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遛鬼 酥油饼(上)

遛鬼 酥油饼(上)

时间: 2013-12-04 19:12:31

龙套问:当御鬼师最威风的事是什么?

一号男猪:别人遛鸟我遛鬼。\(^o^)/~

龙套问:最郁闷的事呢?

一号男猪:祖师爷太长寿!/(ㄒoㄒ)/~~
==================

☆、第一章

  孤魂野鬼就像人类中的流浪汉,他们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唯一的乐趣就是数日子。
  “啊,又一天过去了。”
  这是最让他们感慨的事,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离鬼差领他们上路投胎的日子又近了一天。
  不过有时候它们会被御鬼师征用,去做点兼职赚点外快——正职依然是无所事事的孤魂野鬼,兼职可以当跑腿的信差,恐吓人类的骗子,或者专门抓其他恶鬼的编外鬼差……总之,御鬼师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当鬼以后,道德法律就是人类要考虑的问题,与他们无关。所谓的外快除了毫无用处的冥币之外,还可以跟着御鬼师脱离禁锢自己的死地到处溜达溜达,看看生前没来得及看的地球风光,或是用御鬼师的符咒回味一下人间菜肴的滋味等等。
  简单说,就是让时间变得更加容易打发。
  唔,这是在正常情况下。
  凡事都有例外,御鬼师也分很多种——
  “阿宝大人,我们已经两个月没出门了!”同花顺趴在沙发背上,幽怨地搓揉着自己的五官,将它们倒过来正过去地折腾着。
  阿宝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四喜。”
  四喜嗖得从电视机前冲过来,“大人。”
  阿宝道:“家里还剩多少方便面?”
  四喜道:“我早上点过,没了。”
  同花顺的五官立刻恢复原状,喜滋滋地扑到阿宝身上,“大人!我们出去吧,去超市,去超市买吃的!金黄色的烤鸡,红艳艳的腊肉,香喷喷的肉包……哦呜,太怀念了!”
  阿宝朝四喜勾勾手指,“叫外卖,我要吃披萨。”
  同花顺用鬼力把自己变成实体,重重地压住阿宝,两颗眼珠子用力一瞪,掉落下来。
  阿宝看也不看地接住眼珠子塞回他的眼眶,然后拍拍他的脑袋道:“乖,再忍忍,很快一年就过去了。”
  同花顺欲哭无泪,“现在才三月。”
  阿宝道:“看,已经三月了。”
  “大人,你有小肚子了,在不动,会变成大胖子!”同花顺不满地戳着他的肚皮。
  阿宝道:“里面有小宝宝呢,要养胎,不能出去吹风。”
  同花顺咬牙切齿道:“大人,你骗人,你是男的,你不会有小宝宝!”
  阿宝道:“十月怀胎,十个月以后你就知道了。”
  同花顺从沙发上跳下来,扑倒从头到尾就坐在椅子上静静看书的三元怀里,“大人又忽悠我!”
  三元冷漠地推开他,“你挡到我的视线了。”
  同花顺气得跳脚,远远地指着阿宝道:“大人,我要和你解约!”
  阿宝终于坐起来,从沙发底下拖出一本账簿,“唔,让我算算你这些天在家里的开销……”
  同花顺气呼呼道:“你说过能够用工钱抵账的。”
  阿宝点头道:“是的。送信一千块,抓小鬼一万块,抓大鬼两万块,抓恶鬼十万块……可是,这些你做过吗?”
  同花顺泪流满面,“大人,你没给我机会。”
  “那就是没有。”阿宝手指沾着口水翻着账簿,“所以你欠我一百六十三万五千一百五十六块,去掉零头,你欠我一百六十三万五千一百五十块。”
  “……”同花顺摸摸地拿出自己的小钱包,数着私房钱,“大人,我只有两百块。”他委屈地扁着嘴巴。
  阿宝叹气,放下账本,朝他伸开手臂。
  同花顺扑到他怀里。
  阿宝一边摸着他的脑袋,一边把他的私房钱塞到自己的口袋里,“就当利息,先还了吧。”
  同花顺道:“那是冥币。”
  阿宝道:“我知道,可以下次用来收买你嘛。”
  同花顺:“……”
  “唉,你这样懒惰是不行的。”
  阿宝瞪着同花顺。
  同花顺双眼通红地回望着他,“大人,这句话不是我说的。”
  阿宝郁闷道:“我知道。”
  同花顺道:“大人,你背后有一个人。”
  “我知道。”阿宝抬手慢慢地抹了把脸,然后笑容满面地转身,冲上去给来者一个大大的拥抱,“哦,师叔,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您都不知道,您不在我身边的日子我有多么想念您!”
  龚久摸摸他的脑袋,微笑道:“几天没出门了?”
  阿宝面不改色道:“两天。”
  龚久道:“同花顺?”
  同花顺大声道:“两个月。”
  阿宝飞出一张黄符贴住他的额头。
  龚久笑眯眯地看着阿宝,“不错嘛。一年不见,胆儿肥了。”
  阿宝干咳道:“主要最近很太平,没什么出去的必要。”
  “是吗?”龚久从背后抽出一张报纸塞给他,“这是什么?”
  阿宝接过报纸瞄了两眼,“死的都是当红女明星,一定有很多同行接这笔生意,就算去了也轮不到我,何必白搭来回车费?”
  “谁说轮不到?”龚久望着他,“你是我御鬼派掌门弟子,谁敢排在你前面?”
  阿宝开始掰着手指数,“黄符派谭掌门,清元派连掌门……”
  龚久道:“我亲自带你去。”
  阿宝垮下脸,“一定要去?”
  龚久道:“非去不可。”
  阿宝道:“也许我们去的时候,她们已经被超度完了。”
  “我不是让你去超度她们,我是让你去抓凶手。”龚久道。
  阿宝惊愕道:“抓凶手?那不是警察的事吗?”
  “他们抓不到的。”龚久从身后掏出一个点着了的大烟斗,慢吞吞地吸了一口道,“我去看过,那些女明星的魂魄不见了,绝对不是普通人干的。”
  阿宝道:“也许被鬼差拘回地府?”
  龚久道:“不可能,她们是枉死的,枉死城近百年来不添新鬼,她们无处可去,只能留在案发现场。”
  阿宝道:“我想谭掌门连掌门总有办法的,我们要对他们有信心。”
  龚久抽了口烟,笑道:“去准备行李吧。”
  阿宝道:“我刚叫了外卖,不如吃完再走。”
  龚久从身后掏出两块大烙饼。
  阿宝神色复杂地看着烙饼,“师叔,有个问题我很久就想问了,你究竟是不是……机器猫啊?”
  烟斗啪啪地敲着他的脑袋。
  
  被关了两个月出来,四喜和同花顺都露出久旱逢甘露的喜悦表情,连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三元也连着吸了好几口气。
  “有必要这么夸张吗?”阿宝不甘不愿地嘀咕着,“你们是鬼,空气质量对你们来说根本没有差别。”
  同花顺道:“大人,你不能歧视鬼,你迟早也要变成鬼的。”
  阿宝白了他一眼,“多谢吉言。”
  龚久买了火车票回来,一共两张。
  同花顺幽怨道:“师叔大人,你要我们三个逃票吗?”
  阿宝道:“师叔让你们三个跟着火车跑。”
  同花顺双眼立刻流露出两滴乒乓球大小的泪珠,“大人!”
  龚久低声道:“有人在看我们。”
  阿宝扶额,“在家里呆太久,总忘记他们是鬼。”
  同花顺立刻将泪水收了回去,感动道:“原来大人一直把我们当做同类。”
  龚久怕他们再嘀咕下去会被当成神经病抓起来,立刻拉着阿宝进站上车。
  
  坐火车的人很多。
  阿宝和龚久周围的位置都坐满了人。
  同花顺、四喜和三元只能站着。
  同花顺站了会儿就熬不住了,对着一个年轻人的膝盖就坐了下去。
  “不许动。”阿宝喝道。
  同花顺和年轻人同时僵住。
  龚久用烟斗敲了敲阿宝的脑袋,“要有礼貌。”
  阿宝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我刚才看您的眼睛长得好像有点歪,再仔细看看,原来不关眼睛的事儿,是脸歪了。”
  “……”年轻人扑哧一声笑出来,掸开差点坐在身上的同花顺,“你还记得我?”
  


☆、第二章

  阿宝嘿嘿连笑数声,才悠悠然道:“小师弟。”
  年轻人笑容一僵,尴尬道:“我虚长五岁,叫我一声邱哥就行。”
  阿宝肃容道:“入门有先后,我这个当师兄的不能这么没规矩。”
  邱景云求助般地看向龚久。
  龚久颔首道:“的确应该叫师兄。”
  邱景云看着阿宝得意洋洋的笑容,无奈地叹气道:“师兄。”
  阿宝得意忘形地摆手道:“好说好说。没想到师叔这次把你带出来了,真好,年轻人就是应该多历练历练。”
  龚久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阿宝识趣地敛容。
  同花顺这才知道这位长得一团和气的年轻人也是御鬼派中人,不由好奇地打量着他。
  邱景云冲他微笑致意。
  同花顺感动道:“师弟大人长得真好看。”
  阿宝故意板着脸叫道:“难道我长得不好看?”
  周围几个人闻言纷纷转头看他。
  阿宝脸上一红。
  邱景云解围道:“好看,当然好看。”也不全然是奉承。阿宝长着张典型的鹅蛋脸,双颊丰腴,眼睛大而有神,鼻头略圆,稍稍修饰眼中精明之气,讨喜又阳光。
  “这是不一样的。”同花顺道,“师弟大人长得像人民币,阿宝大人长得像美金。”
  阿宝感慨道:“这么说,还是我值钱啊。”
  在车上其他人耳里,阿宝这句话直接接上邱景云的“好看”,显得分外诡异。他们心里暗暗嘀咕道:难不成这对师兄弟是靠出卖色相谋生的?
  同花顺摇头道:“我是说,师弟大人直接就可以用了,阿宝大人大多数地方都不能用,小部分地方还要斟酌着用。”
  “美金可以兑换。”阿宝道。
  他一个人自问自答得开心,其他人看他的眼光却越来越惊诧。
  同花顺道:“汇率波动很大,会贬值,不□。”
  阿宝:“……”
  邱景云笑道:“师兄,你的鬼使懂得真多。”
  四喜凑过来,“师叔大人的鬼使呢?”
  邱景云张开手掌又缓缓并拢,幽幽道:“我派它们去办点事。”
  同花顺羡慕道:“真好,有活干呢。”
  这下又轮到这个年轻人自问自答了。
  坐在他们附近的人都悄悄挪动身体,往另一个方向靠去。
  “咳咳。”龚久用烟斗磕着桌子。
  邱景云注意到四周投来的惊疑目光,尴尬地收了口。
  车厢渐渐安静下来。
  火车外景色飞一般地掠过。
  窗上不时反射着车厢众人各种各样的面容,各有所思。
  
  到了站,阿宝等人等其他人下的差不多,才起身下车。
  上车时龚久还拖着一个大箱子,下车时箱子就被邱景云主动拎了过去。阿宝自顾自地背着个旅行包,戴上鸭舌帽,活脱脱一个外出旅行的大学生。
  三人从火车站出来,坐着出租车上邱景云事先订好的酒店。
  三月本是旅游淡季,但随着女明星接二连三的出事,粉丝、媒体等各方人士闻风而动,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硬生生把当地酒店的销售业绩推到满房状态。要不是邱景云提前好几天订了房间,他们现在只能住招待所。
  办理好入住手续,阿宝正打算进屋里美美地泡个澡睡上一觉,却被龚久一语戳破美梦。
  “第一个出事女明星宋悦的经纪公司今晚八点开追悼会,我们过去看看。”
  阿宝眨着眼睛,“在家里看新闻也是一样的。”
  龚久用烟斗敲了敲他的脑袋,笑道:“别偷懒。”
  阿宝垂头叹气。
  七点到八点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从这里到那家酒店差不多四十分钟的车程,预留十分钟给路上可能出现的意外,时间只够冲凉。过程中四喜帮忙洗头,同花顺帮忙搓澡,三元帮忙拿换洗的衣服,他控制自己不捣乱,四方合作,总算把时间控制在十分钟之内。
  出门时,龚久依旧穿着那身灰不溜秋的褂子,只是把大箱子换成斜跨的小包。
  邱景云换了套黑色西装,精神许多。
  三人匆匆集合,赶往新闻发布会现场。
  
  现场正人山人海。
  酒店外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和画圈。
  宋悦的粉丝们高举宋悦的海报,在酒店前哭得声嘶力竭。一条血红色的横幅被两个高个子男生一左一右的拉开,上书“严惩凶手,告慰亡魂”八个大字。
  保安们受酒店指示,时不时地送上矿泉水和餐巾纸。
  受邀来的明星和记者都从地下通道上楼,沿途通过酒店保安、警察和经纪公司特聘保镖的三重检查,异常严格。
  龚久下车之后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就出来一个矮胖的小老头领他们进去。
  靠近地下停车场电梯时,正好碰到一对男女也在等电梯。男的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戴着墨镜,身姿挺拔。阿宝觉得有些眼熟,便多看了几眼。
  女青年凑过来,不着痕迹地将两人隔开。
  正好电梯门叮得一声打开,女青年立刻护着男的走进电梯。
  阿宝撇了撇嘴角。他并没有追星的兴趣,只是难得看到镜头里的人,有些好奇罢了。
  四喜突然激动叫起来,“我知道他是谁了!”
  阿宝翻了个白眼。差点忘了,四喜才是真正的电影迷歌迷。
  四喜在那个男的面前晃来晃去,“他是沈慎元!本人比电视里更帅!”
  “咳咳!”阿宝提醒四喜保持距离。虽然四喜不是什么恶鬼,但鬼毕竟是鬼,阴气重,和普通人接触太多对双方都不好。
  沈慎元突然冲着他开口道:“你想要我的签名吧?”
  阿宝一怔,侧头道:“什么?”
  沈慎元摘下墨镜,一脸我就知道的模样。他豪爽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签满签名的便签本,“你喜欢什么颜色?”
  阿宝下意识回答道:“黄色。”
  沈慎元从便签本上扯下一张黄色的递给他,笑眯眯道:“不够我还有。”他的表情仿佛在说,难道只有你喜欢我吗?难道你周围没有其他喜欢我的人吗?这怎么可能呢?仔细想想,再仔细想想……
  “够……”阿宝刚说了一个字,就看到四喜和同花顺一脸期待地望着他,“那再来两张吧?”
  沈慎元一挥手,撕了三分之一本给他,“不用不好意思。”
  从他掏出便签本开始就捂着脸的女青年突然幽幽道:“你的助理什么时候销假上班?”
  沈慎元安慰她道:“不要担心,他请的是产假,这半年你可以一直跟着我。”
  女青年吃惊道:“他不是男人吗?”
  沈慎元呆了呆道:“男人不一定非要和男人在一起,也可以和女人在一起。和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请产假。呃,你明白吗?”
  “……”
  电梯大门哗啦啦地朝两边挪开。
  阿宝低头冲了出去。
  走廊到处都是人,人声鼎沸,很快淹没了他喷出来的笑声。
  阿宝在角落独自对着一根柱子抖了半天,刚恢复正常,一回头就看到同花顺同情地看着自己。
  “大人。”同花顺双眼闪烁着泪光。
  阿宝有不好的预感。
  “我错了。”同花顺低头看了看他的肚子,“原来大人真的会怀孕!”
  阿宝:“……”
  同花顺道:“您刚才是动了胎气吧?”
  阿宝朝四喜勾勾手指,“让他闭嘴。”
  四喜正要走过来,却被另一个男人快了一步。
  “没问题。”那个男人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黄符贴在同花顺的后脑勺上。
  阿宝脸顿时黑了下来。
  


☆、第三章

  来人拍拍他的肩膀,笑容可掬,“你是司马老的徒弟还是龚老的徒弟?”
  阿宝道:“你是檀木头的徒弟还是檀木头的徒孙?”
  那人笑容一收,认真问道:“檀木头是谁?”
  阿宝压低声音道:“黄符派掌门檀木头,难道你没听过?”
  那人拖长音道:“谭沐恩?”
  阿宝点头道:“檀木头。”
  “谭掌门。”龚久带着邱景云走过来,朝那人拱拱手,“好久不见。”
  谭沐恩一把抓住打算偷偷溜走的阿宝,含笑道:“原来这位是龚老的高徒,有礼貌得很啊。”
  阿宝垂头,不敢看龚久的脸色。
  龚久无奈道:“阿宝深居简出,不大懂人情世故,得罪之处还请谭掌门海涵。”
  谭沐恩眨了眨眼睛,“我刚才那句话是赞扬,不是告状。”
  龚久瞥向阿宝,淡淡道:“你说了什么?”
  阿宝抬头,笑容灿烂如旭日,“没想到黄符派的谭掌门这么英俊潇洒,一表人才,年轻有为,风度翩翩。我还以为他和师父一样是个老……咳,人家。”
  谭沐恩微笑道:“檀木头嘛,总是防蛀的。”
  ……真小肚鸡肠!
  阿宝一伸手指着被定住的同花顺,委屈道:“师叔,你看。”
  龚久望着同花顺后脑勺上的那道符,眸光一闪,“没想到谭掌门画符的技艺又精进了。”
  谭沐恩讶异地挑了挑眉,“龚老好眼力。人人都说御鬼派身兼两派之长,看来所言非虚。”
  龚久摸着烟斗,摇头道:“谭掌门客气。三宗六派之中,论符咒之道,谁能及得上贵派?我们顶多会写定身术这些不入流的小把戏罢了。”
  谭沐恩哈哈一笑,搂着龚久的肩膀往里走,“龚老还是这么谦虚。”
  邱景云见阿宝要去揭黄符,忙拦住他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水,在符咒上喷了两下,又等了一小会儿,才小心翼翼地扯下来。他解释道:“黄符派最拿手的便是画符。同样的定身符,黄符派画出来便能威力倍增,我要好好拿回去研究研究。”
  阿宝瞄了一眼,“檀木头真是个小气鬼,居然画这种一次性的符。”
  邱景云笑道:“所以我才用定符水定住它,以免撕下来之后自焚。”
  同花顺抽抽噎噎地哭起来。
  四喜疑惑道:“你怎么了?”
  同花顺道:“我还是不能动。”
  邱景云道:“大约刚才的定符水洒了些在你身上,再站一小会儿就好了。”
  同花顺可怜兮兮地看着阿宝,“大人陪……”
  阿宝已经带着三元四喜进会场。
  “师弟大人。”同花顺扁着嘴巴,一副你不答应我就哭的模样。
  邱景云叹气,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小盒子,伸手把他搓成一团塞了进去。
  
  会场两边放满各界人士送来的花圈挽联。来宾席分左右两边,约莫两百,几乎满座,中间是白花瓣铺出的走道,正对纯白棺材。
  哀乐缓缓。
  阿宝一进门就感到一股冷气扑面而来。他凑到龚久跟前,发现前后左右都坐了人,只好绕到稍远些的位置坐下。
  “咦?又是你。”沈慎元讶异地转头看他。
  阿宝抬起屁股就想走,谁知灯光突然一暗,只留下一束强光照着主丧人。乐声骤停,全场鸦雀无声。
  沈慎元拽了阿宝一下。
  阿宝只好就势坐下,转眼就看到四喜黏黏糊糊地凑到沈慎元的跟前,一脸陶醉地抚摸着他的大腿。
  啪。
  阿宝一掌拍在沈慎元大腿上。
  沈慎元痛得龇牙咧嘴,总算碍于气氛没有叫出来,但看向阿宝的眼神变得相当……难以形容。
  阿宝镇定地看向前方,状若不经意地掸开被他用黄符定住的四喜。
  主丧人开始诉说宋悦生平。他本是节目主持人,不比照本宣科混饭吃的,说话字正腔圆,抑扬顿挫,从她十八岁参加歌唱大赛出道一鸣惊人,讲到她娱乐圈辛苦打拼不屈不挠,再讲到她平时待人接物爽直亲切,让在场大多数人都闻之黯然,不时有抽泣声响起。
  主丧人说完,所有人起立默哀,然后一个个上台向遗体告别。
  阿宝见过的鬼魂比活人多,又不认得宋悦,自然做不出哀伤表情,只能低着头跟在沈慎元后面。
  一圈轮完,记者便去隔壁会议室参加经纪公司特别召开的招待会,宋悦的亲朋好友被请往另一边的休息室,由宋悦家人亲自招呼。
  阿宝听说休息室有点心,正想跟着沈慎元蹭吃蹭喝,就被他塞进走廊大型盆栽的后面。
  “你想干什么?”阿宝靠着墙,闲闲地抬头看着比他高了小半个头的男人。
  沈慎元摘下眼镜,“我在考虑要不要告你性|骚扰。”
  阿宝目瞪口呆,“我……马赛克你?”
  沈慎元字正腔圆地重复道:“性|骚扰。虽然我知道面对偶像,粉丝有时候会按捺不住冲动,但是身为你按捺不住冲动的对象,我觉得我有义务提醒你,这样做很不妥当!”
  三元拖着一动不动的四喜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阿宝恍然,“呃,我想这里面有点不为人知的误会。”
  沈慎元想了想道:“你可以暂时不把我当人。”
  “你信不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阿宝故作神秘。
  沈慎元道:“然后?”
  阿宝道:“如果我说,刚才有一个鬼在摸你大腿,我见义勇为地帮你拍开了……你会不会很感激我?”
  沈慎元慢慢地将头凑近。
  阿宝的头往后一退,抵在墙壁上,“目前这个情况,好像是你准备性|骚扰……”
  沈慎元突然兴奋地抓住他的肩膀道:“你能看到鬼?”
  “呃。”
  “谢谢你。”沈慎元拍拍他的肩膀,感慨道,“人的魅力大到连鬼都挡不住,唉,真是没有办法。”
  “呃。”
  “对了,你是谁?”沈慎元好奇地看着他。
  阿宝摸摸眉毛,“这个,怎么说呢……”
  沈慎元道:“我知道了,你是被请来破案的天师。”
  阿宝想,反正都说了这么多了,也不怕这一句,便点头道:“可以这么说。”
  沈慎元道:“你师父在哪里?”
  “你怎么知道我是跟我师父来的?”阿宝皱眉道。
  沈慎元道:“你喜欢听诚实的版本还是虚伪的版本?”
  “先来个虚伪版的爽一下。”
  沈慎元道:“你看上去很年轻。”
  阿宝道:“诚实的呢?”
  沈慎元道:“年轻得很不可靠。”
  阿宝随手撕下四喜额头的黄符,指着沈慎元的大腿道:“继续摸。”
  沈慎元见他随手一抓竟然抓到一张黄符,神色一惊,叫道:“你真的是天师。”
  阿宝整了整自己的衣领,“不但是天师,还是随时随地能够遛鬼逛大街的天师。”
  沈慎元神色凝重道:“所以你能抓到凶手?”
  阿宝从沈慎元的眼中看到了类似于崇拜的情绪,不由得意地点头道:“那还不是分分钟就手到擒来的事!”
  沈慎元退后一步,给他让出一条康坦大道,“那你快去抓吧。”
  阿宝干咳一声道:“那我也要先知道凶手是谁啊。你是艺人,知不知道谁是凶手?”
  沈慎元摇头道:“不知道,我和宋悦不熟。”
  “不熟你来干嘛?”
  “我是代表我们经纪公司来的。”沈慎元见阿宝扭头就走,忙道,“不过我认识另外一位受害者林碧薇,不是传说凶手是同一个人吗?”
  阿宝脚步一转,又兜回来,“你知道什么消息?”
  “不知道。”
  “你耍我?!”阿宝的脸开始绿了。
  沈慎元犹豫了下,道:“我师兄可能有,林碧薇临死前和我师兄在同一个剧组拍戏。你把手机号给我,有消息我通知你。你叫什么名字?”
  阿宝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
  名片是半透明的,随着光线会不断变换颜色。上面除了手机号码之外,所有的字都是篆体,幸好阿宝大人四个字不算难,沈慎元确认了一遍就去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