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一路向北 lyrelio

一路向北 lyrelio

时间: 2013-10-17 03:12:56


第一章

  夏天总是注定要产生爱情的季节。
  在这个污染越来越严重、热岛效应越来越嚣张的都市里,夏天灼热的阳光,男孩子明亮的眼睛和女孩子的迷你裙注定要在树荫下擦出火花。无论是年轻人或是中年人还是老年人,在这种火辣辣的气氛中总会有那麽一瞬间的失神。头脑发热神智不清,一杯芒果冰就会叫对方的心中留下一个粉红色的许愿星星,海滩上的白浪花就会在对方的眼中刻下一朵纯洁的冰凉雪花。
  等到秋天气温降下来,暑假过去,重新上学工作,人人回归正途,头脑冷静,才会觉得夏天真是不可思议。每一个夏天都是如此与众不同,每一个夏天都因不会再来更显弥足珍贵。
  夏天发生的一切,因为夏天的缘故,显得更加迷幻。
  陆北注定这一辈子都会记得那个三十岁的夏天。不是二十八岁拿到剑桥的博士学位,也不是二十九岁创立自己的陆氏企业,更不是因为三十岁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只是因为那个夏天一次偶然的相遇。
  
  那天气温超过三十度,但陆北西装笔挺的开着黑色的宝马驶在宁静路上,如果不是邹枬那天临时有个会议要出席,他是不会亲自来办这些琐事的。
  上个月银行拍卖的房产中,陆北买下了宁静路18号的别墅,相关手续毫无问题,但是律师告诉他,那户屋主拒绝搬走。几次交涉都没用,陆北觉得很稀奇。恰巧那天下午自己原先与夏氏老板的会议因对方的原因临时取消,这才决定亲自去看看。
  这个世界没有不能解决的事情,也没有不能搞定的人。
  缓缓行驶在宁静路上,陆北点了一支烟,看着路牌行向18号。路上偶尔有穿着紧身T-shirt的女孩子冲他吹口哨。陆北只是淡淡一笑,无框眼镜后面的眼睛都没眨一下。刚刚接到弟弟陆南的电话,说他再不结婚父亲真的要和他脱离父子关系了。这比损失一百万的合同更加令人无奈,如果可以改变自己某方面的取向,也许用一千万的合同去换,他也愿意。毕竟,父亲年纪不小了。
  这麽想着才发觉似乎已经接近目的地,远远就听见喧天吵人的音乐声。陆北微微皱皱眉头,行到前面一看,果然是18号。只见外头儿的停车场上已经停满了各色颜色艳丽的跑车。他停在对面,打开车门走下来,皱起眉头望见里头儿似乎更多人,因为佣人穿着黑白相间的统一服装不停的拿着食物和香槟进出。震耳欲聋的音乐和偶尔尖锐的笑声刺激着他的耳膜。陆北退后一步,厌恶的皱紧眉头。
  手上的烟抽完,陆北有些迟疑的再看看门牌,没有错,18号。他只得叹口气,看样子是在办酒会。欢乐的时刻,还是不要打扰对方比较礼貌。更何况,屋中看来根本没有要搬走的觉悟,如果不是律师有误,就是这家人很顽固,这样便不是谈话可以解决的了。
  无意义的浪费时间比谋财害命还要严重。
  看样子不是个商量事件的好时机。
  确认这个认知,陆北回到车上发动车子准备离开。
  彼时屋中忽然窜出一只甚麽来冲到陆北车前,陆北一个急刹车停住,头上差点儿落下冷汗来。惊魂甫定这就下车,却看见一只玳瑁猫立在车轮前,似乎吓呆了,一动不动。
  陆北失笑,过去将猫抱起来,正要说话就听见有人大吼:“放开我的猫!”
  陆北转过头去,愣在了那里。
  该如何形容呢?
  美丽。
  是的,用美丽来形容一个男孩子是很失礼的。至少陆北讨厌别人用这个词形容他。但是,这个男孩子怎麽能说不美丽呢?那双明亮的杏仁眼此刻圆瞪着自己,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仿佛在闪光,那件斜纹吊带的T-shirt和半膝麻纹裤紧紧贴着他的身体,那麽细的腰,那麽瘦的腿。紧紧皱着的眉头,环起手臂来放在胸前,气鼓鼓的撅着嘴,脸上因为奔跑或是气愤儿涨红了,身上还有大颗的汗珠,怎麽是不美丽呢?
  陆北承认自己看呆了,他只有看到美丽的男孩子时才会这样。但他很快因为对方不友善的目光回过神来,咳嗽一声道:“这是你的猫?”
  男孩子冲过来从他手上抢走玳瑁猫,爱恋的蹭蹭它的脸:“宝贝,没事儿吧?”
  陆北靠他站得很近,似乎能闻到对方口中的香槟味。男孩子看看他,又转头看看车,突然啊了一声:“是不是宝贝突然跑出来?”
  陆北以为他要道歉,正想说不要紧。男孩子却紧张的抱紧玳瑁猫:“宝贝,早就叫你过马路要看车,要不是这位大叔反应快,你就惨喽!”
  大叔?陆北差点儿瞪大眼睛。于是脑中冒出邹枬的话来,看见穿西装戴眼镜的男人,小孩子都会认为是中年人。这就苦笑,好吧,邹枬,你赢了。
  陆北耸耸肩正准备走,男孩子却突然道:“大叔,你住在这里麽?”
  “啊,是。”应该是吧,虽然时间还早。
  “以前没见过你呢。”男孩子歪着头打量他,突然露出一个笑容来,脸颊上出现了两个深深的酒窝。
  陆北咳嗽一声:“我刚准备搬来。”
  “这样啊…”男孩子笑着过来拉住他,“你如果不忙的话,来参加我家的party吧!”这便拉着他往屋里走,“就当是谢谢你没有伤害我家宝贝。”
  陆北不由自主跟他进去:“你们开party…”
  “对啊,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男孩子欢乐的眨眨眼睛,突然伸出手来,“我要礼物!”
  陆北一愣,正要说话,却听见里面有人喊:“小猫,小猫——”
  “诶——”男孩子应了一声,却丢下他跑开了。
  陆北打量四周,才发现已经被这个男孩子拉到了后院的草地上。周围放满了气球鲜花三文鱼热带水果和各种酒水饮料,身边全是皮肤细腻苗条健康的少男少女。他们笑容明媚眼睛闪亮,无论是脸上被太阳晒出的小小雀斑,还是上身露出的麦色皮肤,都叫陆北感慨。低头看看自己的西装,再是上千一套又如何?在青春的面前全是一堆废纸。
  陆北耸耸肩转身想走,却看见有个女孩子笑着向他走来:“嗨!”
  陆北只能点头笑笑:“你好。”
  那个女孩子穿着两截泳衣,黑发垂落下来,湿淋淋的腰间随意裹了一块毛巾:“以前没有见过你呢?你是小猫的朋友?”却又抿唇一笑,“我喝苏打水,谢谢。”
  陆北过去替她拿了一杯,自己取了一杯香槟:“小猫?”
  “嗯?你不知道麽?”女孩子惊讶的看他一眼,“那你一定是承菁的朋友了,被她拉来的吧?”却又挤挤眼睛,做了一个魅惑的眼神,“她很麻烦吧?要不要换换口味?”
  陆北脑中快速整理了一下,这家资料上说姓肖,那个承菁茜应该就是姐姐,那个男孩子大概就是弟弟肖承俊,绰号叫小猫麽?真是可爱。
  女孩子看他露出笑容来突然脸上一红,这就搂着他胳膊道:“喂,你叫甚麽名字?”
  陆北有些别扭,推开她的手,女孩子呵呵一笑,凑近他的面孔:“你很害怕肖承菁麽?听说她老爸的公司都倒闭了,他们却在这里庆祝小猫十八岁的生日,真是不知愁滋味啊。”
  陆北有些哭笑不得:“那你还来?”
  “呀,这里有免费的食物和美酒,还有那麽多可爱的男生,偶尔也会遇到像你这样成熟的叔叔,不是很好麽?”女孩子再靠近一点,舔着嘴唇用她的胸脯来蹭陆北的胳膊,“怎麽样?肖承菁只是B,而我是C呦。”
  吃喝主人的,顺带交流主人家的八卦是非,附赠勾搭主人的男朋友,真是有趣的少年时光。陆北很无语看着这个女孩子,礼貌的后退一步微微欠身:“对不起,我并不是肖承菁小姐的男朋友。”
  那个女孩子非但不吃惊,反而笑眯眯的环起手臂用力吸气,好让胸前更加丰满突出:“那不是更好?”
  陆北后退一步,听见有人喊:“洛洛,洛洛——”
  那女孩子耸耸肩:“算了,等会儿再来找你玩。”这就过去了。
  陆北舒口气,喝了一口手中的香槟,还是决定离场较好。转过头来,看见刚才那个男孩子玩味的抱着那只玳瑁猫立在不远处的树荫下冲他笑。
  陆北不由自主走过去:“小猫。”
  “我叫肖承俊。”男孩子笑笑。
  “肖承俊。”陆北伸出手来,“陆北。”
  承俊看他一眼,似乎很想笑,但咬着嘴角也伸出手来和他握手: “陆北…嘿嘿。”终于忍不住,转头大笑起来。
  陆北握着他的手,突然觉得今天真的很热。
  “好吧,陆北,我的礼物。”承俊愉快的张开手。
  陆北还没说话,承俊的身后走来一个女孩子搂住他的肩膀:“原来在这里,该切蛋糕了。”却又看住陆北眼睛一亮,贴着他耳朵道,“弟弟,这个男人是谁?”
  承俊笑嘻嘻道:“他是陆北,几分钟前在门口马路上遇到的。”却又冲陆北挤挤眼睛,“肖承菁,我姐姐。我建议你最好是亲吻她的脸颊,她不习惯握手的。”
  “肖承俊!”承菁急得跺脚,却又偷瞄一眼陆北,暗中掐承俊的后背。
  陆北有些尴尬:“我还有事,你们玩吧。”说完想走,却又回过头来,“下次我再带礼物来拜访,对了,祝你生日快乐。”
  承俊上前一步拉住他:“吃了蛋糕再走吧,这样你的礼物可以送的心安理得,我也收得心安理得。”
  陆北看着他又露出那两个酒窝来,不知为甚麽就走不动了。这个时候口袋里电话响救了他一命:“喂,我是陆北。”
  “在哪儿?”是邹枬的声音,周围有些吵,也不知是自己这便太热闹,还是他那边会议刚散。
  “在宁静路18号。”陆北尽量平静声音。
  “有麻烦麽?要不要我过来?”
  “不,不需要,我马上要走了。”
  “嗯?你可不是轻易放弃的人啊。还是说遇到抵抗?没关系,我五分钟之内就到!”
  “邹枬!”陆北急得大声,“不要过来,今天就算了!改天再来收房!”而对方已经挂线。
  “收房?”
  陆北一愣,转过头来,看见肖承菁眯着眼睛,肖承俊皱起眉头。他只能苦笑一声,现在,就是想走,大概也走不了了。
  那只玳瑁猫在承俊的怀里打个呵欠,晃了一下尾巴。
  
  

作者有话要说:给哥哥的生日贺文,不会很长,会幸福,希望哥哥好。
生日快乐!


第二章

  
  肖承俊承认自己这一辈子没见过比陆北更好看的男人了。
  同龄的人总是亟不可待的找女朋友换新车,显示自己的高大英俊,可是脸颊上永远有忍不住用手挤面疱留下的小坑。那些穿西装的大多是小职员,手指甲和眼睛好像永远不干净似的,头发油腻。或者是所谓的社会精英,执着的看着股市上下起伏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图,却站在大都会的美术馆里偷偷打呵欠,再转头表示这真是一幅美丽的画。
  一个人的出生和经历是会在他外形上反应出来。自然也有蜕变很多的优秀例子,但是那种寒酸的不安全感总会从呼吸中散发出来一样挥之不去。
  肖承俊承认自己是个视觉动物,第一眼将决定这个人在他心目中是一个甚麽地位。
  但是陆北,他看不出来。
  当然,可能是夏天的阳光太过耀眼,或者是喝了太多的香槟,让他有那麽一瞬间的失神。那个站在黑色宝马旁边的男人,在这个灼热的夏天居然面孔白皙的没有流下一滴汗来。他的眉眼就像小说上的是用刀锋刻出来的,那麽深邃。
  完全无法推测他的出生和经历,很沉稳的外表却会有那麽一瞬间的失神。随后绽放的笑容却是真诚的,不带有一丝一毫绮念的笑容。
  多麽干净的一个人,但是不代表是个单纯的人。因为那双眼睛后面想甚麽肖承俊并不知道。似乎有点儿自相矛盾,但是合情合理。
  如果别人对自己有好感,肖承俊一定第一眼就看得出来,特别是男人。
  但是他在陆北身上没有看到,只看到了真心的赞叹,于是莫名的就有种亲切感。
  他们的相遇其实可以算是个愉快的过程,只是接下来的发展未必如同漫画和电影。
  坐在二楼的露台上,肖承俊眼睛望着下面仍旧在享受的人群,突然发现又找不到他的玳瑁猫了。于是转过身去,看见姐姐承菁皱紧了眉头。
  “你说的真的…”肖承菁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苍白的面孔不受控制。
  陆北咳嗽一声:“事实是这样,你们的父亲已经宣布破产。这栋房子被银行依法收回,不久前由我通过公开合法的程序买下。”
  “你的意思是,我的家变成你的了?”肖承菁瞪大眼睛。
  陆北微微一笑:“正确来说,只不过是这桩房子现在属于我而已。我无意冒犯你们,也不想破坏你的家。”
  “只是你要我从这里搬出去?”肖承菁美丽的眼睛瞬间迷惑起来,“可是,我能去哪里?”
  陆北耸耸肩:“这个问题我想我不能回答。”却又忍不住奇怪,“难道,你们一点儿消息都不知道麽?”
  肖承菁茫然的看着他:“爸爸从不和我们说生意上的事情。”
  “那麽…”陆北想到他们可以看报纸,也可以问妈妈,但是却理智的没有说完。
  “我们的母亲很早就死了。”在一旁静静听着他们说话的肖承俊突然开口。
  陆北转过头去看了他一眼,却看见这个男孩子背倚着露台的边缘,两只手臂纤细的撑在上面。于是咳嗽一声道:“请原谅。”
  “没甚麽,所有人都知道肖家没有女主人,但是在各种舞会上,肖家老爷身边是不会缺乏年轻女孩子的。”肖承俊嘴角淡淡一抿,口气是揶揄的,但因为脸上那两个酒窝,却像是天真无邪的陈述事实。
  陆北没想好怎麽回答他这句话,他就是不知道文家没有女主人的人。因为他从不看娱乐版,那是邹枬的爱好。但是似乎也无法继续这个话题,毕竟这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而且今天还是他生日。肖承菁却垂下眼睛来:“为甚麽爸爸不告诉我们呢?”
  陆北温言道:“也许他并不希望你们担心他。”
  “担心?”肖承俊一挑眉头,“他也许担心的是不知道第几任的秘书不搭理他。”
  陆北微微皱眉,肖承俊却笑了:“是呢,为甚麽会和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说这个。”
  陆北这就准备起身告辞:“我改天再来。”
  肖承菁浑身发抖,但尽力令声音听来平静:“对不起陆先生,我们现在不方便与你讨论这个事情…我想我,我…”
  陆北温和的笑笑:“请恕我多言,也许你们应该尝试联络一下肖先生。”
  肖承俊将手插在衣服口袋里:“你还会来麽?”
  陆北觉得那话语有说不出的惆怅,但他不明白为甚麽会这样想,于是摇头道:“也许不会,毕竟,我想我无意中已经对你们造成了伤害。”
  “生日礼物呢?”
  陆北笑了,果然还是孩子呢。于是回头笑了:“我一定不会忘记。”
  沿着走廊下楼。陆北才觉得这屋子宁静吓人。外面越是人声鼎沸,里面越是冷清。地上铺着的白色细羊绒地毯,玄关处那一幅巨大的蓝色鸢尾花,似乎整个屋子笼罩在一股看不见的气体中,叫人皱眉。
  陆北出了别墅,有那麽一瞬间觉得头顶的阳光很温暖。上车前他转过头去,露台上已经没有那两个人了,可是草坪上依旧笑语连天,舞会还在继续。
  陆北在回公司的路上看见一家宠物商店,稍微犹豫了一下进去。因为对宠物猫的事一窍不通,所以他根据店员的推荐买下了一整套宠物猫的用品,然后叫直接送去宁静路18号。
  店员一看这个地址很惊讶的看了一眼陆北:“你认识肖先生一家?”
  陆北有点儿奇怪,但不动声色只是唔了一声。那个店员笑哈哈道:“你早说是送给他们家,我给你打个八折。”
  “谢谢。”陆北微笑着递过信用卡去,“因为他们家的少爷经常来麽?”
  “可不是?”店员替他刷卡,“小猫儿很可爱啊。”
  陆北明白这个小猫不是说那只玳瑁猫,于是也笑着在单子上签字。
  另外一个店员却皱眉:“有甚麽可爱的,那家人都很古怪。当老爸的一年到头没回来几天,两个孩子是天天开舞会。”
  “你是在嫉妒吧,哈哈——”
  “边儿去!”
  陆北只是交代了一句送货的事,便离开了商店。他对八卦没甚麽兴趣,虽然是关于这个美丽的男孩子的。
  但是八卦就是八卦。
  
  又过了几天,陆北在办公室一边给邹枬拿来的文件签字,一边和弟弟陆南讲电话。
  “…所以说,哥哥,这次我也帮不了你了。”
  “谢谢你南南,但是我也没有办法。”陆北叹口气,“如果这个事情可以改,我当年也就不需要离开家了。”
  “可是,爸爸以前是最疼你的…”陆南的声音很委屈,“哥,求你了,你就听爸爸的话吧…就算骗骗他也是好的。”
  陆北有些无奈签着字:“他会不知道我是在骗他麽?他是我爸爸。”
  “可是肯不肯骗他不是在你麽?”陆南压低了声音,“哥,你知道我是支持你的。但是,爸爸,毕竟是爸爸,只有一个的爸爸。”
  陆北签完最后一份文件的字:“南南,你也毕业了,有没有兴趣来帮我的忙?”
  “诶?我可以麽?”陆南一阵欢呼,“太好了,我正担心我要失业呢!”
  “经济系的高才生都不可以,难道我的公司是联邦政府不成。”陆北呵呵笑着,“再说怎麽是失业呢?你还没有就业啊。”
  陆南呵呵直笑,一叠声说谢谢。陆北趁热打铁定下他过来的时间,然后挂上电话呼口气:“邹枬,我弟弟明天下午过来,你看看,人事部那边给他安排一个…”
  “不要。”邹枬哼了一声。
  陆北一愣:“邹枬,我这不是开后门啊,我弟弟他可是有——”
  “我知道啊,你弟弟有名校学历,你们一家都是高材生。”邹枬挤挤眼睛,“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甚麽?”
  “我也要叫他小南南——”
  陆北一皱眉头:“不准对我弟弟出手,他不是我们这种人。”
  邹枬摸摸鼻子:“谁叫你从大学起就一直念叨这个弟弟?我可是十二万分之的好奇。”
  “那也不构成你不良企图的原因。”
  “嘿,不要这麽吝啬嘛。”邹枬嬉皮笑脸道,“作为你最牢靠的伙伴和同学,这一点小小的心愿你都不能满足我麽?”
  “别的都好说,只有这个不行。”
  邹枬看着陆北一脸严肃于是摆手:“好吧好吧,枉费我那麽费劲帮你查消息。”
  “甚麽消息?”
  邹枬哼了一声:“今天早上放在你桌上的报纸没有看?”
  “知道你只会找娱乐版给我看。”
  邹枬自一堆文件下面拿出报纸:“不看算了。”
  但陆北眼角已经抽到大标题“富商受骗破产投湖 警方呼吁市民提高心理素质建设”。邹枬看他皱眉:“看样子,那屋子应该很快可以收回来了。”
  陆北转着签字笔,一时没有说话。脑中第一个想起来的竟然是那只玳瑁猫…不不不,是抱着那只玳瑁猫的小酒窝。
  没想多久,秘书进来敲门提醒开会,陆北耸耸肩,放下杂念,专心工作。
  “肖氏企业已经是个空架子,买下来并无好处。”市场部王经理率先发言。
  “况且肖氏企业经营的石油项目并不是我们公司的业务范围,扩大经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不能急于求成啊。”人事部黄经理年纪稍长,讲话比较慎重。
  企划部崔经理推推眼镜:“可是扩大规模这正是绝佳实际。肖氏企业的根基很稳,业内也是数一数二的龙头公司,如果不是投资失误,也不会出卖。”
  “但是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经验是在实践中得来的,没有谁是天生就会。”
  “况且肖氏企业中不少都是行家,我们可以直接留用一部分。”
  “我还是不赞成,毕竟风险。现在世道也不景气,稳扎稳打比较好。”
  陆北抬起头来咳嗽一声:“诸位股东,肖氏企业一定要收购,至于细节,麻烦各位股东了。”
  诸位股东面色如万花筒,企划部崔经理满脸笑答:“今天企划部加班,下班前我会把收购计划放在董事长你的桌子上。”
  陆北微微一笑:“崔经理总是有法子的,而且一定是好办法。”
  黄经理叹口气:“我这就准备抽调人手,成立接受专案小组。”
  “我马上通知市场部员工开会,议定下期工作重点。”王经理亦是点头。
  陆北微笑,这才是一个好的团队,有意见尽管说,但一旦决议下了,没有二心。
  邹枬轻声道:“怎麽和董事会交代?”
  “不是还有你?”陆北呵呵一笑起身,“散会。”
  没等邹枬拟定文案,下午陆北接了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电话。
  “肖小姐?”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陆先生,不知放不方便出来喝杯咖啡?”
  陆北看看桌上的文件:“真是抱歉…”
  电话那头儿着急:“只是一点点时间,如果你不方便,我来见你也可。”
  陆北叹口气看了一眼工作安排:“下午三点,我可以和你说话二十分钟。”
  “不,五分钟就可以。”
  “好的,恭候大驾。”
  “再见。”
  陆北挂上电话,突然在想,是否会一并见到那只玳瑁猫和那两个小酒窝。却又笑了,低头签字。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篇想好好写,更的慢,看官们见谅。


第三章

  
  宁静路其实从来没有宁静过,只要肖家在这儿一天,就永远会有聚会和游乐。
  今天也一样,肖家又开舞会了。不过今儿来的人更多,因为这不是个简单的舞会,而是肖家的女儿嫁人的日子。
  邹枬拉拉蝴蝶领结,看着越来越多的人:“你真的决定结婚了?”
  陆北端着酒杯与远处一位老板致意:“如果不是,那你给谁当伴郎?”
  “我郁闷的就是这个。”邹枬在小范围内龇牙咧嘴而保持面带微笑,“伴郎?你真想得出剥削人的法子来,明知道我最讨厌喝酒。”
  “物尽其用就是说的这个意思。你不当伴郎也行,那就预备好红包吧。”陆北抿口酒,“你看看那边,是不是刘氏企业的老总?”
  邹枬看了一眼:“没错…诶,还不错,请的都来了。”
  陆北哭笑不得:“要是不来的,请了干嘛?”
  “你得知道,请了不来,那是架子,或者恩怨;请了来了,皆大欢喜;不请不来,你好我好;不请自来,就是定头货了。”邹枬耸耸肩。
  陆北转头看着他:“这麽有文艺气质,我资助你出本书?”
  邹枬瞪他一眼:“你怎麽不说我这话有哲理?”
  “哲理就是没有好生意或者坏生意,能赚钱的就是生意。”陆北对远处另一位客人举杯致意。
  邹枬无语的抬头看看天:“今儿怎麽不下雨呢?”
  “虽然不是真结婚,但也得做足面子,你不知道有个东西叫天气预报麽?”
  “我是奇怪现在还有人相信天气预报而已。”邹枬咕哝一声。
  陆北无声的笑笑,转头看着入口处进来的人,微微叹了口气:“天气预报果然不能信。”
  邹枬跟着看了一眼:“果然是暴风骤雨啊…怎麽着,我先替你挡挡?”
  陆北摇头:“早晚是一刀,早死早超生。”
  邹枬哭笑不得:“我还真没见过儿子老爸见面能这麽具有江湖气质的。”
  “要你儿子是个同性恋,你没准——”陆北没说完,拍拍邹枬肩膀,“对不起啊兄弟。”
  邹枬无所谓的耸肩:“咱们半斤八两,都一样。”说完搂了他肩膀,“既然都是兄弟了,这就一块儿见父母吧。”
  陆北放下手里的杯子,和邹枬一块儿过去了,对着一脸严肃的老头子恭恭敬敬喊了声“爸”,再对着母亲叫声“妈”。
  陆父看他一眼,却笑着看看邹枬:“邹邹长高了。”
  邹枬心道,我这都二十七的人了,还能长高,也是奇迹了。不过老人家见面说“长高”,便如说“你好”一样。于是邹枬笑嘻嘻一手拉着陆父,一手搂了陆母:“二老真精神,我见了可真高兴。”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