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HP同人]格兰芬多殿下的忧郁 彼笙莫安(下)

[HP同人]格兰芬多殿下的忧郁 彼笙莫安(下)

时间: 2012-07-31 15:11:18

☆、章四十四.真相

  
  密室里一下变得极其安静,所以即使是细微的响动也能很清晰地听见。除却自己鼓噪的血液和心脏,身后传来的痛苦呛咳声让哈利迅速回头——方才掐着自己脖颈的黑发青年被毫不留情地击到墙上,力道之猛甚至将墙撞出了几圈很深的同心裂纹,呈现放射状张牙舞爪地延展在他身边。有血不断从裂缝中渗出,滑落到地上,伴着墙面被击碎时飞扬的尘土,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朦胧起来。
  “莱茵特.斯莱特林。”
  黑发男人又重复了一遍,比刚才更冷的语调成功地拉回了哈利的注意力;他急忙看向被男人抱在怀里的格莱尔,说抱其实也不确切,看起来更像是在搀扶着他,让他依靠着自己,不至于立刻倒下去。但很快哈利就觉得自己不忍心再看下去了,先不说方才两人的合力进攻消耗了格莱尔多少力量,被那些该死的黑色触手一勒,他腹部那个好不容易愈合了大半的伤口又裂开了,黑发男人的手恰好放在他腰旁,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浸没在金红色的血液中,偶尔一星点剩余的白皙肤色更显出他的伤势是多么严重。
  但…哈利不禁要为对方的意志力感慨一声,他并没有晕过去,一双疲惫的蓝眸依旧保持苦痛的清醒,这让哈利心下叹了口气。
  “萨尔。”
  少年的手放在那只揽在自己腰际的手上,很快便同样浸没着金红色的血。他有些费力地仰起头,看着直视前方面色阴驽的爱人,又轻声呼唤了一句:“萨尔。”
  意识有些恍惚,看来是失血过多的后遗症,这让格莱尔忍不住想要伸手按一下额角。手往上伸,带着未干透的血液拂过金色的发丝,应着一双疲惫而安静的蓝眸,恰恰印在闻声低下头的萨拉查眼里。
  萨拉查很难描述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越是出离愤怒,便越觉得思绪冷静。简单几个魔咒止住了涌出的血——黑魔法总对黑魔法伤口极其有效,一般的剑伤不可能有这么持久而强烈的破坏力——他望着爱人伸手似乎想要抚上额角的动作,安静地看着那只染血的手略过金色的柔软发丝,还带着颤抖,划过发迹,突然就觉得满腔疯狂压抑着的愤怒像是被瞬间浇熄了一样,却又不是完全熄灭,而是被更深地压制,试图寻求一个更完美的爆发的契机,让他不至于将犀利的剑锋直指自己最爱的人。他猛地闭了闭眼,紧紧握住了那只意图游走的手,熨帖在自己的脸颊上,感受着肌肤相触处传来的温度。
  “抱歉,我来晚了。”
  未干的血顺着他白皙的面庞滑落,映着那双深沉的红瞳,又像是他自己的血,又像是流泪。
  这惊心动魄的美感一瞬间夺人呼吸,连带着那双红眸里的深沉漩涡,一同袭来,光是凝视就教人甚至连名字都要忘记。手被握住,被熨帖,即使爱人略倾下身来也要尽力踮起脚仰视;但似乎疲惫和疼痛都消弭无踪,连仰视的过程都显得不再吃力,身心都被这样全然的情意所震慑,仿佛下一秒就会迷失在那双眼睛里。
  这样的认知让格莱尔心下一暖,在爱人出现后一切莫名的喜悦终于有了由来;他放松了神情,即使又疼又疲累,还是尽力露出了一个轻快的笑容:“不。你来的时间刚刚好,哈利怎么样,没事吗?”
  “他没事,只是魔力有点透支。”
  萨拉查往黑发男孩的方向扫了一眼,发现对方正一脸担忧地望着这边:“戈迪,他似乎很担心你。”
  “哈利是个好孩子,我为他感到自豪。”格莱尔又笑了一下,脸上慢慢浮现出怀念:“还记得莫伦吗,萨尔?刚才的哈利一下子让我想到了他,同样年轻,满怀激情,勇往直前,毫不畏惧;那时他还没毕业,连我教他的魔咒都没学全,可即使面对五条巨龙的围攻那混小子都能嚣张地嚷着扒了它们的皮!如果不是那天因为我而失去了一只眼睛,后来他也不会——”
  他猛地停了下来,闭了闭眼,没有再继续下去。
  “这不是你的错,戈迪。那是莫伦自己的选择,他是格兰芬多的骄傲。”
  熨帖的力度更紧一些,萨拉查紧握着那只手,扫了一眼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咬牙朝这边踉跄着跑来的哈利,沉声道:“你可以带他去格兰芬多庄园,莫伦的画像应该还在那里,他会很高兴看见哈利的。”
  “嗯。”
  格莱尔应了一声,同样偏过头看着往这边跑来的哈利,露出一个笑容,试图思索一下哈利是否曾经去过波特庄园;但很快他就觉得头隐隐作痛,脑子根本就转不动,只得作罢。一只手被紧握住,动弹不得,他只能用另一只手努力拍拍爱人的脸颊:“对了,魔法部出什么事了?”
  “抓了我和邓不利多前往威森加摩的空子,被袭击了,损失有些大,但局势已经得到控制。”萨拉查简单地解释,放开熨贴面颊的手:“现在也该到了解决这边的时候。”
  他望向远处因刚才那下猛烈攻击滑跪在地上的莱茵特,冷笑一声:“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格莱尔叹了口气,刚想说什么,但哈利已经焦急地跑到了他们面前,也顾不得惊讶,劈头就问:“格莱尔,你还好吗?”
  “放心,哈利,我没事。”
  虽然对方这么说了,但哈利还是一脸担忧,看上去还想继续询问。萨拉查注意到了这一点,简短地应答:“他暂时不会有事。”
  哈利顿时松了一口气,直接坐在了地上,虽然一波接一波的震惊感快要刷爆他的大脑回路了,他还是决定选择什么都不去想。现在打败那个叫莱茵特的混蛋才是最主要的,而面前的男人——哈利想到了德拉科告诉他的消息,应该就是格莱尔的监护人,那个神秘的冈特先生。但……这特么的不是萨拉查.斯莱特林他就不叫哈利.波特!!
  至于萨拉查.斯莱特林,历史上最邪恶的黑巫师,传说中的纯血论偏执狂,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一辈子的死对头…..哈利望了望格莱尔,千万分肯定对方究竟是谁了,金发少年依旧捧着男人的脸颊,微微喘息,半个身子还靠在对方身上,而斯莱特林即使一脸压抑着的阴驽暴怒也忍不住露出的疼惜神色……哦他妈的该死的历史书都见鬼去吧!!!
  哈利猛地打住了自己的思绪,不行,他不能爆粗,他要淡定,他不能激动,一个真正的格兰芬多一定要在关键时候忍得住……他一定要□□!他还能继续战斗!
  他猛地深吸了几口气,凭借多年锻炼出来的强大意志力硬生生忍住了自己各种不可抑制的疯狂脑补,转而开始思考面前的困境——虽然萨拉查.斯莱特林在这里,但也并不意味自己可以掉以轻心,作为一个战士应当随时保持机敏的警惕。毕竟…哈利皱起了眉头,自己感觉到的那种强烈的不舒服感并没有散去,即使那个叫莱茵特的人渣似乎根本不是斯莱特林的对手。
  “萨尔。”
  出声的是格莱尔,他也收回了手,将重量交到对方怀中:“我探查过了,禁锢和献祭,只有断绝施术者的力量才能解开。但——”他皱起了眉头,看着哈利:“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我想哈利应该和我有同样的感觉,更何况刚才那个失效的石化咒…似乎出现在这里的并不是莱茵特的实体。”
  哈利接到对方的目光,也一脸凝重地点点头:“我刚才明明确认过他已经被石化了,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竟然还能动,甚至还有这么大的力气——我念力松劲泄念得都快虚脱了!”
  “我知道了。”萨拉查闭上眼,又睁开。他拍了一下哈利的肩膀,就像是注入了某种力量一般,哈利顿时觉得疲惫和痛的感觉少了很多,也跟着觉得握魔杖的手有了力气:“邓不利多正在赶来,戈迪暂时拜托你了,福克斯会帮助你,当然,还有海德—— ”
  他拍了拍手,哈利立刻听见了一阵沙沙的声音,原先一直被忽略在一旁的蛇怪竟然已经苏醒了过来,正朝三人的方向爬行。福克斯落在它的头顶,鸟儿的大眼睛还带着点泪花,接收到哈利的目光,发出一声愉快的鸣叫。
  原来刚才福克斯又转而去治疗蛇怪身上的伤口了!这下哈利觉得更安心了,他和格莱尔对视一眼,金发少年露出了一个笑容:“交给你了,哈利。”
  “嗯!”
  哈利坚定而大声地应着,握紧了手中的魔杖;蛇怪盘踞起来,将两人围在中间,头伏在格莱尔身边让他得以依靠,福克斯停在哈利肩头,将小巧的头蹭在哈利脸颊上。
  萨拉查也不再望着两个少年,转身朝着莱茵特的方向走去;简单的治疗只是权宜之计,就算现在戈德里克看上去安然无恙,灵魂上的重创也决不能继续拖下去,他必须立刻将爱人带到精灵族的圣地。
  脚步声在偌大的密室中回荡,他冷冷地望着面前已经站起身的莱茵特,勾勒出一个讽刺的冷笑。强大的魔力浓厚得几乎要凝聚在他周身,压抑着疯狂,似乎下一秒就会把这里夷为平地。
  “莱茵特.斯莱特林,你居然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
  “呵。”
  莱茵特拭掉嘴角的一缕血丝,勾出一个愤怒而不屑的笑:“比我想象中快了不少,萨拉查.斯莱特林,看来那帮蠢货没能成功拖住你。”
  “要是他们想浑水摸鱼的意图不那么明显,说不定还能为你的苟延残喘争取时间。”萨拉查眯起眼:“我真想不到,你竟然胆敢把主意打到他身上。”
  “那也只不过是一个魂器而已。”莱茵特冷笑了一声:“我生无所恋,对死亡亦无畏惧,自然乐见其成。唯一可惜的是,萨拉查,千年之前我竟然没能杀了你。”
  但他下一秒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萨拉查猛然有力地扼住了他的喉咙,一双红色的眸子里不再压抑那阵汹涌的风暴,愤怒和杀意不可抑制地流泻出来。他的手用力往上一提,就将黑发青年整个人提离地面——就像他当时对哈利所做的那样,更狠绝,也毫不留情。
  萨拉查实际上是非常行动派的人,他根本懒得和莱茵特继续这样毫无意义的对话,时间也不允许他继续纠缠下去。黑色火焰顺着他的动作从对方的袍角处升腾而上,猛烈燃烧,让莱茵特骤然从喉咙里挤出几声惨呼;想挣扎,但在他冰冷的瞪视下一切反击都显得徒劳无功,再加上黑焰那可以夺取魔力的灼烧…很快他便失却了力气,双手颓然下垂,头也低了下去——黑焰灼烧在身体上的感觉丝毫不亚于一万个钻心剜骨,说不定也实在是被疼得没了力气。
  其实萨拉查很想直接杀了他,就像千年前的那次一样,直取咽喉,干脆利落,但心头涌上来的一丝微妙感制止了他的动作。这让他莫名地觉得烦躁起来,手上的动作更加用力,一点一点收紧——他倒要看看这小子究竟玩了什么鬼把戏。
  莱茵特猛然抬头,露出了一个阴狠的笑容。
  萨拉查猛一皱眉,直接收手掐死了对方的脖子——但这徒劳无功,他的手中传来一声碎裂的声音,黑发青年的身躯化为一团黑烟散在空气中…萨拉查低头一看,掌心里是一块碎裂的黑水晶。
  轻蔑的冷笑从上方传来,他抬头。
  “传承者的灵魂,死敌的血液,绝对纯粹的力量——”浮在半空中的莱茵特,声音甜腻带着冷:“我想,我想要的已经得到了,再留在这里似乎也没什么用处?”
  一只巨大的利爪猛然从黑发青年身后伸出,死死将他一把抓住,萨拉查一句话都没有说,眼神狠厉,仿佛不计后果也要让对方死在这里,空气里浓烈的死亡气息几乎要让人窒息。但他立刻就挥了一下手,利爪放开,一个身躯掉落下来……是帕德玛,已经奄奄一息,身上还燃烧着未熄灭的黑焰。
  全神贯注观望着的哈利看到现在,要是还不明白自己不舒服的感觉源自何处,那就算是白活两辈子了,说通俗点这人渣根本就是直接附在了帕瓦蒂身上!四周陆陆续续传来黑水晶碎裂的声音,那种异样的感觉也逐渐消去,但空气里让人窒息的压迫感正越来越浓烈。萨拉查面无表情地望着手中的黑水晶,狠狠握紧,鲜血缓缓从指缝中溢了出来。
  沉默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很快萨拉查就放开了手,走到了帕德玛面前;女孩的状况很不好,需要立刻治疗。但就在他俯下身想要将女孩抱起来的那一瞬间——
  “格莱尔!格莱尔你怎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  唔,这几天要去北京~亲们看到这章更新的时候,小雨已经在火车上啦~~所以要是回复亲们晚了的话..请谅解哟~
  莱茵特没那么容易死╮(╯_╰)╭他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收集哈利和戈迪的血,还有黑魔王的灵魂————注意到那些黑水晶了吗?那些可是重要的收集道具~
  下一章就是第三卷的开始了,也终于可以写触手系了哈哈哈哈~考试这几天把存稿都吃空了...要从头开始码字了= =。姑娘们要是发现小雨29号晚更了...那就是小雨还在回来的高铁上T T。

☆、章四十五.思念

  
  他睁开眼。
  铺天盖地的雨落在他身上,连半敛眸的时候,都有细小的水流自纤长的睫毛划过。潮湿的金发散乱,丝丝缕缕服帖在脸颊,有些落进脖颈,湿冷,又不想去抚开。
  不想动作的时候,才感觉到全身每一缕神经的苏醒;镶金边白袍因浸透雨水而沉重,浑身上下传来的疲惫感和黏湿感让他不禁轻皱起了眉头。银色宝剑在他手中,水流划过锋利的剑身,顺着剑尖滑落地面,颜色暗沉,莫名地像是染着血。四周的场景熟悉得可怕,破败的房屋,荒无人迹的小镇,甚至连地面一具黑猫的尸体都依旧僵冷……是了,这里是凯米尔森林附近的那个小镇。他不禁苦笑了一下,就连站在自己面前的莱茵特,都和叛逃那天的样子一模一样,丝毫没有变化,真是该死的梦境,永远不给人留一丝余地。
  “你永远不能理解我有多恨萨拉查。”
  没有刻意使用敬语,一贯完美而阴冷的假笑不再,雨水顺着莱茵特卷曲的黑发落下,混着他身上的污血,悄然没入无声无息的黑夜,讽刺地像极了他口中最痛恨的人。
  “我想要的从来都不属于我,从很久以前开始,一直都是。戈德里克,你拦下我是因为不想看见莱茵特.斯莱特林就此**落,还是为了不让萨拉查.斯莱特林难过?”
  他能看见那双和萨拉查相似的黑眸中涌动着浓厚的悲哀,那也是他最后一次看见这样的眼神。时间让他做出了选择,让他拥有,也让他错过。
  “戈德里克,你做不出选择。不得不说某种意义上,我是最了解你的人。”
  “所以我不会给你选择。”
  他感觉场景有些奇妙地重合,莱茵特放肆的笑容近在咫尺,却又像是在无声地哭泣。这瞬间不知为何描述不出内心的感觉,他望着面前的青年,似有千言万语,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只能叹息一声。
  他看得见青年眼里的疯狂和决绝,这样扭曲的情意不知从何而起,似乎自己发现时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势必要将所有人灼烧殆尽。所以才会有接下来的那么多事情,灾难,苦痛,所以那么多人才会被迫分离。他不畏惧选择,更痛恨怯弱;只是再坚强的人,停下脚步时,也难免会疼痛。
  他闭上眼。
  回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就像身上绵延不绝落下的雨,梦境里的光晕逐渐散去,场景交错,重叠,又泯灭在他闭眼时的黑暗里。当回忆起自己的名字时,就能从梦里苏醒,但不遗忘自己的名字,又无法重生,如果可以的话,想倾听呼唤。
  +++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四周很暗,应该是深夜,但周身仍旧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晕,这让戈德里克花了五秒钟的时间思考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不过当他试图动动身子的时候,直冲脑门的疼痛感立刻让他低呼了一声;晕晕乎乎的感觉依旧很强烈,不过还是比在密室里好上太多,身上正发着白光的藤蔓也提醒着他现在又被七扭八歪地挂在了生命之树上这个事实,看来爱人是直接把自己从密室带来了精灵族的圣殿。
  说到密室…自己之前似乎是昏倒了?回忆最后莱茵特的那声笑依旧印象深刻,那一阵黑烟,半空中落下的帕德玛……戈德里克叹了口气,事情似乎比他开始预想的还要复杂得多。
  目光游移,他突然发现萨拉查正靠坐在不远处的墙壁旁,一个优雅的坐姿,手搭在膝上,正闭着眼浅寐,很显然一直守在这里。他不禁放轻了呼吸,试图不吵到浅眠中的爱人,但萨拉查已经猛地睁开了眼,那双红色的眸子在黑暗中有些暗沉,他迅速站起身,疾步朝这边走来——
  “醒了?”
  “嗯。”
  身体已经恢复到成年人的样子,当魔力透支的时候,继续维持少年的身形很是困难,也不利于进一步的治疗。被悬离地面几分的高度让他略低下头,迎上爱人深沉的红色眼眸:“抱歉,萨尔,让你——”
  萨拉查猛地扣住爱人的后脑勺来了次深吻,力度强劲而霸道,完全不给戈德里克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很快戈德里克就觉得自己喘不上气来。吻很激烈,甚至于不能叫吻,而是单纯而粗暴的噬咬,在又一次猛烈的交缠中他很确定自己的嘴角已经被咬出了血。但萨拉查几乎是立刻就注意到了,猛然推开了他,一只手按着他的肩,呼吸有些错乱,一双眼压抑着的狂乱的风暴被掩盖在闭眸的动作里。
  周身的藤蔓似乎有意识般放松了些,脚落到地面,堪堪能让他站稳。萨拉查仍按着他的肩,力度有些重,没有什么开口的意图。
  戈德里克并不想让这样的沉默持续下去,爱人眼里的狂躁不安被他看得彻底,他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来平复这样的情绪,即使作用很可能不是很大。他费力地伸出手——藤蔓仿佛有意识般体贴地托着他的手,让他动作起来没有那么僵硬和疼痛,也按在萨拉查的肩头:“我睡了多久?”
  “四天。”萨拉查简短地应答,声音带着疲惫的沙哑:“你昏迷时的状况一直不稳定,咯血,高烧不退,要是没有生命之树,后果连我都不敢想象。”
  “嗯。”戈德里克应了一声,闭了闭眼,对上爱人布满血丝的眼睛,叹了口气:“让你担心了,萨尔,我很抱歉,可我没有别的选择,我只能——”
  “闭嘴!”
  萨拉查猛然怒喝一声,浑身上下浮涌着的难以压抑的暴躁不安直教人胆战心惊,他一把伸手狠狠掐住了戈德里克的下颚,逼迫对方抬起头来,直视那双疲惫而沉静的蓝眸——依旧是那该死的坚定和骄傲,每看一次都让人恨不得毁了那双眼睛。
  他的理智在制止他的动作,但强烈的情感就像一把锋利的宝剑划在他心口;想到这里萨拉查不禁苦笑了一下,这样下去终有一天他将伤害自己的爱人,这和他的本意背道而驰,但他毫无办法,只能用更激烈的行动回应,就像千年前那一次争吵一样。
  +++
  河蟹期间,暂锁
  +++
  到时候修文的时候再补全情节
作者有话要说:  嗯,试着看能不能发上来~
  戈德里克和萨拉查都是有着自己信仰的人,而当两种不同的观念发生冲突时,往往会带来尖锐的矛盾,最后取得一个求同存异性的平衡;想写出这种焦灼的痛苦感,想让他们能拥紧彼此,确定彼此的心意,坦诚相待,不要再错过。
  嗯哼哼~说好的触手系哟~其实生命之树是有心想促成他们的,所以才会制止戈迪的动作,也体贴地给两人一个确认彼此的时机和机会。
  这一章码了好久...嗯,希望亲们看得愉快~~么么哒

☆、章四十六.铺展

  
  哈利躺在医疗翼柔软的大床上,双手枕在后脑,边数着天花板上那些漂亮的星星纹路,边打了个无聊的哈欠。
  房间里隔音效果很好,不过哈利还是能听见窗外传来的欢呼和尖叫声,想必又是哪个年级的学生正在上飞行课。虽然心下有些痒痒,但现在他还必须留在这里,直到格莱尔和那个黑发男人…哦,应该说是斯莱特林回来为止。
  这已经是他呆在医疗翼的第五天了,哈利想,脑子里又开始不由自主地回放起那天的场景。莱茵特消失后,格莱尔再也支撑不住,几乎是立刻就晕了过去,可把他吓得不轻;但斯莱特林听见他的惊呼时只是停顿了一下,而后双手沉稳有力地将帕德玛抱了起来,他注意到女孩面无血色,显然情况非常糟糕。而就在哈利心急如焚的时候,急促的脚步声从密室入口传来,福克斯发出一声惊喜的鸣叫——是邓不利多教授!老人的脚步有些不稳,显然也是耗费了不少心力,但总算是及时赶了过来。
  邓不利多打量了一下四周,皱起了眉,朝站在远处的黑发男人点头致意后,目光转到哈利身上:“哈利,你还好吗?”
  “我没事,教授。”哈利急忙应道,揽紧怀里的格莱尔,又急急开口:“教授,您快来看看,格莱尔他……”
  邓不利多显然也注意到了哈利怀中已经昏过去了的金发少年,快步朝哈利走了过去,而这时黑发男人也抱着帕德玛走向了哈利,把女孩小心地放在哈利身前的地面上,而后直起身。
  “我是萨拉查.斯莱特林,霍格沃茨四巨头之一,斯莱特林第一任院长。”
  哈利感觉到密室的地面震颤了一下,似乎是霍格沃茨在回应男人的话语,空气中猛然浮现出巨大的霍格沃茨校徽,一条银色巨蟒由校徽的图案中伸展,环绕在男人身边,又化为一缕白烟消失。他不禁低呼一声,近乎赞叹地看着这堪称壮观的一幕,巨蟒扬起獠牙的样子,倒是和蛇怪像了个十成十。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惊讶…哈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先不说他好歹也是有那么点承受力的,经过刚才那一轮强烈的冲击以后……除非他知道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是一对,否则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再让他惊讶了!
  但他几乎是迅速就拾掇了自己的思绪,转而将目光放在眼前的帕德玛身上。斯莱特林的手放在女孩的额头上,低喃了一句哈利听不懂的话,音律优美,带着不可名状的强大力量,黑色光晕顺着他的话一下子笼罩在女孩周身。哈利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帕德玛身上的伤口和黑色火焰一点点变小,消失,她的呼吸逐渐平缓,面色也开始红润…显然是得到了很好的治疗,在一旁施放探测咒的邓不利多看见杖尖逐渐浮现出了象徵生命力的白光,也松了口气。
  斯莱特林站起身来,走到了他面前,哈利急忙松开了手,好让对方将格莱尔抱在怀里。金发少年即使昏迷依旧在急促地喘息,丝丝缕缕鲜血不时自嘴角滑落,看起来情况糟糕透顶。邓不利多的脸色也沉了一些,举起魔杖想要施放一个治疗咒,但他的动作被斯莱特林制止,男人似乎很平静的红眼睛里看不出情绪:“这种治疗对他没有效果,只会加重他的伤势。”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昏迷中的少年更好地靠着自己,另一只手伸出,在半空中简单地划了一下,一个漂亮的三重同心圆法阵就浮现了出来。
  “暂时封锁密室,我需要收集一些必要信息。”见邓不利多点头后,他又转向哈利:“我会先带走他,这段时间让哈利和这个女孩呆在医疗翼,对外就宣称一同接受治疗。等我们回来以后,我会带他们来见你。”
  +++
  ……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哈利叹了口气,又想起了昨天罗恩和赫敏来看他时告诉他的消息。密室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连带着还传出了密室开启那天魔法部也同时被袭击的消息,虽然很快舆论就被压了下来,但细节总能被有心人关注并发现。不过现在,在霍格沃茨口耳相传的消息,还是基本围绕在“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是怎样和他的朋友又一次打败了邪恶黑魔王的化身”上。斯莱特林继承人和怪物留下的阴霾已经散去,余下的基本上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不过…哈利还是注意到了一个小地方,洛哈特的死根本没有人提到,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似乎一夜之间所有人都把洛哈特这个人忘记了一样。当然这并不代表哈利不会把洛哈特的所作所为告诉自己的朋友们,两个孩子在听到洛哈特以这样一种堪称残酷的方式结束生命后,都不约而同瞪大了眼,虽然他们并不喜欢这只花孔雀,但说到底他也算是被人利用。想到几乎是所有人都忽略了洛哈特,赫敏甚至还发出了一声浅浅的低呼:“哦,天啊,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但,不管洛哈特的死究竟有什么问题在里面,即使后续处理方面还有一大堆活要做,密室事件告一段落还是不争的事实。哈利撇了撇嘴,伸了个满足的懒腰,懒趴趴地歪在床上,决定自己还是暂时什么都不要想,专心窝在被子里好好休息比较好。曼德拉草的解药已经做出来了,听罗恩说,洛丽丝夫人又生龙活虎地出现在了学生们面前;帕德玛也已经出院了,女孩算是从头昏迷到了尾,什么也不知道,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很是方便;而德拉科……
  哈利一瞬间不由自主地红了脸颊,想到了站在两个挚友身后的铂金男孩眼中掩不住的担忧和温柔,但下一秒他就立刻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哦,当他说到格莱尔和黑发男人的真实身份与他们之间的亲密举动以后这小子的面部表情堪称精彩!啊,哈利幸灾乐祸地想着,其实不就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嘛,罗恩你再把嘴张那么大也不能把那两个人吞下去嘛!
  他歪在床上,乐不可支,也亏了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他能肆无忌惮地各种踢被子。不过很快他就乐不出来了,空气里骤然传来的啪嚓声让哈利一阵手忙脚乱,而就当他抓起放在床头的眼镜时,黑发男人就出现在了离床几步的窗前,怀里还抱着一个人;霍格沃茨内不允许移形幻影,但创始人很显然不受限制,他急忙戴好眼镜,直起身子:“…斯莱特林先生?”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