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网游之公子多情 裴芫

网游之公子多情 裴芫

时间: 2013-12-18 02:08:37


一个操作超强的纯阳和一个高富帅有点自恋的万花


算是系列文,前文为网游剑三之团长夫人
没看过也不要紧
本文背景是七十年代,全民战宝时期

1、第 1 章 ...


  算是系列文吧,前文为网游剑三之团长夫人
  
  没看过也不要紧,反正也没什么值得了解的设定。
  
  本文背景是七十年代,全民战宝时期
  (总是写着写着就忘了OTZ出现了很多BUG)
  
  前面一部分在前文有贴过,看过的姑娘请直接下拉。
  
  公子多情给自己的角色起名时是完全经过深思熟虑的,第一,公子,不论谁都管你叫公子,多有范。第二,多情,一看就是英俊潇洒的深闺梦里人。
  
  选角色的时候,也是果断的选了万花,用公子的话说是挥毫泼墨,琴棋书画,一派儒雅潇洒的名士姿态。
  
  不过天不遂人愿,公子多情升级的时候发现,很多陌生人总是会自发自动地喊他,情情,或者小情情,让他十分无语。
  
  还好,认识久了的朋友们都在他锲而不舍的纠正下,改口叫了公子,总算是遂了他的初衷。
  
  等到了七十年代,因为在PK方面颇有造诣,又是浩气盟的中坚力量,也算小有名气,于是不认识的人也都叫他公子了,到此为止,一切都很圆满。
  
  公子多情的爱好就是蹲洛阳小树林。
  
  传说洛阳小树林的不一定是高手,但是高手一定在洛阳小树林。
  
  本来公子多情并没有像现在这样每天在线除了副本就是小树林,但是最近他的两个好基友风清和一剑寒江抛弃他欢快的搅基去了,剩下公子一个人空虚寂寞冷只能靠PK排解心中的寂寞。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公子多情满意的想道。
  
  今天的洛阳小树林依然充满了高手的气息,公子多情甩了一个清心,多角度的欣赏了下自己的容姿,这才放眼全场挑选今天的第一个对手。
  
  [近聊]任道之 :刀兵无眼,生死有命,阁下可敢与我倾力一搏?
  
  公子多情看着出现在眼前穿着闪瞎狗眼的金色套装的藏剑弟子果断点了拒绝。
  
  [近聊]公子多情:昨天连赢你三次,今天你还好意思来哪凉快哪呆着去,没空招呼你
  
  [近聊]任道之:昨晚那是你运气好,再来再来
  
  [近聊]任道之:吾中华尚武之风强盛,方能令外族不敢觊觎沃土,如此良辰,你我何不切磋一番?
  
  公子多情看着再一次插过来大旗,觉得自己额角的青筋都跳出来了,这次干脆的点了确认,心道,看我不虐死你!
  
  [近聊]公子多情:放马过来!
  
  任道之上来就是平湖断月接着一个黄龙吐翠再醉月,为的就是输出最大化,可惜被公子多情后跳加小轻功躲了过去,顺便一个芙蓉将任道之定住。任道之的技术实在是菜,套路被人破解之后就手忙脚乱不知要按什么技能,被公子多情抓住机会, DOTDOTDOT爆掉,再接一个阳明指,迅速结束了战斗。
  
  [近聊]任道之:方才我只是喝了杯茶
  
  [近聊]公子多情:没有败,何来胜,屡败屡战,江湖终会有你的传说……
  
  [近聊]公子多情:认识到差距没有?你跟我的差距完全就是七十级跟八十级的差距,你练个十年再来吧~
  
  [近聊]任道之:师兄!公子他又欺负我
  
  一直站在一边观战的纯阳向白易身体晃了晃,朝他们走近了两步。
  
  [近聊]向白易:你明知道打不过他
  
  [近聊]任道之:试试也不行吗,也许就打过了呢
  
  [近聊]向白易:公子多情?这个名字倒是蛮熟悉的,要不,我们来一场?
  
  [近聊]公子多情:搞车轮战啊你们,本公子不怕,来啊来啊,输了可别哭
  
  [近聊]向白易:呵呵,你才是,输了可别嫌我不给你面子
  
  公子多情好歹也是小树林的常客,大大小小的PK加起来也算经验丰富,眼前这个纯阳实在是傲慢的令人发指!何况,以前也没见过他,公子多情看了眼他的装备,阵营套和副本套混搭,总体上比他差了不少。
  
  哼,就让你输到哭着下线!公子多情心道。
  
  [近聊]公子多情:吾中华尚武之风强盛,方能令外族不敢觊觎沃土,如此良辰,你我何不切磋一番?
  
  [近聊]向白易:放马过来
  
  公子多情深知与剑纯切磋不能被近身,开场就用了太阴指迅速后退,后面也是将小轻功发挥到极致,看上去便是拖着向白易满场乱跑。虽然身影看似潇洒,但其实公子多情心里有点虚,向白易完全不中陷阱,他自己反而被骗了一次打断。
  
  双僵持了几分钟之后原来处于引导地位的公子多情有点沉不住气,再一次扶摇之后没有计算好小轻功CD被向白易瞅准机会近了身,一个万剑归宗打了出来。公子多情心道完了,这之后虽然也试图挽救,但是向白易实在沉稳,一个空档也不留,公子多情想要反败为胜却是再也没有机会,直接被秒。
  
  [近聊]公子多情:大侠好身手!
  
  [近聊]向白易:胜负寻常事,饮尽杯中酒,大家还是好朋友!
  
  [近聊]任道之:哈哈哈哈混蛋公子你也有今天!
  
  [近聊]公子多情:再来一次!
  
  [近聊]向白易:好
  
  公子多情本来想刚才不过是巧合,或者是向白易运气好,他断不可能次次赢自己,谁知道几盘切磋下来,满盘皆输。任是他再不服输,此时也有些垂头丧气,连平时最喜欢看的自己的脸都觉得有些可恶了。
  
  [近聊]向白易:再来吗?
  
  [近聊]公子多情:不……是你赢了,本公子认输
  
  [近聊]向白易:你很不错。
  
  [近聊]公子多情:哼,用不着你猫哭耗子假慈悲,你想笑就笑啊!
  
  [近聊]向白易:我是真心的。
  
  [近聊]公子多情:我管你身心还是假意,再见!不,再也不见!
  
  公子多情一向自诩为犀利花间,从来没有输的这么惨过,一时还是有些接受不能,在洛阳小树林中一刻也不能多呆,便点了神行回了长安,把号停到仓库门口之后,切出页面登了YY,下到最下面一个带锁的小房间。
  
  公子多情全频道管理员的身份在那之后第二天就被一剑寒江恢复了。
  
  “公子?你下来做毛啊?不知道打扰别人谈恋爱会被马踢吗?”一剑寒江与风清刚刚确立关系,正处于热恋期,非常不爽二人世界被人破坏。
  
  “擦,你们两个二货就会躲在这里甜蜜,你们兄弟被人欺负了知道吗!”公子多情不爽道。
  
  “怎么说?”风清有些担忧的问道,公子多情因为性格比较张扬,所以容易得罪人,以前也发生过类似事件。
  
  “咳……嗯,那个吧……”其实切磋输掉实在不能算是被欺负,跑来告状更不是公子一向的作风,只是这次被气晕了才口不择言,现在他反倒不好意思说了。
  
  “我擦,你羞涩个毛啊你!”一剑寒江从没有见过吞吞吐吐的公子多情,忍不住爆粗口道。
  
  “日!劳资嫌丢人不行吗!跟一个装备比我差剑纯切磋一次都没赢这种事,你以为是那么轻易能出口的吗!”公子多情一激动就全说了出来。
  
  然后就听到YY里传来的大笑声,如果只是一剑寒江也就算了,偏偏连风清也在笑。
  
  公子多情先是肉体被无情的**,接着精神遭受两个好朋友的创伤,顿时觉得天下之大,没有容身之处。
  
  “嗯……公子,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也许是你可以更近一层楼的机会啊,你不是一直说在这个鬼服翻来覆去就是那几个人吗?”风清止住笑之后,安慰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本公子就是觉得很不爽!真想用笔戳他九九八十一个洞才能解我心头之恨!”公子多情只要一想道向白易一副赢他很容易的淡定样子,就恨得咬牙切齿。
  
  “这个纯阳是谁?我可要认识认识,到底是谁能把你欺负的这么惨,我要好好感谢一番。”一剑寒江绝对不会放过给公子多情伤口上撒盐的机会。
  
  “风清,管好你家二货!那纯阳叫向白易,没听说过啊……”
  
  “向白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上次合服的时候,另外那个服务器过来的,听说是那边的第一高手。”风清回想道。
  
  “第一高手?切,真不要脸~”公子多情表示不屑,“那谁,寒江二货下次开你剑纯号给我练练,我就不信打不过他!”
  
  “我最近没时间,让风清开了给你打。”
  
  “我不会用剑纯……”风清为难道。
  
  “就知道你们靠不住,算了算了,你们继续甜甜蜜蜜去吧,劳资自己想办法。”
  
  公子多情下了YY之后重新切回了游戏画面,意外的看到屏幕正中系统显示“向白易已加您为好友,是否添加向白易为好友?”聊天框还有对方发来的密聊,依然是用不咸不淡的口吻说着:“有空一起玩吧。”
  
  公子多情就是讨厌他这幅淡定的样子,毅然的点了取消键,顿时觉得自己有扳回一城的感觉。
  
  只是聊天框那里紫色的一行密语显得孤零零的十分刺眼,公子多情犹豫了好一会最终还是回复道:“怕是没机会吧,大高手~”
  
  向白易悄悄对你说:呵呵,哪里
  
  公子多情简直想要吐血,自己是在讽刺他他完全看不出来吗?居然一本正经的表示谦虚,实在是……很欠扁。
  
  你悄悄对向白易说:亲,你真幽默
  
  向白易悄悄对你说:嗯,你也是。
  
  你妹的你也是哦!公子多情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比一剑寒江好不少的涵养要彻底消失了,他要是不海扁这个向白易一顿他就改名叫公子无能!
  
  但是,虽然是这么想,自己根本打不过人家,想到这里,公子多情十分郁闷,再也没有回复向白易,直接下线了。
  第二天公子多情打完副本之后本来想照例飞到洛阳,但是想到有可能会碰到向白易便手一滑飞到了长安。长安城前面有一大片空地,也是每天聚集了很多喜欢切磋的玩家。
  
  围观了一会剑纯玩家和人切磋,公子多情有些失望,因为很明显水平都离向白易差多了,看来要想打赢他,还真不是太容易。
  
  就在公子多情站着愣神的时候,忽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人,仔细一看,不是藏剑山庄的任道之是谁。
  
  任道之悄悄对你说:哟,手下败将~
  
  你悄悄对任道之说:滚,输给劳资那么多次你乱叫什么
  
  任道之悄悄对你说:我替我师兄说啊~
  
  公子多情一听马上警觉起来,紧张的向四周看了两圈不过并没看到向白易。
  
  你悄悄对任道之说:他也在这?
  
  任道之没有回答公子多情,而是发过来一个组队邀请,公子多情犹豫了一下,接受了。不过他马上就后悔了,因为进队的瞬间,就发现队伍里不止任道之一个人,向白易的名字怎么看怎么显眼。
  
  [队伍]任道之:师兄,我找到公子了~
  
  [队伍]向白易:嗯,好
  
  [队伍]公子多情:好你们妹
  
  公子多情打开地图,果然看到一个蓝点从城里过来迅速的向他和任道之的方位靠近。
  
  [队伍]公子多情:你怎么知道我在长安的
  
  [队伍]向白易:我加你好友了
  
  加了好友就能看到对方所在地图,公子多情发现自己拒绝掉加向白易的好友是多么错误的一个决定,不然就可以查看向白易所在的地图然后坚决往远处跑了,但是现在再加的话就太刻意了。
  
  [队伍]公子多情:你找我做毛线,赢得还不够爽?
  
  [队伍]向白易:不是,昨晚不是说过有空一起玩
  
  [队伍]向白易:我看你现在应该挺空的
  
  公子多情忽然有点埋怨起一剑寒江来,帮会活动那么早结束做毛!
  
  [队伍]公子多情:空你妹,劳资很多事做,没空陪你玩
  
  [队伍]向白易:你不是要找人切磋吗,跟我怎么样
  
  [队伍]公子多情:……你果然是想看劳资笑话!
  
  [队伍]向白易:你多虑了
  
  [队伍]任道之:师兄,我去陪妹子打个日常啊,拜拜~
  
  任道之说完就退出了队伍,剩下公子多情与向白易两个人,刚好这个时候,向白易的角色也跑到了公子多情的身边。白蓝道服提着长剑的纯阳与手执墨笔黑丝如瀑的万花站在一起竟然颇为和谐,甚至透出那么一丝丝的**。
  
  公子多情马上在心里扇了自己两巴掌,鬼迷了心窍。
  
  为了打破有点尬尴的气氛,公子多情只得继续跟向白易说话。
  
  [队伍]公子多情:劳资今天纯围观不下场,你找别人玩吧
  
  [队伍]向白易:哦,那我也不玩了
  
  [队伍]公子多情:为毛?
  
  [队伍]向白易:他们没你有意思
  
  电脑前的公子多情翻了个白眼,在心里连说七个“你妹”才觉得呼吸顺畅了点。
  
  [队伍]公子多情:亲你知不知道你特招人烦,你能别理我么
  
  [队伍]向白易:不会,大家都挺喜欢我的
  
  公子多情的手指在键盘上滑来滑去,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意思。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看到帮会频道风清在叫自己。公子多情此时正盼着有人能把他从目前的尴尬场景中解救出来,顿时感动的泪流满面,关键时候果然还是风清靠得住!
  
  [帮会]公子多情:在呢在呢,什么事?刷副本去?我行啊
  
  [帮会]一剑寒
1、第 1 章 ...


  江:刷你妹的副本,都快十二点了,你怎么了,切磋输了就连脑子都进水了?
  
  [帮会]公子多情:那怎么了,风清你组我来说啊
  
  [帮会]一剑寒江:组你妹,风清自然在劳资这边
  
  [帮会]风清:嗯,是这样的,有人想进我们帮会问下你的意思
  
  [帮会]公子多情:来啊,多一个人还能多点发展点,早点开帮会家园。
  
  [帮会]风清:哦,那行,那我就放进来了。
  
  [帮会]向白易加入帮会
  
  公子多情看着眼前的纯阳忽然换上的和自己同样的帮会名字有点缓不过神。
  
  [帮会]向白易:好
  
  [帮会]风清:有高手加入是我们帮会的荣幸
  
  [帮会]一剑寒江:特别是能够压倒公子的高手
  
  [帮会]叶小咩:我嗅到了JQ的味道
  
  [帮会]叶小绿:+1
  
  [帮会]浮世尽风华:我去,不是吧,这位大侠这么厉害把公子给收了?
  
  [帮会]向白易:谢谢大家厚爱
  
  [帮会]叶小咩:深情呼唤公子来现身说法
  
  [帮会]一剑寒江:公子平时挺话唠的,怎么今天这么沉默,莫非真的是转性了?
  
  [帮会]公子多情:我日哟!!!风清和寒江你们两个合起伙来坑我是不是!!你早说要进来的是这货啊,劳资宁愿自己退会也不想跟他同帮会啊!!!
  
  [帮会]风清:你又没问加的是谁
  
  [帮会]一剑寒江:那你倒是退啊,你退了刚好让白易兄做副会
  
  [帮会]公子多情:你们妹!
  
  [队伍]公子多情:你来劳资帮会做毛,你原来的帮会不要啦,你好意思吗你
  
  [队伍]向白易:帮会本来就不剩几个人了,为了开帮会家园,都散到别的会去了
  
  [队伍]公子多情:那你也别来我们帮会啊,你跟风清以前又不认识,你怎么搭上他的?
  
  [队伍]向白易:我就是在好友问了一下你们帮会的负责人,就有人告诉我他的名字了
  
  [队伍]公子多情:你……
  
  [队伍]向白易:你别着急,慢慢说
  
  [队伍]公子多情:我*******
  
  [队伍]向白易:你被星星了
  
  [队伍]公子多情:我都被你气疯了
  
  [队伍]向白易:呵呵
  
  [队伍]公子多情:呵你妹啊呵,你到底想做毛
  
  [队伍]向白易: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生气挺好玩的
  
  [队伍]公子多情:……
  
  你悄悄对风清说:向白易是个**!快把他踢出去,劳资受不了了
  
  风清悄悄对你说:不会啊,我觉得向道长操作好人又和气
  
  你悄悄对风清说:你眼睛瞎了好吗,那根本是一个死**!
  
  风清悄悄对你说:……道长除了赢了你还对你做什么了?
  
  你悄悄对风清说:……你干嘛跟叶小咩学习
  
  风清悄悄对你说:其实……你忘记你也是副会长了吗,想踢的话,你自己来啊
  
  你悄悄对风清说:……
  
  公子多情是真的忘了自己也有权限了,但是此刻看着旁边的纯阳,他又有些下不去手,最终安慰自己是给风清面子,所以才不踢掉向白易。
  
  [队伍]公子多情:你还不下线啊,已经十二点了
  
  因为夜深的关系,周围的玩家明显变得稀少,公子多情和向白易两个人并肩而立越发显得有些微妙。
  
  [队伍]向白易:不是很想下,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公子多情默默扭头,就是不知道做什么才会一直跟你站在一起当雕塑啊!
  
  [队伍]公子多情:不想下线,但是也不知道做什么
  
  [帮会]风清:下线睡觉去了,大家也别太晚了,晚安
  
  [帮会]一剑寒江:下线睡觉去了,大家也别太晚了,晚安
  
  [帮会]公子多情:擦,狗男男去SHI啊
  
  [帮会]向白易:晚安
  
  紧接着,还在线的几名帮众都在清风之后陆陆续续的下线了,没几分钟,帮会里就只剩下公子多情和向白易。
  
  [帮会]向白易:要不要跟我去南屏山巡山
  
  [帮会]公子多情:夜深人静去巡山,大侠好兴致
  
  [帮会]公子多情:嗯,本公子也好兴致
  
  于是公子多情与向白易双双神行到了南屏山,准备偷袭跟他们一样空虚寂寞冷的恶人谷玩家。
  
  只是,这个服务器是真的很冷,整个南屏山空旷的似乎只有他们两个人。
  
  [帮会]公子多情:一个人都木有,恶人都死光了?看到本公子来了所以都跑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帮会]向白易:耐心点,总会有几个的
  
  [帮会]公子多情:说起来,你之前好像是恶人吧?你该不会是来我们帮会做卧底的吧?我们帮会虽然是浩气的,但是除了我多数都是热爱和平的蘑菇党,你少打主意
  
  [帮会]向白易:放心,我没打算打别人主意
  
  公子多情刚刚放下心来,又忽然觉得这句话怎么看怎么奇怪,但是又感觉说出来会让气氛更尴尬,就假装没有注意到。
  
  两人大模大样的摸到了阵营日常的地方,果然被向白易说准了,虽说人很少,还是有两三只的,公子多情走在前面,也许是因为深知自己打不过向白易的关系,公子多情此刻十分雀跃的想要表现一番,一看到有恶人便招呼也不打三两下就秒了一个血少蓝少估计刚满级没多久的LOLI号
  
  [帮会]公子多情:我冲动了,我怎么对小号出手了呢……
  
  [帮会]向白易:无所谓了,进阵营就要有被杀的觉悟
  
  [近聊]蝶影:嚓,被耗子杀了,恶人谷的兄弟姐妹们速度过来
  
  蝶影便是刚刚被公子多情秒掉的小号,被偷袭心有不甘,喊人过来报仇。
  
  [帮会]公子多情:搬救兵好,最好多来几只,都让劳资送回复活点去~
  
  [帮会]向白易:嗯,我会帮你的
  
  公子多情已经对向白易时不时流露出来的高玩气场免疫了,此时也只是在心里哼了一声,并没有言语讽刺。
  
  不过可惜,在深夜的这个鬼服,注定不会有太多人,随着蝶影小妹妹的求救,赶过来恶人谷玩家却只有两个,一男号天策,一个女号纯阳。
  
  [帮会]向白易:唔……
  
  [帮会]公子多情:擦,才两只,你别跟劳资抢,一边纯围观去
  
  [帮会]向白易:抱歉,这次你不要出手了,这两人……
  
  [近聊]愿得一人心:向白易,你真的去了浩气!
  
  [近聊]浅浅:好久不见了,师兄
  
  [近聊]向白易:嗯,确实有几天了
  
  [近聊]愿得一人心:向白易算我看错你了,居然投奔浩气盟,当年真是瞎了眼才认你当帮主
  
  [帮会]公子多情:这是什么情况,兄弟反目?恶人内战?
  
  [近聊]浅浅:别这么说,师兄虽然在对立阵营,以后也不是不能一起玩
  
  [近聊]愿得一人心:他这是叛变!我们以前怎么说的?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近聊]向白易:我以为,从你们退帮会开始,我们以前的约定就失效了
  
  [帮会]公子多情:我擦,太狗血了!原来你是伤心绝望才转帮会的吗!
  
  [近聊]浅浅:师兄,你是不是还在怪我……
  
  [近聊]向白易:怎么会,师妹别在意,以后想师兄了,还可以一起玩
  
  [近聊]愿得一人心:鬼才跟你一起玩,你这个叛徒,浅浅,从今往后我们跟他势不两立
  
  [近聊]浅浅:……你别这样,只是换阵营,真没什么的
  
  [近聊]愿得一人心:我就知道,在你心里还是他重要是不是,那你去找他啊,跟着他转阵营啊,劳资不稀罕你们!
  
  [近聊]浅浅:……你乱说什么呢
  
  [帮会]公子多情:原来这还是个三角恋,嗯,你被甩了?哈哈哈哈
  
  [帮会]向白易:脑补太多是病
  
  [近聊]向白易:我没什么好说的,只要你们愿意,我们以后还是朋友
  
  [近聊]愿得一人心:谁跟你是朋友,以后见你一次杀你一次!
  
  愿得一人心刚说完,便直接图了过去,手上的长枪舞的虎虎生风,直接朝着向白易刺了过去。
  
  公子多情完全没料到琼瑶剧忽然就转向了动作戏,刚还在电脑前笑的前仰后合,现在就大睁着双眼看着向白易动也不动,不过几秒钟就倒了下去。
  
  [近聊]公子多情:你们不厚道啊,打也不招呼一声,劳资好把手里的薯片放下啊
  
  [近聊]向白易:没你的事,乖乖站在一边继续吃
  
  [近聊]公子多情:你妹!
  
  [近聊]向白易:这样一来,我们就扯平了,以后见面过大家各凭本事吧
  
  [近聊]浅浅:师兄你们……必须要如此么
  
  [近聊]向白易:师妹抱歉,以后就不再陪你刷挂件了
  
  [帮会]公子多情:向白易,其实你……是个笨蛋吧?居然站着不动让人杀,我无话可说
  
  [近聊]愿得一人心:谁稀罕你不还手了,劳资还嫌杀你脏手呢,死耗子
  
  公子多情本来还挺开心的看八卦,见到这句话忽然觉得十分碍眼,还未想通原因,就已经动手了。
  
  愿得一人心估计还正在打字骂向白易,完全没想到公子多情会突然发难,一下子失了先机,血先去了不少,再加上他的操作要比公子差一些,虽然打得也不错,还是败了。
  
  [近聊]公子多情:本公子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也请这位天策说话文明点,不然的话,本公子见你一次杀你两次哟~
  
  [帮会]向白易:说过你别管的
  
  [帮会]公子多情:劳资还不能杀恶人了?
  
  [帮会]向白易:不过,我很开心
  
  [帮会]公子多情:切,劳资可不是为了帮你
  
  [近聊]愿得一人心:公子多情,我记住你了,你们这对狗男男******
  
  [近聊]公子多情:你才狗男男,你全帮会狗男男~亲,你敢起来吗,今天的一面两次还差一次哟~
  
  [近聊]浅浅:……我去复活点等你,师兄再见。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