜欢的水果。

有菠萝、荔枝、山竹、番荔枝、樱桃和天山雪莲果等,全都是林小海喜欢的。这时也顾不得绣花,用九歌递来的毛巾把手擦干净,欢喜的吃了起来。

“白大哥啊~”

拿起一块给身边的白秋雨喂去。

“好吃。”

揉了揉林小海的头让他慢慢吃,再把属于自己的那盘让小白端了过来。

华凌天和云默看着一脸满足的林小海乖巧的吃着水果,不知怎么的心微微一动,很想他的脸上一直保持着这样的表情。

也许冯老说的是对的,这样可爱乖巧的孩子换谁不喜欢?

“他和念云完全不像。”

云默插了一块天山雪莲果拿在手上,轻轻咬了一口,又甜又脆水份还多的雪莲果让他一下子就爱上了。

“他们是两个人。”

就算脸一样,也不会有人把他们弄错,性格太明显,一个呆一个张扬,怎么又会一样呢!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会儿相处,华凌天看的明白,念云是个狠心的,亲生父亲说不要就不要,只因他们对不起他。

确实是他们的孩子,在这一点上跟他们很像。

“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我现在没有办法把他当成是念云来疼。”

云默抚着额头,他需要时间来接受。

“我不是要你把他当念云来疼,因为他不是念云,更不是念云的替身,而是把他当另一个儿子来疼,就当我们生了两个孩子,他是另一个孩子而不是念云或是他的替身。”

华凌天就怕这点,谁愿意当别人的替身。

“另一个孩子?”

云默面露疑惑,脑子还是没有转过弯来,明明他们只有一个孩子不是吗?

“你就当他和念云是双胞胎,长的像可实际上是完全不同的两人,不要把他看成是念云,他不是也不会愿意做念云,这对他不公平。”

拉着云默的手,这事要不赶快捋明白,云默会越陷越深,最后彻底把林小海推开。林家人不就是把念云当成另一个儿子来疼的吗?不要去想他是附身在自己儿子的身上,而是把两人彻底分开。

“这样行吗?”

云默不确实的问道。

“行,一定行的,我相信你。”

华凌天就是这样做的,所以他对林小海没有怨恨,虽然心里暂时还无法完全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孩子,可也不像云默这样难以接受。

“那~我试试。”

云默被他说服了,完全用另一个人来看待林小海,把他当成是另一个孩子似乎接受起来容易了许多。再看就发现他真的和念云不同,念云才不会安静的老实坐着,他的性子根本就无法老实安静的一直坐在那里刺绣。而林小海则不同,他一坐就可以坐一天,乖巧的完全不像成年人,一点点水果就能让他露出满足的笑容,这是念云不可能出现的表情。

冯老坐在一旁见儿子跟儿婿商量好了,他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来在让曾孙接替冯家前,儿子可以先坐上冯家家主的位置,他什么也不用做只凭世界第一杀手的称号就能让冯老那些不老实的人变得老实起来。

“你们俩能想通我就放心了,人啊不要一直往后看,得往前看。看看小海,要是有这么一个乖巧的儿子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念云是不可能回来了,现在天上掉下一个更加乖巧的儿子,你们要珍惜。”

冯老意味深长的对儿子和儿婿说道。

“是,爸爸。”

“是,岳父大人。”

云默和华凌天受教了,现在的他们只需要在一旁静静的观察林小海,用心把他当成是另一个儿子看待。

“你爸爸和爹地又给你送点心了?”

左龙打开点心盒子,每天第二节下课,林小海都会收到一盒点心,是s省最著名的点心大师制作的,配套的还有牛奶或是果汁,那叫一个贴心哦!

“都说了不是。”

林小海有气无力的坐在坐位上拿着牛奶喝了起来,点心全都进了左龙的肚子。

“不是吗?可是好像还有一个中年人来找你,说是你爷爷,来学校看看学习的孙子?”

左龙最近被点心养的胖了两斤不止,主要是这些点心都太好吃了,小海每次只喝牛奶和果汁,点心看也不看。

“那不是我爷爷。”

林小海反驳的有气无力,主要不冯老和他长的太像了,说不是大家都以为他在开玩笑。

至于只喝牛奶和果汁,其实他一开始连这两样都不喝的,还是白大哥说不喝白不喝,做完操回来活动手喝点牛奶果汁被充水份。林小海一直很听白秋雨的话,所以他才拿了牛奶或是果汁解渴。

“可是我看他们中午都在你家吃饭啊?”

不是亲生的父亲和爷爷,白学长会让他们进门?再说了小海找到亲人为什么不高兴呢?反而愁眉苦脸的,让人搞不懂。

“别提了。”

林小海快心塞死了,家里又多了几个蹭饭的,还不能拒绝,白大哥的脸都黑了好几天了。

“暗帮和冯家快倒了吗?世界第一杀手不接任务了吗?你们都太闲了吧?”

天天赖在他和小海的家里,每天接送小海都要跟上去,还派人送吃的去学校,简直是无视他这个伴侣的存在。

“白家小子,火气不要这么大,我们做为小海的亲人难道连看视自己儿子、孙子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冯老慢吞吞的说道,他和华凌天他们现在是想来个‘温水煮青蛙’,久了林小海习惯了他们的存在也就自然而然的接受了。

“别儿子、孙子的叫个不停,小海可没承认你们。”白秋雨不屑看着冯老,最坏的就属这个老头子了,这温水煮青蛙的主意就是他想出来的。

“迟早的事。”

冯老信心十足的挥了挥手,他不过是让林小海提前习惯罢了,免得以后冒然改口别扭。

……

这臭老头。

白秋雨在心里把冯老骂死了,耍起赖的几人确实太难对付了,不管自己说什么人家都左耳进右耳出,完全不往心里去。

怪不得古人曾言:“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你这绣的是什么?”

白秋雨端着一杯水站在林小海身后,快要睡觉了他还要不停的绣着花,从几天前就一直这样。

“我打算绣一幅鲤鱼跳龙门的图送给学校,再有一个月就得离开了,总要留下点什么。”

林小海轻轻打了个呵欠,该睡了。

“你总是为大家着想。”

白秋雨把下巴放在林小海的头上,对这个心软的一塌糊涂的伴侣好生心疼。别人对他一分好,他必还人十分善。

“因为大家确实对我好啊!”

林小海抿嘴一笑,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好的。将心比心,谁希望自己交的是只白眼狼,所以他对那些对自己好的人总是抱持着善意。

“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该睡了。”

白秋雨拍了拍他的手,帮他把没绣好的东西收拾起来,拉着人往卧室走去,昨天前天他们都没恩爱,今天晚上他要饱餐一顿。

虽然说做学生的总会离开自己的母亲奔向远方,可当这一天来临时林小海真的好不舍。秦老师、校长、校医和李老师等都有林小海亲手做的礼物,除了绣品别的他也拿不出手,所以全都绣了荷包、香囊,在穿汉服的时候大家都能用上。

众人接到这个礼物时也都很高兴的接了过去,不说绣出来的东西怎么样,关键这是林小海的心意,他们不能拒绝。

最好的还是左龙,林小海送了他一个绣屏,还留下了对他来说终身有益的绣技,让他以后不会为生活逼迫。

那幅鲤鱼跳龙门的绣图是一幅挂图,被校长挂在了大礼堂的中央,每次学校开会或是有领导来检查的时候,这幅绣图都是最显眼的,还有人专门跑到省一高提出参观这幅绣图的请求,可惜被拒绝了。

“那一天,知道你要走,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在学校最后一天,即使当年闹过不愉快的同班同学,这一刻也放下了心中的恩怨,一脸伤感的从班上接他一直走到学校大门。

校区内响起了一首千年前的老歌,听见的人都眼中含泪望向学校大门。这个时候手工系二年级的学生全都站在大门口目送他们班和省一高的骄傲林小海同学离开省一高,也许这一别将不会再见,所以大家的都依依不舍的拉着林小海。

秦老师、李老师、校长和校医在一旁看着大家纷纷跟林小海说着祝福的话,还有一些女生偷偷的抹起了眼泪。

“那一天,送你送到最后,我们一句话也没有留……当你踏上月台,从此一个人走。我只能深深地祝福你,深深地祝福你,最亲爱的朋友,祝你一路顺风~~”

林小海站在车门前,拿出手帕轻轻的给大男孩左龙擦了擦他脸上的泪,拍了拍他的肩膀。

“以后上课要专心听讲,不懂的可以打电话问我,只要我有空一定会第一时间回复你的。”

说再多再不舍,终究要面对离别。用力的朝大家挥挥手,在他们伤感中还着祝福的眼神中上了车,车门啪的一声关上。

“林小海,不要忘记了我们。”

一个女儿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大声的朝车中的人喊道。

车窗被放下来,林小海那张俊秀的脸出现在大家眼前。

“对,不要忘记我们。还有,对不起。”

二年级手工系的学习听了女生的话仿佛受到了刺激,一个个都朝林小海大喊不要忘记了他们,还跟林小海。

“好,我会一记把你们记在这里的。”右手放在左胸,朝他们微微一笑。

“我原谅你们了,上课要听老师的讲,有问题写下来让左龙发信息给我,我会回的。”

林小海左手举手,轻轻摆了摆。

车子渐渐驶离省一高,一群十七、八岁的女生男生抱头哭了起来。

他原谅我们了,他真的原谅我们了~~

一群还算得上孩子的少年少女们的心这一刻终于和到解放,压在胸口的大石被搬开,他们终于能面对曾经不懂事的自己了。

“小海,你真棒。”

白秋雨捧起林小海的脸左右各亲了一下,原谅他们也是放开自己。

“白大哥,你也很棒。”

学着他的动作,同样两边各亲了一下。

“咳咳。”

偏偏在这时有人不识相的打扰这对伴侣的温情相处。冯老和华凌天、云默坐在对面正用凌迟的眼神看着白秋雨,他们做长辈的还在这里就敢吃儿子(孙子)的豆腐,太目中无人了点吧!

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林小海把头埋在白秋雨怀里,来个眼不见为净。

最好的朋友离开了学校,左龙一整天都提不起劲来,回到家里不像平时那样叫嚷着要吃的,而是把林小海整理的笔记拿出来翻看。

“哥哥,你居然会主动作学习?难道天上下红雨了吗?”

左小妹跑到阳台往外看,别说红雨了,连正常的小雨都没有。

“妈,晚餐我不吃了。”

左龙拿着书包和笔记回房,留下面面相觑的左家人。

“他这是怎么了?”

左爸看着妻子。

“我也不知道。”

左妈还疑惑呢!

“哦~我知道了,林哥哥好像是今天离开省一高,怪不得哥哥会不高兴。”

左小妹嘟着嘴,那个送了自己很多小玩意的林哥哥就要离开s省去京城了,以后再也不会有好看好玩的小东西给自己了,左小妹也忧郁了。

“妈,我也不吃了。”

学着哥哥垂头丧气的样子回了房。

左妈左爸对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对于那个可以说改变了他们左家人命运的林小海,他们心中充满了感激。因为左龙与林小海交好,老宅的人对他们也不敢像以前那样轻视了。还有白家吩咐其他家族照顾他们,左家人的日子更是比以前过的还要好,夫妻俩的工资都涨了一倍,家里的开销一下子就宽松了许多,还能存上一大笔钱,以后给儿子买房子和给女儿存嫁妆的钱也都有了。

家里有好多东西要带走,特别是林小海这两年做了不少小东西小挂件,都装了两个箱子。还有绣屏挂图也有好几幅,同时还有林小海给白老爷子和白奶奶做的衣服和鞋子。还有一些书籍,都需要让人提前送到京城,他们只需要轻身上机,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至于房子白秋雨把别外两户也买了下来,这样他们这一层就只有他们一户人,四套房子打通重新布置装修,定期让人维护清洁,毕竟白家人的老家还在s省,他们隔不了几年就要回来祭祖,到时白家人可以住在这里。比起村子里,这里更安静,不受人打扰。

林小海和白秋雨回京城,冯老也带着儿子和儿婿跟着回,其间华凌天和云默也都回了一趟米国。一个是回去处理暗帮的事务,一个是把未还完人情还上,然后夫夫两个又赶了回来,正好赶上林小海离开s省。

第76章

一行五人,还都不是一般人,白秋雨最后直接安排了包机,反正他们这些人中除了林小海的钱最少外,其他几人都不缺钱。现在林小海跟白秋雨结婚后,他在外的身价也高了起来,在外人眼中他也是属于有钱人一族。

耸了耸肩,其实林小海的帐户里只一千万信用点不到,只能算一个小富人,连富豪都算不上。可他也不在意,现在的他还不是富豪,但是未来的他一定是。等他成为大师后,每年光凭刺绣就能挣上千万,所以他其实也算是不缺钱用的人。

现在地球的环境很好,一下飞机感觉不到半点沙尘。站在机门前,伸了个懒腰。

“走吧!”

白秋雨走到他身边,揽着他的腰走下飞机。身后的冯老等人却一脸的不满,因为就在刚才他们和白秋雨争夺林小海居住权时被林小海一票否决,证明在林小海心中最重要的还是白秋雨,白家小子在哪里他就住哪里,何况他们两人还是夫夫,冯老几人也没权利要求他们分开住。

所以可想而知,这几人的心情现在绝对不会好。

下了飞机冯老自是不能跟着白秋雨和林小海去白家住,别说他丢不起这人,就算丢的起白老头也会把他赶出来,所以他郁闷的带着儿子和儿婿回冯家,不是冯家老宅,而是他和伴侣的家。自从知道林小海和白秋雨以后会定居在大学城后,他就把在政府区的住处换到了大学城的住处,并且正式规定这里将会是他冯氏一门的家。至于冯家老宅,那些人想住就住吧!等他把孙子儿子的事处理好后,就轮到他跟那些人算总帐了。

“小海,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希望在你们宴客空闲后能帮我一个忙。”

在离别时冯老慎重的向林小海提出了一个请求。

“白大哥?”

林小海转头看向白秋雨。

“答应他吧!”

知道冯老要做什么,白秋雨再不甘也让林小海应下了。有些人你或许不屑他的手段,但是对他某一方向的人品却十分的佩服,比如冯老。

“好。”

朝冯老点了点头,就跟白秋雨坐上白家的车子离开。

“爸爸,爹地他……”

“回去再说。”

冯老抬手阻止儿子继续说下去,回到京城他的心一下子又变的阴沉起来。

你会不会醒呢?阿谨。

“冯老想让我做什么?”

林小海上车后问道。

“还记得冯老讲过的那个故事吗?”

“记得。”

“他想让你去看看故事里那个成为了植物人的人。”

这就是白秋雨最佩服冯老的地方,几十年如一日的守着一个植物人,以前他不懂冯老为什么情愿守着一个活死人也不愿意另外找一个人结婚生子。

现在他明白了,那个人不是林小海他也情愿一辈子不结婚,守着一个活死人。只因在冯老的心里,那个故事里的普通男人是他唯一的爱人,即便是活死人也不改变心意,这种一心一意的感情才是最难得的。

“我也会跟冯老一样,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我都一直陪着白大哥。”

林小海啃了白秋雨的下巴一口,留下了浅浅的牙印。

“我也是。”

啃回去,两人就在车里闹了起来,让前面的司机和保镖会心一笑。自从有了小海少爷后,他们的老板也变得有人情味了不少,起码不再像以前一样老是想着怎么压榨大家,现在过年过节会发一大笔红包给大家,以前想让老板加薪比登天还难,虽然白氏的薪资一直排在华国所有企业的最前方,可谁会嫌钱多呢?

回到久违的白秋雨,白奶奶不等林小海他们进去就跑了出来,搂着林小海叫心肝。林小海的事白秋雨已经跟两老说过了,他们表示理解。也庆幸他们的孙子喜欢的是林小海,要是换成那个华念云,那样的性格他们做老人的还真有点受不住。不是华念云不好,而是他们喜欢的不是这一款。

林小海正好戳中了他们的萌点,所以比来比去最好的还是林小海,于是就有了这一次回京白奶奶超乎预料的热情。

白老爷子严肃的坐在厅中,眼中却带着笑意和慈祥,可见他对林小海也是极满意的,换个人可得不到他老人家的善意。至于白正堂这位父亲大人,他的意见被无视了。别说白家两老没问过他,就连白秋雨跟林小海登记的事都没告诉他,他还是从两老的口中听来的,心情顿时五味杂陈,别提多难受了。

回来家两老已经在商量摆酒宴客的事,名单也例的差不多了。就等两人回来亲自写下请帖邀请众人前来观礼。

至于宴客的地点就选在了白氏的酒店之中,方便不说品味也有了。

请帖全都要用毛笔字写,林小海把这个任务都交给了白秋雨,他只接了布置新房的任务,把他从s省带来的东西摆在了新房里。为了布置,他们两人这几天都睡在另外的房间里。

就在他们来到京城的后的第五天,小白和九歌终于被运到了京城。它们之所有迟了几天,完全是因为它们在s省善后,把家里最后的东西打包运回了京城大学城别墅里。

他们一来林小海和白秋雨就觉得压力大减,很多事两人不需要再吩咐,它们就知道要怎么做,也让两人抽出了时间亲热。

“离了它们我的性(福)都减少了。”

白秋雨重重的撞了一下,引的林小海叫了出来。

“不要了。”

“不要?真不要?”

白秋雨故意在某个地方又撞了一下。

“啊~”

林小海受不了尖叫,放在他背上的手狠狠的抓紧,顿时白秋雨的背上多出了几条血痕。

背上的痛让白秋雨受到了刺激,挑了挑眉加快了速度,直把身下的人弄的快昏过去才心满意足的身寸出来。

“舒服吗?”躺在林小海的身后,挑起他的下巴在唇膏一吻。

“好累。”

喃喃说了一句,很快就沉沉去,他现在已经习惯了某人不把自己那个东西拿出来,该睡就睡。

“我爱你。”

白秋雨在林小海的耳边说了一句,然后拥着他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来,林小海一身清爽,白秋雨也不在床上。就知道他帮自己清理过也上好了药,这才揉着腰下楼。

这几天不止要布置新房,白宅到处都挂上了红绸和红灯笼,连树上也没放过,再加上四处盛开的鲜花,整个白宅被布置的喜气洋洋,连家里的佣人都一脸喜气,让人见了都欢喜。

唯一不怎么开心的就是白正堂了,他待在自己的秘密角落,看着佣人们把后园布置的美仑美奂,他的心却一直下沉。

“你在这里做什么?”

白秋雨站在假山入口看着正一脸怨妇脸的白正堂,啧啧怨气都快冲天了。

“你来这里干嘛?”

这可是他的秘密地,白秋雨是怎么知道的?

“白宅有什么地方是我不知道的?哼,要不是爷爷说你之前那样做是为了我好,你当我想来吗?”

白秋雨靠在假山石上没好气的说道。

白家之前因为白正堂受白莲花的影响,以前支持他的人都按兵不动,勉强接受白秋雨这个家主的身份。现在白正堂好了,他们就开始蠢蠢欲动,打算把白秋雨拉下来换白正堂坐上去。

白正堂正是想到了这些,才会一直假着脑子没好,还受到了催眠的影响,让那些蠢蠢欲动的人再次沉寂了下去。

这样白家就不用起内哄,让别的家族在后面捡便宜。

白秋雨因为对白正堂有意见,忽略了他的反常,再说他也没见过白正堂正常的样子,也不怨他不清楚白正堂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死鸭子嘴硬,白正堂才不承认他做的这事都是为了大儿子好,没证据的事不要乱说。

“随便你吧!要是不想小海叫你爸爸,你可以继续待在这里。”

白秋雨转身走人,让白正堂一愣。

“为什么不要,我偏要出来。”

跟着他身后跑了出来,走到大厅才知道林小海也为他准备了一身衣服和一双鞋子。

本来林小海做衣服和鞋子是为了以防万一,毕竟白正堂怎么说也是白秋雨的亲爸,有备无患嘛!结果还真让他用上了,白秋雨为他点了一千零八十个赞。

我的伴侣就是棒!

害羞的接受了表扬,结果第二天差点又下不了床,狠狠的瞪了白秋雨一眼,才拖着发酸的身体下楼给白家人送礼。

因为他和白秋雨早就领了证,宴客也不过是走个过场,于是白老爷子就挑了一个好日子让林小海正式改口,同时也把白家人都叫了来让白秋雨好好的认认,包括白家的媳妇、女婿都叫了回来,还要小孩子们!红包礼物林小海送了一堆出去,幸好有白秋雨提前给他的一份白家关系图,里面有着跟白家所有有关系的人的资料,上至百多岁老人,下至刚出生的婴儿,这才让林小海准备的礼物没有出问题,起码该有的人全都有。

也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就是他做的手工品,不值钱却讨喜。大家接过时都很高兴,起码林小海看不出他们是真高兴呢还是假高兴,都当他们全都喜欢好了。

等一圈东西送完,最后发生白正堂不见了,这可不得了,于是白秋雨只好亲自出来找人。

“爸爸,请喝茶。”

把衣服和鞋子递到白正堂的机器仆人手上,又端了茶敬给他。

“好。”

拿出一个红包,里面装了什么没人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硬币,因为林小海拿在手中感觉很轻。

“谢谢爸爸。”

再次站到白秋雨身边,与他相视一笑,淡淡的情意飘散在空中,让许多年纪的白家人都不由的脸红红。

哎哟,大伯和伯伯可真恩爱,他们都不忍直视了。

记族谱这一项早在s省的时候白秋雨就办好了,他本来就是白氏一族的家主加族长,由他亲手把林小海的名字写在了自己的旁边,比起好些结婚好几年因为一直没有回老家祭祖所以名字也就一直没记上的白家媳妇可强多了。

要知道只有记了族谱的人才算得上是被白氏一族承认的白家人,可以堂堂正正的在白氏一族中行走。

原来白大哥这么厉害啊?

林小海朝他挤了挤眼,感谢白秋雨为自己做的一切。如果他的名字没有记上族谱,就会像在场许多的白家媳妇一样尴尬,白秋雨却让他免除了这样的尴尬,所以他现在正承受着白家媳妇的羡慕和妒忌。

妒忌的那几人林小海留了个心眼记住了,晚上他会跟白秋雨说上一说。白大哥说了,碰到对自己有敌意的人要提高警惕,然后告诉他由他亲自处理,反正除了他别人都不能欺负林小海这个人。

“不对啊白大哥,难道你就可以欺负吗?”本来点头的林小海脑袋一顿,这话有病句呢!

“我现在不就是正欺负你吗?”

朝里面顶了顶,引得林小海一阵轻吟。

“快、快出去。”

感受到身体里的那物渐渐变大,林小海脸色一变,刚才已经来了两回,再来他可承受不住了。

未来之手工世界(三)—鬼屋仅代表作家(鬼屋)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