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际观察者(四)—月光船

星际观察者(四)—月光船

作者:月光船
 

第一百四十六章:绿氏姐弟

虽然基因学对于门外汉米兰来说出,听不很懂,他依然认真做完笔记,在今天课程全部结束后,向姬泷雪认真请教。

没有老师不喜欢勤学好问的孩子,别的先不说,米兰态度十分端正。

姬泷雪并没有因为问题的简单而拒绝回答,她在了解米兰真实水平后,推荐了相关书目。

米兰道谢,正要离开,忽然看见课堂角落里站起两个学生,肩并肩向着姬泷雪走去。

这是一对双胞胎,栗发黑眼,都面瘫着小脸,身材中等偏瘦,穿着一模一样带帽兜的宽松款休闲卫衣,胸口印着大大的威尼兔。其中一个男孩子先开口:“老师,您上节课讲的核质关系和母体效应基因定位法……”

随后另一个孩子开口:“作为异表型嵌合体,在同时受到a和β射线低强度照射……”虽然声调有些低,可是听得出来,这是个女孩。

一连串的生物学名词迅速在耳畔掠过,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和亲切感。

米兰不由又看了那双胞胎两眼。

正好姬泷雪给男生解答完毕,男生也看了米兰手上满满当当的笔记一眼,说:“你不适合在这里。”

米兰眼神微变。

可能是被助视镜挡住了,也可能对方本来就不关心,直接说下去:“你这种水平要先去听基础生物学和基因学课程概论,然后听发生遗传学,然后才是姬老师的课。”

这种直截了当不留余地不给面子,却又实话实说的方式和态度,确实有些熟悉感。

对于肯帮助自己的人,米兰并不会拒绝对方好意,淡淡地道谢。

男生点点头,等女生的问题得到解答后,两人又肩并肩离开。

女生在经过米兰身边的时候,也看了米兰一眼,停下。

她信手点出一张课单,高亮了几处交给米兰:“这些课你先听听,听懂了再过来听姬老师的,不然在这里就是浪费姬老师的时间。”

虽然说话还是很不客气理所当然,但同样提供了帮助,米兰继续道谢。

看着那两个人离开教室,课堂空荡荡,只剩下姬泷雪和米兰班布。

姬泷雪这才微笑着开口:“怎么,你们有介绍人了,还要先观察观察我?”瑟斯迪推荐的人,当然跟她打过招呼。

米兰真诚地鞠了一躬:“姬老师,您误会了,我确实发现自己基础非常薄弱,打算巩固之后,再向您学习。那两位同学说的没错,现在我学习您的课程很是吃力。”

“他们是从零基础一点点学过来的,最近才开始上我的课,别看他们年纪小,基础很扎实。”姬泷雪笑笑,“他们是双胞胎,女生是姐姐绿竹绿,男生是弟弟绿笋绿。平时他们都有点孤僻,大概你合了他们眼缘才会跟你讲话。他俩别的方面有些不谙世事,不过做学问很专业,挺适合搞研究。你听听推荐也好。”

米兰果然选了绿氏姐弟推荐的课程。

附带说一句,星网门槛低,只要愿意,谁都可以开课,不过能不能招来学生,就要看老师的本事了。学生会在课程下面留言,大部分人都会根据留言做听课与否的决定。

而绿氏姐弟推荐的课么……留言百分之八十都是负分:“枯燥无聊严重不推荐!”“老师太年轻没经验不推荐!”“死板没意思不推荐!”

有寥寥几个推荐的,理由却十分奇葩:“如此平坦的声线治好了我多年的失眠,必须感谢!”

这么多不推荐,却被绿氏姐弟推荐,米兰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选了一堂课。

当他看到主讲人是绿竹绿时,不免小小吃了一惊。

绿竹绿依然穿着那件威尼兔休闲卫衣,看到米兰,并没有吃惊,照常讲课。

——尽管课堂空荡荡一片,小猫两三只。

她的课平铺直叙,果然听起来没什么趣味性。

但是无论理论性还是系统性都很强,蕴含了大量知识点。

米兰具备满点的读脸技能,从绿竹绿的细微表情看出,这少女是真不在乎学生有多少,一心一意讲课而已。

为什么要这样?

绿竹绿在课后很直接的给出答案:“梳理思路。”不是梳理听课者的思路,是在讲课过程中,把自己的领悟整理出来。

这并不意味着她的课程没有什么含金量,相反,她给出的内容实打实。

只是因为讲课方式和别人不一样,像米兰这样善于解读神逻辑的人才听得懂。

至于米兰为什么会熟悉这种神逻辑……看看他怎么跟班布相处就知道了,答案其实不能再简单,不是么?

没过多久,米兰和绿氏姐弟熟了起来。

米兰想做一件事的时候,往往会集中全部精力去攻克,他晚上经常在星网听课,等米纳完全恢复,他们能按照半年前的行程安排,启程去天蝎座蝴蝶星团观光的时候,米兰对姬泷雪的课程已经能听懂一半了。

三个月的时间,能获得这么快的进展,绿氏姐弟功不可没。

“竹绿,这几天我有事,不能每课必到,等我回来,笔记可以共享么?”这三个月,绿竹绿已经成功当上了姬泷雪的助教。

“这几天?我也有事。”绿竹绿核对了一下日期,“我和弟弟预定了一次旅行,全家旅行。不过你们不会落下课的,姬老师那几天并没有任何在线课程安排,只有录制好的视频。”

“我和姐姐不是很想去,但是全家每年都有出行计划。”绿笋绿面瘫着脸作补充,他和同样面瘫脸的班布对看一眼,彼此都感到身不由己的苦衷。

只是后者的苦衷更加隐蔽,班布很喜欢探索新的地点,但是大吃特吃要避开家人怀疑,就得费脑子,没有办法随心所欲了。

不过这次要去的地方么……班布默默给自己的计划勾勒最后一笔,构成一个完整的圆。

这次的旅行可称令人愉悦,米纳一家三口因为团聚的缘故,精神上十分放松,自然心情不错,而且蝴蝶号观光飞船的招待规格也不低,商场、自助餐厅、泳池、小剧场、游戏大厅、按摩室、星网头盔和休眠舱一应俱全。

当米兰在飞船的自助餐厅里看到真实的、和星网上一模一样的双胞胎时,他微微吃惊之余,给对方发出星网短讯,打了个招呼。

有些人二次元和三次元分得很开,为了不被认出,形象迥然不同。但如果在线上线下都保持一致的形象,想来是不介意暴露身份的。所以米兰直接了当:“我看到你们在餐厅。”

“坐标。”绿竹绿言简意赅,表示她确实不在乎现实里和米兰有所接触。

米兰看看周围,发出一个经纬度——八号通道第三排,并附上自己的照片。

没过两分钟,绿竹绿端着盘子走过来,盘子里盛了很简单的一份肉酱面,吃起来方便快捷。

她身后的绿笋绿,盘子里同样是很简单的奶油蘑菇面。

“你们好。”他俩身后还站着一对夫妇,绿先生看起来文质彬彬有稳重,而绿太太——

“你们是小竹和小笋的朋友?他俩的朋友可不多。”白色罗马凉鞋,亮黄色短裙,浅米色西装,橙色蓬蓬头发的绿太太爽朗地笑着。

“您好。我是米兰,这是我弟弟,班布·格林。”对于长辈,米兰一向表示尊敬和善意。

“你好米兰。原来你长这样啊,这是你学基因的原因?”绿太太一挑眉,指指米兰的助视镜,指甲橘红镶钻,亮晶晶的。

米兰一愣,很少有人一上来就不客气地指出他视力缺陷,而且……绿氏姐弟平时还有八卦的习惯?

拿别人的缺陷做八卦主题……米兰虽然保持着微笑,但已经准备和绿氏姐弟稍微拉开距离了。

而米纳此时也端着餐盘过来,一听对方话风不对,挡在米兰面前,微微带了审视:“请问阁下是——”

绿太太却并不觉得有什么,笑着摆摆手,继续说:“啊,这位是米兰的长辈?初次见面。怪不得米兰这几天也请假,原来我们都在家庭旅行中。”

米兰敏锐地从中听出了些微异样。

绿太太看着他,忽然间咯咯笑起来,笑够了才开口,换了一种声调:“米兰,是我。”

这熟悉的声音……“姬老师?”米兰愣了一下。

“形象给人的感受很重要。”绿太太,也就是姬泷雪,伸手拢了拢头发,微笑,“星网可以把一个人形象完全颠覆,我挺成功的。重新介绍一下,我是姬泷雪,这位是我的先生,小竹和小笋是我的孩子们。”

“你们好。”绿先生就和气多了,“谢谢你们在星网上照顾他俩,小竹和小笋很少有能聊得来的朋友。”他说话慢条斯理,声线比较偏近于姬泷雪在讲课时的声线,让人听着就觉得很舒服。

“您太客气了,是竹绿和笋绿照顾我才对,他们帮了我很多。”米兰回答,“确实没想到,竹绿和笋绿是姬老师的孩子。”

他明白瑟斯迪为什么说姬泷雪性子有点怪了,果然。

“他们自己要求的,因为不想让人因为我的原因,对他们做出不切实际的评价。”姬泷雪笑着解释。她在基因学领域的地位不可谓低,想抱大腿的人绝不少。

绿笋绿咽下嘴里的面条,说:“我们是凭着自己本事获得认可的,没有任何开小灶。”

绿竹绿擦擦嘴巴:“知识是自己的,货真价实,但是评价是人为进行衡量的,会随着各种外界因素发生变化,没有绝对的公正客观。”

“没错。”米兰点头赞同。

班布则在旁边提出异议:“星网和现实的相貌一样,也会被认出。”

“可能性并不大。”绿竹绿说,“我们和父亲生活在一起,也不去母亲的研究所,几乎没有人认识我们。”

绿笋绿点头补充:“母亲星网上的形象和现实中有非常大的差异,已经足够混淆。”

绿竹绿继续说:“既然我们都在一艘船上,可以连接局域网进行问题探讨了。”

说话的功夫,她已经吃完了自己那份食物,对她来说食物只是维持身体机能的必需品而已,如果有吃一颗就能保一天不饿的药丸,她必定批发一箱。

正好米兰有个相关疑问,既然对方愿意谈论问题,就提出来讨论。

既然是孩子们的老师和朋友,米纳也收起警戒的态度,看着相谈甚欢的绿竹绿和米兰,又看看绿笋绿和班布——这两个人并没有在讨论基因学相关事项,而是正在对比各项现有数据,分析这顿午餐需要比平时摄入多多少的卡路里,就可以达成“迟一个小时吃晚餐”的成就。

——孩子们真可爱啊。

米纳欣慰得有点早,他忘记自己的负幸运体质了。

第一百四十七章:德鲁克爸爸回来了

米兰和绿竹绿探讨完问题,班布和绿笋绿的讨论还没有结束,两个人都面瘫着脸拿数据分析支持自己的论点,不过话题已经偏转到另一个方向——本次旅行的最适宜航路设置。

看着两个小脑袋凑在一起,自家弟弟面瘫脸上洋溢着“满意”的情绪,米兰本着宁可杀错绝不放过的想法,晚上找时间又和班布确认了一遍:“你喜欢小绿?”小绿就是弟弟绿笋绿,同理,大绿是姐姐绿竹绿。

鉴于拐弯抹角绕圈子对班布完全行不通,米兰始终打直球。

班布回答得直截了当:“喜欢。”

“有多喜欢?”

“一般喜欢。”

所以米兰满意了,揉揉班布头毛:“很好。”

班布问:“你喜欢大绿还是小绿?”

米兰赶紧表决心,兼给班布洗脑:“我都不喜欢,我最喜欢班布。”

“但是你和他们相处的都很好。他们也喜欢你。”

“相处很好的原因,大概是他俩的性子和你很像吧,不过我分得清,班布在我心里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米兰的回答其实隐瞒了一些真相,他和绿氏姐弟走得近,一方面是学习基因学,另一方面,绿氏姐弟的性格很像班布,米兰参考他俩以便为自己更好地向班布表白以及结婚做准备。

同时,他还得防着班布喜欢同类或者被同类喜欢,幸好现在绿氏姐弟对班布没有超出一般朋友界限。

米兰的回答,明显不是班布想听到的,绿氏姐弟的性格和自己很像,为什么米兰还是最喜欢自己?

独一无二,不可替代……

如果当这个“一”不存在的话,是不是就能够替代了?

——没有如果。这句话他不能问,只能观察。

班布任由米兰揉他头毛,亲亲他的脸。

那一晚,也是他们最后一次同屋而眠。

米兰也没有想到,这是他和班布最后一次同行。

当然,这次旅途中,他们还有好多个共同完成的“最后一次”,包括最后一次揉头毛,最后一次亲亲脸颊,最后一次夹菜,最后一次讨论“喜欢”,最后一次不像表白的表白……

天蝎座蝴蝶星团,连续一百年被誉为“一辈子值得看一次的十大风景名胜”之一,其盛名程度远远凌驾于“佐拉星团琉璃海”之上。

和蝴蝶星团相比,琉璃海的巨浪还真就不够看的——这里没有实质上的海水,而是粒子风暴,五光十色的粒子风暴。星球和粒子流共同构成了多姿多彩的景观。

探险者们和科学家们研究出了这片星团内,一小部分粒子风暴的固定走向,并从中找出了一束温顺而规律的粒子流动带。观光飞船将沿着这条相对安全的航道,在蝴蝶星团内部行进游览,沿途一睹美景。

当然还有英雄传说,将实地景象与数百年前探险者们的伟大经历联系起来,比如曾在哪里遇险,曾在哪里脱险,曾发生过什么惊心动魄的故事,看到怎样令人惊叹的景色……一件件事迹在旅途中娓娓道来。

米纳和米兰颇有兴致地一边看景一边听着导游讲解,班布默默收集现场数据,当然不是导游词。只要导游词在星网上出现过,他就能倒背如流。

班布收集的是人类情绪反应,以及外边粒子流的变化,并将之与星网数据相对应。

当然他这项工作并不需要全力去做,间隔一两小时采集样本就够了,他还有时间用来和家人团聚。

据他观测,粒子流在最近三年,早就发生了微小而循序渐进的变化,只不过这种变化发生在星团最内部,现有仪器虽然勘测到了,但是无法解析其中含义。

而班布偏偏知道大部分宇宙乱流发生的先兆。

“……大家请看右前方的黑洞,鉴于黑洞的特性,我们都知道,普通人类是没有办法离黑洞这么近,时间又这么久的,这次完全是托了粒子流的福,它提供了一个加速度,让我们和黑洞有一个短暂的擦肩而过,贴着安全距离‘嗖’一下划过——我们五分钟后,将到达最靠近黑洞的地方,飞船将会启动高科技模式,届时穹顶会变为透明,大家可以举起手里的光脑,准备摄影留念。当然,我们有专业工作人员,在最适宜摄影的位置,将您的影像忠实记录下来,有需要的朋友请到景观区排队……”

导游的话显然不仅仅针对游客进行介绍,还有拉客拍照的目的,近距离观赏黑洞并合影,是此次旅途一大卖点。

当然,要收费。

米纳和米兰也开始准备摄影,他俩刚举起各自的光脑,忽然看到班布先一步行动了——站在景观区的队列之中向他俩招手:“一起来。”

难得班布有这么主动的兴致,米纳笑眯眯:“好啊。”说着走过去。

米兰也笑着走过去,手搭在班布肩上,往自己怀里一拢:“一会我们用这个姿势?”

“可以。”

专业摄影时长限定八秒钟,他们在黑洞前面,摆出了好几种造型,有端正的摆拍,有滑稽的恶搞,包括米兰抱着班布的腰,把班布往黑洞里面“扔”的动作,也包括米纳夹着两个儿子“投身”黑洞的姿势……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合影。

“回去以后我们把这张作为光脑背景图?”米兰指着其中一张端正姿势的图片,米纳居中,他和班布一左一右,互相拉着手。

“好的。”班布回答,爆手速截图设置背景,瞬间完成。

这是米兰和班布最后一次对话。

时间不多了,些微的乱流已经变得集中而有规律,班布默默在心里统计。

“爸爸,我去洗手间。”班布说,有无数小说人物都凭着这句话脱身,成功率95.4%以上。

“嗯。”

这是米纳最后一次跟班布说话。

在驶离黑洞的一瞬间,飞船突然轻轻晃动了一下。

随后本该沿着安全路线远远离开的飞船,空中悬停一阵,开始倒退!

尚未来得及变回原样的船舱,仍处于透明状,视力好的人,能够从黑洞扭曲的光线中发现一道突兀的紫色y形闪电。

闪电并没有一闪而逝,紫色和白色碎屑四溅,中间裂开一道缝隙,深不见底,瞬息万变,眨眼间从点到线,从线到面,硬生生炸开了一朵直径二十多米的漩涡!

漩涡正中突出一个不起眼的尖角,好像波涛汹涌的海上露出一角礁石。

然而电光火石间,这个尖角迅速扩大,眨一下眼的功夫,一架破破烂烂的机甲已经出现在众人眼中。

机甲不知道遭受了怎样的冲力,竟然没有被黑洞捕获,而是飞快向外冲来——冲向观光飞船!

因此大家就更加清晰地看到——盘在机甲上、正在蠕动的那是什么怪物?

身体粗壮,全身覆盖着深褐色鳞片,长尾扁平锋利如大剑,四肢黝黑,关节处骨刺坚硬无比,前掌稍小,后掌宽大,趾间有蹼血红,眼珠像青蛙一样凸起,短鼻宽嘴,牙齿尖锐,密密麻麻,长舌分叉,口水滴答,口中也是一片血红……这三条缠绕在机甲上的怪物,每条足有五六米长,好像蜥蜴和蟾蜍的结合体。

这么一大团东西,狠狠拍在观光飞船舱壁上,船身就是一晃,足足倾斜了十五度!

船身能量罩主要用于隔离射线和粒子流,远远没有战舰来得坚固,又因为抓人眼球,此刻穹顶还是透明的,比平时防御力下降了三成,最终导致结果就是外舱壁肉眼可见被砸出一片蛛网状裂缝!

飞船里面一阵大乱,有人尖叫有人惊呼,有人匆匆忙忙寻找救生通道准备逃走,转眼间几百个人挤成一团。在慌乱中还有人看到,漩涡旋转着还在扩大,很快第二架破破烂烂的机甲也冲了过来,上面同样粘着怪物!

后面还有舰船的残骸……

“爸——”米兰刚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忽然米纳的呼吸声加重了:“米兰、那、那是……德鲁克!”

米纳闭着眼睛都画得出德鲁克机甲的模样。即使破烂的不成样子,即使被怪物重重缠绕,他就知道,那一定是他的德鲁克!

“爸爸!”个人的力量在乱成一团推推搡搡的人群里显得那么微不足道,米兰紧紧拉住米纳的手防止两人被冲散,“你去接应德鲁克爸爸,我去接班布!再来找你们!”

一句话提醒米纳:“好,分头行动,注意安全——”

话音未落,忽然听到头顶刺啦声不断。

抬头,穹顶上趴着数条蜥蜴怪物,口水滴答,穹顶被腐蚀出片片痕迹,范围肉眼可见地不断扩大。

“——快走!这船要保不住!”一旦穹顶破裂,飞船内外压不平衡,船里一切都会被吸到太空。米纳摸上自己的空间钮,他的机甲已经被修好,随时可以使用。

米兰顾不得收敛自己的体力强度和精神力,匆匆忙忙越过嘈杂人群,往洗手间方向跑:“班布!班布!你在哪里?”

没有听到班布本人的回答。

回答他的,是飞船再一次猛烈摇晃!气流猛然间往一个方向冲去!

米兰二话不说也展开了自己的机甲霜行,精神力毫无顾忌地扩大搜索范围,然后他发现……洗手间的走廊上,大大的落地窗被机甲撞击破碎,一条长尾甩出一片血花!

血流满地,地上三五个支离破碎的人还在挣扎。

……班布呢?

——他、的、班、布、呢!

第一百四十八章:班布去哪儿?

班布此刻看起来并不在洗手间里。之所以说“看起来不在”,因为他的形态可以做各种变化,并不拘泥于任何形式。

而实际上,他可以说在,也可以说不在。只是米兰无法察觉而已。

——如何向二次元的平面生物形容三次元物体的厚度和高度?显然不可能。班布来自高位面,在这里没有办法形容他真正的模样。

他算好时间,加一把力,将时空的缝隙打开,借助黑洞的力量搜寻六年前,他在类裸奇点留下的蛛丝马迹……湮灭跨越时空,虽然能力有限,但是他上一次补充了足够多的能量,只拉一个人回来,应该能做到。

尤其是在拉拽的时候,他感觉到对面也有一股蠢蠢欲动的力量,在推动,在促进。

那么就在这里,分离吧。

正好他离开,换德鲁克回归,伴侣重聚,父子团圆,也算弥补了他不在的缺憾。也能代替他达成抚养米兰的约定,米兰已经过了十五周岁,自身也强大到一定程度,不需要他随时保护了。

精神力会在米兰旁边的,他答应过一直在米兰身边,但是没有限定何种方式,也不算违反他答应米兰的话。

班布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只不过他在拉德鲁克的时候,把其他东西也拉过来了。

这并非出于班布的意愿,对方也在巧合地做同一件事,事半功倍还省了他不少力气,所以他拉过来的……也就比预想的多了点儿。

他拉出来的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架机甲。

而是——一个正在作战的小团体。

星光号上面的幸存者,在和模样怪异的外星生物搏斗。

班布瞬间做出了最佳选择:如果当他这个“一”不存在的话,是不是别人就能够替代了?

既然不存在,就不存在的彻底一点,班布捕捉到米兰视线,于是——

……

……

“……上尉,上尉!米兰!醒醒!”耳畔传来焦急的呼唤。

米兰满头大汗,喘息着睁开眼睛:“吉诺——”

映入眼帘的是他的副官,黄头发小个子男人吉诺的脸。虽然脸上黑一道白一道,头发跟乱草差不了多少,但眼中焦急而关切的神色切切实实。

四周有蒙蒙亮的微光,他认出来这是自己之前带领吉诺藏身的洞穴。

军人保持着良好的习惯,一秒钟他就完成了从睡眠到清醒状态的转换,“对不起,我做恶梦了。”又是那个把他从天堂打进地狱的恶梦。

“你烧了整整一夜,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

“喝点水吧。”

脏兮兮的弹壳盛着略微浑浊的水,有一股机油味儿。

但是米兰早就顾不上,连喝了好几口。

“谢谢你,吉诺。”

“你可是我们的长官,有什么事搞不定要讲啊。”吉诺认真说,“我们的未来就在你身上,可都靠你了。”

“我会的。”米兰咽下一口水,“我又梦见肉蜥人侵略的那天了,这次还要把至少两位数的大蜥蜴打爆。”他也明白自己情绪不好可能导致决策产生失误,要及时发泄疏导出来才好,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能鼓舞士气,也一举两得。

“原来是这个,没错,每次你一作这个梦,打起来就超猛啊,加油,米兰!”

作为副官一般是不会直呼自家长官姓名的,但是吉诺并不仅仅是副官的身份,他曾经是米兰的同学——绿叶镇上的同学。

附带说一句,他们这只小队的成员里,还有一位来自绿叶镇的同学,莉儿姑娘。只是莉儿姑娘早就不会用眼泪汪汪的柔情攻势了,她是队里主要攻坚手、狙击手,近战格斗能力仅次于米兰。至于她的金色长发?早就削短打薄,看脸不看胸的话,男女莫辨。

“你也一样!”米兰沉着冷静发布指示,“勘察地形,核实地图,检查武器,准备出发。”

看到他恢复常态,吉诺有了主心骨,也振奋起来:“是,上尉!”

他离开了,米兰才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扶了扶脸上的助视镜,拉出脖子里挂着的纽扣项坠,轻轻一按,空中飘出3d投影,一段八秒钟的视频,三个人的欢乐和痛苦。

“班布……”

助视镜后面的眼睛,微微发红。

米兰亲亲项坠,攥在手里,把自己蜷成一个球。直到心跳平稳,他才展开四肢,拿手背抹抹眼睛,无声咧咧嘴角。

呵。

日子还是要过,他要连着班布的份,好好活下去。

吃美味的食物,喝加两勺糖的牛奶,去很多地方,收集好多新鲜的东西……除了结婚生小孩他做不到,剩下的他都会去完成。

——如果、如果战争结束,而他还活着的话。

所谓战争,当然不是联邦和帝国之间的小打小闹。

两国摩擦早就结束,双方一致联合起来,抵御外来智慧物种的侵入——肉蜥人。这些外星生物以蝴蝶星团为突破口,不断输送兵力,短短几天内就占领了大半个天蝎座星域,将居民不分男女老少全部掠走。

——它们很少杀人,大部分时间在抢人,而且迄今为止俘虏没有任何成功逃生记录。因为它们会给俘虏戴上一枚看起来十分简陋的项圈,而项圈能完全限制天赋值额发挥。

它们能够在宇宙中短时间独立生存,外加鳞甲坚硬,生性残忍,很难对付,打得联邦措手不及。

现在时间是:星历2061年。

距离“蝴蝶惨案”的发生,已经过了十六年。

星际观察者(四)—月光船仅代表作家(月光船)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