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放开那个地球人(穿越 包子)上—雾容

放开那个地球人(穿越 包子)上—雾容

第(1)页|作者:雾容--下载TXT全文
 

文案:

从前有个Omega穿了……

自此在地球上过着打打外星人,睡睡小攻,坑坑人的幸福生活……

咦?!我好像也是外星人呀!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幻想空间 近水楼台 天作之和

主角:冬蝉、夏鸣 ┃ 配角:地球人和外星人 ┃ 其它:穿越?

第1章:自爆还是穿越?

啪……

带着专制与怒愤的巴掌将青年俊秀的脸扇歪,但他颀长的身躯却犹如生根般杵在原地,腰板挺直,手掌摸摸脸颊,带着些许茫然,仿佛不明白对方怎么就无故动粗了。

“逃?你再敢逃,信不信我有办法让你睡到结婚那天。”施暴的中年人态度专横,以高人一等的眼神睨视这捂住脸颊不发一语的外甥,很不以为然:“你不嫁也得嫁,哼,你还学你妈那样私奔?别想再丢人现眼,我养你这么多年,也该到你报恩的时候了,少给脸不要脸,非要弄得那么难看,给元帅留下坏印象,你以后的日子也绝不好过,听到没有?!”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中年人甩门而去,独留下青年茕茕孑立,格外孤单。

许久之后,青年缓走到床边,从床头暗格里取出一个包裹。

掂住轻轻巧巧一个物件,青年又摸摸脸,仿佛这才明白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于是平素没什么表情的俊脸上,现出几分惋惜。

下一刻,他撕开包装,里头装载着浅蓝色液体的小玻璃瓶现出本尊。

任哪个Alpha或Beta看到这瓶药剂,绝对会在尖叫之后迅速夺过来咕嘟咕嘟一口闷掉,不为别的,只因为这是一瓶觉醒药剂。

觉醒药剂可是千金难求的药物,对于Alpha来说,服用后将有极大机率提高自身品阶,而对于Beta亦有强身健体之效,更甚至有机率引起基因变异后提升为Alpha,当然这个机率比中彩票还要低,不过稀少的成功例子已经足够证明它的价值,觉醒药剂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稀世灵药。

然而,这一小瓶灵药对于Omega却相当于致命毒药,因为Omega自身基因的特殊因素,喝下它几乎等于自杀。

曾经有Omega妄图用觉醒药剂改变命运,大部分都落得个爆体而亡的悲惨下场,那威力甚至把身处的建筑物移为平地,着实可怕。

传说中极少数能够突破为Alpha的Omega,又让作为社会主宰者的Alpha们极为膈应,因此联邦决策层不得不立法禁止Omega接触觉醒药剂,以免他们变成人肉炸弹,又或者真的转化成功膈应人。

至于青年手上这瓶,则是他的母亲临终时交给他,并特别交待药剂要留给未来的Alpha或Beta后代使用,希望某一天自己的后代吐气扬眉,连带着也给她平反一下。

不过……好像等不到那时了。

青年想到即将要嫁给一位至少拥有十几个Omega妻子的老元帅,青年宁愿把这瓶药给嗑了,要么变人肉炸弹报复一下舅舅的歹心肠,要么转化成功恶心死他……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逃吗?对方是元帅,权倾联盟只手遮天,自己的‘家人’又是帮凶,更何况现在他的房间给弄成了铜墙铁壁,别说他,就连一枚细菌都逃不出去。

逃?这个主意真比喝下这瓶药剂更愚蠢。

想到这,青年抬眸望向油画中温柔微笑的母亲,又扫一眼浅蓝色美丽液体,再垂眸看向被夺走通讯器之后空空如也的手腕,终于伸手拧开瓶盖。

画中拥有甜美笑容的少女并没有他记忆中那种憔悴垂死的病态,是那么青春逼人,仿佛对未来充满希望,可是她的结局却……青年揉揉被掌搁的脸颊,认为在有前车之鉴的情况下不应该再选择妥协认命。

于是,他豁然一笑,朝油画举起瓶子:“妈妈,我懂了,谢谢你。”

在天堂的妈妈:=口=!!!

果断地,浅蓝色液体在倒载的瓶子中消失——要么进化,要么爆炸,真压韵。

青年舔去唇角残留的药剂,咂咂舌头,那股微甜中带涩的药味滞留在口腔中久久不散。

因为感受不到任何变化,他轻轻皱起眉头,紧接着脸色剧变,他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强横的能量在冲撞,仿佛要将他撑得四分五裂,在激烈的剧痛中,他听见巨响紧接着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同一时间,不同时空的某个旮旯里也发出了一声巨响,邻里一阵探头叫骂,但因为没有回应,骂声终于被黑夜吞噬,再次归于宁静。

当天空泛起鱼肚白,旁边几个铺面有了动静,陆续出来些中老年猥琐男,他们出门前还畏畏缩缩地打量过四周才大步离去,看着就特别不正派。

天色渐亮,这些彻夜亮起红灯的窗户才暗下来,街道上的光线显得比夜晚更暗淡。

突然,街道尽头传来脚步声,一名发型炫酷犹如抢劫了自由女神头顶上帽子,并且衣着充满城乡结合部后现代庞克风又不乏地摊气息的小年轻,趿着人字拖出现在街角处。

小年轻类奇行种的步伐特别霸气侧漏独孤求败,啪喳啪喳地一路用绳命在迈动,简直炫酷到没朋友。

终于,脚步声在‘无限美’发廊门前停止,小年轻拿出雪姨拍门的气势来拍打卷闸,沙尘哇啦啦扬了他一脸。

“咳哎,强尼,强尼,开门呀,我来啦,是我,路西法啊啊啊,路~西~法啊~~~。”

炫酷的叫声很快引来隔壁怡红发廊补眠中的女人叫骂:“狗日的贱骨头,你丫不想活了是吧?信不信老娘揪光你整头鸡毛,呀?!”

小年轻立马护住至少五种颜色的自由女神发型,直至女人骂够了打着呵欠甩上窗户,他也没敢再吱声……开玩笑,这名为发廊街实为红灯区的街上无数个来自全国各地的臭娘们,又有无数个姘头。

要真吵起来,一人一口唾沫能把他淹死,他才不干,多不炫酷呀。

这会儿,小年轻也不敢大声嚷嚷了,他巴住铁卷闸摇晃,一身的黑衣加上偏瘦的身材,导致他看起来像一只大蜘蛛,他捏住嗓门轻声喊:“喂喂,强尼,强尼,喂!冬蝉,冬蝉,是我呀,你哥们路西……呃,李萌主呀。”

喊了半天没声音,以为好友不在里头,又因为夜战网吧而疲惫不堪的李萌主,终于决定自行进去,毕竟身为真-哥们,总能知道对方几个小习惯的。

譬如冬蝉通常将备用钥匙埋在花盆的土里,于是他很熟练地找到钥匙拉开卷闸,大摇大摆地走进去,打定主意要先好好睡一觉,哪知道却踢到地上一团黑糊糊的不明物。

李萌主狐疑地打开电灯开关,啪一声,灯管惨白的光芒瞬间打在不明物体上头。

“冬蝉!!!!”

第2章:基因突变还是能力进化?

冬蝉、冬蝉……

【麻麻,蝉不是只有夏天才叫吗?我的名字,是哑巴的意思吗?】【不是的,蝉在冬天蜇伏,夏天才能一鸣惊人,小蝉,你要记住妈妈的话,要忍耐。】【可是麻麻,比起夏天,我更喜欢冬天,比起吃蝉我更喜欢吃瓜,不如把我的名字改成冬瓜吧。】【……这跟喜欢和吃都没有关系,你记住要忍耐。】忍耐?为什么?既然忍耐会受伤害,会痛苦,不是更应该反抗吗?哪怕会赌上性命。

比起被强迫嫁给老头子,还不如死一死呢。

“喂喂,强尼!冬蝉,好吧,冬蝉,快快起来啦,医生说你只是轻微灼伤,擦点药就好啦,咱们身上钱不多,交不起住院费,赶快起来回家。”

是谁在叫我……好吵,再睡五分钟吧。

冬蝉终于无法在耳边不断有人叫魂的情况下继续赖床,他缓缓睁开眼睛,对上一颗五颜六色的脑袋,而这脑袋中间镶着一张极具特色的脸,应该说这个妆极具特色。

瞧那脸颊上不仅有星星还有桃心,好小童的涂鸦,笔束满含天真烂漫天马行空天降惊雷……尤其是额角那个高亮的残字——一针见血地指出妆容的精粹所在。

冬蝉瞪圆的眼睛蒙上雾气——外星人?

“喂喂喂!你又要晕啦?不行呀!没钱交床位费呀!”

好一番折腾之后,冬蝉终于放弃思考对方是哪一个星球的外星人,然后才察觉不妥。

这里,并不是他所熟悉的联邦,为什么他这样笃定,那是因为这儿落后的设备,还有……医护床居然是人手推动的,并且据说是医院的地方竟然没有半个医疗辅助机器人,全部人工操作,太落后了。

他低头打量自已双手,又确定它二十几年来都长在自己身上没错,瞧那个通信器扒掉之后留下的印痕还在呢。没有缺手缺脚,更没有在联邦……他究竟在哪里?这个奇怪的外星人又是谁?

难道,我被外星人抓走了吗?可是以这个星球的文化真的可以吗?

冬蝉再次陷入脑补,当再次回过神来,他已经穿上外星人东奔西走弄来的一套奇怪衣服,给带离医院回了家——这活像储物柜的杂乱小房间。

“先喝点水。”李萌主用污迹斑斑的漱口杯接了杯水递给冬蝉,只以为对方是被电糊涂了才这么呆,他也不在意,习惯性酷炫地一撩遮住半张脸的刘海:“你那台烫发机太旧啦,早让你换你不换,这次电不死你,下次总会出事。哎!瞧你这发型,单调得让哥不忍直视,太缺乏美感啦。”

冬蝉默默看着水杯里倒影的脸,虽然黑糊糊地很脏,但这轮廓确实是他的脸没错,不过头发变成了……蓬松的爆炸头,实在……冬蝉抑制不住仔细打量水中倒映的那头细密小卷发……好卷,好松软,好想摸摸。

“不过也不是不能补救的。”李萌主走到店面去鼓捣了一会,再回来,手上带着几个瓶瓶罐罐:“看哥给你重新染色,狠狠华丽一把。”

“……”

冬蝉有些好奇外星人要干什么,于是顺从地任对方在脑袋上喷喷洒洒,也乘机转动眼珠子打量四周。

最终,目光被贴满整面墙壁的大头照吸引住,欲罢不能。

这应该全都是属于同一个人的,虽然这个人形象百变,一个比一个更让他摸不准其星系品种,可是从那轮廓和身形看,真的跟他很相似。

仔细看下来,他终于看到一张妆容稍微不那么夸张的,但这种程度也是刘海遮到鼻孔以上的大头照,只能从对方歪勾的唇角和竖起的中指,体现出其炫酷到没朋友的本质。

天生嘲讽属性?

冬蝉震惊了:难道是因为讨人厌最后招致灭星球的瓜啦啦星人?不对,他有看过瓜啦啦星人图鉴,那可是触手系生物,照片里的是类人型生物。

就在冬蝉天马行空的时候,李萌主终于住手,退开几步边打量自己的杰作,嘴里更加啧啧有声,饱含得瑟:“瞧瞧哥的手艺,哥果然是天才吗?”

冬蝉被猛然塞过来的镜子吓愣,他瞪紧镜子中绿色爆炸头的外星人,被每一根卷发上不均匀的着色给惊到了,他觉得应该可以做到更好。

“怎么,被哥的艺术惊到了吧?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一个传说。”李萌主狠狠一甩刘海,细长的小单眼皮,犹抱琵琶半遮脸(?)。

“……”

“怎么?被电傻了吗?放心吧,你本来也不聪明,再电傻一点也没差。”李萌主好心地安慰哥们,然后扒过疑似被子的物体,果断霸占床位:“哥先睡会,打了一通宵游戏,这对明亮的眼睛也蒙上尘埃了。”

冬蝉倒无所谓,他在医院睡得很足,再在也毫无睡意,何况这人虽然行为诡异,扮相奇怪,但是他知道此人并无恶意,甚至对他很友好,所以借床完全不成问题。

其实冬蝉有一个秘密,这只秘密只有他妈妈知道,但他妈妈要求他死也不能告诉别人,所以他到死都向任何人透露……至于他已经死过一次,以后是不是可以告诉别人了呢?他暂时还没有想通透。

其实冬蝉天生拥有强烈灵感,能够准确感应别人的善意或者恶意,对死物的分析力就更加清晰。

因此他舅那一家子对他森森的恶意,他天天都在感受。

冬蝉此时看着已经开始打呼的外星人,却发生了到令他意想不到的变他,他兴味盎然地摸着下巴仔细打量,终于确定不是错觉,他再在不仅能够感应到对方的情绪变化,他竟然能够跟分析死物那样分析活物了。

眼下集中精神就能够看到活物的详细信息……

姓名:李萌主

种族:地球人、亚裔

姓别:男

属性:受

职业:杀马特

爱好:网游

年龄:专注炫酷22年

亲密度:哥们

状态:Zzzzzzzz……

地球人?受?炫酷?冬蝉发所出到新事物,眼睛发亮。

冬蝉看见镜子里黑糊糊的脸,透过镜子倒映,却不管他如何专注也无法看见属性。

是这张脸太脏无法辨识呢?还是因为镜子倒映不在分析范围内呢?冬蝉觉得这个很值得论证,于是匆匆跑进落后的浴室,摸索完使用方法后,洗了个战斗澡,等他满身水气地出来,朝镜子一望……哦呵,仍旧无法看到属性,所以是镜子成像无法分析呢?还是自己无法分析自己呢?

冬蝉兴致勃勃地把目光落在从床上睡到床下的李萌主身上,想了想,他把照身镜挪到床边,往镜子里一瞧,不得了……原来是不能看自己的属性,因为镜子里很清晰地倒映了李萌主的属性。

主萌李:名姓

裔亚、人球地:族种

男:别姓

受:性属

特马杀:业职

游网:好爱

年22酷炫注专:龄年

们哥:度密亲

……zzzzzzzZ:态状

冬蝉默默在墙根的塑料凳子坐下,抱胸努力思考为什么属性会倒过来了,另外也顺道思考一下能力进化的原因。

是因为觉醒药剂吗?觉醒药剂没有让他变成A,却使他的能力得到强化,难道觉醒药剂的副作除了把服用者扔到另一个星球,也能让Omega变强?以前磕药自爆的Omega也被扔到另一个星球了吗?那舅舅家究竟炸掉没有?

冬蝉觉得这真是个不错的研究课题,以后有机会,他一定要申请专项研究,好好分析一番。

不过,现在他先得扮演好原来的冬蝉,弄清楚现状再说。

晓的是如此,冬蝉还是就前先前的问题思考到中午,然后顶着西兰花样的绿色爆炸头送走李萌主,据对方说,这是又要去网吧征服他的网游世界了。

网游?冬蝉知道表哥也有游戏仓,他是见过的,不过轮不到他玩,所以他偷偷调整了一下游戏仓的数据和构造,给表哥加强锻炼效率。

根据他的观察分析,玩网游特别费时间和金钱,而且极容易影响情绪,经常看到表哥翻出游戏仓后各种愤怒打砸、蛇精病发作似地拔头发摇脑袋,冬蝉总结出玩网游就跟自残无异的答案。

——难道李萌主也有自虐倾向?

目送瘦长身影消失在转角处,冬蝉又打量一下脏乱差的街道,他重新关起店门,开始摸索房间里所有物品,一一分析。

他首先摸上据说把他电糊的那台发黑的烫发机,立即观看它的资料:姓名:电烫发机

种族:机械

姓别:雌雄同体

属性:攻

职业:烫发机

爱好:酷爱烫别人的头发

年龄:专注卷卷三十年

亲密度:深爱Master的忠犬

状态:Master,瓦的主板烧糊啦~

“……”垃圾?可回收垃圾?就是这东西把我电糊了吗?嗯,属性解释的用词好像有些怪,是被觉醒药剂改造了吗?

脑洞有点大的冬蝉边想着,边默默地将这件大垃圾拆开,在屋内翻找出可用工具来熟习之后,又默默地‘修理’这件大垃圾。

半小时之后,他用抹布仔细擦拭烫发机,一台崭新的机器搁在眼前,灵活地甩动着玻璃罩,对着冬蝉一阵摩蹭,以平板无波的电子机械音撒娇:【Master~Master~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冬蝉默默拎着抹布,想了想,点头:“我也爱你。”

【啊~好羞涩。】

“……”冬蝉拍拍玻璃罩子,严肃地说:“跨越物种的爱情没有结果,你不要想太多。”

【……】

欺负烫发机好像有点好玩,可是冬蝉也不至于沉迷,于是他不再理会无语的烫发机,转身去摸索其它物件。

翻新机器太简单了,冬蝉回忆自已曾经学习的知识,真的,觉得这个奇怪的地方十分落后,毕竟如果他手边有足够的材料,他能独立组装出一台机甲。

只可惜,经过他对屋中机器的观察,他便明白即使他真的组装出一台机甲,也没有适用能源可以支持,因为这里居然使用电能,并且只有220伏,太弱了。

这个功率的电能勉强够一柄最低功率的光能枪发射五次就会短路,弱得不忍直视。

冬蝉坐在狗窝一样的房间里,摆出思考者经典姿势,独自消化换了一个星球带来的新事物。

后来他的思维又跳跃到未来生存计划上头。

首先,他可以肯定自已已经不在联邦,因为联邦没有这么落后的地方,不过冬蝉倒不着急,因为不在联邦,老元帅的触角就没那么容易伸过来,因此他更多地感到庆摆脱离那老色魔。

其次,原来他所在的这地方有一个人与他同名同姓,并且他如今也被误认成此人。至于这个人究竟到哪去了呢?会不会突然出现,然后把他踢出去他就再次无家可归了呢?嗯……或许等到那一天,他可以请求打工,那么留下来应该不成问题的。

所以他总结出如今最重要的一项——熟悉这个世界,搞清楚怎么打工。

所以,他暂时还是先冒充着这个世界的冬蝉吧。

第3章:冒充还是取代?

对于冒充别人的身份,冬蝉毫无压力,立即就依照自己的爱好干净的习性将狗窝收拾收拾。

这一收拾,竟然从早上忙到晚上,才将这像垃圾堆的狗窝打扫得一尘不染。

因为冬蝉并没有杀人灭口、鹊巢鸠占的意思,所以没有动原主人留下的物品,他除了做一番清洁,也没有丢掉。

这清洁只针对脏污,他连那常年尘封的玻璃门面都擦得光可鉴人,玻璃上用劣质胶纸贴出的“洗剪吹只需8元’被擦得鲜亮。不仅将房间收拾得整齐干净,冬蝉还顺手将店里头有问题的电器都修理一遍,才满意地住手。

冬蝉在打扫过程中,大概将小店格局摸清楚了。

这是一家理发店,显然是一家并不高档的小理发店,原店主似乎专精于像李萌主那类夸张中带着一股原始土味极具冲击性的诡异发型,并且自身爱好亦是如此,因此这屋里留下的衣物和照片,多是如此风格。

冬蝉还通过满地脏衣服衣服,了解到原店主身材与他差不多,都是179左右的身高,体格偏瘦,就连鞋子尺码都一样。

如此巧合,冬蝉也直叹奇怪,如果不是身体上各种细节与记忆中一样,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占用别人身体了……冬蝉考虑找材料做一台检验机器,做一个基因测试,看身体是不是原装的。

既然要扮演原店主,冬蝉认为自己不能对地球一无所知,所以他找上屋里唯一的台式电脑。

当然,经过他的一轮翻修,电脑之前开机还需要十分钟,动一下鼠杯带缓几缓的破电脑已经焕然一新,功能直拼时下最高配置计算机,还自带智能。

【主银,你想知道什么就问我吧,我跟度娘谷哥是好基友。】电脑积极地表现自己的能力,不忙晒晒自己的关系网,大内主管气息满满。

冬蝉点头:“我想知道地球是什么,地球人又是什么。”

【哦,这得从宇宙的形成说起,主银,小电建议你先准备瓜子和板凳围观,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哦,而且禁止占楼灌水哦。】最终冬蝉没有准备瓜子和板凳,而是在烫发机的建议下泡了一碗方便面,就窝在电脑前没有挪开过了。

冬蝉很庆幸他能够听得懂地球语言,所以他开始才猜测联邦星系与地球之间的关系,可他着实想不起地球这个星球来,那么说明它根本不存在于星系图鉴,他可以肯定没有地球,是因为他把整本联邦全星系图鉴给背下来了。

直至深夜,冬蝉算是搞清楚基本状况了,然后明白到——他与原来的联邦星系,真的不在一个时空。

如果硬要说地球和联邦跟间的联系,那大概就像一个平衡空间在不同时间段的近似星系吧……地球属于落后方,大概再发展个几千年,说不准就有联邦的规模了。

反正,他如今在地球,这种状况用小电的说法,那是穿越,还是本体穿,还是从现代穿到古代那种。

这星球名为地球,并不在联邦星系中,更不在其他星系资料上。地球在银河系,还未发现外星生命体,属于相对封闭的状态。

地球人的外型与联邦人相似,却竟然没有Alpha和Omega,只有与Beta属性近似的人类,并且人类的体质基本上比联邦Omega还要弱,可是却能够存在这么多年,所以说,这真是个奇妙的世界。

……觉醒药剂的副作用原来是穿越吗?冬蝉对这个研究课题越发地感兴趣了。

惊奇之余,冬蝉又惊喜……这是不是说,只要他装成一个Beta,那么他就完全不用担心再被强迫嫁给谁了?更不用担心会有Alpha突然跳出来印记他了!发情期也不用担心怀孕了?

这个世界没有ABO,没有的。

冬蝉突然感觉心脏一紧,坐了下去,满脸茫然地盯紧地面,继而又摸着下巴纠结起来……好想研究地球人,怎么办?

当然,身在异乡,冬蝉明白要压抑住这好奇心,现在他还只是冒充别人身份的幽灵户呢,低调才是硬道理。

“放心吧,你的店,我会帮你好好看着的。”冬蝉看着墙上一张自拍海报,里头满脑袋蓬松黄发,画了个大熊猫眼又把嘴唇涂得像吸血鬼一样红的店主,冬蝉满腔热情不知从何倾诉的时候,就听到自已的肚子咕咕作响。

嗯,再泡一碗面吧。

然而空荡荡的泡面箱子告诉他,他的主意落空了,必须出外觅食。

冬蝉揉揉肚子,从兜里取出两百块,据给钱他的李萌主说,这些钱本来属于原主冬蝉,不过因为进医院,对方就把好哥们藏钱的曲奇罐子清空了,结算完医药费之后,就剩下这么一点了……应该已经是全部财产。

据冬蝉对此处物价的初步了解,两百块足够他吃饱,但过几天就必须断粮。

冬蝉心里打算着明天就开店做生意,对画像承诺:“我先借用,会还给你的。”

照片中一脸空虚寂寞冷酷帅狂霸跩的杀马特当然不能回应他,于是冬蝉就拿着钱出门买夜宵。

这发廊街是越夜越精彩,艳俗的霓虹灯将街道照出光怪陆离的缤纷来,明明在人间却仿佛误入魔界,满目堕落污秽。

冬蝉顶着一个西兰花头走在这街道上,就连女支女都不敢招他,于是他就这么顺顺当当地走出红灯区,踩着浅粉红色可爱萌系布鞋,身穿至少十个洞以上我乞丐装,不可谓不惊悚,走在午夜街头,比鬼更吓人。

幸好这时候已经凌晨,大街上行人渐少,三三两两还见到些小年轻、小情侣,一些卖夜宵小食的档摊倒还营业,虽然档主基本上一脸的昏昏欲睡,面对鬼一样的冬蝉,全都一副躲避瘟疫似的模样。

冬蝉并不在意旁人的眼光,他在挑选晚餐,对食物不太考究,通常每天一管营养剂解决所有问题,因为舅舅家餐桌上不留他的位置,营养剂无色无味,窝在房间里边学习边吃最适合,冬蝉打从懂事起就离不开营养剂。

对于每顿只吃营养剂,冬蝉倒不觉得难过,比起吃丰富食物吃成一头类猪人型生物的有哥,其实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感谢营养剂保持他走路不带喘的体型。

如今地球上没有他惯吃的营养剂了,冬蝉终于开始为伙食苦恼,吃什么好呢?卫生条件和营养价值都没办法考虑了,何况他对地球的饮食也不熟悉,幸好地球上的食材跟联邦食材近似,这一点让冬蝉对于异时空研究的欲望更强烈了。

当然,首先要喂饱自己,于是冬蝉走向一个冒着香气的小摊,当他好奇地运用能力分析这些食材之后,当时被震惊了……这壮观的元素周期表,他有些不理解地球人了,吃下这些元素真的没问题吗?难道地球人其实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弱?

至少消化系统很特别——好想研究地球人。

冬蝉怀着为科学献身的献祭心情,买了一杯串串香,坐在路边花坛,仔细观察一会之后才下嘴,完全没有注意档主看乞丐似的鄙夷白眼。

事实证明,其实他对食物的接受能力很不错,串串香虽然不营养,吃着味道却不差,于是冬蝉渐渐就放开肚子来。

饥饿感减轻之后,冬蝉随手将纸盘搁在旁边,抬头瞪住夜幕中的陌生城市发呆,仿佛突然间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与过去诀别,真正的孑然一身,就连现在的身份,也是盗用别人的。

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冬蝉低头看着手掌继续发呆,盘算着如何在陌生新世界里重新掌握些什么。

“呜呜呜呜……”

哭声刚好是冬蝉此时低落心情的写照,不过冬蝉明白自己没有哭,他转脸看向花坛后头,就见到了哭声的主人……一名年轻地球男人。

姓名:刘北泰

种族:地球人、亚裔

姓别:男

属性:未觉醒受

职业:备胎

爱好:追求女神

年龄:自撸二十八年

亲密度:萍水相逢

状态:喜当爹啦,好伤心,求安慰

女神?自撸?喜当爹?

今天才接触地球网络的冬蝉彻底糊涂了,自撸能喜当爹吗?地球人真神奇。

“你怎么啦?”冬蝉按捺不住好奇心,轻声问。

草丛后的人动了动,扬起了一张胡子拉碴涕泪纵横的脸……

冬蝉表示自己比一般Omega好了,只有轻微洁癖,于是他很好心地抽了面纸递给对方。

“我失恋了。”男人伤心地边擤鼻涕边嚷嚷:“我失恋了!呜呜呜呜。”

冬蝉一脸惊奇……失恋男都会加入咆哮教吗?

第4章:饿死还是觅食?

凌晨两点,冬蝉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跟一个陌生邋遢男坐街边花坛聊起来,后来他想,权当一次跟地球人之间的初步接触吧,可以写进记录里,供日后研究用。

直到靠近了,冬蝉嗅到对方身上的酒气,才明白对方是喝醉了,喝醉的人最容易说出真心话,冬蝉觉得自己的好奇心绝对会大大得到满足。

放开那个地球人(穿越 包子)上—雾容仅代表作家(雾容)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放开那个地球人(穿越 包子)上—雾容》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放开那个地球人(穿越 包子)上—雾容》全文TXT下载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