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网游之水奶的尊严 溯夜

网游之水奶的尊严 溯夜

时间: 2013-09-25 15:08:20

文案
一个网游小白在游戏里遇到了已经暗恋自己三年?奈氯峁ィ?詈笏?切腋5卦谝黄稹??


☆、cha.1

  09年的夏天,夏知终于摆脱了高考的魔掌,捧着让家长们都满意的Z大录取通知书宅在家里等着开学。当时高中班级里好多男孩子都开始扎堆玩网游,每天都在班级群里面用肉眼无法忍受的速度刷屏,毕竟也是有玩心的男孩子,在好友几次的鼓动下,终于迈出了成为游戏渣的第一步。
  09年国内网游市场还没有现在这样丰富,偶尔有一个国产网游对外公测都会引起不小的轰动,比如夏知刚下载好的这款中国美术画风格的游戏《不如归去》,几乎全班男生都奋斗在里面。
  夏知选择的职业是冥铃,俗称奶妈。身为夏知好基友的安木阳早已在游戏不删档内测的时候满级了,站在新手村入口看到夏知的大脸小萝莉角色背着半人高的铃铛撒着小短腿跑来跑去,简直说不出滑稽,但是夏知偏偏觉得可爱无比。安木阳丢给夏知一些游戏币和装备之后就迅速传送去了阵营战战场,留下夏知默默努力升级。因为电脑的配置不是很高,所以夏知一进游戏就选择了屏蔽所有其他玩家,也等于屏蔽了所有红名玩家,因此在他很欢快地准备去交任务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血条在一瞬间空了,一声萝莉的惨叫过后,自己已经直挺挺地躺在了NPC旁边。
  夏知顿时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就有一条私聊打过来。
  『「不存在的弥撒」悄悄对你说:对不起,刚才在杀敌对,没想到你会跑过来。』
  夏知的表情迅速囧了,手还没放在键盘上,对方又迅速发来私聊。
  『「不存在的弥撒」悄悄对你说:在吗?我会给你赔偿的,很抱歉。』
  咦?赔偿?夏知的眼睛瞬间亮了,看来是个有素质又有钱的杀人犯!立马回复过去。
  『你悄悄对「不存在的弥撒」说:恩。』
  『「不存在的弥撒」悄悄对你说:那你点复活吧,我去复活点等你。』
  然后便是一个加好友的请求飞了过来:『「不存在的弥撒」已加你为好友,是否加他为好友?』按了确定之后,才点下复活。夏知特地取消了玩家屏蔽,就看到一个土地庙一片寒酸的小号里面立着一个浑身亮闪闪的角色,一看果然就是不存在的弥撒。一身白羽战衣,一把80的驭剑法宝,法宝闪着耀眼的蓝光显然是已经点满了所有的附加属性,这一身行头就价值人民币上千了,果然是有钱人没有错!夏知的内心突然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我可是被一个牛逼号给误杀了呀哈哈哈哈!好自豪!……好像有哪里不对?当他还在激烈脑内的时候,系统突然发来了交易框。
  『「不存在的弥撒」请求与
  你交易』。回过神来点了“是”后,就看到对方在交易栏里打入了100金,10瓶跌打药,和一个圆球状的东西。夏知不知道那是什么,看对方锁定交易框之后,也呆呆地点了确定。于是自己的金币那栏突然就相当的客观了,要知道《不如归去》这个游戏里面的金价是10:1,也就是一块钱等于10金,自己拼死拼活做任务到30级也才拿到了1金出头的非绑定金钱,果然大款就是不一般。喜滋滋地看着自己的钱,夏知顿时觉得自己死的太有价值了,巴不得再来几次。这时候对方又发来私聊:『「不存在的弥撒」悄悄对你说:把那个七彩蝶开了吧。』
  夏知还不知道七彩蝶是什么,往包里一看,那个圆球一样的东西就叫七彩蝶,看了道具说明才发现是一个原型宠物,可以随身携带增加人物的属性点。右键打开之后,系统提示『恭喜你获得稀有原型宠物七彩蝶』,随即身边就有五颜六色的蝴蝶不停环绕飞舞,还会随着时间变更色彩,漂亮的无法形容,整个人都被包围在蝴蝶群中。夏知简直兴奋地不行,飞快地私聊对方。
  『你悄悄对「不存在的弥撒」说:好漂亮!谢谢你!』
  对方过了一会儿才回复:『「不存在的弥撒」悄悄对你说:不客气。这是你应得的。』
  于是夏知的兴奋和感激立刻变成了理所应当,这是老子拿命换来的宠物,简直太应得了!完全把100金的“抚恤金”抛在脑后。
  不一会儿不存在的弥撒就从复活点消失了,夏知原本心想这人真没礼貌,走了也不打招呼,转头才想起来,自己和他不过是误杀和被误杀的关系,也没有要打招呼的理由,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之后夏知就有些疑惑了,每当他停在任务点、城市甚至在跑任务的途中,都有系统提示:XXX正在查看你的个人信息。他默默地在心里腹诽着,像我这样一个一看就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水奶是有神马让你们一个个都侧目的价值啊!
  没错,因为急于升级追赶安木阳的等级,夏知挥霍着之前不存在的弥撒给的100金,看到有收费带小号的,就进组,付钱,打酱油,升级;再进组,付钱,打酱油,升级。导致现在虽然他已经六十级,却依然可怜巴巴地穿着25级的装备。回血的技能甩一次甚至连自己一半的血量都达不到,简直不能更耻辱。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有一天,安木阳从百忙之中抽空飞到夏知身边帮他做一个任务,一看到夏知,突然在队伍频道里刷了整整一面的惊叹号。
  [队伍]知了吱吱叫:0 0肿么了。
  [队伍]叫朕黄上:夏知你太舍得了!!!!!!你才多大啊就带七彩蝶!!!!大款求包养!!!
  [队伍]知了吱吱叫:咦……很值钱么……
  [队伍]叫朕黄上:我靠,1200金你说值不值钱!
  [队伍]知了吱吱叫:Σ(⊙▽⊙"!……
  [队伍]叫朕黄上:我靠,你不知道啊,难道是抽奖抽的?
  [队伍]知了吱吱叫:……不是,别人给的。
  [队伍]叫朕黄上:擦,必须是高帅富,求ID!我去求包养!
  [队伍]知了吱吱叫:……
  [队伍]叫朕黄上:来嘛告诉我,乖。
  [队伍]知了吱吱叫:……不存在的弥撒,就是这个人。
  回车之后,对面好久没有回应,夏知以为是掉线了,也没有在意,这时安木阳又发了队伍消息。
  [队伍]叫朕黄上:靠,那是我仇人。
  [队伍]知了吱吱叫:Σ(⊙▽⊙"啥?
  [队伍]叫朕黄上:那家伙是敌对门派的长老,在野外长期开红名杀我们门派的人,我靠,老子被他不知道秒了多少次了。
  [队伍]叫朕黄上:他怎么无缘无故送你这个?
  于是夏知把被误杀事件一五一十告诉给安木阳,安木阳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刷屏了。
  [队伍]叫朕黄上:我马上去退门派!!!求误杀!!!!
  然后夏知忽然就懂了,原来所有来看他个人信息的人都是冲着那只七彩蝶来的。看着一个如此垃圾的水奶带着一个如此牛逼的宠物真是太令大家失望了吧OTL。
  也许是因为那天对话的关系,夏知突然觉得不存在的弥撒这个号的存在感突然强烈了起来。
  比如阵营对抗赛的时候,系统公告总会显示:在本次对抗活动中,玩家不存在的弥撒奋勇杀敌,突破20000积分,获得系统赠送的神秘礼物一份!
  又比如:本服镇妖塔18层通关时间排行榜——第一名:不存在的弥撒 00:09 第二名:卟让伱哭 00:13 第三名:曼珠沙华 00:19……
  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夏知到达70级的那天,可以去新地图迷境山做正传了,为了熟悉地图,他把各个地点的传送阵都利用了一遍。飞到最后一个地图的时候,历史重演了,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血条正在飞速减少,夏知马上取消屏蔽玩家,就看见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大华丽的剑阵里,还来不及操纵角色从剑阵里跑出来,就光荣阵亡了。
  一个私聊飞了过来。
  >  『「不存在的弥撒」悄悄对你说:怎么又是你?』
  夏知简直要哭了,明明是你在传送口开红杀人比较猎奇吧!还放群攻!于是噼里啪啦就敲键盘了。
  『你悄悄对「不存在的弥撒」说:真有意思,我还要问你,在传送口放剑阵是什么意思?』
  『「不存在的弥撒」悄悄对你说:我在杀敌对门派,我以为这个时候没人会飞过来。』
  因为之前安木阳对这个人凶残度的形容,加上连续两次被杀,夏知对不存在的弥撒的印象实在不怎么样,干脆懒得理他,直接删好友,屏蔽发言,点复活。
  谁知到对方发现不能私聊之后,居然写了一封信甩过来:抱歉,是我疏忽了,因为习惯看到敌对就开红了,没考虑这么多。我给你赔偿吧,行吗?
  果断删除。一会儿工夫,又来一封:在吗?美女生气了吗?你在哪里我过来给你赔罪。
  夏知一看就乐了,你才美女!你一户口本都美女!想了想,干脆回了一封回去:物质赔偿就不用了,你天天杀人,没被人杀过吧?你过来让我杀一次,咱们就两清。
  这回对方沉寂了一会儿才回了一封信:好。
  夏知的内心默默地内牛了,说不出的激动和紧张萦绕在胸口。那可是在本服排行榜上常驻的牛逼玩家!今天老子可以随便玩坏他了!
  另外一边,不存在的弥撒也默默地内牛了,因为敌我意识太过强烈,导致他每当误杀其他人的时候都习惯给对方一大笔赔偿,不然总有一种自己是杀人犯的错觉。其实这真的是病,得治。在心里腹诽了自己一阵,才打开夏知最后寄来的信,上面写着:来东山。
  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把身上的装备、法宝全部卸了之后,点开传送符,飞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玩了多年网游之后写的小白文。。。。


☆、cha.2

  Cha.2
  夏知之所以选在东山,是因为这个地方来往的玩家特别多,既然要杀,就杀个人尽皆知吧!
  在客栈无聊地转了一圈,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裤衩的人出现在面前,着实把他吓了一跳。看玩家信息才发现,居然是不存在的弥撒。
  [普通]知了吱吱叫:你怎么这个样子来了!
  [普通]不存在的弥撒:恩,把装备脱了,不然你砍不动。
  [普通]知了吱吱叫:少看不起我!穿上!
  [普通]不存在的弥撒:……
  僵持了一会儿,不存在的弥撒慢吞吞地把装备一件件的重新穿回去,背上了法宝。其实夏知还是心虚的,毕竟身为奶妈号,攻击技能只有三个,而且自己实在水的不一般。刚才因为不存在的弥撒□出现在东山客栈,已经慢慢有玩家凑过来看热闹了。夏知在心里抹了一把汗,给自己加油之后,开始点决斗。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不存在的弥撒直挺挺的站在原地没有动,夏知用着仅有的三个攻击技能努力地奋斗着,他的法力已经见底,对面人的血条几乎没有改变。周围的玩家都已经开始自顾自地聊天了。夏知停下了敲击键盘的手,不动了。
  [普通]不存在的弥撒:???
  [普通]知了吱吱叫:把装备脱了吧。
  囧。
  [普通]不存在的弥撒:好。
  于是对方又开始慢吞吞的脱装备,只剩下一条勉强蔽体的小裤衩。夏知小心翼翼地吟唱了一个技能甩过去,血条居然动了!这无疑给了夏知莫大的自信心,技能甩的愈发有节奏了。约莫过了五分钟,终于在里三层外三寸围观人士的见证中,不存在的弥撒被磨空了血槽。
  服务器的公告很快飞了出来:恭喜玩家知了吱吱叫击败了玩家不存在的弥撒,成为排行榜的冠军!
  一瞬间整个服务器沸腾了。
  一直挺立于决斗排行榜冠军的不存在的弥撒被打败了!被一个不入流的水奶打败了!被一个低了自己10级的不入流的水奶打败了!……
  当天整个服务器的跨服消息一直没有消停,不断地被玩家发的跨服慰问消息或是对夏知的PK挑战消息刷屏着。
  但是根据当天围观人士的说法,那个水奶是一个萝莉号,因此各种版本的流言也流传开来。
  比如不存在的弥撒是为了讨这个萝莉MM的欢心,不惜穿着裤衩让对方上下其手。
  又比如不存在的弥撒其实是一个猥琐大叔,为了满足自己的恋童癖故意让这个萝莉MM动手动脚……
  诸如此类,数不
  胜数。
  夏知在沉默了一天之后,终于被无数的PK信弄的炸毛了,买了一个喇叭发了跨服。
  [跨服]知了吱吱叫:你们才萝莉!你们一户口本萝莉!MM你们妹!!老子是纯爷们!!!
  过了一会儿,收到一条私聊。
  『「不存在的弥撒」悄悄对你说:你是人妖号?』
  『你悄悄对「不存在的弥撒」说:不行么?』
  『「不存在的弥撒」悄悄对你说:来我门派吧。下副本缺一个**。』
  擦,你才**,你全家都**!老子就是水一点,凭什么要被叫**!!夏知狠狠在心里骂了一句,又觉得好奇,有这么牛逼长老的门派还会缺奶妈?
  『你悄悄对「不存在的弥撒」说:你门派还缺奶?』
  『「不存在的弥撒」悄悄对你说:恩。』
  夏知还来不及回复,就收到一条消息。『「不存在的弥撒」邀请你加入门派<風華絕代>,是否同意?』
  不爽是一回事,但是经常一个人默默升级确实很寂寞,能加入门派是他一直渴望的事情,所以没有多加考虑,就点了确定。
  门派消息里很快就有了显示。
  [门派]知了吱吱叫加入了门派。
  [门派]薇薇也来电司:哇塞是个奶妈!快来给掌门摸摸胸大不大!
  [门派]超级居士:美女,有对象没有,没有的话发展一下?~
  [门派]知了吱吱叫:……我是汉子……
  [门派]风帘:人家是弥撒拉进来的,居士你放弃吧。
  [门派]薇薇也来电司:(lll¬ω¬)原来是弥撒家的水奶萝莉受。
  [门派]不存在的弥撒:你们有空带带他。
  [门派]若若:弥撒又在装正直了。
  [门派]超级居士:原来是弥撒的受TVT那我还是滚蛋吧
  [门派]知了吱吱叫:……你们在说什么
  [门派]薇薇也来电司:不,什么也没说!知了欢迎来风华,我们门派有各种副本队伍,有需要可以直接喊,当然你也可以直接让弥撒带你去单刷╮( ̄▽ ̄")╭ ,我们不是中立门派,所以在野外要注意安全。具体注意事项去看门派公告。
  [门派]风帘:我们门派什么都好就是没奶╮( ̄▽ ̄")╭ ……
  [门派]知了吱吱叫:……0 0
  [门派]若若:讨厌萝莉受在卖萌!
  [门派]超级居士:卖萌可耻啊,为什么我卖萌你们都不萌?
  [门派]薇薇也来电司:你个猥琐大叔一
  边去。
  [门派]……
  夏知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儿,突然觉得有些惆怅起来。对,其实他真的是个受。这件事情他没有敢和任何一个人说,自己是一个gay这种事情,在现在的社会几乎是不可能被容许的,家长会因为这个觉得羞耻,朋友会因为这个觉得恶心,甚至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奇怪。明明和别人在一样的家庭里长大,接受一样的教育,一起学习生活……为什么,自己却会喜欢男人呢?想到这里,忽然有点儿蔫蔫的,觉得游戏屏幕也不怎么吸引人了,有些呆呆的坐着。
  这个时候手机居然响了,随着震动的频率在枕头边上转着圈。出神的盯着忽闪忽灭的屏幕看了一会儿,夏知才慢吞吞地扑在床上接起来。
  “喂?”
  “夏知!我是安木阳!”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兴奋,“咱们的兼职有消息啦!”
  “咦?”
  “咦你个头,就是前天打电话过去的问的那家社区医院啦。今天负责人打电话给我,说正好原本的那两个信息录入员不做了,让我们明天过去帮忙!”
  夏知恍然大悟。事情要追溯到刚解放的几天,因为担心长达三个月的暑假无所事事会让人产生惰性,夏知和安木阳两个人便约好了一起找一份暑假工试试。原本并没有报很大希望地给附近的一家社区医院打电话,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顿时心情也明朗了起来,“真的吗?!太好了,明天早上我去找你!”
  “就这么说定了!7点半不许迟到。”
  “知道了知道了!拜拜。”
  挂了电话,喜滋滋的抱着储蓄罐乐了好一阵才放下手机重新斗志昂扬地投入到游戏中去。
  正巧屏幕上跳出一个好友请求,夏知想也没想就点了确定,还没来得及疑惑对方为什么无缘无故加他好友,就看到一道蓝光朝自己飞过来。自己被击倒了,血条赫然空了一半。夏知的手还放在鼠标上,保持着点击左键后食指微微屈起的姿势,又一道黄光在自己胸口炸开,他突然就明白了。操,要被敌对□了。
  


☆、cha.3

  Cha.3  
  夏知的第一反应就是求救,身为一个下副本勉强能够保住自己小命的水奶,他连站在PVP擂台这种事都没想过,更不要提在野外和强行攻击状态的红名玩家单打独斗了。眼看著原本就少的可怜的血槽被掏空,他拼命给自己回血,一边在门派频道不断刷屏。  
  [门派]知了吱吱叫:救命!!!!
  [门派]知了吱吱叫:救命!!!!
  [门派]知了吱吱叫:救命!!!!
  [门派]知了吱吱叫:救命!!!!
  [门派]知了吱吱叫:救命!!!!
  [门派]超级居士:???
  [门派]门派成员「知了吱吱叫」在白虎门被玩家「绝飞飞」杀害了。
  [门派]风帘:我擦,哪个不要命的门派干的?!!!
  [门派]绵羊:让他有种别跑,老子立马飞过去!居然杀本门的老弱病残!
  [门派]若若:老弱病残……?
  [门派]绵羊:……
  夏知一个人凄凄凉凉地倒在白虎门的关口,看著门派里面热闹非凡的情况,连抓狂的力气也没有了。身边的宠物可怜兮兮地看著自己主人的“尸体”,不断重复著系统设定的话,“有没有人啊,快来救救我的主人。”
  忽然身边亮起一道白光,慢慢呈现出一个人形,夏知下意识要跑,使劲敲了敲方向键才发现自己还躺在地上呢。才松了一口气,偷偷看著逐渐清晰的人,赫然发现,居然是不存在的弥撒!  不存在的弥撒缓缓冲自己的尸体走过来,往四周转了转才停下来。
  [普通]不存在的弥撒:飞晚了一步,被他跑掉了。
  夏知简直以为自己看错了,所以他是特地飞过来救自己的吗?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夏知忽然觉得浑身上下都矫情起来。
  [普通]不存在的弥撒:怎麽不站起来?
  [普通]知了吱吱叫:疼……
  按下回车键,夏知狠狠一抖。
  [普通]不存在的弥撒:我带你去打回来,让他更疼。
  夏知抖的更厉害了。这种浓浓的台言气息是怎麽回事……?为了避免话题向更糟糕的方向发展,他果断按下了复活,笔挺的站在了复活点中央。
  不存在的弥撒很快就跟著飞过来了。只是站著没动,夏知也不敢动。手刚放在键盘上想说点什麽,就看到系统提示:不存在的弥撒正在查看你的个人信息。
  [普通]不存在的弥撒:你是真的不会穿装备还是觉得这样穿比较好看?
  夏知顿时有种被人扒光了的羞耻
  感。我已经非常了解自己水的程度了不要再这样说了好吗你以为我的脸皮是城墙吗T T。
  [普通]知了吱吱叫:也没有人告诉我70级要穿什麽装备啊TvT
  [普通]不存在的弥撒:我带你去刷装备,刷完了你亲自去报仇。
  [普通]知了吱吱叫:……就,就我们两个人?!
  [普通]不存在的弥撒:恩。
  组了队,夏知依旧一脸忐忑地传进了封神台,呆呆地站在发布任务的NPC旁边,一脸严肃。  [队伍]不存在的弥撒:站在这里不要动,等会儿需要做什麽我会告诉你的。
  [队伍]知了吱吱叫:好的!
  嘱咐完了夏知,不存在的弥撒才向NPC申请开启封神台,一个人飞到了台中央。
  从前自己做任务的时候,夏知一度觉得简直就是灾难,不是被怪群殴致死,就是拖著几百滴血苟延残喘到交任务的地点,难看到了极点。反观台中央的那个人,起势的飞剑、格挡、适时的闪避,破军剑连发剑阵,不存在的弥撒整个人淹没在庞大华丽的剑阵里,加上一身白羽战衣把一套动作衬托地无比飘逸,连观看战斗也变成了一种享受。夏知被深深的震撼了。
  奶妈的小宇宙燃烧了,熊熊烈火掩盖了糟糕的现实,一颗渴望牛逼的心在此刻崛起了!    然而事实上,即使是不存在的弥撒,也不能拯救夏知糟透了的RP。按照游戏官方的设定,一般一次封神台刷下来,根据队伍中成员的职业分配会爆相应职业的装备,也就是说,夏知和不存在的弥撒两个人单刷,出冥铃装备的几率是相当高的。实际上……夏知在心里默默地OTL了。包裹里已经被装备塞满了,清一色的驭剑装。
  最後的BOSS已经被收拾掉了,地上零零散散躺著一些小喽罗的尸体,不存在的弥撒缓缓朝自己走过来,似乎也有点儿无语的模样。
  [队伍]不存在的弥撒:一件都没出?
  [队伍]知了吱吱叫:恩TVT。好桑心。
  [队伍]不存在的弥撒:没关系,明天再来,不著急。
  [队伍]知了吱吱叫:明天要去打工T.T晚上才能玩儿。  
  [队伍]不存在的弥撒:我明天也要上班,晚上等你。
  [队伍]知了吱吱叫:嗷!好! 
  想了想,又敲了一句上去。
  [队伍]知了吱吱叫:谢谢你T.T你真是好人!
  [队伍]不存在的弥撒:呵呵。 
  弥撒的这句“呵呵”就有些意义不明了。不过夏知显然是不会懂的,一个人颠颠地沈
  浸在喜悦和感动当中,恨不得把半包没用的驭剑装备都放在仓库里供奉起来。在门派里转悠了大半个小时才一脸舍不得地把捡来的装备卖给门派商人。一边清仓甩卖一边不忘提醒自己要成为暴力奶妈的这个远大理想,刚有些恢复正常运转的小宇宙再次熊熊燃烧了起来。
  这一烧,就烧到了第二天。 
  夏知感冒了,晚上的时候只觉得有些头晕,鼻子不通气,并没有很在意,到了睡觉的时候才不自在起来,翻来覆去觉得闷的慌,天没亮就坐了起来,从抽屉里面翻出一支不知道什麽时候买来的温度计,胡乱用餐巾纸抹了抹就塞进嘴里。37.8度,好像也不是很严重,一脸朦胧地摸到厨房倒了一杯热水喝,看天已经大亮便背上自己的杂物小包就出发去找安木阳了。
  夏知一向身体健康,脸色又是典型的白里透红喜洋洋,所以安木阳这种马大哈没有发现异常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医院就在安木阳家所在小区的马路对面,严格一点来说,更应该说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了能够提高居民的生活和身体质量,现在几乎每个大型社区都有这样的服务医院,平时有个小病小痛做个检查配个药,确实方便不少。
  两人七拐八拐才找到了後勤部,负责人一看两个小夥子就是乖乖听话的类型,一脸**的笑容把两人领了进去,粗略介绍了工作的性质就开始把活儿交代下来。
  对於90後这群摸惯了电脑键盘的人来说,这项工作简直容易的不像话,就是把社区居民的健康档案信息录入到电脑里面,方便医院存档管理。说白了就是打字员。两人对视著在心里乐了一阵才拿著一大叠厚厚的资料开始干起来。
  夏知渐渐感觉难受起来,办公室的空调吹的他一阵阵发冷,早上因为不舒服也只喝了一杯热水,连头晕这种低血糖的反应也出现了。
  斟酌了一下该如何称呼正在整理资料的大婶,夏知轻轻靠过去一些,“姐姐,请问我能倒一杯水喝吗?”
  大婶显然被这个惊为天人的称呼吓得虎躯一震,赶紧站起来,“哦,哦,能能,当然能,我给你去拿水壶。”说著从抽屉里拿出一只干净的一次性水杯递给夏知。
  夏知拿著水杯,因为不想麻烦大婶把水壶提过来,於是端著杯子就往前凑过去,眼看滚烫的热水从水壶里倒出来,他却忽然眼前一花,看不清水柱的方向了。
  意外就发生在一瞬间。


☆、cha.4

  Cha.4
  夏知只觉得手腕上一热,紧接着就是剧痛,下意识喊了一声。大婶一看水全往小孩儿手上去,吓得双手一抖,滚烫的水洒的更汹涌了。安木阳的嘴简直要变成“口”的形状了,飞快冲上前把已经呆掉的夏知推到一边去坐好,又夺过大婶手里的水壶放在一边。这时候大婶才有点儿回过神,颇紧张地捧住夏知的手左看右看,“快给阿姨看看,疼不疼?疼不疼?掉皮了没有?”
  夏知的脑袋胀的厉害,手上又痛又麻,像无数钢针刺上来,难受地说不出话。大婶一看,心想坏了,连话都不会说了。赶紧把人拉起就走,“快快,让周医生看看去,别把脑袋给烫懵了。”安木阳在一旁听到差点被口水呛到,头一次听说热水倒在手上能转移到脑袋的!还来不及在心里吐槽完就被大婶拉住嘱咐,“小安啊,这里你先看着,别乱跑知道吗,阿姨带小夏去看看,作孽哟BALABALABALA……。”以上省略碎碎念一万字。
  虽然难受,夏知的脑子实际上还是好使的,一路被大婶用非人类的速度拖着往前走,他满脑子就一个想法:以后在公交车上看到中老年妇女再也、再也不让座了!!!这种健步如飞的姿态简直比青壮年都要来的更上一层楼!
  大婶三两步把夏知拽到一间没有病人就诊的医生办公室,按在了座位上。木质的凳面和可怜的尾椎骨透过薄薄的皮肉相撞,发出响亮的一声“砰”,不仅把夏知给疼清醒了,连对面的医生也猛然坐直了身体,差点儿没把手边的茶杯一把扫到地板上。
  周弥原本早上就没有安排病人,打算休息一下就去查房,结果就被后勤的王阿姨吓了一跳,“王阿姨?你……干什么?”
  “小周啊,你是医生,你给小夏看看,刚才他给开水烫了,快看看脑子有没有烫坏了!”
  夏知囧了,连忙解释,“不、不是,只烫到手了,脑袋、脑袋没事。”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