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大牌编剧 仕途之妖(下)

重生之大牌编剧 仕途之妖(下)

时间: 2013-12-11 05:07:18


51
走进别墅后,萧寒对身旁的人说道:“今天晚上屋子里不用留人了。”

“是四哥。”跟在萧寒身边的人目不斜视的应声,很快就把萧寒的意思给传达下去。不一会功夫屋子里的人便全部清空,只剩了萧寒和萧楠两个人。

这时候萧楠在强劲药力的驱使下,已经有了要清醒的迹象。不过,他的这种清醒也仅限于人醒过来而已。至于他的意识和他的身体都已经被药物引发的慾望所掌控。这时候的他只想着怎么舒服的把慾望爆发出来。

萧寒看着萧楠不停扭动身体的模样,他的眼神暗下来。

“好像,你们真的是很像。不过,你不是他。”萧寒抱着萧楠往走上走去。

走进了自己房间,萧寒把萧楠放在自己睡觉的大床上,他伸手扯掉了自己脖子上的领带,把上衣脱了下来,紧接是鞋子,裤子,袜子。

堪称全露的站在萧楠面前,萧寒居高临下的看着萧楠因为欲求不满而染红的脸颊,以及水蒙蒙的眼睛,他的小腹陡然升起了一股热气,某处在内衣的包裹下居然也颤抖了起来。

“呵,真是个诱人的小东西呢。”他声音低沉的说着,把身体覆在了萧楠身上,动手脱掉起萧楠的衣服。不一会功夫,萧楠就被他脱得精光

没了衣服的束缚,萧楠感觉舒服了很多。可是为了追求更多的快感,他潜意识的伸手攀上了萧寒的脖子,在萧寒的身下不停的蹭动扭动起来了。

萧寒看着萧楠急不可耐的样子,他的眼底深处瞬间迸射出一股灼热的火焰。紧接他伸手摸了下萧楠,紧接他低声说道:“不是我不想给你做前戏,是你这里已经不行了呢。真是敏感啊。不知道做起来怎么样呢。”

处于这种被下药,且欲求不满的状态,换做谁都会凭着本能去索求一些东西。萧楠也不例外。尤其是他一直都是下面的一个,很多东西和习惯已经是根深蒂固,于是他开始自己索取。

有了萧楠的主动,萧寒哪里还会忍耐。于是,人类最原始一切开始上演。

过了约有一个小时,他们双双爆发。不过马上萧寒又开始了另外一轮的动作。

慾望冲头的时候人的精力是十分可怕的。特别像是萧寒这种从小就锻炼身体,身经百战的人,慾望冲头的时候更加的吓人。

从10点多到11点多,11点多到12点多,12点多至凌晨一点多,又从凌晨一点多到三点多,他一直都在运动。抱着萧楠从床上到地上,从地上到桌子上,桌子上窗台,窗台到浴室,浴室到墙边,墙边又来到床上。

逐渐清醒的萧楠被他折腾死去活来,却无力反抗。到差不多四点多的时候,萧楠撑不住晕过去,萧寒才放过他。

抱着萧楠清洗了一下,给他上了药,萧寒才进到另一个房间里抱着他躺在床上。

灯光下,望着萧楠身上那些被自己弄出来的红痕淤紫,萧寒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很复杂的色彩。

他真的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么失控的一天。居然那么不知疲倦的在萧楠那一处不停的进出,爆发了好多次还是不满足,就想一直在里面进进出出,一直都不出来。

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绝对不是那种为了慾望而失去理智的人。相反的他的慾望很淡很淡,几年不爆发他都不会想。同时他也自问自己的自制力很强。很多人用尽办法撩拨他,他都不会动情,也不会有兴趣去爆发。

可是,今晚上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自己压抑了太久?这一下子迸发出来了?

萧寒想不明白。

不过,他也没再继续想。

很多时候性格和习性决定一切。于是,他把这一切都归咎到了是慾望来临才会这样。

既然有慾望那就爆发,他才不会去压制。

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有了睥睨一切的实力,该是他肆意生活的时候了。

唇角勾起笑意看着萧楠,萧寒低头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低声自语道:“小东西,真的是很期待你明天醒来时候看到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

是张牙舞爪?大受打击?还是愤怒怨恨?亦或是想要杀人?萧寒在心里想着。

“不过,不管你是哪一种,我都不会去在意。而且,我还会在你清醒的时候去上你。那感觉一定很好。”萧寒低低的笑了几声,他搂着萧楠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

太阳升起后落下,它昭示着又一天的过去。而萧楠,他在历经了一夜的疯狂纵欲后,也缓缓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睁开眼睛后,他的第一感觉是浑身像被什么碾过了似得,酸疼的动都动不了。

尤其腰部和下面最为严重。腰疼的像是要断了一样,下面则是火辣辣的疼,两条腿也软的没有一点气力,抬下手臂都十分困难。唯一能自由活动的就只有脖子。

处于这种茫然状态的时候,萧楠缓缓地转了一下脖子,却一眼看到了一张坚毅硬朗的男人面孔。这时候萧楠才注意到他在男人怀里,男人搂着他的腰睡得很熟。鼻息间的热气喷洒在他的脸上,有着一种阳刚十足的味道。

懵然间,萧楠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曲轩,樱木山别墅,别墅里的明星,上楼,红酒,曲轩离开,浑身不对劲,好像被什么人抱着。

然后,然后呢?然后呢?

萧楠呼吸粗重,心‘砰砰砰’跳着用力的回想。可紧接而来那一副副放荡至极的画面让他的心跳几乎停止,呼吸也好像滞住了一样。他大睁着双眼,胸膛剧烈起伏着,张着嘴不停的喘息。

曲轩!是自己大意被曲轩下了药,之后跟这个男人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而且昨晚上的时候自己还缠着这个男人要他狠狠的对自己。

昨晚上那个放浪形骸的人真的是自己吗?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什么时候这样过?

该死的,该死的!都是自己太自以为是了。认为自己跟曲轩没过节,他没有理由对付自己,他也不敢。可是结果却是自己被他暗算了!

曲轩!NTMD去死吧!

愤怒让萧楠突然间有了力气,他狠狠的用力的攥起了双手,猛的从身旁男人的怀中出来,不是很利索的坐了起来。

这个平时很轻松就能做到的动作,几乎用尽了萧楠所有的力气。但那一口怒气在支撑着他,所以他没倒在床上。

然而,就在他的眼神四处打量着找他的衣服的时候,他被人从背后一下搂住,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紧接一个低沉悦耳带着成熟磁性的男声在他的耳边响起来。

“醒了,感觉怎么样?”

没等萧楠反应过来,声音主人那双有力的大手已经摸上了他的身体,伴随着一句话响起来:“唔,还是我自己来看吧。”

那双手在萧楠的身上来回游走着,“你真诱人,又想要你了,咱们接着来一次吧。”说着,他根本不给萧楠反应的机会,便十分强硬的覆上了萧楠的身体,像昨天晚上那样开始了狂热而猛烈的动作。

弄的本来就没有力气的萧楠瞬间就泄了气,只能跟随着他的动作不停的起伏喘息着,没有一点的反抗能力。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那起伏不停的动作才结束。而萧楠在这个过程中也爆发了两次。他气喘吁吁的躺在那里,满脸都是慾望过后的红晕,眼中也布满了情慾水雾。

这时,男人趴在萧楠的耳边吻了下他的脖子,声音低低的说道:“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萧寒。”

“我抱你去洗澡,你需要好好的休息下。”一直都信奉想要什么就要靠实力去抢夺过来的萧寒,从昨晚上过后,他就没打算放过萧楠。

为了萧潜也好,为了自己慾望也好,无论什么都好。他都不会放掉萧楠。于是,他单方面的决定了所有!

在洗澡的过程中萧楠一直都晕晕乎乎的。并不是他不想清醒。而是从昨晚上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

直到萧寒抱着他上了床,叫人送来了饭菜,他才慢慢的清醒过来。

萧楠清醒过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吃东西。他知道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一切等回复点体力再说也不迟。

安安静静的吃完东西,萧楠擦了擦手和嘴。

萧寒也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叫人把餐具收拾下去。

坐在床上往后靠了靠,萧楠看着萧寒说道:“萧寒是吧。”

萧寒点头:“我在家排行老四,你可以叫我四哥,或者寒。”

萧楠没有接话,他说道:“我想知道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用再说你跟我上床发生关系这件事了,我已经知道。我想知道的是除这之外的事情。”萧楠补充道。

果然啊,跟以前比起来改变了不少呢。不过很有味道,感觉还不错。萧寒在心里说着,嘴里说道:“事情很简单,你被人下药了,我恰好碰到你,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萧寒并不认为萧楠有知道这件事的必要。按照他的意思,他萧寒的**就应该被好好的保护起来,受他的宠爱。打打杀杀那些体力活,以及脑力活都是他的事。

他会有这样的想法也算是先入为主吧。虽然萧楠不认识他,但他却差不多是看着萧楠从小长大的。在他的潜意识里萧楠跟着他是很自然的事情,而他要他也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

萧楠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他本能的认为萧寒没对他说实话。不过知道这些事跟他猜想中的差不了多少就好。最起码他确定是曲轩对他下了药。确定这点就足够了。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萧楠知道说什么做什么都已经没用,他决定把这件事轻描淡写的揭过去,就当成是普通的**。

转过头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的八点多,萧楠对萧寒说:“请问我的衣服在哪里?我想我该回去了。”

回去?萧寒不置可否的看看萧楠:“你需要好好休息,有什么等明天再说。”

“停……我是男人,不是女人,我还没弱到因为这点事就下不了床的地步。”萧楠很反感自己一个男人被人当做女人对待。虽然他喜欢被人进入,却不代表他的性格心态就是女人。

“你需要休息,明天我会送你回去。”不放就是不放,没有别的理由,只因为他不想。

萧楠因为萧寒的话怔了一下。他不敢相信在现今这个这么自由的社会里,竟然会有这么固执的人。他们并不熟悉,不是吗?而且他们只是因为意外才发生了关系。他不给自己衣服就为了让自己休息?这理由太可笑了!

萧楠在心里不敢置信的想着,直到萧寒上前搂住他,他才回过神。

微微皱了下眉,萧楠说道:“我要打个电话给我的朋友,不然他们会担心,我的手机呢?”从醒来就没看到手机和衣服。

萧寒没有回答萧楠,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递给萧楠,说道:“用我的。”

萧楠再次怔了下,他的理智提醒着他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只要能把电话打出去就行。他感觉现在的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诡异的让他摸不着任何头绪。

接过手机,萧楠想了想还是给皇浦睿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来。

“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自从电影开拍皇浦睿就很忙,忙得都恨不能一个人掰成两个人用。

萧楠没有废话,直接说道:“小舅舅,是我,萧楠。”

“楠楠,怎么想起这时候给我打电话了?怎么样,还好吧?”一听是萧楠,皇浦睿立马来了精神。

萧楠对着电话笑了一声,说道:“我很好,我没事的小舅舅。”

“哦,对了小舅舅,你能联系上九哥吗?我手机没电了,我又不记得九哥的电话号码,所以只能找你了。”萧楠一分钟都不想待在这里。他不是没有一点见识的人,笨得看不出这个男人不是个普通人。

是呢,能在这种顶级地区居住的人有几个普通的?不是非富即贵,就是权位极高。很明显这个男人属于那种有权又有钱的人。这是萧楠的直觉。

听到萧楠提萧潜,皇浦睿当即就要说不知道。可紧接而来萧楠的又一句话让他惊得差点大叫出来。

“我在樱木山别墅区呢,我想明天九哥过来接我。小舅舅,你得告诉九哥,不然我怕他有事出去就麻烦了,你也知道这里不好叫车。”

“樱木山别墅区?楠楠,你怎么在那里?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出事了?你等我,我马上回去。MD~该死,我最少也要8个小时才能到首都。”

那个地方是什么样的地方皇浦睿比任何都清楚。那是权欲聚集地,那里的人每一个出来都是跺一下脚都能让整个华夏震三震。一般人谁敢去那里?谁敢碰那里?

该死的,楠楠,楠楠,皇浦睿紧紧的握着手机,心乱如麻。

“楠楠,不要怕,等着,你会没事的。乖,告诉我地方。”皇浦睿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的声音在发颤。

萧楠听出来皇浦睿的害怕,他心里一惊,握电话的手紧了下,他转头问萧寒这里是几号。

萧寒用手托着下巴,看着萧楠说道:“一号。”

萧楠如实的回给了皇浦睿。

皇浦睿听到这个门牌号的时候脸上瞬间冒起了冷汗。他用手捂着胸口,告诉自己要冷静,然后他说道:“好,我知道了楠楠,乖乖待在那别动,我马上告诉萧潜。明天我也会回去。乖,听话啊。”说着,没等萧楠挂电话,皇浦睿已经把电话挂断。

听着从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嘟’声,萧楠眨了下眼睛。之后他把电话还给了萧寒,并说了声‘谢谢’。

萧寒说了声‘不客气’,就把电话扔在了一旁。

安静的空间里,萧楠裹了裹身上的床单,闭上了眼睛。

萧寒看着萧楠这幅摸样,他微微眯了下眼睛,在心里说道:呵,这小东西害怕了呢。

不过,潜,当你知道他跟我发生了关系后,你会怎么做?

潜,别叫爷爷失望。不然,他会毁了这个人的。


52
放下电话后,皇浦睿像个疯子一样抓起衣服便跑了出去。路过看到他的剧组人员跟他打招呼他都没理,就像没听到一样。弄得那些人在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得罪他了,暗自嘀咕着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其实上皇浦睿这是着急开车往机场赶去。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应该能赶上最后一趟去首都的航班。

一路上皇浦睿把车速飙的很快很快,就像是漂移一样。在即将到达机场的时候,他才逐渐的放慢了车速。放慢车速后,他拿起手机给萧潜拨了过去。

与此同时,首都市区的一栋庄园别墅里,萧潜慵懒的靠在藤椅上,神情漠然的看着他面前那个满脸是血,看不清长相的人,淡淡的说道:“黎原,你也是跟在我身边将近十年的人了。我什么秉性你也清楚。看在你跟我身边这么多年都老老实实的份上,我不动你家里的人。你自己了断吧。”

黎原,这个在首都堪称一霸的黑道人物。平日里威风八面,黑白两道都不敢惹他。可现在他却彻底失去去了往日的威严雍容,像个丧家犬一样跪在萧潜的面前,可怜惨烈的乞求着萧潜的原谅。

“九,九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碰毒品,更不该在首都兜售毒品,我该死,我没有良心。”

“可是九哥,我不想死啊。我真的知错了。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碰它们了。啊。”

“九哥,九哥,呜呜呜,九哥,我真的错了,真的错了啊。九哥,九哥。呜呜呜呜呜。”黎原满脸是血的哭着,眼泪鼻涕横流,整个看起来越发的凄惨。

周围平日里跟他关系不错的人都没敢吱声。因为他们都知道萧家的规矩。可以杀人放火,可以为非作歹,只要你有本事兜住那后果,没人会管你,前提是你别牵扯到萧家。

可唯独不行的就是贩毒!尤其是在国内贩毒。国外还好说些。贩毒就是触碰了萧家的底线。

一旦触碰了萧家的底线。那么,毫无疑问等待他们的就只有‘死’一条路。而且还会死的特别正常,警方查都查不出来。有多少人都是这么死掉的。

但没想到竟然还会有人利欲熏心的去碰触这个底线,这不是找死这是什么?所以没人会给黎原求情。

萧潜更不会。

“黎原,我最后再说一次。看在你跟我这么久的份上,你干净利索的了断,我不动你家里人。如果你不能像个男人一样担起你犯的错误。那么,我不介意亲手了结你。懂了吗?”萧潜眼神幽深的看着黎原,漆黑的眼眸中尽是凌然冷酷的杀意。

他说到做到,如果黎原再这么下去,他会亲自动手。

见萧潜这么冷漠的看着自己,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冷酷杀意,黎原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过了好久,黎原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对着萧潜躬了躬身,声音干涩沙哑又绝望的说道:“九哥,我知道了。请您允许我给家里人打个电话。我想安排一下再走。行吗?”

萧潜闭上了眼睛,他挥了挥手。

立马有人把黎原带了下去。

后面的事情不用再讲。黎原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后,便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个时候,一直在外面候着的人才敢走进来,他弯腰对着萧潜说道:“九哥,有个叫皇浦睿的刚才打电话找您。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说,”

自己办事的时候任何人都不准打扰,这是萧潜自己定的规矩。所以他没说别的,直接把电话拿了过来,给皇浦睿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后,他还没说话,就听皇浦睿在电话里说道:“萧潜,楠楠可能出事了,他在樱木山别墅区一号。我知道你在那里认识人。你要快点去把他带出来。我现在准备上机,回到首都是后半夜。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你听到我说话了吗?萧潜,萧潜。”皇浦睿完全失去了理智。

萧潜听了后,他眸光一闪,对着电话淡淡说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说完,他直接切断了电话。

气的皇浦睿一下子把手机摔在了地上。过了一会他又捡起来放好,心里焦急万分的上了飞机。

楠楠,你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他紧紧的握着双手在心里说道。

樱木山别墅区一号。难道是四哥?萧潜轻皱了眉头。

在樱木山别墅区他有一半的房产。1—10号都是他的地方。所以他心里并不着急。

“小武,走,开车去樱木山别墅一趟。”虽然心里不着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愿意让萧楠待在那里。他要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小武,也就是跟萧潜一起长大的朋友兼保镖和司机,一个沉默寡言,脸上有好几道刀疤的男人。他点了点头,就跟着萧潜一起走了出去。之后开车离开了庄园,往樱木山别墅奔去。

约四十分钟后,他的车开进了别墅区,直接停在了一号门前。下车给萧潜打开了车门,就在他想跟萧潜进去的时候,萧潜说话了:“小武,你回去吧,我今天住这里。”

小武‘嗯’了一声,转身开车离开。

守在别墅外面的人都认识萧潜,他们不敢拦萧潜。可是,萧寒的话他们又不能不听。于是,有一个不怕死的在萧潜走进别墅后,他战战兢兢的说了一句:“九哥,四哥说了任何人都不能进去。要我们都在外面守着。我就不陪您进去了。您请。”说着,他打开了门。

这人还算聪明,既说了自己的难处,同时也告诉萧潜,萧寒的吩咐。如果萧寒怪罪下来,他也有话说了。

听了这话,萧潜前进的脚步微微一顿。紧接他大步走了进去。

别墅里果然像萧寒所吩咐的那样一个人都没有。萧潜进去后,他径直上了楼,来到了平时萧寒休息的地方。然而,他进去后并没有看到萧寒,也没看到萧楠。他所看到的只有一室的凌乱。衣服在地上乱七八糟的扔着,皱起的床单上尽是些斑驳的~液~体痕迹。

而且,因为没有敞开窗户的缘故,室内还残留着那种欢爱过后的味道。

瞬息间,萧潜身上散发出了一种低沉压抑又狂乱到极致的气息。他会这样是因为他知道这个别墅里除他之外,剩下的就是萧楠和萧寒。

萧寒嘱咐不让任何人进来,房间又乱成这样,还有那种味道。他几乎不用去细想都能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

该死!楠楠。他极力压制着那即将暴走的怒气,转身走了出去,来到了隔壁的房门前。

望着紧闭的房门,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在心里说着:四哥,别逼我,千万不要逼我。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

然而,当他打开房门,看到在床上躺着的萧楠和萧寒后,他脑海中紧绷着的那根弦‘嘣’的一声碎裂成片。

楠楠,四哥,我看错了是吗?他在心里自我欺骗着。但萧楠露出的肌肤,以及萧寒光着的上身,无一不再提醒着他,他所想所看所怕所不敢承认的都是事实。

他最亲近的四哥跟他爱了很久的人上床了,他们在一起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陡然抬头看向萧寒,他眼神中的纠结和疯狂十分明显。

而恰好这个时候萧寒也睁开了眼睛,迎上了萧潜的视线。平静的看着萧潜,萧寒什么都没说,也没解释。同时他也是在告诉萧潜:你看到的都是事实,我跟你爱了很久的人上床了。你要怎么选择?怎么办?

萧潜读懂了萧寒眼神中要表达的东西。这一刻他很想冲进去跟萧寒打一架,他甚至于动了想要让萧寒彻底消失的念头。但他知道他不能。

他不能,他真的不能。如果今天的事换做任何一个人,他都不会容忍。可这个人是萧寒,他的四哥,一直都帮着他,为了他吃过很多苦,可以连命都不要的兄弟。

四哥,四哥,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萧潜的眼神腾然暗了下来。过了一会,他缓缓闭上了眼睛,又很快睁开。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他眼底已经没了那些负面情绪。他眼神幽深的看了一眼萧楠的背影,紧接他推门走了进去,径直走向萧楠那里。

萧楠本来也没睡,只是在那里静静的躺着,心和身体都绷得紧紧的。但他听到有人进来的时候,他还是下意识的抬起眼帘看了一眼。一看之下,他的眼神顿然亮了起来,之后他不管不顾的一下子从床上跳到了地上,来到了萧潜的身边,叫道:“九哥。”

看到萧楠身上的斑驳红痕,萧潜的眸光微微闪了下,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萧楠身上,遮住了萧楠赤果的身体,然后他说道:“嗯。”

“走,跟我去把衣服穿起来。”萧潜拉住了萧楠的手,要带他出去。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萧寒开口说道:“潜,你了解我的,我既然动了他,就不会不管他。”

潜?萧楠转过了头,他看向萧寒。突然间他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似得,他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

萧潜没有注意到萧楠的变化,他对萧寒说道:“四哥,别再逼我。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我走了,你好好想下该怎么做。”萧潜看了看萧楠,拉着他走了出去。

萧寒从床上坐起来,他拿出一根烟慢慢点燃,之后缓缓抽了一口。

“潜,就算我不逼你,爷爷也会逼你。恐怕到时候爷爷做的会比我更过分。到那个时候你认为这个孩子还会有活路吗?”

“不会的,爷爷只会做得更狠。你承受不了那个后果的。潜,你到底知不知道。”萧寒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拉着萧楠从房间出来后,萧潜把他带到了自己以往住的房间里,给他找了一套衣服。

萧楠什么都没说,他默默地穿上了衣服。衣服很大,不过总比光着身体好。

“楠楠,说下吧,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萧潜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他点了一根烟,烟雾中缭绕下萧楠看不清他的表情。

不过萧楠可以感受的出来,萧潜的心情很不好很不好。就像是一只处于狂暴状态的野兽一样。一个控制不住就会上前撕裂他。

是的,就是撕裂他。萧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危机感。

低头沉思了一会,萧楠选择把事实告诉萧潜。

“是这样的九哥。我被人暗算下了药。正好碰到那个叫萧寒的。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很多事说的越详细,引发的后果就越严重。萧楠深知这点。所以他很简洁的把事情交代了一遍。

下药!萧潜微微眯了下眼睛。

“是谁对你下的药。”萧潜问道。

“曲轩,皇冠娱乐公司的一个艺人。”萧楠一点都没打算隐瞒这件事。

“他为什么会对你下药。”萧潜又问道。

“因为他跟我的**有过节。本来我打算收拾他的,没想到反叫他把我收拾了。”萧楠微皱眉头说着。

萧潜却因‘他跟我的**有过节’这句话而阴下了脸色。

“你的意思是说你是因为你所谓的那个**才经历了这些事?”萧潜问的轻描淡写。可只要是了解萧潜的人都知道,他越是这样的时候,那就说明他越是在愤怒生气。而且是愤怒生气到了极点。

但萧楠并不知道,他反驳了一句:“九哥,不是我为了他,是我自己要这么做的,跟流尘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没想到那个曲轩居然敢明目张胆的这么对我。这都怪我自己太自以为是了。”

“我不会放过他的。”末了,萧楠又来这么一句。

萧潜见萧楠都这样了还那么维护他的**,身上不由得散发出了一种特别压抑愤怒的气息。

“楠楠,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遭受了昨天晚上那样的事,难道你一点都不在乎?还是说你认为自己是个男人被人上了就无所谓?你把你自己当成什么了?”很多话不经思考就这么说了出来。说出来的瞬间,萧潜就意识到自己失控了。他不止是失控,他还伤害到了萧楠。

因为,萧楠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他什么都没说看了萧潜一眼,之后他转身就要离开。

然而,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萧潜突然站了起来,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生活中出现了一些事。这本书完结后我可能会不再写东西。

心里乱七八糟的,祝你们全部都很幸福


53
“楠楠,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

“九哥,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理解。”萧楠打断了萧潜的话的同时,也挣开了萧潜的双手,他看着萧潜又道:“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可是九哥,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就算我竭斯底里的去发疯也不能解决问题。只会给我自己添堵。”

“而我更不认为这个时候是谈论我心态问题的时机。我需要离开这里好好的冷静一下。九哥你也是一样。你现在的心态比我还要躁乱,我不想看到九哥你这样。所以,我才会想走。”如果今天的事换做是别人,萧楠会一拳头挥过去。可这个人是萧潜,他记忆中那个一直都很维护他,真心对他好的人。他没办法做出回击的事。所以他只能离开。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