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平平淡淡才是福 水墨清薇(上)

重生之平平淡淡才是福 水墨清薇(上)


姬晓辉死了,在生父哭天摸泪的求他给弟弟捐肾后,死了。

姬晓辉活了,因为死亡又重生回到了小时候,那个还不知道生父的年代,只有他,还有一个“家”

趴地~文案无能,此文慢热,有狗血,有天雷,有让人看了咬牙切齿,有……

此文为小说,纯属虚构,如果和谁现实相同,那个……我是不会负法律责任地……

☆、幕

  医院的走廊里,人流穿行,手术室外更是人聚集最多的地方。谁也没注意到一道白影在空中飘来飘去,听到手术室里,有几个护士坐在一起聊天的内容,白影停下飘动,像是想要找什么答案一般。
  
  “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极品了。”
  
  “又发生什么事了?”另一位护士好奇的问道,医院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这也是为什么外人总是说医院里的故事多的原因。
  
  “昨天有做肾活体移植的手术,是同父异母的哥哥给弟弟做移植,手术开始时挺成功的。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血压不稳,心跳缓慢,结果抢救无效死了。纪医生还担心家属会闹,出去向家属说的时候,家属只是问了一句,小的有没有事。”连大班的护士讲着昨天发生的事,“纪医生说了没事之后,你们猜怎么着?”
  
  “家属闹了?应该不是吧!”
  
  “闹?要闹的话,今天医院能这么安静?亲生父亲啊!连问都没问大儿子,而是跪下来感激纪医生,把纪医生弄得是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这父亲也真够可以的,后来呢?”
  
  “最最最让人无语的是,纪医生让对方给哥哥处理后事,对方像是没听到一般,奔着小儿子就去了。继母被纪医生扯住,很不耐烦的开口,‘你们医院不是有什么尸体捐献吗?那尸体就捐了。’”
  
  “不是吧!怎么说也是给她儿子捐了个肾啊!”
  
  “这不算什么,昨天晚上那个爸爸去找纪医生,问能不能把哥哥之前所花的费用退了,你们都猜不到人家是怎么说的。”
  
  “呃?无非是因为手术失败什么的。”
  
  一直想八卦的护士摇了摇头,撇了下嘴。“哪是,那个爸爸说哥哥的尸体还有一个肾,一个肝,还有眼角膜,心脏等器官可以卖。”
  
  “我的天,怎么有这样的人。拿儿子的尸体卖钱,这是亲生父亲吗?”
  
  “估计纪医生也被那个JP爸爸气得够呛,只是回了一句,不是中介机构,让他把尸体拉回去。”
  
  聊天的几个护士没注意飘在半空中的白影晃了晃,如果鬼有表情,那么一定是非常痛苦的。
  
  “你们在讲什么?”推门进来的医生看着几位护士,“外面又有手术了,还不快些去准备。”
  
  “纪医生,我们在讲昨天那个超极品的爸爸。”
  
  “他们啊!有什么可说的,现在正闹着呢!”纪医生脸上明显带着鄙夷,死的那个也可够可悲的,遇到这样的父亲,同样是亲生的孩子,待遇差这么多,那孩子也够傻的居然给那样的弟弟捐肾。
  
  “又闹,为哪般?”护士看着纪医生像是没有事的人一般,有些奇怪,如果要闹,纪医生怎么会坐在这里。
  
  “你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纪医生明显不想多提,“赶紧干活,还有两个手术,我就可以下班了。”纪医生转身走出手术室里的护士休息室。
  
  几个护士互相看了看,其中的一位想到自己有一位老同学在那个极品的楼层,立刻打电话过去。打完之后,护士一脸黑。“死的那个,怎么活到现在的,其实他是没有求生的心理了吧!有这样的父母我也不想活。”
  
  “发生什么事了?”
  
  “死的那个亲生妈妈过来,问死者的爸爸要钱,说是他害死了她的儿子。”
  
  “这不挺正常吗?”几人觉得挺奇怪的。
  
  “她没去看死者的尸体,对尸体的处理也没有反驳只是要钱。”
  
  “够……可以的了。”几个护士对这家人连鄙视都懒得给了,“死的那个,真是够可怜的。他亲生母亲从他入院到手术一直没出现过啊!”
  
  “不知道,别在这儿猜了,都去工作。”
  
  几个护士离开后,飘在半空中的白影跟在护士的身后飘了出去,寻找弟弟的病房,他不相信刚刚那些护士讲的话,或许已经相信却不愿意承认。飘着的白影就是护士口中说的那个可怜哥哥,飘到病房所处的楼层,就听到非常吵闹的声音。白影看着非常陌生的女人,这,就是他的妈妈吗?
  
  白影对妈妈的印象非常的模糊,他不清楚爸爸和妈妈为什么分开,只是知道爸爸和妈妈是没有结过婚的,他也说不清是妈妈先跟人跑了,还是爸爸先娶的别人。总之两人互相没有往来,他是跟着奶奶长大的。奶奶一直说都是她的错,不让他怪爸爸。所以当奶奶去世的很多年后,爸爸找到他时,他相信了他的话,相信了之前他过得很不好,相信了爸爸说奶奶骗了他说他和妈妈都死了,相信了他布下的所有的局,落了如此的下场……
  
  走廊里争吵的人群分成两帮,看起来一帮像是妈妈带来的,另一边是爸爸的。白影飘看着看女人的丑陋,男人的无耻,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已经成了鬼,还能有什么反应。转身,白影飘走,他其实从出生就是多余的人吧!或者说,他本就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不然,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白影飘出医院,有些漫无目的地飘着,一直飘到了他居住了二十几年的房子,这是一个很有特色小院子,前后两院,后院的房后有一片地。这块地已经吵着动迁很多年了,却一直被耽搁了下来,附近的小院都把前面的房子改成了门市,加盖了一层,以饭店居多。飘进房里,白影坐不能坐,想要哭出来发泄自己一生的悲凉,没有身躯的鬼魂哪里有眼泪的存在。
  
  白影站在一只留了很多年的碗上,他发现这个碗能让他停下,白影非常认真的看着这里的一切,以后,这里也会被人占了去吧!白影突然觉得四肢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感觉到身体非常的痛,好像是有谁在切割他的身体一般,很快白影释然了,他的身体不是已经被人捐出去了吗,他,现在是真正的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吧……
  
  姬晓辉猛的睁开眼睛,混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看着熟悉的环境,再伸出手,姬晓辉呆呆的望着不再是透明的手,他,不是应该死了吗?为什么他还在这里。抬手掐了一下自己,姬晓辉感觉到身上的疼痛,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有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老家有传,瓷碗为特殊的容器,在犯阴之日放在外面必装物,如不装物便要扣之,不然易招物


☆、第1章 重生了……

  眼里带着满满的不置信,姬晓辉坐在桌子上很久,久到以为时间就会这样的静止了一般。眼睛不停的盯着,不停的握紧张开的手,指甲接触到手心中的疼痛,是那么的真实,难道他真的活了过来?双脚着地的一瞬间,姬晓辉有着从未感觉过的脚踏实地,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房子还是以前住的房子,前后两院,是奶奶的祖产,奶奶去世之前过户给了他。姬晓辉在房间里转,前院被奶奶用来堆放杂物,奶奶去世后没多久,姬晓辉便把前院清了出来,租了出去。前后都是两层的小楼,在一般以一层高为主平房里,姬家的房子有些显得鹤立鸡群。姬晓辉愣了一下,周围怎么都成了平房,他记得当年有人组织统一加盖的房子,怎么现在只有他家是两层小楼?这,这是怎么回事?
  
  姬晓辉忙跑回了房子,还没等进去,就听到院子外面有人说话,“晓辉,你在不在?婶子给你送些菜过来。”
  
  姬晓辉认得这个声音,是老邻居李婶子的声音。从奶奶去世后,李婶子对他一直很照顾,姬晓辉忙跑过去给李婶子开门,“李婶。”
  
  “哎,刚刚就听到你家有动静,怎么起的这么早。”李婶手里端着一个盆,里面装了一碗汤,几个菜包子,一边说着一边往里走。
  
  “谢谢李婶。”姬晓辉倒也没客气,忙接过李婶子手里的盆,往屋里走。
  
  李婶子有些惊讶,昨天给姬晓辉送东西,他还往外推,今天怎么这么痛快的收下了?李婶子虽然惊讶,却没表现出来,这孩子够可怜的,两家是老邻居,对姬家的事太了解了。姬家的唯一的那根苗讨了个媳妇后,没多久就去了大城市,因为没登记,媳妇生下孩子后跟别人跑了,这些年从来没回来过,而姬家的那根苗更是音信全无,这对父母就给儿子留下了两张相片。姬晓辉是被奶奶带大的,好在姬家老太太会持家,现在的家底还算丰厚。只是,老太太到底还是没陪着孙子走到成年,就过去了。现在姬晓辉成了彻彻底底的孤儿。李婶子在心里心疼姬晓辉,她能做的,也就是给他带一份饭过来。
  
  姬晓辉不知李婶子心里想的是什么,到厨房把盆里的东西捡出来,“婶子,碗一会儿我洗了再给你送去。”
  
  “好,好,好!”李婶子怕说了不用后,姬晓辉连汤和菜包子都不要了,忙应着声。“晓辉啊!现在就你一个人了,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可别总是伤心,老太太走的就不安心了。”
  
  “我知道了。”姬晓辉点头,现在真的就只是他一个人了,那样的父母,姬晓辉想想就觉得痛,身体忍不住的轻颤,奶奶为什么说是她的错,为什么说不要怪爸爸,那样的人,配做爸爸吗?
  
  “嗳,怎么哭了,别哭别哭。”李婶子哪想自己的话勾起了姬晓辉对父母的恨,还以为姬晓辉是因为奶奶去世而心里难受,忙过来把姬晓辉抱在怀里,轻拍着。
  
  姬晓辉在李婶子怀里放声大哭,一直哭到失了声,才清明了一些。哭完之后,姬晓辉才惊讶的发现,他怎么还没有李婶子高。姬晓辉从睁开眼睛到现在,一直没有注意自己的身高,也没注意现在是哪年,姬晓辉以为是他死之后,虽然有一些不同,但,姬晓辉还没来得及细想。现在姬晓辉不得不多想一些,以他现在的身高看,应该不大,可是家里的摆设明明是他去医院之前的,包括前后两层小楼的外层都是他去医院之前新刷的涂料颜色。
  
  “晓辉,可别哭了,婶子看着心疼,以后只要有婶子在,别人就不能欺了你。”李婶子看着晓辉呆呆的,眼泪却还是往下流,自己的眼角也湿了。“你快些趁热吃了包子。”
  
  “李婶,我没事,您先回去吧!等我收拾了,再给您把碗送过去。”姬晓辉平复心情,他现在很茫然,心里有很多的疑惑需要找到答案。
  
  “你……有什么事可得告诉婶子。”李婶子有些不放心,“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小辉,你可不能让奶奶失望,她才过去,你别失了志向。”
  
  过去?才过去。姬晓辉心里又是一疼,却又突然想要发笑,真是,真是太好笑了。上天在玩弄他吗?让他活过来,还是在奶奶刚刚过去的时候,让他连质问奶奶的机会都没有。姬晓辉心里乱乱的,“李婶,我知道了。”咬着舌头,嘴里被甜腥味充斥着,姬晓辉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那行,婶子先回去了,等中午了,我让李亮过来给你送饭。”李婶子不等姬晓辉应声,迈步往外走,很怕姬晓辉拒绝。
  
  姬晓辉也跟着出去,并没有拒绝李婶子,而是出去关门。再回到后院的房子里,姬晓辉在房子里上上下下的转了个遍,又在镜子前站了很久。他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家,和他去医院之前是一样的,里面有他工作后添置的家电,还有他用惯的电脑。而镜子前的他,却不是去医院前的他,整个人就像缩了水一般,而且还是缩了几倍,以前一米七七的个头,现在目测也就一米六左右。看着墙上挂着的标着2000年的挂历,姬晓辉呆呆的望着,这个时候,他好像准备升到初三,刚拿到身份证不久。
  
  是了,奶奶在2000年时去世的,在他读初二的那个暑假去世的。可,为什么又有这么多的不一样?而且看李婶子的样子,并没有惊讶,这是为什么呢?姬晓辉想不通了,也不想去想了,能够活过来,姬晓辉心里是存有感激的,但是心里也挺难受。走到一楼的厨房,姬晓辉喝着快要凉了的汤,拿着菜包子坐在灶台旁边啃。厨房是他重新装修房子时唯一没有变的地方,这里有他很多儿时的回忆。
  
  奶奶经常坐在这里给他烤地瓜,给他做好吃的,家里的条件不是特别好,但,奶奶却从来没差了他的。从小到大,没有人敢欺负他,大约也是因为奶奶的关系。周围的人没有一个当他面说难听话,小孩子见了他都要乖乖的叫一声哥,也不会露出什么鄙夷之类的表情。姬晓辉是感激奶奶的,可,经了换肾的事,姬晓辉对奶奶的感情又是复杂的。
  
  把菜包子咽了下去,姬晓辉走进以前奶奶的房间里,桌子上摆放着奶奶的黑白照片,相框上用黑纱罩着,相框的前面放着五个果盘,上面装着馒头,水果,糖,还有奶奶爱吃的瓜子。姬晓辉跪在桌子上把奶奶的相片抱在怀里,“奶奶,为什么呢?为什么要我不怪爸爸,为什么爸爸去找我,只是想让我给他另外一个儿子换肾,还要骗我说,他有回来找过,说您告诉他,妈妈和我都死了。为什么我会相信他编得漏洞百出的谎话,为什么他要那样的待我,连个墓地都不给我?为什么我又回来?奶奶,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姬晓辉现在已经没有了眼泪,只是不停的追问为什么。
  
  “奶奶,我见到妈妈了,奶奶,妈妈去找爸爸,不是想要安置我的后事,而是向爸爸要钱,因为我是她生的,给爸爸的另一个儿子捐肾不能白捐。奶奶,其实我一直是多余的吧!不然为什么他们不想给我安置后事,而是为了钱大打出手。”姬晓辉说着便冷笑了一声,“他们打得很惨,好像妈妈被爸爸的另一个女人抓花了脸。”
  
  “奶奶,您说都是您的错,为什么您要替他们担罪,如果您告诉我真相,我会不会不对他们期盼亲情,会不会就没有这些事情的发生,会不会过着另一种生活?或许,我看他到还会冷嘲热讽,甚至笑着看他因为另一个儿子得了病,而焦急的跪下来求我,那样我也不会答应的,虽然那个生命是无辜的,但,我也会笑着看他慢慢的衰弱直至死去,那是他的妈妈给他带去的报应。”姬晓辉像是着了魔一般,“奶奶,您会说我冷血吗?或许会吧!您的儿子一直是您的骄傲,不然,您也不会替他承担罪孽。也许,是奶奶希望我,可以善良的,不去背负不好的情绪生长,事实证明,善良的人,并不一定有好报,您看,我因为善良到蠢,结果死后尸体还被抛弃,医院大概会把我的尸体当成解剖课的教材工具。”姬晓辉的双眼呆愣,如果这时有人进来,看到姬晓辉的样子,肯定会吓得跑出去叫人,可惜,偌大的房子里,只有姬晓辉一人。
  
  “奶奶,我又活过来了,您却没有等等,连让我问为什么的机会都没有给我。我也看清楚了,奶奶,我会去报复的,或许您不会同意,但,我还是要做的。”
  


☆、第2章 未来会如何……

  从那天和奶奶的相片聊天后,姬晓辉就在想,要怎么报复。那个男人后找的老婆家是开饭店的,很有水准的饭店,如果开一家比他们还强的饭店,压抑他们,直到搞得他们破产,之后呢?姬晓辉有些茫然。
  
  姬晓辉被奶奶养得很好,因为没有受到别人言语的攻击和行为上的排斥,姬晓辉不懂如何恨人,就算之前身边没有父母,姬晓辉也因为奶奶,都是她的错,不要怪爸爸的话,对父母没有讨厌之情。只是想他们有苦衷的吧!所以当那个男人找到他,说奶奶讲他们母子都死了时,姬晓辉轻易的就信了。然后看到一些虚假的事实,姬晓辉更是深信了。
  
  让姬晓辉报复一个人,姬晓辉能想到的就是把对方的全部都抢走。
  
  姬晓辉想不通,也就不去想。能想到哪里就做到哪里吧!姬晓辉打开去医院前新买的笔记本,姬晓辉一直没搞懂,为什么房子会和自己一起回来,这些东西在别人眼里为什么一点儿都没引起大家的围观?姬晓辉曾装做不经意的问过李婶子,李婶子说是早就有了,还是奶奶在的时候置办的。
  
  姬晓辉无言,那些东西不是这个年代应该有的,不,应该说就算是这个年代能有,但也不是像他们家这样的家庭能置办的。不过,姬晓辉没有把疑惑问出来,心里想着要怎么开家饭店。既然前面的两层小楼已经起好,不开饭店似乎有些浪费,而且这片虽然算不得市中心,但是来往的人绝对不算是少数。饭店好开,但,要开什么样的饭店,这才是难题。
  
  姬晓辉想了很久,开始姬晓辉想开自助餐,但是觉得不合适,虽然自助餐是盈利的,他想要高发展还是有些困难。姬晓辉想到了后来非常流行的,私房菜。私房菜没有什么特别的,其实和一般的饭店没有多大的区别,不过是更讲究了一些,内部的装修更加温馨。姬晓辉曾经和同事去过一家私房菜馆,感觉就是,贵,有情调。
  
  姬晓辉想到,就想干起来,但是接踵而至的就是钱的问题。他家的钱不多,虽然家里什么都有,可是花费却不少,电费,水费,还有吃食,虽然李婶子说让他以后去他们家吃,但是白吃白喝他抹不开面。如果去李家吃,就要给李家生活费的,余下的钱是要交学费,杂费,书本等等费用,去除这些,余下的钱少之又少。姬晓辉不得不考虑,要不要先把前面的房子改成小旅馆,有些收入。
  
  这么一犹豫,转眼便是开学,姬晓辉背着书包跟李婶子家的李亮一起往学校走。李亮比姬晓辉大一些,从姬奶奶去世后,李亮就听妈妈在一边嘱咐着要好好照顾晓辉,如果有人欺负晓辉就帮他欺负回去。李亮自觉把姬晓辉当成自己的责任,骑着自行车驼姬晓辉,“晓辉,你放学时一定要到车库等我。”
  
  “噢。”姬晓辉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赚钱,之前他是初中毕业直接去了中专,学了会计之后就在公司里做记账员,之后又学了自考,拿了大学文凭。工资也跟着涨了,再之后赶上要升职的时候,那个人就出现了……他又回到了这个时候。没有考上大学,一直是姬晓辉的遗憾,听到同事讲大学生活如何如何,他非常的羡慕。中专的学费还是邻居们帮筹的,他上班之后慢慢还上的,现在,姬晓辉不得不考虑,真的还要像前世那样吗?
  
  之前并不是因为笨,但是比起那些中考状元可以免费读高中的学生,姬晓辉的成绩显然是不够的。而且,之前是他家的条件真的很一般,但是现在,从那独一无二的两层小楼看,谁能说他们家没有钱?说出来没有人信的。不管是去读高中,还是读中专,在这一年里,最先要做的是赚钱。
  
  一个初三的学生,一个刚刚十六岁拿了身份证的人,能做什么?开饭店没有本钱,倒买倒卖?姬晓辉倒也可以,可是卖什么好?姬晓辉一直带着问号进了教室。姬晓辉的成绩处于中上游的水平,考高中不成问题,考重点高中有些勉强。这些指的是之前读书的姬晓辉,现在的姬晓辉,离开学校已经多年,学过的初中课本有没有记忆还两说。
  
  初三是重新分班的,这次分班是以全校大排名,五十名为一班隔断,姬晓辉在三班。每次月班,学生在哪个班都会做个调整。姬晓辉坐到班级的前排,听着老师对新学期,新同学的期望。姬晓辉决定不管以后怎样,先回家把初一,初二的书找出来看看。
  
  第一天并不算是正式的开学,只是认认新的班级,打扫卫生,领书,分座。和姬晓辉同座的是叫赵闯的男生,学校的排名和姬晓辉是同分。赵闯是一个很开朗的男生,不过,姬晓辉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初三时有和这位男生同桌过,可能是距离初三的时间太过久远,没有印象也没有什么。
  
  等到老师宣布放学,姬晓辉抱着书乖乖的站在车库里等李亮。没一会儿李亮也抱着一堆书出来,“晓辉,听说你在三班,感觉怎么样?”
  
  “还好,你在几班?”姬晓辉记得李亮学习很不错,中考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没考上重点高中,只是去了普高。
  
  “一班,你要努力了,要不要我给你补补课?”李亮很热心的提议,姬晓辉却摇了摇头。
  
  姬晓辉现在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好像不够用一般。“李亮,先回家吧!下午我想去书店转转。”
  
  李亮把姬晓辉抱着的书放进车筐里,“上来吧!现在回去还能赶上午饭。”姬晓辉坐在后座,李亮立刻骑车走人。
  
  ~~~~
  从李家吃过午饭,姬晓辉先把书送回家,然后背着包往外走。姬晓辉想去书店看看,参考书是必买的。书店里的人不是很多,姬晓辉转了一圈,很快就找到初三年级用的参考书。抱着书转了一圈,一排股市投资的书引起了姬晓辉的注意,姬晓辉看着书愣了一下,并没有走过去。2000年的股市是什么样的,姬晓辉并不清楚,就是以后的,姬晓辉也是不知道的。虽然姬晓辉学过股市投资,却是没有炒过的。
  
  从书店走出来,姬晓辉一直在思考,要不要炒股,好像现在对炒股开户没有那么多的要求,但是真的要炒吗?他能稳赢吗?站在一家证券公司的门口,姬晓辉犹豫不决,最后姬晓辉还是转身,股市不适合他。
  
  姬晓辉一直坚定的想要开一家饭店,还是要开一定能够压倒那个男人的饭店,也知不可能一下吃成个胖子,钱是一步步存起来,饭店的口碑是慢慢的积累下来的。一路走回家,姬晓辉决定还是把前面的门市租出去,不管怎样,要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先够他以后的生活才是主要的,以后要走什么路,还是慢慢的想吧!
  
  回到家里,姬晓辉先跑去李婶子那边,“李婶,我想把前院的门市租出去。”
  
  “租出去?为什么?”李婶子奇怪的看向姬晓辉。
  
  “奶奶走了,虽然给留了一些钱,但是我只花不进,钱很快就会花没的,初三用钱的地方多,我想把前面的一排房租出去,我收租金,这样每个月也有固定的收入,要整体出租。”姬晓辉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李婶子想了想,原本想说钱不够,她帮衬着,可一想姬晓辉的性格,之前还给留了一百块的伙食费,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行,我帮你问问,整体出租,还有别的要求吗?”
  
  姬晓辉想了想,“不能租给要开扰民行业的人,像是发廊,音像店,或是KTV等。”
  
  李婶子点头,“成,我今天去你们家后院的菜地看了一下,有些菜可以起了,再留着该老了。”
  
  “李婶,您摘了便拿回来做饭吧!我天天在您这边吃,自己留着也没用。”姬晓辉想着那片菜地,虽然不大,种的东西可不少。一条垄的西红柿,两条垄的黄瓜,两条垄的豇豆,其它种的都是地瓜,奶奶知道他喜欢吃烤的地瓜。“给我留几个地瓜就行。”
  
  “这……那你下个月可不能给伙食费,那些东西够吃很久的,西红柿也给你留几个,晚上看书累了,垫垫牙。”
  
  姬晓辉想想也觉得差不多,便点头算是同意了。
  
  从李婶子家出来,姬晓辉先到前院一排门市看看,以前一直当仓库用,放了很多书在里面。姬晓辉走上楼之后,看着满满的书,突然觉得自己可以开一家租书店的,书架上的书很全,都是他没有“回来”之前,有了余钱之后买的,有网络的出版书,有实体散文,诗歌,那段时间姬晓辉看书看得非常杂,买回来的多以盗版为主,拿起书,姬晓辉突然在想,这些网络的出版书,应该不是在2000年出版的吧!现在网上有没有连载?
  
作者有话要说:PS:绝对不会以写文为生……


☆、第3章 未来会如何……

  找出几个箱子,姬晓辉把书分类的装好,搬到自己住的后院,又去院子里摘了几个西红柿,姬晓辉准备先到网上去看看有没有那些书的存在,如果没有,为了生存,他先借几本来用用吧!虽然有些……呃……不怎么好!
  
  姬晓辉找出一个大瓷碗,装上洗好的西红柿进了房间,坐在笔记本前,姬晓辉先是百度一下文名,找了十几个全没有,姬晓辉一边啃西红柿一边偷笑,不错,不错。不过,很快姬晓辉就笑不起来了,那个很有名的点点网站,在2000年还没有成立……
  
  看着一堆书,姬晓辉默默的上了封条,放到干燥的房间里,也许哪一天会用上吧!有些泄气,姬晓辉回到房间找出参考书,他还是脚踏实地的先学习,把之前忘记的功课补上再考虑别的吧!
  
  摆正了态度的姬晓辉开始认真的研究代数,几何,化学和英语,语文,姬晓辉看过之后便放到一边。常年和数字打交道的姬晓辉,对关于数字方法的计算,套上公式差不多就能解出来,不过对化学和英语,姬晓辉有些头疼了。英语这东西,放下很久没有用过了,二十六个英文字母他会,其它什么语法,什么拼写,全都随着成长被消化排出体外了。化学其实也简单,真的不是很难,只要把最基础的化学元素背下来,其它的往上面套就行。梳理好脑子,姬晓辉立刻起身往李婶子家跑,去找李亮借初一,初二的英语笔记。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