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空间之生财有道 周毛乱

空间之生财有道 周毛乱

时间: 2013-11-04 01:07:40

A大农业系大三学生林有道,穷的与周围的学生格格不入,他的朋友就只有他的室友张康。

A大教授柳慕琛,著名金融分析师,是所有女学生心目中的钻石王老五。

本来毫无关联的俩人,却被一个空间联系在一起。

当懦弱的林有道渐渐变得坚强,当柳慕琛渐渐对这个懦弱的人上了心,

一切都不再是从前了!

有人说是林有道傍上了柳慕琛!

有人说林有道和柳慕琛要去国外订婚了!

林有道: 与其听人说,不如我们真的结婚吧。

柳慕琛:一切都听你的!

现在这样定义林小受:家里是小白(指和柳小攻的家),外头是王八。

柳小攻的定义是:家里是无赖,外头是精英。


  第 1 章

  林有道,A大大三农业系学生,外号“小词典”。A大是全国著名院校,在A大就读的分为两种人,一种是有钱或者有才的名门之后,另一种就是林有道。林有道是靠着自己的狗屎运才考上A大的,当初自己爸妈可真是砸锅卖铁地把他送进A大的,记得那时候村里还是敲锣打鼓欢送他,村长还当着村里人的面给了他500块作为奖励。
  虽然林有道考上了A大,但是那种格格不入感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消失。整个A大,林有道肯定是“最亮的风景线”。如果有个头发卷的打结,脸黄的发霉,衣服洗得发白的,那肯定就是林有道了。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放在A大里面,那简直就是犀利哥一般的存在。人林有道并没有做过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但是他还是坐实了A大“惹人嫌”排行榜第一名。
  在学校,林有道只有一个朋友,那就是自己的室友张康。张康家以前就是农民发家的,小时候也是在农村长大的,对于林有道这样的并不会和其他人一般反应过度,倒是经常罩着林有道,“小词典”的绰号也是张康叫出来的。虽然张康经常帮着林有道,但是林有道那是穷惯了,也节俭惯了,即使张康对他苦口婆心的劝导,让他赶紧改变一下,林有道依然没有办法改变,再说经济上也不允许啊。直到大三了,林有道依然是个乡下娃子样,张康也就破罐子破摔了,只能在林有道吃亏的时候出个头了。
  “喂,小词典,去帮哥打个水!”
  “我说张康,这句话我已经说了三年了,虽然我名字叫有道,但我不是有道词典,不要叫我‘小词典’,你怎么就不听呢,你再叫就自己打水去。”林有道怒斥。
  “瞧你这小样,反正都已经叫了三年了,这么小气,哥哥我罩了你三年你怎么不说呢?我们要时刻感恩才是,乖,给爷打水去。”
  “好吧,好吧,不过下次不许再那么叫了啊。”说完,林有道就吭哧吭哧地拎起张康的水瓶,往打水房走去。
  林有道低着头,看着地面,小心地避开人群,但是三年的臭名在外,路上碰到了一些刻薄的人那是免不了冷嘲热讽一番的。这不,经管系的一位恶男就在那讽刺起来了:“哎呦,这不是‘惹人嫌’林有道么,怎么会来水房打水啊,真是稀客稀客,我看你还是回家挑水什么的比较符合你的身份啊。”
  林有道向来是个过滤网,对于恶意挑唆也就是听了就让它随风散的人,也不多说什么,埋着头一个劲的往前走。可人家就不乐意了,立马伸出两根手指,夹住林有道的后摆。林有道偏就像头倔驴一样往前走,那男的看两根手指夹不住了,情急之下就用装着热水的水瓶往林有道身上撞了一下。也就这时候,热水瓶上的软塞突然蹦了开来,热水直接泼上了林有道的后背。一声闷哼,林有道整个人摔在地上。周围的人全部围了上来,也没人说要上去帮一把,就干看着,有的笑的猥琐,有的冷漠一瞥,有的虽然皱了下眉头,但是还是没说话。这经管系的虽然有意想拿林有道出个气,但是并没有像把人弄伤,当下问旁边人要了张康的号码。
  当张康赶来的时候,林有道已经在地上做了有10分钟了,后背衣服上已经鼓出了一点点,明显是被泡撑起来的。那个气啊,张康也没说什么,赶紧把林有道扶起来送去医务室,临走前,瞥了眼周围围观的人。“小词典,再忍忍,马上就到医务室了。你说你怎么就不能给我硬气点呢,你看你这给烫的!”张康怒不可遏。
  “没事,小时候经常出这样的事故,忍忍就好了,回头用凉水敷一下,再涂点药膏也就行了。”林有道虽然被烫的咋舌,还是强忍道。
  “行你妹啊,这都过去这么久了,也没及时弄,别再废话了,我让医务室赶紧给你看看。”
  “去医务室不是敷药的话要另外算钱么,还是别了,回宿舍吧,我那还有一管家里带来的药膏。”林有道说完就挣扎着想往回走。
  “去医务室!我给你付钱,你这死抠!”张康气的直翻白眼。
  “那还是算我借你的吧,回头我再还你。不然我就回宿舍弄去”林有道赖着不肯往前走。
  “行行行,听你的,我的好兄弟,拜托你赶紧走吧,啊。”
  到了医务室,医护人员很尽责的把林有道的衣服小心地扒了下来,只看到背上已经烫的一片片红了,有些地方已经烫得鼓出小包了。“你这孩子真不小心啊,我先给你冷敷一下,过会再上药。你先翻个身躺一下吧。”林有道很听话的翻了个身,感受着背上的水深火热,迷迷糊糊得阖上了眼。
  恍惚间,窗外的花瓣一片片飘进来,一阵凉爽,林有道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自己的背里,紧接着,心脏都好像被什么给扭曲了一般,一阵阵地疼痛。林有道是被疼醒的,咚一下想要坐起来,没意识到自己是趴着睡的,愣是像泥鳅一样拱了一下就又趴下去了。感觉除了背上比较疼之外,林有道看了一眼医务室的时钟,居然已经快要6点了!张康这死小子也不知道来把自己接回去。不过好在他走前还知道把自己的干净衣服带来,就勉强原谅一下了。磨磨蹭蹭地穿好衣服,林有道就挪回宿舍了。
  “小词典,你已经从医务室回来啦,我还去帮你买了晚饭带过去,你居然已经回来了。”张康拎着2个塑料袋和2个水瓶进来了,说话的时候顺便把其中一个塑料袋递给林有道。“今天辛苦你啦,谢谢你的晚饭哦~”林有道笑的眯了眼,乖乖接过张康递过来的饭,“对了,这几天可以帮我请个假么,我这背估计不允许我去上课了。”
  “还用你说,我早请好了。这几天你就乖乖待宿舍休息吧。到了饭点我会带饭回来,你只要像僵尸一样躺着就行。”张康笑着拍拍林有道的小卷毛。
  “滚犊子,你就不能打个好点的比喻,你干脆说我像干尸一样躺着好了。”林有道一把拍开张康的手,眼睛瞪的滚圆。
  “哎呦,我的好词典,开个玩笑,别当真么,来来来,你躺着啊,我把饭给你放床上,你就趴着吃吧。”
  “哼,算你懂得尊重病人,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说完,林有道很霸气地趴在床上,四肢蜷缩,昂着头,像只嗷嗷待哺的小狗。
  吃完后,林有道就很不争气的开始迷糊了,慢慢地进入了梦乡,梦里,林有道来到了一个小庄园,庄园旁边有一片湖水,再往远一点就是树林了,不过树林只能隐隐约约得看到一点,好像是飘着浓雾一般,全遮住了。林有道走到了湖边,捧起这澄澈的湖水,仿佛就回到了自己家乡,满满的都是质朴。怀念地放到嘴边,就着手喝了一口。呵,居然有点甘甜!林有道纳闷了,这做梦还能尝到到水是甘甜的。
  “醒醒,小词典,吃饭了!快醒醒,你是不是梦游了啊,手怎么湿的,还流口水,你是不是梦到绝世大美女啦,这小色胚!”张康在耳边轰炸道。林有道一激灵就醒了。“我怎么会梦游?还有我什么时候流口水了啊。”林有道很不服气,往自己嘴上一擦。擦完就后悔了,还真有水,不过刚刚手擦到嘴的时候,梦里那股子甘甜就冒了出来。难不成刚刚不是做梦?

  第 2 章

  “嗯,张康,我起来了,嘿,谢谢你的饭。”虽然嘴上这么说,林有道却是对刚刚的梦境留意了。看了看墙上的钟,嗯现在是晚上7点,晚点再睡会,说不定还会梦到。
  “那你吃着先,我还有事,就先走了,饭盒什么的你就先搁那,晚点我回来再收拾啊,嘿嘿。”张康说完,急匆匆地走了。这着急的样,像是有个超级大美女在外等着似的,还“嘿嘿”,看来肯定有什么好事发生。林有道捧起饭盒,算了,先想想刚做梦的事吧。如果那是真的,倒也挺好,那湖水真的太好喝了,比家乡的水还要清澈。
  才想完,林有道就觉得眼前一亮,这这这,怎么才想到就真到了刚才做梦的地方,关键是,这次自己明明没有睡觉啊,难道吃饭的时候,吃着吃着就睡着了?
  林有道才想站起来,啪一声,发现手里居然还捧着饭盒,而刚才完全没有意识到,所以饭盒在自己无意之举下掉在了地上。这下惊悚了!这饭盒还是刚张康给的,没道理做梦连饭盒都一起进入梦境,这盒子又不是纯金的。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林有道抬起手就往自己的脸上捏,结果手才抬高,就扯动了背部的烫伤,顿时,一阵火烧从背上延到心脏。这还没验证自己是不是在梦境,就把背部扯痛了,管他是不是做梦,先治伤要紧。反正小时候经常往家附近的河里跳,这里又正好有湖,跳进去,也可以用冷水缓解下疼痛。
  林有道小心地把自己的衣服剥下,两脚一蹬,把鞋子丢在地上,急匆匆地冲向湖水。“嗵”一声,转眼,林有道就出现在了湖水里。然而,背部的灼烧感并没有降低,反而有升温的趋势,林有道只觉得不对劲,立刻手脚划拉着手臂向岸边游去,连扯到的疼痛也顾不上了。
  但是还是晚了。背部的伤口好像被什么扒开了一样,居然有细细的水流往身体里灌,仿佛身体内部有磁铁似的,水流竟一点点地钻了进去。这下子就不是疼痛那么简单的事了,林有道渐渐地觉得呼吸困难,身体里慢慢被湖水灌满,如果有镜子,他就会发现自己此时居然像被扎了孔的皮球一样,水从背部进,再慢慢从身体别的地方喷出,清水进,黑水出,林有道还在挣扎着往岸上游,但是显然一切都是徒劳。渐渐地,筋疲力尽的林有道慢慢,慢慢往水下沉。在他昏迷的瞬间,背部竟隐隐发出粉红色的亮光,这亮光从背后一路跳跃,最后停留在林有道的右肩,慢慢地,亮光一点点隐去,再看看肩头那,却是一片淡淡的粉红色疤痕,像是花瓣,嵌在光滑的皮肤上。在林有道即将沉入水底的瞬间,那疤痕处又是一阵亮光,一股强力,林有道居然被稳稳地放到岸边。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1个小时了,林有道缓缓地撑起自己的身体,只觉得背部的灼烧感已经消失了,之前那股窒息感也想做梦一般完全消失了。林有道摸摸背部,那些水泡呢?他努力把自己的小短手往后背摸,却是光滑一片。怔愣了一会,“阿嚏”一声,倒是把自己的魂给拉回来了。林有道这才发现,之前自己是脱了衣服跳进水里的,眼下虽然在岸上,却是裸着的,急忙捡起刚才被自己剥掉的衣服和鞋子套上。
  等穿好了衣服,林有道也终于空了下来。刚才到底是怎回事?明明差点淹死的自己怎么又出现在岸上了?背部的水泡又去了哪?这湖水难不成是什么神水?嗤笑了一声,算了,有时间还不如想着怎么回去。
  这不知是梦境还是仙境的地方,既然已经确定了是真实存在的,那就没什么好纠结了,眼下倒是该怎么回去呢?也不知道张康发现了自己如果不在会是神么反应。边想着,林有道边用手挠了挠自己的右肩。
  眼前又是一黑,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居然处在了一个黑暗的地方。我的妈,才离开那个诡异的地方,这下子又投进了黑乎乎的地方,早知道还不如在刚才那个地方呆着呢。林有道懊恼地想到。
  “啪”一声,周围居然亮了起来,门口那个可爱的背影不是郑康么!林有道忙奔了过去:“康……康哥,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喝,吓我一跳,小词典你在啊,怎么不开灯的,还康哥康哥的叫我,你发烧啦?”说完,张康就把手往林有道的额头按去。林有道抬头,往四周看看,顿时尴尬了,这不就是自己的宿舍么。
  扭扭捏捏的从张康身边离开了点,又抬眼瞄了下时钟,上面显示的是8点,看来刚才自己在那地方待了有1个小时。林有道揪了揪自己的手指头闷闷地说:“刚才我睡傻了,什么康哥,你听错了。”
  “小词典,你确定你睡傻了么?之前我不放心你回来看看,结果你居然不在床上,说,你去哪了!哈,居然光把自己的饭盒丢了,怎么不帮哥我收拾一下。”张康一步跨过去,手搭在林有道的肩上,痞痞地问。
  林有道看了看桌上,果然,自己的饭盒真不见了。对了!刚才带到那个地方去了,这下就坐实了那个地方是真实存在的,嘿嘿,看来自己凭空多了个“秘密庄园”了,虽是这么想着,林有道一边抓过一旁的饭盒,嘴上却说道:“哦,刚才出去了一趟,手里正好拿着饭盒,就顺手丢了。你的我过会会收拾的啊。”
  “别别别,你现在可是伤患,还是哥哥我来收拾吧。”张康赶紧抢过林有道手里的饭盒放到一边,“先别说这个,小词典,把你衣服脱了,哥给看看你背后的伤怎么样了。”
  林有道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张康一把拽了衣服。
  “哎?!伤口呢?”张康不可置信地摸了又摸“这怎么光滑溜溜的,上午还红红的一大片呢。嘿,怎么好像比以前看上去还白呢?仔细看看,小词典,你身上好像连一点毛孔都看不见啊,不长毛的死小鬼。”
  “咳,我不说了我从我家里带了一管药的么,那是我们家的土方子,对治疗烫伤什么的有奇效。”林有道急忙抢回自己的衣服穿上,“我的伤没问题了,咱就不管了,说,你后来急急忙忙地跑出去干啥,是不是会美女去了?”
  张康虽然对他的说辞有点奇怪,但是马上被林有道后面的话给吸过去了:“什么大美女啊,我是被拉过去接待我们学校新来的教授的。哎,听说过柳慕琛,柳教授没?在咱A市可是有名的死去活来的那种,就算是在国际也是赫赫有名啊。啧啧,而且年轻多金,关键的是,长得那叫一个帅,简直绝了!”
  林有道斜着眼看了张康一眼,道:“张康,你现在就是那思春的大姑娘吧,看你这一副猥琐的笑,我都不好意思说认识你。”
  张康抬手打了林有道一脑刮子“你懂啥,我这叫向往,懂不?如果我有柳教授的一半,我保证给你找一个美女大嫂。”“行行行,我懂了,那你赶紧努力去吧。”林有道好笑地看着张康。
  “哎,看来你不信啊,没事,反正你伤也好了,明天就去上课,咱带你去见识见识柳教授的风采,保证你想不相信都难。”张康抬手揪了揪林有道的脸,啧啧,这小脸啥时候这么光滑了。
  “明儿再说吧,都8点多了。哦,对了,张康,我打工那地儿给我请假没啊?”林有道说完就准备脱自己的衣服。
  “当然请了,既然你好了,明天记得去销假啊。哎,你等等”张康一把把林有道拽了过来,“你右肩上啥时候长疤的?被谁欺负的吗?”张康立马失了笑意,恶狠狠地瞪着那浅粉红色的花瓣疤痕。
  “哪有疤痕?我怎么不知道?”,林有道转头去看自己的右肩“喝,还真有,什么时候长得?”对!刚才好像是摸着这里一边想回来才发现自己又到宿舍的。难道这是那个庄园的通道连接处?
  “不是被人欺负的就好,你个不让人省心的小词典啊。”张康怒气顿消,揉了揉林有道那头小卷毛,“嘿,你的小卷毛居然没有打结,难得啊,你终于肯花钱买沙宣了?”
  “滚,我头发梳一梳还是还顺的,卷毛也是可以很顺的!”林有道炸毛。
  “好好好,赶紧洗洗弄弄去,明儿还要上课哪,记得带上明天上课的书。”张康无奈摊手,这可爱的小词典怎么在其他同学面前就沉默寡言了,要是在别人面前也这样,就算穿着寒酸,怎么着也不会有这么多人不待见啊,哎,真不知道这小词典今后会不会改改这小怪性格。
  林有道一边走,一边无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肩。看来那个庄园应该是在某个平行的空间里的,这疤痕会不会是庄园的入口?晚点再试试吧。如果真的是,那就太好了,反正学的是农业,正好可以用那块庄园来种点东西,至少可以缓解下自己的生活压力。边想着,林有道露出了到A大一来第一个轻松的笑容。

  第 3 章

  这一夜,注定会是无眠之夜。
  等张康睡着以后,林有道在自己的小床上翻来覆去,想逼着自己睡,却是怎么也睡不着。干脆就不睡了,今天来好好看看自己的秘密空间好了。想罢,就用手按上了自己的肩头。
  一晃眼,林有道就发现自己到了空间里头,地上还躺着今天带进去的饭盒。嗯,过会出去不能忘了把这饭盒也带出去,毕竟这里都是泥土,塑料什么的果然是有害的吧。
  林有道四下望望,远处雾蒙蒙的就先不去了,先去小庄园里看看好了。“吱呀”一声,林有道推开庄园外面的木篱笆。庄园里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荒凉,而且面积也相当可观。庄园里有一座很小的竹屋,看起来不像是可以久住的地方,倒是挺适合干活累了就休息会。
  林有道推开了小竹屋,里面只有一把木椅,一张仅容一人的木塌,再加上一排小木柜。小木柜占地的地方可以说是最大的了,林有道看着木柜上面也没什么灰,就小心翼翼地拉开了柜门,深怕木柜门一不小心被自己给拉散架了。
  打开柜门,柜子里并没有什么东西,倒是干干净净的,隐约还散发着一点点檀香的味道。反正有一排柜子呢,林有道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总不可能从柜子里发现一坛金子吧,于是就耐心地一个个去开。直开到最后一扇柜门,林有道从里面惊喜地发现了一些蔬菜种子。
  这些种子都用油纸厚实地包着,纸上面还用繁体字标注了种子的名称。林有道看了下,主要是黄瓜、白菜、萝卜、青菜,品种不多,都是些常见的菜。想了想,林有道决定把每种菜种都种一些,反正张康买了个电磁炉,平时只拿来烧水泡面,如果菜能收获的话,说不定以后可以在宿舍里做饭呢,这样可以省下好大一笔钱哪。林有道美滋滋地想着,手里动作也没有停下,把这些菜种都揣在自己兜里,再在竹屋里翻找农用工具。
  找了半天,别说锄头了,连勺子都没有,水也没办法浇。林有道一屁股坐在木椅上,愁得不行。虽说自己是农业系的,但是那些锄头、镰刀什么的毕竟是系里的,自己肯定是没办法弄到的,但是要自己去买的话,那就肯定要把所有工具都买齐了,这样算下来没个3、400根本买不齐啊。父母帮自己交了一个学年的学费以后,家里的积蓄已经快用光了,读书的钱都只能靠自己赚。自己一个月打工能拿到1000块,生活费已经省吃俭用不买零食、不买新衣服,光吃饭还得花400,剩下的钱还要攒下来交学费的。要真去买了,恐怕自己的生活会更拮据。
  林有道懊恼地站了起来,向屋外走去。看着庄园内外这么多的空地,叹了口气。如果这个空间再神奇点,自己可以翻地,那该多好啊。抚了抚额头,林有道嗤笑了一声,自己真是太贪心了,这空间本来就是白得到的,居然还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林有道抬起头,想往屋子里走的时候,霎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这这这,明明刚才只是自己想想的而已,土还真的自己翻了遍。欣喜地跑了出去,顾不得脏,林有道整个人趴在了土地上,使劲地嗅着,这是才翻过地的味道!
  一骨碌爬了起来,林有道闻着泥土的芳香,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自己进入空间主要就是靠的意念,难道在这空间里面,意念是万金油?不管是真是假,林有道迫不及待地掏出口袋里的种子,哆哆嗦嗦地扒开油纸,望着这些小而圆润的菜种,激动地想着:如果这是真的话,种子们,去坑里把自己种起来!
  林有道激动地看着手上的菜种,眼神无比虔诚,差点就流下狂喜的眼泪。果然!手里的种子在一瞬间好像蒸发一般全部不见了,它们全部被洒到了土地里。林有道彻底癫狂了,恨不得在地上打几个滚,要不是怕把菜种给压坏,他肯定已经这么做了。
  这空间太神奇了!意念万岁!林有道又想着浇水,差不多才想完,湖里面竟跃出一丈高的水柱,直直往他头上飞来,快到自己头顶时,这水柱竟自动分成无数股细小的水柱,每一柱水柱都精确地往菜种坑里钻去,居然没有一滴水落在外面。
  林有道这时候已经完全失控,既然不能在地上打滚,他就兴奋的在原地大跳大叫起来,光是原地跳也已经抑制不了林有道的兴奋了,他便冲出小栅栏,绕着庄园跑了好几圈,直到跑累了,才一屁股坐在湖边。
  刚才又喊又跳又跑的,这下冷静下来了,林有道不禁为自己的行为觉得好笑极了。有多久没有这么畅快,这么高兴了?是了,自从自己离开了家,离开了父母,只身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A市以后,就再也没有笑过了,每天都为自己的生活愁苦着。活着,就意味着不停地打工、不停地学习,还要再分神忍受别人的讥笑,也就只有张康能够给自己带来温暖了。
  林有道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现在想这些干什么呢,有了空间,以后的日子可能会好过很多,就算命运不眷顾自己,至少在受了委屈之后,还有个空间可以让自己疗伤。林有道相通了,也就不管那么多了,又恢复了之前的傻笑。
  捧了点湖水往嘴里送。“呼哈~”这水还是这么好喝啊,不行了,用手捧太麻烦了,而且这么好喝的水,用手捧还会浪费,林有道干脆整个人趴在湖边,头朝下,整张脸都快要浸在湖水里了。管不了这样有多猥琐了,林有道撅起嘴就猛灌。
  喝了才几口,突然肚子一阵绞痛。完了,难道是喝生水拉肚子了?厕所厕所,快点上厕所。林有道快速地爬了起来,飞速往竹屋里跑。结果到了门口,才想起来,这里哪有什么厕所啊……
  无奈,只好默念了一声“出去”,还没等自己的眼睛适应,林有道就急急忙忙朝厕所的方向跑去,为了能节省时间,他边跑边解裤子。“哗啦啦,嗵……嗵……”林有道浑身一个激灵,顿觉舒爽万分。
  然而,一股恶臭也随着排泄物的排出而散发着,林有道只觉得自己要被熏得掉进坑里了,赶紧用手死死地捏着自己的鼻子。完了!刚才跑得太急,好像没有关厕所门!老天保佑,千万不要把张康熏醒。
  林有道一边捏着鼻子,一边竖起耳朵听听外面有什么动静。好险,张康好像睡死了,再接着睡,努力睡~才想完,只听见“砰、砰、砰”几声,然后便是很重的“踢踢踏踏”声,再“啪”一声,灯开了。
  “该死的小词典,你想弄死大爷也不要用这种卑劣的手法吧,居然想熏死我!”张康怒气冲冲地奔向厕所。本想两手环胸,摆出个讨债姿势的,但无奈这味道实在是太臭了,尤其是越靠近厕所,味道就越重,张康只好两手死命地捂着鼻子,连喘不过气都不管了。小词典,你今天死定了!
  才走到厕所门口,就看见小词典和他一样,两手捂着鼻子,表情又是舒爽又是忍受不了恶臭的样子。等看到张康的时候,“唰”一声把头按得低低的,耳朵尖尖更是红得发亮。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臭,还忘了关门,你把门关上应该会好一点。”说完,就一副“没关系,你关吧,把我熏死在厕所里也没关系”的表情看着张康。
  张康还能说什么呢,只好自认倒霉了,一脸晦暗地朝自己的床走去。
  “等,等等,张康,我刚才好像跑太急了,没有拿厕纸。”身后内疚的声音传来,张康的脸色立马跟吃了大便一样。一声不吭地绕去拿厕纸,再递给林有道,一副“救命,我要死了”的表情。
  林有道缩了缩脖子,歉意地道:“不好意思……”然后继续自己的大事。
  等林有道出来的时候,厕所里的恶臭总算是消散了点。
  “小词典,咱们去洗澡吧,明天还要见柳教授呢,我怕这味道残留在咱们身上把柳教授也熏死。”张康从被子里坐起来,一本正经地对林有道说。
  愣了一下,林有道羞答答地转过身,都不敢看张康一眼,“好啊。”
  “走走走,赶紧的,我们一起洗,可以快点呢,完了就早点睡。”说完,也不等林有道答应,就拖着他往浴室走去。
  俩人快速地脱了衣服,就争先恐后地往花洒下钻去。“呦,小词典,拉了一泡,连皮肤都变得水灵灵的了么~嘿,小卷毛居然还顺顺的,明天我也拉一个试试。”张康拉着林有道品头论足道。
  “哼,不就是臭了点吗,用得着一直强调嘛。”林有道哼哼唧唧道,一边死命地那手往自己身上搓。
  “得,不说了,待会你该跟我打起来了,快点洗,洗完赶紧睡觉,明天带你去见识柳教授哈。”张康也不说了,连连打着哈欠。
  闹腾地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明天,或许有超大惊喜在等着林有道。

  第 4 章

  “起床啦!小词典,快点快点,上课要迟到了!”张康一把掀开林有道的被子,一手抓着他细细的脚踝,拼命往床下拖。
  林有道紧闭着眼,皱着秀气的眉,小脑袋拼命往枕头底下塞,两只手紧紧抓住床单,没被抓住的一只脚朝着张康的手乱蹬一气,几次蹬到了张康的脸上,被抓着的脚就在床单上画圈圈,画三角。“再睡会儿嘛,就5分钟嘛~”
  “迟到了!还睡!你还用臭脚蹬我!喂!你蹬我脸上了!起不起你!”张康气急,一手更用力地抓着脚,另一只手还要抵挡林有道的臭脚攻击。“小词典,快看,地上怎么有100块钱!是不是你掉的?”
  “哪?在哪?真的是100块吗?张康,我来看看,我很擅长分辨这个钱是你的还是我的!”林有道“腾”地坐了起来,力道之大,把张康这位1米8的人都踹倒在地。顾不得去把张康扶起来,林有道飞快地跳下床,双腿跪地,撅起屁股,小脑袋一探一探,来回伸缩,试图在地上找那100块。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