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蹦出个攻 子夜月

蹦出个攻 子夜月

时间: 2013-10-18 00:07:56

从文里面蹦出个攻!!!
文艺版: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阳光普照的早晨【哪里不对?
凌穆白的苦逼生活开始了【要不要这么坑爹啊?
二逼版:
尼玛爷招谁惹谁了?竟然连坑里的家伙都蹦出来了,难道是因为爷坑品不好?黑线,不可能,爷好歹完成了好几个坑!
你说蹦就蹦吧,可为毛要蹦到爷身边来?
啊擦,谁让爷是好心人呢?唉,桑不起啊。
所以,勉为其难的,收留你了。
可你特么的要不要这么难伺候啊?凌穆白苦逼状。
不行,爷一定要把这家伙推回坑里去!!

爱上后该怎么办?吃或者是被吃,这是一个问题--凌穆白。【娃,相信姐,一定是被吃!嘘,反抗无效。

  第一章

  凌穆白手撑在方向盘上,脸色发白,全身冷汗的盯着前方突然出现的一个身着古装的男人。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立刻掉头就走,可是理智又让他不敢把这种大杀伤性生物武器留在这里。
  红灯变绿,身后催促的滴滴声成功压垮了凌穆白的理智。脚下一踩,凌穆白的小破车就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嗖的冲出去。
  好不容易心不在焉的熬到下班,神色恍惚着的凌穆白要走的时候被一位好心的女同事叫住了。
  “唉,小白啊!你回去可得小心点,听说今天你来的那条路上发生了特大连环车祸……”
  轰!凌穆白的脑袋像是炸开了一样,各种愧疚不安的情绪涌来。
  好吧!这个世界上恐怕就只有他凌穆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连环车祸更本就不是什么意外,纯粹是被一个叫秦凛的撑着‘倒霉光环’的从他书里面钻出来的人物给霉出来的。
  话说凌穆白身为一个名声不显的小杂志的编辑,他其实是一个腐男,最喜欢的是在绿JJ码字挖坑。
  秦凛就是他刚刚完结的一个古耽坑里面的最终魔教反派BOSS,这位大人长得纯洁无辜,却身具‘倒霉光环’——周围一公里之内的人畜无人能从光环下面‘生还’。那是走到哪儿,死到哪儿……
  唯一不受他这种体制影响,并且能够克制他的人就只有小受童鞋。于是,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好吧,那就是一个纯粹的设定粗糙的肉文。这种设定也纯粹是凌穆白看完名侦探柯南后怨念的产物……
  那现在怎么办?那个小受有没有一起穿过来?……好吧,应该没有,那个小受通篇208章自从遇见小攻,就没和他分开过。
  经过车库的时候,凌穆白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步行走回去。连环车祸神马的,恁凶残。
  一边走,凌穆白一边警戒,生怕一不小心就又遇见人形武器,死的不明不白……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凌穆白觉得他简直又活了一道似的。一瞬间感动万千的泪流满面,你说他是造了多少孽才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啊!他发誓,他以后再也不会再绿JJ上挖坑不填了……
  “老花,我回来了!”凌穆白刚冲进去想给自己合租人兼老友——开花店的老好人老花一个熊抱,却在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人的时候瞬间石化。
  “秦凛!”
  “你认识我?”秦凛无辜纯洁的望着凌穆白,还疑惑的眨了一下眼睛。
  “没有,没有!”凌穆白连忙否认,简直是恨不得跳起来叫‘他八辈祖宗都不会认识他!’。但随即,凌穆白的脸色又更加白了一层。“老花呢?”
  “啊?”虽然不知道这个称呼是谁,但理解能力很强的秦凛马上反应过来,往者厨房的方向一指。
  凌穆白跳起来,三步做两步冲进厨房。
  果然,老花已经倒在地上了。
  凌穆白扑过去抱着老花就哭。“老花啊!我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都怪我啊!”哭着哭着,凌穆白还痛苦的用拳头锤了老花几拳。(地板太硬……)
  “咳咳。”一个胡萝卜块从老花的喉咙里面咳出来,老花**了一声,恢复神智。“老白?”
  “老花?你醒了?”但是凌穆白顾不得惊喜,立马拖着老花出了厨房,死死关上厨房门。
  轰!里面没过几秒就传出了一声什么爆炸了的响声……
  “老白……”
  “别看了,最少微波炉报废了……”凌穆白木木的说。“先别说这个,沙发上的人是怎么回事?”
  “额,那个……他说他无家可归。”
  “所以……你就把他带回来,准备让我们无家可归吗?”凌穆白终于爆发了,死死拽住老花的领子吼。“平时你乱捡东西我不管你!但他是能随便捡回来的吗?你睁眼看看啊!这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大杀伤性武器啊!你妹!你就不能不这么圣母吗?”
  “我、我,我不也是看他可怜嘛!你怎么可以这么凶我?”老花一瘪嘴,竟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两只手还不停的搓着那可怜的本来就已经皱巴巴的衣角。
  凌穆白嘴角抽抽,额角抽抽,这家伙,每次都只知道装可怜!其实他才是最可怜的有木有?
  从古至今,好吧,是从他遇上这个老家伙开始,他就不知道自己收拾了多少烂摊子了!你说这老花捡东西也就罢了,捡的东西都没用也就罢了,特么的他还专拣人家有主的东西挑!
  你说这也就算了吧,可!可他竟然还让人找上门来了!每当想到这里俺们家小白就蛋疼,他自个儿麻烦事儿还多得要命呢!他那么多坑还没填呢!可特么的他竟然每次都栽在这个就会装宠卖萌的老顽童手里!
  “老白,老白?”一只手在凌穆白眼前晃啊晃啊,老花同志悲催的发现小白同志竟然没有反应,不会是发神经病了吧?不!不行!他一定要救他!
  “老白啊老白~你快回来~”额,没用。
  “魂归来兮~”凌穆白依然抽抽,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了。
  “老白!老白!老白你醒醒啊!老白我不能没有你啊!老白啊……”
  突然一瞬间,凌穆白的世界开始晃荡,咦?这是怎么回事?他终于愣愣的清醒了过来。
  “停停停停停!!!”凌穆白一声震天吼,那声音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啊!可怜的老花被震得差点口吐白沫。
  “你们在干什么?”秦凛童鞋闪着单纯的大眼睛茫然的看着这两个姿势奇怪的人,眼里似乎全是茫茫然不知所措。
  只见此时老花同志头昏眼花间几乎完全趴在了小白同志的身上,还不停的翻着他那双早就不怎么清澈的小眼睛,小白同志也早被摇得不知东南西北了。靠在墙上,两人俨然一副那啥啥的样子。
  “啊!老花你非礼我!!!”凌穆白一把推开还在呆愣中的老花,老花顿时蹭蹭蹭的向后飙了好远,最后……被秦凛一脚踹到了墙上。
  额,他不是故意的。凌穆白一脸土色,他本来想向后退的,哪知道他后面是墙啊?所以为了他的‘清白’,还是推开的好。
  可是,可是……
  “呜呜,老花啊!我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都怪我啊!”凌穆白先是一愣,然后猛地扑到老花身上,那叫一个梨花带雨啊,悲痛欲绝啊。两只手死死的拉着老花的领子摇啊摇啊,就像荡秋千一样,那叫一个销魂。
  “咳咳!”我们生命力旺盛的老花同志又一次坚韧的醒了过来。
  “哇哇!老花啊!我以后再也不说你乱捡东西了!你醒过来好不好……”没听见,继续哭。
  乱捡东西?秦凛一愣,低低笑了一声。
  “咳!你,再摇我就真的要死了。”老花此时眼珠上翻,口吐白沫,亏他还说得出这么长一句话。
  “嗷嗷嗷!额,老花你还没死啊?呼,吓死我了。”一把扔掉手里早已不成人形的老花同志,凌穆白一抹抹掉了头上的虚汗,再一抹抹掉了脸上的泪珠。
  站起身来,俯视着瘫成一团烂泥的老花同志,双手叉腰,立时王八之气立显,“艹!敢吓小爷!”
  静了一会儿。
  “哈哈!哈哈哈哈……”秦凛一只手指着凌穆白,一边抱着肚子狂笑。
  额,这时候凌穆白才突然想起了这屋子里还有另一个貌似穿越者的生物,而且,还是传说中的柯南体质。
  呆愣愣的回头,“你笑什么?”
  “你、你、哈哈哈……”秦凛抚着自己的肚子,还是止不住的笑。
  有这么好笑么?凌穆白头上冒着一串一串的问号。糟了!他记得,他的那篇文文里面,小攻第一次见到小受,也是这么夸张的笑的,而且,只有小受才能让小攻笑得这么开怀。
  一道雷劈下来,直中凌穆白的脑门。他的世界顿时黑白了,可怜他美好的生活还没开始啊!这个家伙不会像他书里写的那样一直跟着他吧?
  不会的不会的!穆白同志你千万不能瞎想!凌穆白把头甩得像拨浪鼓似的,想要甩开这个恐怖的想法。
  可是……又一道晴天霹雳。他、他、他怎么没事儿?老花也没有死!不是只有小受才能在秦凛的‘光环’照耀之下生机勃勃吗?那么……他心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很诡异的猜想。不,不可能的。他又不是小受,他是纯爷们儿!(可怜的娃,还没认清事实。)
  “你很有趣。”秦凛终于缓过气来了,看也没看那个角落还没爬起来的一点也不符合他的审美观的东西。(可怜的老花同志。)
  凌穆白的脸顿时煞白,一张脸紧紧的皱成了一坨。这这这,这家伙在打什么鬼主意?他敢说,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任何人比他更了解这个家伙的了。典型一个披着纯良皮的腹黑!每当他说有趣的时候,一定会有什么灾难的事情发生,而且绝对要比平常的灾难恐怖百倍!
  他不要啊!凌穆白一双腿抖抖抖地向后磨啊磨,心里早就鬼哭狼嚎开了。特么的他是走什么‘好运’啊?
  “老白,淡定,你今年是27、8,不是7、8.”老花终于看出不对来了,犹豫了一下,他还是不情愿的说。“要不咱们把他送走吧……”
  凌穆白反而镇定下来了,他努力绷出一个微笑。
  “秦凛,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大概知道现在的情况了吧……”
  “大概明白,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秦凛似乎很好奇的问。
  “……”因为他是先知……“因为我也是从那边过来的人。”
  “哦?”
  “所以,秦教主,还请您委屈一阵子呆在我这里。”好找到把你送回去的办法,然后——拯救世界成功。
  好吧,这是凌穆白宅男仅剩的一点点良心在作祟……

  第二章

  “那啥,秦凛……”凌穆白期期艾艾的看着秦凛boss,手指对手指,脸上是可疑的红光。
  秦凛‘吱溜’一声把最后一筷子面送入口中,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说。”
  啊拉,我会告诉你我想让你睡客厅吗?凌穆白默默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这个家伙有多喜欢整人的,那叫一个得理不饶人,没理也不饶人。
  最后,咱可爱的小白同志还是在秦凛童鞋的‘纯洁无辜’的目光下落荒而逃。呜呜呜,太恐怖了!他怎么会那么好心让这个恐怖的家伙留在了这里?
  他早就告诉自己,要下狠心,可特么的肿么还是这么白痴啊啊啊啊!他一向最讨厌圣母小白了好伐!特么的他才写了这么个腹黑男啊啊啊啊啊!现在好了吧!
  “你怎么了?”秦凛同志一双单纯的大眼睛在离凌穆白脸庞几厘米处忽闪忽闪。
  “啊!”凌穆白脸色一白,吓得往后使劲儿一跳。
  ‘砰!噼里啪啦!’凌穆白消失了……
  秦凛依然一脸单纯的看着名叫凌穆白的餐具是如何炼成的。不过若是真的只认为他是一个纯善的人的话,那你就倒霉了。他那单纯眼神下藏着的分明就是红果果的嘲笑与玩味好伐!这明明就是一头腹黑狼好伐!
  要是凌穆白看到秦凛此时的表情的话,他绝对会有多远躲多远。呜呜,他可不想引起这个家伙的注意啊啊啊!
  不过,咱可怜的穆白同志此时正坚持不懈的与那堆此时已变成不明物的一群不明物斗争着。
  呜呜呜,他要出去啊!凌穆白在挣扎着,可是他那个小身板哪里挣得出来?
  看他露在外面的两只显得格外细小的手臂,秦凛笑得花枝乱颤。
  最后,还是老花同志听到响动从房间里冲出来把可怜的穆白拯救出来了。虽然那过程惨不忍睹,但凌穆白好歹算是解脱了出来。
  筋疲力尽地摊在客厅唯一的沙发上,还好凌穆白的身形不算庞大。额,很娇小?所以这不算大的沙发正好容得下他。
  老花在把凌穆白解救出来之后,擦了擦额上的虚汗。唉,这体力活儿果然不是他一个老人家能做的。
  摇了摇头,锤了锤‘剧烈运动’后酸软的老腰,老花同志一边叹着气一边向洗手间晃去。
  哗哗的水声过后,老花惬意的微闭着眼踱了出来,飘进了卧室。
  ‘啪’的一声,门无情的关上了。额,感情刚刚老花从房间中奔出来是因为他……内急?
  怨念,怨念……
  凌穆白身后的黑线都具现化了。
  看着沙发上拱起的还不停蠕动的‘一坨’,秦凛挑了挑眉,此时他脸上的表情格外邪肆。若是凌穆白看到了,第一反应绝对是连滚带爬地逃离秦凛的视线范围。可是,他没有看到。
  “你刚刚想说什么?”就在凌穆白昏昏欲睡的时候,秦凛一句话让他跳了起来。
  他怎么能够忘了这个煞星还在这里!刚刚他倒霉的被那堆奇怪的从未见过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压,绝对是被这个家伙煞到了!那堆奇怪的东西是俺们老花才捡回来不久的……当然,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
  凌穆白此时完全把他倒霉的原因全都归结到秦凛身上了,毕竟,这家伙可是有前科的了。于是,老花同志逃过了一劫,若是他知道了,肯定要俯身感谢秦凛。
  怨恨的目光直直的射向秦凛,然后在看到秦凛依然笑得单纯的俊脸和充满求知欲的眼睛,蓦地一窒。
  ……特么的!
  他竟然被这个家伙完全不含一丁点真实性的笑容闪花了眼!真是瞎了他的钛合金狗眼!
  “你刚刚想说什么?”秦凛脸上的笑意更浓,就连语气中也含了笑意。但是,怎么听怎么危险呐。
  “没!没什么!”凌穆白挥手,摇头,那动作别提多顺了。每当这家伙笑得一脸纯良并且愈来愈灿烂的时候——暴风雨快来了。
  他要是告诉秦凛他想让他睡沙发,那这个享受主义者,会不会把他碎尸万段……难说。
  “嘿嘿,”凌穆白噌噌向后退了两步,脸上是谄媚的笑,“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今天晚上你去睡那个房间吧。”凌穆白眼一闭,大义凛然地指向了他的房间。
  呜呜,他的牺牲可大了。他家的小电美眉还在里面呐!
  “哦。”
  平淡的声音让凌穆白顿时觉得肉疼了,咬牙切齿的看向祈凛,似乎恨不得把他凌迟处死一般。
  “看起来你似乎不怎么愿意的样子。”秦凛脸上依然纯良,眼睛若有所思地飘向那道紧关着的门。让他有些奇怪的是,那扇门上面贴了很多他看不懂的……图?
  凌穆白脸色一白,汗水直接就冒出来了。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我很愿意,很愿意!”这语气,虚假得连他自己都不信。
  接着凌穆白又看向秦凛视线集中的方向,心跳顿时漏了一拍,他的耽美海报……虽然是比较纯洁的,但是,竟然被外人看到了……
  老花是根本看不懂他的这些图图,但是,他不确定秦凛看不看得懂啊!
  举起汗哒哒的手擦了擦同样汗哒哒的脸,凌穆白自己都不明白他在心虚些什么。
  “哦?是吗?”秦凛转过头来,眼神真诚的看着凌穆白。
  看到秦凛的视线终于离开了那副男男拥吻的所谓纯洁的图,凌穆白终于松了口气。
  “额,虽然我也比较喜欢睡卧室啦,但是来者是客嘛。”于是,松懈了。说完凌穆白才反应过来,欲哭无泪啊。他就不该说他喜欢睡卧室啊!
  “那,我们一起睡。”
  看吧,报应来了。不过,这个小攻同志什么时候这么没节操了?他不是很钟情小受吗?怎么会提出让他一起睡的这个要求?
  “不,不用了,我的床小。你、你睡就好了。”凌穆白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都吞进去,他怎么会这么白痴啊!不,不对,是遇上了这个家伙之后才白痴的,冷静,他要冷静。果然他是叶公好龙,穿越什么的他虚幻了,不适合他。
  “你是嫌弃我吗?”眨巴眨巴着单纯的大眼,秦凛的表情格外受伤。
  凌穆白震惊了,心里顿时如同万千头英勇的草泥马狂奔而过,你是在嫌弃我吗?嫌弃我吗?……
  嫌弃?!艹,嫌弃你妹儿啊嫌弃!尼玛他凌穆白可是纯正的爷们儿,虽然是宅了点腐了点,但他的确是纯正的直男一枚!
  要不是他知道这个家伙的真面目也许他还真可能被骗了,好吧,就算知道这家伙的真面目他也差点被骗了。尼玛这家伙的伪装太强悍了啊!他当时是怎么抽风才会写出一个这么厉害的家伙的啊!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那就这么决定了!今晚就请多多指教了。”一锤定音。
  呆呆的抬起头来,这家伙是从哪里学来的现代词汇啊?请多多指教?去特么的多多指教!晚上睡觉竟然还多多指教?
  没再理会凌穆白的心血澎湃,秦凛勾起嘴角向卧室走去,这小家伙还真是有趣。
  至于为啥秦凛会认为凌穆白小,这当然要从他万恶的娃娃脸说起了。二十七八的人了,出去还有人认为他是高中生,这又怎是一个年轻能形容的?这个明明就是装嫩!虽然不是他自愿的,但!这是事实!
  垂头丧气的跟在秦凛身后,凌穆白现在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叫你嘴贱!
  死死的盯着地面,要是这路再长一点就好了,再长一点就好了……
  长了,竟然长了!哇咔咔,难道他有超能力?
  凌穆白猛地抬起头,额,他什么时候到卧室里头来了?
  看着一脸‘奸笑’的盯着他的秦凛。
  表啊!他要逃!他一定要逃!
  就在凌穆白刚要转身的同时,突然很囧的发现他摊在书桌上的那本高H漫画正在大喇喇的炫耀着它美妙的身材……
  擦!凌穆白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越过秦凛,犹如完美的猎豹一般扑向他的猎物!那叫一个身手敏捷,那叫一个难得一见!
  “嘣!”
  “啊!”这声音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
  啧,真是可怜。秦凛一边同情着,一边很好心的绕过瘫在地上的那团。嗯,他真善良。
  凌穆白哎哟哎哟的躺在地上,他到底是倒了几辈子的霉啊?怎么就招惹上这么一个瘟神了呢?
  不要啊!!!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昨天还喜滋滋的看着的有爱小书落入他人之手,凌穆白心里悲呼。手臂向前伸着,似乎想要抓住秦凛的腿,可是……就差那么一点。
  翻了几页,秦凛似乎觉得有些扫兴,随手把书扔到桌上,
  “你们的春宫图真是奇怪。”秦凛语气随意,让俺们的小白同志一颤一颤的小心肝终于恢复了正常跳动。
  “呼!”吓死他了,他还以为他的晚节不保了呢!凌穆白虚脱一般的趴在地上,表情庆幸。
  “那么,我们睡觉吧。”又是一句轻飘飘的话如同春雷一样‘轰轰轰’的在凌穆白耳中响起。
  于是,穆白同志不蛋定了……

  第三章

  我们睡觉吧,睡觉吧,睡觉吧……
  尼玛!这也太快了吧!
  凌穆白风中凌乱了,如果可能的话,他还真想风化成沙。至少酱紫就不用和这个家伙共处一室了啊啊啊!
  他的纯洁少男心啊!
  “怎么了?”秦凛眼神干净而纯粹。
  凌穆白顿时觉得那一百瓦的白炽灯太暗了,不然他肿么会被这家伙的眼神给闪到呢?不行,明天他一定要换个更大瓦数的灯泡!
  八过,现在最重要的是……特么的他要逃啊要逃!
  趁秦凛转身看他那寒碜的床的时候,穆白同志悄悄转向门的方向。
  “这是什么?”疑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凌穆白顿时如同化石一般,僵了。咔咔咔,想要转头,他的脖子却如同生了锈一样。
  他、他、他……
  穆白同志欲哭无泪,他肿么可以忘了这个?他肿么可以忘了……
  哇~他的小小白啊!
  看着在秦凛手中晃来晃去的小家伙,凌穆白觉得心里一抽一抽的。特么的这家伙是把他的小小白当神马了?尼玛,还用手去扯人家嫩嫩的小爪爪!
  小小白是一只猫,是一只神奇的猫。
  至于为嘛它会叫小小白,这就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了。那会儿的小小白还不叫小小白,那会儿小小白才出生,小小的、嫩嫩的、白白的、软软的,于是,它被老花同志捡了回来。
  好吧,穆白同志绝对不会承认他第一次看到那坨小小的白色的时候以为是个小包子,然后在它第一次对他喵的时候他也绝对没有被萌到!
  然后可耻的,他把这只小家伙抢了过来。然后,报应了。
  这哪里是个萌货啊?这个,明明就是一个祖宗啊有木有?特么的,外表果然是最欺骗人的!
  先说取名字吧,他本来想让它叫小花花的,毕竟是老花捡回来的。哪里知道,这个小家伙竟然猛地给他一爪,特么的很痛啊有木有?他娇嫩如玉的肌肤啊有木有?到现在都还有一道猫爪痕呢。
  在多次取名不果之后,他突然想到他妈妈给他的小名了,灵机一动,“小小白?”他是真的没辙了啊!
  没想到,之前一直很拽的趴在那里的小猫咪懒懒的抬起头,糯糯的喵了声,似乎是同意了。
  猫妖啊!
  “你,你刚刚看到这只猫笑了吗?”它、它、它,凌穆白手指抖抖,指着刚被他命名为小小白的小猫咪,脸上尽是不可置信。
  老花无辜的眨了眨他闪闪发光的小眼睛,就差没冒出红心了,“多可爱的猫咪啊!”
  得了吧,审美观。凌穆白黑线。
  在凌穆白继续纠结要不要把小小白还给老花的时候,他清楚的看到,那只神奇的猫咪又朝他笑了,嘲笑!红果果的嘲笑!尼玛我凌穆白还怕你一只猫吗?我还就跟你杠上了!
  从此,小小白同志就和俺们的小白同志过上了相亲相爱的生活。
  从此,小白同志在小小白的关心之下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而后凌穆白每每想到他当时决定,就不禁四十五度明媚忧伤,感叹道,人参啊,真特么的是个坑爹货啊!
  话说都过了两年了,小小白还是小小白。不知道为嘛,这小家伙在长到成人手掌一般大的时候,就再也不长了。
  凌穆白常常想,这个小家伙也是娃娃脸吗?哦,对了,它是喵咪,不叫娃娃脸,它是娃娃身。
  “喵!”
  一声喵的惨叫把凌穆白从深沉的思考中惊醒了过来。嗯,这么深奥的问题要慢慢想,他要先把他的小祖宗救下来!不然,后果……凌穆白哆嗦,啧!不能再想了。
  此时的凌穆白早就忘了他的逃跑大计,看着不停在秦凛手里挣扎的小小白,凌穆白抽抽。要是今天他不救小小白,他可以想象,他会被整得多惨。这喵咪报复起来,那叫一个惨烈哟。
  “这是什么?”秦凛看凌穆白没有反应,又抖了抖手上的小毛茸茸。
  “喵!”小小白又叫了一声,它这是招谁惹谁了?它安安稳稳的睡着呢,怎么突然被吊在空中了?是谁?竟然敢欺负它猫大爷!飞了一记眼刀给凌穆白,哼!它可不是好惹的!
  好吧,穆白同志被迁怒了。不过他当然不知道,他现在心里抽搐,脸上也抽搐,找准目标,猛地扑了上去。
  秦凛闪身,凌穆白猛地扎到了床上。秦凛眼里是好笑,他怎么可能让这个‘心怀不轨’的家伙抢走他手上的东西呢?想要这个东西,先说明它是什么。
  秦凛之前的确是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而且,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看了眼正在炸毛的某只,嗯,这两只好像。
  “喵呜~”小小白觉得它受伤了,呜呜,白痴主人,竟然救不了它。于是,它要自食其力了。
  看俺们小小白趁秦凛曲手肘的一瞬间,敏捷的一扭,然后一道无影爪向秦凛袭去。
  而秦凛当然也不是盖的,在感觉到小小白挣脱的时候,就向后移了些许,正好脱离了小小白的攻击范围,毕竟,那么短小的爪子能做什么?
  小小白一击不中,立刻闪身撤退。它可不是那个白痴主人。
  凌穆白受伤了,他觉得他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竟然被一只猫鄙视了,竟然被一只猫鄙视了……
  他亲眼看到小小白是怎么脱离秦凛的控制的,也是亲眼看到小小白是肿么大摇大摆的鄙视他的。呜呜,桑心……
  秦凛哪里会允许小小白就这么逃开的?挑了挑眉,又要向小小白冲去。
  千钧一发之际,秦凛突然顿住了。眼神怪异的低头。
  小小白,快逃啊!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