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逆光少年 明仔

逆光少年 明仔

时间: 2013-10-14 00:11:10


全文:

这是一个关于青春尾巴的故事。
逆光而立的少年们,被光线模糊了面容。
太过耀眼,反倒只能看到身体的轮廓。
就是在阳光下,你都看不清,他脸上此刻的表情。

  第 1 章

  第一章:
  可惜我们开学的时间,要么是在叶色开始发黄的秋季,要么是在树木还在裸奔的初春,没有日本那样的落樱纷纷,所以想要看到“新鲜滚热辣的美少年们站在花瓣的海洋中”——如此这般的美妙画面,那是不可能的。
  赵书言第一次进入大学校园的时候,碰上今年的秋老虎第一次发威,热辣辣的太阳当着头顶照,把校门口刚铺好的道路给晒出了柏油的臭味。再美的少年此刻也该是一脸“热死人了烦死人了别来惹我”的燥劲。
  穿着热裤,踩着球鞋,戴着棒球帽,背着背包的赵同学一边想着新宿舍里会不会有空调,一边拿着一把老年人才会用的檀香扇猛扇。无视周围飘过来的探视的眼光,他大步走进这个将要为之贡献四年青春的校园。
  穿过宽广的校园,顺着前辈们好心贴的路标,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宿舍楼,赵书言有些发愣。虽然事先想到宿舍楼前的热闹,不过就算今天再怎么热闹,眼前这个场景似乎有些夸张了吧?
  宿舍楼前的空地不小,众多的小车依旧把它堵了个水泄不通。从宝马到奥迪,最旧的也是三年前出的款式,参杂其中的还有几辆进口车,你要是开个福特还不好意思停在其中。赵书言虽然听说建筑学院汇聚了不少有钱人家的孩子,可这也是第一次亲眼证实。
  绕开那些横陈在门口的车子,赵书言正要进楼,眼角扫到三辆车的车牌,有些惊讶。都是军队的牌,而且看车型,恐怕是高层才能使用的坐驾。三辆车停在一起,看来是一家的。到底是哪个小鬼如此大牌的率领全军护送他入学?
  好奇中,坐驾里的公主殿下终于缓缓出现在眼前。一张秀气端正的脸蛋,跟古书上说的“白面书生”基本吻合。只是,那家伙抓到自己偷窥的目光时,那瞬间变得锐利的眼神,让赵书言立刻明白:对方绝对是只披着羊皮的狼。
  军事家庭里面养出来的现代化武器么?咂咂嘴,他给这位初次见面,将来未必再见的男生作了如上的定义。
  满足了好奇心,就继续往自己的房间进发。宿舍管理员把房间钥匙交给他的时候,偷瞟了好几次赵书言的脸蛋,终于,在赵书言转身准备上楼的时候,忍不住开口说了句“同学,要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一定要来找我”。这里可是男生宿舍,很多事情都有私底下解决的习惯,这孩子长得那么好看,万一被欺负了……
  刚踏上楼梯的少年转过身来,笑得无比纯良:“老师,要是正当防卫,不算我的错吧?”
  管理员讷讷的点头。
  “那这四年就拜托老师了。”打架剩下来的问题您就一并帮我解决了吧。得到对方保证的赵书言,心情大好的哼着歌上了楼。
  上五楼拐弯后的第三间房子,是赵书言的新宿舍,这栋宿舍虽然老旧,但好在他每个房间只安排了两个床位,这样闹起矛盾来,也只是两头牛之间的问题,不会轻易就引起雄性动物们的“狂欢”。
  他老人家刚推开房门,就退了出来。
  房间里有个女生。
  瞪圆了眼睛的赵书言,连手里的扇子都忘了摇,愣愣的看着正在自己床位旁边找什么东西的小姑娘,半天,才挤出声音:“同学……”
  对方转过身来,圆圆的大眼无辜的看着他:“对不起,我宿舍在旁边,可是行李没运到我那里,我想是不是我填错宿舍号,搬到你这里了……”
  听声音竟然是个男孩子?从震惊中找回神志的赵书言眨眨眼,认真看了下对方,才松了口气:确实是个男孩。虽然穿的衣服,剪的发型,整个腰身,看起来都有那么一点……呃,中性化。
  他走进去,把写了自己名字的纸箱搬开,被堆到角落里的两个纸箱似乎就是这位小可爱的。连背包都没放,赵书言就抱着纸箱,朝他问道:“你在左边还是右边的宿舍?”
  没想到对方会这么亲切的小可爱连忙红着脸,想要拿回自己的纸箱:“我自己来就好,我在右边……”“少罗嗦,快点帮我开门。”啧,也不看看自己那身材,跟一八零的自己比起来,简直就是个豆芽菜。
  当了回雷锋的赵书言同志很快知道了这位新邻居的名字:傅晓春。
  傅晓春的房间里还有一个男生,正在收拾着被褥的他看到赵书言,立刻停下手中的动作,热情大方的伸出右手:“你好!我是刘冬,xx市人!我家盛产大枣,哎,你长得真好看!比晓春好看多了!”
  赵书言首先不能理解为什么话题能从“盛产大枣”跳到“长得好看”上,其次不能理解为什么要拿“可爱”的傅晓春跟一八零的自己比好看。最后,只能总结出,眼前这个符合女生梦想中的白马王子形象的阳光帅哥,思维很活跃。
  还没放下自己背包的赵书言同志在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手里就被塞了一袋刘冬牌大枣,和傅晓春牌手撕牛肉。
  叹了口气,再次推开房门,里面又多了一人。
  赵书言眨眨眼。
  房间里的人正是刚才提到的现代化武器。他才刚到,房间里的东西瞬间就多了一座小山,相比起赵书言那四个半人高的纸箱,现代化武器的行李至少有他的两倍。也难怪需要三辆军车。
  小心的绕过那堆行李,赵书言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由自己打招呼,可嘴巴还没张开,对方就转过身来,看向他。
  那眼神跟刚才的锐利截然不同,而是礼貌的探视。“你好,我是崔宁乐,你的新室友。”就连笑容都规矩得无懈可击。
  赵书言笑了。
  崔宁乐也笑了。
  于是以大学生活为背景的故事便在这心照不宣的笑声中拉开序幕。
  这所大学的建筑系可是学校的宝贝,不仅全国排名名列前茅 ,在国内外的大赛上拿过不少奖,还出过不少建筑界名人。为了保证这块金字招牌,每年学校都会砸下为数不少的金钱来给建筑系的学生们开小灶。
  关爱要从头做起。为了保证学生们有足够的体力和精神去迎接即将到来的汹涌的课业,学校特意把这群还没适应新宿舍味道的孩子们抓去了一个人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
  军训。
  连着被褥一起被扔上军用大卡的十八九岁少年们有的发出惨烈的叫声,有的发出无奈的感叹声,有的发出兴奋的喧闹声。唯独那个本该是最引人注目的家伙缩在角落里,戴着眼镜低着头,用修长的手指噼里啪啦的虐待着他手中的GBA。
  即使穿上了难看的海军迷彩军训服,那家伙依旧好看得叫整车学生忍不住一边说话,视线一边偷偷往这边飘。
  可没人主动上来搭话。
  新的环境新的人,大家在还没摸清彼此的底线前,称兄道弟只是为了圈占自己的领地,只有遇上了一些事情,发现彼此间互相吸引的特质后,才会把圈地行为变成互相照应,然后迅速升华为真正的肝胆相照。
  那需要时间。
  眼前这个好看的家伙似乎有些不大爱与人交流,要了解他更是需要时间。男生们嘴上痛恨这种高傲的家伙,心里却是跃跃欲试。
  因为好奇,所以老是口是心非,这是男性通病。
  可他们怎么没想到,这时候要是有人抢占先机跟这个懒人交朋友,就有可能成为他的第一个(=__=),甚至有可能一直成为最要好的其中一个?
  于是还真有聪明的人去试了。那个人就是赵书言的新邻居,刘冬。
  硬是把赵书言身旁的家伙挤开,刘冬看看PSP里的图像,然后使出勾搭常用的招式,问了句:“洛克人?”
  GBA的耳机里冒出的惨叫声搭配着刘冬的问话,一起钻入赵书言的耳朵里,迅速一枪毙掉敌人的赵书言慢了半拍的点头。
  “玩到第几关了?”刘冬咧开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可惜主角连头都没抬:“差不多到BOSS那关了……你玩过?”
  虽然笑容没派上用场,不过好歹对方能主动问话,刘东笑得更灿烂:“玩过,不过是PC版的,应该不是一个系列。”
  “GBA不是被禁止带入营地的么?”旁边突然插入一个凉凉的声音,两人同时转头去看,原来是现代化武器先生——崔宁乐。
  赵书言眨眨眼, 显得很无辜:“我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就连老师宣布军训事项的时候都在玩GBA。”崔宁乐坐在靠着车头的地方,勾着嘴角说道。
  “只要放在书包里不被发现就好了吧?”刘冬忍不住安慰那位新“结交”的朋友。
  “不行不行,老师说过下车时要检查书包,看看有没有违禁品!”在旁边憋了很久终于找到说话机会的傅晓春连忙插嘴。
  “这是违反隐私权的做法啊。”崔宁乐的话像是在开玩笑,又像是在指责。
  “男生不需要隐私权,又不像女生,”一边说一边找藏匿自己宝贝的地方,赵书言自嘲道,“至少大人们这么觉得。”找了半天还是没找到隐秘的口袋,他看向三人,“有没有带夹层的书包?”
  三人同时摇头。倒是崔宁乐建议道:“可以藏在衣服里。”
  “我的衣服很贴身,这东西不小,一眼就能看出来了……”这么说着,眼神飘到了傅晓春的身上,这个身高比自己差了一截的家伙穿起迷彩服,跟穿睡袍似的。
  看穿赵书言的打算,崔宁乐笑着又出了个馊主意:“担心掉下来的话,可以直接拿胶条给他粘在后背。”
  “好主意,有胶条么?”于是他还真的凑过去在傅晓春的背后比了比,终于知道要发生什么事的小家伙立刻抗议:“不行不行!绝对会发现的!”
  刘冬也听懂了,拍着傅晓春的肩膀,一脸劝慰:“晓春,你要深明大义……”
  “不带GBA 不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了嘛!我背着这玩意儿,不是跟背着炸弹一样么!”傅晓春朝刘冬吼——因为实在不敢跟那俩主谋吼。
  “我也后悔,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吃,……崔宁乐,快给我胶条。”已经找到背部最适合“藏匿”GBA的位置,赵书言一边安慰当事人一边从舍友手里拿过粘图纸用的不干胶,“小可爱,你就忍耐一下,听说部队里很少肉吃,哥哥把自己那份让给你,肉吃得多多的,长得高高的。”
  “谁是小可爱?!谁又是什么恶心的哥哥?!”傅晓春又气又好笑,可还是乖乖的让赵书言把机子粘到了自己背心上。
  “哎,很完美嘛,难怪搞人肉炸弹的专挑这种类型的身材。”崔宁乐那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风凉语气,让傅晓春更是哭笑不得。
  当军用大卡停在营地门口时,从车上跳下来的傅晓春姿势诡异。赵书言从背后拍了下他:“别紧张,贴得可牢了,就算是格斗都不会甩下来。”
  “我才不紧张!”下意识的就反驳他。
  一直充当奶妈的刘冬继续安慰自己的舍友。
  唉,当初只看到这俩家伙的脸蛋,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性格。“幸好你跟我一个宿舍……”刘冬感叹地摸摸傅晓春的头,背着炸弹的小家伙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顺利通过“安检”的建筑系同学们,拖着沉重的被褥跟着教官们来到自己的驻地时,几乎没有人是不惨叫出声的。
  破烂的小平房,临时搭建起来的砖瓦厕所,男生洗澡的地方是露天的,旁边还有两只乌鸦“啊啊”的飞过,水是从山上引下来的,冷得刺骨,方圆十里,除了他们的小平房,再无别的建筑物。女生相对好些,但所谓相对,就是洗澡多了个帐篷。
  “这叫开小灶?!学校是想把我们扔到万人坑里面吧?”有人忍不住小声抱怨。其实所有人心里都有怨言,建筑系也不乏血气方刚的孩子,可是……可是如果眼前站着的教官明显比你大上一号的时候,雄性激素再怎么旺盛,也会被吓回去。
  只要熬过两个星期就好,只要两个星期。这句话就像咒语,被众人开始在心中默念。
  军训已经开始了两天。
  阳光很猛烈,训练很惨烈。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像是从训练笼里解放出来的野兽,找水的找水,找树荫的找树荫,眼里发着绿光。
  崔宁乐不知道自己的舍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所有人都集结出一个个小圈子的时候,那家伙只是站在阴凉处,喝着瓶装水,一言不发的盯着远方,不时打个呵欠。如果不是刘冬主动上去跟他聊天,恐怕这家伙会一直独善其身直到训练结束。可看那家伙健谈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孤僻的人。
  他也知道班上有些看赵书言不顺眼的家伙。在被运送过来的路上他就感觉到了,那些恶意的眼光,那些明明还没了解过其为人就以容貌来定论的恶意眼神,不是少数。
  也不能全怪别人,这个长得精致得有些女气的家伙,的确会让人产生一种“娘娘腔”的错误认识。更何况他还不肯主动上去与别人套近乎。
  连马屁都不拍,也难怪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会产生抵触。
  可是崔宁乐并不打算提醒自己的舍友。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不知道自己惹人厌的笨蛋,一种是就算知道也是我行我素的高傲的公鸡。
  他想知道即将跟自己一同住四年的家伙是笨蛋还是公鸡。当然了,两种似乎都不怎么样。如果赵书言能创造出第三种,那再好不过。
  果然这张脸很快就给赵书言找了麻烦。
  负责训练男生的教官显然也很不欣赏这样娘娘腔的脸蛋,没过多久便开始找他的碴。“中间那个!动作太慢!……没吃饭吗?!女生都踢得比你好!”不停地怒吼,不像是为了激励赵书言,反倒像是在故意激怒他。
  大家分明都看到他的动作不比任何人差。
  终于,在教官企图用脚踢他的小腿来矫正他的军姿时,这个一直沉默的少年终于开口了。他直视正前方,用打报告的语气,大声的反问:“报告教官,如果您对我的动作完全不满意,请您直接用亲身示范,来教导我最正确的姿势!我想这样不是更快么?!”声音之大,就连教场另一边的女生都回过头来,男生们则全愣了。
  这才是男人的吼声,崔宁乐回过神来,忽然想笑。
  “我有允许你出声吗?”教官虽这么骂道,可还是在众人的注视下,不得不答应:“你看好了,我再做一次!你这个猪脑袋要是再不能记住,就给我绕场跑三十圈!”
  周围只有抽气声。现在已经临近训练结束,所有人都累得快趴下了,教官要是有丝毫刁难的意思,赵书言的三十圈是必然不能幸免。
  “报告教官!我想,我们并排行走的话,更能找出问题吧!”赵书言并没有拒绝,反倒提出更加挑衅的提案。
  所有人都惊了。
  教官不怒反笑。他似乎也看出这家伙的骨气了。“你想跟我比赛?”看来这小子根本不是想要自己指导,而是在寻找挑战的机会。
  “教官聪明!”赵书言目不斜视。
  这下连女生那边都骚动了。虽然隔着一个场子,然而建筑系的美少年在女生那边可是人尽皆知,如今难得有他单独出场的机会,当然是要好好的欣赏一下。
  更何况,美少年还发出如此的挑战。
  崔宁乐不用回头,都能感受到女生那边飞来的桃花一朵朵。心里更是想笑。这下子就算争回了骨气,如果把建筑系女生的心全捞走了,只会让男生更加不爽吧。
  全场的其他教官也因为这有趣的比赛停止了训练,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教官只能答应:“可以,我们就找营长作裁判,怎么样?”
  “我输了就跑三十圈,可是如果您输了,为了让您明天能继续教导我们,只要中午请我吃一顿肉就好了。”赵书言挑眉,扬起高傲的嘴角。
  要挑衅就明着挑衅。
  其他教官们都笑了。这孩子要么是自尊心太强,要么就是太过自信。
  不过无论如何,他已经完全摆脱了“娘娘腔”的形象。
  教官强忍下笑意,朝他命令道:“立正!”
  赵书言听从命令,从队列里出来,然后与他并排站在了一起。赶过来凑热闹的营长笑着命令两人同时先行正步,转身,再立正。
  崔宁乐从小在部队的环境下长大,一眼便看出赵书言的动作完全符合标准,甚至要比刚才他的动作还要好。这家伙,之前也不算完全发挥实力么?
  ……真是只傲慢又不肯服输的大公鸡。哦,不,应该是长得好看的芦花鸡。
  当赵书言立正好的时候,后面的男生们纷纷发出了喝彩声,就连营长都忍不住鼓掌。站得笔直的少年并没有松懈,而是等着一个答案。
  教官挠挠头,不得不承认自己错误的偏见。他没那么小肚鸡肠,这个小鬼的骨气反倒让他敬佩,现在的男孩,有哪个敢像他这样大声的夺回自己的名誉了?“啧,解散解散,饿死了。吃饭去。”刚刚还板着脸的教官一把捞过赵书言的肩膀,把他往食堂带:“先声明,食堂里没有大鱼大肉,我一个月的补贴也就几百,别把我吃垮了啊!”
  赵书言笑开:“只要有肉就行。”
  那气氛,就像两人从未有过间隙似的。
  崔宁乐远远的看着,忽然对即将到来的宿舍生涯有了些好奇。
  一天的训练下来,沙土参杂着汗水,凝固在身上,这滋味要多不好受就有多不好受。刚刚解散,女生们就骚动着要去洗澡,男生们横七竖八的躺了一阵,也都纷纷的拿起自己的洗漱用具,拖着身子往那个露天的澡堂走去。
  傍晚的阳光从墙外射入澡堂里,把少年们清涩的躯体给照得通红。可他们都知道这山泉水能把人冻得全身发紫。
  拿脸盆接了水,怀着必死的心,哗啦的往身上一冲,有发出惨叫的,有紧咬牙关还是没能止住牙齿打架的,能像刘冬这样一脸没事的家伙还真少。
  抖着牙齿的男生们凑过来询问这位壮士有什么绝招,刘壮士潇洒一笑:从小到大都爱洗冷水澡。那神情,可骄傲可自豪,好像天天洗冷水澡的人就是未来的栋梁一样。
  “哟,你小子的身材不错么……”洗着洗着,淫言秽语就出来了。也不知道为何,男生们有时会把一种类似**的行为当作同性间示好的表现。这种类原始动物的举动,也不知道要进化多少年才能消除掉。
  “没你的强……哎,你说你小子把腿夹得那么紧做什么!”还有升级的趋势。
  嘴巴不安分了,手能安分么?
  幸好都穿着大裤衩,要不真是不堪入目。
  “啧,又不是同性恋,……这些举动看了就长针眼。”崔宁乐一边洗头一边唾弃。
  一旁正在打沐浴液的赵书言不停地回头,然后笑得诡异:“同性恋的看了就不长针眼?”
  崔宁乐勾起嘴角,讽刺道:“至少同性恋‘站起来’还有道理,你说这些五大三粗没神经的家伙,被自己的伙伴玩玩就起火了,还在那里扭捏作态,别说针眼,再看下去,鸡眼都长出来了。”说话的声音不大,在喧闹的澡堂里只有赵书言听得到。
  “哈哈……”赵书言大笑,也不管旁人好奇的眼光,“崔宁乐你要是能咬人,一定是眼镜蛇那种毒性的。”
  “你这只汶上芦花鸡没什么资格说我吧?”崔宁乐想也不想就反击回去。
  全身是泡泡的赵书言眨眨眼:“为什么是汶上芦花鸡?”
  “自己去查字典。”清秀的脸蛋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你直接毒死我算了。”
  “眼镜蛇才不喜欢张口就咬。先是威胁,把弱小的芦花鸡吓得魂飞魄散后再一口致命,那才是真正的猎杀美学。”那双清澈的眸子里闪烁着捕猎的光芒。
  “……刘冬,救命啊!”汶上芦花鸡吓得扭头就朝刘壮士求救。
  而旁边正在玩得不亦乐乎的刘壮士,胸口不知何时被人抹了两团泡沫,看起来就像是多了两个女性才有的器官。听到呼救声的他扭过头,一脸大侠状:“怎么?谁敢欺负书言?”
  “……没事了,您继续。”芦花鸡把脖子收回来,当作什么也没看到。
  “怎么,决定认命了吗?”眼镜蛇笑得恶劣,
  芦花鸡含泪:“……请您对我温柔一点……”“书言,借我沐浴液。”刚凑过来的傅晓春显然把他这句话给听去了,伸出去的手凝固在半空,神色呆滞。
  眼镜蛇笑得奸诈。
  “拿去,不要胡思乱想!”赵书言微着脸把沐浴液塞进他的怀里。
  “我才没胡思乱想!”傅晓春也红了脸。
  “放心,我对芦花鸡没兴趣。”崔宁乐凉凉的插了句。
  “芦花鸡?书言么?”傅晓春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去看,赵书言又气又好笑的把他的头扭回去:“看什么看,我这模样难道还要再确认一下像不像人类?”说是这么说,却指使他去看崔宁乐:“前面那个像不像眼镜蛇?”
  眼镜蛇挑眉。明明是个清秀的少年,傅晓春却被他看得起了一身冷汗。“……那个,你们都是动物了,那我是什么?”只能转移话题。
  赵书言把身上的泡沫都冲掉后,仔细的看了看他,然后跟崔宁乐对视一会,便一人在一边揪起了傅晓春的头发。湿漉漉的头发被弄得竖起来,一边一撮。恶作剧完的赵书言笑得直不起腰。傅晓春羞恼地摸着自己的脑袋,崔宁乐则冷静的在一旁补充说明:“兔子。”
  “我才不是兔子!”可爱的兔子涨红了脸朝芦花鸡大吼,偏偏就是不敢吼明明看起来比芦花鸡个头小一点的眼镜蛇。
  于是动物园里又多了一名新房客。
  三人洗得差不多的时候,澡堂又进来了一批人。赵书言正拿着盆子穿着短裤裸着上身,准备出去。其中一个人跟他擦身而过的时候,突然说了句:“哟,赵小姐和你的姐妹花一起来洗澡呀?”
  那语气,明显比玩笑多了许多刻薄。澡堂的气氛立刻凝固起来。
  崔宁乐冷眼而视,没有动怒。原来就是车上那帮带着有色眼镜的家伙。
  一旁的傅晓春倒是比赵书言先怒了,走上一步就朝他龇牙咧嘴:“你说什么!”别看他个头小脸蛋嫩,要凶起来也还像模像样。
  赵书言却笑得礼貌:“哟,小李子怎么现在才来,这冬日的太阳都下山了,冻坏你的身子骨,哀家今晚可没人帮捶腿了呀。”
  战火一触即发。
  “死娘娘腔,这里是男人的地盘,给我滚到女生那边去。”小李子瞪着他。其实要论身高,两人不相上下。似乎光赵书言那张脸就是得罪他的原因。
  对于这种幼稚的家伙,崔宁乐向来的手段都是用嘴皮子说到他颜面扫地为止。
  可惜现在的主角不是他,而是那只骄傲的芦花鸡,所以眼镜蛇的任务只是在一旁看好戏,偶尔插嘴欺负对方一下。
  “我为什么不是男人?因为我长得好看?”赵书言只是笑,丝毫没有动怒的迹象。
  “哼,你的脸根本是照着女人的样子长的吧?这身段,看起来就比我妹还纤细啊。”越来越过分的挑衅,让一些本来中立的同学都皱起了眉头。
  赵书言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转过头来看崔宁乐:“乐乐,你说这叫什么?”
  乐乐?坐山观虎斗的家伙挑眉。“不关我的事。”
  “啧,不要这么冷淡嘛,你不是我的姐妹花么?”要死就一起死,“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嫉妒’啊?”
  “谁他妈嫉妒你了!”对方的反应果然激烈。
  “喂,世界上没有规定什么样的脸蛋是女人该有的,男人不该有的吧?我的身材不比你矮,我的体重也算标准,如果这样还比我粗壮,雌性里也只有母猩猩能达到标准了。”笑得绅士,分析得也冷静。这样看来,芦花鸡的嘴巴并不比眼镜蛇的好到哪里去。
  一直在找机会劝架的刘冬反倒先忍不住的笑了,被赵书言护着的傅晓春则完全不给面子地直接笑出声。渐渐的,其他人也扬起了唇角。
  “死娘娘腔……”口头上占不到便宜,难道拳脚就不能?小李子这么想着,也不管在军训期间打架会惹来什么后果,挥拳就打了过去。
  “年轻人要稳重!”单手抬起脸盆,在对方打到自己脸蛋前就挡下了他的拳头,“咚”的一声……呃,听声音就觉得很痛。
  “我可不想因为跟你打架,刚来大学就被开除,”赵书言似笑非笑,眼神冰冷,“要打我们就找没有教官没有老师的时候打,你要打多少次我都奉陪。只是现在,我可不想因为你愚蠢的肾上腺激素泛滥而被牵扯着退学。”
  终于找到劝架机会的刘冬连忙上去,隔开两人,自己默默承受着中间“噼里啪啦”的火花:“好了好了,是男人,就找合适的时候打架,我来给你们定场子,行不?”
  像野狼一样恶狠狠盯着赵书言的男生,“哼”了一下,扭头就往澡堂里面走。
  “浪费时间。”赵书言低低的咒骂了一句。
  此时太阳已经落到西山,橙色的余晖落在他的脸上,还没擦干的水分折射出阳光的色彩,好看得叫人忘了注意他眼底流动的光彩。
  从澡堂出来一直到吃饭的时间,傅晓春都跟在他身旁,不停的用闪闪发亮的眼睛盯着他,然后仰慕道:“赵大人,你太帅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