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诱声魅色 青罗扇子

诱声魅色 青罗扇子

时间: 2013-09-30 15:15:03


  第 1 章

  01
  任家声对着镜子理了理领带。
  镜子里映出一张温润的脸,眼角微微有些纹路,腼腆笑起的时候,脸颊左边会出现一个小小的酒窝。即使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眉宇之间还透着几分温情。不由得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岁月静好。这样的特质在这个日渐冷漠、急功近利的世界显然是难得的。
  也正因为如此,任家声在Noble的排名才会一直高居不下。
  Noble是家知名gay店。神秘,高贵,奢侈,淫 靡。
  漂亮的孩子随处可见,二十岁左右,再嫩一点的,十五岁也不是没有。但年纪往上的就很少了。
  毕竟二十五岁是道坎,无论是身体上,还是人生上。
  前来光顾的客人们大多喜欢活泼的,水嫩光滑的,少年独有的柔韧和青涩。有谁会喜欢渐失光泽的皮肤和丧失弹性的臀 部?这种倒尽胃口的事,即便是发生在客人自己身上,也没人能够容忍。
  在这种满是年轻美貌男孩的激烈竞争下,三十岁的任家声还能不动声色地占据排行榜No.2的位置,并且几年都没掉下来。
  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这样的奇迹,就连No.1的路天豪和No.3的Kino一路下来也是刮目相看。
  路天豪,二十来岁,桀骜不羁,强劲伟岸,结实迷人的肌肉,窄瘦有力的腰身,背部的线条紧实有致,性感得令人喷火。光裸着上身从街上招摇走过的时候,不仅引起小女生的阵阵尖叫,就连路旁喝咖啡的商业男士都目不转睛,甚至当场就有人追了过去。这种强烈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人位居榜首,自然是当之无愧。
  但路天豪性子火爆,从来只做top的一方。也曾有道上的大哥想强行压上,结果被他暴打一顿。就连Noble的老板,这样有头有脸,有人脉有后台的人物,也在为路天豪的鲁莽发愁时,那位大哥的帮派却在一夜之间被人被端了,而且手段冷酷得不留一丝后患。
  而男人们,在这种相互角力、充满激 情与诱 惑的圈子里,不是征服就是被征服。
  神秘的黑道背景,再加上本身的桀骜率性,引爆无数人痴狂,只差跪倒在他矫健修长的双腿下,当作神明一样地追捧膜拜。偏偏路天豪对谁都是不屑一顾的狂傲神态。
  这种时刻,任家声的存在就至关重要了。
  不仅客人们喜欢他温润如水的性格,就连Noble里面最骄纵的孩子也喜欢腻在他身边。可以充当体贴、溺爱弟弟的好哥哥,又适合扮演温文尔雅的长情恋人。
  在这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圈子里,任家声身上平和而又温情的气质,很是难能可贵。就连视心情来接客的路天豪,也抵不过任家声一个温柔的眼波。
  于是,任家声又成了Noble老板的不二法宝。只要安排任家声和路天豪一同招待客人,路天豪便难以拒绝。
  对于这样一个有人气,人格魅力超乎寻常,能为你赚进大把的银子,还不骄不躁,绝对听从命令行事的员工,Noble的老板甚是满意,每每得意于自己眼光的精准。有谁会想到,如今温情脉脉的人气No.2也有不堪回首的当年。
  02
  林云翔显然是深谙Noble的规矩。
  一口气点了任家声和路天豪两个人的台,即使价格贵得令人咂舌,但比起晚上要来的VIP级客户,也就算不得什么。毕竟那人如日中天,呼风唤雨,不少地方都需仰仗他的鼻息。
  林云翔略微思索了一阵,又从名片夹里翻出一张名片。像他这种惟利是图的典型商人,能够留在名片夹里的人物,自然是跟切身利益有关。
  但眼前的这张却例外。
  雪白的细纹纸张,大方简洁地印着一个流金的Noble,西式花体。
  下面墨色的三个楷体,任家声,清俊挺拔。
  “你好!Noble的任家声。”一把低柔磁性的嗓音不紧不慢地从听筒中传来,简短而不失礼数。
  “家声啊,我是林云翔。”
  对方微微迟疑了一下,显然是没多大印象。
  “……原来是林少。好久没都见到你了,近来可好?”
  林云翔其实跟那些沉迷于Noble的纯gay不太一样。
  他是个市侩的商人。只将Noble当作和性向相同的客户建立生意场上良好关系的最佳场所,并不特别留恋。但他几个重要的客户却为任家声神魂颠倒,每次必点任家声的台,作陪的他也就同任家声打过几次照面。
  任家声当初只是礼貌性地递过一张名片,他接受了,还鬼使神差的,好好保存到现在。真正算起来,两人也实在没什么交情。他这通电话,的确是突兀了。
  “哈哈!还不是那样!就是非常地想你啊!”林云翔顺着任家声给的台阶而下,甜言蜜语信手拈来。他们这种在生意场上磨练成精的人,睁眼说瞎话的本领自然是足够的高杆。
  对方并不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笑了两声。
  这浅浅的笑意,却微妙地化解了先前太过明显的虚情假意。甚至有种对方是极其诚恳、极其真心的错觉。
  “所以今晚就准备去看你,还点了小豪一起!你们现在的身价可真是高呀!”
  “哪里哪里。全靠你们捧场。”依旧是温和如风、低柔舒缓的语调。
  “来的还有一位很重要的人物!你们可要招呼好哦!不过有你在,我想小豪也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吧!”
  林云翔精明巧妙地暗示。
  虽然路天豪的确是够辣够劲,几乎没有不为他着迷的人,但那个性子……他就曾亲眼看到路天豪用酒瓶敲破过一个客人的头。
  谁都知道,火爆的路天豪只有在任家声面前才不敢太过于放肆。从任家声这里着手,也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
  任家声的风评,他那几个客户没有一个不称赞的。
  脾气好,温柔体贴,稳重可靠,却又不失情趣,更不会做那些不切实际的白日梦。还能时而不时地让你感觉窝心。觉得自己是被惦记着的,被关爱着的。不是为了你的金钱和地位。
  “我会跟小豪说的,你放心。晚上等你。”
  男人极有分寸地允诺着,即便没什么交情,却也相当大方地给对方一个面子。声音更是好听得如同秋雨拂过夜色下的芭蕉。
  快要挂电话的时候,顿了顿,又轻轻加了一句:“你也不要太累,注意身体。”
  迷人低醇的嗓音,温柔得仿若醉人的红酒,听得林云翔整个人全身的毛孔都舒畅了。
  生意场上积累的压力和疲倦一扫而空。闭上眼,甚至还能想象得出任家声握着电话修长白皙的手指,和浅浅勾起的温柔嘴角。
  林云翔舒了口气,突然间有些明白,那几个客户为什么会对一个夜店的男人如此迷恋。
  即便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玩弄权术的天之骄子,冷眼看惯了世态凉薄之后,也难免希望有个贴心的人常伴于身。
  而任家声,正是那一泓清泉,一岭青山,温润如水,又稳宁如山。
  03
  贵客的派头不小。
  任家声和路天豪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还见不到一个人影。
  路天豪不耐烦地半躺在意大利真皮沙发上,长腿交叠而翘,抽着烟,甚至不顾礼仪,将领结全数散开,露出大片古铜色的性感胸膛。
  一旁的服务生也是连连看表,用眼神询问着任家声。
  单凭这两人的名字,就有多少客人抢着排队,哪里有过别人放他俩鸽子的!这种事情,还真是第一次。
  “再等等吧。”任家声不急不徐地优雅道,声音低沉而柔和。明明是回复服务生,眼神却望向路天豪。
  路天豪显然是到容忍的极限了,修长的双腿气急败坏地重重搁到红木矮桌上,烦躁地拨了拨凌乱的头发。
  奈何任家声一双温良的眼睛看了过来。那眼神犹如一波碧水,看得整个人心都软掉了。路天豪无法拒绝,只能憋气地点点头。
  Noble的门口忽然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任家声和路天豪微微诧异,狐疑地对视了一眼。
  Noble走得是高格调路线,会员制度,层层保安,除了那些为路天豪狂热的偏执狂,在他生日那天大笔挥金,从来都是安宁无事的。
  任家声和路天豪走出华丽的包厢,顺着复式雕花楼梯护栏望了过去。
  一楼富丽堂皇的大厅人数不少,穿着制服的男公关,花钱如流水的阔气富豪,甚至有一些还是身份高贵的政界名流。
  那个人,仅仅只是站在门口,就散发出一股与众不同的倨傲气质。一身笔挺的雅黑色阿曼尼更是衬得他颀长挺拔,出色夺目。
  男人俊美无俦,神情高傲,乌黑的头发利落地向后梳理,举手投足之间流露着贵族式的傲慢。站在金碧辉煌的大厅,就是耀眼的存在,引来无数注目礼。身旁的林云翔更是殷勤至极,连Noble的服务生都热情了许多。
  璀璨的水晶大吊灯微微晃动,空气也似乎因为男人的加入而变得躁动起来。
  路天豪挑了挑俊眉,双手插入裤袋,吹了声口哨。即使用最苛刻的目光严格审视,也挑不出男人身上一丝瑕疵。
  通常情况下,儒雅的任家声会跟着赞叹个两句,然而这次却一言未发。
  路天豪有点疑惑地转过头。
  只见任家声温润的眼眸微微眯起,清俊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陌生的、奇异的笑容。

  第 2 章

  04
“家声啊,总算找到你们了。”林云翔额头上泌着细汗,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脸上却挂着殷切的笑容,“给你们介绍个朋友。这位是鼎鼎有名的商业巨擘靳傲,靳董。”

明明是迟到许久,却硬要说成是在找他们。任家声温和的双眼扫了一下,也就了然地笑笑,没有反驳,“久仰大名,任家声。”

路天豪却哼笑了一声,有股不客气的味道。
他本来就长得帅气十足,桀骜随性。即便只是一个普通的笑容,都像大明星似的,耀眼无比。那种惊心动魄的吸引力没人能够抗拒。

林云翔心里一紧。
靳傲脾气古怪,为人高傲,很难伺候。一路上他已经是十万分小心,却仍是讨得个不亲不疏的结果。他几千万美金的订单全压在Noble的招待上了,可这个路天豪却……

不过,林云翔的担心是多余的。
靳傲深不见底的眼睛陡然一亮,划过一道饶有兴趣的光芒,目光停留在路天豪的身上,“你是?”
“路天豪。”语气一如既往,有点痞痞的,有点吊儿郎当。
这样的态度却对很多人的胃口,靳傲显然也是其中之一。就像流行的野味,越是难以驯养的越是矜贵,家养的温顺的,反而是不值钱的,没人稀罕。

林云翔也嗅出微妙的气氛,脸色这才变得好看些。

四人坐在包房里,点了几瓶Noble里最贵的酒水。路天豪被刻意安排在靳傲的身旁,任家声淡淡瞥了一眼,也没多说什么,顺其自然地挨着林云翔,温和地劝着酒。

然而,路天豪和靳傲却像是天生的气场不合。一个桀骜难驯,一个高傲古怪。一个总是让人捧着,一个生来高高在上,林云翔辛苦地撑着场,两人也不给面子。
幸好有任家声适宜地说了几个小笑话,路天豪笑得前俯后仰,靳傲也难得地露出笑容,这才没让气氛冷到极致。

林云翔暗自捏了一把汗,庆幸自己先前跟任家声打了个招呼。
路天豪帅气是帅气,可那性子在他看来真是要不得。要是他,他肯定选任家声,模样生得端正,脾气也好……

就在林云翔臆想的时候,靳傲和路天豪之间的气氛又冻结了。

靳傲对路天豪非常有“兴趣”,已经暗示得很是明显。
偏偏No.1的路天豪不比其他夜店的牛郎,他是只做TOP的,后台硬,又被捧得厉害。对靳傲睬都不睬。弄得靳傲的面子上过不去,脸色都冷了下来。


林云翔陪着笑,只觉得自己脸都要笑僵了。
这次的气氛却真正是降到冰点,两边都不讨好,根本没人理他。林云翔擦着额头上的冷汗,担心着那几千万美金的单子。
实在是没有了办法。他迟疑了一下,桌子底下的手,终究是轻轻拍了拍任家声的膝盖。

任家声微微一怔,温润无害的眼睛望了过来,仿佛春风拂面。
林云翔却有些不敢和他对视。他私心认为任家声比路天豪好,要选伴绝对选任家声。可是再怎么好……跟那几千万的合同比起来,也就不算什么了。

他只是个商人。赚钱比感情更适合他。
如果No.1的牛郎不愿意陪客人,那么,No.2的……

任家声明白了他的意思,漆黑温润的瞳仁有种受伤的错觉,然后垂下了眼睑。只是个简单的动作,竟让林云翔看得于心不忍。
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这种不忍心的情绪是怎么回事,但终究什么也没说。

任家声大概是酝酿了一下。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又恢复成温柔优雅的模样。
没有理会靳傲和路天豪之间紧张的气氛,反而单刀直入,坐到了靳傲的身边。靳傲挑了挑的眉峰,有点傲慢地看了一眼。
任家声噙着一抹浅笑,“还没认出来吗?阿、傲……”
那声“阿傲”竟有种情意绵绵,百转千回念的味道。


05
靳傲心里一顿,脸上却没显露出来。看了看眼前的人,模样虽不如路天豪,但是眉宇间温宁的气韵却很是难得。起初觉得陌生,然后又透着一两分眼熟。想了一会儿,脑海中才模模糊糊飘过一个影子。

“你是……?”

任家声笑而不语,眼睛弯弯地看着他。

这种情况下,靳傲也有点不自在了。他性情风流,**多如过江之鲫,但,谁能记得自己吃过的每一条鱼呢?

任家声没有话说,白皙的手软软地放在靳傲的膝盖上,温润如水的眼睛含着笑意。
他的动作不可谓不挑逗,但是望进那秋水般温和动人的眼眸,微光流转,又只觉得他是带着情意的,让人无比受用。

靳傲顿时感觉自己男性的尊严满足了。方才的不快也奇异地消散了。

林云翔很是时务地插嘴,不如去外面喝几杯。意思已经很明显,是要将人带出场。


任家声看了一眼靳傲,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衬着温柔美丽的眼睛,竟是无比诱人。靳傲喉咙一紧,腹部窜起一股**。他从不知道看起来温文儒雅的人,也有近乎令人把持不住的惊心魅力,霸道蛮横地拉起任家声的手便往外走去……


两人开了房,昏天暗地地亲吻起来。

无论是亲吻还是嘴里的活,任家声的技术都非常高杆,再配着那张温和清俊的脸,却做着无比淫乱的动作,纯情和**奇异地混在一起,有种勾魂夺魄的煽情味,更是弄得靳傲**高涨,食髓知味。

靳傲修长有力的手插进男人乌黑柔软的头发中,粗声地喘息着。

任家声埋在他的双腿之间,温热的口腔包裹着他的硕大,做了几次深喉,几乎全部含了进去,给靳傲带来强烈汹涌的快感。

靳傲抬起任家声的下巴,柔软的头发有些汗湿,搭在光洁的额头。他心念一动,忍不住拂开,一双迷蒙的眼睛露了出来,眼角眉梢之间沾染了些情色,迷离含情的目光顺着对方的动作慢慢看了上去,正好对上靳傲的视线,脸颊左边还带着小小的酒窝,像是醉人微醺的红酒,一下子就让人欲火焚身,口干舌燥。


06
靳傲的心仿佛被狠狠撞了一下,再也按耐不住,将炙热如铁的坚挺从任家声口中抽了出来。把对方白皙修长的身子往床上一压,就横冲直撞了进去。

任家声只是轻微地皱了皱眉,然后就渐渐放松了表情。
一张温润的脸丝毫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眼帘轻阖,任由靳傲凶狠地抽动着。偶尔低低地**,声音醇美如酒,透着不易察觉的**。


对很多人而言,靳傲就像书中描写的,天生含着金汤勺而生。俊美多金,头脑聪明,事业有成。所有女性幻想的条件全部综合在他身上。除了他脾气坏,喜欢的是同性。

不过即使是同性,也吃他那一套。毕竟这世上不是人人都多金,也不是都像靳傲一样多金。久而久之,这种放任容忍的态度也把靳傲养得脾气越来越坏,胃口越多越刁。

非要路天豪那种爽烈辛辣如威士忌似的人物才会让他有征服感。感情与他而言,不过是猎物与猎人之间的性感游戏。

他向来只喜欢矫健有力、肌理分明的年轻人。
可此时,靳傲竟觉得床上这个白皙温柔的身子很是销魂蚀骨。完全颠覆了他以往的认知和感官。无论什么动作,对方都配合得非常尽兴,任何体位都可以满足,契合无比绝妙,简直是春色无边,鱼水交欢。

靳傲大力抽插了一会,又把任家声抱到自己身上,狠狠贯穿而入。

对方低声喘息着,懒洋洋的语调,有种压抑的、**般的性感。两条白皙的胳膊软软地环着他的脖子,腰部技巧性地扭动着,慵懒地半眯着眼。漆黑的瞳仁迷蒙水润,眼角含情,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琉璃,**至极。

靳傲情不自禁地抚上他的脸,意外地发现对方的皮肤好得惊人,又细腻又光滑,手感极好,哪里像是三十岁的男人。摸着摸着,竟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了。
男人轻浅地笑了起来,嘴唇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靳傲修长性感的手指也忍不住滑到对方的唇边。
任家声的唇其实并不完美,只是粉粉淡淡的一层匀称水色,却跟他人一样,天生有股柔软温暖的味道。在灯光下,隐隐地诱人犯罪。

靳傲将手指伸了进去,在温暖柔润的口腔里摩挲玩弄着,不愿出来。看到温柔好脾气的男人露出又气又好笑的神色,心念一动,搂着对方的腰,坏坏地往上一顶,滚烫的硕大直直顶到最深处。


眼看男人就要失控地叫了出来,靳傲又趁机勾住他白皙优美的脖子,封住了任家声的双唇。性感有力的唇舌钻了进去,绯色柔韧的舌尖肆意搅动、吸吮着,仿若霸道勾魂的灵蛇扫荡了男人嘴里的每一处律汁。

直到任家声几乎快无法呼吸了,他才满意地退出来。
看着男人因为自己的亲吻而变得潮红的一张脸,漆黑的眼眸湿润不已,靳傲更是得意洋洋,男性尊严大为满足。靳傲看了几眼,心下十分快活,捧着男人的脸,又多亲了几下,这才在男人体内释放了出来。而后搂着男人的腰一起睡了过去。

对于他这种不容易讨好的人来说,这显然是不常见的事情。


  第 3 章

  07
  任家声眨了眨眼,视野渐渐清晰了起来。
  靳傲有力的胳膊还环绕在他的腰上,骨架高大肌理匀称的完美身躯半 裸在空气中,背部隆起的肌肉线条呈流线型,紧实有致,泛着性感的蜜色光泽。
  身旁的人还在熟睡中,黑亮的发丝凌乱地散在额头上,鼻梁高挺,即使在睡梦中,下巴的线条依旧显得倨傲而嚣张。一如多年不见好转的坏脾气。
  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对方也跟着半睁开眼,只是神智还未完全清醒过来。
  靳傲向来有起床气,脾气坏得狠。没有一个人受得了。这种情况下,他的语气更加不耐烦,甚至夹着几分厌恶。
  “还待在这干嘛。”
  任家声温润漆黑的眼眸闪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过了几秒,才默默地下了床,在地上寻找着自己的衣服。昨天做得太凶了。两条修长好看的腿沾到地上的时候,还有点站不稳,紧接着,红肿的后 穴就有东西顺着大腿内侧流了出来,淫靡的白 浊有种分外的色 情。
  费了不小的力气才穿戴完整,任家声轻轻吸了口气。看了眼在床上继续补眠、无动于衷的高傲男人,关门走了出去。
  情比纸薄,翻脸无情。
  这些年来,任家声一直明白得很是通透。
  不,甚至是在这之前,他就已经大彻大悟,波澜不惊了。
  回到店里的时候,路天豪还在奢华的沙发上翘着长腿,慵懒地看着液晶电视。发现任家声的异状后,不由得吃了一惊。
  现在的任家声不比从前,不是什么客人都接。人气NO.2,那是多少客人捧在手心里的!
  路天豪连忙扶住任家声,俊挺的眉峰忿忿不平皱起,关切地问。
  “那个靳傲弄的?!”
  “……没什么,”任家声轻轻开口,“我先去清理一下。”
  “那个混蛋!”路天豪火爆的性子上来了,直觉是任家声受了欺负。而这其中,又有几分是代自己受过的,不由得咒骂了几句。
  “他妈的,要不要我去找人教训他一顿!”
  “……找殷爷么?”任家声将身体大半的重量卸到路天豪的身上,温润的眼眸似笑非笑地看了看他。
  路天豪轮廓分明的俊脸微微一红,说不出话来。心里对靳傲的印象却是越来越差了。
  任家声瞥了一眼。
  在路天豪看不到的角度含着微妙的笑意,走进浴室,清理着自己的身体。
  浴室里雾气弥漫,他用手肘擦了下镜子。朦胧的镜面顿时变得清晰起来,映着一张温柔无害的脸,以及带有激情痕迹的白皙身体。
  任家声不由得摇了摇头,嘴角微挑。
  这么多年过去了,靳傲做 爱的技术还是没什么长进。对压着身下的人,照样是不闻不问。即使激烈交 合在一起,也透着冷酷无情,只顾着自己有没爽到。
  人人都说旧欢如梦,但显然,靳傲已经把关于他的那点依稀微薄的影子都忘得干干净净。
  只剩他自己,还偶尔萦绕在午夜旧梦之中。
  镜子里的人勾起浅浅的唇角。
  温润眼眸中的情绪丝毫未变,有隐隐的,细微的奇异光芒闪烁。
  08
  合同算是签订了,林云翔心情大好。为了以后的续单,对靳傲更是热情倍加。
  靳傲高傲依旧,俊美的脸上带着几分轻视和不屑,简直是用鼻子看人的。他生来就被别人高高捧起,加上商界无往不利,更是习惯了他人的阿谀奉承。
  反正每个人靠近他,不过利益二字。他也就不用给他们什么好脸色看了。
  不过这段时间,算得上让他挂念的,还真的有一个。
  路、天、豪。
  俊美野性得仿佛优雅野兽的男人。只要一回想起他桀骜不羁的眼神,紧致性感的健美体魄,靳傲心底就不由得升起一股强烈的征服欲。
  不将路天豪征服,他还真的不甘心!
  “上次去的那家Noble不错,把那个叫路天豪的男人给我订下来。”贵族式的傲慢语气冷冷命令道。
  “这,这……”林云翔顿时就苦笑不已。虽然他不敢得罪靳傲,但是路天豪……似乎后台也是硬得很。
  “怎么,办不到?”靳傲从鼻子里轻蔑地哼了一声。
  “怎么会,怎么会。”林云翔擦着额头的冷汗,连连承诺,“这个我来办,我来办!”
  靳傲这才收回傲慢的目光。
  林云翔又给任家声打了通电话。上次的事情,他也是知晓一二的。
  据说靳傲把人家夜店的人气No.2弄得几天不能开工,连其他客人们都在抱怨,还惊动了Noble幕后的神秘Boss。差点就要回收他的VIP贵宾卡,直接从Noble里除名。
  幸好他支付的钱够大笔,私下又去看望了任家声,拜托他说情,这才息事宁人。
  任家声也真是够给他面子了。林云翔心底非常清楚,对这样一个温柔清俊的男人很是过于不去。但他却没别的法子。
  谁让叫得动路天豪的,除了那个神秘Boss,就只剩下任家声呢?
  林云翔将意思传达过去了,表示价格随他们开,只要能满足靳傲的要求。
  电话那头温润的声音却沉默起来。
  林云翔渐渐有点紧张了。
  牛郎说到底还是牛郎,他就不信金钱不能打动他们。
  但是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他却逐渐不自信起来。反而,反而开始后悔先前说的话了。似乎过于直白,对任家声那样温和如水的男人有种……侮辱的意思。
  对于靳傲,那是需要唯马首是瞻的,毕竟人家财大气粗;可是对于任家声,说白了,只是一个小小的牛郎,林云翔却不明白,自己这种利益至上的铜臭商人为什么还会顾忌着任家声的心情。
  也许,任家声就是有这种特别的气场。
  一开始,不显山不露水,但当你察觉时,他已经不动声色的,优雅的步步为营了。
  09
  林云翔换了副口吻,示弱地说着自己的不得已。
  那边的任家声默默听着,终是轻轻叹了口气,声音温存,“我会劝劝小豪,但是结果如何,你知道,这不是我能保证的……“
  林云翔顿时松了口气,人肯出场就好,他的任务也算完成。剩下的就要靠靳傲自己的魅力和手段。他想了想,发现自从跟任家声走近之后,几乎都是他找任家声帮忙。
  对方其实跟自己并不熟,就连第一次代替路天豪被靳傲带出场,都是被自己逼的。最后还养了好几天的伤。这样三番两次的承对方的情,即使自私自利如他,也有点过意不去了。
  “家声啊,改天一起出去吃个饭,我请客!想买什么就跟我说!”林云翔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跟他的那些朋友一样,心甘情愿地想为一个牛郎花钱。
  对方却轻浅地笑了笑,嗓音透着几分温和,“……以后再说吧。”
  林云翔听得一顿,再是诧异,接着才渐渐想明白了。难怪任家声的口碑如此之好,没有人会觉得他是因为客人的金钱和地位才温柔体贴。
  在他们这群商人眼中,牛郎就是钱买来的。可任家声,无论是言行举止,不沾□,不沾金钱,根本就不像是牛郎。
  林云翔暗自纳闷,这种人又是为什么会做牛郎呢。
  依旧是林云翔作陪,靳傲再次走进高贵奢华的Noble,一挥手一投足,浑身贵族气派的傲慢极其抢眼。
  站在二楼俯视大厅的路天豪撇撇嘴,“这家伙真是个自大狂!一副全世界男人被他踩在脚下都是别人荣幸的样子!”
  任家声浅浅地笑了笑,几缕头发柔软地搭在额前,漆黑的眼眸闪动,没有说话。
  靳傲一上二楼,看见的就是路天豪跟一个男人低语的亲昵模样,眉头不悦地皱了皱。
  “这是怎么回事。”他扬起下巴,冷冷地问着林云翔。
  “家声啊!”林云翔赶紧提醒。
  “什么家声不家声,留下路天豪一个就够了!”对这个名字没多大印象,靳傲冷哼了一声,语气傲慢地命令道。
  “呃……”林云翔不由得一怔。当初是他把别人强拉出场的,结果现在却连名字都不记得,这个人还真是……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