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落跑新郎 夙浅

落跑新郎 夙浅

时间: 2013-09-07 03:11:27


色诱,利诱,再加上威逼,终于将魂牵梦绕多年的男人压在了身上,尽情地掠夺、贯穿,

可是就在他答应自己求婚的第二天,竟然落跑。

孟宁,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惩罚,掠夺,狠狠地进攻。爱了十年的男人,怎么舍得他就这样逃走呢?
[

第一章 春梦

  身下的男人,全身通红,甚至因为自己的强势进入而微微蜷缩起身子,“宁,放轻松一点。”
  因为包裹地太紧,他只觉得快感一阵阵地袭遍全身,很有可能他还没有动,就泄出来了,所以他只能伸手拍打男人的臀部,尽量让他轻松一点。
  “你终於是我的了。”
  除了身体的快感,那魂牵梦绕多年的感情,终於得到了他,骁凌浑身有一种说不出的极致快感。
  “宁……”
  已经不可能再慢慢地了,他加快了速度,狠狠地进入,在全根拔出,看到自己的分身进出著那红豔的小穴,甚至带出透明的润滑液,和男人身体分泌的肠液,这样淫靡的一幕,让他全身更加沸腾了。
  抽插了一会儿,骁凌抱住身下男人的腰肢,就著抽入的姿势将他翻了一个身,在这样的刺激下,孟宁终於发出一声**。
  “不要,嗯……”
  “宁,舒服吗?”
  大力地摆动著腰肢,仿佛不知疲倦地进出著,因为身下的男人,自己已经想了十年了,从十年前第一次对他有了异样的感情开始,到现在终於把他压在自己身下了。
  “宁。”
  低身吻住诱人的唇,挑开唇瓣的同时,身下重重地挤压那令男人兴奋的一点,他**出声,骁凌的舌头瞬间滑入那温热的口腔,缠住那和男人一样微微颤抖著的舌头。
  黏腻的接吻声音,还有身下进出的声音,整个房间都弥漫著淫靡而动情的气息。
  “我要泄了,啊──”
  重重一下挺进,在男人的最深处泻出了自己的精华,从前就算骁凌做爱,再怎麽失去控制,他也会戴安全套,可是今天,因为身下的男人是孟宁,他只想将所有的都射给他,让他的身上,甚至身体里都是自己的痕迹。
  “宁,我爱你。”
  最後的告白,他说得极轻,不知道身下的人有没有听到,不过都不要紧,反正他默默忍受了十年,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对他的**,现在,他自然也还不想承认。
  紧紧地抱住男人,没有一会儿,身下的性器又高高直起,对於孟宁,骁凌怎麽都要不够,而且会一直要他,一辈子,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第二章 **

  早晨,骁凌睁开眼睛,伸手摸了身旁空落落的床榻,眉头刹那间就皱了起来,他差点忘了,那个男人落跑了。
  只是,昨夜还是不可控制地做了和他在一起的春梦,掀开被子的时候,看到湿淋淋的一滩,心情就更加郁闷了。
  骁凌,你给我振作一点,你这辈子真得是被那个男人吃定了。懊恼地胡乱抓了一把头发,向著浴室走去。
  浴室里,骁凌裸著全身站在镜子前,胸前离乳头不到两厘米的地方,还有孟宁前几天在**时候咬出的齿印,结果现在齿印还没有完全消除,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该死的。”
  一拳打在玻璃上,过去了那麽多天,骁凌的怒气一点都没有褪去,那个男人,一直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甚至几乎被自己完全掌控了的男人,竟然敢逃跑。
  好,孟宁,你竟敢这样对我,看我找到你之後,会不会轻易饶过你。
  心里虽然恨恨地想著,可是骁凌想起刚刚的春梦时,竟然还是不可控制地又直了,他对那个男人,果真一点忍性都没有。
  热水冲刷过身体,封闭的浴室里骁凌发出一声难耐的**。
  透过烟雾,可以看到骁凌面对著墙,倒三角的正点身材,背部刚毅的线条,微翘的臀部,笔直而有力的双腿,都在热水的慢慢滑下里显得无比的性感。
  “嗯……”
  又一声**,骁凌正握著自己的性器,上下运动著,想象是孟宁的双手握住了自己,那个男人,长相一般,戴了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就是一个路人,可是只有骁凌知道,他的身材偏窄,臀型也极好,如果一个极品受可以打十分,那麽孟宁有九点五分,这也是骁凌对他**了十年的重要原因。
  “宁,嗯……”
  白色的精液喷射在墙面上,骁凌浑身颤抖著伸出双手抱住自己,就好像抱住了孟宁一般,同样的一幕,同样的动作,他已做了十年。
  孟宁,你休想逃开我的身边,我会将你抓回来,拴在我的床上三天三夜,不对,十天十夜,你休想再下床。
  远在另外一个市的孟宁突然一颤,看了看灰蒙蒙的天,又低下头拿著一袋面包,走回自己租的小公寓。
  那个男人骗了他,不仅骗了他的身体,还骗了他的心。


第三章 十年1

  十年前,骁凌和孟宁还只是在读高中。
  “你好,我叫孟宁,以後请多多关照。”
  骁凌很不爽地被人吵醒,睁开眼睛时,就看到一幅黑色的宽边眼睛,对,这就是骁凌对孟宁的第一印象,现在的人戴一幅大大的黑边眼睛,是为了耍帅,而孟宁就真得是六百多度的大近视。
  “你好,我叫孟宁。”
  “你刚刚有说过。”
  “是嘛,哈哈,以後我就是你的同桌,请多多关照。”
  那时的孟宁刚从其他高中转过来,明明外表是那种羞涩的乖乖男生,可是为了和同学尽快熟悉,竟然主动跟自己的新同桌示好。
  不过,那时的孟宁并不知道,自己的同桌可不是什麽善类。
  ……
  下课休息时间,屋顶一层,总有一些学校有势力的学生在这里进行一些见不得人的活动。
  “嗯,学长……”
  让人脸红心跳的**从门後传出,守门的人只对视一笑,也习以为常,门後面,一个娇小的男生被一个高大的男生压在门上,男生的双脚盘在那人的腰上,一只脚上还挂著裤子,而那狠狠进攻的男人,却只是拉开了拉链而已。
  “轻一点,学长,不,重,重一点,啊……”
  断断续续的喊叫,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刚刚的矜持,这里是男校,男生之间的互狎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可是真正的同性恋也还是少数。
  “学长。”
  “舒服吗?”
  “舒,舒服。”
  “那想要我再重一点吗?”
  “想,啊……”
  全部拔出,再疯狂地插入,那被插的男生完全陷入疯狂,甚至自己的腰主动摆动著,迎接,再退後。
  单纯的身体享受,有时谁都不会拒绝。
  “啊,我要射了。”
  就在男人大喊著要射的时候,那进攻的男人突然退了出来,那男人失去支撑,突然从门上滑了下去,只不过那样的兴奋太刺激,他滑下的时候还是射了。
  “哼。”
  进攻的男人脸上虽然笼罩著浓重的**,但是眼底却有一抹冷冽,也在同时,拿下性器上的安全套,射了,并且全部射在了地上男人的脸上。
  “骁凌学长。”
  射了一次後,男人坐在地上,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还想要?”
  “嗯。”
  “想要就自己来拿。”
  骁凌就像一个国王一样,不过,他在这个学校确实是国王,不说他的外表,只是他的身份背景,也让许多人为他卖命了。
  坐在地上的男生还未从**的余韵中完全出来,就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而骁凌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躺下。
  “自己坐上来。”
  “很好,摆动你的腰,快一点。”
  骁凌享受著被伺候的快感,看著身上的男人那欲生欲死的表情,他突然觉得有一丝厌恶,果然,没有人会用真心的,在这个世界上。
  啪──
  阳台上的门突然被打开来,门口站著一脸惊诧的男人。


第四章 十年2

  “该死。”
  孟宁不知道怎麽会来到屋顶,而那守门的人竟然也没有把他拦下来。
  “骁凌,你你……”
  对於孟宁来说,怎麽也不会想到,竟然会看到这样的一幕,本来是因为骁凌的家里人来学校找他,孟宁听说这个时候,骁凌一般会在阳台,所以他才会找来的。
  “嗯……”
  正在**,是不可能停下来的,所以骁凌也没顾那门口惊诧至呆愣的男人,只大力地摆动了几下腰,抽出性器,射了身上的男人满肚子的精液。
  然後,站起身来,拉上拉链,走到孟宁面前,“你怎麽会来这里?”
  面前的男人是个十足的好学生,虽然才转学不到一个星期,但是足以看出来他是有多好学,经常骁凌上课睡觉的时候,都能听到身旁男人激昂的配合度。
  “骁,骁凌。”
  孟宁回过神来,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骁凌时,一时竟结巴了。
  “你到底有什麽事?”
  “我,对了,骁凌,你家人来学校找你。”
  “家人。”
  骁凌眼眸微眯,他是骁家的长子,却也是骁家最不待见的人,他从不掩饰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更不搭理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我知道了。”
  骁凌绕过孟宁,打开门走了出去,对於孟宁刚刚看到的一幕,他没有解释任何,其实,当时骁凌心里是有一丝异样的,孟宁是个单纯的人,有些事竟莫名地不想他看到。
  很多感情,早在相处中,或者第一眼见到时,就开始默默地生根,长芽了。
  骁凌去见了家人,就离开学校了,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他都没有再出现过,後来听说,他的父母发生了意外,一起去世了。
  一个星期後,孟宁竟然不知道哪里弄到了骁凌家的地址,找到了他家。
  走进骁凌家时,孟宁还是被惊住了,这是人住的房子嘛,也太豪华地不成样子了。
  “你怎麽会来?”
  骁凌从楼上走下来,看他的样子有些憔悴,应该是缺少休息。
  “我担心你,就来看看你。”
  “担心我?”
  “毕竟我们也是同桌,你这麽久没去上学,也没有请假,所以我……”
  孟宁还是有些结巴,就像他第一次见到骁凌时一样,其实,之前大概因为孟宁太单纯,并且大概太倒霉,一直遇到一些不是真心的朋友,总是在被利用後抛弃了,渐渐地,孟宁总想好好地珍惜身边不多的朋友,而在转来这里後,骁凌因为算是他的第一个朋友。
  “你是不是太多管闲事了。”
  骁凌的语气有些不善,孟宁以为他是太伤心了,就安慰道:“你也不要太伤心了,毕竟这些事都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伤心,谁告诉你我伤心了。”
  骁凌来到孟宁的身边坐下,孟宁也跟著他坐下,这才看清了他的样子,看、骁凌并没有多伤心,更多的是疲惫吧。
  “他们死了管我什麽事,这麽多年来,他们各自过自己的生活,从未管过我。”
  而且,那些豪门里的黑暗和肮脏,骁凌也从很小的时候就习惯了。
  “骁凌。”
  “哼,你现在的表情是在可怜我嘛?”
  “我,我并不是的,你不要误会,骁凌。”
  “孟宁,你知道我喜欢男人吧。”
  骁凌突然话锋一转,孟宁一时没反应过来,就点点头。
  “我想你现在应该觉得我很可怜吧,所以,就用你的身体来安慰安慰我怎麽样?”
  ……


第五章 纯净

  等孟宁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竟然不知道什麽时候被骁凌抱在床上来了。
  “骁凌,不要这样。”
  眼看著那高大的身子压了下来,孟宁被吓坏了,随口大叫道:“我不是同性恋。”
  骁凌双手压在他身子两侧,看著他笑道:“很多人都不是同性恋,不过,在他们做了之後,他们就是了。”
  温热的唇瓣压了上来,那烫人的温度一下子笼罩著全身,孟宁使劲地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可是双脚被束缚住,双手也被骁凌一只手按在了头顶。
  “不要,骁凌,不要……”
  左右躲让,那灼热的吻不停地落在唇上,脸上,当骁凌一只手突然伸进他裤子里,隔著薄薄的内裤,握上那连孟宁都很少触碰的性器时,他一下子呆住了,然後使劲地反抗。
  “骁凌,不要这样,我一直当你是我好朋友。”
  “朋友,我骁凌不需要朋友,只需要**。”
  或许,只有那样暂时的快感,才能消除内心的孤寂。
  使劲地揉搓,那软绵绵的性器也渐渐硬了起来,“我说的对吧,就算是直男,也可以的,孟宁。”
  骁凌不再亲吻,而是直起身来,看著孟宁那极度隐忍的样子。
  很快他将什麽都没有了,他父母留下来的财产也被那些亲戚侵吞了,现在的他还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孟宁,舒服的话就叫出来。”
  “我不要,我不是,啊……”
  最终,孟宁还是受不了那样的刺激,尖叫著射了,可是当那温热的手带著他的体液,向身後的洞口侵入时,他突然全身绷紧,趁骁凌放松时,一脚踢在了骁凌肚子上,而骁凌竟然也被他一脚踢下了床。
  孟宁坐起身来,赶紧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裳,竟然还不见骁凌起来,他移到床边,竟然看到骁凌躺在地板上,一个人蜷缩成了一团儿。
  “骁凌,你怎麽了?”
  这一久来,骁凌为了应付那些人,根本就没有吃什麽东西,刚刚被孟宁那麽一踹,竟然突然胃痛得要死。
  “骁凌,是不是我踢得太重了,你怎麽样了,骁凌。”
  骁凌忍著痛,抬头看了一样那孟宁,那一刹那,大概是因为孟宁那副大大的黑框眼镜,因为刚刚的亲热掉了,骁凌看到了那双藏在眼睛背後的眼睛。
  纯净,像澄澈的湖水一般,世界上为什麽会有这样单纯简单的眼睛,他见过的人,所有的人都是有目的的,甚至是肮脏的。
  “不要哭,我没事。”
  “骁凌,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我真得不是同性恋,请你原谅我。”
  为什麽你不是同性恋,要我原谅你呢,真是傻瓜,那时的骁凌想,不过,後来骁凌竟然後悔,当时,应该说,我不原谅你,孟宁,你怎麽不是同性恋呢?


第六章 初次1

  车行驶在路上,骁凌不停地踩油门,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因为他刚刚得到消息,孟宁竟然逃到了临近的一个市。
  他承认,过去的十年,他一直居心叵测的在和一个直男做朋友,而且,一直对他有著难以言说的**。
  不过,他可以发誓,他是在近一年才开始采取行动的,本来两人一直都好好的,孟宁交女朋友,分手,他都一直冷眼旁观,谁让他分手後喝醉了,而且在喝醉後**了他,最终两人发生了第一次关系。
  骁凌一向是个负责的男人,竟然将他吃干抹尽了,他当然会对他负责,所以了,他才开始了将一个直男掰弯的计划的。
  两人的第一次。
  “骁凌,她和我分手了。”
  某腹黑男腹语,我早就知道了,因为那是我一手促成的,当然,这不能让孟宁知道,圈在自己领地的猎物,偶尔偷偷腥,然後受点伤,他才知道什麽对他是最好的。
  “分手就分手了,之前又不是没有分过。”
  “可是,可是我都快二十八了,再交不到女朋友,就要打光棍一辈子了。”
  孟宁一杯接著一杯地喝著,嘴里不停地嘀咕著,“骁凌,为什麽女生都不喜欢我呢?”
  “你干什麽?”
  骁凌突然伸手握住孟宁的小巴,“你真得要听我说实话吗?”
  “嗯。”
  “你的样子比较讨男人的喜欢。”
  “什麽?”
  就在孟宁呆住了,骁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明白了嘛,你长了一副小受的模样。”
  “你,你,呜呜呜……你欺负我,我可是你的好朋友。”
  其实,一直以来孟宁是真心把骁凌当好朋友的,虽然高中的时候,两人也有过不愉快,可是,因为後来骁凌被赶出家,孟宁帮过他,自然後来骁凌自己出来办公司成了老板,也帮过他不少,可也正因为这麽多年的感情,在明明知道了骁凌是GAY之後,他还是和他做了多年的朋友。
  “好了,乖,不要哭了。”
  “骁凌,我难过。”
  “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怎麽会知道呢,一直都是你甩别人,哪有人甩过你,你怎麽会知道我的难过呢。”
  孟宁哭得很委屈,只是,他却没有看到某男人阴险而得意的笑,这麽多年来,骁凌纵容著两人自由发展其他关系,可不代表著他没有打算。
  男人,玩够了,等够了,最後还是要最後一击的,虽然心里还是有点害怕,担心最後孟宁真得离开他。
  玩世不恭,也只是伪装,再多的人也比不上心底的那一个。
  最後,带了烂醉如泥的男人回家,抱著他走进浴室。
  “宁,你自己洗澡吧。”
  骁凌转身走出浴室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一声响声,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幕:某男人全裸著,一只脚掉在浴缸上,然後整个身子半掉著,当骁凌看到那暴露在外的私密粉色时,脑袋一下子懵掉了。
  ……


第七章 初次2

  “呜呜呜……”
  大概是因为摔疼了,孟宁发出了呜咽,而骁凌在听到他的哭声後,也终於从那香豔的场景中回过神来。
  好吧,他也算是见过不少的菊花,而孟宁的菊花是他见过的最夺目的,最想将自己的分身挤进去的一朵。
  “怎麽这麽笨。”
  过去扶起孟宁,再忍著那不断沸腾的情欲,将那醉醺醺的男人扔进了浴缸,“你自己好好洗吧,我先出去了。”
  正要转身,却被孟宁一把拉住了手,“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我一个人很孤单,真得很孤单的。”
  听到孟宁说自己孤单时,骁凌忽然心尖一痛,孟宁表面上是一个好好学生,可是他当初为什麽会转学,为什麽会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城市。
  父母离婚,被抛弃,被亲戚们丢来丢去。
  两人一样的过去,孟宁会紧紧地抓住自己,也是因为太孤单吧,坐在浴缸边缘,骁凌伸手抚摸著男人的头发。
  “乖乖洗澡,如果不想我现在就要了你的话。”
  为什麽要忍了这麽多年,或许连骁凌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怕失去,还是怕丢失那样的纯净?明明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忍不住,却还是忍著。
  “骁凌,骁凌……”
  “宁,你现在这样叫我的名字,我真得快忍不住了。”
  拉过男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身下,用那温热的掌心包裹住自己的**,仅仅只是这般,骁凌就兴奋得全身发颤。
  “宁,重一点,再重一点。”
  隔著衣料的享受,已经快让骁凌射出来,他干脆放开孟宁,站起身来,脱下衣裤,也跨进了浴缸。
  水漫了出来,孟宁睁开眼睛,看到坐进来的骁凌时,伸手推了推,“太挤了,你出去。”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红豔豔的小嘴就被堵住了,在手下,骁凌一只手握住了孟宁的性器,一只手扶住了他的手,拉进两人的距离。
  “宁,睁张开嘴。”
  男人乖乖地张开嘴,任由灵活的舌闯进,被牢牢地缠住,挑逗。
  在南骁的严防之下,二十八岁的孟宁还是个处男,和他交往过的那些女人,不过是看他老实,想要骗他罢了,而那些女人最後都是被骁凌看穿之後,私下里赶走的。
  “嗯,为什麽都不喜欢我,为什麽?”
  “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
  当南陵的手移到孟宁的身後时,他嘴里一直说著喜欢,一切发生得都这般自然,在浴缸里,骁凌让孟宁坐在他身上,孟宁身後的小洞已经因为温水的浸泡变得温软,而且经过骁凌的手指开发,那里已经渐渐敞开了。
  “嗯,好痛,什麽东西,出去……”
  进入的时候,那样被撕裂的痛意让孟宁还想一下子醒了过来。
  “好痛。”
  “乖,一会儿就不痛了。”
  因为水面上有丝丝缕缕的红色飘起,骁凌知道他出血了,可是这个时候怎麽可能停下。
  “好痛,出去。”
  “很快就不痛了,乖。”
  紧紧地抱住孟宁,骁凌慢慢地进出著,并且试探著去寻找可以让孟宁兴奋的点。
  “嗯……”
  明明很痛,孟宁却被身体的某点的挤压刺激地叫出一声来,而骁凌也释然地一笑,开始朝著那敏感的点攻去。
  ……


第八章 初次3

  “轻一点……”
  房间里,黯淡的灯光下,两个交缠的身体起伏著,粗大的分身快速地进出著那早已红肿的娇豔洞口。
  而孟宁在那**里载沈载浮,早就分不清到底还在酒醉,还是早已醒了,现在又醉了,他现在是整个人趴在床上,双手紧紧地抓著床单。
  “我不行了。”
  虚弱地唤著,身上的男人却丝毫没有停下半分,或者是动作放慢一分,发泄之後,再次勃起,再发泄,再勃起,只要想到身下的男人是孟宁,骁凌就不可能停下来。
  “宁,宁……”
  **之时,骁凌叫著孟宁的名字再次射进了他的体内,这麽多年来,骁凌是第一次没有带套做爱的。
  **的余韵还在,南陵紧紧地抱著孟宁,分身还在他的体内,不肯拔出来,孟宁早已被折腾地说不出话来,只能嘤咛两句,以示抗议。
  可是,没有一会儿,因为孟宁觉得不舒服,就扭了两下,谁知深埋体内的分身再次大了起来,孟宁一惊,想要逃跑,却早已来不及了,骁凌再次将他压在身下,要了一回。
  一整夜,都在反反复复的进出,抽插中,孟宁在一片沈沈浮浮里,觉得自己都不真实了。
  ……
  “嗯……”
  阳光实在是太刺眼,孟宁睁开眼睛来,却不自觉地发出一声难受地**。
  身上怎麽这麽难受,特别是腰的地方,好像要断了一样,他恍恍惚惚地坐起身来,被子从身下滑下,孟宁低头看到自己身上那大片的青紫痕迹时,一下子呆住了。
  “你醒了。”
  转过头去,同样**著身子的骁凌一把将他搂到自己的胸前。
  “还难受嘛?我昨夜只是简单地帮你处理了一下,伤口裂开了,可能还要擦药吧。”
  !一声,孟宁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炸开了一样,伸手就打了骁凌一巴掌。清脆的一声回荡在屋里,格外地清晰。
  “你,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我?”
  孟宁控诉著,而骁凌的脸也一下子黑掉了,他突然扬唇,邪魅的双眸像是细细打量著面前的男人。
  “孟宁,你不记得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麽了。”
  “什麽?”
  “你喝醉了,抱著我哭,说什麽你没人爱,最後,甚至主动求我,要我抱你,要不然你以为你是谁,我会愿意抱一个要身材没有身材,要外貌没有外貌的男人嘛?”
  “你说是我求你抱我的。”
  孟宁一脸的不可思议,脑海中开始回忆起昨夜的一些片段,喝酒,然後和骁凌疯狂地做爱,那人竟然是他。
  过了好一会儿,骁凌自己点了一支烟,默默地抽著,而孟宁一直紧紧地攥著被子,最後终於放开来。
  “对不起,是我昨晚喝多了。”
  就这麽简单,强势的永远是骁凌,可是被掌控手心的小白兔,却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受著宠爱。


第九章 同居1

  那件事之後,过了一个多月,孟宁都没有去找骁凌,一来他觉得不好意思,或者是说有些愧疚,二来呢总觉得两人发生了那种事後,还能再做朋友嘛。
  照常上班,工作,然後等著下班,只是在下班之前,孟宁突然接到骁凌的一个电话。
  “喂,骁,骁凌。”
  “你在做什麽?”
  “我在上班呢,你有什麽事情吗,我现在很忙。”
  “哦,没什麽事情,就是打个电话给你,那你忙著,再见。”
  电话挂了,这一次,骁凌竟然没有像之前那样霸道地让自己立刻过去,孟宁突然觉得心里一阵失落,明明自己不忙,为什麽要说忙呢。
  下班後,孟宁心不在焉的,最後还是向著骁凌在的高级别墅区走去,走到门口时,一直在门前徘徊。
  手放在门铃上,又收了回来,转头想要离开,走出两步,又折了回来,骁凌突然打电话给他,说不定是有什麽急事呢?
  手再次伸出去的时候,门在这个时候突然打开来。
  “骁,骁凌。”
  “孟宁,你怎麽会在这里?”
  “我下班了,然後就想说来看看你怎麽样了?”
  孟宁总是改不了这一紧张就结巴的毛病,只是当他看到骁凌一副憔悴的模样时,就什麽结巴都没有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