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且行且珍惜 海上绝恋

且行且珍惜 海上绝恋

时间: 2013-12-22 14:13:57

全文:

他说:爱如覆水,你说,还能收吗?

他说:我是个认死理的人,当初认定了你就是你,只是,你的真心藏在哪了?

释于爱情,不止于爱情,人间一切情感,且行且珍惜。

第一章

  “各位旅客,我们的飞机即将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降落,请您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将椅背归位,头等舱和商务舱的旅客,请您收起显示屏……”

  “先生,先生。”罗启行猛然睁开眼,笑容甜美的乘务长正蹲在自己的座位旁,见罗启行醒过来,轻声道,“先生,我们的飞机就要降落了,我帮您调整一下椅背。”

  罗启行伸手推开窗板,一道阳光刺进昏暗的机舱,皱着眉,眯着眼,罗启行看着窗外那熟悉又陌生的景物,灰色的云,黄色的土。昏昏沉沉的十几个小时,又把自己带回这地方,仿佛一梦醒来,什么都没变,只是过去了七年。

  人们略带着兴奋地高声言语,匆匆从罗启行身边走过,或奔向等在外面的亲友,或奔向归家的路,罗启行的脚步却越发地慢,竟然有些近乡情怯。

  像是知道罗启行的心情似的,老天也故意让罗启行在机场多留了那么一会。一个小伙子错拿了罗启行的行李,好在没出机场就发现了,只是让罗启行楼上楼下跑了好几趟,在这样那样的地方签字,等待。待到罗启行将一切手续办妥,拿回了自己的行李,早已没有了其他心思,只是急急想要离开了。

  按下电梯的时候,罗启行注意到旁边一对年轻的情侣,男孩拖着巨大的行李箱,女孩脸上有些黯然神伤,想来又是一个远走他乡恋恋不舍的经典机场故事。

  电梯来了,呼拉拉下来许多人,罗启行走进电梯,看着那对情侣,似乎没有要上来的意思。“叮”的一声,门开始缓缓合上,只听那男孩说了一句,“叶希茜,我们分手吧”,罗启行本能地伸手拦住了门。

  电梯门又缓缓开了,“为什么?”罗启行听见那女孩问。

  “我可能不会回来了,你别耽误自己了。”

  男孩的背挺得直直的,嘴巴动了动,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最终只是说了声再见然后头也不回地远去。罗启行有些错愕,电梯又叮了一声,罗启行问那女孩,“你要不要上来?”

  女孩机械地迈了几步,踏进电梯,也没抬头看身边的人,捂着嘴突然就哭了出来,肩膀也微微抽动着,罗启行默默抽了一张纸巾递过去。

  “。。谢谢。。”毫无准备的被人撞见这么狼狈的样子,难免有些尴尬,女孩擦了眼泪,抬头瞥了一眼,却正好对上了罗启行直视的目光,女孩有些恼,嘴里嘟哝,“没看过分手呀?”

  罗启行笑了,“叶希茜?”

  叶希茜愣愣地看了罗启行两秒,然后又一眼瞧见他的行李牌,“启行哥?你是启行哥?你……回来了?”

  也看了一眼,JFK-PEK,经过刚才一番折腾,行李牌已经被扯得歪歪扭扭。罗启行叹气,点头,“是啊,回来了。”

  叶希茜抬头小心地看了一眼罗启行,“回来度假的吧?”

  “不是度假,是彻底回来了。”罗启行伸手揉了一下叶希茜的头,“机灵鬼。就知道套话。”

  叶希茜本能地躲了一下,罗启行也缩了手,“摸不得了,你已经不是小丫头了。”

  叶希茜本来要去坐机场大巴,罗启行说反正顺路就打车捎上了他,一路上叶希茜挺兴奋,听说罗启行是七年头一次回来,兴致勃勃地给罗启行介绍北京的变化。

  罗启行被飞机震了一宿,还是有些头晕,又不愿意扫了小丫头的兴,有话接话地聊着,直到问起她的近况,旁边忽然没动静了,才觉得好像说错了什么。

  罗启行捏捏眉心,打起精神,想起刚才在机场那一幕临行分手,自己偏就哪壶不开提哪壶,真是糊涂了。

  旁边叶希茜却挺坦然地说,“其实也没什么,有时候就是早料到有这一天,只是自己不愿意相信罢了,亲眼看了,痛了,也就醒了。”

  罗启行挺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说出这么一番话的人,仿佛昨天还是个孩子。

  叶希茜往椅背上靠了靠,“比起糟糕的生活,更糟糕的是生存。已经算毕业了,工作的事情现在也没有着落。”

  罗启行知道她现在心情不好,说什么劝慰的话也是多余,于是沉默了一阵。

  希茜到了目的地,下了车,谢过罗启行,正要走,却又被罗启行叫了回来,“希茜,告诉我你的电话,工作的事我帮你留意下,有合适的我会联系你。”

  叶希茜自然不会矫情拒绝,她是真的很需要一份工作。

  罗启行直接回了住的地方,在三环,地方算安静,条件也好,那是他朋友的房子,朋友一家移民,房子就直接处理给了罗启行。

  过了几天黑白颠倒的时差生活,罗启行终于在回国第三天的早晨顺利醒了过来,出去围着小区晨跑了几圈,熟悉环境,早上8点,一袭正装出了门,今天,他开始正式上班。

  罗启行的这辆辉腾百公里加速只要6秒,可是这会6分钟都过去了,车还是被拥堵的车潮卡在原地,纹丝不动。好在罗启行并不着急,将聒噪的广播切成了音乐,震天响的喇叭都被隔在外面。一路停停走走,待到罗启行将车泊进公司的地下车库,已经10点了,如果走着来都能到了,罗启行边看表边琢磨,看来许多事还得慢慢适应。

  手机短信铃震了震,号码陌生,内容却一看就明白,“今天爸从省里上来,如果有空晚上回大院吃饭。”

  简洁如命令般的语句,是大哥的口吻。大哥是个军人,应该说罗启行就是身在军人世家,他本该和他大哥一样,去军事院校,毕业后留在部队继续深造,和父辈走同样的路。可是军检时偏偏查出了个站立性眩晕症,这怪毛病不疼不痒,除了不能久站,概不影响生活,可就是不能当兵了。

  没能成为军人,最惋惜的就是家里人,因为罗启行资质好,进入部队一定大有所为,可是罗启行自己反而无所谓,既然已经当不了兵,他便选择了从商,开始家里也没少反对,可是见罗启行难得坚持,也就随他去了。

  这间贸易公司只在京城这无数高耸的写字楼里占了小小三层,原是罗启行出国前瞒着家里和朋友合伙开的,去年朋友移民,罗启行才全都接手过来。远程操作毕竟诸多不便,罗启行索性结束了美国公司的业务,回到了国内。

  经理对于这位只在视频会议里见过的“罗总”有些过分地热情,领着罗启行上下参观,喋喋不休。罗启行忽然想到了什么,打断他,“这里缺什么适合刚毕业的女孩的职位么?”经理不假思索道,“刚毕业的女孩吗?行政助理。影印文件,端茶倒水之类的工作,总要有人做的。”看到罗启行愣了愣,经理又补充道,“不一定一直是助理的,锻炼一两个月就可以跑业务了。”

  罗启行想了想说,“就行政助理吧,下午人过来了你安排一下。”

  只是告诉了经理名字,其它什么基本资料都没有,经理连忙点头哈腰的答应了。

  叶希茜来得挺快,午休后没几分钟就告诉罗启行在楼下了。

  面试也进行的挺顺利,经理随口问了问毕业院校和社会活动经历,这面试就算过了。

  叶希茜特意找到罗启行的办公室,罗启行正埋头在成叠积压等待签字的文件里。

  叶希茜手指叩叩门,“罗总,面试成功了,我下周就能来上班了。”

  罗启行抬眼看看她,“挺好,多听前辈的话,别添太多乱。”

  “放心,我会努力。”叶希茜挑挑眉毛,“我这算不算空降兵啊?”

  “怎么,伤自尊了?”

  “哪里,自尊又不能当饭吃。话说回来,我真要谢谢你,启行哥。等发了工资请你吃饭。”叶希茜甜甜一笑,挥手道别。

  “哎,等一等。”罗启行忽然叫住她,“这件事……别让你哥知道。”

  ------

  


第二章

  叶希霖又回来晚了,倒不是因为加班,而是因为这个季度部门的业绩太好,经理请他们吃饭去了,希霖本着不吃白不吃不喝白不喝的原则,灌了好几瓶啤酒,到最后其实也没醉,就是头晕晕乎乎的,一帮同事还吵着要去唱歌,叶希霖看了看表,死活不肯跟了,于是经理姚恒就先送他回来。

  叶希霖靠在座椅上,看着外面的夜色有些昏昏欲睡了,姚恒伸手摸了摸他额头,“没喝醉吧?”

  “没,管我干嘛,看路,好好开车。”叶希霖啪地打下姚恒的手,闭目养神。

  姚恒轻笑了一声,说,“叶希霖,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能不那么心不在焉吗?”

  叶希霖没搭理他。

  姚恒又说,“要不我这油门一踩到底,撞哪算哪,咱们做对亡命鸳鸯去。”

  希霖猛地睁开大眼,看着姚恒怒道,“敢,老子还没活够呢,这3年天天上班要对着你,连休假日你都想方设法死皮赖脸要我看到你,现在居然还要和你死一块,我的人生难道就这么糟践?”

  “这会你倒是认真!”

  希霖一本正经,“我什么时候不认真,我好歹也是中国一流大学呆过的,厄,虽然没毕业,但是工作踏实努力个性活泼热情向上,你这个上司应该最清楚啊。”

  姚恒望进希霖的眼睛,“那面对我的时候能认真点吗?”

  希霖沉默,好半天才咕哝一句,“拉倒吧,资产阶级妄图拉拢无产阶级,最终只能被革命。”

  姚恒也没开口了,专心开车,熟门熟路的拐进叶希霖住的小区,然后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叶希霖拉开车门正要下车,姚恒叫住了他,“下个月我要调到深圳了,还要……订婚。”

  叶希霖停了一会,说,“好事啊,真会保密,一点没漏风声。”

  “我就想着吧,我总是有机会的,果然是没到黄河心不死。”姚恒从兜里摸出了香烟,抽了起来,希霖摇下车窗,坐着没动。

  “叶希霖,你要是说句话,我就不去。”

  希霖转过头看着他,淡淡地说,“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使劲搅和。”

  “你明明知道我喜欢……”

  “你喝多了。”

  姚恒的话被希霖打断了,他们相识三年,亲近得近乎**,可是姚恒知道两个人中间绷着一根弦,他不能进却又不想退,总想着大不了一辈子这样,却还是自欺欺人。

  姚恒把烟弹出车窗外,然后拉着希霖的手,说,“我想亲亲你。”

  希霖听到了,可是他还是坐在那,没躲没逃,姚恒搂过他的肩膀吻上那柔软的唇,心里突然升起一种悲凉,他和希霖,算是彻底没了希望。

  “我走了。”希霖拉开车门,下了车,然后就听到身后的姚恒问,“能不能告诉我,你心里那个人是谁啊?我输也要心服口服。”

  希霖抬了抬手,做了个鄙视的手势,“老子喜欢女人。”

  身后传来姚恒夸张的笑声,在安静的小区里格外刺耳。

  叶希霖想,这丫果然疯了。

  回到家,妹妹叶希茜在看电视,希霖问,“爸呢?”

  “睡了。”

  “吃过药了?”

  “嗯。”叶希茜从肥皂剧里面抬起头来,“哥……”

  “干嘛?”叶希霖倒了杯水喝。

  “你和你上司修成正果了?”

  “噗——”希霖嘴里的水喷了出来。

  希茜兴致勃勃继续道,“姚大哥那辆宝马在下面停了快十分钟吧,说,你们在车里干嘛,是不是深情表白最后再**KISS?”

  希霖坐到希茜旁边,翘起二郎腿,“他让我跟他私奔,我说要带上我妹和我爹,他不肯,于是OVER了。”

  希茜双手托腮,泪眼婆娑,“哥,你为了我丢掉了你自己的幸福,你怎么能这么伟大呢?”

  希霖牵住她的手,“妹,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这时墙上的时钟发出铛铛声,希霖抬头看,已经11点整了,他摸摸妹妹的头,温柔低语,“为了报答我对你的深情厚谊,明天早上我想吃紫米粥和煎包子,你明白的!”

  希茜撇嘴,一脸上当受骗的表情。

  希霖拿好睡衣,要去洗澡,希茜叫住他,说找到了工作下星期就能去上班。

  “什么工作,什么公司,可靠不,安全不?”

  “有人肯要就不错了。”

  希霖连连点头,说,“可不是,你老板是谁啊,我真要对他三拜九叩。”

  希茜没再嬉皮笑脸,脸色有些严肃起来,叶希霖光顾着看他手里的新睡衣也没察觉,只听到最后妹妹轻笑道,“他可不要你三拜九叩的。”

  罗启行今天签的最后一份文件,是人事上刚送来的,新任行政助理一名。照理说这事经理签字以后就不用送到罗启行这儿来,现在这么周到地连简历带合同影印本都拿来给罗启行过目,显然是想表功的意思。简历上的照片可能是早几年照的了,上面的叶希茜还有几分罗启行记忆中的模样,没心没肺的笑着。罗启行随手翻了翻,在联系人那一栏看见了叶希霖的名字。家庭住址联系电话,什么都没变。

  大哥又发来一条短信,说到大院了,阿姨已经开始做饭,问罗启行还要多久。

  罗启行看看表,已经过7点了,外面办公室都已经没人了。于是长叹一口气,收拾收拾,驱车去往大院。

  过了高峰期,一路上没什么车,罗启行心中惴惴不安,毕竟离家太久,一时之间居然还有些紧张,刚到国外时还每周一次电话,每月一封信,后来大家各有事情忙,家里也渐渐习惯了没有罗启行的存在。罗启行也就逢年过节道一声问候,除了问候,再没有别的话题。

  到了大院门口,罗启行让门卫给拦了。没有通行证的车辆不让进,罗启行报了父亲的名字,门卫迟疑了一下,去打了个电话,回来说人可以进,车还是按规定不让进。罗启行苦笑,规矩倒是越来越大了。这附近也没停车场,罗启行只好又在外面绕了几圈,才给车找了一地儿。更麻烦的是后备箱里给家人的礼物,罗启行本想着哪天专门去看一眼,所以一直备着,这会儿只能连提带捧的,走着进去。

  罗启行对大院还是熟门熟路的,毕竟曾经在这里生活了20年,有些东西,就算不愿意,也已经长进了骨头里。门是母亲开的,母亲保养地很好,头发烫了,焗了油,眼镜似乎是换了,但依然挂着一副细细的链子。母亲微笑着拍着罗启行的肩,“启行好像又长高了。”又接过他手上的大包小包,“人来就好,还买什么礼物。”

  饭菜早已经上桌,父亲和大哥也都在客厅等着。

  大哥冲罗启行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父亲仍是不苟言笑,“怎么这么晚,就等你开饭了。”

  席间罗启行说了车被拦在外面的事,母亲在旁边唠叨说应该上个军牌,被父亲瞪了一眼,“他不是军车上什么军牌。”

  眼看父母脸色不太好,罗启行忙说“不要紧,这次不知道,下次打车来就好。”

  母亲又说了说家里的事,以前住家的阿姨回老家去了,新来的阿姨是北京人,每天只上午和下午各来两小时,有时候赶着回家,饭菜就做得马虎了。

  接着又说了说父亲工作,这几年平调了一次,级别没变,事情多了不少,总要往省里跑,老不在家,倒是大哥成了技术骨干,军衔也高了一级。罗启行看了看衣架上大哥脱下的军装外套,两杠一星,已经是少校了。

  母亲放下筷子,“不过话说回来啊,工作归工作,罗启航,你今年30了,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家庭问题了?”

  大哥这些年一心搞技术,部队里环境单纯,罗启行对大哥单身并没有感到意外。

  母亲推了推眼镜,“高省长的女儿今年研究生毕业了。那孩子我见过一次。文静大方,知书达理的。”

  罗启航应了一声,“没太多时间谈恋爱。”

  “所以说才要找懂事的女孩子。现在社会上这些风气,谈个恋爱太复杂了。我和你爸爸结婚前就见过三次。不是也过到今天了。”母亲不无抱怨。

  罗启航依旧坚持,“我们在部队搞技术的,工作辛苦,生活枯燥,高省长的女儿不会看得上的。”

  一旁始终没开口的父亲忽然发了话,“你妈说的有道理,你尽快结婚。家里总得有个榜样。”

  罗启行见话题要转到自己身上,赶紧草草扒完了晚里的饭。

  饭后罗启行又和父亲聊了一会公司的事情,父亲对生意上的事情并不太懂,所以兴致并不高,只是叮嘱罗启行做生意要规矩,不要惹什么是非。

  东拉西扯地时候也不早了,罗启航要赶回部队,罗启行也起身告别。

  出门的时候,罗启行长长舒了一口气,这趟家回的,倒紧张得像是作客一样。

  “罗启行,有对象了吗?”罗启航和罗启行并肩朝外走,原本想和许久不见的弟弟拉拉家常,可是他腰板挺得笔直,一脸严肃,说着这话也让人不觉得亲近。

  罗启行倒是不介意,他对自己这个哥哥敬重得很,“没有,哥你呢?”

  罗启航拍了拍他肩膀,淡淡道,“毛主席说过,不以结婚为目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所以我们找对象更要谨慎。”

  两个人在大院门口分道扬镳,罗启行还是走着去取车。

  北京夜晚的风还是挺冷的,一阵阵吹得紧。罗启行走过一片居民小区,不知闻到了什么气味,触动了一点熟悉的感觉。

  就去楼下看一眼,罗启行对自己说。

  当白色宝马慢慢滑进视线,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罗启行还是不由自主地往黑暗里躲了一躲,然后静静地看着车里的人话别,亲吻,爽朗地笑。

  看着希霖摇晃着上楼,罗启行也默默转身离去。

  七年果然太长了,足够改变一切。

  ------

  


第三章

  刚下班希霖就接到希茜的电话,说晚上要出去吃饭,晚点回来,希霖听到这话,心里顿时就打起鼓,妹妹抠门得很,一分钱恨不能掰成两分用,很少在外面吃饭说又贵又吃不饱,今天这是……

  于是希霖装作如无其事地问了句,“和谁啊,去哪吃饭?”

  “和上司,海底捞。”

  “上司?”电话这头的希霖一脸不相信的表情,“你丫从小看到老师跟贼似的躲得飞快看到班长都要诽谤两句说什么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抗争,你会去跟上司吃饭?你逗我玩呢,赶紧,坦白从宽!”

  希茜觉得快冤死了:“我发誓,真的是和上司吃饭,我就靠他发钱活呢,我敢诽谤,我敢反抗?!”

  “你这意思是他逼你去吃饭的?”希霖脑子里开始飞转,不一会就幻想出一个死胖子挺着个大肚子挥舞着皮鞭还滴了辣椒油□的画面,当机立断,“不许去!”

  “哥,你想啥乱七八糟的。”希茜义愤填膺,“我就是江姐转世,老虎凳都不能让我屈服!”

  “希希,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要是出了事咋办啊,你让我跟死去的娘怎么交代啊!”

  “我后面那个字念qian,别叫叠字啊,跟隔壁王大婶那贵宾重名了都。你别瞎操心,还有晚饭你看着办,爸要吃得清淡些,今儿要是有剩的我给你打包啊!”说完哐当一声挂了电话,反正是公家电话,不心疼。

  希霖这头拿着电话磨牙。

  其实今天是发薪日,虽然希茜刚进公司不久,但财务上还是按天结算了希茜的工资,正式员工的标准,七七八八扣完了,还有小两千。本来是要等到下个月和工资卡一起交给希茜的,但是经理有了特别交待,所以大清早的叶希茜就领到了一个写着自己名字的信封。

  钞票的厚度让希茜很有满足感,和所有初入社会的新鲜人一样,希茜开始盘算第一笔工资的用途。先要给爸换个保护颈椎的枕头,他生病以后常需要卧床休息,老睡软趴趴的枕头总会不舒服,然后还要给老哥买个钱包,他原先那个边边角角磨得破破烂烂总也不换,再然后得履行一下请罗启行吃饭得承诺,来了这些天,工作得顺心也顺利,办公室里没人为难,应该不完全是因为自己工作努力性格好,想必没少托罗启行的福。

  希茜邀请得直白,罗启行也答应得爽快,下班后,罗启行就开车载希茜去吃饭。

  上了车,希茜四下张望,“启行哥,你这车不错啊,就是外表黑乎乎,普通了点。”

  罗启行从后视镜里冲希茜笑笑,“还成。”

  “你说还成应该就是好车了,车还是你们男生懂的多,我就知道奔驰宝马,其他车再好我也只能看出四个轮子。”

  希霖喜欢车,那时候租的房子里贴的都是香车美女,别人以为他看美女,其实他只研究车。他还拉着罗启行和他一块学车考本儿,结果罗启行一考就过了,希霖让理论挂了好几次。罗启行笑他,他还振振有辞,“理论算个P啊,开车和□一样,关键是实际经验,看再多毛片也不抵一宿真刀真枪。我就不相信半夜12点广播里那些性学专家都是床上高手。”想到这里,罗启行不由笑出了声。

  希茜在后面看得愣神,这样一笑任由哪个女人看来都会心神摇荡。和以前的罗启行哥相比,现在的罗总更多了一份成熟历练,无论是认真时紧蹙的眉头还是放松时上扬的嘴角,都带着致命的吸引力。公司里的女同事早已经对罗启行是否单身议论纷纷,希茜看得出来,每当罗启行出现在公司,她们都会妆容精致,步伐窈窕地转来转去。每每此时,希茜总不免叹气,遥不可及,大概是最好的形容,因为你永远也变不成曾经他心中的那个人,或许,希茜隐约觉得,现在依旧。

  “去哪?”罗启行的声音让希茜回了神。

  “你没给我发太多钱,所以只能委屈您去海底捞了。”

  “海底捞是什么?”

  “火锅啊。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希茜不可置信地看着罗启行。

  “出去太久了,我走那会还没有吧。”

  叶希茜想想也对,那会儿希霖他们几个整天只知道往东来顺跑,回家一股羊膻气。

  海底捞里意外地拥挤,一个服务生客气地招待门外等座的客人。

  希茜皱着眉头往里张望,“怎么这么多人啊,都赶上今天发工资是不是啊。”

  “要不换一家?”罗启行提议,“我看到附近挺多餐馆的。”

  赶上饭点哪家饭店生意都好,最后两人在一家还算人少的日本料理对坐下来。

  希茜举着餐牌心中暗暗打鼓,那边罗启行笑着说,“今天还是我来请你吧,下次把机会还给你。”

  希霖是在路口等车的时候碰到于皓的,这家伙开着辆保时捷,停在路边特骚包地跟希霖挥手,然后,希霖就坐上去了。

  “去哪?”于皓转头看着希霖,嗯,还是一样秀色可餐。

  “白家庄海底捞。”

  “吃饭啊,正巧我也……”

  “捉奸。”

  希霖惊天一声雷,把于皓‘没吃饭’三字硬生生给震了回去,好半天才问道,“你有对象了?”

  “没啊,担心我妹被不良人士拐带,我得去看看。”希霖显然没注意到自己刚才的话多引人遐想。

  于皓松了口气,拍着方向盘笑道,“这怎么叫捉奸呢,怎么也是……扫黄啊!”

  希霖特鄙视的白了他一眼。

  “希霖啊……”

  “干嘛?”叶希霖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其实跟于皓真不算熟,可这家伙老喜欢省了姓叫他,还要加个尾音往上翘,听着就让人想扁他。

  “罗启行回来了。”

  其实希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可是他看到于皓特殷切的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于是他也配合的应道,“哦。”

  于皓显然不乐意了,“没了?”

  “你想听什么?”

  “罗启行回来了。”于皓又重复了一次,“回来一阵子了。”

  “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四成海归回国就业……”

  “啥玩意?”

  “昨天看的晚间新闻报道。”

  于皓无语,他和罗启行是发小,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当初他亲眼目睹着叶希霖如何拐带罗启行走上同志的道路,可是最后也是叶希霖飞了罗启行,这其中的弯弯绕绕曲曲折折说起来够写一本小说了。

  两个人沉默了一阵,到了餐厅门口,放下叶希霖,然后于皓忍不住对他喊了声,“他一直单身,就等你!”

  叶希霖愣在原地,看着那辆保时捷飞驰而去,然后骂道,“喷老子一身土!”

  ------

  


第四章

  叶希霖在海底捞里绕了第三圈,终于确定了希茜没在里面,大锅小锅蒸腾起食物的香气,弄得叶希霖饥肠辘辘。终于放弃了捉奸的念头,一通电话又打到叶希茜手机。

  叶希茜看了罗启行一眼,接起了电话,那头叶希霖大嗓门地咋呼,“我的好妹妹,你们这儿几个海底捞啊?我跟这儿转悠几圈了也没见你啊。”

  罗启行低头笑笑,作了个我去买单的手势,起身离开了座位。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