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兄弟成双 初壹

兄弟成双 初壹


内容介绍

——真正的兄弟,是在你最需要女人的时候,做你的女人。

许沐跟微博上看见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都直了,觉得自己果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可是欢喜过后,他又不乐意了,别别扭扭地想,做男人不行么?不行。这是顾骁的回答。

顾骁指着那句话一脸严肃地告诉许沐,上面说了,是需要“女人”的时候,你懂什么叫“女人”吧?

许沐不甘心,那你需要“男人”就行了。不需要。这回顾骁答得更干脆。

……话外音——想反攻?门儿都没有。

顾骁:“许沐,身为一个有本事的男人,我决定要把你惯到其他男人都受不了——不对,不管男人女人,都受不了。”

许沐:“闭嘴吧你,老子早就嫁不出去了。”

  1.顾骁

  凌晨一点,许沐被砸门声惊醒,抖着眼皮扫视一圈儿,冒出一脑门子的冷汗。
  睡觉前刚看了一部恐怖片儿,其中有个挺慎人的桥段,一男的自己在家,半夜听见有人敲门,迷迷糊糊开了之后又发现什么都没有,于是回屋打算接着睡,然后就在这个时候镜头忽然一转,转到了男人身后——某大婶儿正驮着身子紧紧贴在男人的背上,下面一双空荡荡的裤腿儿飘呀飘~
  啧,就这一眼,许沐直接把本子掀了出去,灯也不关蒙头就睡。
  可想而知,听着此时此刻的砸门声,小伙儿心里得有多惊悚。
  咽了口唾沫,许沐无意识地裹紧了毛毯,额前一撮碎刘海儿也跟着抖了两下。
  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砸门声终于消失了,可惜来不及他松口气,紧接着手机又响起来。
  犹豫了一下,许沐抖着手指头拿起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了两个字——顾骁。
  心里一颤,麻溜儿地接听。
  “你他妈的——开门!”
  电话里的声音有气无力,许沐眨巴两下眼睛,突然扔了手机从床上跳下去,一脚蹬在了卧室门框上,他也顾不上疼,连滚带爬地奔到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开门。
  “顾骁!”
  伴随许沐一声惊叫,对面的人影晃了晃,忽然压过来。
  “臭小子,又看鬼片儿……”昏迷之前,顾骁骂骂咧咧地说道。
  脸一红,许沐尴尬地杵在原地。
  直至手背上传来一片温热,许沐低下头,总算惊觉,顾骁是在流血!
  手忙脚乱地把人放到床上,一道极深的伤口从他的右肩延续到腰椎,皮肉都翻了过来,整个后背暗红一片。
  而顾骁白着脸,脑门上全是细密的汗珠。
  许沐神色一僵,急忙翻找刚才扔出去的手机。
  “你要再敢说是家里闹鬼——”
  “让林哥过来!”无视段非的咬牙切齿,许沐对着电话大吼,声音直打颤儿,“带上药箱,顾骁出事儿了!”
  话音未落,对方已经挂断电话。
  许沐稍微放下心,舔了舔嘴唇,转头瞪着顾骁越拧越紧的眉头。
  你大爷的谁这么不要脸连他也敢动?让顾家老爷子知道了你们都活不过明天!
  去洗手间拿了条干净的毛巾,许沐小心翼翼地擦着顾骁脑门儿上的汗,看见额角的一处伤疤时,眼里微微失神,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那一年,顾骁十七,许沐十八。
  俩人正值青春年少,免不了内心骚动,看见漂亮女孩子被人欺负立马摩拳擦掌胳膊抡圆了往上冲。
  不过许沐一直觉得这事儿挺冤,因为他还真就没打算冲上去,英雄救美这种戏码对他来说向来不值一提。只是顾骁已经一马当先了,他作为好哥们儿也不好临阵退缩不是?
  结果对方原本五个人在短短几分钟之内上升到将近三十,啧啧,俩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而真正倒霉的其实是顾骁,许沐本来就是一富二代公子哥,哪会打架这么耗体力的活儿,所以最后是顾骁为了护着许沐硬生生挨了对方好几记闷棍,其中一下正好打在脑袋上,当场就晕了过去。
  对方见躺了一个,一时间也慌了手脚,瞬间就跑得精光。
  于是许沐一边擦着鼻涕一边叫来救护车,直到现在依然不承认自己当时是哭了。
  后来据说顾家老爷子出动整个帮派将那群人砍的砍灭的灭,剩下一两个实在找不着的就那么算了。只是顾骁再也没单独行动过,走到哪儿身后都一堆便衣保镖,场面空前绝后的壮观。
  然而,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许沐忽然发现自己对顾骁的感情不一样了。
  他觉得顾骁安静着躺在病床上的时候特别招人心疼,嘴巴薄薄的抿成一小条儿,下巴溜尖溜尖的,离近了还能看见右眼角一颗淡淡的黑点儿,说不出的媚气。
  于是看着脑袋上缠了好几圈纱布的顾骁,许沐想都没想就那么亲了下去。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顾骁已经睁眼在看他,似乎是刚醒,眼里还带着茫然。
  然后许沐一愣,下意识地转身跑出病房,一直到顾骁出院都没敢再见他。而顾骁竟也出乎意料地没联系过许沐。
  如此拖了一个来月,这是两个人自打认识以来分开最长的一段时间。
  后来是顾家老爷子不乐意了,上许沐家跟许沐他爸告状,说顾骁好歹也是为了救他儿子才受了伤,就算现在有女朋友了哥们儿感情该处还得处啊,友谊地久天长啊,要向长辈学习啊……
  许沐当时一激灵,跌跌撞撞就冲了出去。
  一溜烟跑到顾骁家,果然,戒备森严的别墅里多了一抹女孩子的笑脸。
  顾家的守卫们都认识许沐,也就没拦着他,于是许沐看见了至今为止对他打击尤其彻底的一幅画面——顾骁和女孩子在接吻。
  许沐知道,那是顾骁的初吻。
  顾家老爷子是道上叱咤风云的帮派大哥,手下小弟不计其数,掌管了市里几十家声色场所。按理说一般有这种家族背景的人多少都有些滥情,然而顾骁绝对是个例外。
  顾骁说过,除非是自己认准一辈子的人,否则他碰都不会碰一下。
  于是很明显,我们的许沐少爷忧伤了。
  瞪着两只兔子眼,许沐刚要转身离开,就听身后顾骁一声狼吼:“许沐!”
  “你干嘛去?来了也不说一声!”走过来的顾骁一拳捶在许沐肩上,气急败坏地说道,“多长时间了,也不来找我!”
  许沐没吭声,看着顾骁和女孩儿紧握在一起的手发愣。原来顾骁早忘了那天的事,之所以不和自己联络显然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孩儿。
  他突然想起来,那天被救下的人正是她。
  “愣什么呢?”顾骁促狭地一笑,“还不赶紧叫嫂子?”
  许沐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紧接着三条路凉飕飕地摆在眼前。
  摊牌,闹僵,再也不见。
  不冷不热,保持距离,偶尔见一面。
  和以前一样,天天见。
  几乎没怎么犹豫地,许沐选择了最后一条。
  说不定只是一时冲动,自己又不是同性恋,怎么可能喜欢男人。这么想着,许沐挤出一个相当难看的笑容,故作潇洒地打击回去:“还反了你了,明明是我弟妹!”
  顾骁就在那儿笑,把女孩儿往怀里一扯,另一只手指着许沐:“啧,长得跟小白兔儿似的谁相信他岁数比我大啊!”
  女孩儿叫关玥,特别腼腆,抿着嘴巴冲许沐笑,眼睛弯弯的像月牙儿。
  后来渐渐熟悉了,许沐觉得关玥这姑娘真挺好,漂亮又善良,怪不得顾骁会喜欢,要搁以前的自己肯定也穷追不舍。
  于是随着时间推移,许沐终于证明了自己——咳,的确是同性恋。
  还是个一条道跑到黑的同性恋。
  他只喜欢顾骁,越看越喜欢,除了顾骁谁都入不了他的法眼。
  而顾骁也终究没能和关玥在一起,大一那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关玥竟然提出了分手,紧接着就出了国,连句解释都没有。
  不可否认,看着当时极度消极的顾骁,许沐是有那么一丁点儿暗爽的。尤其是醉酒之后顾骁毫无防备地睡在自己身边,还真想就地办了他。
  当然,也就那么一想。
  如今,许沐掰着手指头一算,不由得悲从中来,十年啊,整整十年,除了岁数什么都没变。
  对着顾骁使劲儿一吸鼻子,俩字儿——忧伤。
  “叮——咚——”
  回过神儿,许沐赶紧过去开门。
  果然是段非和林郁扬,俩人一起进了屋,谁都没说话,径直走进卧室。

  2.谁喜欢谁?

  林郁扬替顾骁处理好伤口,打了消炎针,挂上吊瓶,天都亮了。
  许沐在厨房鼓捣一个小时,终于捧出一碗面相尚好的小米粥。坐在顾骁跟前,小心翼翼地一勺一勺吹凉了。
  可惜,直到整碗粥都凉透了也不见顾骁睁眼。
  于是许沐又巴巴地把粥放进微波炉重新热了一遍,拿出来继续一勺一勺地吹。
  如此反复几次,段非终于看不下去了。
  “许沐。”
  “恩?”
  “你是不是贱?”
  “……”怔了一下,许沐呲牙一笑,进厨房,热粥。
  “他果然贱,”段非把脸转向林郁扬,露出一抹恶意的笑容,“就跟你一样。”
  林郁扬低下头,不说话。
  “你说我就算了,别又扯上林哥。”许沐从厨房出来,瞪了段非一眼。
  多少年了,打从林郁扬进了段非家开始,许沐就没见过段非给他好脸色。
  因为家长是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许沐和段非挺小就认识了,当时还有顾骁,三个小娃娃横行霸道所向披靡,给幼儿园这片净土留下了不少难以启齿的阴霾。
  而林郁扬是被段非他爸从孤儿院领回来的,据说是某个过世朋友的儿子。当时段非也才7岁而已,可是小孩儿实在早熟,整天把“私生子”三个字挂在嘴边儿,对比自己大了8岁的林郁扬更是口不择言——不对,他那哪儿是口不择言,他是专捡难听的说。
  只是林郁扬到底是比他大,又特别能忍,还真就没跟他翻过脸。
  结果有次碰巧让段非他爸给撞上了,可把段非揍得不轻,他妈妈拦都拦不住,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最后是林郁扬抱着小段非,死活不让他爸再打下去。当时他爸一下下摸着林郁扬的头,说了很多遍“对不起”。
  从那之后,段非更恨林郁扬了,他爸又经常不在家,所以只能说上次的教训非但没制止他的恶行,反倒让他变本加厉了。
  然后就这么一晃,林郁扬已经三十五了,博士毕业以后在省医院做主治医师,名声很响亮,没结婚,人长得又精神,理所当然是一群年轻护士的遐想对象。而段非大学一毕业就进了他爸的连锁酒店当经理,依旧死性不改,动不动就对林郁扬恶语相向,林郁扬呢,依旧不吭声。
  愣神儿的功夫,顾骁醒了。
  许沐一改刚才的哈巴狗表情,把粥往柜子上一放,装得跟什么似的:“你没事儿了吧?”
  “哼~”身后的段非一声冷哼。
  而顾骁因为后背受伤,一直是趴在床上,此刻正偏着头看许沐:“脖子疼。”
  许沐一跳,转身就叫林郁扬:“林哥,他脖子上也有伤?”
  结果不等林郁扬开口,段非一个眼神先横过去:“你眼瞎?”
  “……”
  尴尬地坐回去,许沐一脸挫败。
  顾骁咧咧嘴:“许沐,你扶我一把,这么趴着太难受了。”
  于是许沐小心翼翼地扶起他,一边问:“这谁弄的?你又得罪谁了?”
  本来顾骁还在那儿喊疼,听许沐这么一问,脸色忽然沉下来:“别提了,遇着一**!”
  许沐一愣:“**?”
  多含蓄的词儿啊~
  顾骁没再说下去,坐起来扭了两下脖子:“给我倒杯水。”
  林郁扬站起身,看了眼手表:“那个,我得去医院了,今晚有夜班,有什么事儿再随时叫我。”
  “成,谢谢林哥。”顾骁点点头。
  对于林郁扬,许沐和顾骁还算是比较尊重,毕竟比他们大了好几岁。
  “等会儿!”某姓段的可就不一样了,老佛爷似的一抬眼,“你先送我回去,我困了,回家补个觉。”
  许沐倒完水进来:“你不会自己打车?”
  段非打了个哈欠:“有异味儿。”
  说完抬起屁股就走了。
  于是许沐拍拍林郁扬:“林哥,他不懂事儿,苦了您了。”
  林郁扬尴尬地笑笑,转身离开。
  “啧啧,那小子白长了一张女人脸,心可够狠的。”顾骁也忍不住替林郁扬打抱不平。
  许沐没吭声,把水递给他,心说你也没强到哪儿去。
  不过段非人长得的确漂亮,是那种全方位的漂亮,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死角,怎么看怎么舒服。
  小时候跟妹妹一起出门,看见的人都忍不住惊叹:“这小姐俩儿一个比一个好看,长大了肯定都是美人儿!”
  然后小段非就红着眼睛咆哮:“我是哥哥!”
  当然,说服力不强,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许沐,”顾骁喝完水,眼睛瞄到柜子,“这粥是给我的?”
  “恩。”故意答应得心不在焉,许沐拿过本子假装上网,遮住一脸心虚。
  “还温着呢,什么时候买的?”
  许沐没敢抬头:“没一会儿。”
  “哦,那我吃了。”
  顾骁果然饿得不轻,一碗粥没几分钟就见了底儿,最后舔着嘴唇问:“还有么?”
  许沐继续把脸埋在屏幕里:“没了……好吃?”
  顾骁挠了挠头,想半天:“吃太急了,没注意——不就是一碗粥么?”
  于是许沐的心又碎了。
  “对了,跟你说一事儿,”没发现许沐的失落,顾骁猛地一拍床,扯到身后的伤口,顿时疼得呲牙咧嘴:“其实刚才就想说了,但是段非在这儿,我怕他又冒出什么难听的词儿来刺激我。”
  许沐这回抬起头,呲着牙笑了:“你就不怕我也打击你?”
  顾骁一甩手:“得了吧,你没那智商。”
  “……”许沐不吭声了。
  “行,不闹了,”收起嬉笑的面孔,顾骁难得一脸严肃,“你还记不记得咱俩上高中那次打架?”
  许沐心里一跳,不知道顾骁想说什么,一时也没搭茬。
  顾骁却明显误会他了,眼睛直横:“就说你没心没肺,我因为你脑袋都让人开瓢了你不说报答我也就算了现在还给我玩儿失忆!”
  许沐一听急了,心说我当时怎么没打算报答你?我感激得都要以身相许了可你这不识货的竟然先跟了别人!这么想着,许沐觉得自己特委屈,于是别别扭扭地咬了回去:“谁忘了?不就你英雄救美那点儿破事儿么?”
  顾骁一愣,随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没忘啊,那你当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还以为你忘恩负义呢!”
  许沐被他笑得心里发慌,琢磨着他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只好试探地问了一句:“我没去看你?”
  这下顾骁眯起眼睛,怒了:“你他妈的!没看就是没看,以为你那点儿小心思我不知道呢?”
  许沐瞬间就懵了,不自觉地握了握拳,手心直冒汗。
  而顾骁看着许沐越来越僵硬的脸,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小子,说实话,是不是也喜欢关玥?”
  许沐抬头,满脸不可思议。
  顾骁以为自己果然猜对了,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笑了笑:“别掩饰了,每次关玥一来你就浑身不自在,酸了吧唧的整个一文艺小青年儿。我当时就想,哥们儿胆儿够肥呀,我的人也敢垂涎……”
  顾骁后面的话许沐没怎么听,满脑子都是顾骁说“我的人”时依旧灿烂的笑脸。
  “……那时候一个人在医院真挺没劲的,你又不来,就她天天来找我……”
  心凉了半截,许沐暗自冷哼,我不去找你,你也就想不起来联系我是么?
  “你刚才要说什么事儿来着?”忍不住打断顾骁,许沐面无表情,“咱俩跑题了吧?”
  其实许沐最好奇的是自己亲他那事儿他到底记不记着,按理说以顾骁的性格要是知道自己被个男人亲了肯定方圆五百里的百姓都跟着遭殃,而眼下的情况却明显不是那么回事儿。
  顾骁拍拍头:“被你一打岔,正事儿都忘说了。”
  许沐气得直翻眼睛,到底是谁在那儿滔滔不绝地讲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啊!

  3.哪儿来的**!

  “……你不知道,就你喝多了吐我身上那回我都没觉得这么恶心!真的!俩男的!想想就够我吐一阵子的了!”
  顾骁是真生气了,眼睛能喷出火来。
  而许沐却听得胆战心惊,也许是做贼心虚,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你怎么没反应呢?”接着骂了半天,顾骁终于发现许沐不对劲儿了。
  强压下心里那点儿惆怅,许沐吸了吸鼻子,抬头看了他一眼,瓮声瓮气地问:“然后呢?你背上的伤哪儿来的?”
  于是顾骁也没多想,继续发飙:“说他是**可真一点儿不冤枉他!竟敢给我下药!要不是老子打小就拿这玩意儿当糖吃估计我昨天就得挂在他手里!后来好不容易找着一个缺口,往外冲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个孙子从后面给了我一刀!真他娘的疼!”
  许沐两只眼睛眨啊眨,能不疼么?这伤要搁自己身上肯定死的心都有了,小时候连打个针都得闹得翻天覆地的,别说被人一刀砍得如此实撑了。
  “你出门不是一直有人跟着?”许沐皱起眉,忽然想起顾骁屁股后的二十个“便衣”。
  顾骁顿时一记白眼扔过来:“你见谁大半夜泡个妞身后还得带一堆保镖?脑子进水了吧!”
  一句话噎得许沐心里发涩,仅有的那么一点儿小阴暗冒了出来:哼哼,闹了半天是泡妞去了,那活该你被男人泡!
  自打关玥走了以后,顾骁一改昔日的良好作风,女朋友一茬接一茬,看得许沐心都滴血了。
  不过许沐知道,他忘不了关玥,因为那些女生身上或多或少都带有关玥的影子——眼睛,鼻子,嘴巴,或者笑容。
  顾骁当然不知道许沐心里想什么,见他没吱声自己就接着在那儿说:“还好出来的时候碰着一熟人,替我挡了一阵,我看离你这儿挺近的就直接过来了。”
  “熟人?”
  “恩,”顾骁抓了抓头发,“其实也不算熟,连认识都谈不上,就曾经见过一面,我都想不起来他是谁——我刚才不是问你记没记着高中那次打架么?他说他帮咱俩来着。”
  许沐愣了一下,然后仔细一想,好像的确有那么回事儿。
  记得当时有个黄毛小子踩着自己的后背连踢带骂,顾骁又暂时脱不开身,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的时候突然冲过来一个男的,扯过那个黄毛甩手就是一巴掌,声音倍儿响。再后来就记不太清了,场面太混乱,除了顾骁替自己挨棍子的事儿其他什么都没注意。至于那人长什么样就更不知道了。
  想到这儿许沐心里一阵别扭,琢磨了半天,抬头问顾骁:“他怎么还记着你?都过去十来年了吧?”
  “嘿,”顾骁笑了,眼里有什么一闪即逝,“原来你不笨啊!”
  许沐心一沉,知道自己担心得没错。
  先不说有人敢对顾骁下手这件事本身就很诡异,后来出现的那个人显然更加不对劲儿,虽说顾骁外型上基本没什么变化,可当时是在酒吧,光线肯定特别暗,除了事先知道,换了谁也不可能一下子认出十年之前仅见过一面的脸。
  “你到底得罪谁了?”许沐突然有些烦躁地问。
  顾骁却仍是一脸痞子笑:“我哪知道。”
  其实顾家老爷子从来不让顾骁插手黑道上的事,顾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坚决不能再趟自己这趟浑水。而顾骁也正好懒得参与,大学毕业以后直接留在学校当体育老师,一周就那么几节课,倒也清闲。
  所以现在的顾骁其实很茫然,对于眼前的事根本无从下手。
  因为如果许沐不说,他根本就没发现这里的不正常。别看他装得挺像回事儿似的,就本质来说他比许沐似乎还单纯了那么一点点。
  当然,其他的另当别论。
  “通知你家老头儿了?”
  顾骁脸一红:“没,千万别说。”
  许沐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
  顾骁也不说话,尴尬地咳了一声。
  于是许沐忽然就明白了,心里苦笑,他是觉得受伤的理由说不出口吧?
  如果说顾骁以前对同性恋还不太了解,那么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他已经彻底厌恶了吧?
  这么一想,许沐心情很坏。
  他妈的,到底哪儿跑出来这么一**!竟然抢在自己之前就对顾骁出手!
  正内心纠结着,手机突兀地响起来。
  许沐看了一眼号码,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怎么没上班?”
  闻家铭冷冰冰的声音浇得许沐浑身发凉,眼珠一转赶紧捂住电话憋足了劲儿干咳一声,嗓子立刻就哑了:“闻总,太不好意思了,今天早上发烧没起来,这会儿刚醒,下不为例,下不为例,要不您扣我工资好了。”
  顾骁在一旁差点儿无声地笑死过去,结果扯得伤口火辣辣地疼,“嗷”了一声在那儿继续呲牙咧嘴地笑。
  许沐瞪了他一眼,提心吊胆地等候老板发落。
  “你自己在家?”
  吓得一激灵,以为对方听见了什么,许沐对着墙壁一阵小鸡啄米:“对对对,我是一个人,昨晚上……”
  刚想说昨天晚上电视没关,对方突然就挂了电话。
  禁不住惆怅,不是要被炒了吧?
  “你老板?”顾骁明知故问,一脸看戏的笑。
  许沐急了,想抬脚踹他,我他妈是为了谁呀!
  可是考虑到顾骁身上有伤,又硬生生忍了下来,自个儿坐着生闷气。
  想当初许沐毕业的时候他爸千方百计地劝说他进自家的娱乐公司,熟悉一段时间之后顺其自然地继承家业。可惜许沐对娱乐圈的水深火热实在不敢恭维,谈到最后爷俩差点儿掐起来。于是他爸一怒之下给了他一份协议——工作自己找,房子自己挣,贷款自己还。
  我们的许沐少爷一下子沦落成21世纪最不稀奇的奋斗小青年,每天风里来雨里去奔走在各大招聘会场,半个月下来足足掉了十多斤。
  他爸不忍心了,可是又拉不下脸,只好暗地里找一个公司老板把许沐给收了,而且是以一个匪夷所思的高收入。
  后来不知怎么的被许沐发现了,小伙子年轻气盛,说什么都咽不下这口气,觉得公司里的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于是二话没说就辞了职。
  再后来就进了现在的公司,爷俩也终于和好如初了。只不过家里和公司离得太远,许沐就说想搬出来,他爸出乎意料地没难为他,还给他在公司附近买了套公寓,那张父子协议早就搓成一团儿扔进了纸篓。
  这是许沐自己找的第一份工作,虽然只是个小小的文秘,但是在大老板身边跑堂儿到底也长了不少见识,所以他特别珍惜,上班和下班判若两人,就怕自己被闻家铭给炒了。
  说到闻家铭,许沐一抖,那是真怕他。
  撇除他在商场上的狠劲儿不说,就那张貌似冷了一千年的脸也够许沐哆嗦好些天了。
  “行了啊你,看着跟受气小媳妇似的。”顾骁果然比段非没好到哪儿去,笑嘻嘻地说道。
  许沐懒得理他,依旧不吭声。
  “得,大不了我去你公司负荆请罪去!”
  话音刚落,门铃响了。
  许沐眼皮一跳,直觉要大难临头。
  果不其然,开了门之后的许沐当场傻眼,第一反应是顾骁可以马上兑现诺言了。
  
  4.啧,冲动了
 
  看见上半身缠满了绷带正坐在床上呲牙贱笑的顾骁,闻家铭眯起眼睛,心里明白了大概。
  “闻总,”许沐低下头,不敢看他,“他是……”
  “你好,我是闻家铭。”闻大老板压根儿就不搭理许沐,浑身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顾骁身上。
  直觉告诉他,眼前的男人和许沐关系不一般。
  顾骁挑了挑眉,大老板先发话了,自己得接上话茬不是?
  “顾骁,许沐的哥们儿。”
  听完顾骁简短的介绍,闻家铭却忽然眼神一暗,紧接着若有所思地看向许沐。
  许沐本来就脑子发胀,现在被闻家铭一盯,更加不知所措了。
  “明天来找我。”
  只扔下这么一句话,也没再多问,闻家铭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前后加起来,五分钟都不到。
  于是不只是许沐,连顾骁也茫然了,眨巴了两下眼睛,问:“他干嘛来了?”
  许沐拧着脸琢磨半天,最后一撇嘴:“不知道。”
  “……那你发没发现,他看我的眼神儿不太对劲?”顾骁歪着脸,摸了摸下巴,“好像有股敌意……”
  许沐无所谓地摆摆手:“他看谁都这样。”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