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情错 潇潇雨下

情错 潇潇雨下

有什么,是他有我没有的?

有哪点,是他能做到而我不能的?

我可以在所有方面赢过他,却惟独输给了爱情。

因为爱情的领域,真的没有什么逻辑。

这是一个华丽受和一个平凡弱受争夺小攻的血泪史

也是一出人人喊打的恶人最终摘得胜利果实的杯具。

小虐可以有,大虐必须没有,HE


第 1 章

  春日将至.
  A城终于化开一个冬的寂寞,融成醉人的暖意,精明的商家抓紧机会,为公司新一年的规划绞尽脑汁.
  黑色的凯迪拉克停在一栋大楼前,门口守候已久的人连忙上前打开车门,走下一位年过中旬的男子,精致的黑色西装衬着他沉稳的脸庞,平添了些严苛.抬眼看去,几缕阳光洒在前方银灰色的“Special Acquire”上,男人微微闭了闭眼.
  “方总,”接过男人手中的公文包,萧凡低声汇报:“岑副总监已经在办公室等着了,”
  方潜点点头,边走边问到:“凌尘呢?”
  “这个……”萧凡笑得有点苦:“他说马上到.”
  方潜皱眉:“萧经理,我记得我说的很清楚,这次和夜氏的合作非常重要,绝对不允许半点大意.”
  “是,”萧凡暗下电梯,语气里有些许无奈:“我也跟凌总监反复强调过,但您知道凌尘的性子……”
  “哼,”方潜嘴角抽搐:“他再任性下去就叫他滚出公司,不要以为单凭那么点儿所谓的天赋就可以不把公司的规矩当回事!”说着率先走进电梯.
  “……”萧凡无言的笑笑,这样的话平均半个月就会出现一次,就不知道凌尘还能躲多久。
  打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坐在沙发上忐忑不安的男子立马起身:“方总,陈经理.”
  “唯默,等很久啦,坐,坐,别站着”方潜向他摆摆手,转头对萧凡说道:“去泡两杯咖啡.”
  “怎么样,唯默,你和凌尘讨论的结果呢?”方潜坐在皮椅上,笑意并没有到达眼底.
  至少很好的隐藏了自己都说不清楚的疲惫.
  “是,方总,昨天我和凌总监详细研究了夜氏旗下新推出的那款‘music of dream’,这是我……我们对目前市场的消费层以及夜氏历代饰品的研究报告,后面附带了对这个广告几个初步的构思.”,岑唯默将厚厚的资料双手呈上.
  “唔……”方潜随意的翻了几页,心下感叹:果然还是岑唯默靠得住,虽然不如凌尘有天分,做事却认真踏实,又肯努力,这份资料,连问都不须问,绝对是他一人整理的,说起来,毕竟还是这样的人才能委以重任吧.
  再瞧瞧对面的岑唯默,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刘海被发胶牢牢固定在额头,五官只能算得上清秀,双手紧紧交握,寂静宽敞的办公室还能隐约听到他冷汗滴落的声音,方潜暗暗叹口气:“可惜……就是太缺乏自信了.”
  正思来想去,就听见门外传来萧凡的声音:“凌大总监,凌大天才,你总算来了,这次又是什么事,塞车了还是闹钟坏了?”
  “闹钟坏了又塞车,萧凡,也帮我冲杯咖啡,”门被推开,一个男子端着两杯咖啡走进来,显眼的白发长过耳际,一张对男人来说过分漂亮的脸上带着一贯的傲慢,眼眸流动处习惯性的投下不屑和嘲讽,米色意大利纯手工紧身风衣包裹住修长的身子,白皙的脖颈上十字架和他的主人一样闪着夺人的光芒.
  “凌尘,你又迟到!”方潜抿了口咖啡,眉眼隐含怒气.
  “方总我也不想啊,这次纯粹是客观原因,再说……”凌尘撇一眼把位子让给自己,又另外去搬椅子的岑唯默,轻笑的勾起嘴角:“天天出勤率满分又怎么样,还不是只能想出一些哄三岁小孩的玩意,笨得没救了!”
  岑唯默微颤,嘴角动了动,终究是没说话,静静的坐下,眼中飘过一丝黯然.
  倒是方潜看不下去,冷冷的道:“凌尘,你真以为SA离了你就活不了吗,”放下咖啡杯,扯出个没有笑意的笑容:“不想做了就给我滚.”
  “呵,”凌尘拨弄着耳边漂亮的白发,弯起嘴角:“正好Mayer前天还找过我呢,酬劳可是这边的三倍不止,方总啊,到时候可别怪我狼心狗肺投靠您最大的敌人呐.”
  “慢走不送.”方潜漫不经心的查阅面前的文件.
  “OK,”凌尘指着坐立不安的岑唯默,咬牙道:“你愿意把广告策划交到这个只有热血没有智商的家伙手里我也无话可说!”
  “那是SA的事,就不劳凌先生费心了.”方潜以眼神阻止正欲说话的岑唯默,平静的面对凌尘的暴怒.
  “哎哟,这是要开全武行了吗?”萧凡冲进来,将咖啡交到愤愤不平的凌尘手中,瞧瞧一室的沉闷,略微尴尬的咳了几声:“凌尘,闹脾气也要有个限度,方总以往是怎么待你的,好好想想,不要不分场合的耍性子!”
  又转头向方潜赔笑道:“方总,夜氏是全球前十的跨国企业,这次能找上SA做他们旗下新款Kelly珠宝的广告,我们决不能搞砸,您自己也说过,与夜氏的合作至关重要,必须做到完美,所以目前是不是应该把争议先放放,搞好策划更要紧?”
  方潜面无表情的盯着萧凡看了几分钟,只看得萧凡把凌尘第十九代祖宗都找出来骂了,才听见方潜的叹息:“罢了,凌尘,说说你的想法吧.”
  收到萧凡拼命使来的眼色,凌尘沉默了数秒,深吸一口气,做回椅子上..
  
  


第 2 章

  几个小时的会结束后,凌尘揉揉高挺的鼻梁,全身酸痛,正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却在走廊的尽头,看到一个曼妙的身影,嘴角毫不费力的展开一抹笑容,接住飞奔而来的娇人.
  “蒂娜今天很热情啊,”理理女子柔顺的长发,凌尘笑得人畜无害。
  “不好吗?”美艳的女子丢过一个魅惑的眼神,火辣的身子紧贴凌尘,修长的腿伸到凌尘腿中间轻轻磨蹭.
  “没有……当然很好,”凌尘笑笑,感觉蒂娜的动作越来越大胆,温柔的提醒道:“你在玩火吗,蒂娜,或者经过一个月的考虑终于觉得不该甩掉我这么优秀的男人,嗯?”
  “切,”蒂娜嘟起红艳的双唇:“还不是因为你这副漫不经心的鬼样子……”说着揽过凌尘的脖子就想吻下去.
  听说一个吻比一场淋漓尽致的□更能贴近人心,可是为什么,那么激烈的吻却依旧无法触摸到那个男人半分的心意。
  蒂娜拉开与凌尘的纠缠,看尽男人眼底的冷情.美丽的脸庞慢慢染上忧伤,低低的笑道:“真是的,凌尘.为什么你就不能为我做一点改变,只要很少一点,我一定……”将没有说完的话吞回去,蒂娜故作洒脱的拍拍凌尘的肩:“算了,如果有一天你这个祸害能被谁收服,我期待看到你肝肠寸断痛哭流涕的美好画面.”
  “呵,我也等着这么个人出现啊,”凌尘半真半假的叹声气,给了蒂娜一个蜻蜓点水的吻:“你是个聪明人,不要被我毁了.”
  “那是当然,”蒂娜骄傲的笑了,想想,又踮起脚在凌尘耳边轻轻说道:“不过,有需要的话随时来找我.”不等凌尘回答,便飘然而去.
  “哎,又在和美人**了?”萧凡似笑非笑的从后面走来:“要和你的前女友旧情复燃吗?”
  “你想多了,”凌尘打开办公室的门:“打个招呼而已.”
  “啧啧,艳福不浅嘛凌尘,那么辣的女人主动献身,你今晚还不努力一点?”萧凡靠在门上,一派悠闲调侃状..
  “今晚么……”凌尘摸摸下巴,向萧凡调皮的眨眨眼:“你就肯定和我约好的那个美人一定是女的?”
  “……放浪成你这样都还没感染上艾滋,这个世界果然缺乏天理。”萧凡又好气又好笑。
  “咳咳,”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咳嗽,萧凡回头发现岑唯默踟蹰的站在背后,一笑道:“对了,你们要核对策划书的,”点点头就大步离开.
  “呃……凌尘,你看这次的广告定位,”岑唯默将资料放在桌上,看着那个人如意料之中的皱起眉头,长睫微颤,摆明了不耐烦,心里一阵苦笑.
  “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凌尘不客气的嗤笑,瞄一眼岑唯默——他没叫他坐下,他就老老实实的在旁边站着:“总之明天和老板去夜氏时,你不用说话,安安静静的坐几个钟头就行了——很简单的工作吧.”
  “那……”岑唯默还有几分犹豫,对上凌尘明显嘲讽的眼神后,又习惯性的沉默.
  好像,自己总是没有勇气去对抗他的尖刻.
  
  “总之,我们认为这次的广告定位着重于‘music of dream’的奢华美感,舞会,马场,海滩,小岛,将珠宝的魅力与这些不停变换的地点融合起来,使受众能在感性上产生认同感……”
  凌尘完全不理会别家公司的策划人员滔滔不绝的阐述,眼睛有意无意的扫过上方始终保持着礼貌微笑的男人。
  夜氏的总经理,夜非
  很难讲刚才在电梯上的悸动,男人俊逸的脸上挂着职业的笑容:“原来是凌大天才,久仰久仰。”
  凌尘回想起夜非的眼神,温和而疏离,说着久仰眼底却看不到一丝的欣赏和……惊艳——凌尘对自己的信心到达膨胀的地步,相貌,才能,地位,哪一样不是出类拔萃,从小接受到的目光,或崇拜,或嫉妒,或爱慕,鲜有这么平淡而客套的寒暄。
  当然,这也没有什么好不爽的,毕竟大家的目的是工作不是**,让凌尘不爽的是方潜将慌慌张张的岑唯默介绍给夜非时,对方嘴角弯起的弧度大了不是那么一点半点。
  怜惜,疼爱,都谈不上,凌尘肯定的只有,那个神色和面对自己公式化的表情比起来,的确真实了许多。
  凌尘不习惯被人比下去,不管哪一方面,更何况对象是岑唯默,他一直搞不懂方潜为什么要招他进SA,反映慢三拍不说,无论何时都摆副唯唯诺诺的苦瓜脸,不管遇见大事小事都慌张得手足无措,看了就倒胃口。
  这样的人自然是入不了凌大师的眼,可为什么就入了方潜的眼,现在,又入了夜总经理的眼呢?
  凌尘承认自己有点郁闷,但也只有一点点,他夜非又不是他的谁,顶多为夜总经理和长相成反比的审美眼光默哀三秒钟。
  “凌尘,”方潜轻轻推推他:“快到你了。”
  “放心吧老板,我不会忍心让你血本无归的。”凌尘夸张的叹口气,瘪瘪嘴,描摹出三分的委屈,很刻意的控诉着“你不相信我。”
  方潜不为所动:“你要是敢给我搞砸了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你这头刺眼的白发全部剃光。”
  当秘书将SA的广告策划发到大家手上时,凌尘还在遗憾没来得及纠正方潜关于刺眼和耀眼的用词错误。
  “梦幻?”夜非挑挑眉,有趣的笑笑。
  “没错,首先我不赞成对‘music of dream’奢华的定位,夜氏旗下的kelly珠宝哪一款不是以奢华著称,我们需要的是寻找 ‘music of dream’和前几款kelly的差异,kelly在已经有固定的品牌依赖群体,综合‘music of dream’的整体风格,我希望它能触动kelly的女士们隐藏的对梦幻的诉求。”
  凌尘拢拢额前的刘海,继续笑道:“所以,我不主张设计上再突出奢华,而强调‘music of dream’与梦幻的完美融合,以《歌剧魅影》的旋律和画面贯穿整个广告,魅影的爱有一种让人胆寒的火热,同时也有抵达灵魂的绝望,我希望‘music of dream’能暗含这样激烈,时过境迁后想起来依旧如梦如幻的刻骨铭心……”
  夜非随意翻着手中的策划书,视线停留在页末一朵泛黄的红玫瑰,和《歌剧魅影》的收尾如出一辙……很花哨,却出乎意料的契合那个人。
  “很特别的想法,”夜非抬头微笑,目光扫过在座的诸人:“我会和公司好好研究各位的方案,那么,今天的会议先到此为止。”
  


第 3 章

  F酒店位于A城近郊,整体仿照中国古典的亭台楼阁,经过一条长长地雕花走廊,便是酒店的大厅,优雅的华尔兹流动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像是伊甸园的毒蛇摆动修长的身躯邀舞,臣服于金钱社会的代价是要交付原始的真实,从而换取日复一日的沦陷。
  大公司的宴会总是缺乏新意,娱乐版上的熟面孔随处可见,闪烁的相机定格了名媛的百万珠宝,男人从托盘里拿起香槟,挂起职业的微笑相互寒暄,女人聚在一起讨论着最新款的HEMERSE,当然,还有那些似真非真的挑逗,为一夜的浮华拉开序幕。
  今天早上,夜氏正式向对外宣布:kelly最新款‘music of dream’的广告将与Special Acquire广告公司合作完成。
  “凌尘,你看见岑唯默了吗?”萧凡东张西望的走过来,向正与人谈话的凌尘问道。
  “没有,不会是被拦在外面不准进来吧,啊,以那个家伙的形象而言,的确有这个可能。”凌尘懒懒的笑着,他今天穿一件复古样式的黑色西装,一头白发柔顺的散落在颈间,强烈的黑白对比反而更显出他的精致,眼眸间似有似无的笑意,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挑逗。
  “凌尘,你能不能给自己积点口德!”方潜领着岑唯默走过来,瞪着一脸不知悔改的某人,心里涌上一股又是愤怒又是无奈的感觉。
  这个人随时随地都有办法让人生气,可是……好像又让人忍不住去纵容,方潜嘴角抽搐,果然……还是皮的问题么,虽然他打死也不承认萧凡关于“美人做什么都是可以原谅”的论调。
  当然,纵容的结果,就是他越来越任性。
  岑唯默瘦小的身子松松垮垮的套着一件浅灰色的西服,局促的四下张望,显然很不适应这种场合,让凌尘更搞不懂的是,明明已经是剪得极短的头发,为什么还能给人乱蓬蓬的感觉。
  这……算不算一种天分呢,微微弯起嘴角,优雅的向正走过来的夜总经理举了举杯子。
  “夜经理,很高兴这次夜氏能选择SA,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方潜微笑着应付场面话。
  “哪里,是我要辛苦你们SA才对啊,”夜非的表情温和有礼,“尤其是……”眼眸转向凌尘:“凌大天才?”
  “呵呵,夜经理您真是……太不客气了,”凌尘左手按住肩膀,侧了侧身子:“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萧凡在旁边听得大翻白眼:“拜托,你应该说的是人家太客气了吧。”再瞧瞧夜非倒没有什么不快,淡淡的笑了笑,温和的说道:“那么就有劳了。”
  方潜早习惯了凌尘的嚣张,也懒得管他,恨恨的挖一眼旁边只顾低头的岑唯默,朝夜非的方向努努嘴。
  岑唯默收到老板的暗示,有点为难的理了理衣服,犹豫再三后,强作镇定的举起杯子,说道:“夜……夜经理,我敬你,合……合作愉快!”不等夜非开口,自己就急忙把酒喝光,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凌尘不客气的嗤笑出声,方潜伤脑筋的揉揉额头:岑唯默的社交能力果然应该好好训练。
  夜非也笑起来,但完全不同于凌尘的嘲笑,反而加了几分轻松的意味:“我都还没喝你就干了,这杯不算,你要重新敬我。”
  看着岑唯默渐渐泛红的脸颊和夜非兴味十足的笑容,凌尘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搞不懂,岑唯默那小子,究竟哪点让人感兴趣了。
  

作者有话要说:走过路过的朋友大家好^_^


第 4 章

  从办公室的落地窗望出去,阳光熙熙攘攘的钻进涌动的人群,每一天都要重复喧嚣的忙碌,这个城市令人倾慕,因为它美丽,因为它繁华,能给予世人一个那么辛苦都要存在的理由。
  凌尘收回目光,斜靠在窗前望向正翻阅报告的夜非,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可以清晰的勾画出男人的轮廓,微翘的唇角带了几分掌控一切的从容,不是那种霸气凛然的气场,却让周遭的人自然而然忌惮三分,墨黑的瞳仁犹若一滩汪洋,总是温和,温和而疏离,即便笑意也是恰到好处的点到即止。
  秘书将咖啡端进来,又默默的退出去,前后不过十几秒,那副画面却是定格在脑海中,白发的美丽男子噙着闲散的微笑双手环胸站立于窗前,另一个英俊男子专注的看着手里的文件,春日的阳光为宽阔的办公室打上几道斜斜的阴影,梦幻得如同早已经不再相信的漫画。
  “最华贵的钻石象征着魅影爱的开始,在经历了那么多光彩琉璃后,最终大火焚烧一切,于是,魅影的爱覆灭,剩下的一颗流传千百年,如此,永恒了记忆。”夜非笑笑,放下手里的文本:“还真是激烈啊。”
  “另外也要配合一系列的平面广告,模特带着珠宝穿梭在金光璀璨的剧院中,或者残破萧索的废墟中……”凌尘走到他面前,食指轻叩文件的末尾:“我期待这样的反差能带来的震撼效果。”
  “我想你最期待的,还是在大火里拍摄的场面吧,”夜非不置可否的挑眉。
  “夜总经理真是太了解我了,”凌尘点头,努力表现出“我很感动”的样子。
  “不用客气,”夜非轻笑着拿起外套:“一起就去看看拍摄情况吧。”
  
  “夜,你来了,”带着kelly最新款‘music of dream’项链的女子走下台,细白的手臂环上夜非的腰,凌尘认出是现在很火的一位一线模特——祈若。
  “来看看拍摄情况,”夜非吻吻她的脸颊:“去工作吧,不用管我。”
  “那,我去了。”祈若点点头,转头向凌尘礼貌的颔首,毫不拖沓的离去。
  “夜总经理的女朋友真是有魅力啊,”凌尘调侃的对夜非挤挤眼。
  “呵呵,你知道她是我女朋友了?”夜非点燃一根烟,悠悠的问道。
  “不是么?”凌尘伤脑筋的皱皱眉头,柔顺的白发遮住眼眸的情绪:“原来夜总经理也喜欢玩**的把戏,啧啧”最后的一句话刻意放轻了语气,如叹息般消散在空气中。
  “哪里哪里,这怎么比得过凌大天才,”夜非漫不经心的回敬。
  “我怎么啦!”凌尘一听就跳起来:“我是那种随随便便不认真的人吗?”一脸“就算是也麻烦你闭嘴大家心照不宣就好了”的样子。
  “你嘛……”夜非吐出一口烟,想了想,笑道:“顶多是有点小聪明罢了。”
  淡薄的烟雾中,凌尘看着夜非的眼睛,墨黑色比平时深了一层,低沉的声音带了点宠溺,眼里的笑意冲淡了些许的疏离,再多,却是没有了。
  凌尘愣了愣,心里琢磨如果夜非眼里的温柔再浓烈些该多好,突然有种冲动想撕裂他谦和有礼的面具,看看最真实的他到底是怎么样。
  察觉到凌尘的沉默,夜非意思意思的扬扬眉,凌尘回过神,眼里星芒微闪,侧头看着夜非:“呵。”
  台上制造出的狂风吹起那一头银白的发,是妖魅的恶魔向世人倾诉罪恶的美好。
  “晚上一起吃饭?”**的语调是风月老手一听便明了的邀请。
  “这个,”夜非礼貌的笑笑,转头看着前方:“今天有点累了,早点休息吧,下次我请?”
  被……拒绝了,凌尘倒是没料到,心底一阵纠结,平常都是别人围着他转,自己主动出手已经……
  转念一想又罢了,这种事你情我愿,勉强也没有意思,凌尘不否认有一瞬间他对夜非产生了**,但也只有那么一瞬间,过了,就算了。
  于是凌尘耸耸肩,无所谓道:“那好吧。”
  刚准备离去,就看见岑唯默匆匆忙忙的跑进棚内。
  “我……我来看广告的拍摄,”显然岑唯默一路赶得很急,说话还带着喘气,凌尘不耐烦的翻翻白眼:“谢谢你啊岑先生,可今天已经结束了,明天请赶早。”
  “啊?”岑唯默瞪大眼睛,难掩羞愧:“我……我把时间记错了。”
  “能换个新的台词吗?”凌尘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环胸而立,没注意到夜非暗暗皱了皱眉头。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夜非安慰性的拍拍岑唯默的肩膀:“反正这个拍摄会持续好几天。”
  “……谢谢。”岑唯默垂下头。
  “吃饭了吗?”夜非问道,看见岑唯默丧气的摇摇脑袋,笑道:“正好我也没吃,一起吧。”
  “这……这怎么好意思,”岑唯默受宠若惊的抬起头,眼睛不受控制的眨了眨,夜非看着他的表情又是一笑:“什么不好意思的,是我要麻烦岑先生务必给个面子。”说完向旁边的凌尘点点头:“凌总监,那我先走一步了。”
  凌尘对着两人慢慢远去的背影,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
  刚才,是谁说今天有点累了想早点休息的???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空调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每到夏天,我还是由衷感谢它的存在~


第 5 章

  “所以嘛,这根本不是累不累的问题,是人的问题。”萧凡悠闲的喝着XO,解释道。
  “你是说,夜非拒绝我而选择了……”
  “选择了唯默,”萧凡好心替他说完,在凌晨嗤之以鼻之前又说道:“你干嘛那么瞧不起他,唯默哪里不好了,性子柔顺,善良体贴,虽然没有你有天赋却肯用功,在广告设计上的成绩有目共睹,再看看你,脾气暴躁,尖酸刻薄,骄傲自大,独断独行,除了一张脸外,还有什么可取之处,”萧凡扳着指头数完,不顾凌尘铁青的脸色,一本正经的下结论:“所以,稍微有点内涵的人都不想招惹你的。”
  “切,”凌尘招手要酒,顺便给了萧凡一记刀眼:“岑唯默那么好,你怎么不去找他,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因为,”萧凡笑眯眯的转着手里的杯子:“我就是那种除了脸什么都不看重的肤浅之人啊。”
  送了一肘子让某人享用之后,凌尘无聊的四处张望,正巧看见两个人走进GAY吧,一个身材高大,怀里搂着副纤细柔弱身子。
  “那不是夜非么……”萧凡微讶,转而笑道:“原来他是……”
  “前天还跟个女的,”凌尘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评价道:“真是**。”
  “你好意思说别人吗……”萧凡小声嘀咕,挡下凌尘的攻击,笑着对夜非喊道:“夜经理,真巧。”
  夜非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吧台上的两人——其中一个那头显眼的白发想不注意都难,点点头,也搂着怀里的男孩坐到吧台上。
  “不介绍?”凌尘瞅一眼那个男孩,漆黑的大眼睛,细白柔嫩的皮肤,乖巧的依偎在夜非怀里,闻言笑出一口整齐的白牙:“我叫lio。”
  “凌尘,”轻笑一声,凌尘拉过萧凡招呼lio,就着夜非递过来的烟点燃:“夜经理艳福不浅啊。”
  “凌总监,这又不是在公司,叫夜非就行了。”
  夜非的表情在闪烁的灯光下看不甚清,五色霓虹进入他眼中都沉淀成深邃的黑,他穿一件V领休闲衣,米色的莱卡长裤,修长的指间夹着一根慢慢烧尽的烟头,似乎比起平日在公司的温和有礼,更多了点肆意的嚣张。
  性感而……危险的男人。
  凌尘笑起来,走近他。
  这样的场合,玩一玩亦无妨,最好,能洗刷几天前被婉拒的耻辱。
  “那你也不用叫我凌总监嘛,凌尘就好,或者……”伸手轻刮他的下巴:“凌也可以。”
  夜非似笑非笑的看着凌尘,几根白发垂下来遮住一半的眼眸,但仍可以辨认出其中埋藏的□,挺直的鼻梁下淡色的薄唇微张,还没品尝就已经能够断定侵入它会是何等的甜美,微扬的头显现出完美修长的脖颈,让人忍不住想在那片白皙上面留下斑斓的痕迹。
  这个男人,太懂得如何散发自己的魅力。
  “真是让人抵挡不住啊,”夜非压低的嗓音如同叹息,配合的搂住凌尘的腰,嘴唇轻轻滑过形状姣好的耳垂,另一只手把玩着耳际白色的发丝。触感是意料之中的柔顺。
  凌尘得意的暗笑,伸手扯开夜非的头:“你情我愿,为什么要抵挡?”不想再说废话,直接堵住那张一直在他耳边骚扰的唇,舌头缓慢的描绘它的轮廓,却并不急着进入,他看着夜非,调皮的眨眨眼睛。
  夜非心领神会的张嘴勾住他的舌,连同自己的一起卷入一个温热湿润的口腔,品味着甘美香甜的蜜汁,舔舐内壁每一处凹凸,缠绕住在自己牙齿上煽风点火的柔软,用舌尖指引沿着喉咙深处画小圈,麻痒的滋味由喉咙蔓延到背脊。
  “恩……”凌尘抱紧夜非,满足的叹气,撕咬着转入另一个领域,平日温和的男子却有极强的侵略性,将自己的汁液传递到凌尘的舌头上,再送入他的口腔里融合了彼此的味道。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