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综电视剧同人][快穿]放逐人间 陈夕朝

[综电视剧同人][快穿]放逐人间 陈夕朝

时间: 2012-07-25 00:15:58

文案
他叫庄凌,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存在。
从他有记忆开始就一直流浪在各个人间界。
有个自称是系统的声音告诉他,他要做的就是收集每个世界的主角之心,直到达到要求。
那个要求是什么,系统却不肯告诉他。
达到之后的结果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继承者们(一)

  庄凌从柔软的大床上醒来,天花板上明晃的灯光刺得他眼睛有些疼。
  他眯起眼坐了会,随手抓了件睡衣,向浴室走去。
  镜子中的少年皮肤白皙,眉峰锐利,说不出的阴柔俊美,只可惜额头上的伤口有些煞风景。
  适应了自己新面孔后,庄凌勾了勾嘴角,低声开口,“崔英道么?”
  现在,他已经接收了这个世界的基本信息。
  这具身体的主人叫崔英道,宙斯酒店的唯一继承人。父亲崔东旭是个掌控欲很强,花心又暴力的人;母亲则十分软弱。这种环境下,原身生活得十分压抑,反应出来的性格则是冷漠又暴躁。
  他唯一的好朋友便是这个故事的主角金叹,身为帝国集团高高在上的二儿子,实际上却是个私生子。不过很快他们就要分道扬镳了。因为金叹会告诉原身,自己私生子的身份,而原身也会怨恨金叹让他错过见自己母亲最后一面的机会。
  之后,金叹就会去国外留学,遇到女主,三个人开始一场爱情与权力的追逐赛。
  庄凌轻笑了一声,叛逆的少年真不符合他的风格。随即旋开水龙头,双手捧起冷水往脸上扑。
  “噔噔……”敲门声之后一个温柔的声音传进屋里,“英道,你起了吗?”
  庄凌打开房门,淡淡的开口,“什么事?”
  他面前的李志娜脸色有些憔悴,却仍然是个美人,颇有种黛玉的风格。
  李志娜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儿子讶异不已,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平静的崔英道,还是在他父亲才打了他之后。
  “有事吗?”庄凌皱了皱眉,再次出声。
  李志娜这才回过神,略微尴尬的说,“我来提醒你下楼吃饭。”
  庄凌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拒绝道,“不用了,我直接去学校。”
  “这样啊,那我派人给你打包好,你带去学校吧。”李志娜流露出失望的表情,伸手想要摸摸庄凌的头发却被躲了过去,看着空了的手掌,表情郁郁。
  庄凌没再说什么。他的目标是金叹,对其他人他并不想放太多的心思,即使是原身的母亲。因为他知道,这个善良的母亲,很快就会抛弃她的家庭和孩子。虽然她也有自己的难处,可庄凌还是觉得她这种做法不对,如果她能稍微坚强一点,原身也不会活得这么辛苦。
  庄凌走到门边,想了想还是回过身对李志娜说,“母亲,我并不反对你去追寻自己的幸福。”说完也不管这话带给李志娜多大的冲击,就坐车离开了。
  帝国高中是韩国最高的贵族学校,进来读书的人非富则贵,当然也有社会关爱人群。这样的学校环境自然是一等一的好。
  庄凌坐在车上,沉默看着窗外。现在来学校还太早,校园内还一片寂静。可他知道,金叹一定已经来了,待在某个角落。
  果然,车子拐过转角,庄凌就看到了记忆中的人,淡淡吩咐道,“停车。”
  司机听话的把车子靠到路边,将座位旁的早餐盒递给庄凌。知道少爷要去找帝国集团的公子了,没多话就开车离开了。
  金叹听到动静,回过头就看见逆光出现的好朋友崔英道。抑郁的心情一下子好转不少,开心的挥了挥手,向庄凌打招呼。
  庄凌顶着崔英道的身体,也向金叹笑了笑。
  “英道,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开心过后,疑惑升起,自己这个好朋友对学校可是深恶痛绝。
  庄凌轻笑一声,将早餐递给金叹,“如果我不来,你不是就没早饭吃了?”
  金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觉得今天的崔英道太体贴了,简直像是变了个人。他欢快的说,“要是被宝娜看到你这个样子,她肯定又会大惊小怪的叫起来!”
  庄凌偏过头,向金叹的方向稍微倾了一下身子,鼻尖差点碰上,一双眼专注的看着金叹,似是而非道,“我这个样子不好吗?”
  金叹险些被突如其来的这一下吓到,对上庄凌那双明亮、深沉的眼睛,怔怔道,“所以英道你是要走暖男路线吗?”他才不会承认,自己被开始英道的笑容惊艳迷惑到,心跳加速了。
  庄凌淡淡的笑了笑,没有接话。
  金叹甩掉心底的那些异样,没有多想,只觉得好朋友是受什么刺激了。
  最初的时候,因为逆光,他并没有注意到崔英道的不同。直到开始,他才看到,崔英道额头的伤口。本来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口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庄凌看到金叹的欲言又止,语气轻松的说,“叹是想问我关于额头的事吗?”
  金叹被戳穿心事,有些尴尬。从他和崔英道做朋友开始,崔英道的身上总是隔三差五出现一些伤口,后来他才知道,这些都是英道爸爸造成的。英道对这个话题也很厌恶,所以很多时候他都只能保持沉默。
  没想到这次,英道居然不避讳了。
  “你……没事吧?”金叹迟疑的开口,皱着眉看伤口。
  庄凌揉了揉金叹的头发,玩味地感慨一声,“我家叹终于长大,知道关心我了。”
  金叹瞪了庄凌一眼,对庄凌的不正经非常不满意,赌气似的别过头,“算了,你不想说就算了!”
  过了好一会,才听到庄凌平静的声音,“叹,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为了不让叹再担心,我不会再让自己受伤了。所以,叹也要活得开心一点啊。”
  声音轻得融进了空气里,一阵风划过就随风而逝了。
  金叹咬着口里的三明治,垂下眼眸,只有泛白的手才显出主人内心的震动。
  英道他,是在关心我吗?这样的温情,真的很让人受不住啊。
  陆陆续续进校的学生多起来,围绕在庄凌和金叹之间平和的气氛被涌进的人潮打散。
  “走吧,该去教室了。”庄凌先起身,拦住金叹的肩膀。
  金叹低声应了一声,跟着庄凌,路上却突兀的开口,“英道为什么突然这样?”
  “因为……有一个人,让我想为他改变呐。”庄凌狡黠的笑笑,说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金叹。
  金叹飞快别过眼神,说不上是什么心情。在为英道改变而开心的时候,还有一种原本只属于自己的东西突然被别人拿走了一样。可是想到庄凌开始的眼神,又有些脸红心跳。
  一路上都在想英道说的那个人是谁呢?自己认不认识?今后英道是不是会和那个人走进,自己就和他疏离了呢?还有自己的私生子身份……
  专注得连李宝娜出现都没发现。
  扎了两个小辫的李宝娜揪着金叹的胳膊,满不开心的嘟嘴抱怨,“阿叹在想什么连我都没注意到?”
  金叹回过神吐口而出英道两个字,后知后觉红了脸,眼睛探向周围去寻找崔英道的身影。
  幸而李宝娜没有多想,只是放声大笑道,“崔英道那个冰块脸有什么好想的,还不如想想今天我们去哪儿玩好。”
  引得金叹一阵失落,对李宝娜的话都只是应付着点头。
  庄凌坐在座位上,身姿端正得如同一棵青松。周围人看得不禁奇怪,视线与庄凌撞上,没来得及转开,意外收获庄凌的笑意,一张脸红得和番茄能媲美。
  金叹走进来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笑着的崔英道和一群流口水的白痴。愤懑的坐到崔英道身边,挡住其他人的视线。恨恨的想到,这个崔英道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大的杀伤力吗!他这样还不如像平时一样的冰冷模样呐!
  庄凌看见金叹的表现,识趣的收敛了笑容,又恢复往日的淡漠表情。
  他在慢慢引导金叹,但是也不能表现得太过了。金叹现在知道护食,这是个很好的开端。不过他还得解决很多事情。例如,金叹现在的小女朋友李宝娜,金叹在意的哥哥金元……
  想到金元,庄凌的眉头皱了起来。他记得再过段时间,金叹就会被金元勒令去美国,三年之后才会回韩国,在美国也会遇上他命中的恋人车恩尚。
  看来他得抓紧时间,强大实力呀。
  上学的时间总是很慢又很快。
  一天过去后,金叹本来想和崔英道一起回家的,顺便打打游戏什么的,结果却被庄凌拒绝了。庄凌不经意扫了一眼金叹和李宝娜牵着的手,淡淡摇了摇头。
  金叹被这一眼看得竟然觉得有些心虚,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明明是崔英道他说有事要先离开的,结果怎么像是他做错了什么一样。想到这里,金叹挺直了胸膛,无所畏惧的回视回去,却只得到崔英道风轻云淡的一笑,心里不禁憋闷。
  懊恼的觉得自己就像个抢糖的小孩。本来下定决心把这件事抛之脑后,却很快又反思起来,看了眼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李宝娜。做了个决定,今后还是和英道多接触吧,女生神马的实在太闹腾了。
  他以为只有今天是这种情况,却没想到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崔英道没有和自己一起回家。只有早上他们才会在学校的那片专属角落,度过一段短暂的二人时光,温馨、短暂、让人留恋。
  终于有一天,金叹忍不住了。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可是崔英道做的事情他一无所知,这种没有底的感觉让他不安,他讨厌这种感觉!
  “英道,你为什么躲着我?”金叹拦住庄凌,两只眼睛不满的指责着。
  庄凌抬了抬眉,疑惑问道,“你怎么会这么说?我们不是每天早上都见面吗?”
  “那你怎么每晚都单独离开?”金叹也有些底气不足,质问的语气中藏着深深的迷茫。
  庄凌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头,“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果然是小孩子,只不过几星期的若即若离,他就受不住了。
  见此,庄凌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揉了揉金叹柔软的头发,笑着说,“阿叹想知道我每天都在做什么吗?”
作者有话要说:  

  ☆、继承者们(二)

  金叹呆愣的睁大了眼睛,不明白话题怎么转这么快。不过他还是听话的点头。
  庄凌揽过金叹的肩膀,就像是普通兄弟一样走向校门,一边解释道,“我看阿叹在和宝娜谈恋爱,也不好意思去做电灯泡。正好我又事情做,就先离开了。”
  金叹挣扎了片刻,最终还是不好意思的开口道,“我和宝娜,分手了。”
  这话倒是让庄凌一惊,他还以为他还得做点什么呐。没想到,金叹自己回来了。
  庄凌不知道,对金叹来说,他和李宝娜的恋爱不过是因为他太孤独了,而聒噪的李宝娜刚好弥补了这种空缺。可是,在得到李宝娜之后,他和崔英道的关系却越来越疏远,这个不在他的预算之中的。相比李宝娜,崔英道更能给他安全感。
  而人,总是会向能让自己安心的地方靠拢。
  金叹跟着庄凌到了宙斯酒店,不明所以的看向庄凌。
  庄凌拉过金叹的手到了更衣室,自顾自的换上厨师的白色工作服。
  金叹在庄凌身后只看到庄凌精瘦而富有美感的背脊,看得他一阵口干舌燥,面红耳赤的移开眼睛。
  庄凌换好衣服,金叹已经站在自己身后,掩饰一样的催促着。庄凌也没多想,拍拍肩膀,带金叹去了厨房。
  金叹惊奇的出声,“所以英道你是在这儿工作吗?”
  “对,这是我向爸要求的。”庄凌一边洗盘子,一边和金叹说话,眉宇间并不显出任何不满。
  “为什么?我记得你以前……”你以前不是最讨厌你爸爸的吗?
  “叹忘了我告诉过你的那个人吗?因为我想早点成熟,早一点接手公司,为那个人铺好前路。”庄凌忽然抬起头看着金叹的眼睛认真说道,“我爸说了我得先从基层做起。”
  金叹的心跳慢了半步,呆呆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后知后觉的感到呼吸困难,酸涩的想到,那个能让英道如此改变的人在英道心里一定很重要吧。
  “那,英道你先忙吧,我去外面透会气。”金叹呐呐道,失落的向外走去。
  庄凌点头应下来,心想今天的工作得早点结束,给缺乏安全感的金叹一点小提示。
  不过他再怎么提前,结束的时候也是一个小时之后了。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黑云压着有些压抑。
  大厅一禺,正上演着并不和谐的一幕。
  “金叹,你不好好待在家里,出现在这里做什么?”一身黑西装的男人语气算不上和善,反而带着一丝嫌恶。
  金叹脸上闪过受伤的表情,垂下头认命的说,“我,来找英道。”
  本来在这里遇见了很久都没有见过面的哥哥,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和哥哥打招呼。没想到,哥哥还是一如既往的严厉。果然,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家伙。
  像他这样的私生子,凭什么要求哥哥对自己和颜悦色呢?
  金叹失望的唾弃自己。
  却不想,另一个人的声音打破了这种僵局。
  “金元哥,作为一个哥哥你就是这样关心你的弟弟的吗?”庄凌毫不掩饰自己身上的戾气,皱着眉和金元对视。
  金元嗤笑了一声,“英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放在同一水平线上对待的。”
  庄凌薄唇紧抿了一下,牵住金叹的手向自己身后带了一下,态度强硬的说,“不管怎样,阿叹都是你的亲弟弟。”
  金元的眼神似乎骤缩了一下,沉默片刻才说,“那是因为英道你不清楚事实。”说着意味不明的扫了一眼金叹,转身离开了。
  庄凌松了口气,见金叹还是沉默的垂着头,放轻松说道,“叹,你没事吧?别多想了。”
  金叹却猛地抬头,双眼通红,“英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庄凌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将金叹带到了自己在宙斯酒店的房间。关上门,坐到床上问,“你要说什么?”事实上,他已经料到金叹将说什么了。
  虽然崔英道的记忆里,金叹对金元一直是冷淡的,但他没想到金元可以这么刻薄。金叹单薄的少年身体显得孤单异常。
  金叹局促的绞着手指,单独面对自己的好朋友,开始的勇气已经消散大半。他不知道,英道如果知道了自己私生子的身份会如何看待自己。如果……英道也像哥哥一样,嫌弃自己,那他又该怎么办?
  庄凌也不急,耐心等着金叹亲自开口。如果他说了,则是对他的一种信任。
  终于,金叹还是开口了,“英道,我,不是哥哥的亲弟弟。我和他,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金叹艰难的说着,还小心翼翼的观察庄凌的表情。他发誓,如果庄凌有一丝嫌弃,他就立马离开这里,和崔英道老死不相往来!
  庄凌的反应却和他想象中有所差异。
  “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庄凌欺身压过金叹,在他上方气势逼人道,“叹,你怎么这么傻?”
  “你早就知道了!”金叹很快反应过来,两只眼睛睁得老大。满足、欣喜很快出现在他的脸上,开始的紧张害怕全都消失。只不过,他没意识到他们姿势的怪异。
  “叹,你真是太迟钝了。”庄凌的脸贴近金叹,声音带着诱人的蛊惑,“我早说过,为了那个人我可是这么努力,你居然还在这儿担心这种白痴问题。”
  金叹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们现在的状态太过**,用手推了推在自己上方的庄凌,却没动弹。
  “英道,你靠太近了。”金叹红着脸不好意思道。
  庄凌轻笑一声,一张俊脸勾出的轮廓充满魅力,“我都说这么明白了,叹你还是不懂吗?”低头咬上金叹的唇,不断汲取金叹口中的空气、唾液,交换爱意,“叹,我喜欢你。”
  金叹如临大敌的挣脱庄凌的束缚,逃也似的跑开。
  怀疑的向身后看去,没有看到预想中的身影,说不上是失落还是庆幸,渐渐放慢了脚步。耳边回响起崔英道温柔的呢喃:叹,我喜欢你。
  脸倏地红透,双手不自觉抚上嘴唇,仿佛那温润的触感还有残留。
  惊觉自己在做什么,又开始唾弃自己。无力的扶额,英道他对自己怎么会是这种心思呢?
  他们明明都是男生。
  今后,他该怎么面对英道……
  沉浸在纠结之中的金叹,不知道身后一个人正看着自己。漆黑的房间里,庄凌站在窗前目送着金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外。
  庄凌的薄唇抿成一条严肃的直线,脸上的表情在透过的灯光下明明灭灭看不清楚。
  今天给金叹的冲击恐怕有点过大了。
  他本来没打算这么快说穿的,只不过流露着脆弱表情的金叹让他觉得心疼——他并不是无心的人。时间既然提前了,庄凌却一点也不后悔。
  人在伤心时接收的表白才更深刻不是吗?
  当然,他是正确的。直到回到金家,金叹都仍然处于一种大脑放空的状态。
  韩琦爱焦急的坐在大厅沙发上,双手紧紧交握着,膝盖也不停地抖动,时不时向门口看一眼,十分焦躁。
  “叹啊,你终于回来了!”看到心心念念的儿子,韩琦爱尖声叫了起来,很快压抑住自己的心情,拉着金叹低声说,“叹啊,你爸让你回来就去书房找他。”
  还不忘愤愤的碎碎念,“你大哥金叹回来时脸色很差,他和你爸在书房里谈了之后就让你去找他。我看肯定是你大哥看你不顺眼,又在说你坏话!待会儿进去的时候,你注意一点,别又惹怒你爸了。”
  金叹的思维终于回归正常,有气无力的答应下来,“我知道了。”
  对韩琦爱的话却不以为意,并没有放在心上。金元虽然不喜欢自己,但也从来不会做这种背后伤人的事情。反倒是自己的母亲总是做些小家子气的举动。
  不过,他也能理解韩琦爱,也知道韩琦爱一心为自己打算的心思。同样,也因为知道,所以更怨恨、羞愧。
  韩琦爱恨铁不成钢的跺了跺脚,眼睁睁看着书房门关掉,不放心的使劲贴上房门,想听听里面的内容。
  这样怪异的姿势引起了朴姬南的注意,她唰唰在纸上写下:夫人你在做什么?上前拍了拍韩琦爱的肩膀。
  韩琦爱吓一大跳,蹦得老远,看清来人狠狠瞪了她一眼,尴尬的说,“我看这儿好像有些脏东西,过来看看。”说完就风风火火的走开了。
  朴姬南知道韩琦爱没说实话,不过也没揭穿。反而拿起手里的抹布在韩琦爱待过的地方擦了擦。
  书房外的事情里面的人不知道,书房里的事外人更不可能知道。
  金社长看着自己疼爱却因为估计大儿子而疏远的小儿子,长篇大论说了一通之后,沉痛的说,“叹,我和你哥哥商量了一下,决定送你去美国深造。”
  金叹的手紧握成拳,暴露了主人内心的挣扎于愤怒。他没有直接回答金社长,反而一脸难过的看向金元。
  “哥,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金元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双手轻放,面无表情的回答,“这是为你好。你看看自己的表现,身为金家二公子,在帝高却是倒数第一。还有你那个好朋友崔英道,也不是什么务正业的人。这样的环境你怎么能学好。”
  在场的人都知道金元是在说场面话,可是却没有人站出来反对。
  “你凭什么这么说!”金叹沉默了半晌,抬头不甘心的瞪着金元,一只手狠狠擦拭掉顺着脸颊滑落的眼泪,大声反驳后跑开了。
  金社长身体靠在椅背上,疲倦的撑着头,“元,你为什么对那孩子这么苛刻?”
  金元站起身理了理袖口,冷漠道,“每个人都得经历一些困难的时候,不这样叹他永远不会长大。”
  走到金社长面前,恭谨的鞠了个躬,大步离开了。
  今天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绚烂的霓虹灯下却只显得他身影孤独。他掏出手机想打电话,视线落在崔英道那一格,手却停了下来。
  英道他……
  最终还是将手机放回了衣兜。
  夜风将他额前的碎发吹起,带来一阵凉意,连带着他发热的头脑都冷静下来。
  厌恶自己的哥哥,疏远自己的父亲,不亲近的母亲,还有说喜欢自己的英道……苦笑一声,认命的返回了金家。
  在走廊上遇到出来接水的金元,踟蹰了一会儿,闷闷道,“哥……我会去美国。”
  金元状若无睹的与他擦肩而过,对这个答案不可置否。
作者有话要说:  

  ☆、继承者们(三)

  庄凌预想了很多他和金叹之后的关系,也一一想了怎样应付。却没料到,接下来的几天金叹根本没出现在学校。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去金家一探究竟。
  听到的消息却让他疑惑,金叹居然还是按原剧情要出国,时间整整提前了三个月。
  “同学你是?”韩琦爱惊诧的看着突然到访的庄凌,手忙脚乱的收拾自己。
  庄凌没见过韩琦爱,但不难推测出韩琦爱的身份——金叹的生母。他优雅的笑起来,向韩琦爱礼貌问候道,“阿姨你好,我叫崔英道,是叹的朋友。他很久没去学校了,我很担心。”很明智的避开了韩琦爱尴尬的身份。
  韩琦爱见庄凌没有对自己的感到好奇,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欣慰的看崔英道,觉得阿叹能交到这么漂亮又懂事的朋友真是很能干。又想到阿叹即将离开韩国,神情落寞下来,愁眉苦脸道,“叹他要去美国了。他现在在房间,你要去看他吗?”
  庄凌挑眉,向韩琦爱道谢之后,去了金叹的房间。
  一路上眉头紧皱着,这件事并不在他的意料之中。如果金叹去了美国,他们的关系虽然不会像原来一样剑拔弩张,但绝对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淡。到时候,成长后的金叹还会那么容易爱上自己吗?
  金叹并不知道庄凌的到来,他一如既往的坐在窗台上,神色迷茫的看着窗外,幻想自己是天上的一只飞鸟,无忧无虑,永远也不用经历人间的烦恼。可惜,这也只是想想罢了,很快他就要像被折断翅膀的小鸟,去到遥远的国度。
  庄凌默然看了一会儿笼罩在孤独气息中的金叹,低低开口,“叹在想什么?”
  金叹吓了一跳,转过头露出诧异的表情。习惯性的露出微笑,却又生生止住了,干巴巴的说,“你怎么来了?”
  庄凌扬起下巴,一双丹凤眼微微挑起,流光溢转。他静静看着金叹,直到金叹受不住逃开视线,才缓缓开口说,“叹一直不去学校,我只好到叹家里来找叹了。”
  语气带着丝丝委屈和指责,更明显的却是关切和担忧。
  金叹内心闪过一丝愧疚,毕竟出国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告诉英道。可是英道那天的表现,他也只有逃避这一个方法。他不想失去英道这个朋友,对往事只能当做没有发生过。
  不得不说,崔英道也算是他愿意出国的一个催化剂。而现在他只能含糊答道,“不是的,是父亲要我去美国。”
  庄凌却不打算放过金叹,他要在金叹离开之前留下不一样的记忆,这样他才不会在出国的三年爱上别人。
  “我还以为叹讨厌我了呐。”庄凌拉长声音,认真看着金叹,一步步走近。
  金叹对越来越近的崔英道,直觉危险,身体向后靠去,在酒店里被崔英道压在身下的场景又浮现。他不禁面红耳赤的大声制止道,“英道你别这样。”
  庄凌的脚步却没停下,站在金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金叹。幽暗如墨的眸子冷冷垂下,“叹,你忘了我说过的话了吗?”
  金叹一怔,呆呆问道,“什么?”
  “我说我喜欢叹呐,你怎么可以假装忘记了。”庄凌的双手抚上金叹的脸,感慨道,“叹,你觉得逃到美国就可以了吗?”
  金叹觉得这样的崔英道是他从来没见过的,他身上流露出来的竟像是另一种疯狂的偏执,“英道你别这样,我们是好兄弟啊。你怎么,怎么可以喜欢我?”
  庄凌毫不在乎道,“喜欢就是喜欢,为什么不可以?阿叹难道不喜欢我吗?”
  金叹似乎无言以对,稚嫩的脸紧紧皱着眉,心里一阵悸动,却还是固执的说,“我的喜欢和你的喜欢不一样。我们不可能的,我和你只能是好朋友。”
  听到这样话的庄凌嗤笑一声,“叹也知道我们的喜欢不一样吗?我的喜欢是爱,我爱叹。所以叹不用再劝我了,我的心意是不会变的。当然除了我,叹也休想和别人在一起。”
  庄凌放出狠话,既然哀兵政策不管用的话,那就来强制爱好了。金叹始终是会爱上他的,在这之前,他必须在他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他无瑕再去关注别人。
  谈话的内容自然是无疾而终,结果也是不欢而散。
  临走前,庄凌丢下一句:阿叹总会是我的。就离开了,离开之前还和金社长和韩琦爱打了个招呼。
  金叹离开的那天,天空阴沉得似乎要下雨,灰蒙蒙的十分应景。
  来送他的人只有韩琦爱,期期艾艾的哭声更让金叹烦闷。他失落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已经失望回身的时候,身子却突然定住了,以为他看见了一个人。
  虽然距离很远,可金叹还是看清了,那个人就是崔英道。他沉默的看着自己,英俊的面容冷得冻人。
  只是那么一眼,金叹的心便不能再平静。
  他想他离开果然是正确的,再在韩国待下去,他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心动。
  这个时候的金叹还不知道,如果他已经有了这种认知,那他已经陷入其中了。
  三年后,韩国首尔仁都机场。
  回到祖国,金叹难得露出一个毫无包袱的笑容。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