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竹马逐马 九月的棉被

竹马逐马 九月的棉被

时间: 2013-08-18 08:09:40

全文:
文案无能星人蹲墙角哭QWQ
大概就是攻君对受君一见钟情,然后一点一点追到手的故事
平淡温馨向,没什么大风大浪

☆、第 1 章

  一、
  惜时:今天那个快递小哥的声音巨美!唉,可惜就是长得有点儿对不起群众……
  一口一个软妹纸:我说惜时你真是够了,上次是肯爷爷,上上次是麦叔叔,上上上次是必胜客,我说,你这次又祸害哪家了?就这么着急把自己嫁出去嘛饥~渴~受~
  惜时:你才饥渴!你们全家都饥渴!【摔】
  一口一个软妹纸:我还以为你会反驳说自己是攻的,原来重点不在这里么╮(╯▽╰)╭
  惜时:……
  不通文墨:发剧了,大家去顶贴吧。
  一口一个软妹纸:文墨好速度!有你做宣传就是有保障!那个谁,饥渴的那只,快去顶贴!
  惜时:……
  李时坐在电脑前一边刷帖一边抱怨着“声控的痛苦你们是不会懂的!”想当初自己还是个懵懂少年,一不小心就失足进了传说中的网配圈,从此在声控的道路上愈挫愈勇、越走越远……
  入夜,某论坛里,一个标题为《CVCP算什么,宣传才是真绝色》的贴子开始冒头。
  “这年头CV之间被传CP什么的简直太常见了,不过不知道大家有木有发现,其实有时宣传君才是正主啊!”
  “无图无真相啊楼主,听剧只看cast不看staff的飘过~”
  “同上……”
  “CV和宣传之间都不怎么交流的吧,过度YY可耻啊楼主!”
  “啊咧咧,LZ跑了吗?”
  “......”
  “汗,我只是去截图了啊= =,你们看你们看,只要是惜时大人的剧,宣传君都是不通文墨诶!我以入圈N年的信誉担保,这俩只绝对有问题!”
  “这么说来还真是,惜时大人的剧不少,但每次都是不通文墨担任宣传,绝对有JQ!”
  “LZ火眼金睛,这么隐蔽的CP都能被挖出来!”
  “可是惜时大人的微博并没关注不通文墨啊……”
  “楼上的,你不知道么,有时候,不张扬也是一种保护~~”
  “被楼上一说突然有种微妙的萌感啊【捂脸】”
  当大家在论坛里讨论的热火朝天时,李时同学却正抱着被子趴在床上践行着被他奉为圭臬的睡货原则——即使天塌下来也要早早睡觉!
  


☆、第 2 章

  二、
  “异类,似人、非人、反人、阶级敌人,他们是披着人皮的魔鬼,他们就混在人群当中,大家要学会鉴别异类……他们没有人类的本质特征精神,在科学上,精神就是道德,这是一种客观存在的自然现象,这些异类,就是所谓的缺德……”
  被持续了一分钟的诡异铃声吵醒,李时不甘心的揉了揉眼睛,摸过手机,用年糕似的声音慵懒的道了声“喂——”
  “您好,这里是XX保险公司,现在为您所在的号段免费提供三个月的公共交通意外险,请问……”
  “啊?哦……对不起啊,我不需要……”李时虽然脑子还沉浸在睡梦中,但在迷迷糊糊中,他还是听到了“保险”两个字,切,又是骗人的吧。
  “没关系,谢谢您,您还没睡醒吧,打扰了。”客服人员的态度倒是很好,声音很温柔,带着些笑意,让人听着就觉得舒服。于是,李时的声控因子在这一瞬完全爆发。
  “那个,等等!”
  “嗯?您说。”
  “那个……你刚刚说什么什么保险,是免费的?”
  “是的,如果您愿意,我们公司会为您免费供三个月的公共交通意外险。”
  “哦……那,如果我同意了,要怎么办理?”
  “如果您同意,我会把您的电话转到办理此项业务的服务台,届时会有专人为您服务。”
  “不是你来办啊,”李时小声嘟囔着“那、那就算了吧……”
  “好的,谢谢您。”
  “诶,等等、等等!”
  “嗯?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要是,要是我一会儿清醒了,后悔了,又想办理了怎么办?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是这样的,如果您打进电话,会由总服务台随机转到其他接线员为您提供服务。”
  “哦……”李时有些失落,不知不觉就说了句:“可我就是想找你……”
  一声轻笑从电话那头传来,李时顿时觉得脸烫烫的,估计放个鸡蛋都能熟了。
  “谢谢您的信赖,我是921号接线员,如果您日后还有什么问题可以让总台转给我。”
  “哦,好、好的……”
  “那么我要去给下一位客户打电话了,再见。”
  “再见……”
  放下电话李时仍然有些恍惚,他承认自己是个病入膏肓的声控,但以前都是在心里默默的萌着的,今天抽的什么疯,居然想去勾搭一个陌生的接线员!这倒也不算什么,作为一名资深声控网配人员,遇到好声音想去勾搭也无可厚非,重要的是,他居然真的去做了!去向一个陌生人要电话啊!虽然只是人家公司的前台电话。
  李时甩甩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习惯性的打开电脑,发现今天群里异常热闹。
  惜时:哟~早啊!
  好的说:早啊惜时大大~
  排水管道:惜时早~
  格物不致知:不早了吧……
  一口一个软妹纸:早个毛线球啊你个睡货!现在都快中午了好么!
  惜时:今天群里这么这么多人冒泡,昨天发剧都没现在人多……
  一口一个软妹纸:诶?你还不知道么?惜时你被传CP了~~~
  惜时:又不是没被传过,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这回是谁啊?格物不致知?昨天才发剧,今天就被传CP,哎呀~真是~~
  一口一个软妹纸:﹁﹁,你真是够了,不是格物大。
  惜时:那是谁?声音不美的我可不承认啊!
  一口一个软妹纸:是文墨~
  惜时:啥?
  一口一个软妹纸:文墨!不通文墨~我们剧的宣传君啊~
  惜时:0.0那是谁……
  一口一个软妹纸:……
  排水管道:……
  格物不致知:……
  好的说:……
  一口一个软妹纸:还装你还装!你从入圈以来到现在的剧都是文墨担任宣传的,怎么可能不认识!
  惜时:……我又不是工作组的,管谁是宣传啊¬ ¬
  一口一个软妹纸:难道这是个忠犬攻与冷清受的故事?哦,我脆弱的小心脏,好虐QAQ
  惜时:你们真是够了= =+
  不说这个了,话说,我刚刚遇到个超级好声音啊~~
  一口一个软妹纸:……说吧,这回又是哪家的快递啊?不会又见光死了吧?
  惜时:什么见光死= =这回是个电话推销保险的~
  格物不致知:噗——我说惜时你要不要这么饥渴啊,推销保险噗哈哈哈!
  惜时:笑毛线!人家声音比你攻比你温柔比你美上100倍!
  一口一个软妹纸:噗——100倍!我们的总攻格物大人居然被一个推销保险的比下去了!不过,像这种电话推销的,通常第二天就找不到人了吧。
  惜时:才不会!他告诉我他是921号接线员了!我可以打电话到总服务台找他!
  一口一个软妹纸: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惜时同学,我是该说你天真呢还是该说你单纯呢╮(╯_╰)╭
  惜时:……
  一口一个软妹纸:算了,反正你也不会真的打过去╮(╯▽╰)╭别天真了孩子,你要是实在太饥渴了就去**10086吧啊~
  惜时:我说你明明比我小不要总是做出一副比我大的样子啊!
  作者有话要说:一天早上睡到正香结果接到了推销保险的电话QWQ不过话说那小哥的声音的确好听啊~【你够!


☆、第 3 章

  三、
  是夜,李时握着电话,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疯狂了,人家也就是客气客气吧,你还真当真了。虽然这么想着,他还是照着早上的号码回拨了过去。
  “喂,您好,这里是XX保险公司,请问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一个极力压抑着不耐烦的女声从话筒中传来。
  “呃……那个,能不能帮我转921号接线员?”
  “好的,请稍等。”不知为什么电话里的女声似乎松了一口气,大概刚刚的不耐烦是怕加班吧。
  “您好,921号为您服务,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喂,是、是我……就是上午那个……”
  “啊,我知道了,您是那位被我打扰了美梦的吧。”
  听见那个温柔中带着笑意的声音,李时不禁再一次红了脸。
  “嗯,是我……”
  “您是考虑好了,想要办理保险业务吗?很抱歉,业务组那边好像要下班了,明天为您办理可以吗?”
  “不是……啊,好……不是……”一向牙尖嘴利的李时突然有点语无伦次,“那个,我是想,那个……你的声音很好听……”
  电话那边似乎愣了一下,“谢谢,您也是。”
  “我没、没事了,再见!”慌慌张张撂了电话,李时扑到在床上,有史以来第一次失眠了,自己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而另一端,XX保险的大楼里,陈惟墨轻笑着记下了刚刚的电话号码。
  李时在床上辗转反侧,终于拿起手机登上QQ,在群里冒起泡来。
  惜时:没人了么……
  一口一个软妹纸:我没看错吧!惜时你居然还没睡?!
  惜时:碎不着……
  一口一个软妹纸:怎么了?恨嫁了?
  惜时:……恨嫁个毛线!
  我给921打电话了……
  一口一个软妹纸:!!!我一定是太困了眼睛不好用了,惜时你居然真的给人家打过去了?!服了服了,你这是“一听钟情”啊!
  惜时:算了,你就当今晚没见过我,我去碎了……
  


☆、第 4 章

  四、
  我这一定是魔怔了魔怔了!李时在心里咆哮着,已经连续两周了,每天晚上都不由自主的去拨那个XX保险的电话,连服务台的妹子都能听出自己的声音了,刚刚居然还没等我说完话就直接转到921了啊!
  “你好,那个、还是我……”
  “嗯,我知道,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李时再一次感叹921的好脾气,在经历过自己的连续骚扰后,居然还能这么温柔的对自己说话。
  “喂?您还在吗?”
  “啊,在……”
  “今天怎么了?电脑死机还是下水道不通?”陈惟墨打趣道。
  “没、都没有……”李时突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能用的理由这几天都用烂了。
  “李时,明天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一阵沉默后陈惟墨开口道。
  “为什么?你说过有问题可以找你的。”
  “明天开始我就不在这里工作了。”
  “为什么……因为我吗,对不起,一直打扰你,以后不会了,你没必要为了这点儿小事换工作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
  “难道是因为我的原因被公司开除了?”
  “李时……”陈惟墨开始佩服起李时的想象力来。
  “对不起……我、我只是……”李时自顾自的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159XXXXXXXX”陈惟墨报了一串数字。
  “哈?”
  “我的手机。”
  “你、你说的太快了,我没记下来……”
  “没关系,我一会儿给你发过去。”
  “唔……这样没关系么,随随便便把号码给陌生人。”
  “我知道你的名字,知道你的电话,知道你电脑的开机密码和你家水管的型号,这也算陌生人?”
  李时一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我不在这里工作了是因为合同到期了,我只是暑假在这里打工而已,并不是因为你的原因才离开的。啊,要下班了,我先挂了,有事打我手机,再见。”
  “再见……”
  正当李时握着手机愣神的时候,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159XXXXXXXX
  陈惟墨
  “原来他叫陈惟墨啊……惟墨、惟墨~名字跟声音一样好听~”李时毫无形象可言的抱着手机在他那张睡货专用大床上滚来滚去。
  


☆、第 5 章

  五、
  好心情的打开电脑,登上企鹅,就看见一个气人的ID不停的闪来闪去。
  一口一个软妹纸:惜时!出现出现出现出现出现出现啊啊啊啊啊!
  喂,我说,你不会是断网了吧= =
  QAQ算我求你了惜时大大,快出现吧……
  惜时:0.0
  一口一个软妹纸:我说惜时大人,你不会是断网了吧!十来天没见到你了都……
  惜时:你才断网!你们全家都断网!
  一口一个软妹纸:= =我就在家里,我断网当然全家都断了……
  惜时:有事儿?你的剧干音我都已经交了……
  一口一个软妹纸:不是干音的问题……
  惜时:Σ(っ °Д °;)っ !!!你、你、你不会又让我帮你写论文吧姐姐!我可不干了这回!
  一口一个软妹纸:不就找了你一次么,再说就是写个草稿而已,至于这么惊恐么……
  惜时:至于!!!
  一口一个软妹纸:好了不扯了,我找你是为了格物大。
  惜时:哈?他怎么了?
  一口一个软妹纸:QAQ他退圈了……
  惜时:退圈了?!!
  李时看到“退圈”二字惊讶的张大了嘴,格物不致知差不多和自己一起入的网配圈,凭借一副好嗓子在攻音稀缺的网配圈里打出一片天下,不久前刚发的新剧还是和他搭档来着,怎么突然就退圈了?
  一口一个软妹纸:就是前几天的事,微博也注销了,群也退了,整个就跟蒸发了一样QAQ关系好些的CV我也去敲过了,谁都找不到他,你这几天也不在,我还以为你也想不开了呢TAT
  惜时:= =+想不开个毛线!老子心情好着呢!
  一口一个软妹纸:算了,我估计你也找不到他,最近退圈的大神们越来越多了,我看要不了多久我也该退了……
  的确,一起入圈的好友还在配剧的已经越来越少了,自己虽然没有什么退圈的想法,但也到了怠倦期,很少接新剧了。五年多了吧,像自己这样没长性的人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
  一口一个软妹纸:惜时,你还在咩?
  惜时:嗯……
  一口一个软妹纸:就,这剧的攻音要另找了,估计又要拖挺久,你要是有合适的人选帮忙往组里拉啊!
  惜时:╮(╯▽╰)╭看心情吧,反正坑剧的又不是我~
  一口一个软妹纸:【掀桌】亏我还担心你会退圈!哼,像你这么不长心的才不会有退圈那么高级的想法!
  惜时:……
  关上电脑滚回床上,习惯性的摸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习惯性的想要按下快捷键,习惯性的想听到那个人的声音。
  淡淡的月光透过窗子洒在床上,一向神经大条的李时同学莫名的就忧伤了,拉过被子在床上滚了一圈后,终于还是拨通了那个比银行卡密码记得还熟的号码。
  “惟墨……”
  “嗯?怎么了?今天情绪不是很高啊。”熟悉的嗓音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传过来。
  “嗯……也没什么,大概是到了思考人生、伤春悲秋的年纪吧……”
  “噗——伤春悲秋?现在不是夏天吗……到底怎么了?”
  “唔,就是,一个朋友,突然就找不到了,惟墨,会不会有一天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听到的就是冰冷的机械录音,‘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什么的,又或者,其实我现在只是在做梦,你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李时想到这里突然就变得文艺起来。
  “很重要的朋友吗?”陈惟墨打断李时的胡思乱想。
  “诶?”
  “你刚刚说的,那个突然间找不到的朋友,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吗?”
  “唔,也不算吧,只是在一起玩的久了,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消失,有点儿难受……唉,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惟墨你听不听广播剧?”
  “啊?嗯,听过一些。”
  “那你有没有想过要入圈?”李时来了兴致,“你声音这么好听,不去配剧很可惜啊,我有一部剧正好缺个攻,你要不要试试?”
  “攻?”陈惟墨玩味的笑了笑,可惜李时看不见。
  “呃……我是说,就是一个主役啦!你,不听耽美剧?”李时小心翼翼的问,虽然把正直的汉子拉下水这种事自己不是没做过,但是,如果真的被讨厌了怎么办?“那个,你就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过吧,不早了,我去睡了,晚安。”
  匆匆挂了电话,连平时最期待的“晚安”都没听到,自称睡货的李时在床上滚来滚去,还是没能准时见到那个叫做姬旦的白胡子老头儿。
  陈惟墨对着被挂掉的电话轻声叹了口气,转身按下回车键,把刚刚编辑好的剧贴发了出去。
  


☆、第 6 章

  六、
  李时辗转一夜,终于在太阳开始冒头的时候爬下了床,有多久没有这么早起过了,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回日出。
  看看墙上挂着的动漫年历,今天被画上了个大大的红圈,倒不是谁的生日,而是大概被中小学生痛恨到家的9月1日,传说中开学的日子。
  李时去年就毕业了,专业是中国古代文学,毕业前他想了很久,到中学当个清闲的语文老师本是他的梦想,先不说一年寒暑两次长假,就光是没收学生的课外书就够他乐的了,怎奈他天生情商异于常人,及格线90分的情智测试他费了好大劲才勉强到了60分,教育心理学补考两次了才过,教师资格证死活拿不下来,只好放弃了这条出路。
  还好他也算是个有家底儿的,爹娘在楼下的门市开了家小书店,地方不大,但地点却极好,当初为了培养好自己,爹娘特意在学区买的房子,省市重点的小学、初中、高中聚在一块儿,隔着条二级公路就是座大学,再往北边走走就是市里有名的商业街。李时基本一有时间就下楼帮着看店,说是看店,其实也就是蹭几本小说看看,现在毕业了,爹娘也懒得管自己,跑回南方老家找了个风景秀美的地方养老去了,既然清闲老师当不成,李时索性就把书店从爹娘手里接过来,每天按着学生上学的点开门,一整天就泡在小书店里,偶尔写点儿乱七八糟的东西,接点儿感兴趣的剧玩玩,小日子过得倒也十分舒坦。
  李时悠悠地走下楼,早早的把书店的门开了,叼着块全麦面包、拄着脑袋懒散的看着街道上偶尔路过的小型货车和大概刚从网吧里爬出来还带着很眼圈往学校赶的X大学生,说起来他们还算是校友,李时觉得X大什么都不错,就是硬件跟不上,虽说寝室里也有网线,但是除了偶尔能刷进学校的教学平台,基本就是个摆设,不过还好占着地理优势,不像市里其他的大学都搬去了城郊的所谓的“大学城”。倒不是说大学城怎么不好,只是交通太不方便,进回市里都能被公交车上的人挤成肉夹馍。
  等李时啃完面包的时候,街上终于有了点儿人气儿,穿着各色校服的学生们打着哈欠老大不情愿的往校门里挪着步子,家境稍稍好些的几乎都是家长开车送来的,而那些或好或差的私家车现在就堵在自家书店旁边的小巷子里,李时虽说情商不高,但跟着爹娘看了这么多年,做点儿小生意的脑筋还是有的,于是就把报纸杂志什么的摊在门口,一个早晨也卖出去不少。
  其实说实话,跟网络比,现在的纸质媒介已经处于下风,杂志倒还好说,冲着那些花花绿绿的海报图片,总会有几个人买,相比之下看报纸的却少之又少了,每当思及此处,李时就默默的感谢着伟大的中小学教师们,如果没有他们留些乱七八糟的剪报作业,估计自己的这些报纸放烂了都卖不出去。
  远远地听着学校打了上课铃,没一会儿巷子里堵的车也走的差不多了,李时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把刚刚被翻乱的杂志整理好,就坐到了门口的桌子旁,打开了电脑。
  


☆、第 7 章

  七、
  陈惟墨走进教室,简单进行了下自我介绍就开始讲课,高中历史,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历史本就是胜者的自白书,为了高考应付的那几下子,到了大学早晚会颠覆。
  陈惟墨所在的高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学校,即使他拿着硕士学历,竞争仍然激烈,然而巧就巧在这高中是他的母校,副校长曾经是他的班主任。陈惟墨虽说没当过什么班长、学委,但高中的时候也一直是老师眼里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更何况陈父与曾经的班主任、现在的副校长还是大学里的上下铺,其中奥秘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为了社会安定世界和平也就不多说了,总之陈惟墨在一小批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功上岗。
  一个年级十来个班,高一新入学的孩子还没分文理,历史课是都要学的,好在学校大,老师也多,分下来陈惟墨只带三个班,一周排下来最多也就七八节课,除了上课、备课,陈惟墨基本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打游戏是不敢的,但刷刷贴子、看看电影什么的已经是常态了,除了年级组长,办公室里还是年轻的同事居多,除了聊聊天,基本也都是这么过的。
  陈惟墨下了课,跟新选出的课代表嘱咐了下任务,就坐在办公室里发呆,过了一会儿又打开电脑刷了会儿贴子,前两天还飘在首页的《CVCP算什么,宣传才是真绝色》此时已经找不到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页又一页讨论格物不致知为何突然人间蒸发的贴子。
  陈惟墨摇了摇头,习惯性的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按下home键,没有短信,也没有未接电话。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陈惟墨跟着人潮挤出了校门,来到学校旁边的小书店。和在这片学区上学的孩子一样,陈惟墨小学、初中、高中乃至大学都是在这片儿念的,与其说这是个模式,倒不如说是个魔咒,不过还好这些学校都还不错,大学至少也是个211,而那家小书店自打陈惟墨念小学的时候就在那儿了,不像周围其他几家书店那样卖的都是参考书的练习题,这家几乎都是些小说杂志漫画,最近几年甚至摆上了不少同人本,周围的学生几乎没有不知道这家书店的,即使不买什么也会常来逛逛,自己以前也没少蹭书看。
  小书店不大,这会儿却挤满了人,几乎都是穿着校服的学生,陈惟墨自知此时挤进去无望,只看了眼坐在门口摆弄电脑的小老板就回家了。
  做饭、吃饭、刷碗、洗脸、开电脑、刷贴子……直到关上电脑爬上床,一整天了,手机还没响过,要不是信号显示是满格,陈惟墨都该怀疑自己不在服务区了。
  终于还是按捺不住,陈惟墨拿过手机,发了条短信出去。
  


☆、第 8 章

  八、
  这边李时关了电脑,拉下了小书店的铝合金防盗门,爬到楼上的小窝正准备弥补昨天与周公迟到的约会,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是条短信。
  “今天过得怎么样,没接到你的电话都有点儿不习惯了。”
  李时看着短信一瞬间石化了,自己没被他讨厌,他给我发短信了,他说没接到我的电话都不习惯了……李时一时间不知该做何感受,拿着手机点开回复却半天都没打一个字,直到那段熟悉的“异类,似人、非人、反人、阶级敌人”的铃声响起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喂?李时?”陈惟墨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带着些犹豫和不确定,似乎在微微皱着眉。
  “惟墨……”李时并未意识到自己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有多像糯糯的粽子,清香里又带着些微不可察的苦涩。
  “怎么了?昨天突然就挂了电话,心情不好?”
  “没……就是,怕你不喜欢,耽美什么的。”李时的声音一点一点的小下去,像是跟老师承认错误的学生。
  “谁说我不喜欢。”
  “哈?你刚刚说,什么?”李时像是听到了什么不科学的事,幻听了,自己刚刚一定是幻听了。
  “我说,我没有不喜欢耽美剧,我听过,很多。”陈惟墨一边想象着李时此刻的表情,一边慢条斯理的说着。“如果可以,我愿意和你一起配剧。”
  “真、真的?!你等等,我去开电脑,把本子发你,不对不对,我没本子……要不我拉你进剧组?不对,我不是群管理……啊啊啊,我现在该干什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