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i阵雨 唐十六

i阵雨 唐十六

时间: 2013-08-02 22:10:54

文案

A喜欢B,B喜欢C,C也喜欢B;
后来A遇见了D,于是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写文案真的很头疼,你们还是直接看吧……

  第一章

  搞怪要彻底,破坏要有利,闯祸是专利,装乖是绝技。
  —————————————————————————————————————————
  高考结束,李振宇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软了下来,连蠕动一下的力气都使不上。长时间的高强度学期,让他身心俱疲,好不容易熬到了这个长长的暑假,终于能好好休养了。
  整个城市热的如火炉一般,房间闷的跟蒸笼一样。李振宇的房间太阳直射,更是闷热难当,不过若拉上窗帘,开足冷气,他还是可以在床上躺上三个月。
  ——六月下旬。李宅——
  李太太看了看墙上的钟,十一点十七分——她下了班赶回来做午饭,家里一点动静也没有,那崽子肯定还没起床。
  李太太的面色不善地拢了拢头发,直奔二楼。一脚踹开最右边的房门,扑面而来的冷气让她打了个哆嗦,她的脸又阴沉了几分。大步走到床边,一把扯开窗帘,刺眼的阳光霎时铺满整个房间。
  李振宇四仰八叉的躺在他那张小床上,腿挂在床沿上,姿势极其不雅,突如其来的强光让他有些不适,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丝毫没有察觉危险的靠近。
  李太太一把揪起儿子的耳朵:“你个死小孩!看看你现在几点了还在睡!啊?!说起来也不怕被人笑死!看看人家小夏,一个大早就出去打球了,你成天只知道窝在家里!”
  李振宇不耐烦地拍开他娘的禄山之爪:“妈,你又来!这有什么好比的啊!我睡我的,她玩她的!我苦读了十二年的书了,现在好不容易能歇一歇,你就这么狠心……”李振宇翻了个身,把头埋进枕头里——又睡了过去。
  “老娘我伺候你穿伺候你吃,你倒是真会享受!你要睡可以!空调关掉!别浪费我电费!真不知道作了什么孽,生了你这么个懒虫!”李妈妈在床头柜翻了一阵,找不到遥控,直接拔了空调插头。末了,使出一招大擒拿手,把李振宇钳去卫生间里面。
  李振宇还想倒回床上,无奈一路挣扎都只是徒劳,只能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可爱的小床铺消失在卫生间的拐角,“李夫人,你的功夫又精进了。”
  “承让!”李太太把儿子往流理台边上一丢,“都过十一点了,你速度洗漱,我去做饭!一会儿公司还要开会,真不应该赶回来受气,饿死你算了!”
  “驴胡轮(李夫人),轻直(矜持)!”李振宇咬着牙刷,口齿不清。
  “都被你气老了,还要矜持干啥?”李太太径自下楼。
  “里不素牢嚷嚷这要给偶早锅爸爸来灌输偶么(你不是老嚷嚷着要给我找个爸爸来管束我么)?”
  “你现在都这么大了还管得住么?再说我也老了,人家才不要我这个老太婆呢。”
  “白啦(不会啊),泥蜀黍要都辣(宁叔叔要的啦)。”
  楼下李太太菜刀重重地切在砧板上,发出一声巨响。“李振宇!!不准咬着牙刷说话!这么多年怎么总也改不了?我这个月已经给你买了八把牙刷了!还有,一会儿吃了饭该干嘛干嘛,你别想吃饱了继续睡!”
  用过午饭,李振宇还是叫他妈妈给钳到报社去了。
  “你雇佣童工,这是违法的!”
  “你都领了证了还在这儿瞎嚷嚷啥?”
  “十六周岁未成年,我要回去睡午觉!”
  “你要不是我孩子谁高兴把你带这儿来,你以为人人都有你这么幸福,除了吃饭睡觉,还有地方能体验社会生活?”
  “呜呜呜呜……我已经体验到这个社会冷酷无情以及不公平了,我还是睡午觉去吧!妈啊,你放我回去吧!”
  李太太重重一拍桌面,“反了你了!再疯我就没收你工资,让你做白工!”
  李振宇一听工资,立马没声儿了。想要去爬黄山的是他,说要自食其力自己出钱去的也是他,做了几天打字工作就开始叫苦的还是他。想抱怨吧,但碍于面子,其实也只是在亲娘面前有气无力地叹上那么几口气。如今,都在这儿苦了大半月了,工资是一分都不能少的!
  “禀夫人,小的知错了。”与虎谋皮,不自量力,不如知难而退。
  “那还站着干嘛?!去,把这些图片和文章给我排好!”李太太丢给他两个U盘。
  李振宇反手接过,笑嘻嘻地开了电脑,趁机器启动的当儿,拿了两杯子去水房打水。
  等他打水回来,发现宁主编到了,而且宁夏也来了。“宁叔叔,李夫人,请用茶。”他恭敬地把其中一杯水奉给了他妈,把本来自己要喝的那杯给了宁主编,又转向宁夏,“你家空调坏了?我还真不知道你也会来油墨味这么重的地儿。得,我给你也倒一杯去。”说着又拿了两杯子出去了。
  “这孩子!”李太太干笑。
  “挺好的,像你。他在这儿做了快一个月了吧。挺吃得起苦的。”宁主编把自家女儿推到李太太面前,“我女儿太野了,来这儿收收心,麻烦你给照看着把。两孩子一起也好做个伴儿。”
  “老宁,瞧你说的,小夏可是我看着长大的,跟自家女儿似的,有什么好麻烦的。你这话说的,见外了不是。”
  李振宇再次打水回来,就见两老笑的花枝乱颤,轻手轻脚的走到宁夏身边撞撞她。宁夏会意,跟着他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我妈跟你爸……”
  “我爸跟你妈……”
  “得,妹妹,这事儿我们说了不算,不过我乐见其成。”李振宇灌了口柳橙汁。
  宁夏看着自己手里的白开水,咬牙切齿,“让我叫李阿姨妈妈,可以;让我叫你哥哥,没门!”
  “呵呵,想喝柳橙汁的话叫声哥哥我就给你喝哦。”
  “懒得理你。”
  “对了,今早你去打球了?”
  “没。约会去了!”得意地看了对面的光棍一眼。
  光棍李振宇立马拨了赵玮的号儿:“哥儿们,今早宁夏来找你打球啦?”
  对面愣了五秒,“呃……是啊。这么大的太阳,可把我晒的。”
  “OK,就这样。挂了。”李振宇复又玩味地看着宁夏,“你俩的事儿成了怎么都不跟我这个媒人说一声呐。”
  宁夏被他看得有些窘,“羡慕的话你自己也去找一个嘛!”
  “我还没成年啊,早恋是不好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宁叔叔的。”
  “这俩孩子感情还是这么好。”李太太和宁主编一起走了出来,宁主编**地看了他俩一眼,“不告诉我什么啊?”
  “没什么啦,宁叔叔多虑了。”
  宁主编朝李太太打了个眼神,“你看他们都嫌我们老了,有些事儿都不肯跟我们说了。我们老一辈的事儿,也不知……”
  李太太拧他一下,打断了他,“小宇,我跟叔叔去开会,交给你的任务赶紧完成!”
  两老一系列小动作李振宇看的是清清楚楚,他朝宁夏挤挤眼睛,又朝李太太挤挤眼睛,“知道啦!保证完成任务!”
  “你这崽子,总也长不大。老宁你看,我家小宇总是这么皮,你家小夏多乖啊。”
  “皮一点的好啊。孩子嘛,他们在我们眼里永远都是孩子。”
  两老的笑声从电梯口那儿传来,李振宇和宁夏互看了一眼,同时耸了耸肩。
  心与心的距离,就像夜空里的星星,看似很近,其实很远。
  ———————————————————————————————————————
  高考成绩出来,李家两颗悬了好久的心终于放下了。李振宇的成绩,填报京城那两所是一点悬念也没有的,但是他说不习惯那里的气候,就报了本市的重点,也是全国前十位的。李妈妈一开始不同意他的决定,但是后来因为李振宇说每周都能回来看她,而且这样也比较好选专业,志愿表便通过李太太这道关卡了。
  说实在的,李妈妈虽然平时有虐待儿子的嫌疑,但也是望子成龙心切,这十多年里,娘俩相依为命,儿子要真悬着北上,她还真舍不得。没想到这儿子虽然平时老跟她唱反调,却有一颗玲珑心,面对人生第一个大的决定,竟还会考量到她这一层。
  李振宇一直纳闷自家亲娘怎么就是看自己不顺眼呢,像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架不早恋,成绩好,有爱心,三好学生的奖状年年都拿,怎么就比不过那个喝酒泡吧早恋,成绩马马虎虎的宁夏了,大概别人家的饭菜真比自家的香吧,反正李太太一直都拿宁夏当亲生女儿看待。
  李太太心情一好,儿子的暑期社会实践就提前结束了,给的工资不减反增。李振宇开心的就差见了她就三跪九叩,高呼“太后吉祥”了。
  七月八日,宜出行。李振宇的黄山之行终于成行。
  本来打算是家庭自驾出游的,叫上宁家老小一块儿去,顺便把两家变一家。谁知本市某高官会胆大包天到帮儿子高考作弊,还很傻很天真的被人揭发了。理所应当的,对此事件的跟踪调查的任务就落到了李太太这个资深记者以及她的黄金搭档宁主编的身上,弄得李振宇和宁夏真的很想去海扁那对猪头父子一顿。
  总之,自驾变成了跟团,四人行变成了三人行——李振宇的哥儿们——宁夏的新男朋友代替了二老的位置。
  出发的时候出了一点小状况,就是李振宇又赖床。李太太深谙儿子本性,让宁夏提前来吼他起来,可悲的是宁夏道行没有李太太那么高深,拿成了精的李振宇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即便是不顾自己面子,在男友面前使出狮吼功,李振宇那儿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还是我进去叫吧。”赵玮看不过去,亲自上阵。毕竟宁夏一介女流,不好意思进李振宇那懒汉的卧室,在门口扯着嗓门喊终究是事倍功半。
  “叫不醒就咱俩去算了。”宁夏搡了他一下。
  门没落锁,赵玮进去后示意宁夏别偷看,又给门上了保险。到得床边,奸笑着看着睡相极其不雅,浑身只着一小内裤的李振宇,拿手机给他拍了几张后才俯身在他耳边轻道:“小宇,快起来,在不起来我可就来狠的了!”刚才宁夏那么吼都吼不醒,这丫现在跟蚊子哼哼似的声音,摆明了想要来狠的,可怜的李振宇,依旧四仰八叉安心睡着,浑然不觉危险就在身边。
  赵玮甩掉拖鞋,上床压到李振宇身上,李振宇因为突如其来的重压,呼吸有些不畅,哼哼了两声,依旧没有醒来的意思。
  “小宇懒猪,你忘记今天要赶飞机了么?”赵玮好笑的捏住李懒猪的鼻子,李懒猪又哼哼两声,悠悠转醒,因呼吸受制,两手毫无目的的乱挥,但还是没有要起床的意思。
  “你丫再不起来我扒你裤子了啊!”
  李振宇闻声作任君采撷状,眼睛依旧闭的死紧,所以他没有看到某人阴惨惨的笑容以及额角突起的青筋,下一刻只感觉下身一凉……
  “我操!你还真来啊!”李振宇猛的跳起来,慌慌张张的左右看看,发现宁夏没进来后次松了口气,白了赵玮一眼,懒懒的拿起枕边的体恤套上,然后又去摸枕头底细的空调遥控。
  “先把内裤穿上!”赵玮别过头把手上的东西丢给他。
  李振宇接过,邪笑着,猛的扔到赵玮脸上,“你丫还害羞啊!又不是没看到过!”
  “李振宇!我限你三分钟内把自己收拾妥当!”赵玮怒吼,“还是你丫想让我帮你穿?”
  “好啊。”
  “……”||||||
  ……
  李振宇这么一闹,又耽误了不少时间,幸运的是这天道路状况很好,畅通无阻的到了集合点,他们才能免遭其他旅游的白眼。
  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
  赶上旅游旺季,登黄山的人是特别的多。黄山至高点莲花峰也不过一千八百六十四的海拔,比起西北山区的那些山可是低了去了,但是这儿是江南,所以黄山就是高山,而且高山该有的齐松怪石险峰都有了。正因为黄山海拔不高,所以山顶上没有长年不化的积雪,到了山顶也不会缺氧,不会出现高原反应。特别是夏天,黄山可谓避暑胜地,山下那是酷热难当,而山上却是温凉如春。更何况历代的诗词歌赋有不少关于黄山的,无一不加深着祖国儿女对它的向往。
  他们坐云谷索道上山,光排队就花了两个小时,李振宇一到白鹅岭就直奔厕所去了。
  时近正午,肚子饿自不必说,但是他们还得先完成上午的游览任务,去始信峰看完了奇松后才到北海宾馆填饱了肚子。下午去了西海,然后折上光明顶。此时已近傍晚,晚上是在玉屏楼宾馆过夜,离此还有一大短距离,导游也是加紧了步法带着队伍匆匆忙忙的朝目的地赶。
  虽然急着赶路,但是沿途景点的讲解是一个都不能漏的,年轻的导游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到了莲花峰脚下一点人数,才发现李振宇不见了,又是好一阵急。赵玮和宁夏一路卿卿我我,你喂我吃牛肉干,我喂你喝水,眼中的你我比这风景更美,全然没有发现少了一个李振宇。
  李振宇不过去买了瓶水,回来就发现大部队不见了,他背了个大包在人群里挤来挤去一阵好找,也不知他们走哪儿去了,打电话联系他们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没电了。祸不单行!李振宇恨恨的把手机塞回裤袋里。
  “佛光啊!好漂亮!”某人的一声惊叹把李振宇拉回现实。
  山上的天气多变,不过整个下午都晴朗的很,云也升的很高,李振宇连黄山一绝的云海都没看到,心中难免有些遗憾。不想傍晚了却变天了,山中起了薄雾,真如那仙境一般,却没了那份喜悦。照理说是不该有佛光的,然而总有些事情是出乎意料的,就像李振宇的走丢一样。
  在山上,尤其是快要天黑的时候走丢了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晚霞虽美,佛光虽奇,但只要这太阳下去了,就黑漆漆的一片了。路不好走,温度也会降到零度左右,弄不好就冻死在山上了……看着越来越红的晚霞,李振宇知道,再过一会儿,它们就会消失了。
  话说那头,赵玮打李振宇电话不通,这下真急了,嚷着要回去找,却被众人劝住。导游说先到玉屏峰,然后联系山里的工作人员帮忙寻找,毕竟随着温度一点点低下去,天色一点点暗下来,大家也都是在赶时间的,何况山里边这么多游客,总有人会帮助李振宇。赵玮本身不熟悉山里的情况,还要顾着宁夏,也只好听导游的安排,心却是怎么也静不下来。
  相逢,不是恨晚,便是恨早。
  ————————————————————————————————————————
  李振宇四处望望,看到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伙儿,看上去挺好说话的,便决定拿他下手。
  “兄弟,请问可以解一下你的手机么?”
  那人浑然不动,继续望天,无视李振宇。
  “拜托了!”李振宇拿手指戳戳他。
  那人眉头皱了一下,神色间带了几分不耐,往旁边跨了一步,继续无视。
  李振宇伸手拉拉他的袖子,瓮声瓮气道:“求你了大爷求你了!”
  那人忍无可忍,眉头一掀,“你大爷还我大爷?!”
  “你!你有手机啊!你就是大爷!”
  “这年头骗子都这样么?我还没那么老呢。离我远点!”
  李振宇用小狗祈求骨头的眼神看着他,“就一分钟!求你了!我付你钱还不成么?”
  “我手机在宾馆房间里没拿出来。”
  “我跟你回去拿……”一直用看骨头的眼神看着他。
  周围的人已经注意到了他们,低声交谈着,并且不住打量他们。
  “好心情都被你搅没了!这么多人干嘛偏生看上我。”
  “因为你看起来就是很好说话的人啊。”没想到这么难沟通。
  “我看起来很好欺负么?”
  “我没说你好欺负啊……你到底借不借啊?”
  “跟我耗的这些时间,你问别人借你早就借到了!”
  “我偏要问你借!”
  “我偏不借给你!”
  “你这人怎么这么幼稚!”
  “……”||||||“你别想了,我死都不会借给你的!”
  那你去死吧!李振宇愤愤的想。不过他还真跟这个人较上劲儿了,非得问他借到手机不可。
  李振宇拉着他的衣角不松手,一低头一抬头的功夫,眼睛里就充满了雾气,氤氲着悲伤,“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丢下人家不顾……”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松手!”
  “不要!”
  “我要叫警卫了!”
  “你叫啊!”李振宇压低了声音,“我既没偷你的,也没骗你的,更没有抢你的,叫来了警卫我倒要看看咱俩谁说的更清楚些!”反正叫来了警卫,李振宇一样冻不死了,虽然丢脸了点,但是想想现在的情况,被人指指点点的,一样有够丢脸的了。他倒是不在乎这点面子了,就看某人了。
  ……
  安璟怎么也没想到,在光明顶看日落会惹上这么个麻烦,明明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的这个人,竟然会跟个小学生似的无理取闹,撒泼耍无赖。
  他是最看不惯这种人的,但是也是最拿这样的人没辙。一定是自己祖宗积德积的太少了,明明有这么多人,偏偏让他挑中了自己,真叫万里挑一……
  安璟觉得自己一定是被黄山上面的风吹脑残了,所以才会答应借李振宇手机的,可是他手机真的放在房间里了,这算不算引狼入室?
  “李振宇!我上辈子欠你的!”安璟拿着李振宇的身份证在耳边扇风。身份证是李振宇主动给他当保证的,但是他也不知道这身份证到底是不是真的。
  “那一定是你上辈子杀了我老爸。对了,你叫什么?”
  “安璟。”||||||安璟已经彻底放弃跟他争辩了。
  “我问你你的名字你怎么叫我安静呢?你都知道我的名字了。不公平啊。”
  “我的名字就叫安璟!安全的安,王字旁右边景色的景!是不是还要我把身份证给你看!”忍无可忍,真想撕了面前这无赖。
  “好啊!”
  “你打完电话就滚蛋。”冷静!千万要冷静!
  “那个……号码在我手机里,我没背下来,但是你知道的,我手机没电了……”
  “……”||||||
  “房间里有插座吧。我带了充电器的。”李振宇径自找到插座充电,“你别赶我,我可以开了机边充电边打电话的,这样就不用用你的手机了。”
  “我上辈子肯定不止杀了你爸,还杀了你妈!”安璟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边充电边打不安全,而且辐射大。”
  这会儿倒是这么主动了。李振宇腹诽着,看到对方手里那只最新款的手机,毫不犹豫的抓了过来。
  安璟有些后悔因为刚才李振宇那可怜兮兮的语气软下了心肠,像李振宇这样的人,多辐射死一个地球上就多一分安宁。
  赵玮一行人到玉屏楼的时候,天刚好擦黑,回头看走过的路,那真的是一点儿都看不清了。他的手机响的很突然,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满怀希望的拿出手机却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心生疑窦的接起来后却是熟悉的声音,心中的大起大落让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赵玮,你哑巴啦!”
  “你丫就不能少让我担心一会儿?才转个身你就不见了!你丫现在在哪儿?”
  “光明顶。”
  “操!你丫还在那儿干嘛?你还当自己小学生要站在原地等家长啊!”
  “赵玮,光明顶的日落真漂亮,所以我舍不得走啊。”
  “我们现在在玉屏楼,没办法来接你了。”
  “没让你来接我!”
  “那你就冻死在外面吧!”
  “嗯。时间到了,我得还人家电话了。我很好,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拜。”
  李振宇把手机还给安璟,安璟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正好一分钟,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不出十秒钟的功夫,安璟的手机响了,谁打来的,两人心知肚明。
  “接不接?”安璟晃了晃手机。
  “我只问你借一分钟,现在一分钟过了,而且是别人打进来的,所以让不让我接是你说了算。”
  安璟把手机给他后,觉得自己又乖乖跳进李振宇给他设的套里了。他当然希望李振宇早早把事情处理了早早滚蛋,奈何这事儿分明不是他借手机给祸害之前想的那样是一分钟内就能解决的。
  “李振宇!你他妈到底发什么脾气?”
  “我没发脾气,你也别担心我。天黑了你再过来找我也是无稽之谈。光明顶这边还有空的房间,我今晚就住这儿了,明天去找你们。”
  “那成。你照顾好自己,明天早点起来,黄山的日出不比日落差。”
  “你把电话给导游,我有话跟他说。”
  一阵嘈杂后,电话那头又安静下来。
  “导游先生,你很不负责任。”
  导游抹一把汗,“我知道,我的错!我的错。”
  “其实我也有一定的责任。”
  “李先生,我代表我们旅社向您道歉。我马上联系工作人员来找您。”抹泪,顾客是上帝啊。
  “那倒不用了,晚上山路不好走。”竟然还嫌我不够丢脸,李振宇心寒呐。
  “你是跟我们旅社签了合同的,我有义务确保你的人生安全。这是应该的。”这么晚了你当我想来啊,可是顾客是上帝啊。
  “我现在要休息了,我现在很安全。我保证就算我从山上掉下去也我自己跳的,跟你们旅社没关系。行了不?刚才我们的对话我录音了,如果我真的出事了,你可以找这个号码的主人要证据。当然,前提是我出事了。”
  “好……好吧。祝你平安。”上帝啊,善解人意的上帝。
  “对了,明天你们去哪儿?”
  “明天我们上午自由活动,想去莲花峰的人可以去,下午去天都峰。”
  “行。那天都峰上见。”
  “你可千万要注意安全啊!”李振宇先掐了电话,小导游的这句祝福彻底成了祷告词。
  安璟眯着眼打量李振宇,“你好像没录音吧。”
  李振宇点点头,“只是给他一个心理安慰,给自己一些安宁。”
  “那我的安宁谁给?你无缘无故就把我扯进去,万一你真掉下去了他们来找我怎么办!”安璟气不打一处来,“我上辈子肯定连你也一起杀了!”
  “什么?你不要诅咒我好不好。不过你放心好了,就算我掉下去他们也不会怀疑是你推了我一把。”
  “你可以走了!”
  “谢谢你。”李振宇真诚的说了声谢谢,背上包,潇洒的留给安璟一杯背影。
  “提醒你一句,这个宾馆今晚已经没有空房间了。”
  好看的背影僵住。
  李振宇这个祸害终究没能被冻死,也没有被风吹下山崖来个穿越。
  安璟在被窝里唱了大半夜的《心太软》,他不是没有坚持认为李振宇是骗子,实在是他心太软,就这么让此祸害与其共处一室了,虽然李振宇有乖乖付他一半房钱并且把自己所有财物都交给他保管,但是才见面还谈不上认识就睡一张床上,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山风吹脑残,同情心泛滥,或者李振宇上辈子是江湖上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刚好被自己灭了。
  素来有认床习性的李振宇,今晚却睡的格外香,只是他的睡相也是素来的差,床本身是够两个人睡的,现如今安璟不止一次的差点被他踢下床去。
  安璟看着李振宇那从别人嘴里抢到糖吃的犯贱表情,心说那厮一定是故意的,直想给他两脚,可惜他安璟不是那种人。
  不过有一点安璟得庆幸,那就是李振宇睡觉不打呼噜,挺安静的。
  第二天要看日出,安璟起的大早,爱心泛滥的叫李振宇起床,不出意外的见识到了某无赖的起床气,不禁泪流满面大呼鸠占鹊巢,所幸人是给他叫起来了。
  “原来你是一个人来的啊。”一路行至观日出最佳地点,李振宇并没有看到安璟跟人打招呼,也没见他等其他什么人,不禁有些佩服他。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