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养儿是个技术活/父亲,请自重! 蓝夕

养儿是个技术活/父亲,请自重! 蓝夕

时间: 2013-11-10 22:15:04


这算重生还是穿越?
大难不死,
却又摊上这么一个豪门世家。
还是重操旧业,赚钱要紧,
剩下那些有的没的,
父亲,请自重!


001 所谓背叛

  苏远的脚步轻快地回荡在楼梯间。他刚从国外出差回来,作为一个同声传译,出差是经常的,进修是必要的。但是像这次长达半年之久的,还是第一次。
  
  即便苏远不是一个情绪外露的人,在马上到家的此时此刻,也难得露出一丝期待和小小的调皮。
  他想刘泽了。
  
  钥匙轻巧地□锁眼,推开门之后,门厅里的一双陌生皮鞋首先映入苏远眼帘。这是?苏远怔怔地看了看,他从来没有买过如此亮眼的皮鞋,如同他从来不是高调张扬的人一样。
  
  客厅里空无一人,只有卧室偶尔传出陌生的声音,似乎——还带着短促的喘息。苏远站在门口,只觉得脑中情绪翻滚,如同千军万马奔腾而过,将他碾压地粉身碎骨。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放下了大包小包的行李和精美的礼物,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像做贼一样的走到了卧室门前。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卧室门外,里面喘息呻.吟的声音熟悉而陌生。苏远脑中一片空白,嘴角不自觉地带了一丝嘲讽地笑。修长白皙的手指搭在门把手上,轻松推开了门。
  
  果然如此……
  
  床上的两人似乎被吓了一跳,嘴角还有来不及擦去的液体,画面淫靡而刺眼。苏远胃里翻江倒海,定定地看了床上□的两人几眼,语气平静:“我在客厅等你。”
  
  自己和刘泽认识有多久了?苏远整个人都陷入到软软的沙发里面,脑中跑马灯地回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
  
  十年的时间,自己也将近30了。就连夫妻间都有七年之痒,更何况自己和刘泽这种关系呢。苏远不知道自己应该反省还是庆幸,整个人呆愣成了一个木偶。
  
  刘泽坐在沙发对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苏远。他嘴唇有些颤抖,苏远是什么性格,他一清二楚。
  
  他对人从来都是温和的、淡淡的,只是看似温和的表面蕴含着很难接近的内心。他死缠烂打了四年,才终于让这个人对自己稍微放开了内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这种猜谜似的情感感到疲惫和厌倦了呢?
  
  他以为或许自己可以换个人试试看,或许换个活泼的伴儿可能不会那么的累。但是看到现在的苏远脸上卸下了往常的平静淡漠,整个人疲乏地靠在沙发上,难得软弱无力的样子。刘泽心里狠狠地抽痛了下,眼里一下子泛起了泪光。
  
  “对不起。”虽然这句话很没用,他却只能这么说。
  
  苏远被这句对不起惊醒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和刚才惊心动魄地一幕,让他头疼欲裂。他扯了扯嘴角:“没关系,只是刘泽,我想我们的关系可以到此为止了。”
  
  “一定要这样吗?!这些年来我对你如何,你一点留恋都没有吗?!”刘泽知道是他不对,但是看到苏远如此平静地说出这句话,还是觉得一股淤积之气积攒在胸口,语气带了几分苍凉。
  
  苏远疲惫摇头:“我们先分开冷静一下。”他还以为自己可以快刀斩乱麻,但是现在的状态似乎不适合做这种事情。
  
  想到这里,苏远直接起身:“我最近先住外面,我们的事情过几天再说。”
  
  刘泽眼睁睁地看着他站起身,走出门口。当铁门‘砰’的一声关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也在一点点的下沉,沉到虚无缥缈的地方……
  
  ====
  
  十字路口上,苏远眼神茫然,还有半分钟才到绿灯时间,他还可以继续发呆。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从来都是如此的有条不紊,从来都是冷静自持。或许这就是刘泽终于离开的原因?
  
  在苏远认真反省的时候,却没有看到对面一辆跑车飞飚而来。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苏远茫然抬头,最后看到的是跑车中少年通红的双眼和迟缓的动作。
  
  酒后驾车要不得啊~~~
  
  这是苏远最后一个意识。
  
作者有话要说:开新文了,最近琐事处理完毕,又对父子耽美感兴趣,干脆开个新坑。
此文中的同声传译职业是我想象中的,某蓝并无同声传译经验,也没有任何该职业好友。
如与现实有出入,
请以现实为准。


002 所谓清醒

  苏远再次醒来的时候,时间已是黄昏,窗外火烧云红彤彤一片,预兆了苏远大难不死后的炫丽。
  
  只是这房间的设计,并不是在病房?苏远打量了下房间摆放,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这似乎是一个少年人的身体?
  
  苏远讶然,紧接着便拿起了桌上的镜子。
  
  镜中是一个清秀少年,大约十六七岁的年纪。眼睛圆圆地睁开,疑惑的表情如此□地摆在了脸上,以至于苏远有些新奇地又眨了眨眼。
  
  好吧,这算是重生了?不过不知道这是哪家少年,哪个时代。作为一名尖端的同传人员,处变不惊是必要的。苏远只是愣了下便恢复了往常情绪,既然什么都不知道,那么就从明天开始慢慢探索吧。
  
  现在,先休息一下。这个身体似乎是生了场大病,只是这么一会儿,苏远就有些头晕了。如此想着,苏远再次沉沉睡去。
  
  这次他睡得并不安稳,好似在做一个悠长的梦。梦中一个男孩,跟着母亲到了一个豪华的别墅中,只是作为私生子的他,只能呆在最偏僻角落的客房中。没过几年,母亲抑郁而终,而他自己,则像是被父亲遗忘,只有每次考试成绩出来,才能靠着那优秀的成绩,获得父亲一个淡淡的眼神。
  
  如此平淡而乏味的生活,已经过了十年。此时男孩已经长成少年,也是因为平常过于用功又不注意吃饭,才导致一场大病席卷而来。只是就算到最后,他一直濡慕的父亲也没有过来看他一眼……
  
  苏远头重脚轻地爬了起来,这算是大难不死的福利吗?连自身处境都有人帮自己介绍了。这个金手指很实用,苏远很满意。
  
  私生子嘛,大家族的糜烂生活他是知道的,但是没有想到这个不光彩的身份会出现在自己身上。不过……在某些方面,对不善于阴谋的苏远来说,这个头衔似乎更加适合他现在的处境。
  
  没有争夺家产的权利,也不用陷入到那残酷的斗争中去。凭借他自己的能力,将来大富大贵不敢考虑,小康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现在羽翼未丰的自己,正好可以在这个家族中,低调的混吃混喝。
  
  自己赚钱留存,有人给生活费。就算是个不受重视的私生子,生活也比以前在福利院长大的自己好太多了。
  
  如此规划着新的人生,苏远整个人显出一种蓬勃向上的精神,这种激情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在他身上出现了。不知道是大难后的了悟,还是和这个身体少年的精神融合,此时的苏远,身上弥漫着一种释然的平静,以及心中隐藏在深处的激流暗涌。
  
  苏靖州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如此一幕。房间中的少年正坐在窗台边的椅子上,抬头看着天边,神情淡淡。
  
  “你身体好些了?”苏靖州对苏远的印象很复杂,17岁的疯狂历历在目,可惜苏远的母亲并不是什么良家女孩。如果不是DNA的检测报告上言之凿凿的证实了苏远的身份,他甚至连看都不会再看他们母子一眼。
  
  就算破例让他们母子进了家门,因为他母亲的职业,也因为苏远的怯懦小家子气,苏靖州对苏远总带了鄙夷和嫌弃。苏家掌权者对苏远都是如此态度,底下的人就更不必说了。内因外因如此,苏远一直以来对他濡慕的态度也就变得理所当然。
  
  这种苏靖州认为理所应当的态度,今天似乎被打破了。眼前少年听到他的声音转过头来,表情没有了以往的激动,眼中也没有了以往的濡慕。看着他就好像看着一个陌生人,甚至比陌生人还不如,因为他从少年的眼中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莫名神情,那种神情叫做——诧异。生病了过来探望你,就这么让你惊讶吗?
  
  “好多了,谢谢父亲的探望。”苏远回答礼貌有余,亲热不足。他从桌上的日历已经知道了时代,现在正是他身死的第二天。甚至连城市都没有变,也在B市。当他看到苏靖州的第一眼,惊讶的同时,他也终于知道了眼前人的身份。
  
  苏靖州,B市苏乐集团的董事长,仅用十年便成就B市商场传奇的人物,今年刚30出头。做同传的时候,他还几次为苏乐集团做过翻译。没有想到,这个人如今竟然变成了自己父亲。世事奇妙,莫过于此。面对这样一个商场精英人物,苏远称不上诚惶诚恐,但也绝对是小心翼翼了。
  
  虽然知道这个身体以前对苏靖州的濡慕,但是苏远却不愿如此。他从来只依靠他自己,他的人生字典中没有父母亲情的字眼。大病之后,性情大变,多完美的借口,不是吗?
  
  苏远的回答让苏靖州皱了下眉,眼前少年语气中的淡漠他自然听的出来。这是和自己发脾气?苏靖州再次皱眉了,自己似乎对他太好了啊,这算是蹬鼻子上脸吗?
  
  如果苏远知道苏靖州内心的想法,一定会嗤之以鼻:您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好好休息。”苏靖州颌首说道,这才转身离开。再讨厌一个人,他面上也永远不露分毫,商场斗争的习惯,已经成为本能牢牢印在了骨子里。或许会有人让他放下面具,但这个人绝对不是眼前的私生子。
  
  苏远并不知道苏靖州在想什么,他也懒得猜。父亲母亲什么的,亲情什么的,那都是浮云。等到苏靖州离开房间之后,苏远这才转身坐在了房间的电脑前面,他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试验。
  
  面前是一台普通的台式电脑,配置一般,外形一般。不过作为不受重视的私生子,苏远很庆幸他还有电脑可以用。(远远啊,你把你爸想成什么样儿了啊!)
  
  他深呼吸了一会儿,修长白皙地手指快速地打开了几个网页。几分钟之后,一声下载完成的提示响起,又经过一道道的安装程序,苏远面前终于出现了一个登陆界面。
  
  成败在此一举,苏远将铭刻在心中的账号密码输入了进去。原本平淡无奇地界面瞬间变的波澜壮阔,苏远长呼了一口气,脸上第一次露出了自嘲的笑容。是了,在电子网络的世界,身份不重要,账号密码是永恒的,自己这是身处局中不自知,失去平常心了。
  
  在他登上账号的一瞬间,数条消息发了过来:
  
  “远,最近有几个CASE,你接不接?”这是论坛管理员Alvin发来的私聊消息。
  
  当然接了,不接我将来怎么自立门户。苏远如此腹诽,手指灵巧地在键盘上敲击,“接,最近只要金额多的我都接。”
  
  对方沉默良久,最后发来一个流汗的表情,以及一句不知道是关切还是嘲讽的话语:“你最近很缺钱?”
  
  “当然。”苏远回答地那叫一个干脆,缺钱又不是丢人的事情。对方再次发来一个流汗的表情,但还是按照他的要求发来数份翻译文稿,后面都标注着金额和完成时间。
  
  苏远满意地点头,顺手给对方发过去一个抚摸的表情,又告知对方自己要更改下银行账号,这才有心情看起别的留言消息来。
  
  “远,我要来中国了,能见见你吗?”
  
  苏远挑了挑眉,语气坚决地回复:“你在开玩笑吗?Albert?”
  
  “好久不见,远!我刚旅游回来,最近论坛里有什么重要消息吗?”
  
  最重要的消息就是我死了又活了,苏远心底碎碎念,回复里却淡淡地敷衍几句。苏远最大的特异功能就是,脑中风暴般运转,面上却永远神奇地保持淡然。
  
  “远,你看新闻了吗?同传的那个天才,会多国翻译的那个苏远死了。我原本一直怀疑你就是苏远,原来真不是啊!”
  
  苏远手抖了一下,尼玛能不能不给人添堵了!能不能!能——不——能!
  


003 所谓逆子

  重生后的第七天。苏远对这个家的情况也摸了个大概,这个身体也叫苏远,父亲是苏靖州,家里的女主人是林霞,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苏宇。
  
  作为私生子,他不需要和家人共同用餐。没事最好不要叨扰那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有事也尽量自己解决。
  
  早晨起床之后,苏远习惯性地去外面锻炼。苏家所在的小区,是B市高档住宅区中最豪华的一片,小区里的绿化环境几乎和公园不相上下,有流水有绿地有众多的健身器材。
  
  苏远很满意目前的环境,昨天第一笔翻译的款项已经打到了他的卡上。作为一个即将成年的成年人,办个银行卡也不是什么难事。当然这个前提是,他身上还有一笔感谢费,对方也知道他是苏靖州的儿子。第二个前提他是想隐瞒的,但想想用这笔钱试探出苏靖州对自己的态度,还是很有必要的。
  
  有了第一笔钱,就会有源源不断地钱。苏远一边漫步跑着,一边回想起昨天Alvin给他的消息:
  “东达电器知道是你帮他们翻译,非要多给你一些感谢费。” Alvin其实和苏远性格有些像,这也意味着,他们两人永远不会距离太近。
  
  “是么?”苏远想了想,笑了:“我只是一个小论坛的自由翻译,又不是传说中的天才苏远,他们这笔感谢费可是打水漂了。”
  
  “他们敢送,你还不敢拿?” Alvin习惯性嘲讽地语气又来了。
  
  这倒也是,苏远被他说的大彻大悟了,不客气地收了下来。他一不偷二不抢,最近又缺钱,不拿才是傻子。
  
  苏远想的入神,却没看到前面有个跑步的人慢慢停了下来,后果就是——苏远一脑袋撞上了对方后背,鼻子瞬间的酸痛让他眼里泛起了点点水润。
  
  苏靖州觉得自己很倒霉,早晨跑个步也能被人追尾了。不耐烦地回头,看到是自己儿子之后,脸色更黑了。
  
  “你在想什么呢!跑步也能撞上人?!”苏靖州反射性的训斥。对苏远,他向来都是不耐烦的。看到苏远眼睛水汪汪猛抽鼻子的样子,更是皱紧了眉头:“这点疼也忍不了?”
  
  苏远本来就挺疼的,被苏靖州这么不耐烦一问,更觉得浑身不舒服。“疼就是疼,为什么要忍。”苏远前世也有30岁,自有自己奉行的人生行为逻辑。
  
  苏靖州被这句淡淡的话给噎了一下,恨恨训了一句:“不知好歹!果然和你妈一样,想赚钱又受不得苦!”
  
  苏远更加嗤之以鼻了,自己可以通过舒适的方式赚钱,为何又非要通过受苦来表示自己意志力坚强?如同一个富二代明明将来要负责整个公司,还非要去搬砖头证明自己能吃苦。这不是磨练意志,这是装【咩——】的行为!想磨练意志,加班、谈判、资金运作,这些都够磨练的了。
  
  此时对着名义上的父亲,他不能讨论孩子教育问题。毕竟讨论完之后,很大可能被教育的就是他了。但是勉强自己附和苏靖州他更加不乐意。最后干脆闭口不言。
  
  他这边转念思量完毕,苏靖州倒是奇怪了。自己这个儿子,什么时候都懦弱,唯独在说道他母亲的时候,整个人都能跳起来,像是一头护短的小狼。今天这是怎么了?自己刚才说的够重了,他怎么就这么平静?
  
  “你今天怎么不反驳我的话了?”苏靖州有些兴味了,看到苏远因他这话而茫然的表情,盯着他语气低沉:“你以前不是最生气我说你母亲坏话吗?”
  
  苏远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这个啊!他只是一个冒牌货,怎么知道以前苏远母亲是什么样子的人?但是不回答又不行,那更加会引起眼前男人的疑惑。
  
  苏远想了想:“你如何评价妈妈是你的自由,我如何想也是我的自由。我们观点南辕北辙,既如此就不谈了吧。反正妈妈生我养我这么多年,我知道她是什么人。作为她的儿子,我是感激她的。”
  
  苏远说完这番话,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我真是天才啊!这话多么完美的体现了儿子对母亲没有道理地包容和感恩?
  
  苏靖州愣了下,没有想到从来都是怯懦不善言谈的儿子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并且还挺有道理。但是想到被他维护的是那么一个女人,还亲热的叫她‘妈妈’,苏靖州心底不是滋味了,他不会承认那种奇妙的感觉是嫉妒。他从来都没叫过自己爸爸!
  
  “生你的又不是你妈妈一人!”苏靖州语气微妙。
  
  这话是什么意思?!苏远嘴角有些可疑地抽搐:苏靖州!你对一个17岁的少年说这个话题,你也太不要脸了吧?!
  
  “额。”苏远憋了半天,心中小天使和小恶魔拉扯争斗一番,小恶魔占了上风。苏远阴森黑化了,“可是父亲,妈妈生我很痛苦,您却很舒畅,不一样啊!”
  
  舒畅啊!——畅啊!——啊!——
  
  苏靖州似乎听到了头顶一只只乌鸦飞过,发出怪异地声音。
  
  “逆子!”
  
  苏远走出很久,才终于听到身后苏靖州恼羞成怒的爆发。逆子就逆子呗,你能奈我何?苏远慢悠悠地往房间走,表示毫无压力。
  
  苏靖州看到苏远头也不回,走的格外潇洒,全然没有了以往的尊敬和期待。这个儿子以前性格怯懦的时候,苏靖州怎么看都不顺眼。现在看到他变得独立自信,却又觉得心里老大不痛快。
  
  这算是彻底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等待了这么多年,从那次大病之后,终于决定不对自己抱有期待了?觉得自己的父爱永远不会落到他头上,所以自暴自弃了?
  
  苏靖州心中翻滚过数个想法,心底深处第一次泛起了一点点愧疚。或许他母亲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但他苏远怎样都是自己的儿子,这点是否认不了的。自己以前做的好像确实过分了一点。
  
  就算对待这个儿子比不上苏宇,但不闻不问地丢在偏僻客房十几年,也不是正常父亲该做的事情。苏靖州站在原地反省,苏远此时已经回到了房间。
  
  还有半个月就要开学了。想到开学就是高三,想到还要再经历一次高考,再看看桌上乱七八糟十几本的参考书,苏远觉得自己的新人生前景黯淡。
  
  好在自己上辈子文科就一直不错,好在这个身体选择的也是文科。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如果自己打算重新捡起课本,应对高考,那自己赚钱大计就要靠后了。但是考上一个不错的大学,得到父亲赞赏的目光。这应该是这个身体的少年最深切的希望吧?要不然他也不会累成那样子,最后还是魂归地府。
  
  自己已经占了人家的身子,(这话……)如果连这点希望都满足不了,那自己也太不是东西了。苏远陷入了迷茫中,这种迷茫一直持续到刘管家过来。
  
  “你说什么?!”苏远坐直了身子,脸上惊愕的表情是那么的明显,以至于刘管家都有些尴尬和不自在。
  
  “老爷说,以后你就和他们一起用餐。”刘管家也觉得这个命令来的莫名其妙。但是这个家里做主的是苏靖州,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人敢说不是?
  
  这是对自己早晨大逆不道的惩罚?还是终于有些愧疚,想要补偿这个儿子了?不管哪个结果,苏远都觉得自己很头疼。
  
  他想要的是对方一气之下将自己赶出苏家,或者就继续无视,并不想要如此诡异的结果啊。一起用餐?在餐桌上看你们一家人温馨和睦其乐融融的场景吗?苏远心中莫名出现闷痛,这个身体残留的对父亲的一丝濡慕,即便换了个灵魂,都固执地留在体内。
  
  苏远仔细体味着这丝绝望凄凉的情感,等到闷痛渐渐消失之后,长长地一声叹息:“你,这又是何必?”
  
  君若无心我便休,虽然这是男女之情。但套用在父子情上,同样适用的。小苏远,你这又是何必?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刘管家听出了怨愤和无奈。然而作为苏家大管家,刘管家佯装没有听到这句话,只是语气严谨地再次提示:“已经到晚餐时间,您该过去用餐了。”
  
  “走吧。”苏远无奈抬脚,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什么的,真是让人火大!
  


004 所谓晚餐

  苏远到餐厅里的时候,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他一眼扫过去,就看到苏靖州和便宜弟弟苏宇已经坐在餐桌前了。
  
  至于女主人林霞,此时刚从外面进来。看到苏远站在那里,笑着迎了上来:“苏远,这几天没见,身体好点儿没?你爸爸怕你以后照顾不好自己,所以就想着,以后大家一起用餐。有你陪着,苏宇也能多吃点儿!”
  
  不愧是女主人啊,一番话下来滴水不露。苏远看了看眼前这个打扮冶艳的女性,又看看桌边眼露不屑鄙视的苏宇。面上浮现淡淡地笑:“多谢母亲,我现在好多了。”
  
  妈妈是多么亲昵的称呼,叫母亲已经是极限了。苏远虽然为人淡淡,但是这种情况下,总要寒暄几句。少年脸上笑容清浅,却比以往多了几分灵动和聪慧,看到这两人的互动,苏靖州冷哼一声,“行了,站在那里干什么?吃饭了!”
  
  一家之主发话了,众人乖乖落座。
  
  苏远很有自知之明地敬陪末座,看到他自动坐在末尾,才十岁的苏宇露出了一个‘算你知道好歹’的表情。林霞也好似没有看到苏远的位置过于偏僻,连连招呼起来:“远远啊,这些都是你爸爸特意吩咐厨房做的,你尝尝!”
  
  苏远还没反应过来,面前的骨瓷碟上就摆上了一个奇形怪状地食品。这算是下马威?苏远心中冷笑,这种小把戏,这个女人也不怕自己父亲看出来?
  
  这种海洋动物很珍稀,似鱼非鱼、似蟹非蟹。它处于大西洋深处,很少有人能在餐桌上见到,自然也不会知道如何下手。苏远垂下了眼眸,他天生不是爱出风头的人,除了面对苏靖州那不可控的行为之外。
  
  苏远沉默的一瞬间,苏靖州也发现了不妥之处。这种菜肴是很稀少也很美味,但是……他眼神冷厉地看了林霞一眼,林霞被苏靖州这不含任何感情的一眼看得出了一身冷汗。
  
  “远远,你再尝尝这个,这个鹅肝是今天刚从法国空运来的,非常鲜嫩。”她边说边对着苏远后面的佣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将上道菜换下。
  
  “不用了,瓯奀挺不错的。”苏远慢条斯理地拿起了碟边的刀叉,手指灵巧地开始拆壳动作。看着不像是要用餐,反倒像是细致解剖一样。他这缓慢不失优雅的动作让林霞不自觉地有些冷意,却不知道从何而来。
  
  当一切处理完毕,苏远这才慢慢送入口中。一口下肚,苏远眼睛满足地眯了下,上次吃这个东西,似乎是在新西兰的环保与可持续发展的会议上?不过这次做的味道没有那次美味。调料的味道重了些,恩,苏家的厨艺还是不能和国家级的比较。
  
  苏靖州的视线一直落在苏远身上,看到他熟练处理外壳的时候,他就有些诧异了。再看到苏远那自然洒脱的动作,更觉得趣味盎然。这个儿子,好像有很多秘密瞒着他?
  
  苏远面上一闪而过的满足表情和小小遗憾,苏靖州也没有错过。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看到少年游刃有余地面对林霞和苏宇的明枪暗箭,看到他一直都是淡然平静的应对。苏靖州发现,自己更喜欢少年单独面对他时的情绪外露。
  
  不管是嘲讽也好,挪揄也罢,都是面对自己时才有的独有情绪。苏靖州想到这里,满意了、满足了、圆满了,大手一挥:“苏远喜欢这个就多吃点。”把盘中剩下的瓯奀都让佣人递了过去。苏远大方接受,虽然不太好吃,但总归难得吃到。
  
  “爸爸,哥哥马上就要高考了吗?高考很难吗?我看哥哥每天都学习到很晚的。”饭桌上吃饱了的苏宇看着苏靖州天真无邪地开口,不等苏靖州回答,又转头看向林霞:“妈妈要多给哥哥做些好吃的哦!”
  
  苏靖州笑了,抬头摸了摸苏宇的小脑袋:“真乖。”
  
  林霞看到这副父慈子孝的场景,笑的妩媚。视线飘忽地落在了远处埋头大吃的苏远身上,仿佛不经意似地一扫而过,一直不太安稳地心也渐渐安定下来。
  
  不过一个私生子而已~~~就算凑巧懂些礼仪,也没有关系。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从这天起,苏远用餐都是和众人一起进行的。大部分时候,他都是从头沉默到尾,偶尔苏宇或者林霞蹦跶的太厉害了,苏远才会绵里藏针地敲打几句。
  
  苏远不相信苏靖州没有发现这母亲二人对自己的态度,毕竟是商场打滚这么多年的人。但每次出现冲突的时候,他都是冷眼旁观。苏远虽知道他和苏宇地位不同,想要获得同等待遇绝对不可能,只是看到如此结果,还是有些心凉。

  8月下旬的早晨,天气热度稍微降了一点,早晨微风拂面。
  
  苏靖州最近心情很好,越是关注苏远,他就越觉得有意思。最近几天家里的明争暗斗层出不穷,他一直在等苏远吃亏,甚至好整以暇地等着他向自己求助或者抱怨。却没料到,这孩子四两拨千斤的水平还不错,几次嘲讽攻击都被他轻描淡写地化解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