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华灯初上 小厉

华灯初上 小厉

时间: 2013-10-14 10:11:54


内容简介:
  沈文初养着三岁的儿子,不好不坏地混地在娱乐圈;
  华睿阳是高高在上的权贵,习惯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莫名其妙,不情不愿地走进了交集。

1、第一章

  参加完新片的发布会已经六点多,本来是安排在两点开始,差不多三点半就能结束,可关阳迟到了将近一个半小时,他是影片的男主演,最近又绯闻颇多,媒体再怎么不满,还是耐着性子一直等。
  我自然也是陪着等,男二号压不住场的,何况今天是影片的首次媒体见面会。
  平时倒是没关系,关阳向来喜欢耍点大牌,倒也习惯了。只是昨天家里保姆请假,说订了今天下午的火车,要回趟老家,本以为今天能早点收工,便答应下来,没想到还是耽搁了。
  四点多保姆打来电话询问,语气很是着急,我这边发布会又马上要开始,实在没办法,给老周打了个电话,但愿他今天不用上节目,能帮我带带孩子。
  电话打通后,听老周迷迷瞪瞪声音八成是在睡觉,他不满嘟囔道:
  “睡觉呢,干嘛?”
  “今天不用上节目吗?保姆要回老家,马上的火车,我走不开,帮我回家看孩子,接到你家也行。”
  “保姆几点走?怎么不早说,我马上过去。”
  又交代几句便收了线,还好身边有个靠谱的朋友。其实也可以安排助理回去帮忙,可我不大愿意叫圈子里的人接触孩子,老周是发小,使唤起来放心。
  那边灯光音效已经准备就绪,主持人也上去开场介绍了,关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前,见他换了发型,头发上还残留着化学制剂的味道,便随口问了句:
  “做头发了?”
  关阳咧嘴一笑,小声道:“是啊,本来染成了棕色,觉得不满意又染回来了,所以耽误了点时间。”
  关阳外形阳光潇洒,加上今年风头正猛,被郑导力邀加盟贺岁片《岁岁安好》,关阳刚出道的时候我与他合作过一次,那时候我是男二号,他只是演了一个小配角。如今只过了不到两年,我还是男二号,关阳已经是压过我的主演了。
  说不在乎是假,可真要在乎起来,也不觉得有什么可计较的,在圈子里混,要有脸蛋、有心计、有后台,上得了床,狠得下心,我混了将近八年,能从默默无闻走到今天,也已经知足了,好歹能给儿子挣够奶粉钱。
  上台之后,主持人逐一介绍着主创人员,请导演和演员介绍影片,女主演姚盈是个新人,还有些怯怯的样子,一个劲儿感谢这个感谢那个,倒也青涩讨喜。话筒传到我这里,我简单说了几句场面话,又将话筒给了关阳,分寸拿捏地正好,体面地露露脸,也不抢人风头。
  走完流程,又熬过了群访、单访,重复了些乏味的问答,发布会也算是结束了,还有几家媒体缠着关阳问他绯闻的真假,关阳回答的也**,留了好多空间给媒体猜测。
  导演要请大家去娱乐娱乐,一帮人兴致也高,我趁大伙不注意悄悄跟导演说了下,郑导也清楚我的情况,没有强留,放我先走了。
  叫助理随他们一起去热闹了,要来钥匙自己去停车场取车,刚出电梯便在门口碰到了新娱晚报的杨记者,见的多了也算是相熟,客气地打了几声招呼,杨记者抱怨道:
  “关阳迟到那么长时间,差点耽误了我下场采访。”
  我随口问道:“之后还有?”
  “是啊,这在这里,秦卫的新片子。真正的大牌从不迟到的,跟秦卫比,关阳还差些火候。”
  杨记者说完也觉得自己话有些过,又道:“随口说的,别往心里去。”说罢便扛着相机匆匆走开了。
  秦卫怎么会迟到,他从来都是一板一眼,当初与他三年交往,他连约会都不曾迟到过一次,从未叫我等过,倒是我有时候拖拖拉拉。所以秦卫连分手都那么干脆,一通电话就断得干干净净,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心寒。
  坐在车上发了会呆,老周打来了电话,接起来听他道:
  “跟你说个事儿你别生气啊。”
  我心中一惊,赶紧问道:“楷楷怎么了?”
  “你儿子好着呢,就是我接他过来,半道上同事着急叫我过去取个东西,我就带楷楷一起过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接着问道:“我这边也完事了,你哪儿?”
  那头老周迟疑一会,道:“在夜半。”
  “……”我一听,真想当下便踹老周几脚,夜半是成人会所,标准十八禁,老周这缺心眼的把我不到三岁的儿子带进去了,果然不能把老周当成靠谱的人。
  都是市中心,去夜半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我赶紧发动车子出去,出去时看到进来一行车队,里面几辆眼熟的,大概是秦卫那帮人。
  虽然没人注意,我还是装成目不斜视的样子驶了过去。
  
  我好歹还有些公众人物的自知,压低帽檐带上墨镜几分鬼祟地进了夜半,找了个僻静的过道给老周打电话,没过多久老周便嘻嘻哈哈抱着楷楷过来了,我抱过楷楷,这小子小脸红扑扑,糯糯地叫了声爸爸,小胳膊搂上我的脖子。
  老周也觉得带小孩过来不妥,讨好解释道:“我同事真有东西急着交给我,明天做节目用的,我就顺道过来了。那啥,去我家还是你家,晚上吃点什么?自己做还是出去吃?”
  楷楷听到吃的,嘟着小嘴道:“爸爸我要吃麦当劳的小冰激凌。”
  刮刮小孩鼻子,应下,楷楷又道:“爸爸,要嘘嘘。”
  过道旁边就是卫生间,老周也跟着一块进去了,一边往里走还一边嘟囔道:
  “刚才我进来瞧见大人物了,那个华睿阳你知道吧?身后哗啦啦跟着一大串黑超特警,整一个面瘫脸,那气势足的。”
  我抱着楷楷进了隔间,听到外面老周还在唠叨:“有什么了不起的,搞得跟黑社会似的,,等我有钱了,整上一个连的黑超特警。不过,沈子,进了这卫生间我觉得我境界又升华了,刚才我就在想,这爱慕权贵是不对的,人生而平等对不对,他华睿阳再怎么厉害,不也得进厕所撒尿拉屎吗?对吧。”
  楷楷嘘嘘完,我牵着他出来,看见老周正一边对镜自恋一边叠叠不休,正要唤他走,隔壁出来一个少年,打扮得时尚精神,看起来是个富家小公子,他看了看老周,又将我上下打量一番,我连忙带上墨镜,抱起楷楷,推门出去。
  那少年却尾随我们也一起出来了,跟我们一同往正门走去,正疑惑间便瞧见了大厅里站着一圈人,黑衣墨镜的,还真挺像黑超特警的。少年朝人堆走去,满脸坏笑地对站最前面的人道:
  “睿阳哥,方才他说睿阳哥就是一面瘫黑道,就一俗人,跟他一样也得进厕所撒尿拉屎。”
  少年说着,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一指,不歪不依,正正好好指向我。
  被叫做“睿阳哥”的人,抬眼看了我一眼,他表情管理的甚好,看不出任何情绪,倒瞧得出高高在上的睥睨感。
  我干笑一下,只觉得尴尬,怀里还抱着楷楷,楷楷见那帮人都凶巴巴的都望着我,往我怀里缩了缩,小嘴一瘪,喊道:“我爸爸是明星!不许欺负爸爸!”
  他不喊还好,这一喊,气氛更是僵。
  男人视线下移,从我的脸上转到了楷楷那里,只看了几眼,竟也没追究,转脸带着人走开了。
  我只觉莫名其妙,古人道隔墙有耳诚不欺我,都是老周嘴巴上没长个拉链,还得替他背黑锅。
  我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当闹了个笑话,回头看老周,他满脸是汗,拿袖子揩了揩脸,道:“完了,华睿阳会不会派人暗杀我们?”
  我不解,问道:“华瑞阳是谁?”
  老周恨铁不成钢地瞪我一眼,道:“沈文初,你这种人死了肯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2、第二章

  老周说的急皮赖脸,我还是不大当回事,捏捏儿子圆滚滚的小屁股,叫小孩帮我往上推了推墨镜。看到老周还是惊魂未定的瘪三样子,笑道:
  “难不成那位是你大老板?没关系吧,反正我帮你背黑锅,要被套麻袋沉江也是我去,你害怕什么。而且我戴着墨镜,认不出来的。”
  老周极其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还要多唠叨几句似的,楷楷却比我更没耐心,踢哒着小腿开始要冰激凌吃,我赶紧抱着他离开夜半。
  老周也是开车来的,他问我累不累,累的话坐他的车,我的先放在停车场,明天他帮我来取。一人开一辆也是耗油,既然他答应帮我来拿,停车费自然也是他出,我正好懒得自己开车,乐得答应。
  最近忙着拍《岁岁安好》,片子开拍的稍晚,为了赶档期,通宵熬夜都是家常便饭,紧赶慢赶完成了大半,郑导还算是有点良心,开完发布会放了我们两天假。旁人平时还好些,我要顾着楷楷,时间更是紧张,三两个月奔波下来,很少能睡个囫囵觉。
  老周说话做事不靠谱,开车却稳当。我抱着楷楷坐在后面,小孩身上有暖暖的奶香气,抱着车上的熊猫靠垫玩,乖乖的不吵闹。我做了个深呼吸,难得这么放松惬意,没出半晌,打起瞌睡来。
  跟老周早有默契,他直接把车开回了他家,在车库停好才叫醒我。一般有假期都在老周这边过,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刚睡醒身上有点冷,楷楷也趴在熊猫上睡得香甜,老周打开车门掐掐楷楷脸蛋,大声道:“小子快起来,到家了!”
  叫他起来也好,省得白天睡多了晚上折腾。
  楷楷揉着眼睛嘟着小嘴,带着起床气,老周要抱他下车,小孩瞅他一眼,爬到我身上,道:“周叔叔坏,爸爸抱。”
  老周咧着嘴甩着钥匙自个儿乐起来,道:
  “这真是养不熟的小白眼狼。沈子,你能不能给楷楷换个小名啊,天天楷楷楷楷的,又呆又板,听着一点都不活泼。”
  我看看儿子胖嘟嘟的腮帮子,小红嘴唇还是嘟着,笑道:“就叫豆包吧。”
  
  老周提议叫快餐外卖,儿子跟着瞎起哄,非得要麦当劳。一个和尚担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有我在是坚决不允许儿子吃垃圾快餐的,干脆打发老周陪儿子看动画片去,自己进了厨房。
  单身男人再怎么想正经过日子,也还是会缺三少四。搜罗了一圈,老周冰箱里就剩三瓶啤酒,半打鸡蛋挂面,一根黄瓜,几个鸡蛋。
  下面吃吧。
  煮面,煮好用凉开水一拔,黄瓜去皮锉成丝,跟鸡蛋炒成稍咸的卤,浇在盛好的面条上。
  不过半个小时便做好了,唤来他们两人,老周爱吃面条,楷楷爱吃黄瓜,俩人倒吃得不亦乐乎。
  折腾了到这会,楷楷吃晚饭又玩了几个拼图便困了,安顿他睡下,去客厅看见老周拿出了冰箱里的三罐啤酒,老周道:
  “喝点再睡吧。”
  也好,一点点酒精有助于睡眠。
  老周晚上会犯烟瘾,今天楷楷在,所以一直克制,这会终于忍不住,抽出一根上了阳台,我也跟过去,老周突然道:
  “我前天在台里碰见刘媛了。”
  “哦,是吗?她去上节目吧。”刘媛是我前妻,楷楷的妈妈,我们三年前结婚,三年前离婚,楷楷一生下来,刘媛就迫不及待地签了离婚协议,就怕我赖上她似的,时间也快,三年间她未来看过楷楷,对我也是唯恐避之不及。都说母性光辉,我却看不透女人到底能有多狠心。
  不过她不出现也好,日子更平稳。
  老周见我反应平平,几分无聊地圆话道:“是啊,她去上娱乐调频的节目,她最近可是风生水起,听说是傍上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录播的时候主持人问了点以前的事儿,刘媛差点撂场子走人,架子大着呢。”
  “她就那脾气,是你们台里主持没拿捏好分寸。”
  “你倒还替她说话。沈子,要不要给豆包找个妈妈,你难道准备一直叫保姆带?”
  我摇摇头,应付了两句也进屋睡了。
  之后两天老周都要上节目,我跟楷楷待在家里倒是清静。老周叫周斌,只比我大一岁,从小一起长大,念大学也都在这个城市,他毕业后进了电台,开始做主持,现在混到了频道总监,也还在主持一档脱口秀节目。他以前跟我开玩笑说:咱俩是过命的哥们,你混娱乐圈,我好歹不能离你太远,就混个娱乐圈的边缘吧。
  我倒是挺羡慕他这种若即若离的边缘位置。
  
  两天过后,保姆从老家回来,我也开工了。
  片场在郊区,没让助理来接,我自己开车过去,进去后跟大家打招呼,发现大家伙脸色很是精彩,颇有故事。在化妆间,问助理又有谁传绯闻了,小助理惊愕道:“你不知道?”
  我在家一般不看娱乐新闻,也不会特意上网浏览什么,工作电话也关机,又住在老周家,自然消息不灵通,便问:“难道是前天发布会的事?不都挺顺利吗,新闻通稿出了问题吗?”
  助理摇头,偷偷摸摸从包里拿出一份报纸,新娱晚报,头版头条,标红的大字写了一长串:
  “沈文初嫉恨关阳,爆关阳发布会迟到三小时原因!”
  报纸上除了我与关阳的照片,右下角还有一张,是那天我同新娱晚报杨记者交谈时候被偷拍的。粗粗浏览了一下,无非说我比关阳早出道好几年,至今一个主演都没拿到过,嫉恨关阳后来者居上,所以向记者爆料关阳发布会当天为了在美容院做头发,迟到三个小时,为了这种私事让所有媒体和主创人员等了一下午,云云。
  表面上逻辑倒挺清晰,分析得有条有理,骗骗纯情小粉丝倒也绰绰有余。我这边刚把报纸放下,化妆室的门就被大力打开,关阳面带愠色的冲进来,道:
  “沈文初,你做这种事恶不恶心?”
  他倒是已经化好妆了,我这边还没开始收拾,外面再怎么瞎扯也不能误了片场的进度,我吩咐化妆师开始化妆,从镜子里看着关阳,他看上去比我年轻很多,大概是经常去健身,看上去强健有力,他被我盯了一会,面色更是不好看,道:
  “那天我做头发的事情只告诉你一个,装得跟翩翩君子似的,没想到也就是个小鸡肚肠,沈文初,你不给我一个解释,这戏你甭想接着拍!去把导演叫来!”
  我不再看他,闭上眼睛让化妆师折腾,道:
  “关阳,我接个片不容易,不像你可以挑挑点点,你自己想炒作没关系,可把我连累进去好像没这个必要吧。我向记者爆料?我还没伟大到因为你去自我毁灭,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更有数,谁特意告诉我弄头发去了,谁特意安排杨记者在电梯口等我,关阳,真要撕破脸,你能得多少好处?”
  我睁开眼睛,看见镜子里的关阳一愣,他大概一直将我定位成个软柿子,想耍耍威风随便拿捏,我心里却有数,论人气和外形,他是绝对优势,可论演技,他就成了花瓶。电影也拍了大半,片场的明眼人都瞧得出,他同我对戏的时候,差距一目了然。
  他大概心急了吧,整出这么一场自损八百的幼稚戏码。
  郑导赶了过来,关阳气哼哼甩上门离开,郑导表情也不轻松,我道:
  “又炒了个跟我无关的,不过郑导就当是给影片宣传了吧,又不是吸毒入狱,其实无关痛痒,过几天也就平息了,郑导不用放心上。今天我要跟姚盈拍对手戏吧,没见她人呢。”
  
  郑导没再多说,出去把姚盈叫来,姚盈捧着剧本过来,没跟旁人似的眼神闪烁,倒是专心地跟我对了一遍台词,那边准备就绪,叫我们过去,临出门前,姚盈悄悄拉我一下,我们落在其他人后面,姚盈小声道:“这件事是关阳炒作的,他打电话时候我听到了点,沈哥别放心上,清者自清。”
  我心里有些惊讶,很感谢她的好心,这女孩倒是难得,只不过“清者自清”在这个圈子里貌似不大适用。
  郑导心思很细腻,今天没有安排我同关阳的对手戏。《岁岁安好》是个喜剧片,不过是男一号和女一号的Happy ending,男二号则是苦逼暗恋,苦情收场。轻松的都市剧,我在里面饰演追求姚盈的富家公子,香车豪宅,满足女人的幻想,只是敌不过片中阳光帅气的大男生,最后寞落放弃。
  很老套的故事,看过后不会给观众留下多久的回味,不过能在新年博人一笑,也算是成功,不都是图个乐子嘛。
  收工的时候,姚盈凑过来,笑道:“要我真是女主,肯定会选沈哥。”
  我着急回家看儿子,冲她说了声谢谢,跟导演打了声招呼,叫助理开车送我回去,到楼下,发现蹲着几个记者,助理问我要不要下车。
  自然是要下车,我儿子还在家里等呢。也没躲闪,那几个记者围上来,没等他们开口,我就道:
  “大家辛苦了,我助理待会带大家去吃夜宵,地方大家选,我家里还有事,得上去了,大家见谅。”
  说罢跟助理使了个眼色,我拍了拍身边一个记者的肩膀,撂下摊子跑开了。
  解释和辩解只能让事情蔓延,不如小事化了。
  回到家,楷楷已经上床了,可怜巴巴捧着本画册,看样子是一直等我回家给他讲睡前故事。
  亲了亲儿子。每天在外面,累也罢,焦躁也罢,回家亲亲儿子,就觉得别的都无所谓。
  今天讲的是乌鸦喝水,讲到乌鸦找小石子的时候儿子已经开始打瞌睡,我放下书,道:
  “今天讲一半,明天接着讲好不好?楷楷乖乖睡。”
  楷楷迷瞪着眼睛,道:“爸爸,以后叫我豆包好不好?”
  我失笑,不知道是不是老周撺掇的,便问:“为什么啊?”
  楷楷声音小了,看样子马上要睡过去,但是还是小声道:“豆包白白,好吃。”
  
  给我家豆包塞好被子出来,发现手机上好几个姚盈的未接来电,打过去,那边过了一会才接,姚盈道:
  “沈哥,我在外面陪人,一些制作人和投资商,我觉得气氛不大对,有点怕,沈哥能不能过来帮我下?”
  我心里有数,想推辞掉,那头姚盈都带着哭腔了,求道:“沈哥,求你了。”
  算了,小姑娘一人在外不容易,只是我过去也不见得能帮上什么,说不定适得其反,几番犹豫,还是道:“好,我过去看看。”
  姚盈飞快地报了地址,催着我要快些,我心里却很烦,实在不愿意牵扯进别人的事情中,尤其是这种潜与被潜的抗争,说到底,跟我没半毛钱关系。
  
  我如约而至,服务生客气地领我去包厢,推开门,姚盈马上从一个半秃男人的臂弯中挣脱出来,扑到我跟前,挂上我的胳膊,甜腻腻亲密笑道:“沈哥。”
  我稍稍有些尴尬,不过演戏是我强项,很快调整了表情,也亲密地拍拍姚盈的手,道:“你在这里我当然过来。”
  其实进门之后还没来得及打量屋里,就被姚盈挡了视线,说完这句话,再看向包厢里的人,我这下才真有点愣。
  秦卫坐在我正对面,此刻在沉着脸打量我。
  要是知道他在,我决计不会来。
  


3、第三章

  以前某次滚床单之后,秦卫调侃我们是“水□融”,如今时过境迁,我们变成了“点头之交”。
  当初交往时候,我们也是偷偷摸摸,干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分开了反而轻松,时间也过去太久,以前看重的事情,现在也变得无所谓了。
  既然对上了视线,我客气地朝秦卫点头,问候了句:“您好。”
  秦卫点头,好歹算是个回应,他移开视线,我去坐到姚盈身边。
  姚盈先是挽着我胳膊,后来干脆握着我的手贴了上来,她这般与我亲昵,自然惹得方才半秃男人不高兴,男人咳嗽了两声,道:
  “你是沈文初?”
  “是,您是?”
  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总能碰到认识的和不认识的,这半秃男人我第一次见,自然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他身旁下属模样的人见我这般无知,没好气道:
  “沈先生真是眼高,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红到天边发紫的呢,不过,三流小明星不认识我们张总也情有可原,毕竟上不去台面。沈先生,你可记好了,你眼前这位是华星的张川张总监,张总可是华家大少爷的小舅子。”
  被他一说,我倒想起来前几日同老周一起碰到的人,当时没反应过来,现在一想,叫“华睿阳”的,岂不就是华家的那位大少爷,老周好歹是个广播主持,说话老是秃噜秃噜,快得跟着急投胎似的,那时候只当他讲什么没品的段子,不想是真的碰到了华瑞阳,还讲了他的坏话,那位倒是好气度,他若真是追究,我和老周怕是要惨到外婆家。
  不过同那日的华睿阳相比,眼前这位小舅子,哪有半分贵气样子,怎么看都像深宫大院里的太监头子,脑满肠肥,恨不得在脑门上刻字,昭告天下他是谁谁谁的小舅子。
  我笑着道:“那可真是失敬,我本来想去接姚盈一起去片场,姚盈说在陪很重要的客人,叫我过来也认识认识,幸好过来了,能认识张总这样的大人物真是三生有幸,没打招呼贸然过来算我的过失,先自罚三杯,张总大人大量。”
  张川听了这话,很受用地点头,笑眯眯地看着我干尽三杯酒,道:“是个懂事的,不错。”
  我看他一点头,下巴上的肥肉就多叠了几层,忍俊不禁,便笑道:“我平时上不了什么大台面,能见到张总这样大人物的机会实在是少,今天幸好姚盈叫我过来,不然就错过与贵人相识了,我再敬张总一杯。”
  等张川也喝了,我拉着姚盈手道:“张总,我们剧组赶的是贺岁档,火急火燎呢,后半夜还有场戏要拍,郑导和剧组都在片场等着,姚盈我怕是要带走了,您看不如我再自罚三杯,等忙完这段时间,再邀请您聚聚?”
  张川脸色变得不大好看,我喝完酒,又掏出手机,道:“张总难道不信?您这样的大人物我怎么敢诳,要不您打给郑导,不,干脆打给我们公司宋董确认一下吧。”
  张川铁着脸不接手机,他没这个胆子,我笑道:“那就失陪了。”
  说完领着姚盈出了门。
  姚盈知道是为难了我,出来后道:“难为沈哥了。”
  我摇摇头,冠冕堂皇道:“你想洁身自好很难得,不过以后不能事事有人帮你出头,不想任人宰割就早点变强。”
  姚盈眼圈有些红,抱我的手臂更紧,她道:“沈哥,其实刚才不用那么着急走的,多陪他喝会散了,也就没事了,沈哥刚才怕是要得罪人。”
  我道:“放心,我心里有数。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叫代驾帮我把车开回去。”
  姚盈欲言又止,我早没了跟她交谈的心思,转身就往停车场走去。
  
  方才喝得太猛,那酒上头得厉害,我爬上车,摊靠在椅背上,想到刚才,心里不是个滋味。要不要去寺院吃斋念佛几日,再修炼修炼定力。
  姚盈说的对,晚上我处理得不太好,弄得僵了,我该陪着张川拍一晚上马屁,最好喝个烂醉如泥才显得心诚,或者干脆说在跟姚盈交往,说不定明天还能上个头条,炒炒人气。
  可我的那些八面玲珑,一见到秦卫,就全□扰了。
  我受不了他冷静自持地坐在那里旁观,不,更准确的说是看热闹。
  我趴在方向盘上等难受劲儿过去,突然听到副驾驶车门被打开,警觉起身,发现秦卫已经坐到了我身旁,我皱眉,问道:
  “干嘛?”
  秦卫却一笑,道:“逞英雄喝那么快,这会难受了吧。”
  那语气跟从前一样,亲密又带着点调侃,我听了心里却更加憋闷,没好气道:“我跟你没那么熟,别坐我车上,下去。”
  秦卫叼着烟点上,道:“既然不熟,就应该更客气点。方才马屁倒是拍的好,一口一个大人物,亏得张川是个二百五,再精明点早就恼了。”
  见他吸烟,我心里也痒,干脆扭过头去,道:“人家是小舅子,当然是大人物。”
  秦卫道:“你这脾气还那样,话里带话,稍不留神就被你刺着了。这种二百五的场子,你以后少掺和。”
  他倒是又管起我来,我道:“秦大影帝都作陪二百五,偏不让我陪,是怕我这种三流的分了你的羹?”
  秦卫看了我一眼,吐了口烟,道:“你是来分羹的还是装英雄来救姚盈的?怎么跟刘媛离婚三年,终于想开荤了?你跟女人结婚不觉得恶心吗?怎么就不怕恶心到别人。”
  我终于生了气,拉下脸来,道:“秦卫,咱俩早就划清了界线,我怎么生活都是我自己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品头论足,下车,我要回去。”
  秦卫立刻打开车门下车,只是没等我感慨他走得这么利索,他却绕到我这边,开车门把我拉出来,道:“你想醉驾?去那边,我送你回去,我刚才没喝。”
  他目光坚定,我再纠缠下去就显得小女生姿态了,干脆依了他,换到副驾驶去,秦卫熟练地发动起车子,道:“这车比你以前那个顺手。”
  我头昏,干脆闭上眼睛道:“新的总比旧的好。”
  秦卫没再说话,我心里虽是百转千回,不知是酒精的原因,还是别的,假寐在那里一直觉得似醒非醒。秦卫一路没有再扰我,直到开到我家楼下,他道:
  “起来吧。”
  我睁眼,秦卫已经下车,他抬头看看楼上,问:“你儿子三岁了吧?”
  “嗯,下个月三周岁生日。”
  秦卫又掏出根烟点上,道:“没心没肺,儿子都养这么大了。”
  “嫉妒的话自己也去生,别在我跟前说些没用的。”
  秦卫点点头,道:“跟你说确实没用,以前灌了你那么多,你也没给我生出来。”
  我一口闷气堵在心头喷不出来,瞪他,他笑道:“我回去了,你也早些休息。对了,今天晚上我在那里,是上头让我盯着点张川,不让他乱搞。没想到姚盈不知情,以为要潜她,把你叫过来救场。下次再这样,你不要掺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