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扑倒呆萌是只攻/云落心上/不痛,宿七弦(上)

扑倒呆萌是只攻/云落心上/不痛,宿七弦(上)

第(1)页|作者:宿七弦--下载TXT全文
 

内容简介:

  又名《云落心上》(原名《不痛》)
  云暗:痛觉缺失症患者,生活九级残废,上床是**,下床变忠犬
  ……寂阳我错了,再也不一夜做七次了,你原谅我吧……(眼泪汪汪)
  落寂阳:风流花心傲娇别扭淡定漠然多才多艺美少男,具体属性看心情,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云暗~今天让我在上面,明天就给你做蛋包饭,好不好啊~(一脸诱拐犯表情)
  ——《云落心上》by宿七弦

标签:晚糖糖邀请驻站 云暗 落寂阳 痛觉缺失症 隐晦的红黑背景 男主角受伤 虐身虐心


☆、通知

  大家:
  实在抱歉,这几天事情太多,把工作带回家里来做了,今天也是刚刚做完就爬上来,Chapter56、57都已经进行了修改,目前已是完整版,58今天估计写不完,所以还是只放一个预告吧,这一节又是关于云暗的了,朱诺作为一个对儿子十分严酷的辣妈侧面登场一下。
  这几天一直都是第二天晚上补前一天晚上的内容,实在非我所愿,每天都计划白天补好,晚上再更一章,结果老板给的任务不断叠加,每天工作都完不成,实在没办法。我欠大家一节的更新,我一直记着,忙过这一阵子一定会补上的,求原谅!【鞠躬!
  贴吧的亲们,乃们还在吗,这几天没有回贴通知大家更新抱歉,实在是因为承诺的更新没有完成,羞于见乃们。求给我一点时间。求不弃。
  谢谢大家!
  PS:感谢夏夜黑猫的票跟花!大使大人(称呼好怪)盖的神奇的章!还有所有点赞的姐妹们,你们都是我的动力,为了你们我也会坚持更新,争取不断更的!
  再PS:为了保持文的一致性,明天白天或者晚上更新的时候,这些字我就删掉啦,但感激永存我心,承诺绝不食言
  我是每天凌晨睡但还是补不齐更新的 宿七弦


☆、声明and注释

  关于作品中提及的国家名,地区名的声明
  请不要把文中提及的国家名地区名做任何代入,它们只是一种符号,请把它想象成一种社会制度或者一种社会形态,甚至是一种生活方式。
  本文不掺杂任何政治情感。
  关于故事情节的声明
  这个故事完全是在人物基础设定的基础上,随着作者和读者的意愿而产生的,内容保证完全原创,但作者并没有看过所有人的作品,无法保证完全的与众不同,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PS以下为文中提及的需要备注内容(此部分内容不定时更新)
  cloud:云,云状气候;污点
  Aries:公羊的意思,这里代表其好斗性强
  Colin:婴孩的意思,这里是指此人年纪最小,人最单纯
  Fitzgerald:弓箭制造者,这里取起天生的武器制造者之意
  nuvola:意大利语里云彩的意思,这里只是取其与“云”同意
  Lancia:意大利著名汽车品牌,在意大利语中解释为“长矛”。骑着高头大马,手持旗帜的长矛者,便是中世纪意大利骑士主要特征,代表不畏艰险的拼搏精神
  塞拉利昂:非洲中南部的国家,盛产钻石,曾经遭受白人剥削,虽然钻石出自本国,开采者们却完全得不到收益,甚至被压迫到毫无人权的地步。具体请参看电影《血钻》。
  Reynolds sword 雷诺之剑,雷诺这个名字来自天籁纸鸢的《天神右翼》雷诺在文中是战神般的存在,死于光暗之战,这里取它战无不胜的意思。(大家当我在对腐启蒙致敬好了)
  Odin 奥汀,北欧神话诸神之王,传说他极具智慧,发明了文字,是世界的领导者
  Chianti Classico 经典基安蒂,意大利著名的葡萄酒,法定标志黑公鸡,属于比较烈的葡萄酒
  Eric 意为最有力量的人
  Edwin 意为富有的朋友


☆、写作and阅读辅助

  写作and阅读辅助
  关于建筑物:
  落寂阳的家坐落于市中心附近,是落家地产业投资的楼盘,全盘由落寂阳亲自设计,是落寂阳颇为骄傲的作品之一。
  宁慕枫的实验室,落家医药产业的投资项目之一,属于受法律保护的私人产业,其中设备齐全,但缺乏药品,主要用于宁慕枫的医学研究。
  惊鸿山DARK的巢穴,自云暗组建DARK开始逐渐筹备设计修建,耗时耗力,为DARK在本市的防御堡垒,易守难攻,动用了特殊关系保持了相对的独立性。
  南宫家大宅,纯欧式建筑
  唐家,具有历史传承的建筑,唐家祖屋代代相传,古香古色,经过历代改建在保留原建筑历史的同时加入了现代的便利元素
  落家,普通的洋房,无丝毫张扬,与唐落两家联姻有关
  关于本文线索:
  云暗一直带在身上的黑色卡片
  云暗名字的由来
  黑星的烟瘾
  Ikea
  子息
  澈
  Aries
  方澜
  唐宁两家
  唐老爷子的筹谋
  关于前文漏洞
  落枫对于云暗的态度没有交代
  方澜与落寂阳重逢的时间应为半年前
  线索梳理(以下不定时更新)
  1、澈这个女人,在前文中被废掉了手遣往塞拉利昂,黑星亲自找人看着她,但她还是找到了与外人勾结的机会,那么看着她的人必然是有过错的,只看过错大小,在120里面,云暗气得要杀人,说明是大错;澈先前就曾经勾结过Aries并最终伤了落寂阳,那么这一次与她勾结的人是谁应该不用说了吧
  2、到底是谁企图绑架方澜:前文中曾经伏笔,在云暗第一次见到方澜并被落寂阳要求送他离开的时候,有人在盯着他们,当时云暗感觉到的反光是什么?那个盯着他们的人最终瞄准的目标又是谁?他们的后续动作是什么呢?他们当时就在落家医院,作为神通广大的唐家,在落家医院这种地方必然是有眼线的,那么唐老爷子会不知道有人盯着方澜或者云暗吗?
  3、云暗的过错究竟是什么:黑星曾经几次在云暗面前提及方澜,云暗是怎么说的?“不要管他”。他的过错就是这句话。他派人守着所有与他有关的所谓平民,尤其是落寂阳,唯独不肯去管方澜,有人钻了这个空子,所以他认为方老爷子的死他是有责任的。
  4、到目前为止接近于龙套的角色但却有名字的人是谁呢?难道他真的只是个龙套咩?
  ---------------------2014.02.04----------------------
  1、云暗吃的药后遗症
  2、云暗有一张可以随意出入风鸣海轩小区的住户卡却没有落寂阳家的钥匙。
  3、云暗作为一个看不太懂中文的人,为什么会突然跑去逛中文的网站呢?必然有人想让他看到,但目前落寂阳忘记追究这件事了。方澜知道唐家有可能参与了害死方老爷子的事情却始终犹豫着不敢找云暗去求证,除了对落寂阳的感情,必然还有另外一个需要他小心谨慎的原因。
  4、接上一条,朱诺曾经要求DARK的一众骨干去肃清手下里面诸如澈这样的人,但这里面有一个执行差,只对云暗有意思和存在个人感情问题且会因此动摇是两回事,所包括的范围也是不同的。
  ---------------------2014.02.05-----------------------
  1、方澜对待落寂阳的态度突然改变?唐老爷子明明知道方澜有可能知道自己设计老友的事情,为什么还偏偏要落寂阳去看方澜?方澜怎么会突然假装怕黑?
  2、云暗不怕黑了
  3、落寂阳在记者撤走之后为什么仍然没有回风鸣海轩?
  -----------------------2014.02.10----------------------
  1、落寂阳为什么偏偏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国?若是被人设计,有谁参与其中?
  2、究竟是哪一边的人在对云暗不利?
  3、云暗曾经有一份关于方澜的调查报告就在书房里,谁寄给他照片,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他收到照片的第二天媒体就会爆出方落二人的事?
  4、Odin这个大不靠谱的家伙跟云暗在一起会出什么好点子吗?(确定这句不是吐槽?)
  ---------------------2014.2.11------------------------
  关于线索
  1、以落寂阳对方澜的感情,在知道方家散了之后会是什么感觉?
  2、方老爷子为什么偏偏这时候要求云暗履行承诺?他和落爸爸最想要的是什么?他还有没有什么算计?
  3、那些照片是不是方老爷子寄的?
  关于落寂阳和方澜
  他们两人的故事并不存在谁渣谁可怜的关系,他们只是彼此的初恋,代表着彼此青春年少的好时光,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方澜十二岁,云暗也只是十七岁,都是没有自主能力的年纪,即便想反抗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自己的或者身边的那些初恋,在被老师或者家长以早恋的名义硬生生的掐断之后,又有几个可以通过抗争得到好的结局?大多只是“相忘于江湖”罢了。
  但初恋毕竟是初恋,付出过的时光与真心即便是多年后再回想也会刻骨铭心,即便已经没有爱,但那个人仍然是自己心底最特别的一个。由此来说,落寂阳为方澜做的一切也无可厚非了。
  --------------------2014.2.12--------------


☆、Chapter1

  浓密的乌云仿佛恶魔的羽翼,层层叠叠的铺满了整个天空,天边划过一道紫红色的闪电,风还没有起,倾盆的暴雨就已经砸下来,街边橱窗上方的遮雨檐噼啪作响,地面腾起一片白烟。
  虽然已近凌晨,落寂阳还是不由自主的减缓了车速,雨刷的速度明显跟不上降水的侵袭,即使开着大灯也看不太清前面的路况,索性开了音乐享受一番雨中行车的浪漫。
  云暗捂着腹部的伤口一刻不停的往前跑,原本拿在手里的武器早在为了冲出重围做最后一搏的时候就丢掉了,不知是因为大雨还是失血过多,他的眼前已是模糊一片。
  枪声在身后响起,主干道上却仿佛出现了极亮的光,云暗来不及细想就直接冲了出去。即便是暴雨之中,急刹车的声音还是响彻了整个街区,就连撞击时发出的闷响也格外清晰。
  落寂阳没想到这凌晨时分竟然会有人冲出来,还被自己撞到,一时间呆住。待他反应过来开了车门打算下去查看的时候却被云暗堵住。
  “过去!”云暗粗暴的把落寂阳直接推向副驾驶,自己则钻上车,车门还没关好就已经踩下油门,眼角的亮光闪过,他又伸手按下落寂阳的头。“趴着!”副驾驶一侧的车窗应声而碎。
  连闯了两个红灯,车速已经飙至140,已然超速百分之百,行车电脑提示车门没有关好的报警音已经响了一路。落寂阳一直趴着,此时已经听不到身后的枪声才慢慢坐起身靠在椅背上目视前方,扯了扯嘴角,这算什么,劫道?
  “你……车门没关上。”捡了个最无关紧要的话题做开头,落寂阳状似无意的查看了一下车座下面的那把宿营铲,虽然小,打晕这人应该没问题。
  没有人回应,车速却在越来越快,落寂阳缓慢的转过头去却看到一副他永生难忘的画面。一秒钟后,轮胎停转紧急制动的声音再次划破了夜空。
  倾盆的暴雨中,白色路虎静静停在马路中间,车内,落寂阳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紧紧握着手刹车拉杆,一脸饱受惊吓的虚汗。好一会儿,他才又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抬起手把车里的音乐关掉,打开车内的顶灯,看向那个差点还他赔上性命的家伙。
  云暗身受重伤又被车撞,感觉到身后那些人没有追上之后便已昏迷,仅凭着最后一丝漂游的意识继续踩着油门,扶着方向盘笔直的往前开,落寂阳发现时他已连最后一丝意识都不剩下,放松的身体却将油门几乎踩到底。幸好已是深夜前方并无障碍,否则这两人今晚在劫难逃。
  落寂阳关了音乐才听到云暗沉重的呼吸,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才叹口气,认命似的俯身过去把椅背放下,调节一番给自己腾出些空间来,然后开始下手脱云暗早已湿透的衣服。
  云暗穿的是件白色正装的衬衣,显然外面还曾经套过一件西装,但现在领带和西装都已不见了踪影,衬衣上也已经血迹斑驳。落寂阳才刚刚解开到第三粒衣扣,手就被云暗抓住,刚才还意识全无的人,这会儿竟然睁开眼睛,目光清明的看着他。
  “我只是想帮你换件衣服。”落寂阳耸耸肩,放松了手臂,坦然的与云暗对视。
  “……谢谢。”沉默一会儿,云暗才吐出两个字,然后放开他坐起身来打开车门。
  “喂……”落寂阳忍不住喊了他一声却又惊觉自己没什么立场说话,便又沉默下来。
  云暗却顿在了原地,他抬手捂住腹部的伤口,突然在一声呛咳之后开始呕吐,整个人也蜷缩起来,跪倒在路边。
  落寂阳暗自叹口气,下车,绕到云暗身边,这才借着车里的灯光看清他吐出的竟然是血,将他半扶半抱起来,拉开后面的车门,让他躺在后座上:“我送你去医院。”
  云暗缓过一口气,虚着声音说:“我不能去医院。”
  落寂阳看他一眼,想了想说:“好,不去医院,只找个能处理你伤的地方。”说完便关上车门,一边加速一边拿出电话按了个号码。
  “你大爷的落寂阳!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啊!”电话那头传来个暴怒的声音。
  “你现在立刻马上到我家去等着,这里有个病人,目测两处枪伤,腿部可能有骨折,内脏损伤,刚刚发生呕血,曾经昏迷大约十分钟,现在神智清醒。我十五分钟后会到家。”落寂阳一脸平淡的说完就挂掉电话,一点也不管那头的咆哮。


☆、Chapter2

  落寂阳把车开进专属车库里,半扶半抱着云暗走进直通入户的独立电梯。
  云暗的衣服到底是没有换,落寂阳明显感觉到他的体温已经升高,体力和意识都在抽离,也不知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因为发烧。
  “宁慕枫,快点过来!”电梯刚一到,落寂阳就开始叫人,他已经感觉到身边这人的身体开始往下滑了。
  电梯门打开,宁慕枫沉着一张脸出现在电梯口,显然对某人充满了怨念,但他还是接过云暗,将他弄到客厅去。
  矮茶几上早被宁慕枫铺好一张白布,他把云暗抱上去,直接用上剪刀扒掉了湿漉漉贴在身上的衬衣,肋骨之间狰狞的伤口展露在他的面前,饶是见多了伤患的宁慕枫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寂阳,你这是打哪儿捡来的宝贝,他这何止是枪伤,根本是个通透的血洞唉。”
  “你随便帮他处理一下别死了就行了,主要是他的腿,被我的车撞了,不知道有没有骨折,你替他检查一下,估算一下医药费。”落寂阳早冲进浴室去洗澡,这会儿听了宁慕枫的话也没出来看一眼就直接在里头喊话。
  宁慕枫听完暗自翻个白眼,暗叹一句:这人真是倒霉,遇上个冷血的落寂阳。他忽然发现云暗正半睁着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看着他,那双眼分明无波无澜的却令他心底发冷,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只好硬着头皮问:“你还醒着吗?”
  云暗没有回答他,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变一下。
  “那个……你的枪伤太严重,我只能先帮你止血,回头还是要去一下医院……喂,你……”宁慕枫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云暗突然坐了起来,冷黑的眸子扫过他放在旁边的一排简易手术用具,忽然伸手抓起其中一把手术刀。
  在落寂阳惊愕的目光里,云暗把手术刀举到自己眼前,仔细端量了半天,然后低下头,看了看右侧锁骨下几乎贯穿肺部的伤口,忽然毫不犹豫的对着自己一刀割下去,随后丢下刀子,拿起旁边的大镊子,搅进伤口,狠狠一拽,伴随着崩裂的伤口和飞溅的血液,一枚深嵌体内的子弹被他硬生生剜了出来。
  整个过程云暗的熟练度堪比专业医生,令一旁的宁慕枫都汗颜,甚至怀疑这人是个行家,而更令他惊诧的是云暗不曾用过麻药却在手术时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眸光始终冷沉,带着那种令人恐惧绝望的黑。
  啪。子弹落入铁盘的声音惊醒了宁慕枫,他急忙拿起一旁备好的止血剂帮云暗处理包扎伤口,云暗仍是一动不动,直到宁慕枫所有工作都完成,他才抬了眼睛,淡淡说:“谢谢。”然后人就像突然断电的玩偶一般,颓然的向后倒下去。
  宁慕枫急忙抱住他,将他轻轻放下,想了想,还是仔细检查了一遍云暗的双腿,果然有骨折的痕迹,但因是小腿骨的位置,在没有透视的情况下他也不敢确定。
  “怎么样?”落寂阳把自己收拾干净,围着条浴巾走了出来。
  “不太好,他需要去医院。”宁慕枫转头看了看落寂阳,指着铁盘里那颗子弹说,“他刚才自己给自己取了子弹。”
  “开什么玩笑,自己取子弹。”落寂阳一脸的不相信。
  “你看我像在开玩笑?哼,初步断定他左腿小腿骨骨折,腹部偏左侧被子弹打穿,没有弹片留在里面但很可能伤及内脏,右胸前被人从侧面枪击,整颗子弹留在里面,估计已经伤及肺叶,现在他已经出现高烧的征兆。撞车有没有引起其他内脏受损暂时还不能确定。这个人就算死在你家里面也是合情合理。”
  “可他说过,他不能去医院。”知道宁慕枫没有胡说,落寂阳表情也严肃起来。“他是被人追杀的,枪伤很可能就是那些人造成的,如果送他去医院暴露了他的行踪会不会害了他?”
  “……去我那儿吧。”宁慕枫沉吟片刻便说到。“好歹设备齐全,至于药的问题,我再找人帮帮忙。”
  落寂阳长出口气,终于点点头。


☆、Chapter3

  云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十分陌生的环境里,整个房间只有正中间这么一张床,四周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医疗设备,甚至他的头顶上还有一盏无影灯,但没有消毒水味。
  他坐起来,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一点也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到了这里,左手无意识的摸了摸腹部的伤口,微微皱着眉,表情有点疑惑。
  落寂阳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从侧面看云暗微微嘟着嘴,长长的睫毛垂下来,遮住了眼睛里的表情,显得有点无辜,宽松的病号服里隐约露出一片白皙的肌肤和形状完美的诱人锁骨。
  寂阳几乎看呆了,如果不是云暗听到脚步声,机警的转过头来一脸防备的看着他,他还会继续呆下去。尴尬的清了清喉咙他才开口:“原来你已经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喝点水?”
  云暗坐在原处没有动,脊背挺得笔直,身体的肌肉也完全处在紧绷的状态。
  落寂阳轻轻叹口气说:“你放心,这里很安全,一般人不会找到这里。而且就算你的仇家再神通广大也没胆子进到这里。”
  “寂阳,他醒了吗?”宁慕枫的声音传来,云暗立即看向门口,身体似乎更加僵硬了一些。
  “醒了。”落寂阳并没有回头,反而向云暗介绍起来。“他叫宁慕枫,是我的朋友,昨天带你到我家,就是他帮忙你处理了伤口,这个研究室也是他的。”
  “你好,我叫宁慕枫,在职医生。”宁慕枫伸出手,脸上带着友好的微笑。
  “云暗。”似乎是迟疑了一下,云暗才伸出手,说出了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我是落寂阳,就是前天晚上撞到你的车主。”落寂阳顿了一下,似乎在考虑措辞似的。“呃……你小腿骨折的伤就是我造成的,我会赔偿你这部分的损失。”
  “不必。”云暗终于确定了眼前的两个人并不是敌对者,神经慢慢放松下来,他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打着石膏固定的腿,然后毫不犹豫的打算下床离开。
  “云先生,你现在还不能离开,造成你腹部伤口的子弹击穿了你的胃部,胸前的那颗划伤了你右侧的两片肺叶,我已为你做过手术,但这几天你仍然需要留在这里观察一下,以免产生并发症伤害你其他的器官。”宁慕枫急忙上前阻止云暗把手上的点滴针头拔掉。
  “我不能……”云暗不顾阻止的站起身来,眼前却猛地袭来一阵黑暗,他只好狼狈的跌坐回去。
  “你失血过多还没有补回来,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连门口都走不到。”宁慕枫有点急了,他按住他,急匆匆说。“而且我发现你有轻微的痛觉缺失症,身体有什么不妥很难通过体表痛觉表达出来,你现在离开身体里带着隐患,等反映到五脏六腑再来治疗就晚了。”
  云暗的身体明显顿了一下随即就停止了挣扎,他抬起头目光远淡,仔细看会觉得里面带着一种森冷的绝望,良久,他才开口,说:“谢谢。”
  “不必客气。”宁慕枫微笑着摆摆手。
  落寂阳忽然在旁边使劲咳嗽了一声,宁慕枫转过头看他一眼,又讪讪的说:”那个,你要谢就谢寂阳好了,如果不是他及时叫我来,又冒着大雨送你到这里,你恐怕没有这么好运。”
  落寂阳暗暗给了宁慕枫一个赞,然后挑着嘴角微微笑看着云暗。
  云暗也抬眼看他,森黑的眸子里似乎带着探究的目光却又仿佛能看穿一切动机,眼底似乎有一个漩涡,几乎要将视线里的一切都卷进去。
  落寂阳有点不自在,微微错开眼神,调笑着说:“要谢我很容易,只要当我的模特让我画,直到我做完设计图为止就行了。”
  云暗沉默了很久,就在落寂阳以为他不会答应的时候,他却说:“好。”
  落寂阳错愣的抬头看他,只见刚才那双让他败下阵来的眼睛里目光纯澈,毫无杂质,呆萌的看着他,如同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落寂阳笑起来,细长上挑的眼睛里满是得逞后的狡黠,他说:“那好,你乖乖配合慕枫,养好身体然后来当我的模特。”
  云暗慢吞吞的点点头,重新躺回床上,乖乖闭上眼睛。


☆、Chapter4

  落寂阳满意了,拉着宁慕枫来到走廊上,还不忘小心翼翼的把门关好,确认了隔音效果之后他才色笑着把自己的兴奋溢于言表:“没想到他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呵呵呵呵!”
  宁慕枫白他一眼,心说你这笑得也太得意了一点吧:“所以我终于不用被你软磨硬泡的逼着做模特了,耳根子肯定清静不少。”
  落寂阳撇撇嘴说:“嘁,小爷要你做模特是看得起你,现在有了更好的,你就是求我画你我也不会画!”他顿了一下,忽然又换成一副痴痴的样子,两眼闪星星。“他绝对是我见过的身材最好的男人,无论是身材比例还是肌理条件简直是百分之百的完美!长得也不错!呵呵呵呵,好像捡到宝了。”
  宁慕枫抽着嘴角一脸黑线,看着眼前的人不禁为里面那位默哀,被落寂阳这种阴暗的小男人给缠上了可真心算不上什么幸福的事儿。
  “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呢?”落寂阳忽然恢复成平常的样子,一脸阴森的看着宁慕枫。
  “没有没有,谁敢骂您落大少爷啊,指定是活腻了。”
  “哎对了,你刚才说他什么轻微痛觉缺失症,是什么意思啊?”忽然想起刚才听过的新鲜词汇,落寂阳难得上心的问了一回。
  “哦,就是一种神经性疾病,表面上来说就是患者的某种知觉缺失,一般分为……”
  “停停停停,别一说起医学知识没完没了的,你说重点,就他,云暗怎么样?”落少爷显然没那个耐心,只想知道眼下的。
  “我这不正要说么,他的症状应该属于轻微的,只是痛感缺失、温感迟钝。白话一点说就是只要不伤及内脏他就不知道疼而且对温度变化反应迟钝。你看他能面不改色的给自己挖子弹,高烧状态下还那么精神就知道了。”
  “这么神奇。”落寂阳挑着眉,狡黠的眼睛里闪过算计与兴奋的光芒。
  “你别以为这是什么好事儿,人体大多数的病症都是通过肢体疼痛来预警的,他感觉不到疼痛有什么伤病都会被忽视,等到病症反应到内脏各个器官上他才发现的话很可能会错过最佳治疗时机。这种病症稀有的很,有没有尚未发现的病征还不知道,你这么喜欢他的身体,最好不要轻易折腾他。”宁慕枫太熟悉落寂阳了,他眼睛眨一眨,他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又一次忍不住为云暗的**感到悲剧。
  “哼,说得好像我有什么**嗜好似的,谁会没事儿折腾他啊。”落寂阳被泼了凉水不乐意了,推开堵门口的宁慕枫,往房间里头走。“去去去,我得看着我的模特。”
  “是,你不**,你只是在倾盆大雨持枪巷战的情况下还能注意到眼前人的长相并且瞬间色胆包天的决定把人捡回来而已。我估计这天底下也就你落大少一人儿了能做到了。”
  “嘁,美色当前,不出手的才是傻子。”落寂阳撇撇嘴,又推门走进房间去。


☆、Chapter5

  宁慕枫摇了摇头看看时间,没跟进去,人就在这儿,还能跑了不成。刚想走开,却听见从没关严的门里传出了落寂阳的呼叫声。
  他不敢迟疑,推开门走进去却看见云暗侧卧在床上,狠狠蜷缩成一团,没有在输液的手按在胃部,隐约能看到因伤口崩裂而出的血染红了病号服,云暗闭着眼睛,眉头紧皱,虚汗已经打湿了他额前的碎发,连呼吸都断断续续的不顺畅,右侧胸前的伤口也隐约见了红。
  “你快看他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他不会疼吗?”落寂阳有些无措的看着云暗,帮不上忙,他只好站在原地。
  “他……”宁慕枫还没说话,云暗就忽然爬起来跪坐在床上,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嘴,脸色青白。宁慕枫手疾眼快的递过垃圾桶,拍拍他,云暗立即像得到什么信号一样,趴在床边呕吐起来,一开始还只是清水,慢慢的就见了红,暗色的血液随着胃液一起被吐出来,再然后竟然变成了鲜艳的红。
  云暗一边吐一边咳嗽,呼吸不畅,原本苍白的脸色因为充血已经变得通红。宁慕枫皱着眉头想了一下便毫不犹豫的拔掉了他手上还在注射的药水,又急匆匆的从一旁的药柜里拿出另外一瓶替他挂上。

扑倒呆萌是只攻/云落心上/不痛,宿七弦(上)仅代表作家(宿七弦)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扑倒呆萌是只攻/云落心上/不痛,宿七弦(上)》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扑倒呆萌是只攻/云落心上/不痛,宿七弦(上)》全文TXT下载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