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狼崽子 鸡鸭鱼肉(上)

重生之狼崽子 鸡鸭鱼肉(上)

时间: 2013-08-07 11:13:32

  余朗死于财产争斗
  重生余朗只有一个目标——替他老子管好裤腰带,把他一窝小弟弟消灭在萌芽状态。
  一个有点恋父的小受,重生之后,把他种马的爹驯化成儿控,呜咽一口被吃掉的故事。
  余海天: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余朗:我是多么怀念,我那些一个足球队的小弟弟啊。

  ☆、车祸
  余海天的儿子死了,是车祸。
  那位祖宗在马路上开出了赛车的速度,迎面和一辆拉货的大卡车相撞,那辆一千多万安全系数比较高的布加迪,也没有保住他的命,哪怕他开的是号称世界上最安全的沃尔沃,估计也不过是让他多活上几分钟,不过名车就是名车,起码那位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二世祖,没有成为肉酱,而是留了一个全尸。
  不过全尸还是肉酱,都不能改变事情的本质,死了就是死了。
  当然,作为已经死了当事人,看见自己的壳子,没有像他早餐吃的鱼子酱的时候,他还是挺欣慰的,至少他站在自己旁边的时候,没有被自己恶心的吐出来,哈利路亚,不幸中的大幸。
  余朗认为自己死的还算是死得其所。
  第一,他生动的说明了交通规则的重要性,想必经过自己的榜样作用,至少三年之内,二世祖出车祸的几率将会直线下降,这样也减轻了人民的负担不是,他们再也不同担心,自己老老实实地走在马路上,突然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冲出一条疯狗,砰地一声把人撞上天。
  撞上天还算好的,起码生死有名富贵在天,着落点找准一点,没准还能保住半条命,要是不幸被撞到车轮子地下,碰巧那条疯狗又是锱铢必较的抠门鬼,为了省几顿饭钱,或者多嫖几个女人,他会在你身上压过来,压过去,压过来,压过去,直到把你碾成鱼子酱。
  那才叫一个冤枉呢。
  所以,他看起来还算不错,哪怕他都死的不能再死了,警察们也必须小心翼翼的对待他,连他的皮都不能蹭破,那个看起来就饱经风霜,老实本分的货车司机,被五花大绑的捆的严严实实的,免得被他畏罪潜逃,还派了两个一脸横肉的警察看守。
  瞧瞧,那名可怜的司机,差一点没有被吓尿了。
  让自己这名受害者来说,那名司机也实在是冤,太冤了,人家干什么了?不就是在晚上,为了省点钱,省点事,把不该开进市区的吨位20吨的大货车开到市中心吗,这种事也不是头一份,就像是明星大多是高级陪睡女一样,大家心中不宣。
  他没错,唯一的错,就是和一名二世祖撞到一块的时候,他没有让二世祖撞上了他,而是他把那个二世祖,给撞死了。
  亲,这就是你最大错的啊。
  相信,那位可怜的货车司机能提前预知的,哪怕只能预知一秒,他宁愿把自己的车开沟里去,也会把路给这位二世祖让出来的。
  可惜后悔也晚了,余朗乐呵的看着面前可怜的大叔,悔不当初的砰砰的拿自己的头像别人的头似的,冲着警车撞的不亦乐乎,一下一下的,砰砰……血花四溅,血顺着那辆标准摸样警车的车轱辘,就流了下来。
  “哥们,何必呢,你现在就是立刻抹脖子上吊,也换不回那位金贵的小少爷了。”旁边看管的警察,不知道是心疼自己的车,还是对司机的自残,看不过去,日行一善的开口说了一句。
  “我不想坐牢,我还有一个十八岁的儿子呢,他刚刚考上大学,要是我去坐牢,他还怎么去上学啊。”货车司机喃喃自语,“我不要坐牢……”
  “得——”那名警察无语了,对这个倒霉的货车司机,也有几分的可怜,“哥们想开点吧,这都是命,你说你干嘛为了省俩钱,居然开20吨的大卡车跑市区里来,一千多万的名车啊,要不是碰上你,那位祖宗就是撞上墙,人家也屁事没有有,哎,也不知道你和那位祖宗谁更倒霉?”
  那名警察也说不清楚,说怨那位祖宗,人家除了超速,闯红灯啥都没有,要不是碰上不该出现的大货车,也不至于连送医院都来不及就死了,要说怨司机吧,司机除了超载,人家也没有错,老老实实地遵守的交通规则,就被人直直的撞了上去。
  但是,一个死了,一个没死,偏偏死了的那个,家里财大势大,再加上死者为大,你不倒霉谁倒霉啊,那位警察怜悯的看着货车司机,你还不如在车祸中死了呢,得了,还是接着撞墙吧,看在你快死的份上,就不告你毁坏警车了。
  货车司机又开始砰砰的,把自己的头差一点弄成了烂西瓜。
  在一旁看着的余朗都替他牙疼,没有办法,他平生最怕的就是疼,小时候打预防针,两个人都按不住他,老天可能也知道,所以让他死的感觉都痛都没有,一睁眼他就看着自己的灵魂上天了。
  对了,他刚才说道哪里,好像说到自己死得其所?
  对,余朗漂浮在空中使劲的点了一下头,看着自己透明的手掌,又穿墙而过。
  人到底有没有灵魂了?这个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公说服不了婆,婆也拿不出证明来说服公的世界性的玄幻难题,今天终于取得了重大性的突破,历史性的进展。
  现在,余朗可以用自己亲身的经历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 ,人绝对有灵魂,瞧他,就是活生生的证据啊。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黑白无常。
  余朗这一辈子没有什么爱好,——当然他死的时候才二十一岁,也没有来得及发展啥爱好——就是喜欢享受,贪恋美酒,喜欢美人,爱好玩车,他浪荡,荒唐,任性,歹毒,疯狂,无法无天,他含着金汤勺出生,生来就有一切,他是上天的宠儿,他一辈子都不用哪怕动一个手指头,就能享受到最好的生活,如果不是碰到了自己命中的孽障,除了喝最好的酒,开最好的车,他还能玩最好的女人。
  当然,他玩的男人的时候,找的男人也是最好的,说起他男人,也不知道最终便宜哪个杂种。
  他的一生,轨迹已经都是固定的了,余朗经常想,恐怕也死亡才能让自己动容,不过世界上有鬼,到底有没有黑白无常呢。
  余朗堆在地上画圈圈,等待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带自己去地府,然后再重新投胎,这次他一定把招子放亮了,绝不给王八蛋当儿子。
  如果没有黑白无常的话,他就只能去常识鬼打墙,鬼附身,鬼杀人,或者跟他男人来一段时间鬼情未了?
  欧也,这是个好主意。
  正想着,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一辆黑色的轿车,吱的一声,停在蹲在地上的余朗中间。
  没错,可不就是中间吗,他蹲在地上,车停了,他蹲的地方,正好在车的二分之一部位上。
  余朗微微睁大眼睛,看着那辆黑的深沉的可以直接做灵车的轿车,像一条笔直的直线,冲到了自己的面前,余朗嘴巴还没有合拢,车就穿过了自己的身体,麻溜的,他就和坐在后座的一个黝黑的眼睛相对了。
  扯淡啊,哪怕他是一只鬼,没有像人一样飞上天空,他也是有鬼权的,不知道人吓鬼,也是能吓死鬼的吗?
  余朗蹲在地上,轿车的底盘把他从腰间一分为二,他越想越郁闷,成透明人也就算了,凭什么你坐着我站着,当下他就拍拍衣服站了起来,坐到了那个王八蛋的旁边。
  “先生,他们把少爷弄出来了。”说话的是前面开车的司机,余朗从窗户里扭头一看,正好,四五个警察把那辆可怜撞的变形的布拉迪,拆的四分五裂的,像抬祖宗一样把他抬了出来。
  那个王八蛋,干净去给我收尸吧,既然我死在你前头了,我不介意你把你那豪华墓地让给我,不过最好的给我雕刻一个更华丽一点的墓碑,谁让你是老子的老子呢,老子又比你先死,这笔钱合该你花。
  没错,这个混蛋就是他比他更王八蛋的亲爸爸。
  花了他老子一大笔钱,余朗呵呵直笑,直到他不笑了,他旁边的混蛋爸爸还是坐在车座上,纹丝不动。
  余朗怒了,王八蛋,难道你想把自己亲儿子的丧葬费都省了吗?你以为小爷我稀罕吗,你这个死混蛋,要不是你老子怎么会死啊。
  余朗现在死的透透,也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搞死的,想他死的人至少有四个巴掌,没有办法,这个王八蛋太能生了,给他生了一个足球队的小弟弟,算上小弟弟他妈们,肯定会超过四个巴掌,如果再加上乱七八糟的,十个巴掌都挡不住。
  谁让他妈的自己是正房嫡子啊,在余家这种遵循传统的家庭,他不下去,那群私生子谁也上不去。
  余朗胡思乱想半天,见车上的王八蛋还不下去给自己收尸,一挥手,一巴掌就抽了过去,抽了一下,感觉的很爽,怪不得这个王八蛋有事没事的就喜欢打自己巴掌呢。
  打了余海天一巴掌,余朗瞬间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舒畅,吃了人参果似的,浑身每个毛孔都叫嚷着舒服。
  这种感觉,叫人欲罢不能。
  现在我也不是你儿子了,让你这个王八蛋打我,现在连本带利的给我还回来,他又抽了一巴掌回味了一下,他喜滋滋的欲罢不能的又抽了过去了,美中不足的是没有响声,如果能带着噼里啪啦的配音就更好了。
  余朗抽着正爽着呢,就听耳边一声惊呼,“快来人啊,先生吐血了”,只听得扑哧的一声,他感觉到一冷又一热,漫天红色液体,如同一支利箭,穿过了他的脸颊,落在了对面的座位上,像一朵雪中梅花一样艳丽。
  恍惚之间,他感受到了空气里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重生
  余朗是个很操蛋的人,虽然他从来不承认他操蛋,充其量他就是欺男霸女而已,现在有点小钱有点小权的人,哪个不欺男霸女啊,凭什么就说他操蛋啊?
  他一直认为他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但是大家都这么认为他很操蛋,他只好认为他很操蛋了。
  不过承认归承认,他却没有改变过这一点,并且从来没有打算过改变。
  重生一遍,他的行为毫无悔改之意,他的用的行为告诉大家,没有最操蛋,只有更操蛋。
  不过谁能想到余朗这种操蛋的人能重生呢,当大家知道余朗被车祸弄死的时候,一群二世祖开了几瓶香槟,叫了一打的美女,来庆祝,世界上终于又少了一个祸害,全都觉得连老天爷都看不过余朗去了,所以把余朗收了。
  余朗重生了。
  这叫做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余朗胖胖的小手指,一只手五个肉窝的小手掌,对天发誓,为了不辜负老天爷再给他的一条命,他坚决的继续操蛋。
  余朗被作呕的血腥味熏得头晕脑胀,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被人全身搂在了怀里,感觉自己浑身光溜溜的,一只大手还摸在自己的屁股上,搂着他的男人占有欲十足,他又不是一个雏儿,当下就以为自己XX了,不过他以为把XX的是他男人。
  感觉太真实,衬得刚才的车祸现场,还有鼻孔里残留的血腥味,好像自己在做梦似的,他拧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疼啊,看在现在不是做梦,那就是刚才的是梦了,还是噩梦。
  余朗一手摸着下巴,顿时就欢喜起来,他就说嘛,他怎么可能这么倒霉就英年早逝呢,他上过多少次香啊,拜过多少次佛啊,添了多少香油钱啊,哪个得道高僧不说自己福寿禄三全啊。
  刚松了一口气,又被头顶上的一张的脸,吓得瞪圆了眼睛。
  那不是他男人,这张脸啊?
  一个陌生的□犯跑到自己床上了,上一秒他打人打上瘾了,这一秒,他想都没想一巴掌就挥了过去。
  啪的一声,肉体相交的脆响。
  男人就像一只炸尾虾似的,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的胸膛高低起伏,显然是气急了,“妈的,谁敢打老子。”
  男人左右张望,整个房间连只鬼都没有,只看到了一个小肉团,裹着被子缩在了床角落里,露出一个小脑袋瓜,头顶有一缕头发翘起来,睁着眼睛满是无辜的看着他。
  毋庸置疑,不是闹鬼了,打人的就是那只小肉团子。
  此时,小肉团子欲哭无泪的举着自己胖胖的手掌,小孩的手,发育的还不错,皮光肉滑,营养也不错,一只手掌五个窝儿,一条胳膊四个弯儿,他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从头到脚,从上到下,满身的婴儿肥,白白胖胖的跟个热腾腾小肉包子似的。
  不用再找其他证据了,小肉团子基本上可以断定他回到小时候了,前面那个人,就是那个王八蛋,除了他家王八蛋,世界上没有一个长得更像一个王八蛋的人了。
  余朗口中的王八蛋是他的父亲余海天。
  余朗现在六岁,现在的余海天也不过二十一岁,中间跳过两级,大学还有一年才能毕业,从这里就能看出来,余朗叫他王八蛋,他不亏,每次有人说余朗操蛋的时候,他总觉的这是遗传,比他更操蛋的是他爸爸,就是他再操蛋,他也没有青出于蓝的像他爸似的在十五岁的时候,就搞大了女人的肚皮,这是多么令人瞩目的成就啊,没有三两三,谁能在十五岁就搞大一个女人的肚子啊,不不,在十五岁的时候,就玩女人远比要搞大女人的肚子要难的多。
  余海天,你果然天赋异禀啊,余朗佩服之至,怎么我十五岁的时候,你怎么把我管制的连爱情动作片都没有看过呢,别说是真枪实弹亲自上阵了。
  王八蛋男人把自家小肉团子,捞到怀里了,揉搓了几下,拍了他肉肉的小屁股一下,“宝贝儿,今天怎么这么乖,居然自己起床了?明明之前太阳照屁股都不起的呢?”
  余朗哼的一声,怎么老子自己起床你不高兴啊,你是不是还想抱着老子去冲冷水澡啊?有你这么叫自己儿子起床的吗?你缺不缺德啊你。
  余海天奉行的斯巴达教育,他的教育方式只有一个字,打,不听话打,调皮捣蛋打,考试成绩不好打,闯祸了打。
  余朗天生反骨,牵着不走打着倒退,要是后面没有一根鞭子准着他,没准他有这么混,要是余海天威胁他说,要是你敢干什么事,老子就抽你,他偏要去干。之前三天两头的就被余海天拿着皮鞭抽,叛逆期那阵子,更是三个月有两个半月,被打进医院。
  余朗一直觉得,他投胎给余海天当儿子,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运了,别人羡慕他锦衣玉食,他恨不得去和人换换,他去吃糠咽菜,之后,他那一窝小弟弟在余海天的皮鞭下,没有一个鹌鹑蛋,全都如狼似虎,合起来对付他一个,他更的恨不得自己立马成一孤儿。
  余海天,你他妈的这是养儿子吗,你这是养蛊,还是养蛐蛐啊。
  余海天抱着自己的宝贝儿子,也顾不得自己脸上的巴掌印了,虽然余朗年纪小,但是当时他猛然看到余海天,那真是用了吃奶得劲,抽了上去,人小力气不小,还是在余海天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小巴掌印子,要是换上别人,别说是敢打他脸了,就是碰一下,余海天都饶不了那个人,不过既然是自己的宝贝儿子,他也就忘了。
  谁让这是他亲儿子,余海天在余朗白白胖胖的脸上亲了一口,怎么看怎么可爱,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儿子鼓鼓囊囊的脸颊,白白嫩嫩的,戳了一下又一下,“哎哟,我的宝贝,看你气的,来告诉爸爸,谁惹你生气了,爸爸替你教训他,敢惹我宝贝儿儿子,我让他后悔投胎。”
  余朗板着一张脸,对戳着玩儿自己手指视而不见,戳,你还戳,老子又不是发面包子,再戳?再戳,老子豁出去,咬死你这个老王八。
  余朗吱吱的磨牙。
  他妈的,谁惹我了,是你惹的,要不是你惹下风流债,我至于英年早逝吗,也不知道我男人便宜哪一个杂种了。真是到了八辈子霉运了,我上辈子倒霉投胎做你儿子,好不易又一辈子,还是投胎做你儿子了。
  老子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了,到底欠了你多少啊,一辈子不够还的,还要还两辈子?
  想起未来自己那一窝小弟弟,余朗伸出小肉掌,狠狠地抓了一把余海天的胯/下,恨不得把余海天那两斤肉给抓下来,把自己的一窝小弟弟,消灭在萌芽状态。
  余海天喜欢裸睡,他裸睡,自然余朗也甭想穿衣服,男人早晨都会冲动,那里有些微微的抬头,如果不管他的话,一会儿也就消下去了。
  余朗小手一抓过去,这手下的东西就有些发硬了。
  呸,你这个万年发情死**,余朗火烧眉毛似的,赶紧把自己的手放开,那只手使劲的在床单上蹭了蹭,妈的,**这种病是会传染的。
  余海天不在乎自己的敏感部位被人抓着,他养的儿子又不是女儿,再说了,闺女也不会跟他睡啊,不过,余朗的反应倒是让他惊讶的挑了挑眉,他看着儿子使劲的在床单上蹭手,一手指着自己的微微抬头的东西,“来,宝贝儿告诉爸爸,这是什么?”
  不就是二两海绵体吗?
  好吧,也许你的是三两,不至于你得瑟成这个样子吧?
  “脏。”余朗吐出一个字来,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可能有些不适合自己现在的年纪,现在他搞不清楚自己的是六岁还是七岁来着,不过不管是六岁还是七岁,都不应该知道那二两肉是什么,歪着脑子想了想,又说了一句符合自己这个年纪的话,状似天真无邪的,昂着头很是得意的道:“那是尿尿的地方。”
  “爸爸的宝贝儿真聪明。”余海天失笑,也为自己疑心失笑,五岁的娃儿哪知道这些啊,也没有人敢在他余海天的眼皮子底下,教他余海天的儿子这些不三不四的事情。
  不过该防的还要防啊,余海天把自己的小肉团子抱在怀里,看着眉,看着眼,看着皮肤跟白豆腐似的,越看越稀罕,他把余朗扳过来,“宝贝儿,爸爸告诉你一句话啊,你一定要记得,除了爸爸,尿尿的地方不能给任何看,知道吧?”
  “为什么啊?”余朗一双眼睛天真无邪,溜溜的看着余海天,你丫丫个呸的余海天,你的思想是多么的龌龊啊,现在你都知道恋童这个词啊,说,你摧残了几棵花朵了,都以为人人都像你似的是个**啊。
  余朗想的很有道理,猥/琐儿童再过二十年,大部分人都知道,但是现在,一般人哪有这种意识啊,有这种意识的人,你说你没有接触过谁信啊。
  余朗险些捶足顿胸,他早知道这个老王八不是个东西,但是他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不是东西啊。
  余海天被余朗看的老脸通红,他该怎么向一个五岁的小娃娃解释这种因果关系啊,他也是一时糊涂了,前些日子美国闹出了一起猥、琐儿童案,闹得挺大的,儿子今天冷不丁的有点异常,就让他想歪了,今天想防微杜渐吧,可是儿子不懂,解释,先不说儿子听不得懂,他不想污染自己儿子的纯洁的心灵啊。
  纯洁的心灵?余朗要是会读心术,看道余海天这么形容他,他非吐在余海天怀里,喷他一脸胃酸,这是赞美吗?这对纵横花丛,男女通吃的余大少爷,那是侮辱啊,侮辱???
  余朗不会读心术,此时他充满求知欲的,利用他现在任何人都没有防备心的壳子,用懵懂的大眼睛看着余海天,“爸爸,爸爸,为什么不能让人看见我尿尿的地方,我是男孩子,女孩子才会不让人看见他尿尿呢。”
  男孩子,随地撒尿才是正常呢,更调皮,没准还凑在一起比谁尿的远呢。
  余海天牙疼了,他没有办法和自己儿子解释这种问题,这成人的世界比较复杂,抱着儿子想了会,只能叮嘱,“反正,宝贝儿记住爸爸的话就成了,不要让人碰你的小鸡/鸡,知道吗?爸爸喜欢乖孩子,宝贝儿要做个乖孩子,听爸爸的话,啊?”
  还乖孩子?你要是高兴了,我就是不高兴了。
  余朗面无表情点了点头,不过这种表情在一张包子脸上,尤其可爱。
  余海天忍不住又亲了几口,哈哈大笑,想往常一样,自己穿上了一条睡裤,给儿子套上唐老鸭的小体恤,抱着自己的儿子,进了浴室。
  给自己放完水,又摸摸自己儿子的小鸟,抓住对准,“来儿子,嘘嘘了。”
  余朗老脸一红,上辈子他七岁之前,每次上厕所,都是余海天亲自给他把尿的,这是他人生最耻辱的事件之一。
  另一个事件,就是发生在余朗小朋友小学开学的第一天。
  余朗没有上过幼儿园,七岁第一次参加集体活动,就是上小学,想到一群小朋友陪他玩,或者是被他玩,那个兴奋啊,兴奋地一晚上都没有睡觉,早晨灌了一大杯子的牛奶进去,兴冲冲地就去学校了。
  不到一个是小时,还没有分完班,余朗小朋友的膀胱,就被盛满了,扭着小屁股,他还是挺有礼貌的,非常标准的坐在作为上举手发言,他要撒尿。
  班主任当下救恩准了,怕他掉到茅坑里,还特殷勤的把余家的小少爷,抱到了厕所门口。
  那时候,余朗被养的已经歪了,丁点都没有廉耻之心,当下拽着他班主任的衣服,进了厕所,往马桶面前这么一站,就大爷一样,等着班主任褪下他的小裤子,握住他的小鸟/鸟,服侍他小爷撒尿。
  班主任就纳闷啊,余同学你怎么不尿呢。
  你不把尿,我怎么尿呢,余朗小朋友满脸的懵懂。
  那位刚从师范毕业的小姑娘,听完他的理由之后,顿时面红耳赤,一溜烟的就像是有人在后头追着她,不到一分钟把隔壁班的男班主任给请了过来,给他扶住他的小鸟。
  之后,余海天被叫到了学校,被那位小姑娘结结巴巴别的教育了一阵,溺爱是不对的,要培养自己孩子的动手能力,你看,孩子被人惯得都不会自己撒尿了。
  余朗,也成了为那所小学的风云人物之最,估计一百年之内,也不会出现比他更丢人的了。
  阿弥陀佛,感谢老天让他回到了这件事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余朗瘪瘪自己粉红色的小嘴巴,把自己的小鸟从余海天手中夺了过来,幸好余海天的手下没有用力,要不然以余朗恶狠狠地样子,非把自己的小鸟拽成两截不可。
  “宝贝儿,你会自己嘘嘘吗?”余海天蹲□,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要不然爸爸先给你示范一下。”
  余朗恶狠狠地瞪了这个恶劣的男人一样,你这个坏人,太坏了你。
  以前,他妈都会嫉妒的给他说,余海天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特喜欢他,他俩很有父子缘,十五岁的小毛孩子,一见到他,一下子就父爱澎湃了,对他有了莫大的兴趣,喂牛奶,洗尿布,洗澡,虽然牛奶是下人冲好了,送到他手头的,尿布他换下来随手就丢,但是每个人都知道余海天对他宠啊,宠的恨不得把他捧在手心上,揣怀里,那个宝贝啊,就是儿子要天上的星星,他都能制造火箭,给他摘下来。
  余朗也曾经以为,自己有一个最疼的他的爸爸,他的傻爸爸啊。
  可是等他年纪在大一点,他就摸准了余海天的心思,那么唯我独尊,霸道冷酷的男人,他不愿意在他十五岁,把他流了下来,不是因为什么父爱澎湃,而是他想要一个儿子,准确的说是一个完全属于他,他可以随心塑造的玩具,就像是养一朵花,养一只狗,让他打发时间,这个男人把自己儿子在当芭比娃娃在养。
  哪怕再宠儿子,也没有像他他宠的这么过分的,他不是在养儿子,而是在养一只宠物。
  只有养宠物的时候,才不会在乎宠物有没有规矩,有没有能力,宠物只要能让主人快乐就好了。
  余海天要他,纯粹就是玩别的玩腻了,改玩孩子了。
  他把他的傻爸爸杀死了,这叫余朗怎么不去恨他呢,他恨得每天睡觉的时候都在磨牙。

  ☆、重生
  屋里空气暖和。
  小体恤遮住雪白的小肚皮,余朗光着小屁股,低头看着自己两腿之间的小鸟,余海天裸着上身,蹲在地上,在余朗身侧,吹着口哨,像个流氓似的,“来,宝贝儿,给爸爸尿一个。”
  这个混蛋,余朗觉得自己的牙痒痒了,从他知道这只老混蛋背着他乱搞,更是珠胎暗结的生了无数个小弟弟,他就无时无刻想把这个混蛋塞马桶里去了,不仅是为民除害了,还拯救了无数个已经失足和即将失足的少女。
  不过这个混蛋坏良心的事情干多了,生怕他有人一枪崩了他,所以睡觉的时候,睁着一只眼睛,洗澡的时候,都跟着一圈的保镖,他楞没有找到机会,这次是天赐良机,虽然以他现在的小胳膊小腿,是不可能把他制服了,塞到马桶里去,不过条条大路通罗马。
  立即,余朗握着自己的小鸟,对着马桶就尿了过去。
  “宝贝儿,你的技术很真不错——”话音刚落,余朗趁着余海天不注意,手指一扭,把自己小鸟喷头换了一个方向,刺溜的一下,就像水枪似的,喷出是一条笔直的射线,浇了余海天一脸。
  没脸清香,有病治病无病去邪的童子尿。
  余朗不满意了,他本来是冲着余海天嘴巴尿的,他立刻改正错误,调整角度,他感觉他还能尿的出来,尿王八蛋一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店了。
  余朗是没有问题,尿不出来,他努力也能尿出来,只不过,余海天有问题。
  一瞬间的错愕之后,余海天立刻反应迅速,伸出大手,一根手指按在小雀顶端,堵住自己儿子的小鸟喷头,尿,我看你怎么尿的出来。
  你这个老王八太坏了,余朗脸都被憋红了,不知道是被余海天老流氓的行为弄得,还是因为阴谋破产,技不如人给气的。
  余朗的脸都被气红了,这下了余海天可以确认自己儿子的行为绝对是故意的,不过自己儿子一向乖巧的跟个小姑娘似的,整天就是坐在座位上,看小人书,啃苹果,怎么脑子里有这么缺德主意啊,想了想了,好像他小时候,也经常尿尿和着泥把玩,但是也没有恶劣到,拿尿浇他老子玩啊,肯定是被人带坏了,昨天是跟谁一起玩儿来着?
  “宝贝儿,以后不要跟容家的小子一起玩了,他家那小子忒缺德。”瞧瞧,只玩了一天,容家那个缺德带冒烟的小子,就教会他家乖儿子冲着自己老子撒尿了,再玩几天,他家乖儿子就能学会在他老子头上玩蹦迪了。
  >  余海天随手拿毛巾擦了一把脸,呸呸又冲地上啐了几口,拍了一下自己儿子的小屁股,这下谨慎的把自己儿子抱到怀里,亲自握着他儿子的小鸟,诱哄道:“来,宝贝儿乖乖的嘘嘘吧,要是再捣乱,爸爸就打你屁股,啊。”
  余朗发誓他不是怕被打屁股,而是出了保存实力的原因,进行了战略性转移,拿鸡蛋碰石头,那是蠢货才能做出来的事情,他当然不是蠢货。
  他年纪小有年纪小的好处,做了坏事也没有人能怀疑到他的都上,要是屡教不改,那纯粹就是找抽了。
  好了,小爷不和你硬碰硬了,他要利用自己的优势,准备买点耗子药,毒死这个老不死的,到时候老不死的一蹬腿,他接受财产就成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